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蓝色生死恋吴水娟一个神秘事件调查员的秘密笔记湘西鬼王慕恋公式惜之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玲珑豹 > 第1章

  林中枝叶蔽日,寒意森森。

  「姑娘……这条路怎么愈走愈荒僻……」长相有点傻气的婢女紧紧挨着流金,满脸恐惧之色。「咱们一定是走错路了,都已经走了大半天,怎么还没见到半个人影……」

  「走错了路再找路走就行了,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

  流金并没有表现出太惊慌失措的模样,很冷静地辨识着路径。

  「刘护院此时找不着咱们,肯定急坏了。姑娘,都是红花不好,红花太蠢笨了,才会把姑娘带迷了路,姑娘别怕,红花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万安寺,把姑娘带回家的!」

  傻婢女哭丧着脸,不停东张西望,像很害怕会有什么妖怪突然飞出来惊吓她的表情。

  「天无绝人之路,我不怕,妳也别担心成这个样子了。」

  妳要是太聪明,我还不会选妳跟着我呢。流金暗自在心底低叹。

  到万安寺上香求签是莫流金的主意,自从父亲和继母不顾她的反对,硬是将她许配给城中已有妻妾的首富时,她就开始计划逃婚了,而选择到万安寺上香求签是她逃婚计划中的第一步。

  她特地挑了傻不隆咚的红花服侍,到了万安寺烧香求签之后,借口到寺后的园子散心,避开护院和小厮,只让红花一人陪着,然后,她一路逗红花分神去看花、看草、看鸟和蝴蝶,慢慢远离万安寺,待红花回过神时,她们已经走到了陌生的林子里,万安寺也已经远得看不见了。

  「姑娘,不如这样吧,咱们就等在这儿别乱走,说不定刘护院一会儿就寻来了。」

  红花的表情可怜兮兮,毕竟这是她头一回把主子带迷了路,身边没半个能倚靠的人,实在害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流金拿着丝绢轻轻拭去鼻尖的细汗,神色不慌不惊,不住地东张西望。

  「这条路往下一直走去,好像可以走到外祖母家呢。」

  她用手指着山道,轻轻笑说。

  「外祖母?」

  红花呆呆地看着流金,她进府才三年,从没见流金的外祖母前来走动过,压根儿没有听说过这么个人。

  「是啊,我的外祖母。干脆咱们往前再走一会儿路,说不定就找到外祖母家了。」流金显得兴致高昂。

  其实她只是在胡诌罢了,外祖母家怎么去她根本就记不得,但是这并不阻碍她前去投靠外祖母的决心。

  从前她的亲娘还在人世时,每逢佳节便会带着她去探望外祖母,外祖母很疼她,总会准备她爱吃的点心,待她要走时还会赏她好多小玩意儿,可惜娘走了以后,爹就再也没有带她去探望过外祖母了。

  「从没听姑娘提起过外祖母,姑娘怎会识得路?」红花奇怪地问。

  「以前每年三节庆都会去探望外祖母的,怎会不记得路?我的外祖母就住在厉南镇。」

  其实她最后一次见外祖母时才十岁,现在都已经十八岁了,当时年纪小记不得路,如今又时隔了八年,当然就更不可能记得了。

  不过为了安抚红花,她只能先扯谎,走一步算一步。

  「我都不记得姑娘去过厉南镇的外祖母家。」红花疑惑地歪着头看她。

  「我小时候时常去的,妳当时又还没进府,当然不知道了。」

  她淡淡答道,举步又往万安寺的反方向走。

  红花急忙跟上她,迷路的担忧此时倒又忘记了。

  「姑娘若是小时候去的,现在怎么还会记得路该怎么走呢?」

  红花平时呆呆笨笨的,这时脑袋突然清楚了。

  「认路这种事我就算只有十岁时也比妳强多了。」流金斜瞅着她打趣。

  红花傻傻一笑。

  「这倒是,姑娘生来就伶俐聪敏,不像红花这么呆笨。」

  流金温柔地望着她抿嘴微笑。虽然红花傻乎乎的,可就是挺招她的喜欢。

  「既然都出来了,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去探望探望外祖母,等到了外祖母家,再请外祖母派人捎信给爹爹报平安就行了。」

  流金边说边加快脚步,就怕护院和小厮追上来。

  「可是……老爷找不着姑娘,肯定会生姑娘的气,万一夫人又在一旁碎嘴,老爷一定会责骂姑娘的……」红花忧心忡忡地说。

  流金拨拨云鬓,抬眸望一眼已经偏西的太阳。

  「我爹多久没关心我了,只有姨娘挑剔我时才会找我过去责骂个几句,反正我都已经要嫁人了,还在乎什么呢?」她淡漠地轻哼。

  「夫人真是偏心,对姑娘百般挑剔,对两个小少爷却百般宠溺,真是不公平。」红花替她感到委屈。

  「因为他们是她的亲生儿呀,人之常情嘛,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她并不是故作海量大肚,而是打从内心觉得对不爱她的人又有何争宠的必要。

  「可姑娘也是老爷亲生的呀!」红花十分心疼不舍。

  「女儿一旦嫁人就是泼出去的水了,儿子可不同,一出生就是黄金打造的呢,非常珍贵。」她淡淡地嘲讽。

  蓦然间,她眼前的景象一阵模糊晃荡,愕然眨了眨眼,竟意外看见前方出现了一片湖水。

  她惊愕地呆住,那片湖水像突然间凭空出现的,仔细瞧,湖心似乎闪动着奇异陌生的虚影,令她不解的是,眼前明明是山林,一间楼房都未曾见,但那湖心里一间间石砌的房舍是从何处倒映来的?

  「红花,前面那片湖妳见着了吗?」

  她惊诧地拉住红花的手,指向前方。

  红花本没留意,此时睁大了眼睛瞧,果真看见就在一箭之遥的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水。

  「有,我看见了,真有一面湖啊!」

  她讶然惊呼,没察觉到奇怪之处。

  「红花,妳没发现这湖是突然出现的吗?」

  流金困惑地问她,想证明自己并不是眼花了。

  「突然出现?我不懂姑娘的意思?」红花满脸疑惑。

  「刚刚明明没有的,可是就在咱们说话之间突然出现了,妳没有注意到吗?」

  流金很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而且那片湖看起来像个虚影,非常不真实。

  「姑娘别说话吓人吶!」

  红花害怕了起来,闪身躲到了流金身后,恐惧地看向那片似幻似真的湖水。

  流金倒是不怕,只是对那片湖充满了好奇和疑问。

  「红花,妳不觉得很稀奇吗?咱们过去瞧个仔细吧。」

  她牵起红花的手,朝那片湖走过去。

  「姑娘,听说山里头都有些什么山精邪魅的,不会这么倒霉就给咱们遇上了吧?」红花害怕得要死。

  「那种乡野奇闻妳也信呀?何况这儿又不是什么大山,充其量只是小山坡罢了,能养得出什么山精邪魅?」流金边说边笑。

  「可是……那湖是怎么回事?姑娘不是说突然间跑出来的?那肯定是什么东西变的呀……」

  红花的表情又惧又怕,倒像那湖会忽然间张大口把她吞吃了似的,硬是不敢走过去。

  流金自小胆子就大,六朝鬼怪小说读多了,也不觉得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有什么可怕的,甚至觉得有些妖魔精怪比起她的姨娘来都还要更加温柔可爱。

  「妳若害怕,不敢靠近,就在这儿等我,我自己过去瞧瞧。」

  见拖她不动,流金便松了她的手,自己往那片湖走去。

  「姑娘,妳别靠太近,远远地看一眼就好了。」

  红花当然不敢放她一人冒险,只好硬着头皮跟在她身后。

  流金走得愈近,才愈看清那片湖其实并不是湖,更像是一片缭绕的云雾,云雾中有岩屋石瓦,花草树木若隐若现,景致与她身处的山林极不相同。

  她目瞪口呆,像看着一个镜中的世界般又惊又奇。

  「红花,妳看见里面的石屋了吗?」那是她真正最感兴趣的地方。

  「有、有、有,我看见了!老天保佑,这附近竟有这么大一座城镇,姑娘,咱们有救了!」

  红花神情激动雀跃,迟钝的她根本没有多想,也分辨不出眼前世界的真假虚实。

  流金不想点破吓坏红花,但那个世界对她有种难言的吸引力,说不出所以然的感觉,她想靠近那个世界,想把那个世界看得更清楚一点……

  「小姐——小姐——」

  刘护院和小厮寻来了,声声叫唤着。

  「姑娘,太好了,咱们可以回家了!」红花兴奋地转身拚命挥手叫喊。「喂!刘护院,我们在这儿呀!」

  不,我不回去!流金蓦地往前急奔,但前方无路,只有那片如幻似真的云雾挡在她面前。

  「姑娘,妳怎么了?快回来呀!」红花惊声叫嚷。

  不,她不要回去嫁给那个脑满肠肥的男人!她的命运容不得别人摆布!

  流金不顾一切地往前奔,前面是另一个她不认识的世界,但此时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容许她退缩害怕,因为她发现那片迷幻般的云雾就快要消失了,她的心跳得很快,不管身后急唤,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

  「姑娘——」

  红花急扑过去想抓住流金,但是迟了一步,手指才碰到她的衣衫,她就已经整个身子没入了云雾中。

  接着,云雾四散,和流金一起瞬息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方才的如虚幻影彷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

  天上高挂着一轮银盘,照射出耀眼的银光。

  这里是兽的国度。

  在豹族王朝与狼族王朝的边境有一片浓密的森林,环绕着一面宁静的湖泊,由于湖泊如镜面般平滑清澈,便取名为「天镜」。

  这面湖泊形成了一个天然的边境,东边是狼族王朝,建立在错落的土丘之间,而西边的豹族王朝则将城池建在高耸入云的雪山顶上。

  几日前下过一场好大的雪,此刻大雪方停,纯然一片银雪的世界。

  有两个人影在山石和大树间纵来跃去,震落了片片积雪,看似一个女子在追,一个男子在躲。

  「西神,你为什么拒绝我爹?你让我们父女俩好没面子!」娇软的女嗓暴躁地追在男子身后嚷。

  「妳认识我那么久了,应该知道我一向不爱被人强迫。」醇厚的嗓音低沈得令人悸动。

  「和我成婚是件强迫你的事?你是这么想的?」

  女子停在一块巨石上,金棕色的眼瞳饱含怒气。

  「目前是这么想的。」西神侧转过身望向她,露出一抹勾诱人的迷魅笑容。「不在我预期中的事,当然只好直接拒绝了。」

  「如果不想和我结合,为什么还要一直跟我在一起?你让我相信我们的结合是理所当然的事!」

  女子娇艳的脸庞霸气十足,不可置信地直瞪着他。

  西神脸色微凝,轻轻挑了挑眉。

  「叶奈,我从来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的,尤其是感情。」他对她的感情还不到非要她不可的程度。

  「难道你是为了云翎公主?」

  叶奈腾身飞跃至他面前,愤然仰起脸质问他,火气冲天。

  西神抚着围在脖子上的那一圈雪白毛皮,无奈一笑。

  「妳以为我还能有机会见得到云翎公主吗?」他可是豹族王朝中阶级地位最低的混种豹人呢。

  叶奈凝视着他那双如乌玉般晶亮的眼瞳,还有披泻在他肩上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那是人与豹混种的最大特征,只有与人类结合生下来的混种豹人才会有黑眼瞳和黑头发,而黑瞳和黑发之人自古以来在豹族王朝中就一直是奴隶的低等地位,西神幼年时就曾经在皇宫为奴,所以他很小就和云翎公主相识了,而云翎公主对他的迷恋几乎众所周知。

  「云翎公主喜欢你,她一直都表现得那么明显,如果她开口要你,你自然不会像拒绝我那样拒绝她了。」

  叶奈冷冷哼道,语调酸涩。

  西神低低轻笑了几声。

  「叶奈,妳怎么还不明白,皇室的人怎么可能看上我?事实上,妳爹同意妳与我成婚,就已经够令我受宠若惊了。」

  混种豹人在豹族中的地位一向卑微,血统纯正的豹族都瞧不起他们,加上混种豹人一个个都是短命鬼,所以没有任何豹族愿意让混种豹人紊乱他们的血统。

  「那你为什么还要拒绝我爹、拒绝我?」

  叶奈痴迷他多年,连豹族人最鄙视的黑眸和黑发,在她眼中都美得像黑宝石和黑绸缎,无比地迷人。

  为了能与他结合,她好不容易求了父母同意接受西神,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西神不肯接受她。

  「可以与妳成婚,但不能生下孩子,我记得妳爹是这样说的。」

  西神脸色淡然,神态自若地轻轻拍掉落在襟上的雪花。

  「我爹是花豹一族的长老,他有他的顾忌呀!」

  叶奈虽然也想生下西神的孩子,但是爹同意她嫁给西神的唯一条件,就是不许生下孩子。

  花豹族不允许混进人类的血统。

  「如果连孩子都不能生下来,那两个人的结合有什么意义?」他的语气渗进了一丝寒意。

  「至少我能跟你在一起呀!」

  此时此刻,能够拥有西神比什么都重要,爹好不容易答应她可以跟西神在一起,就算不允许她生他的孩子,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了。

  有时候,她真气自己怎么什么人不爱,偏偏爱上一个混种豹人,让她低声下气,饱受折磨之苦。

  西神苦笑着,眼中的落寞是站在他身侧的叶奈看不见的。

  他的父母亲都是混种豹人,一生都在皇宫为奴,虽说是「一生」,事实上他们都只活到三十几岁就死去了。

  这是混种豹人的宿命,几乎没有一个混种豹人能够逃得过短命的诅咒。

  豹族王朝的新王为了维护各豹族纯正的血脉,不但禁止混种豹人生育,更加严厉禁止各豹族与混种豹人结合,所以混种豹人事实上渐渐减少中,在豹族王朝里已经为数不多了。

  混种豹人的人生虽然特别短,但他们的容貌却特别俊美,尤其是西神,有着一张太完美的容貌,更有着一种高贵如神祇般的气质,所以当他在皇宫为奴时,不但云翎公主倾心于他,几乎为他神魂颠倒,就连宫里的女子们也一个个为他着迷,魂不守舍,新王得知后十分震怒,很快就将他逐出皇城了。

  他的容貌和血统是父母给予的,并不是他的错,但他却因为父母给他的血统和容貌受到歧视和排斥,生来就该为奴。

  如果不是无意间发现自己拥有自由穿梭人兽两界的异能,雪豹一族的长老或许也不会收留他了。

  膝下无子的雪豹长老收留他并没有拿他当奴使唤,反而视他如己出,另一方面也重用他可以自由来去人兽两界的天赋异能,自此之后,他便开始用一种闲散的姿态游戏人间,总是从容自在地享受玩乐。

  他的父母亲都生得极为俊美,他的容貌更是俊美绝轮,几乎可以吸住每个女子的目光,但是对于每个迷恋他的女人,他都不会天真地相信那就是真爱,因为他很清楚她们迷恋的不过是他俊美的皮相罢了,一旦正视到他的血统之后,什么都会消失。

  所以,当叶奈表现出不在乎可不可以生他的孩子,只在乎能不能与他在一起的态度时,他就深深感觉到她对他的痴迷虚假得可笑。

  「叶奈,妳爹的态度像是他在施恩于我一样,我只是明白告诉他,我其实一点儿都没有想要高攀的意思,并不需要这样的恩惠。」

  西神轻轻淡淡的几句笑语,重重打击了叶奈的心。

  叶奈的父亲是花豹一族的长老,也是皇室御医,她从小就是花豹族中的娇娇女,永远无法体会西神自幼为奴的处境,也无法了解他一生看人脸色、遭人白眼是何种心情,她满脑子所想的事只有自己被西神深深伤害了,她的伤心也只是为了自己,根本没有想过西神才是真正受伤的人。

  「好,你不想高攀,抢着要我爹恩惠的人还多的是!」

  叶奈气得迸出眼泪,撂下相当蠢的狠话后,便转身哭着离开。

  西神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叶奈伤心的眼泪并没有勾动他心中的一丝怜惜,今天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径自跃下山岩,朝「天镜湖」直奔而去,一面凝眸望向半空。

  他知道人兽两界间的通途会在今日申时开启,一刻钟后便会封闭,每七七四十九日便会有这么一回。

  人界中常常会有人在这个时刻不小心坠入了兽界,因此,他每隔七七四十九日就会前来守着,万一真有人无意间坠落了下来,为免他们被狼族人或豹族人发现后带回去当成奴隶,折磨至死,他会立刻把人送回人界去,倘若遇见不小心受了伤的,他就会捡回去养好了伤以后再把他们送回人界。

  不过今天被叶奈父女两个人绊住,耽误了他不少时间,当他急奔到「天镜湖」后,才发现已经过了申时许久,每七七四十九日便会开启的人兽界通途早已经封闭了。

  不知道今日是否有误闯进来的人?

  他沿着「天镜湖」畔漫步察看,银光照耀着湖面,璀璨华美得就像一幅巨大的星象图分布在湖面上。

  湖的两边各有豹族和狼族的士兵在站岗,豹族士兵显得懒散,漫不经心地在边界晃荡,但是狼族士兵不同,一个个穿着钢铁盔甲,动也不动地守在城墙下,像一尊尊冷硬的石像。

  狼族是一个很神经质的族群,对豹族一向防备甚严,尽管双方早已签定互不侵扰的条款,但狼族始终对豹族充满戒心,从来没有松懈过。

  西神无声穿梭在最浓密的树丛之间,不管有没有发现闯入者,他都不想惊动两方的守卫士兵。

  四下安静无声,微风轻轻吹动他的长袍,他隐隐约约听见风的声音中夹带着细碎急促的呼息。

  人的气味!

  他立刻循声走过去,忽然有几片树叶掉落下来,轻轻落在他的脚边,他抬起头,看见矮树丛上俯卧着一个娇小的黑发女子,鹅***的衣带在风里微微飘动着,从衣带上绣着的细致花鸟就可以判定她来自人界——兽界的衣袍上绝不会出现任何一朵刺绣,因为兽界没有谁懂得绣那些东西。

  他注意到那女子似乎正想用力撑着自己坐起身,但是矮树丛枝叶柔软,无法承受她的使力,让她失去平衡地从树丛上滚了下来。

  他伸臂接住她,在她发出惊呼声之前摀住了她的嘴。

  「别出声,被那些士兵们发现妳,妳就死定了!」

  他低声恐吓,垂眸看一眼那女子时,不由得愣住。

  那女子的双眸虽然瞪得很大,但似乎只有满满的惊奇,并没有一丝恐惧或惊慌,反应显得相当冷静,不过娇弱的身躯微微颤抖着,似乎抵受不住寒冷。

  「只有妳一个人吗?还有没有其它人?」

  他的声音低沈清晰,只用她听得见的音量说话。

  她轻轻蹙了蹙秀眉,缓缓摇头。

  西神见她十分冷静,一点慌张失措的反应都没有,便不再摀住她的嘴,猜想她恐怕还不清楚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吧。

  他一松开手,流金就大大地深吸一口气,但是一口寒冷的空气吸进肺里,只觉侵肌透骨。此时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春衫,浑身冷得直打颤。

  「这儿好冷……」

  她惊异地打量着四周,明明是初春时节,怎么这里会冷得好像腊月隆冬?

  「回去以后就不冷了。」

  所有不小心误闯进兽界的人,头一句说的几乎都是这句话,西神早已经听习惯了。

  流金知道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一个世界,但是遇见的这个男人并没有她想象中古怪可怕,他和她生活中所见到的男人没有太大差异,只是他的身形特别高大,五官容貌异常完美,长发如墨一般的漆黑,一身雪白的衣袍纤尘不染,整个人从里到外透出一股柔和纯净的白光,像极了一块无瑕白玉,不细看真会误以为他是个女子。

  流金忘情地盯着他怔忡出神,西神也似乎非常习惯这样直勾勾的凝视,任由她打量的同时也仔细地看了她一眼。

  她并没有一眼就让人惊艳的美貌,但眉目间流露出来的顽强气质却深深吸引住他。他注意到在她的眉心中央有一块殷红的血渍,怀疑是她坠落树丛时不小心被枝叶划伤了。

  「妳受伤了?」他俯身去看她的眉心。

  流金微怔,抬手抚着眉心,笑着解释。「没有,这是我打从娘胎就带来的胭脂记,不知道的人见了总以为我受了伤,其实并不是。」

  西神深深看她一眼。他救过许多误闯兽界的人,有男人、女子、小孩、老人,但是像她年纪这么轻却完全不惊慌、不害怕的少女,却是头一回遇见。

  「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她徐徐不惊的反应让他起了疑心。

  难道她早知道这里是兽界,所以才会半点不惊慌?

  「不知道。」

  流金摇摇头,茫然环顾,只感觉这个地方气候完全相反,景致十分荒凉,入眼都是山岩石砾。

  西神虽然有些狐疑,但是不管她究竟明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他都只想赶快把她送走,不想多说废话也不想解释太多。

  「走吧,我送妳回去。」他轻轻松松拦腰抱起她。

  流金惊慌地挣扎起来。

  「不要!不要送我回去——」她雪白纤长的十指用力地揪紧他的前襟。

  西神一阵错愕,也敏锐地发现她的喊声惊动了豹族士兵,豹族士兵开始有了警觉,他立刻抱紧她,飞快地奔出浓密的树丛,在士兵还没来得及追赶之前,迅捷地隐没在山岩后方。

  流金被西神有如疾风一般的举动吓住,待她回过神时,他已将她放了下来,可是凹凸不平的石地踩得她的脚心疼痛不已,几乎无法站直身子。

  「这不是妳的世界,妳应该回去。」

  西神蹙紧眉头瞪视着她,抓住她的手臂扶她站稳。她的臂膀很纤细,好像稍微一用力就会被他折断。

  「回去」两个字像突然飞溅出来的火苗般烫疼了她,她用力地摇头。

  「我不回去,我并不害怕这个地方,也不排斥过新的生活。」原来的世界才是她急着想要摆脱的。「这个地方很新奇、很奇妙,也许会遇见我这一生都遇不见的事,这世上有多少人能有我这样的机遇呢!」

  西神从没有遇见过对他大喊「不想回去」的「人」,比起兽界,他反而更喜欢繁花似锦的人界。

  不过,比较让他担心的是这个女人不想回去的原因,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对女人有着强烈的吸引力。

  「为什么不想回去?」

  这个身材娇小得不及他肩头高的「女人」看似娇弱,实则坚强,坚强中却又带着傻气的天真,天真里又藏着勇敢,古怪得令他感到不可思议。

  「回去以后,我的命运会不由自主,所以,我或许可以在这个新的世界重新开始。」

  她咬着唇,眼神倔强,虽然冷得浑身颤抖,仍尽可能地站直身子。

  西神忍不住轻笑了起来,他见过的「女人」不少,但像她这样不肯屈服命运的「女人」却是第一个,不禁勾起了他对她强烈的兴趣。

  「妳可能不知道,妳留在这里的下场或许会更惨喔。」

  他伸手轻抚她柔嫩光滑的脸蛋,微微一笑。

  这个微笑绽放在他完美得不可思议的脸上,像春天最舒暖的风拂掠而来,可以令草木复苏,百花齐放。

  流金怔住,恍惚地失了神,完全没有把他的警语听进耳里。

  「我可以成全妳的心愿,只盼妳别后悔就好。」他意味深长地微扬嘴角。

  流金呆望着他绝美的面容,似乎听见了「后悔」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