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鹤止步虹影任公与刁间高阳蓝桥骆平江湖之狼柳残阳川端康成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傀儡戏 > 第四章 剑下魂

  公羊海一剑接完,身子一晃,腿一软,整个人趴倒在陈玉琴的椅上。陈玉琴连忙爬过去,抓着他衣袖叫道:大哥,大哥!公羊海抬起头来,两眼血红,陈玉琴叫道:大哥,你怎么样?公羊海两眼一阖,两行泪水一滑而落,恨道:左肩上又中了一剑。小宝儿又是一声惨叫。

  公羊海的身子蓦地抽紧了。他想站起来,可是陈玉琴抓住了他的袖子,低声道:大哥,一会你看我眼色,只要我点头,你立刻向后坐倒,大约五步后,由左肋下出剑。公羊海一愣。陈玉琴道:大哥,这是咱们最后的机会了。公羊海振臂而起,一把将陈玉琴甩在一边,喝道:让我逃走,想也别想!陈玉琴摔在地上一愣,听他如此说话,心里一动,抬头看,公羊海不为人察地点了点头。

  第五招公羊海眼皮微垂,看似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双耳上,实则一双眼睛错也不错地盯着陈玉琴的双眼。他的斜对面,陈玉琴坐在地上,目光炯炯地看着公羊海身后。突然,公羊海看到陈玉琴的目光变了,他的瞳孔放大,一瞬间紧张到了极至!

  公羊海没有等陈玉琴点头便向后坐去。身后五步,左肋出剑。他看到自己头顶上一道剑光恍如白练掠过,右首处,一只黑色的脚跨出。公羊海的剑刺中了什么!是黑衣人的左脚。

  黑衣人飞步出剑,不料公羊海突然向后坐倒,他的剑,他的右脚,都被格在门户之外,不及变招。公羊海撞在他胯下,几乎就在同时,一剑将他的左脚钉在地上。他发出惊天动地的半声惨号,还没等回过神来,公羊海的剑光又已从下向上漾起,一剑批掉了他的半张脸,圈下来斩断他握剑的右臂。

  公羊海窜出,黑衣人慢慢倒了下来。陈玉琴强忍恶心,看看他的脸实是已不辨面目了。

  公羊海要救小宝儿,可是那笑面人尚在。眼见黑衣人倒下,他又惊又怒,从树上跳下,右手钉锥直取公羊海面门。公羊海一闪,笑面人手指在索上一拨,那钉锥去势一转,噗的一声钉进公羊海肩头,往回一带,血淋淋撕下一大片肉来。公羊海一个踉跄,宝剑撒手,再往前扑,钉锥直打他心口。公羊海回剑一拦,钉锥折打他右腿。一道血泉喷起。公羊海站立不住,扑通跪倒。钉锥兜个圈子,直取他眉心,公羊海拾剑在手,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抵御。

  他从未见过如此利器。沈公子的剑虽快,他尚可抵挡三十余招,黑衣人的剑虽快,他也还有败中求胜的机会。可是这笑面人的钉锥,大小不过飞镖,却比飞镖更快,让人防不胜防。此时他虽然一剑在手,但是该怎么挡实是没法子了。他已经一身是伤,小宝儿已经奄奄一息。他无暇去捉摸破解钉锥的法子,他只怕就要这样窝窝囊囊地死去了。公羊海的心里突然觉得不甘,又觉得无奈这就是自己的命吗?

  忽听陈玉琴在远处叫道:右颈!公羊海心中一阵迷糊,右颈?什么意思?却见笑面人神色一变,手一抖,钉锥冰冰地自公羊海右颈划过。公羊海一怔,蓦然想起刚才陈玉琴教自己破了黑衣人的法子。眼前寒光一闪,又听陈玉琴大叫道:左肋!公羊海沉肘收剑,剑护左肋。当的一声,钉锥正击在剑身上。这剑方才与黑衣人数次硬碰,更在插入地下时受损,再经这一击,立时折断,上半截斜飞而出,只余尺半剑身留在公羊海手里。那钉锥也终于钉入公羊海左肋,只是余力不足,入肉甚浅。

  两人都被那半截飞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笑面人回手收锥,公羊海双手握剑,跟着合身向他怀中扑去。笑面人吃了一惊,不及变招,一掌挥出,重重砸在公羊海肩头,公羊海右臂一震,已然无力,可是左手已将半截断剑送入笑面人腹中。笑面人一痛,功力立散,一时无力反抗。公羊海用肩头顶住笑面人的胸腹,将他推得向后退去。到得英雄树下,公羊海把身子一挺,笑面人双脚离地,公羊海一掌拍在剑柄上,笃的一声,半截断剑将笑面人牢牢钉在树上。

  公羊海防住笑面人的一记钉锥,这本是陈玉琴的提点。可陈玉琴也没想到事情发展得会这么快,后边他根本无暇插嘴,就已经变成公羊海杀死笑面人,回身解下小宝儿。

  陈玉琴不知小宝儿是生是死,战战兢兢地看着。只见公羊海解下小宝儿,右手无力,便将他放在膝头,左手印在他胸口。好一会,才用左手再把小宝儿揽住。陈玉琴以为他要抱着小宝儿站起来,哪知公羊海却窝下腰,一头撞在地上。陈玉琴吃了一惊,公羊海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是一下下地把头往地上撞。陈玉琴眼看着血已和着泥,糊了他满脸,可是也说不出话来,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过了好一会,公羊海才站起身。他把小宝儿放在地上,抬起袖子擦了擦脸,然后一步步走向英雄树。树上的笑面人低头垂手,一动不动。公羊海来到他身前,一掌拍向他胸口,笑面人僵硬的身子向上一震。公羊海一掌接一掌地拍了下去。笑面人的眼鼻口耳都震出血来,胸膛血肉模糊,可是公羊海只是打啊、打啊。打着打着,公羊海终于能出声了,啊啊的,又哑又粗,好像有什么鬼怪附在他身上一般。忽然咯嚓一声,英雄树应掌自断剑插入处轰然而断。

  陈玉琴终于忍不住唤道:大哥!公羊海回过头来,一张脸上点点滴滴全是血迹,可是从眼下到颔下,两边各有一道白痕。那是他的眼泪冲刷出来的。

  从小宝儿惨叫的时候,戏堂里就有人察觉,只是这事发生得实在太快,待人们陆续赶到时,一切都已结束了。英雄树倒了,黑衣人和笑面人死了,小宝儿也死了,陈玉琴趴在地上,公羊海垂头而立,地上一滩一滩尽是血。陈家村村民哪见过这些,一个一个呆在当堂,全傻了。

  忽然人群一分,村长延福翁跌跌撞撞地抢了出来,一见断成两截的英雄树,先是一呆,接着一屁股坐到地上,咧开嘴,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谁把英雄树给砍倒了啊,风水先生说它气贯日月,引福纳瑞,能保陈家村人丁兴旺,福泽绵延这是哪个天杀的呦,老天有眼,让他不得好死啊!陈玉琴已给人扶上椅子,听他说得不堪,连忙过来,低声道:二爷爷,公羊大哥被人害了儿子,才失手打断英雄树的,您老别说这些了延福翁把鼻涕一抹,叫道:我不管,我偏要说!是咱陈家村的人,见他可怜救了他。他可好,不光不知恩图报,还杀人!还砍断英雄树天哪,英雄树一断,吉兆变凶兆,陈家村有难了!列祖列宗啊,后辈无能啊

  那边公羊海听了他的话,沉声道:兄弟,你回家去把我的包裹拿来,好么?陈玉琴一呆,心知公羊海要走,心中难过也不知说什么,只得让本家一个兄弟推他回家。

  延福翁却不依不饶:你就这样走了么!你想得倒美却见公羊海来到笑面人尸身前,拔出断剑,削去英雄树的一块树皮,蘸着血在树白上写道:杀人者保平公羊海。再回身一剑,割下笑面人头颅,抓了发髻提在手里,往村民这边走来。村民吓得轰地散开。公羊海来到黑衣人尸身旁,也一样割下头来,将两个发髻绑在一处,手里提了,一言不发地再来到小宝儿尸身旁,脱下外衣包了,背在背上,然后站在那里,呆呆出神。

  不一刻,陈玉琴回来了,膝上放着公羊海的包裹。公羊海解开包裹,撕了件换洗的衣服草草包扎了伤口,拿出几锭大银。一锭给了陈玉琴,剩下的抛给延福翁,起身说道:在下公羊海,西北保平镖局总镖头,今日路经贵地,遇强人劫镖,不得已动手害了性命。此事与诸位无关,多有打扰,在下这便到衙门去销案。损害村中财物,万分抱歉。身上所带银两实不足补偿,日后在下自当重礼赔罪。告辞了!说罢转身便走。

  村民都不敢拦他,只有陈玉琴一人奋力跟着。公羊海受着伤,走不快,陈玉琴跟着跟着就到了村口。公羊海这才回头:兄弟,你回去吧。陈玉琴身子一震,眼圈立时红了:大哥公羊海道:我没事,你放心。陈玉琴垂首不语,忽然想起件事,在怀中一摸,掏出本小册子来,递给公羊海:大哥,送你。

  公羊海接过来一翻,只见小册子里尽是些画。打开第一页,画的是一人抬步欲行,旁边一行小字写道:四肢百骸,合而为人。欲举步则必先抬手,欲抬手则必先动肩公羊海见了,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现在脑子糊涂,一时竟懵住了。

  陈玉琴道:大哥,我不会武艺,可是我会玩傀儡。傀儡戏,强就强在它对人的仿肖上。所以我平日便总是细细地看人,想人的一举一动到底是如何发生,傀儡要怎么做才能活灵活现、形神兼备。方才那黑衣人的剑法我没见过,可是我看到他的步法,就知道他什么时候,想干什么了。他这一说,公羊海才想起,方才若不是陈玉琴从旁提点,只怕自己已死去多时了。当时忙乱,竟无暇去想,为何陈玉琴一个残废少年竟会有如此高明的眼力,现在听他说来,竟是琢磨傀儡戏时练出的眼光,实在是出人意料。公羊海虽然此刻心中一片悲苦,却也不禁好奇,问道:杀那个使钉锥的,你也是这么看出来的?陈玉琴摇头道:不是,你往后翻。

  公羊海把册子一翻,后边画的却是一只只眼睛,有的上翻,有的下扫,有的斜视,有的注目。陈玉琴道:我跟你说过的,傀儡仿人,最难的就是手和眼。手最灵活,可是眼更难测。眼为心苗,向来随心而动,所以那笑面人要打你哪,自然就会先看你哪,看明白了这点,抢先出手就很容易了。

  公羊海倒吸一口冷气道:这是武学的精要啊!陈玉琴笑道:哪是什么武学精要,只是我琢磨的怎样让傀儡活起来的法门罢了。这本册子是我平日观察众人所得,共分三篇,上篇是身躯,中篇是手,下篇是眼。我看今天这场较量,它对你应该还有些用处,你就拿去吧。观人术这东西说起来复杂,做起来却容易得很。你没事时多练练,自然可以比我更强。

  公羊海哈哈大笑:好啊,想不到我公羊海今日竟平白得了一部武功秘籍。他的笑声冲霄而起,竟似不欲落下,可越笑越是干涩,到后来还哪有半点笑意?

  笑着笑着,公羊海转身离去。陈玉琴看着他的背影:他头上包着的衣襟迎风而舞,他的背上,小宝儿静静地伏着,他的手里包着人头的包裹慢慢浸出血来陈玉琴就这样看着他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后的日子,陈家村一片混乱。延福翁坚信英雄树的坍倒会给陈家村带来灭顶之灾。不久,官府派人来查此案,因公羊海已先做了打点,自然不了了之。陈家村这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那英雄树倒了半年,一直扔在那里,延福翁觉得心疼可惜,就准了陈玉琴拿它制偶。陈玉琴大感兴奋,不眠不休地想了一个多月,终于在初冬动手刻制头坯,裱背上土,磨光彩绘,上线穿衣,偶人慢慢成形。

  陈玉琴暗暗盼着公羊海能回来,可公羊海一去之后,再无消息。年关近了,外出的村人陆续回来,陈玉琴这才听到了公羊海的消息。

  原来,武林里这半年来出了个好强的高手,半年里以一口长剑连败七大剑派,两月前一举格杀江南无敌快剑沈公子,名动天下。据说此人的剑法不但快,而且绝,招招抢在人先,竟似能洞察他人心中所想。以沈公子之能竟也一招都攻不出手,被江湖人称天命剑客。他的大名正是公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