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大卫·科波菲尔查尔斯·狄更斯雨季不再来三毛牛棚杂忆季羡林剪翼柳残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客串猛男公关 > 第七章

  这是一家全天候的咖啡屋,浓浓咖啡香、罗曼蒂克的气氛,全被不停歇的哭泣声给破坏了。

  天啊,她还在哭。

  从前不管女人哭多久,堂本浩总是能温柔相对,然而此刻安慰的话不知该如何说起,只好不断供应茶水,让她不至于哭到脱水。

  看样子今天想从她口中得知Miller的事是没机会了,得找个借口送她回去,好争取与Miller相处的时间…。呃,是争取打架的机会。

  忽然,窗外闪过一道身影,堂本浩顿时双眼闪闪发亮,在高兴见到来人的同时,心里也泛起不快。

  哼哼,Miller居然这么快就找来,可见童心芸在他心里占的位置不校“心芸别再哭了,见你这么伤心,我很心疼。”堂本浩取来面纸不断拭去她的泪水。

  “他不在乎我。”她哭到嗓子都哑了。

  “别胡乱猜测,事情不一定是你所想的那样。”三角恋情的可能性愈来愈大,这情形令堂本浩感到开心。

  “都这么多年了….”

  堂本浩瞥见童轩走进来,立刻搂着她佯装亲密,甜言蜜语尚未出口,手臂已被钳制祝“如果不想在公共场所被揍,就别碰她。”童轩使力想教训毛毛手,反而被堂本浩握住,当他修长的手指画过掌心,暧昧的感觉让她红了脸。

  看见她别扭的表情,堂本浩突然明白该怎么做了,“她的心情低落,我们暂时休战。”

  童轩连忙抽回手,“心芸,我们回家。”

  “不要,我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童心芸猛摇着头。

  “别闹脾气。”童轩真不想与堂本浩同处一个屋檐下。

  “他就住在隔壁,我现在回家只会更难受。”童心芸红肿的眼睛又泛湿。

  “那至少别在咖啡屋哭,客人常常见到你这样子,以后还会来光顾吗?”童轩要她清醒一点。

  “咖啡屋是我开的,倒了就倒了。”

  在堂本浩的面前不该继续谈论,但童轩就是气不过,“爱情不是一个人的全部,你别一再任性。”

  “对我而言裕-就是我的全部,呜呜….”

  童轩气到脸色泛青,“天底下的男人这么多,你何必执着于他,大不了,我帮你找个男人……”

  惨了,谎言穿帮了,童轩遽然住口。

  堂本浩明白了,原来这咖啡屋的老板是童心芸,而Miller算准了她会来这里,所以才会那么大方让他将人带走。

  最重要的是,童心芸才不是Miller的女人,这下堂本浩欣喜若狂,“Miller,别逼她,就让她静一静。”

  多事!童轩横瞪着他,“咖啡屋不欢迎你,请走人吧。”

  “顾客至上的宣言是挂好看的吗?这事传出去咖啡屋肯定关门大吉。”堂本浩以眼神示意旁人的眼光。

  童轩只好无视他的存在,耐着性子继续劝导妹妹,“心芸,那我带你到海边散心好吗?”

  童心芸傻愣愣的摇头,似乎在想什么。

  “不然我们到里面谈。”始终得不到响应,童轩极为无奈,只好坐下来陪她。

  气氛沉闷许久,突然童心芸开口了,“他刚刚是不是送吃的过来?”

  “对。”童轩有即将发火的预感。

  “新菜肴吗?保温锅里装的是什么?”童心芸眼神里难过渐渐消去。

  “鸡汤。”童轩眉头挑动。

  “新口味的鸡汤!”童心芸惊呼,然后飞快的抽了张面纸擦拭脸,又用手顺了顺长发。

  “等等,你想做什么?”见她要取走车钥匙,童轩立刻制止。

  童心芸小声的说道:“鸡汤冷了会失去风味。”

  “你不是恨透了他当你是试验品吗?”

  “可是……。可是他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会来找我嘛。”她不停绞动手指,可怜极了。

  “你别这么没用好不好?”童轩的咆哮声传遍整个咖啡屋。

  “别气,人家只是帮他尝尝鸡汤好不好喝而已,你就行行好,把车子让给我开。”童心芸挽着她的手撒娇。

  “心芸,我可以送你回去。”原本在一旁看好戏的堂本浩见到两人亲密的动作,心里又不舒服起来。

  “真的?”童心芸一脸感激。

  “我不允许!”童轩气急败坏扣住她的手腕,瞪着堂本浩,“我们的家务事不需你插手。”

  童心芸心情平稳下来,这才想起还没排解两人纷争,“轩啊,别这样跟你的老板说话。堂本先生对不起,童轩她是因为……”

  “我马上送你回去。”童轩连忙抢话。她都还没有准备好要如何面对堂本浩,这坏事的小笨蛋却泄漏了她的底细。

  堂本浩怔怔望着童轩,很显然刚才的话一字不漏听得清楚,他极为震撼,“童轩?!”

  “堂本先生,你千万别生她的气。”

  “再不跟我走,我就劈了你。”童轩奋力拖着她。

  “你就让我解释,要是真的害你没工作,我会内疚的。”童心芸使出吃奶力气紧抓着堂本浩的手臂,“堂本….”

  堂本浩替她挣脱钳制,同时紧抓着童轩不放,“放心,童经理是我们最重要的主管,我绝对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辞了他。”

  “那真是太好了,毕竟因为经期….”

  “邢裕-人在那里,你还不快开车去追。”童轩甩不开堂本浩的手,情急之下只好将车钥匙交出。可恶,居然连月事不顺的事情都说出来。

  “裕-!”童心芸立刻飞奔离去。

  “居然这样就跑掉了,真是好骗。”

  “放手!”童轩使劲想扳开他的手却被握得更紧。不妙!他比起从前还来得强悍。

  堂本浩扯着她手臂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拥有特权的童经理,等你把话说清楚我才会放人。”

  “一切等我的假期结束再详谈。”

  “我一秒钟也不想等,为什么存心躲着我?”Miller与童轩是同一个人,这对堂本浩而言吸引力加倍。

  是的,不论是难以驾驭的个性或是才能都令他深深着迷,过去自欺欺人已经浪费太多时间,这一回他要分分秒秒把握。

  “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就不敢扁你。”两人几乎贴在一起,童轩急急后退,背部已抵至墙面,惨了。

  堂本浩迅疾逼向前,勾勒起迷人微笑,“知道吗?抵制旋风腿的最好方法就是贴近你的身体。”

  “你….变态!”男性气息吹拂,挑逗性十足,尤其结实身体给予的压迫感令人难以承受,童轩心慌的想逃。

  “这简单的方法能制伏你是事实。”他情不自禁细闻她的体香。

  味道真诱人,引发出他内心的饥渴难耐,真想好好品尝,解放压抑许久的渴望。

  “是吗?”童轩提膝想袭击。

  “这招对我没用。”早料到会有这反应,他以膝盖制止。

  双腿没有伸展的空间也就罢了,最该死的是腹部隐隐抽痛,她只好敷衍的说:“先放开我,明天正式较量一常”

  “你似乎变弱了,胸肌也没有以前结实。”堂本浩感觉到宽大休闲服下的柔软,整个人更亢奋。

  难不成他其实是“她”?想要抬手探入休闲服里寻求解答,又怕童轩趁机溜走,他强忍住兴奋,等待机会。

  “胡扯,别忘了你脸上的瘀青还没散去。”被他瞧得脸红心跳,她屏息不敢动弹。

  “脸红的样子真美,你真的是男人吗?无所谓,无所谓了。”凝望红艳的脸颊,堂本浩口干舌燥的。

  “废话….”童轩还来不及扯谎,唇已被封祝火苗在蔓延,烈火开始狂烧,在他轻舔挑逗下,她被甜蜜酥麻感包围,最后瘫软在他怀里喘息。

  “轩。”终于能呼唤真正的名字,堂本浩十分珍惜此刻,吻上瘾的他,低头又索取甜美。

  单纯一个字直击童轩的心湖,掀起惊涛骇浪将她淹没,这魔魅男人总是能轻易撩拨她,让她想逃却不由自主被吸引。

  缠绵热吻总有结束的时候,当理智回笼,旁人的眼光唤醒童轩,趁着堂本浩松手,她立即出拳攻击,“混帐男人!”

  “轩,就承认对我的热情吧。”真狠,他的下巴再被多揍几次,肯定脱臼。

  “我只想踹飞你。”

  堂本浩闪身躲避,抬臂横挡,扬起得意笑容,“就怕宰了我你会心疼。”

  还没教训到他,咖啡屋里的摆设已破坏不少,客人与服务生一哄而散,他还嘻皮笑脸的,无疑是火上加油,童轩盛怒之下,使出独门绝学,十二连环飞踢,每一脚的劲道都刚猛至极。

  幸而堂本浩够冷静,一一化解攻势,终于逮到机会擒住她的脚踝,顺势把人带进怀里,这次明确感受到柔软胸脯撞击的滋味,腰比预期中还纤细,他简直高兴得如同天堂,这玲珑曲线分明是女人所有。

  “嘿嘿!拥抱‘你’的感觉真好。”

  下腹部传来的痛楚令童轩难受,收腿的动作慢了半拍而被制伏,完了,真不该意气用事,“先放手,再打一常”

  “不了,这暧昧的姿势让我只想好好吻你。”好不容易才能与她亲近,堂本浩可不想放手。

  长腿收不回,腰际又被铁臂揽住,她被迫整个人跨坐在他的腿上,“你想搞同性恋啊!”

  “火爆美女,都到这种地步了,你别妄想再误导我。”他万分庆幸有不顾一切爱她的勇气,否则错失了特别的人儿,他会后悔一辈子。

  “我哪里像女人!”保护屏障被识破,童轩感到害怕,挣扎想逃离。

  “这里像女人,还有这里也像……”

  堂本浩抢先在她挣脱之前融化倔脾气,性感薄唇轻点她的唇,又游移至颈间,最后埋首在她的胸前,摩蹭着小巧双峰。

  “那是没有锻炼肌肉的关系。”她红着脸喘息,想要反抗却无力。

  “这样啊,那我们继续往下探讨如何?”他的手探入衣服底下,不规矩的往腰际而下。

  童轩闻言感到窒息,双手覆盖在厚实大手上,禁止粗糙掌心在腹部厮磨,“你别下流。”

  “面对喜爱的人做出亲昵行为,这是求爱。”

  “花心大萝卜,你前一刻还在追我妹妹,现在又对我诉情,你的话能信吗?”其实她的心有些动摇了。

  “她只是我接近你的理由,我想要的人是你,不管你是男人、女人都要你。”他以蛊惑的嗓音在她耳边呵着气。

  那双黑眸跳跃着火焰令童轩迷惑,情不自禁闭上眼睛感受男人味,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对她有情,指示下腹部突然又一阵痛楚,感觉大量的血涌出,这一回痛得她无法承受,手脚瞬间发冷。

  堂本浩见到俊美五官纠结,感觉到她浑身抖得厉害,他吓得慌乱,“你怎么了?”

  “快放…。开我。”童轩咬紧牙关,双手推着他。

  他急急松开钳制,见到了一摊血渗透休闲裤,“我的天啊,你受伤了。”

  “别碰我。”她虚弱的依附着桌子慢慢往外走。

  “你别再逞强,先让我为你止血。”堂本浩找来卫生纸及布条,“咖啡屋里有没有医药箱?”

  “你别理我。”女人家的事,童轩难以启口,此刻只想尽快消失在他面前。

  “就先包扎止血,我会立刻送你到医院。”他错以为她是受了外伤,准备动手褪去染满血的休闲裤。

  “放手、放手…我要回家。”童轩又羞又怒,无奈气若游丝难以抵抗,身躯瘫软在地。

  “你迟早会是我的女人,这里也没旁人,别怕羞。”情况危急,他再也顾不得她的面子。

  “啪!”她使出最后力气,往他脸上掴去一巴掌。

  堂本浩终于停止动作,并不是因为发怒,而是被她脸上的泪水给震住,他好心疼,“你别哭,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什么事的。”

  他的温柔让她忍不住哭出声音,依靠在宽广胸膛里低泣,“我没有受伤,那是MC….”

  “什么?”他很震惊。

  “如果你敢送我去医院,我会狠狠踹飞你…。”断断续续的话语停歇,童轩已陷入昏迷。

  堂本浩望着惨白的脸蛋,真不敢相信生理痛能将她凌虐至此,急速褪去外衣将她包裹抱起,送她至和风别馆。

  ※※※※※※※※※※

  保持心情舒畅,睡眠充足,不吃生冷和酸辣的食物可以减轻生理痛,疼痛严重时可用热敷垫温暖下腹部,约三十分钟以上。

  堂本浩静静守候在童轩身侧,双手忙的不停歇,以按摩的方式让她放松,一再查看热敷垫的温度是否维持在四十六度C,见她难受的表情渐渐消散,他才松了口气。

  再也找不到比她还倔强的人儿,身体最虚弱的时刻竟还这么强悍,思及她落泪的表情,他能够想象她承受极大的痛。

  他像是哄着婴儿般轻抚她的脸蛋,那一滴泪真让他疼到骨子里,久久无法释怀。

  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香甜,当童轩醒来时已经入夜,眨眨惺忪睡眼,恍惚间竟觉得白色墙面会动。

  咦?这不是….她抬头正好对上那张带着邪魅笑容的脸。

  “堂本浩!”她撑起身躯急急远离他的臂弯。

  “睡饱了?还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铁臂又将她搂回怀里,抱着她是享受,他不想松手。

  “卑劣小人,竟趁人之危。”她以双手抵在两人之间,真是气极了。

  “冤枉啊,我可没有侵犯你。”除了多看一点、多摸一点,他可没对她做出不轨的行为。

  她才想坐起身,他的腿竟抢先压制,“是吗?你的笑容很邪恶,动作更让人难以相信。”

  “嘿!别做无谓的反抗,否则我会把你搂得更紧。”他以无尾熊的姿势牢牢抱着她。

  “你再不放开我,我一定要你好看。”她只剩一张嘴可以逞强,不过还是一样凶悍,在他胸口一阵乱咬。

  “噢!要咬就咬我的嘴。”还真狠,胸口上的牙痕肯定会跟着他好几天。

  “无赖…”见他献上嘴,她急急住口。

  “来吧、来吧,你不是想咬吗?”浓密睫毛煽动着,黑眸还传送着强力电波。

  童轩不禁红了脸,急急别过头,“不屑。”

  “你害羞的表情很可爱。”

  “胡扯。”真气人,她童轩才不可能跟可爱画上等号。她猛然抬头贴上他的唇瓣,狠狠的痛咬。

  喔,她只是咽不下怒气想咬他而已,岂知,登徒子竟牢牢扣住她的后脑勺,强迫她贴上他的唇,然后……。

  灵活的舌在嘴里恣意搅动,狂热吸吮她口中的蜜津,而她还不中用的被迷惑。

  “你的脸红润多了。”她喘息的模样有着女人的娇媚,堂本浩暗忖只要逮到机会就要好好拥吻她。

  “你别想我会臣服淫威。”童轩努力维持平静,怎么也不肯承认迷恋他的吻。

  “你当然不会臣服淫威,只会沉溺在我的宠爱下。”他的笑好得意,随即又在如玉珠的耳垂烙下一吻。

  “你这是性骚扰。”她痛咬他的喉结。

  “哇,你愈来愈狠,谋杀亲夫埃”唉!挺命苦的,爱上性情火爆的女子,想偷香都得冒着住院的危险。

  “那是色胚应有的下常”童轩趁势挣脱魔爪,起身离开温暖被窝,这才发觉全身衣物被换过,仅着一件和服睡衣及内裤。

  我的天啊,连内衣都没有。

  “我的衣服呢?你、你、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事?”童轩紧揪着衣襟,怒瞪着他。

  堂本浩慵懒的顺了顺头发,嘴角勾勒贼笑,“辛苦照顾你老半天,下场是被痛殴那我多可怜哪,所以喽,这是防止你揍我的好方法。”

  “满脑子黄色思想。”她气急败坏的揪住他的衣领。

  “呼呼,能看到好风景,被揍也快活。”掌心包裹她的拳头,他直瞪着敞开的衣领瞧。

  童轩顺着他的眼神往下看,吓!她的胸部一览无遗,急急拉拢和服,“你太过分了!”

  “别气,有胸罩束缚着,你哪能睡得舒服。”

  “分明是借口,不可原谅。”

  他不疾不徐再次挡下攻击,“早晨大打一场,你的内衣早湿透,不换掉会感冒。”

  “我的衣服全是你换的?”童轩忆及昏迷前的惨况,红晕已蔓延至耳根。

  堂本浩不语,只是静静勾着她瞧,然后他的笑容愈来愈邪恶。

  “我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哈哈,是老佣仆雅子换的,我真羡慕她还能替你擦澡。”堂本浩笑岔了气,面对疾飞而来的拳头差点躲不过。

  童轩气不过还想大动干戈,“你刚看了我,一样要付出代价。”

  “会!这代价我一定会付,下辈子都帮你暖被。”火爆的她是唯一让他想纠缠一生的女人。

  “你想都别想。”下半辈子?花花公子的承诺,她才不可能相信。

  “等你度过生理期,我们再战。”

  “哼!”这笔帐她一定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童轩抽回手,急着搜寻衣物。

  他当然知道她想要离开,好心提醒,“这里没有衣服,所以你安分的好好休息。”

  “什么?你打算囚禁我?”她愤怒的眼神里漾着你好无耻、下流。

  “医生说你得好好疗养身体,这几天你就乖乖留下来。”堂本浩倒出保温瓶里的的黑糖姜汁。

  看他慢慢吹拂着姜汁,她心里漾着感动,可是这男人太危险、太恶劣,“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是吗?那早晨痛到晕厥的人是谁?”堂本浩的口气很严厉。

  童轩怔住了,他是真的关心她?

  “已经不会烫口了。”他浅尝一小口确定温度才将汤碗递给她,见她迟迟不接过,戏谑笑着,“想要我口对口喂你吗?”

  “不卫生!”她错了,这色男人根本没一刻正经。

  “这是调情。”

  “我喝完了,快把衣服给我。”与他同住一个屋檐下,她肯定会发狂,别谈什么调养身体。

  “等你生理期结束,我自然会放你走,而且心芸很支持我的做法。”嘿,他还想利用这几天掳获她的心,然后同居一辈子哩。

  “你….”形势比人强,童轩只好忍住脾气。

  冷静、冷静!今天会惨败,豆腐被他吃尽,全都是因为她的脾气太暴躁。童轩不停调适情绪。

  嘿,有办法了。

  她将和服系紧,潇洒与他道别,“再见了。”

  “什么?!”堂本浩惊呼,随即笑了笑,“从这里回到你的住所,至少三十分钟,衣衫不整又身无分文,你怎么可能这么疯狂?”

  “我就不信翻遍整幢别馆会找不到衣服。”哼!当她好欺负。

  “司机、佣仆、管家、园丁,就算一算别馆里有不少人,如果你不介意那请便,不过我是保证你找不到钱包。”

  “当心我告你。”童轩气愤的瞪着他,可恶,仅穿一件单薄的和服睡衣,她真的不敢踏出房门啊!

  “想上法院?我乐意奉陪,公证结婚也不错。”

  “堂本集团的总裁真想因被揍而上新闻头条?”

  “我很期待与你一同出现在报章杂志上,好宣告咱们的爱情。”堂本浩极爱惹她发火,那闪耀的眼神令他痴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