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神奇动物在哪里J.K.罗琳玉露剑童司马紫烟成精变人倪匡月光·第三乐章(上)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玲珑豹 > 第八章

  穿过一个陰沉沉的大树林,爬过一个坡度不算太陡的山坡,西神带着流金慢慢走进一个景色绚丽的森林。

  偶尔会见到林子深处跑出几只山鸡、野兔、獐子等,西神就会去追,而且只要他看中的猎物,没有不到的。

  沿途他捕获了不少猎物,在黄昏前带她踏进了一座废弃的庄园。

  流金放眼望去,看见众多年轻男女分工合作,一起修捕建筑这一座废弃的庄园,他们每个人衣着干净整齐,而且全都是俊男美女,容貌都极为出色,流金几乎看呆了。

  「他们……就是你的家人?」流金诧异地问。

  「没错,他们都是混种豹人,我把他们全带到人界来了。」

  流金很吃惊,当她误闯兽界时,只看过西神一个混种豹人,没想到还有这么多混种豹人,而且,还都被西神带到人界来了!

  「白额,这些给你!」西神把猎物抛到一个男子手中。

  「太好了,今晚加菜!」名叫白额的男子欢呼一声。「咦,这位姑娘是?」

  他注意到了个头娇小,纤弱得像朵花一样的女子。

  「她叫流金,是人界的『人』,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妻子了,我已经求亲成功。」西神爽快地介绍他们认识。

  「恭喜你,西神!」

  「流金,恭喜你们!」

  瞬间,恭喜之声此起彼落,夹杂着许多为西神高兴的欢呼声。

  「今晚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所有西神的「家人」们一个个欢天喜地地准备食物和美酒去,打算为他们举行一个简单的婚礼。

  流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这些恭喜的声音是那么诚挚真心,让她心中涨满了暖暖的幸福,也终于有了成为西神妻子的真实感,不由得害羞了起来。

  她知道混种豹人在豹族王朝的身分很卑微低贱,多数人几乎一生为奴,所以她也发现了这些混种豹人身上都有一种谦卑的特质,尤其谈吐温和,与云黛以及云翎公主那种纯种豹族的骄傲霸道全然不同,与他们相处起来完全没有压力,有如沐春风的感受。

  ***

  当晚的庆祝会很简单,每个人围着篝火喝酒唱歌,篝火噼哩啪啦地炸响着,火光映红了每一张漂亮的脸孔。

  今晚西神是主角,又为了当流金挡酒,所以他忙坏了。

  而流金注意到坐在最外围的一个少女,她的容貌有着混种豹人的美丽,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和淡淡的幽怨。

  那个少女发现流金在看她,便微笑地朝她靠过来。

  「流金,妳好,我叫离波。」她笑着打招呼。「恭喜妳,西神是个很棒的人,妳一定会幸福的。」

  「离波,谢谢。」

  流金看见火光映照在她脸上,更有一种夺人心魂的美。

  离波并没有再跟她多说些什么,只是客气地点点头,起身撕了块烤肉,静静地一个人坐在一旁吃。

  流金被她身上笼罩着的一种忧愁吸引住,情不自禁地望着她。

  明明只是少女,为什么神情好像有种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一直到了深夜,篝火熄灭,众人散去,西神带着她回到他的卧房。

  「你还好吗?」

  流金第一次看到西神喝醉的样子,他的嘴唇一直挂着满足的浅笑,黑眸有些朦胧涣散,看起来极其魅惑人。

  「好极了,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西神浅笑,眼神深深地凝瞅着她。

  「你的眼睛又变成蓝色了。」流金惊奇地发现。

  「是吗?我自己从来没有看过。」西神高大的身躯几乎有一半重量压在她身上。

  「西神,我要被你压垮了。」她快要撑不住他。

  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地进了他的卧房,她刚把他放在床上,一抬头,就看到墙上挂着一把黑色古琴。

  「这把琴你居然也带来了!」她惊讶地指着琴。

  「那是我祖父的遗物。」西神躺在床上,懒洋洋地说:「如果我决定不再回去兽界,当然要把祖父的遗物带走了。」

  「所有的混种豹人真的都来到人界了吗?」

  流金有点不敢相信,因为她今天所见到的混种豹人远比她想象中少太多了。

  「连同离波肚子里的宝宝算起来,一共五十四个混种豹人都被我带来了。」西神感叹地说。

  「离波的宝宝?她有宝宝?」流金大吃一惊。「既然有宝宝,应该要很开心才对呀!为什么她好像很忧伤?」

  「因为孩子的父亲是豹族王朝的太子苍穹。」西神嗓音冰冷。「当太子苍穹知道离波有孕以后,害怕王上降罪,将来皇位有变,就打算杀掉离波肚子里的孩子,所有的混种豹人不断传递讯息,都对兽界感到灰心绝望,所以我才决定带着混种豹人逃出兽界。」

  流金怔呆了好久。总算明白离波因何而忧伤了。

  「太可怕了,太子竟然要杀自己的孩子!」她愈想愈气愤。

  「所以,兽界已经没有我们混种豹人生存的空间了,只好放弃。」

  他翻身坐起来,想找水喝。

  「你们来到人界多久了?」她替他倒了杯凉茶。

  西神把那杯凉茶一口饮干。

  「日食那天过来的的,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

  「日食!」流金张大了口。「日食那天真的如你所说,人兽两界的交界入口消失了吗?」

  「没错,日食帮了我们大忙。」西神仰头轻叹。「日食当天,天地一片昏暗,所有混种豹人各自召唤虫、鱼、鸟族,把兽界扰得一片大乱,然后趁人兽两界入口消失的短暂时间中一起离开兽界,来到人界。」

  流金思忖着。「那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们在山里躲了几日,后来无意间发现了这个隐蔽的庄园,虽然被废弃了很久,但是庄园很大、很隐密,非常适合我们居住,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安顿了下来。」

  他又慵懒地躺下,用力扯开襟口。

  流金看见他胸口裸露出来,明显感觉得到他炽热的体温和厚实的胸膛,难得她既害怕又隐隐有着要命的期待。

  「我没有想到你会带着珍珠来求亲。」

  想到今夜以后她便是他的妻子了,她的一颗心就快被这份喜悦淹溺。

  「听说要娶人界的女子都必须准备聘礼,我身边正好有从前鱼族衔来送我的珍珠,这些东西在兽界没有用处,没想到到了人界却非常好用了。」

  西神笑着轻轻拉住她的手,然后顺势一带,将她搂在胸前。

  这个亲昵的动作让她嗅到了他身上的阳刚气息,不禁红了脸。

  「你走,云翎公主会气疯了吧?」

  流金静静地伏在他胸前,很庆幸现在拥有他的人是自己。

  她倒没有嫉妒云翎公主,只是觉得她爱西神的方式太强势、太专制了点,这样的爱不算真爱。

  「还好我并没有真的利用她来替我生育后代,看到离波的例子后,我对皇室的残酷实在无法容忍。」

  他轻轻拨弄她额前柔细的法丝,双眸直视她良久,眼神迷离恍惚。

  「你还能回得去吗?」她轻声问。

  「暂时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去了,纯种豹族已经恨我们恨得牙痒痒的,要是不小心被他们抓住,大概非死不可。」他懒散地笑了笑。

  流金悚然一惊。

  「既然你们可以过来人界,他们也能到人界来不是吗?」

  西神缓缓摇头。

  「这就是混种豹人拥有最大优势的地方了,因为我们到人界来还能维持人的模样,但是纯种豹人一到人界,就会变身成豹了,这对他们相当不利,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来到人界。」

  「竟然是这样!」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我们也没办法永远保持人的样子……」俊脸慢慢地俯近。

  她无法集中思绪了。

  「这个秘密妳将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的嘴唇轻贴着她,她的脑袋一片昏蒙。

  「流金,妳知道?我在每天入睡以后会……」

  轻如吐息的四个字没入她的唇中,在她来不及反应的错愕之下,就已经被他深深地、炽热地吻住了红唇。

  接下来,是一波波翻天覆地的激情漩涡,他狂炙地吻她,吞噬她的声吟,她整个人被他火热的男性气息淹没……

  ***

  原来是这样啊……

  流金痴痴傻傻地看着躺在她身旁熟睡的巨兽。

  严格说来,是一头白底灰斑的美丽雪豹,只是身形太过于巨大,体型足足大她三倍有余,让她受惊之余,好久好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她真的想都想不到,竟然一觉醒来,身旁的西神已经变成一头雪豹了。

  流金惊到无法回神,不能动弹,但大概奇异的事遭遇太多了,所以西神变身成豹也没有造成她多太的惊吓,更没让她尖叫到破嗓。

  有时她真佩服自己的定力,要是换成了其它的女人,不知道会不会吓得尖叫,然后夺门而出?

  我在每天入睡以后会……变身成豹。

  她搜寻记忆很久,才终于忆起他昨晚所说的最后四个字是什么?

  变身成豹。

  原来是这样。

  是不是他每天入睡以后都会变身成豹呢?

  他是雪豹,有着美丽的身形和美丽的毛皮,因为他实在太美了,所以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或是压迫感。

  她的手指在他白底灰斑的毛皮上轻轻抚摸着,温暖毛茸的触感真好,让她忍不住张臂抱住他,再用脸颊去摩挲他的身体──应该说,是毛茸茸的毛皮。

  睡梦中的西神侧翻了一下身体,将她整个人压在身下,她挣脱不得,只好双手伸到他的腹部,用力搔痒。

  西神立刻惊醒过来,在他清醒的瞬间,豹身就慢慢消失了,很快就恢复了他本人的模样。

  「妳看见了?」

  西神伸懒腰,打了个呵欠,并没有太在意她看到豹身的反应。

  「你每天都会这样吗?」完全只是好奇的表情。

  「只要睡着以后都会。」他无奈地苦笑。「这就是在人界的麻烦之处,万一睡着了,不小心被人看见豹身,说不定会引来杀机,所以我们才必须选择住在这种隐蔽的庄园里,保护我们的安全。」

  「所以,混种豹人每个人都会在睡梦中变身成豹吗?」这太有趣了。

  西神点点头。

  「所以我一定得习惯才行,因为我以后每天晚上得跟一头雪豹睡觉。」

  她抿嘴一笑,像开玩笑似的,双臂慵懒地揽住他的颈项。

  「流金,妳果然是为我而生的女人,我们不管在哪一方面都可以完美契合。」

  他注视着她闪着水光的眼眸,还有吹落在他颈肩的娇柔呼息,都再次感到强烈的欲望焚烧着他的肉体。

  西神露骨的话让流金害羞的红了脸。

  「如果可以为你生育后代,是我的荣幸。」

  她甜笑,羞涩和激情将她雪白如玉的肌肤染上薄晕,粉艳动人,渐渐燃起他体内深邃的烈火。

  「流金,谢谢妳。」他用他那双渴望温暖的手轻轻捧高她的脸庞,

  「为什么要谢?我要为你生育后代,那是因为我爱你呀!」她把手轻轻覆在他的手上,柔声说:「你问我,如果我遇上了喜欢的男人,我会怎么做?我现在就要告诉你,只要是你心中所想的、所期盼达成的心愿,我都愿意为你达成。」

  西神笑着将她拥入怀中,深深地吻她。

  「流金,真的很庆幸我是在这个时间遇到妳,至让我还有时间可以完成我此生的心愿。」

  流金知道他所说的「时间」,指的是混种豹人短暂的寿命。

  「为什么只能活到三十岁?西神,难道没有破解的方法吗?」

  他抱紧她,不希望他的生命在最灿烂的时刻失去。

  「每个人都一样,无一例外。」他苦涩地吻着她。「没关系,我还有六年的时间,至少我们还能在一起六年,也许我可以看见我的孩子长大到六岁,我希望能扭转混种豹人的奴隶命运,现在我努力去做了,接下来是为我自己做的,我的心愿不多,就只是这样而已。」

  流金捧着他的脸,把他的双眸和五官神情都烙印在灵魂深处。

  他吻她,狂烈地与她合而为一。

  就算有千百万个不愿意,有千百万个遗憾,也无力改变每个人的寿命。

  其实,只要曾经深深地爱过一个人,那也就够了。

  过往的缠绵永远都会是美好的回忆,就算时间很短暂,只要两人付出的都是真心,那也就够了。

  六年,他们都决定要无时无刻地守护着对方。

  他们可以把六年当成一辈子来活、来珍惜。

  ***

  十五个月后

  「豹庄」除了有响亮的婴儿啼声以外,还有颇具规模的牧马场以及织绣坊。

  流金刚生完孩子,需要一个得力助手帮她的忙,于是就把红花接到「豹庄」来贴身照料她。

  「姑娘,雪隐真是聪明,一逗她就笑了。」

  红花抱着流金才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儿,拼命地逗弄她笑,只听见她格格格地笑个不停。

  「红花,会不会笑不代表一定聪明好吗?傻瓜不是也很会傻笑?」

  流金在点着几疋刚送来的素绸和素缎,怕数量不合。

  「姑娘是在说我吗?」

  红花说着,又傻笑起来。

  「懂得傻笑也好,傻傻地过日子,很多事情忍一下也就过去了,不要像离波一样整天愁眉苦脸才好。」

  「她的孩子是棕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珠,跟咱们任何人都不一样,她当然要烦恼死了,说来也真是可怜。」

  红花不知道离波孩子的父亲是纯种云豹族,老是以为她生下个怪胎。

  「孩子只要健康漂亮就行,头发、眼睛的颜色和常人不一样又有什么关系?红花,帮忙看着雪隐,我一会儿就回来。」

  流金捧起素面的绸缎布疋,准备往织绣坊去。

  在「豹庄」设一个织绣坊是她的点子,她想办法让每个人都有事可做,又可以赚取银两当生活费,所以就把自己从小到大足不出户学来的刺绣技能教给从来没有学过刺绣这种东西的混种豹人女子,混种豹人非常聪明,这些女子跟着流金学过一阵子后,就能绣出极漂亮的绣品了。

  而西神自从把庄园名字取为「豹庄」之后,也很有兴趣地弄了个牧马场,带着男人们管里牧马场。

  由于他们都是半兽人,对于马的血统好坏一目了然,所以很快就把牧马场经营的有声有色了。

  「豹庄」这一年多来,不管是马匹还是绣品,都在买卖市场中闯出了名号,只是人人不晓得,「豹庄」里的人都是混种豹人,「豹庄」不只是一个名字,而是一个事实。

  把素面绸缎抱进织绣室后,流金简单地分工了一下,就急着回房照顾雪隐。

  她才刚走出织绣室,西神就把她拉到没人的地方去。

  「什么事?我要回去照顾雪隐了。」流金轻轻搥了下他的胸膛。

  「我刚刚听白额说,半年前他已经过完他三十一岁的生日了。」西神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妳可知道,混种豹人没有一个人能活超过三十一岁的,白额是头一个!」

  流金惊讶地睁大了双眼,连连追问。「是真的吗?真的吗?」

  「千真万确!」西神倏地抱紧她大喊、大笑着。「也许,混种豹人的短寿诅咒只是存在于兽界,其实在人界并没有受到诅咒。」

  「可能会有这种事吗?」流金既兴奋又困惑。

  「我也不知道,也许兽的寿命本来就比人短吧,我们现在要祈求白额能够继续长命下去,这样我们才能从短寿诅咒里解脱。」

  西神非常乐观,反正他早就有只能活六年的心里准备了,现在只要能够多活上一天,就是上天的恩赐。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流金愈想愈开心,几欲喜极而泣。

  「流金,多亏有妳,我的心愿才能一件一件地达成,是因为妳,我才有来到人界重新开始的冲动。妳为我生下了雪隐,现在又听到了白额的好消息,妳真是我命中的福星啊!」

  他感激地拼命侵吻她的额头、鼻尖和脸颊。

  「我……有那么好吗?」

  她不断眨着晶灿瞳眸,整个人晕淘淘的。

  「有,妳当然有!」

  西神笑着将她拥入怀中,用鼻尖摩挲着她的脸蛋。

  「好吧,我接受你的赞美。」

  她笑盈盈地微嘟起嘴,继续索吻。

  「妳答应过我,妳每一年都会帮我生一个孩子。」

  她埋入他的颈窝,懊恼地说:「那是因为害怕你只有六年可活,所以当然每年都想努力帮你生孩子,现在如果没有这个烦恼了,我们就可以把时间拉长一点,干脆两年再生一个好吗?」

  「好,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努力生第二个宝贝才对。」

  他搂紧她的腰,让她全身上下紧紧地贴住他。

  流金深深怞气。

  「现在吗?」丈夫的需求她完全感受到了。

  「当然!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他开心地一把将她抱起,深深吻走了她的气息。

  流金轻叹口气,圈住他的颈项,幸福地回应他。

  好吧,雪隐长得像西神,那么来生第二个宝贝,看看能不能像她多一点。

  谁叫他说,她是为了他而生的女人呢?

  他所有的心愿,只有她能为他达成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