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焚情阿夸轻薄儿楼采凝霸王的笨美人萧宣恶夫自有恶妻磨香弥剑无痕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青春 > 恋爱的目的 > 第一章 古典(3)

  友林神经质地推开了房间的门。大家惊讶地看着友林。无奈之下,赵老师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也跟着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准备站起来。正在这时,弘突然快步向友林走去。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果断地走到友林身边。接着,她用只有友林听得见的声音胆怯地说道:“我……我……有件事儿要对您说。”

  “哼,家里有事?所以你想走?”

  友林的声音回荡在夜空里。赵老师随后跟过来,不知所以地看了看友林。“喂,怎么了?”

  “她竟然说要走!什么时候实习教师可以自己先走了,嗯?”

  友林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弘脸色苍白。友林感觉自己说错了话,无奈话已出口,已经收不回来了。“赵老师,你和别的老师先去前面那家酒吧,这是崔老师和我这个指导教师之间的问题!”赵老师等不得不先往酒吧走去。在璀璨的灯光下,弘像个等着挨批的孩子,低头站在那里。友林手指缝里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一会儿看看地,一会儿看看弘,一会儿又抬头看看天空。友林后悔不已,真想撕扯自己的头发。他不应该因为生气而对弘发火。“对不起,老师。”

  弘再次向友林道歉,友林觉得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了。“我觉得我和崔老师是搭档,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和崔老师应该保持搭档关系。你觉得呢?”

  “我也这样认为。”

  听了友林这番唐突的话,弘却爽快地同意了。这让友林感觉很意外,却也渐渐有了自信。“真的吗?”

  “是的……”“不会是因为我而不得不这么说吧?”

  “不是的。”

  弘回答得很平静,友林开始自责。“我之所以这么生气,因为我觉得今天崔老师应该和我多聊一会儿。”

  “我也想多和您聊聊,可是家里突然有事……”弘千方百计想让友林心情好转,友林的心里突然生出几分怜惜。弘低着头,她的肩膀看起来那么瘦弱。“既然家里有事,当然应该回去了。”

  “真的很对不起。”

  弘已经说过好几句对不起了。尽管友林心里同意了,但是嘴上却很难说出“你走吧”。弘悄悄地看了看友林的表情,抬起头来。“家里的事情需要很长时间吗?”

  “不知道,我得先看看再说。”

  “那么……如果很快就能办完事的话,应该还可以再来吧。”

  “什么?……哦,是的……一会儿我给您打电话。”

  弘有些吃惊,但是她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表情,点了点头。“十二点之前我们不会结束的,如果你的事情在这之前办完,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好的。”

  “你没生气吧?我觉得除了今天就没时间和你说话了,所以表现得有些过火。你能理解吧?”

  “是的……”听了弘明确的回答,友林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他向弘发出了可以离开的信号。弘尴尬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友林注视着弘的背影,莫名其妙的遗憾在他的喉咙里蠕动。他真想马上大吼一声,让她回来。“呃,你真的回来了?刚才他们还都在这里……”友林似乎刚刚注意到弘的出现,他抬起头,难为情地说道。弘低下头,算是打招呼了。“你这么辛苦,还赶来了。”

  友林看着弘失望的表情,故意试探着说。“不是的……”“你想……再和我喝一杯吗?”

  弘放下酒杯,迎视着友林的目光。友林看了看弘,难为情地把头悄悄转向旁边。“是的……”弘的回答在嘴里摇摆片刻,最后变成碎片,从口中洒落出来。友林站起身来,弘跟着他走了。“酒呢,就喝烧酒好了……下酒菜要什么呢?天气挺冷的,我们要个带汤的菜吧?”

  友林带着弘去了日本烤肉店,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显得格外兴奋,而弘却过于平静。弘脱鞋的时候耽误了时间,要比友林晚些坐到座位上。她用手指点了道菜,是蛤蜊汤。两个人默默地坐着,直到蛤蜊汤上来。友林上上下下打量着弘,而弘却有些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学生们是不是很调皮?”

  友林想缓解尴尬的气氛,提起了学校里的事情。弘摇了摇头。友林的努力化成了泡影。他在等待服务员把酒端上来,又开口说道。“学生们肯定缠着你,让你讲初恋的故事吧……你说说吧。”

  “……”弘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友林。虽然她没有回答,但是友林不能发火。弘并非故意不回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压抑着弘。谢天谢地,酒总算上来了。友林赶紧给弘倒酒。“如果真的没什么话说,那就说说你大学时代的故事吧。怎么样,读大学的时候?一定有很多男生排着队追求你吧……”酒刚倒满,弘就一饮而尽,然后笑呵呵地把空酒杯推到友林面前。友林又给她倒满了酒。弘咕嘟喝光第二杯酒,又把杯子推到前面。友林放下了酒瓶。“哎呀,你想自己喝吗……也给我倒杯酒吧。”

  弘又暧昧地笑了笑,给友林倒满了酒。还没等喝酒,友林好像已经醉了。友林喝酒的时候,弘从蛤蜊汤里捞出蛤蜊,剥出里面的肉。“上大学的时候……我只做了一件事。”

  弘把蛤蜊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去剥另一只蛤蜊。“什么?学习?不对……好像不是,是恋爱?”

  “我上大学的四年时间,就是望穿秋水地等待一个男生说爱我……这就是全部。”

  弘一边把蛤蜊肉往嘴里塞,一边说道。她一会儿从汤里捞出蛤蜊,一会儿又剥蛤蜊,忙得不亦乐乎。“后来他跟你说了吗?”

  “是的……”友林有点儿搞不清楚了。他感觉这应该是件让人伤心的事情,但是看弘的表情却不是这样。她刚坐下时大口喝酒的兴致似乎消失了,现在她把所有精力都集中于蛤蜊了。友林有些难过。弘的语气和自己耐不住孩子们的催促而急躁地讲述初恋故事的时候太像了。“你和那个男人上过床吗?”

  友林想把弘的注意力从蛤蜊上转移开来,果然有了效果。弘停止了动作,犹豫片刻,然后回答道:“没有。”

  又有许多蛤蜊肉和蛤蜊壳永别了……“哎呀,除了这么美丽的爱情,难道就没有别的吗?比如心痛的那种……”友林也不由自主地模仿起那些不爱学习的学生们的语气。“没有了。”

  弘简短地回答了一句,继续埋头吃蛤蜊。她面前堆了很多蛤蜊壳。历史课曾经学过贝塚,也许就是她这样的女人制造出来的,友林想道。“你好像很喜欢蛤蜊。”

  弘抬起头,好像有些难为情,害羞地笑了。但是她的手仍然拨弄着蛤蜊。友林静静地注视着弘又长又细的手指,问道:“你和男朋友做过爱吧?”

  弘惊讶地瞪着友林。不一会儿,她把视线从友林身上收回来,喝了口酒。弘好像在准备回答问题的勇气,慢悠悠地把酒咽了下去。“这个嘛……谈恋爱的时候不都有肉体接触吗?李老师您呢?”

  “大概有……两个月没做过了,或者更长?”

  就在一天前发生的事情,友林似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泰然自若地说道。友林真的忘记了,连同他对茜贞的身体所怀有的激情也忘记了。“我们已经……交往六年了,现在我一点儿也不想碰她。”

  弘不由得目瞪口呆,满腹狐疑地盯着友林。“六年?那应该是你的初恋了……你爱你的女朋友吗?”

  “是的。”

  友林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他又摇头。“怎么说呢……既像孩子,又像父母。”

  说完以后,友林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喝光了杯子里的酒。“你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弘第一次对友林产生了好奇,也许是对和友林在一起的那个女人的好奇。“哦……和我是同行。”

  “哪个学校?”

  “宣林高中。”

  “宣林高中?不久前我有个好朋友开始在那里工作……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吧。”

  友林似乎有些不自然,他用筷子搅动蛤蜊汤,顾左右而言他。“我出去一会儿。”

  弘拿起手提包,好像要去卫生间。她用膝盖爬过去穿鞋,本来就很短的裙子提到了臀部下面。可能是长筒袜的缘故,结实的大腿显得很有光泽。友林倒满了酒,脑子里盛满了关于女人和卫生间的各种疑问。女人为什么经常去卫生间?女人为什么喜欢和其他女人一起去卫生间?女人为什么在卫生间里待那么长时间?女人为什么……只要去一趟卫生间,就能一改倦容,换成阳光灿烂的样子?宛如一出新话剧就要开演……弘又像刚才那样爬回了座位。友林就像被磁铁所吸引,又把视线固定在弘的腿上。“你的腿真漂亮。”

  友林眯缝着眼睛,赤裸裸地盯着弘的双腿。弘连忙把两条腿藏到桌子底下,避开了友林的目光。“真的很漂亮。”

  “哦。”

  弘感觉很不舒服。刚刚出去松了口气,现在脑子很清醒,可是她心里没底,有些不自然。弘似乎无话可说,只是夹起一只蛤蜊,剥起肉来。“蛤蜊,你真的很喜欢蛤蜊呀,真的……”友林感慨地说。弘难为情地把盛有蛤蜊汤的锅推到友林那边。“你也吃吧。”

  友林把视线从蛤蜊汤锅转移到弘身上。弘想避开他的视线,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却一动也动不了。“我……我想吃另一个蛤蜊。”

  友林的眼神转移到弘的下身。弘眨了眨眼睛,好像打饱嗝。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弘又剥起了蛤蜊。“崔老师。”

  友林好像要对弘实施催眠术,盯着弘的目光非常强烈。“怎么了?”

  弘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慌,故作泰然地回答。“不知道这种话该说不该说……”她放在桌子下面的左手不知不觉间僵硬了。

  “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弘像是在念咒语,反复嘀咕着“千万不要”。她自己也不知道后面的内容是什么。她只是希望友林什么也不要说,或者希望他随便说点儿什么。“我想和你睡觉。”

  弘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可是她的嘴巴好像被封住了。“我们一起睡觉吧。”

  当她第二次听见同样的话时,她的脑子突然从震惊中摆脱出来。紧张感消除了,她才想起抬头看友林。友林的表情很严肃,也很认真,像个求她帮助解疑答惑的孩子。弘的脸上不再有惊慌了。“为什么要这样,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