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生死晶黄阎连科大男人惹不得袭玦扑倒不良未婚妻安靖我不是猪小妹古灵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连锁 > 第三部:窗后的一堵墙和看到了自己

第三部:窗后的一堵墙和看到了自己

  在调查石野探员死因的法庭上,作供的共有七个人,这七个人如下:

  卫斯理、健一、途人A、B、C,大厦对面的住户……一位正在天台晒衣服的主妇,以及那开锁专家。

  开锁专家的证供最简单,因为他当时正致力于开锁。他的证供是:“我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下惨叫声,我不知发生什么事,叫声好象在露台上传来,我在致力工作的时候,不很留意外界的情形,我连忙冲出去,看到健一警官和卫先生在露台上,他们两人呆若木鸡一样地站着,张大着口,瞪着眼,望着一扇打开了的窗子。”

  庭上问:“这时,你有没有看到石野探员?”

  开锁专家答:“没有,只看到健一警官和卫先生。要从窗子中爬进去,是卫先生的提议。”

  而健一的证供,和我的证供,完全一样,因为当时,我们同在一起,同样看着石野探员,发生在石野探员身上的事,一起投入我们的视线,当然不会有什么不同。

  健一的证供是:“石野探员以一个看来相当夸张的动作,一手抓住两扇窗中间的铝质支柱,身子旋转着,向窗内转去,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看来只是一种表示动作矫健的动作。我在那一-那间所想到的只是,他用这样的动作进窗子去,他的身体,会将挂在窗后的窗帘,撞得跌下来。”

  我当时也曾有过同样的想法,但不认为那有什么重要。

  健一继续道:“可是,他的身子旋转着,碰在窗帘上,窗帘的质地是深紫色的丝绒,他的身子照理应该跌进窗去,但是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响,在窗帘的后面,好象是什么硬物一样,阻住了他跌进去,不但阻住了他的去势,而且将他反弹了出来。在那一-那间,他握住窗子支柱的手松开,于是,石野探员整个人就……”

  健一作供到这里,难过得说不下去。

  在对面天台上晒衣物的那位主妇说得更具体,对面那幢大厦有十五层高,她看到的情形,居高临下。

  她这样说:“我听到一下惨叫声,立即探头向下望去,看到有一个人从对面大厦跌了下来,他迅速向下跌去,当他在向下跌去之际,双手舞动着,像是想抓住什么,可是根本没有可以供他抓的东西,他就这样一直向下跌着,直到跌在地上。”

  路人A、B、C的供述相同,他们是在石野探员坠地之际,恰好经过那里的人,他们之中的一个,距离石野坠地之处,不过半公尺,险些没有被石野探员压个正着。

  他们一致说并没有注意到叫声,但突然之际,看到有人自天而降,坠跌在他们的身前,一坠地上立时一动不动,其中,途人B是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上立时俯身看视,发现跌下来的人,已经死亡!

  庭上又转问我和健一:“当时你们采取了什么行动?”

  健一苦涩地道:“我们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我和卫斯理先生,都不是反应迟钝的人,可是发生的一切,实在太意外,当石野探员突然向下跌下去之际,我们什么也无法做,只是眼睁睁地看他跌下去,一点也不能做什么,一点也不能做什么……”

  健一讲到这里,又有点哽咽,说不下去。

  石野探员年纪还很轻,突然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作为上司的健一,自然伤心不已。

  我补充道:“是的,由于事情发生得实在太突然,我们无法挽救石野探员的性命。这纯粹是意外,健一警官不必因此内咎。”

  主审法官的年纪很轻,他问整个事件中的关键:“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石野探员非但不是跃进窗子,而被反弹出来的?”

  健一答道:“是一堵墙。”

  当石野探员突然跌下去之际,我和健一两人惊呆到了极点,实在不知做什么才好,因为一切太突然了,所以我们只是呆若木鸡地站着,甚至不及去看石野探员跌下去之后的情形,不必看,没有人可以在十一楼跌下去而幸免。

  我和健一只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打开了的窗子,窗子后面是窗帘,窗帘还在飘动着,窗帘的后面是什么,还看不到。

  我和健一由于惊呆太甚,所以并没有发出呼叫声来,直到开锁专家奔了出来,我们两人才一起叫了起来,我伸手指着窗子,喉咙发出一连串古怪的声音,健一大叫一声,冲进了屋子之中,直冲出了那个住宅单位,我知道:他一定是下去省视跌下去的石野。

  我还是注视着那窗子,开锁专家在我的身边,不断地道:“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探员跌了下去。这时,街上已经传来了嘈杂的人声,我向下看去,看到有许多人奔过来,也看到石野躺在地上,有一个人(途人B)正蹲在石野探员的身边。

  有许多辆汽车,因为交通的阻塞而停了下来。停在后面的车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正在使劲地按着喇叭。

  我也看到健一直冲出去,推开了阻住他去路的人,来到了石野的身边,蹲了下来。直到这时,我才想起了一件事,叫道:“天!快去召救伤车!”

  救伤车什么时候来,我已经记不清了。事实上,早来或迟来,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当时我叫了一下,开锁专家奔回去,我则毫不考虑地跨出了露台的栏杆,向那扇打开了的窗子攀去。

  在我攀向那窗子之际,我听到惊呼声自四面八方传来。

  我不理会,很快地来到窗前,用手抓住了窗子中间的铝质支柱,但我却并没有旋转身子向内撞去,我只是伸手向窗帘抓去,抓住了窗帘,用力一扯,将一整幅窗帘扯了下来。

  窗帘一扯下,我就看到了那堵墙。

  那是一堵墙,毫无疑问是一堵墙,虽然它竖立在它绝不该竖立的地方,然而那毫无疑问是一堵墙。

  墙就在窗子的后面,窗和墙之间,除了可以容纳一幅窗帘之外,也无法容下别的东西,石野探员旋转身子,一心以为可以连人带窗帘,一起跌进房间之中去,可是结果,却重重撞在墙上,所以发生了惨剧。

  当我看到窗帘后面竟然是一幅墙,我的骛呆,绝不亚于刚才突然之间看到石野探员下坠。我转头,向街下大叫道:“健一,你看看窗后是什么!一堵墙!”

  我不知道健一当时是不是听到了我的叫声,而我只是不断地叫着:“一堵墙!一堵墙!”

  墙用砖砌成,所用的砖,是一种褐黄色的耐热砖,砌得十分整齐。墙当然是在房间中砌的,因为在窗和墙之间,根本没有空间可以容砌砖的人站立。

  用砖砌墙,一定要用水泥将砖一块一块联结起来,由于砌墙的人在墙的另一面,所以砖缝中的水泥,在我看到的这一边,就呈现不规则,这是因为砌好墙之后,不能再修葺整齐之故。整堵墙给人的感觉,极其结实。

  在扯下了所有窗帘之后,可以发现,整幅墙和房间的一边,同样大小也就是说,这幅墙,是依着房间一边而砌起来的,作用是什么?是遮住窗子?

  一幅墙,用来遮住窗子,这好象是十分不合逻辑的事。

  但是如今的情形,却的确是这样。

  我的第一个冲动,是用力踢着这堵墙,想将墙踢出一个洞来,看看墙后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想弄明白好好的一间房间,为什么要劳师动众,来砌上这样的一堵墙。

  但是墙砌得很结实,我踢了好多下,并没有将之踢开。

  我踢不开墙,并不表示没有别的法子可以将墙弄开一个洞。事实上,那极其容易,在救伤车载走了石野探员,我和健一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之际,健一就弄来了一具风镐。

  通上电流,我腰际结上安全带,扣在窗子中间的铝质支柱上,举起了沉重的风镐,按下掣,风镐开始震动,发出震耳欲聋的“达达”声,镐尖很快就刺进了砖墙之中。

  这时,开锁专家也停止了工作,露台上站了很多人。

  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健一手提着强力的照明灯,照着我工作。

  风镐不停震动,很快,砖层下落,被风镐钻松了的砖头,一块一块跌进房间,或落在窗、墙之间的狭小空间。

  不到十分钟,已经弄掉了很多砖,墙上出现了一个六十公分见方的空洞。我向健一作了一个手势,健一立时将强力的照明灯对准了那个空洞,我将身子略侧了一侧,由那个破洞之中,向内看去。

  在那一-那间,我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准备在那间房间中看到怪诞不可思议的事。因为打不开的门锁,一堵不明用途的墙,都已经够怪异的了,那么,隐藏在门后、墙后的事物,岂不是应该更怪异才对?

  强力的亮光自墙洞中射进去,我就在墙洞中,向内张望,房间并不是很大,我立时可以看清房间中的情形。

  我已经说过,我已经作好了心理准备,房间中有再怪异的东西,也吓不倒我。

  可是,就在我一看到房间中的情形之后,我还是呆住了。

  我不知自己的惊呆到了何等程度,只觉得自己几乎已丧失了一切知觉,血向头上涌来,耳际发出“嗡嗡”声,在那种血液澎湃奔腾“嗡嗡”声中,我依稀听到了健一的呼叫声,健一在叫着我的名字,可是他的叫声,听来像是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我想,我对他的叫声,也完全没有反应。

  “是的,卫君对我的叫声,一点反应也没有。当时在露台上的不只我一个人,人人都被卫君脸上那种惊骇绝伦的神情吓呆了。”健一后来形容当时的情形:“尤其是我,我深知卫若的为人和他的经历,无论他看到了什么,他都不应该这样惊骇。”

  强力的照明灯持在健一的手中,对准被风镐弄开的墙洞,光从墙洞中射进去,我就在墙洞之旁,光源不可避免地也照到了我的脸上,使得人人都可以看清我的神情。

  健一又道:“我从来也未曾见到人的脸色会变得如此之煞白,而那时卫君的脸色,白得简直像石灰,我大声叫他,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有直勾勾地望着墙洞内部。而我们由于所站的位置,无法看到墙洞中的情形。当我看到卫君的身子开始发抖时,我感到必须采取行动了,我立刻熄了强力照明灯,好使卫君定过神来。”

  在健一熄了强力照明灯之后,据健一说,我还是惊呆了有一分钟之久,才缓缓转过头来。在露台上的几个人中,有两个发誓说他们听到我在转动头部之际,颈骨发出“格格”的声响,足以证明我那时全身肌肉的僵硬程度如何之甚。

  健一和几个人一起叫了起来,他们都说,他们的叫声,足以震破人的耳膜,可是他们那时的叫声,在我听来,仍然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

  他们还说,我回答他们的声音极大,像是用尽了气力在叫嚷。可是在当时,我听自己的声音,也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过来。

  健一和在阳台上的人在叫:“老天,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回答:“我看到了我自己!”

  一个人,要看到自己,通常,看到的不是自己,而只不过是自己的影子。可以通过摄影机或类似的装备,将影子留下来,自己看自己。也可以在镜子前,平静的水面前,或者是任何可以反射光线的物体前,看到自己。

  但是当时,当强光灯的光芒,自墙上的破洞射进去,我向内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却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种情形。

  除了上述的情形之外,照说,不可能看到自己,但是我的确看到了自己,这才会使我震惊。老实说,这时看到的东西就算再怪诞,也不足以令我震惊,但是我却偏偏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事物:我自己。

  当强光灯的光芒,自墙洞中射进去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应该说,我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我”站在房间中,孤伶伶地,也正向我望过来,带着一种极度茫然而空虚的神情,强光正射在“我”的脸上,失神的双眼,对强光似乎没有什么反应。

  那是我自己!我看到了我自己!

  这实在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我有一个同卵子的孪生兄弟,但事实上我没有这样的一个兄弟。难道世上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模一样?可是在那一-那间的感觉,我并不感到是见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我的感觉是看到了我自己!

  而且这种看到自己的感觉,和在镜子中看到自己大不相同。在镜子中看到自己,只不过是看到了自己的外貌。而在那一-那间,我感到直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我看到了自己的另一面,孤寂、忧伤、软弱、无依、空虚的那一面,和人家看到我的一面,完全不同!

  我看到了自己!

  健一和在阳台上的另外几个人,显然不知道我这样回答,是什么意思,他们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神情告诉他们,我的处境十分不妙,健一已从阳台的边缘上攀过来,伸出手,叫道:“拉住我的手!”

  我也感到极需要掌握一些什么,是以我也伸出手来。健一用力握住了我的手,用力将我拉了过去,直到我也落到了阳台之上。健一用十分低沉的声音再问:“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不由自主喘着气,在我看到了自己的那一-那间,因为极度的震动,使我产生了一种昏眩的感觉,这时,我多少已经略为定下神来。我吸了一口气:“我……看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和我一模一样……我在感觉上,这个人就是我自己!”

  健一用一片茫然之极的神情望着我,显然他全然不知道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并没有再多问我什么,已经迅速地向那个窗口,攀了过去。健一是过惯野外生活的人,他攀缘的动作比我灵活得多,几乎是转眼之间,他就来到了墙洞之前,他转过头来,叫道:“强光灯!”

  一个在阳台上的探员,着亮了强光灯,灯光自墙洞中射进去,健一向墙洞中望去,立时又转回头来。

  我期待着他也现出极度惊讶的神色来,可是没有,他只是现出不明所以的神情来。我想问他看到了什么,他已再度向墙洞中看去,同时叫了起来:“我知道为什么房门打不开了!”

  他一面说,一面已经由那个墙洞之中钻了进去。

  他那种行动,着实将我吓了一大跳,因为这间房间,虽然是在一幢普通的大厦之中,但是却有着说不出来的诡异。首先,它有一扇打不开的门,其次,它有一堵临窗而建的墙,再其次,我又在这房间中看到了自己,这间房间中究竟有什么,我全然说不上来,但是健一却毫不犹豫进入了那房间。

  我想大声阻止他,但是他的动作极快,我想再向窗子攀去,已经听得健一的笑声,在厅堂中传了出来。和健一的笑声同时传入我耳中的,是开锁专家的大声咒骂。

  我连忙从阳台回到厅中,看到那间房间的房门,已经打开,健一的神情很高兴,开锁专家就在他的身边,脸胀得通红,还在喃喃地咒骂着。

  而我才向那扇门看了一眼,就知道开锁专家为什么咒骂!房门还是普通的房门,只不过安装这扇门的人,弄了一点花巧。

  通常来说,或者说,几乎所有的门,全是在装有门柄的这个方向推进去或拉开来的。可是这扇门却恰好相反,门柄连锁只是装饰品,门从另一边打开!

  健一的观察力十分强,他从墙洞中看进去,看到了房门铰链的方向,就知道为什么不能打开这道门的原因,他钻进去之后,只是拉开了一个门栓,就轻而易举,将门打开了。

  在这里,请留意健一的动作,健一是进了房间之后,拉开了一道门栓,将门打开。

  那也就是说,门在里面上拴。

  房门从里面拴上,拴门的人一定在房间之内,这是最普通的常识。

  这间房间,本来有窗子,可是临窗的一边,却砌了一堵结实的砖墙,这是已知的事实。

  那么,拴住了房门的人,从什么地方离开房间?

  本来,这个问题不成问题,因为当我在墙上破了一个洞之后,望进去,就看到有一个人,站在房间中。这个人,在感觉上,我感到他就是我,但是理智地分析一下,可以分析为一个外貌和我十分相似的人。既然房间中有人,那么,拴上门拴的当然就是这个人!

  但是问题就在这里,健一自墙洞中钻进去,打开了房门,我来到门口,健一出来,开锁专家就在门口,屋中还有其它警方人员,整个住宅单位的唯一出入口,恰好有一个人走进来,那是警方的绘图员,不可能有人从门口出去。也不会有人从墙洞中钻出去,因为阳台上还有人在,任何人自墙洞中钻出去,都不可避免地被人看到。

  而房间中并没有人。

  房间是空的。

  健一的说法是:“房间根本是空的,我不知道卫君为什么向房间中看去的时候,会如此之惊骇,声称他看到了他自己。房间中根本没有人,甚至没有镜子,或其它任何可以造成反映的物体。我一眼就看到房间是空的,也看到了房门是反装的。我自墙洞中钻进去,打开房门,任何人都可以证明房间是空的。”

  “房间是空的”,不单表示房间中没有人,而且表示,房间中真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陈设,只是一间空房间,约三公尺见方,一间普通大小的房间,完全是空的。

  当时,我站在房门口,竭力回想我在外面,从墙洞中向内望的情形,我可以肯定,我绝未眼花,我的确看到了我自己。

  健一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之内,一直以一种十分同情、奇讶的眼光望着我,我没有向他作任何解释,只是摊着手,神情无可奈何,表示或许是我看错了、眼花了。健一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要解答的问题实在太多。例如:何以在一个普通的居住单位之中,会有这样奇特的房间?这间房间是要来做什么的?为什么门要反装?为什么在靠窗的那一边要砌上一堵墙?这堵墙又是什么时候砌起来的?

  这许多问题,都有点奇诡不可思议,至于我曾在这间房间中看到过自己,反倒是不足道的小事。

  健一大声道:“请管理员上来!”

  才进门口的绘图员,将一张纸递到了健一的面前:“这是这里住客的绘像,我是根据管理员的形容而绘成的,请看看!”

  健一接了过来,才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这是什么意思?”

  绘图员的神情有点无可奈何:“我已经尽了力,可是管理员说,他每次看到那位女士前来,都是这样子,他既然这样说,我自然只好照着画出来。”

  我走近去,看看健一手上的那张纸。

  纸上画着一个女子的头部。当然那是一位女士,有着流行的、烫着大圈子的头发。绘图员的绘人像技巧也很高,但是却无法认出这位女士的面貌来。

  在纸上,那女子戴着一副极大的、几乎将她上半边脸全遮去的太阳镜。而她的衣领又向上翻起,将她下半部的脸,又遮去了一小半,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尖削、小巧的下颏。几乎任何有这一型下颏的女人,都可以是图上的那位女士。

  健一扬着图,向我苦笑:“如果这就是板垣的情妇……”

  我纠正他的话:“不是如果,这一定是板垣的情妇,多半是为了怕人认出来,所以每次露面时,都将她的真面目,尽量隐藏。”

  健一苦笑道:“世上再好的警察,也无法根据这样的绘图,将这个人找出来!”

  我表示同意健一的话,调查板垣被神秘射杀一案,本来在找到了这个秘密幽会地点之后,可以说有了极大的发展。可是事实上,却愈来愈陷进了扑朔迷离的境界。

  管理员上来了,健一给他看那间房间,管理员的神情之惊讶,难以形容,不住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形?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形?”

  他完全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形!

  要解决的问题很多,要理出一个次序来进行,也不是容易的事。

  健一望了我半晌:“希望你能留下来,以私人的身份帮帮我!”

  不必健一邀请,我也要留下来,因为我曾在这间房间中看到过我自己,现在,我自己到哪里去了?

  健一道:“我们应该如何开始?”

  我想了一想:“如果这位女士,在人前露面之际,惯常这样打扮,那么还是可以凭绘图找到她,第一步,当然是将这绘图复印,分发出去。在这单位居住的人,男的是板垣,已经死了,女的就是主要的关键性人物,一定要找到她!”

  健一同意,将绘图交给了一个探员,吩咐他立即赶办。

  “第二步,”健一自己发表意见:“这间怪房间,我想应该从大业主或是建筑公司方面去了解,这工作,我想留给你!”

  我也同意,因为这间房间,看来和板垣一案没有什么特别关系,而且也太怪诞,探索一切离奇怪诞事物的真相,这正是我的专长。

  健一又道:“现在,无法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你可以明天开始,你也可以住在我这里。”

  我道:“你准备收队了?”

  健一说道:“我看不出在这里,我还能做什么,当然要收队了!”

  我指着那间房间:“我想留下来,在这间房间中,我要留下来,好好看一看。”

  健一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望着我,显然他不明白在一间空房间中,我能看到什么,但是他却也没有反对,只是作了一个无可无不可的神情,接着,他下令警队撤退,他最后走,临走前问:“是不是要我陪你?”

  我摇头,道:“不必了!我一个留下来,会比较好。”

  健一欲言又止,我笑道:“有什么话,你只管说。”

  健一作了一个手势,表示他并不是有意要打击我,然后,才以十分委婉的语气道:“看到了自己,真不可思议!”

  我并不反驳,只是道:“有这样的一间房间存在,更不可思议!”

  健一无法驳倒我这句话,他只是耸了耸肩,走了出去。在他离开之后,我将门关上。这里是十分幽静的住宅区,当警车喧闹了一阵驶走之后,我坐在厅堂的沙发上,只觉得静到了极点。

  我的视线一直向着那扇打开了的房门,房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整个单位,一共有两间房间,一间是卧室,那是板垣和情妇使用的房间,另一间,何以这样奇诡和无可解释呢?

  我再一次回想我在墙洞中,由外向内张望时的情形,我已经不只一次回想过,那不可能是幻觉,我的确看到了自己!

  我看到的自己,孤伶伶地站在这间房间的中心,满脸彷徨无依的神情。

  我离开了坐着的沙发,又走进了那间房间之中,房间是空的,什么也没有,地上铺着的是方格的柚木,我一步一步向前走着,每一步,踏在一格柚木之上,不消多久,已经踏遍了所有的柚木板,我没有遇到什么,房间中除了我和空气之外,显然没有别的东西。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发现天花板上甚至没有灯。

  这样的一间房间,有什么作用,不论我如何假设,都想不出来。而到了第二天上午,我来到这幢建筑物的大业主,一个专以出租为业务的置业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略见肥胖,已有将近六十岁的总经理,他一听得我说起这间房间时,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有点恼怒:“一点也不好笑,请问,有什么好笑?”

  总经理一听我这样说,连连道歉:“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笑,我们出租居住单位,划一装修,两房,一厅,连家。你说的那个单位,承租者是井上先生,那可能是假名,但是他既然预付了一年房租,我们的立场,自然也不便追究?”

  我闷哼了一声:“他亲自来租的?”

  总经理想了片刻,又翻了一下文件:“接洽这单租务的是我们的一位营业员,我请她来和你解释当时的情形。”

  我挥着手:“这可以慢一步,先要弄清楚何以这个居住单位中,会有这样一间房间!你要知道,由于临窗而建的那堵墙,令得一个探员无辜丧生,希望你能作一个合理的解释!”

  总经理搔着他稀疏的头发,神情疑惑之极:“真有那样的一间怪房间?那不可想象,我不能相信。”

  我本来想说“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看”。但是我却没有说出口来,因为看他的情形,像是真不知道,我叹了一口气,道:“好,那么,请当日办理这件租务的营业员来,我要和她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