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军统最后的暗杀名单陶朱问爱之祸玛西亚·缪勒落雪时节桩桩血拼大薮春彦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客串猛男公关 > 第一章

  东京为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中枢,摩天大楼林立,地下铁密布,有如网状,每天为生活穿梭忙碌的人不计其数。

  它更是一座具有多种面貌的魔力城市,入夜后,霓虹闪烁,更有蛊惑人心的吸引力。

  那一场球赛,堂本浩输得凄惨,他已经有任人摆布的心理准备,跟随一脸贼笑的三个损友来到KOYAMA大楼地下一楼。

  这里是娱乐天堂,也是让人沉沦的地狱,说穿了,就是酒色与赌博行业充斥的场所,随时会成会兵家械斗的战地。

  堂本浩依旧从容,不!该说他乐在其中,不时与莺莺燕燕眉来眼去,又能在短时间内赌上一把,还赢了一杯起瓦士。

  “老兄,别忘了你来这里的原因。”上原真澄抢过酒杯,催促他加快脚步。

  “宝贝,这夜还长得很,别急。”堂本浩慵懒的搭上他的肩膀,暧昧举止惹人遐想。

  “叫我宝贝是想找死?”上原真澄狠狠的击向他的胸膛。

  堂本浩早预料到他的反应,厚实掌心挡下攻击,不只嵌制住他的行动,还佯装可怜兮兮的模样,“你真舍得揍我,我好难过哪。”

  就在上原真澄气急败坏想要动武之际,佐野夏树拍了拍他的肩膀,“真澄,先别动怒,坏了看好戏的兴致,那多划不来。”

  思及整人计划,上原真澄绽放灿烂笑容,“是啊,某人就快要笑不出来。”

  齐藤彦冷峻的脸庞浮现哀悼的表情,“堂本兄,奉劝你最好不要再惹火真澄,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堂本浩望着获得冠军的齐藤彦,笑道:“就算你以真澄为借口,想加倍处罚我也无妨,反正胜者为王,在这场游戏里,我早就注定是个玩具。”

  “很好,念你这么识相,我会待你仁慈一点。”向来不-言笑的齐藤彦又扬起笑容。

  “感激不荆”啧啧!这块万年寒冰老是笑个不停,还真叫人头皮发麻。

  虽然堂本浩心中警铃大作,不过淡然的个性很快的叫他看淡一切,他依然像条悠游在海里的鱼儿,继续享受这五光十色。

  反正套句中国人的话来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谁知齐藤彦像其它两人使了眼色,便带着堂本浩转移阵地——“GayBar?!”事情好象远在预料之外,这三个人究竟打什么主意?望着霓虹闪烁的招牌,堂本浩挑了挑浓眉。

  相处这么多年来,头一回看见堂本浩震惊的表情,虽然只是一闪即逝,最佳损友们仍旧开怀不已,不约而同笑道:“你死定了。”

  GayBar是堂本浩从未涉足之地,对它更是敬而远之。

  先别提他是个情圣,至少他的性向明确,始终只对女人有动心的感觉,怎么会与Gay这个字眼扯上关系?

  三个好友眼神透露的歹意令他深感不妙,可想而知等着他的游戏非常刺激,有心脏负荷不了的可能性。

  “你们对我可真好。”堂本浩吹了声口哨。

  既来之,则安之。哈啊!他的中文造诣愈来愈不错了。

  酒吧里人声鼎沸,音乐震耳,婀娜多姿的身影正在舞台上大跳火辣辣的清凉秀,随着舞者身上的衣物愈来愈少,人们的欢呼声愈来愈高昂,众人忘情的跟着音乐舞动。

  即使是没有跟着舞动身躯的人们,也在气氛的催化下,陶醉在与伴侣拥吻、爱抚,激情让他们忘了身处何地,更忘了该适可而止,甚至有些人已经迫不及待另寻地方燕好。

  侍者领着他们入贵宾席,酒还没上桌,几个妖艳的身影已上前包围住堂本浩,仅着薄纱、内衣裤的舞者也离开舞台,来到他面前煽情的舞动。

  薄纱使得舞者雪白的胴体若隐若现,波波春光勾人心弦,柔美无骨的身躯不时磨蹭着堂本浩,只是这艳福叫他这个圈外人难以承受埃堂本浩虽然在心里叫苦连天,脸庞依旧维持笑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非常享受。

  煎熬片刻后,这场特别演出的反串秀终于落幕,音乐转为柔和,堂本浩稍稍松了一口气。老天,这鸡皮疙瘩直窜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佐野夏树隐忍住笑意,询问道:“如何?尹非可是这里的超红牌,若是喜欢我可以安排你带他出常”

  “如果尹非还不够带劲,那么我可以再多唤一点人来伺候你。”上原真澄噙着贼笑附和。

  堂本浩点燃香烟,对着上原真澄吹拂白烟,“宝贝,你若是再吵闹,我就把你丢到舞台上,让所有的人知道你才是上等货。”

  “去你的!你若是再这么对我说话,我一定把你揍扁。”又被踩到痛处,上原真澄气得火冒三丈。

  他很清楚在这GayBar里,自己才是那个备受煎熬的人,美男子的外表惹来不少注目,几乎人人都以为他是同志,可恨!

  “别生气。”堂本浩使了下眼色,提醒着不少男同志垂涎他诱人的美貌,要他收敛点。

  上原真澄遽然闭口,气得牙痒痒的。

  “哈哈….”捉弄他的快感和缓了情绪,堂本浩爽朗笑着。

  上原真澄怒瞪他一眼,立刻催促坐在身旁的齐藤彦,“快说出游戏规则,本少爷还想早点回家休息。”

  “这么快就想离开?那多可惜,这里可是愈夜愈High。”堂本浩黑亮的的眼眸横扫四周,他的表情彷佛爱上了这情色之地,还有他凝望上原真澄的眼神,像是对情人般。

  开玩笑,不装模作样让他们觉得无趣,进而打消恶整的念头,那他真的死、定、了。

  堂本浩深情的握住上原真澄的手,“真澄,其实我对你….”

  “郑重警告,你最好别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上原真澄感到毛骨悚然,急急抽回手。

  “真澄,别理他。”佐野夏树杜绝让堂本浩惹火上原真澄,藉以用武力脱身的机会。

  沉默的齐藤彦终于开口,“该谈谈主题。”

  “待会儿再谈,我得把握机会将心里的感觉向真澄倾诉,否则我的勇气快消失了。”堂本浩像个急于掏心示爱的深情男子。

  “你你…。”上原真澄是个容易被激怒的人,他连续深呼吸几次才压抑住脾气,别过头不理会堂本浩。

  见状,堂本浩一脸受伤样,“真澄小亲亲…。”

  齐藤彦连忙开口,阻止他一再转移话题,“堂本兄,这酒吧是我最新投资的事业。”

  “这个地方很适合我与真澄谈心。”堂本浩努力点火让某个人气得暴跳如雷,嘿!效果不错。

  上原真澄利芒直扫,衣袖已经卷起。

  齐藤彦立即灭火,“有你这位肌肉猛男客串当三天公关,相信这里的生意会更兴拢”

  “咳咳!”堂本浩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可听到他的话还是被刚入喉的酒呛得十分难受。

  “哈哈。”终于能再见到堂本浩糗样,三人不禁朗笑。

  “听起来满刺激好玩,麻烦把公关必须做的事情详细说明。”堂本浩很快恢复镇定,为自己斟满酒,悠然品味香醇。

  唉!情况不妙,美男子已展露笑容,想激怒他得另找机会。

  “与至尊酒店的公关性质相同。”

  脱衣陪酒、人体按摩,甚至还提供全套服务…。思及此,堂本浩差点将酒给喷出来。可恶!真想假装他什么都不知道。

  定了定神,堂本浩扬起笑容,语出惊人,“嘿嘿!倒不如安排五天,那才能玩得尽兴。”

  “五天?”上原真澄惊呼。

  三个共谋者相互对望,又见堂本浩怡然自得,彷佛还沉溺于男色,他们不禁怀疑,这样的安排是痛整还是让他快活?

  “是啊,我刚好有五天的空档。”堂本浩的目光不停游走,犀利黑眸正梭巡着猎物,一如流连温柔女人乡。

  他赌了,赌赢逃过一劫,若是赌输,可以顺便气气爷爷,藉此挡掉烦人的婚事。

  “齐藤…。”上原真澄打着暗号,他可不想辛苦老半天,却让堂本浩得了便宜。

  “真澄,既然你不陪我,那恕我暂离。”堂本浩知道有条笨鱼儿上勾,他更加把劲扭转乾坤,迈开脚步向前邀约落单的斯文男子。

  “吓!”难不成这家伙是个双性恋?!

  这样惊人的想法同时浮现在三个人的脑海里,个个伸长脖子察看堂本浩是作戏,或是真的对男色有兴趣?

  “要不要换个整他的方式?”三个人小小声的讨论。

  堂本浩来到斯文男子的面前,将醇酒递给他,“宝贝,我是否有荣幸认识你?”

  倚在墙边的男子一动也不动,他的视线始终落在包厢门口,彷佛在等人。

  “在等朋友的空挡,何不先跳支舞,喝杯酒?”堂本浩展露迷人笑靥,低沉嗓音富有磁性。

  眼前男子面貌清秀,冰冷气息如花绽放出清香,具有令人着迷的魅力,面对他的感觉比起那些反串女人的男人好太多。

  嘿!相信只要戏演得好,一定能瞒骗过那三个奸诈的混蛋。

  斯文男子对堂本浩依旧视若无睹,在他纠缠不歇下,终于开口斥责,“离我远一点!”

  “我只是想和你交朋友,并没有其它非份之想。”堂本浩笑盈盈的,一口白牙展露出亲切。

  斯文男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欲离去。

  堂本浩双手抵在墙面阻止,“别这么快就拒绝我好吗?”

  斯文男子终于与堂本浩面相对,他发楞了一会儿,有股熟悉感萌生,怎么会觉得见过这轻浮的家伙?

  “咦?你有股…。特别的味道。”其实堂本浩想说的是女人味,怕太唐突而改口。

  斯文男子没有理会他,迅速抬手推开他阻挡的手臂,眨眼间,已经脱困远离。

  “等等…。”堂本浩急追向前。真是的,这么快就闪人,那谁来陪他演戏。

  “堂本兄先别急着找伴,你还有五天的时间可以慢慢享受。”齐藤彦伸手搭上他的肩膀。

  他很了解要让堂本浩陷入困境并不容易,不过没关系,毁灭完美情人的美称,让他加入被女人嫌弃的行列才是重点。

  妈的,白费工夫!堂本浩吞下怨言,笑容闪亮,“好兄弟,你这么厚爱我,我保证会让酒吧创新营业额。”

  创新超低的营业额!

  “那承蒙您照顾了。”齐藤彦一脸感激不荆堂本浩的心情跌至谷底,此刻很需要有个人陪他一起难受,他猛然向前拥抱住上原真澄,“小亲亲,这段期间,你一定要来捧我的常”

  上原真澄在见识堂本浩搭讪男人之后,心中已有疙瘩,怀疑他平时对自己调侃不是玩笑,而是真的别有企图。

  此时亲密的拥抱更叫他再也压抑不住恶心的感觉,“你这混蛋休想打我的主意!”

  “别生气嘛,刚刚是你不肯陪我,我才会另寻乐子。”堂本浩嘻皮笑脸的挑衅,存心利用他“破坏”酒吧。

  “我是不折不扣的男人。”他的脾气终于爆发,拳头猛地一横,可惜被他躲过,木质墙面凹陷。

  “关于这点我很清楚,自从与你一起泡过温泉,我就对你的宝贝念念不忘。”堂本浩动作俐落,边说边闪过攻击,不断诱导他摧毁重要设备。

  “该死的。”上原真澄俊美容颜泛青,长腿旋踢而去。

  堂本浩身形一闪,后方数片玻璃粉碎,高大身影迅速翻跃,靠近音响设备。

  他再次火上加油,“它是那么的嫩,那么的光滑…。”

  “我今天非痛殴你不可。”

  “真澄,冷静下来。”

  怒气腾腾的上原真澄哪里听得进劝,接连又攻击堂本浩,顷刻间,酒吧内的设备已被毁坏不少,霎时场面乱轰轰。

  佐野夏树卯足劲才将上原真澄给钳制住,“冷静下来,千万别被他给耍弄。”

  “放开我,让我揍他!”

  “啧啧,你真够辣。”堂本浩眨动眼睛,嘴角噙着贼笑。嘿!这酒吧得暂停营业。

  齐藤彦出面缓和气氛,“堂本兄,这事因你而起,请你善后。”

  “各位贵宾别急着走,今晚所有的花费全部由我负担。”堂本浩的阔气惹来不少掌声。

  堂本浩见齐藤彦仍不满意,又道:“当然,真澄小亲亲破坏的设备,我也会一并负责。”

  “你真他妈的混帐!”那称呼很刺耳,上原真澄乌黑长发几乎直立。

  齐藤彦拍了拍上原真澄的肩膀,表明会为他出一口气,“那倒不必,待酒吧重新营业,你只要表演一场猛男脱衣秀即可。”

  顿时,现场喧哗声四起,掌声如雷。

  纵使堂本浩伪装的功夫极为高明,这一回挤出来的笑容像中风一样,“没问题。”

  惨惨惨…。他未来的性福惨淡无光。

  *********

  入秋,寒风萧瑟。

  新宿车站里有着数不尽的信道及人群,犹如一座难辨方向的迷宫,几乎每一刻都有人迷失在这里,从台湾来的童轩是个特例,方向感、记忆力奇佳,从不曾走错出口。

  只是近日来,每每伫立在这人潮汹涌的车站里,她深深感到迷惘,为了理想独自来到日本奋斗似乎错了,这两年来的努力毫无所获,一日虚度一日。

  “给我好好讨好高井先生…。若是这件工程谈不成,那你就立刻给我卷铺盖走路。”

  经理的咆哮声回荡在耳边,童轩无奈的爬了爬短发,扬起冷笑。

  竭尽心思终究比不上这张脸来得有用,最可悲的是还得佯装成男人,去讨好那偏爱男色的糟老头,她的自尊傲气全被践踏。

  不!好不容易才得到一展长才的机会,怎么能沮丧,她触摸绞尽脑汁才设计出来的作品,不断自我勉励。

  不必家世背景、皮相取胜,以扎实能力奋斗不懈,相信获得肯定的那一天会到来!

  斗志燃起,童轩整个人焕然一新,斯文中带着些许狂傲,天生衣架子身段的她,仅穿着单调的黑白衣裤,依然出色。

  看看手腕上Skeleton镂空机械表,此刻离和高井达郎洽谈的时间尚有一个钟头,她迈开脚步往餐厅方向走去。

  来到餐厅,点了餐,望着送上的佳肴美食,正要拿起刀叉,对面的空位突地多了一位美女,楞了几秒后,她若无其事的开始用餐。

  “先生,我可以与你一同用餐吗?”

  甜甜嗓音传来,童轩点头后加快进食速度,不出十分钟瓷盘已朝天,甜点水果一并解决。

  娇滴滴的女子搔首弄姿后,仍得不到青睐,只好先主动开口,“先生,我…。”

  “后会无期。”童轩一如往常淡漠,以简单四个字隔绝想搭讪的女子,套上西装外套随即离去。

  “噢!”女子懊恼的鼓起脸蛋,不敢相信竟然有男人会无视她的美,不死心的又快步追向前。

  浓郁香味追随而来,童轩迅速远离。唉!拥有男女皆垂涎的面貌还真是辛苦,若不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真想去整型……不,这样的想法实在要不得,她甩去荒谬念头,步往日本最著名的欢乐街。

  炫目撩乱、龙蛇混杂是欢乐街的最佳写照,不论男女逗留于此,都得格外小心谨慎。

  童轩进入KOYAMA大楼地下一楼,连日来,她冷然的身影、淡漠的气质已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不过没有人敢去招惹她,只因那凌人气魄让人却步。

  童轩提早来到酒吧,守候半个多钟头后,终于等到高井达郎,那一双狭长眼睛有着不轨的眼神,看得她浑身不舒服。

  高井达郎公私不分,仗着有几分能耐便处处刁难,洽谈生意的地点居然是在GayBar,很显然他怀着不良企图,童轩为了应付他,西装外套下多穿了不少衣服。

  “高井先生。”她强忍住作呕的感觉,深深弯腰行礼。

  “你还是一样准时。”他想搭上她的肩膀,却被巧妙闪躲开,那一瞬间脸上闪过阴沉的表情。

  “高井先生,这酒吧太过喧闹,不适合…。”

  高井达郎洋溢笑容打断她的话语,“累了一整天,就先让我先喝几杯歇息一会儿,再谈公事。”

  “饮酒后谈公事,这并不妥当。”童轩很清楚他会变成贪色酒鬼。

  “你还真是生嫩,顾客半醉半醒的时候,是谈合约的最佳时机。”他故意欺近细闻童轩淡雅独特的味道,真是极品埃她努力维持冷静,“您不担心合约或是工程设计有问题吗?”

  “安心,这些是我都已经有定夺。”他强搂住她的肩膀走进酒吧。

  童轩急急问道:“您已经有了决定?可是工程设计图您还没过目。”

  高井达郎以前辈的态度指点,“生嫩就是生嫩,洽谈生意不光是靠商品取胜,人际关系占绝大部份。”

  “可否能够告诉我您的决定?”她明白他的暗示,除了佯装不懂,极力将话题导回,还能如何?

  他只是微笑,目光流连昏暗室内隐藏的春色,掌心不规矩的在她的肩膀摩挲。

  答案很明显,只要童轩尽力取悦,那么这笔生意就OK,衣物相隔,暧昧举止依旧令她难以忍受,该放弃了吗?

  陪酒公关杰尼见到金主,又搂又亲,“史卢斯,等您好久喽。”

  为了保有隐私权,在酒吧里每个人都用英文名字称呼,史卢斯正是高井达郎,而童轩名为Miller。

  高井达郎大方回吻,在杰尼耳边暧昧低语,淫秽视线锁定童轩,彷佛此刻拥吻的人是她。

  作呕的感觉涌起,童轩假装被舞台上的表演吸引,藉此避开猥亵眼神,连续多日努力,得到的结果都相同,还要忍受污辱吗?

  电子摇头音乐突然静止,表演者退了下去,顾客们纷纷望向明亮舞台,酒吧经理手持麦克风出现,“为了回馈各位的爱护支持,今晚啤酒无限畅饮。”

  “好耶!老板够阔气。”

  “此外,”酒吧经理故意停顿,待气氛更高昂,又道:“今天还有一场空前绝后的猛男脱衣秀。”

  酒吧里几乎都是老顾客,众人可没忘记日前那位惹事的俊男,思及那卓然出众的外貌及高大体格,众人皆兴奋吆喝。

  “距离十二点还有五分钟,请各位快挑选位子坐下,好好享受这场火辣辣的特别秀。”酒吧经理不停以三寸不烂之舌煽动气氛。

  人们的亢奋突显童轩的无奈,她正想远离舞台边,高井达郎趁势搂住她的腰,“快过来坐这里。”

  “对不起,我对猛男秀没有兴趣。”她的容忍度已达临界点,使力扳开那老是想占她便宜的毛毛手。

  “不看表演太可惜。”高井达郎安分的收回手,朝杰尼使眼色。

  “不了,只怕我会打坏您的兴致。”童轩仍执意离去。

  杰尼收到金主的指示,扭腰撞了她一下,“唉唷,你不陪史卢斯那才扫兴哪。”

  “可是…。”

  杰尼热情的贴近童轩,顺势将她逼回,“就坐下嘛,如果那猛男不够带劲,我们再回包厢High啦。”

  “是啊,不精采立刻走人。”高井达郎按住她的肩膀,随即紧紧贴住她身侧跟着坐下。

  “五、四、三、二、一。”

  灯光转为昏暗,酒店经理领着众人开始倒数,这时候就算童轩翻脸,想要离开这亢奋的人群也不容易。

  “请以热烈掌声欢迎本世纪最具有魔魅吸引力的男人,Jo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