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人鱼西村寿行且听风吟村上春树梦里有真情蓝靖雯婚姻告急红杏

返回顶部

  下了班,董明琦心情烦躁地走进一家酒吧喝酒。

  她选择坐在吧台前的位置。

  她不常喝酒,可是前一阵子贺树己发生车祸,让她心情难过,因此常跑到这里喝酒。

  这家酒吧虽然不是什么高级场所,而且来这里消费的客人,也并非她所熟识的贵公子或千金小姐们,但这里很安静,是一个可以令人纡解心情、静静喝酒的好地方。

  今天,她的心情又不好了。

  早上光东哥提出辞呈,已经让她心情低落了,结果下午于叔又跟她说,他透过朋友,和森田总裁见过面,对方已经答应近几日会抽空到公司拜访。

  烦乱的情绪,让她一口就喝光了杯里的酒。

  「小姐,可以和妳一起喝酒吗?」

  啜着酒,董明琦未转头看对方,只是淡淡说道:「对不起,我在等人。」

  男人不多话,识相的离开。

  来到这问酒吧,她喜欢一个人喝酒,不被干扰。

  想起光东哥今天早上跟她解释离职原因时,脸上不但没有厌恶的表情,反而还一脸痛苦,像是有什么苦衷似的。

  那时光东哥还说她是最可爱的女孩,那疼爱她的神情跟平常一样,不像是在说谎……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那光东哥到底为什么非要离开公司不可呢?

  她打了光东哥的手机,可是一直关机中。

  董明琦喝完手上的酒之后,又向酒保要一杯:「请再给我一杯马丁尼。」

  「小姐,我可以请妳喝酒吗?」

  「对不起,我在等人。」董明琦依旧不看开口搭讪的男人。

  看见酒保将酒端给董明琦,刚刚开口要请她喝酒的男人再次说话了:「这杯酒我请她。」说着,男人便将钱放到桌面。

  有没有搞错,她刚刚不是拒绝他了吗?

  「对不起,我自己有钱……是你?!」董明琦转头看向不识相的男人,接着,当场愣住。

  森田龙一?!他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堂堂日本大企业的总裁,居然也会来这种小酒吧喝酒?

  看到董明琦那吃惊的模样,森田龙一笑了。

  「妳的表情……让我猜猜妳在想什么?嗯……妳是在想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对吧?」

  其实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董明琦。

  这里距离春子阿姨家很近,他是有一次来台湾拜访春子阿姨时,不小心发现的,当时他觉得里面气氛不错、很舒服,因此这次来台湾,他才会又来这里喝酒。

  「我猜得没错吧?」

  妖怪!那双锐眸果然会看穿人心!

  尽管被他猜中想法,董明琦一点也不想响应他,只是径自将头转回,继续喝她手中那杯他硬请她喝的酒。

  想起那天他在医院跟她说的话,说什么要她再试验一次,她不自觉地又生气起来。

  再试一次?她讨厌人家拿这种不好笑的事来开玩笑,她一点也不想玩,而且也玩不起。

  虽然她不跟他说话,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可是她就是可以感受到他那一双深眸的紧迫盯视。

  就像那天在恬洁学妹订婚派对上那样,那锐利的光芒让她无法不在意,同时也让她感到紧张。

  今天晚上她心情已经够不好的了,他的出现,更是让她心情烦乱。

  放下酒杯,董明琦决定离开。

  「抱歉,我先走了。」

  带着一点醉意,董明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酒吧。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董明琦来到了她的车子旁,只是不知道她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刚刚内心那一份紧张的关系,车钥匙一直无法顺利插进去。

  可恶!今天连钥匙都跟她作对。

  「怎么,钥匙打不开?」

  背后那低沉性感的嗓音,让董明琦拿着钥匙的手不禁抖了一下。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只要他离开就行了。

  森田龙一高大的身躯走向她,「妳喝醉了,我看还是我送妳回去。」

  「不用……」他的靠近让她一紧张,手上的钥匙整串掉到地上。

  森田龙一比她早一步弯腰捡起来,甩了下钥匙,「钥匙在我手上,还是我开车送妳回去好了。」

  这个男人不懂什么叫拒绝吗?她说了不用,他居然还抢了她的钥匙?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董明琦生气的问道。

  「我的目的妳应该知道。」

  「但我已经拒绝你了,不是吗?」她是为他好耶!

  森田龙一身体欺近她,两手放到车顶上,将身型娇小的她,给围堵在他和车子之间。

  「妳知道吗?我很不喜欢被人拒绝的感觉,所以妳最好答应。」说完,他唇边勾起俊魅而危险的微笑。

  「你……」表情看似不羁,但森田龙一的语气却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强烈气势,让董明琦一下子无法反驳回去。

  他真的想要这么做吗?但是如果她答应了,他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而她也是。贺树己就是最好的例子。

  「想想你表弟,他现在人还躺在医院,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再缠着我,否则你会有灾难的……唔!」

  看见她仰头说话,森田龙一顺势地低头覆上她的唇。

  这个女人,每次见到她,就觉得她又比上次更漂亮,特别是今天,小脸红咚咚的,煞是可爱。

  唇碰唇地啾了下后,森田龙一扬起得意的笑容,「看,好好的,我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你……」他的话让董明琦明白他为何要吻她,可是这也让她感到生气,特别是他那轻狂的态度。

  「妳应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你一点也不怕吗?」

  「怕?我怕妳不给我机会,让我们彼此测验一下,究竟是妳命硬,还是我?」森田龙一觉得事情愈来愈有趣了。「还有,我忘了跟妳说,我这个人最喜欢向命运挑战了。」

  语毕,森田龙一再次吻上那张小巧柔嫩的红唇。

  趁着那双嫩唇要说话的当儿,灼热的舌尖顺势探入她的小嘴里,逗弄着那敏感的小舌,品尝着她的甜美。

  这个女人有当尤物的本钱,因为她的唇好嫩、好软,而那一股甜蜜的味道就跟她美丽的外表一样,令他着迷。

  董明琦几乎忘了上次和男人接吻是什么时候了,因为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只是在她记忆中的吻,没有人像他这样,吻得如此强烈且毫不给人喘息的空间,让她的意志变得软弱,不自觉地就接受了他的吻。

  美妙的感觉,让森田龙一加深了这个吻……

  叭!

  突来的汽车喇叭声,让二个人都吓了一跳,立刻放开彼此。

  董明琦整张脸瞬间翻红,醉意全没了。她居然和他在马路旁吻了起来?她抢过了他手上的车钥匙开车门,低着头,飞快地坐进车子里。

  「喂,给妳几天时间考虑,我会去找妳要答案!」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在明川企业的贵宾室里,于城康正殷勤款待来访的大人物森田龙一。

  「森田先生,很高兴您到我们公司来。」

  于城康已经准备好一份双方合作的企画案,里面的获利一切以森田集团为优先,因为只要双方能合作,明川企业的利润少一点无所谓,重要的是双方合作后所带来的经济效益。

  今天森田龙一会亲自到明川企业来,想必也是将明川列入合作对象之一吧!

  森田龙一向四周看了下,「于经理,我可以见你们总经理吗?」

  「您要见我们总经理?」

  以为森田龙一要见总经理,是已经决定要谈双方合作的事,所以于城康向他解释道:

  「森田先生,我跟您解释一下,有关邀请您到我们公司,以及未来我们公司和贵集团双方可能合作的事,我们总经理已经全权交给我处理,所以不论什么事,您都可以跟我谈。」

  「是吗?」森田龙一睇了眼于城康,「可是如果我说我和她是朋友,那么是否可以和她见个面呢?」

  「森田先生认识小琦……我是指我们总经理,您认识我们总经理?」森田龙一认识小琦?那为什么之前他提起要和森田集团合作一事,小琦什么话都没有说呢?

  「没错,我们认识,而且前几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在酒吧里喝酒呢。」森田龙一露出了个深不可测的浅笑来。

  这次来台湾,他是来办私事的。不过仍有不少企业透过各种管道来拜访他。

  面对一个个的拜访者,他也不是全然都拒绝,因为有钱赚的机会,他是不会把它往外推的。而让他答应见面的,几乎都是台湾的大企业,但明川企业例外。

  他之所以会应于城康的邀请到明川来,是另有目的。

  他是专程来找董明琦的,他想问问她,她考虑的结果。

  「你和我们总经理一起在酒吧喝酒?这是真的吗?」刚刚森田先生说他认识小琦就已经够让他惊讶了,他们居然还曾经一起在酒吧里喝酒?

  也难怪他会这么震惊,自小琦大学毕业进到公司这二年来,就他所知,因为传闻的关系,小琦一下班都是直接回家的,她也甚少和其它女性友人出去逛街。

  这样生活单纯的小琦,居然会和森田先生一起在酒吧喝酒?于城康真的是不敢相信。

  「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你们董明琦总经理,她会告诉你答案的。」

  走出贵宾室,于城康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找董明琦问个清楚,同时跟她说森田龙一想要跟她见面。

  「小琦,妳是什么时候认识森田先生的?为何妳从没有跟我说过呢?还有,我说想要跟森田集团合作,妳当时为什么不说妳认识他呢?」早知道小琦认识森田龙一,他也不必那么辛苦的透过各种管道去认识森田龙一。

  「于叔,我没有跟您说的原因,是不知道怎么跟您说才好,不过我的确和他见过几次面。」不过每次见面都不是很愉快。

  「什么意思?」

  「您应该知道贺树已是森田龙一的表弟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贺树己是贺树己,和我们要争取与森田集团合作,应该没有关系吧!」

  于城康当然知道贺树已是森田龙一的表弟,不过他认为一个国际知名的企业集团总裁,他会以赚钱为考量,而不会去顾虑私人恩怨。

  「就我所知,他们二个表兄弟感情很要好。」这也是她后来才知道的,因为贺树己竟将他们之间所做的约定告诉了森田龙一,可见他们感情之要好。

  「真的吗?」森田龙一和贺树己表兄弟感情很好?这一点可让于城康感到紧张了。

  「那么森田先生曾跟妳说过什么吗?我的意思是,他可有说过我们明川不会是他合作的对象?可是这样也不对,森田先生会到我们公司来,不就表示他有意思和明川合作了吗?」

  「这个……」董明琦顿了下,「他没有说过,因为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不曾谈过公司的事。」但他说的事比公事还要无聊一百倍以上。

  「哦。」于城康松了口气,想想也不用太紧张,因为如果森田龙一不将明川列为合作的对象之一,那么他今天怎么可能会来明川视访?

  「对了,他说你们几天前一起在酒吧里喝酒,那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妳会去酒吧喝酒呢?而且他非常坚定的说要见妳。」

  想起那晚在酒吧前发生的事,董明琦忽地一颗心跳得飞快。

  那个狂妄且强势的男人,居然问也不问的就强吻她,而且事后还说让她考虑几天,他会来找她要答案。

  听到他非常坚定的说要见她,她立刻知道他今天就是专程来找她要答案的。

  可恶!这样捉弄人他觉得很好玩吗?

  尽管她气他那强硬的态度,以及他总是故意忽略她所说的话,但想起那天激情的一吻,她的体温便莫名的热了起来。

  「小琦,妳怎么了?」于城康困惑地看着董明琦此刻脸上羞涩的神情。她和森田龙一真的没什么吗?可是……

  「呃……没什么!」董明琦差点忘了于叔还在等她的回答,「那个……我和您一起去贵宾室见森田龙一。」

  她知道那个男人说要见她,如果没见到,他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也好,她也正想去跟他说清楚。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美丽的总经理终于肯见我了,真是我的荣幸。」

  一见到董明琦,森田龙一嘴角马上扯出一抹微笑。

  相较于森田龙一的笑容满面,董明琦则是板着一张脸。「我是来跟你说我的答案的。」不拐弯抹角,她直接进入话题。

  「等一下。」森田龙一先阻止了董明琦,再转身看着于城康,「抱歉,于经理,请你先出去,因为接下来我和你们总经理要聊的是私事。」

  「我可以……」于城康真的很好奇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原本想找个借口留下,但看见森田龙一那双幽厉的黑眸,他立刻将话吞了回去。

  「好吧,你们好好的谈,我先出去。」于城康看了眼小琦和森田龙一之后,走出贵宾室。

  于叔一关上门,董明琦立刻开口说道:「对于你的提议,我的答案是NO!」

  说她没有想过再试一次是骗人的,可是那样的想法只出现一秒,她就决定要拒绝。

  不管森田龙一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要当她男朋友,她都不会拿这种攸关生命的事来开玩笑。

  看到董明琦一脸认真严肃,森田龙一忽地咧嘴笑了。

  「你在笑什么?」他此刻的笑意令她生气,因为她可是非常认真的看待这件事的。

  「我觉得妳真的很好笑,因为妳好像搞不清楚状况。」

  「什么意思?」

  森田龙一收敛了下笑容,但唇角仍微微上扬。「测试已经开始了,妳已经不能说不了。」

  「什么?!已经开始?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她明明就没有答应他,测试怎么可能开始?

  「我没有胡说,刚刚于经理问起我和妳之间的关系,我很老实的说了那一晚我们在酒吧的事。」

  「什么?你全告诉了于叔?」以为森田龙一全盘的说了,是包括二人的吻,这让董明琦又羞又气,「你不该跟于叔乱说的,因为那晚……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发生!」怪不得刚刚于叔看她的神情有点怪。

  「没有发生什么事?瞧妳说得这么冷淡,妳是不是忘了?要不要我再复习那个吻?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帮妳复习的。」森田龙一走向她,伸手想要抱她,但董明琦却动作迅速的闪开了。

  「森田龙一,你别闹了!」红着脸,董明琦生气的瞪着他,「想想你躺在医院的表弟,你不会想跟他一样发生不幸吧?也别忘了你旗下还有几万名的员工靠你吃饭。」

  「妳干嘛这么害怕?我说了我的命很硬的。」

  她是为了他好,他却还在跟她哈啦!「如果树己此刻醒来,他也一定会阻止你做这种蠢事的。」

  听到树己,森田龙一稍稍收起脸上的玩兴,「如果我说是树己要我接替他末完成的工作呢?」

  「你说什么?!」他的表情跟刚刚刚完全不一样了。

  「树己他在出事前一个星期,曾写了封E-mail给我,他说他对那些发生在他身上的倒霉事感到很疑惑,因为他觉得那不关妳的事……」森田龙一顿了下。

  树己说他发生倒霉的事情与她无关?董明琦的心为之一紧。「树己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认为一切事情可能是人为的。」森田龙一简洁有力的说着。

  「人为的?」这个答案让董明琦当场震慑住了。「这……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她激动得连说话的声音,都忍不住颤抖。

  有可能是人为的?那会是谁故意要去伤害她的追求者呢?

  外公疼爱她,于叔更当她是亲生女儿,他们二个都是她至爱的长辈,不可能会做这种事的,而且他们也不认识那些追求她的男人,应该不会去伤害他们。

  那……会有谁呢?

  还是那是温柔的树己,不希望森田龙一以异样的眼光看她,所以才故意对他这么说的?

  「这是树己说的,至于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妳就得去问他了。」

  「我怎么问他?他现在还昏迷不醒,不是吗?」

  「那妳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出答案呢?我想,如果妳再尝试交个男朋友,就会得到答案。」

  「再交个男朋友?再试一次?」董明琦的心犹豫了。

  本来她是很坚定,不再尝试去和男人交往的,可是刚刚森田龙一说了,树己怀疑一连串倒霉的事跟她没有关系,而是人为的,这让她原本坚定的心不禁动摇了起来。

  可是如果是人为的,她实在想不出有谁会对她做这些事!

  当她怔怔地想着树己跟森田龙一说的那些话时,忽地一双大手自身后圈抱住她,她想挣开,但那双有力手臂将她圈抱得更紧,她只好放弃。

  「想知道树己说的是不是真的吗?我们一起来做之前妳和树己做的事,我相信不久就会有答案!」

  「我……我还要再考虑。」树己的话带给她太大的震撼了,她必须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不用了,我刚刚说了,测试已经开始了。」

  「如果我说我不要呢?」这种让人强迫去面对现实的感觉,她不喜欢。

  「不行,妳一定要做!妳得好好陪我演这场戏,至少要帮我找出那可能存在的凶手,因为这也是妳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