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飞龙吟黄鹰咱们班饶雪漫奇妙的航程艾萨克·阿西莫夫虎牙莫里斯·勒布朗

返回顶部

  「上次恬洁来看我,曾偷偷的告诉我,说妳现在和森田集团的总裁在交往。原来之前那个接妳上下班的男人,就是森田龙一啊!小琦,妳的眼光不错,什么时候将他介绍给外公呢?」

  她以为外公什么都不知道,结果他竟然什么都晓得!

  「外公,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我跟森田龙一其实没什么的,而且我可能以后都不会再和他见面了。」

  虽然龙一刚刚那一番话让她的心再次摇摆不定,但是她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又想,觉得自己不能不考虑后果。如果最后证实了她是个扫把星,那么他有可能会付出不小的代价,她不能让他跟树己一样。

  「是他说不要再和妳见面的吗?」如果是这样一个轻浮的年轻人,不管他的家世背景有多厉害,他都配不上小琦。

  「不,不是他,是我自己说的。」

  「那妳为什么要跟他分手呢?」

  「我……」她知道外公不喜欢人家说她是扫把星,也不准她自己说,所以她不敢将真实想法说出口。

  「你们昨天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吗?」杜思里看了小琦的表情,大概知道外孙女为何要拒绝对方了。「妳是不是因为那个什么扫把星的传闻呢?我不是跟妳说过很多次,不要去相信那种事的吗?」

  「可是……我没有办法不相信,因为前几天他发生了车祸。虽然他只是擦伤,但是他还是发生了倒霉的事,如果我和他继续在一起的话……」

  「他发生了车祸?」杜思里沉思了会儿,「对于发生车祸的事,森田龙一他怎么说?」

  「他一直说他会发生意外不关我的事,他完全不相信我是扫把星。」

  听完外孙女的话,杜思里笑了起来。「哈哈哈……」

  「外公,您在笑什么?」董明琦困惑地看着她外公。

  「我欣赏那个年轻人!」杜思里替外孙女感到高兴,因为对方听起来像是个不错的年轻人。「我可以见见他吗?」

  「外公,您没有听见我刚刚说的吗?我说我已经不再和他见面了。」

  杜思里看着皱着眉心的外孙女,「妳跟他说不再和他见面,那个小伙子怎么回答妳?」

  想起森田龙一的回答,董明琦有着一股无奈。「他说不要,而且还说为了证明我不是扫把星,他还要继续跟我在一起。」她只说个大概,但意思差不多是这样,因为真正的内容她没有办法说太多。

  「是吗?哈哈哈……」杜思里再度扯出难得的开心笑容。啊!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外公……」她不明白外公为何又大笑,但她一点也笑不出来。

  「我赞成森田龙一说的话,妳根本就不是什么扫把星,所以妳要和他继续交往下去。」

  记得恬洁一直跟他说,森田龙一是个很优秀的人,现在,他知道恬洁没有骗他。

  「外公,可是之前……」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妳应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杜思里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她之前还想逃避现实,离开台湾呢。

  「不行,我做不到。」她不能再害人了。

  「妳一定要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他知道孙女在怕什么,「如果……我说如果森田龙一真的再发生事情,我们就马上离开台湾。」

  「是吗?」

  「对,妳一定要给自己机会。」

  杜思里这只是劝外孙女去面对现实的一种说法,他知道不会有这么一天的,因为小琦根本就不是什么扫把星。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董明琦和森田龙一,一起坐在他顶级豪华套房里的小餐厅吃饭。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秘密交往。

  她其实不想要再做什么测试,可是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充满自信,再加上外公的赞成与支持,因此她的心又再一次动摇了。

  而且,或许这几年她的确也被那扫把星的说法,给压得喘不过气来,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除去那无形的巨大压力。

  餐后,他们回到会客厅休息。

  「我想我该回去了。」董明琦起身要回去。

  「再多待一会儿,没有一对情侣一整晚相处不到二个小时就分开的。我们可以聊天,多了解一下彼此。」

  「可是要聊什么?」

  「没有话好聊的话,我倒有个不错的建议。」森田龙一朝她微笑。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董明琦蓦地紧张起来,因为他此刻的表情,跟那一晚他故意将她留下的表情一样,特别是那带着邪魅的笑容,看起来很危险。

  「我们还是聊天吧!」她可不想两人的关系继续暧昧下去。「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这整件事是人为的,就只因为树己这么说的缘故吗?」

  「不是,是凭我的直觉!」

  他本来就不相信扫把星的说法,只认为那极有可能是巧合罢了,但发生在她身上的巧合实在太多了,让他对整件事开始产生怀疑。

  「你的直觉?」就凭他的直觉,他就可以展现出这么强硬且让人无法反驳的气势?不愧是森田集团的总裁,有着别人所不及的自信、强势。

  「我想树己如果知道你为他做了这么多,他一定会很感动的。」

  森田龙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我这么做不完全是因为他,还有其它原因。」

  不完全是为了贺树己?还有其它原因?

  若真的还有其它原因,那是什么?迎向那双直视自己的深幽黑眸,她的心跳蓦地加速。

  那个其它原因……会是因为她吗?

  脑海刚闪过这个念头,董明琦就觉得这个答案好笑。

  树己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们俩还不认识,因此他怎么可能会因为她的关系,而这么执意地要找出主谋者呢?

  避开了那双灼热黑眸的注视,董明琦在内心暗喘了口气。她不能每一次都让他的话,给扰得意志不坚定。

  看着她低头思考,森田龙一起身坐到她身旁,「妳在想什么?」

  「你你你……你干嘛坐在这里?」而且还坐得这么靠近,害她不由得又紧张起来。

  「为什么每一次我靠近妳,妳都会这么紧张呢?」森田龙一露出一抹玩味的笑。

  每次他们独处的时候,他总是故意这样挑逗她,所以她要不紧张才怪!而且上次他们还……

  想起那一次的欢爱,倏地,她的脸颊飞起一抹红晕。

  「妳的脸好红,是在想什么脸红心跳的事吗?」森田龙一靠向她,伸手摸着她红通通的脸颊。

  「你不要这样摸我。」董明琦推开他的手,她不能每次都任由他这样逗弄她,「如果你再不停止你的动作,那就恕我不能配合你的提议。」

  「妳生气了?」森田龙一又往她身边靠紧。

  「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她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他说话的热气了,这让她的身体感到一股怪异。

  「妳想不想知道,我坚决这么做的其它原因呢?」

  「嗯?」是什么?她的确想知道。

  「因为妳,我是为妳这么做的。」

  真的是因为她?董明琦震惊地瞪大眼睛。但随即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因为他之前根本就不认识她,怎么可能会是因为她的关系?

  「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妳认为这是个玩笑?」

  他怎么看起来好像有点生气的样子?「你……唔!」她想问他为什么生气,但还来不及说,便让森田龙一给吻住了。

  他的吻不若昨晚那般温柔,反而带点劲道,让她觉得他真的是在生气了。

  可是他为什么生气呢?

  森田龙一狠狠的攫住了那张红润小嘴,因为她刚刚说的话教他生气。

  他说了他那么做是为了她,可是她竟选择了逃避,忽视他为她所做的一切,将他说的话当成是笑话,这让他相当不好受。

  只是一吻她,一碰触到她柔软的身子,昨晚美好的一切又再度回到脑中,体内的欲望也倏然而升。

  他无法控制那一股强烈的渴望,因为昨晚二人那激热美妙的欢爱,令他意犹末尽。他撩高了她的裙子,大手抚向那腿间细嫩温热之地……

  「嗯……」决定了不要再受他所诱惑的,但他强悍的掠夺令她措手不及,也应付不来,因此她只能任自己感受体内那随他侵入而起的阵阵快感。

  她想逃,但她知道他不会给她机会的。

  因为让狮子给看上的猎物,很少逃得了的,更何况她面对的还是一只狂狮。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中午,森田龙一捧着花走进明川企业。

  「森田先生,对不起,总经理她刚刚出去,可能要晚一点才会回来。」董明琦的女秘书微红了脸,恭敬的说着。

  「没关系,那我可以进去里面等她吗?」

  「这个……」总经理她昨天早上不是说她和森田先生分手了吗?可森田先生又来找她,这……女秘书一下子也不知道该不该让他进去里面等。

  「没关系,让我进去等,一切由我负责。」

  「……嗯,好吧,您请进。」女秘书让森田龙一进入总经理办公室,或许他和总经理之间只是有点误会而已。

  「谢了。」

  森田龙一定进董明琦的办公室,不久,女秘书端来了一杯热咖啡。

  「对不起,妳可以帮我通知你们于经理,说我来找你们总经理吗?」

  女秘书愣了下,但没有多说什么。「好。」

  森田龙一脸上有着享受刺激的愉悦。

  他当然知道董明琦不在,因为他刚刚让徐恬洁邀请她一起去吃午餐了。让她离开了公司,他会比较好做事。

  一会之后,就见于城康进来了。

  他来得还真是快呀!森田龙一露出迷人浅笑地说道:「于经理,你好,我想我虽然是要来找小琦的,但也应该要和你打声招呼。」

  「森田先生,欢迎您来我们公司。」于城康看着森田龙一手上的花,不禁好奇问道:「森田先生,这花是要送给小琦的?」

  他们不是已经结束了?

  「对,正是要送给我最爱的女友的。」森田龙一不动声色的说着。

  「您最爱的女友?」于城康吃了一惊,「森田先生,您的意思是,您和小琦二个人现在还在一起?」

  黑眸微睨了眼于城康,「对,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昨天小琦跟我说,你们已经分手了,怎么会……您今天还来找她?」

  「你看到我手上的花没有?」森田龙一高举着他手上的郁金香花束,「我们只是起了一点点小争执,不过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和好,而且感情更好了。」

  「又和好了?」于城康惊地看着森田龙一。「那小琦怎么会没说……」

  「我想她可能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和好,因此才会不好意思跟人家说。她也真是的,明知道我有多喜欢她,怎么可能会和她分手呢!」

  「您还是很喜欢小琦?」连出了车祸也没有吓跑他?

  「对,很喜欢,这有什么问题吗?」森田龙一脸上还是保持着微笑。

  「问题是没有,可是小琦她难道没有跟你说……」

  「跟我说什么?」

  「就是她……」于城康顿了下。「小琦她难道没有跟您说,在她小的时候她父亲曾让一位师父替她算命,说她命格强硬,凡是跟她在一起的男人,都会被她克得发生倒霉的事,所以她之前的那些男朋友,才会每一个都有血光之灾。」

  森田龙一终于知道,原来那个小女人是听了这些话,那天才会露出那么哀戚的表情,说要结束一切。

  「她是跟我说过,不过我不会在意那种无聊的说法,我喜欢她,对她着迷不已,所以我还是会跟她在一起。」

  于城康没想到出了车祸的森田龙一,不但没有被吓跑,还一脸坚定的说要跟小琦在一起。他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他也不会这样就算了,他会想办法让森田龙一自动放弃小琦的。

  「森田先生说喜欢小琦,可是小琦她……将来可能会和我儿子结婚。」虽然她还没有答应,可是他知道她最后还是会嫁给光东的,因为现在的小琦,很清楚知道除了他儿子,不会有人敢娶她了。

  「是吗?她要嫁给你儿子?若是以前,她或许有可能,不过她现在已经不可能嫁给你儿子了。」

  看他说得这么肯定,于城康很纳闷。「为什么?」

  「因为我和她的感情突飞猛进,虽然我们因小小的口角,让她生气的跟人说我们分手了,但是昨天晚上我们和好之后,她可是留在我住的饭店里过夜的。」

  「什么?」森田龙一的话让于城康震惊不已,他没想到他们二人的感情已经这么好了。

  「于经理,我知道你一直将小琦当成女儿看待,你放心,我会对她负责的,不过我现在跟你说她在我那里过夜的事,你千万不要跟她说,不然她会很害羞的。」森田龙一的视线始终盯着于城康,「而且之前我不是说过,我将来可能会和她结婚吗?那并不是在开玩笑的。」

  小琦和森田龙一结婚?那么到时,他……就只能将明川拱手送给森田龙一了。

  不!于城康脸色阴沉,他不能让这种事发生,他一定要阻止!

  森田龙一玩味地看着于城康,他猜他的话让他受到不小的打击,否则他不会没有发现自己露出了邪恶的眼神。

  看来他的话成功的激怒了老狐狸,接下来他会做好万全准备,就等他自个儿上门。

  于城康制造这个扫把星的假象,可说是很成功,至少吓跑了董明琦所有的追求者,只可惜他这次的对象是他!

  哼,和他森田龙一玩游戏,他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假日上午,董明琦开车送她外公到市郊一所环境优美的养老院,去和他的一些老朋友聚会,她外公会在这里待上一整天,所以她晚餐后再来接他就可以了。

  回市区的路上,经过了阿Q泡沫红茶店,她下车找许久不见的怡芹学妹。

  「明琦学姊,好久不见!」

  张怡芹拉开嗓门高兴的叫着,因为好久不见学姊了。

  「妳还是一点都没变。」个儿娇小,但看起来活力十足。接着,董明琦和一旁的张妈妈打招呼,「阿姨,您好,好久不见。」

  「妳好,明琦,妳愈来愈漂亮了。」何丽月看着大方美丽的董明琦,内心有着羡慕和感叹。

  听女儿说董明琦是一家大公司的总经理,很有钱的,可是她却一点骄气也没有,跟小洁一样。

  真羡慕人家的女儿都这么美、这么优雅,反观她女儿,剪了一头跟男孩子一样的短发,还有她走路的样子,那哪能叫走路,简直是跳来跳去,没有一刻端庄。

  「谢谢阿姨夸奖。」董明琦回以微笑。

  「学姊,我们才刚开始营业,还没有客人,我和妳到那边坐,我们好久没有聊天了。」张怡芹拉着她到窗户旁的位置坐下,远离了她母亲,免得待会儿说话,她母亲插嘴说个没完。

  「学姊,我听小洁说妳现在和森田龙一在交往,是真的吗?」因为和小洁是好友,因此上流社会的名人她也认识一些,那个森田龙一可有名得很,是日本大企业集团的总裁呢!

  「我在杂志上看过他的照片,长得不错唷!」虽然不是她喜欢的型,不过她还是恭喜学姊打破魔咒。「学姊,真的恭喜妳,终于突破心防交男朋友了,你们看起来很速配。」

  听到怡芹学妹的话,董明琦干笑了下,「其实我和森田龙一并不是真的在交往。」

  「妳和他不是真的在交往?」张怡芹有点愣住,大眼困惑地看着学姊,「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假的交往吗?」

  怡芹直率的问题,让董明琦不禁笑了,「没错,我上次就想跟恬洁说了,我和森田龙一只是在作戏而已。」

  董明琦将她和贺树己以及后来跟森田龙一交往的事,跟张怡芹大概说了一下。

  「不管我怎么跟他说,他就是不相信我是扫把星,还说那是人为的,并要我继续和他在一起。」虽然这几天他们私底下有见面吃饭,可是她的心仍有着一股害怕。

  「听起来那个森田龙一像是个不错的男人耶!」这是张怡芹听完整件事之后的感想。「学姊,妳一定要好好把握。」

  她对公子哥儿向来没啥好感,因为印象中他们似乎都很花心,本来还以为只有恬洁的未婚夫卫斯亚例外,没想到现在又多了个森田龙一。

  好好把握?董明琦怀疑学妹是不是没有听懂她的话。「怡芹,妳没有听清楚我刚刚说的吗?我和他只是在演戏,我们不是真正的情侣,以前是公开的假情侣,现在则有点像是地下情,不过也是假的。」

  「喔!」有点可惜。

  「不过我现在有点烦恼,怕就算不公开,他还是会出意外。」每次想到这个,她就觉得很担忧。

  「哎哟,学姊,妳根本就不用担心,我觉得森田龙一的说法完全正确,学姊妳根本就不会是什么扫把星,妳看我堂哥人不是好好的在美国读书吗?所以学姊妳一定要和森田龙一继续交往下去,呃,就算假装也要继续下去。」

  「妳也赞成?」她外公也是。或许这也是她今天来这里的原因,因为想多得到一些人的赞同和鼓励,如此,她才有勇气再测试一次。

  「对,而且继续演下去,搞不好哪天你们就会变成真的情侣,那一切就太完美了。」森田龙一不论是人品或财力,和学姊都是非常速配的。「不过,也有一点点遗憾。」

  「妳到底在说什么啊?」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又说有遗憾的。

  「如果学姊妳以后嫁给森田龙一,那妳不就要去日本了吗?这样以后我们就不能常常见面了。」

  嫁给龙一?她和他下一步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更别说是嫁给他了。「怡芹,妳真的是想太多了。」

  「学姊,难道妳一点也不喜欢森田龙一?」

  「我……」董明琦小脸一敛,一颗心抽紧着。

  事实上她昨天晚上又无法抗拒他的诱惑,留在他那里过夜,直到早上她才匆忙的回家,因为她早已答应外公,今天要送他到养老院和朋友聚会的。

  如果她不爱他就好了,这样事情就不会变得这么复杂。

  「欢迎光临!」

  何丽月那带点惊喜的宏亮嗓音,让董明琦和张怡芹双双转头,看向走进来的客人。

  「龙一?」董明琦惊愕地看着森田龙一,他怎么会来这里呢?

  森田龙一优雅的走向董明琦,唇边堆着迷人的魅笑。「我在外面看见妳的车子,想说妳是不是在这里,就进来看看,没想到还真的遇上了。」

  从森田龙一性感的笑容里,绝对看不出他在说谎,因为他会知道她在这里,其实是问了他一直跟踪、保护她的属下。

  「嗯,我刚刚经过这里,所以进来找学妹,她是我学妹张怡芹。」刚刚看见他出现在店门口,她一颗心差点从胸口跳了出来。

  「你好。」张怡芹打着招呼。哇哦,本人比照片还更帅哩!他和学姊真的好登对,这样的两个人不成为真情侣真是太可惜了。

  「妳好。」森田龙一有礼的向张怡芹微笑,「我可以跟妳借一下妳学姊吗?我有话想跟她说。」

  「当然可以。」张怡芹爽快地说。

  他要跟她说什么呢?董明琦现在有点害怕和他独处。「那个……」

  「走了!」森田龙一握住了董明琦的小手,将她从椅子上牵了起来,「我觉得一个人吃午餐太无聊了,妳陪我一起吃吧!」

  「我学妹……」董明琦让森田龙一给拉着往店外走。

  「学姊,没关系,我们下次再聊,再见。」张怡芹笑笑地向董明琦挥手。

  「好强势的一个男人。」何丽月走到女儿的身边,眼睛发亮,「看起来帅呆了,害我也想遇到这么棒的男人,强悍但浑身上下充满魅力。」

  张怡芹瞄了她母亲一眼,「喂,擦一擦口水,清醒一下,别忘了妳自己已经是个快五十岁的欧巴桑了。」

  「让妳妈妈我稍微幻想一下不行唷?谁叫现实太残酷了,老公不浪漫就算了,生个女儿就像在养儿子,唉,我怎么会这么歹命……」何丽月说着说着,心有感触的唱起歌来:「别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银,阮的性命咽值钱……」

  又来了!张怡芹决定闪人。

  另一方面,董明琦让森田龙一给拉出了阿Q后,立即甩开他的手。

  「我不能陪你去吃午餐,我们不是说好不能公开出现的吗?这样哪叫秘密交往呢?」

  「也对。」森田龙一回头看着她,想了会儿,「那到我房里吃好了。」

  一听到要去他房间吃东西,董明琦粉颊瞬间染上红晕,因为每次去他的房间,他们就……

  「不用,我们找一个较隐密的地方吃就行了,我……」

  「走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嗯……一……」

  在柔软的双人床上,森田龙一抱住了怀中细白美丽的胴体,像是不肯错过哪一处似的,吻递了她身子的每一吋肌肤。

  他对她究竟是着了迷?还是上了瘾?

  每次和她一起晚餐,他总会不由自主的找很多理由将她留下。

  就像昨天晚上,他们激情的做爱,然后同床共枕,直到早上她才离开。可是就在她离开后不到几个小时,他又想见她了。

  那种想见她的欲望太过强烈,因此他便跑去找她了,虽然这么做有一部分也是故意要让跟踪他的人知道他和她在一起,可是,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他想见她。

  吮吻着那张甜美的小嘴,他发现他的强烈渴望不是来自他生理上的需求,而是来自心理上的那一股满足感。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的心有过牵挂。

  可打从第一次看到她的照片,她那一双迷茫且哀伤的瞳眸,就紧紧扣住了他的心。

  每次看见她故作坚强的脸庞,他的心就会燃起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想紧紧的拥抱她。

  只是那一股强烈的保护欲,最后会转变成现在这么强烈的占有欲,则是他始料未及的。

  或许,早在看到她的照片时,他就对她动心了。

  除了内心对她的在乎,二人身体上的契合,也让他体验不曾有过的满足感。

  美丽细白的身子在他一次次的调教下,不但益发成熟诱人,也较能热情的回应他,让二人的欢爱一次比一次更为密合完美,得到无法形容的快感。

  推开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灼热的舌尖,舔吮着那最私密且诱人的温热核心,进行最亲密且狂热的掠取……

  「啊……」一股刺激且甜蜜的亢奋,让董明琦身子抽搐着,一再吐出炙烫的喘吟。

  他方才出现在阿Q,她就看得出来他想要她,因为他的眼神明显地透射出强烈的欲望。

  她知道她该立刻远离他,可是她最后还是跟他回来饭店,并且跟他上床了。或许她是渴望着他的爱抚,也或许知道他对她的爱可能无所响应,便转而渴求他对她的激情占有,因为那会让她觉得他也是喜欢着她的。

  她有一点想知道他对她的想法,尤其是在他们发生了关系之后。可是她又害怕去知道答案,因为,或许直到现在,他仍只是想要她帮他查出那可能加害树己的凶手而已,对她并没有多余的想法。

  可是万一结果证明她确实是个扫把星,那些意外不是人为的,那么他……会怎么做呢?

  忽地,她整个人被他给抱了起来,跨坐在他的腿上。

  「女人,妳刚刚不专心喔。」森田龙一啄了下她的唇,一脸抱怨地说着。

  「我……」董明琦让那一双充斥着欲火的黑眸,给盯得脸红心跳。尽管二人欢爱过无数次,可是每次这么样靠近他,她还是无法不紧张。

  「今天就由妳主动,谁叫妳刚刚不专心。」

  低凝着那雄赳气昂的男性火热,她整个人像烧了起来似的,浑身发烫。

  看着那张娇艳美丽的脸蛋,森田龙一心动的深深吻着她,这个时候的她,真的好美。

  握住那纤细的小蛮腰,坚挺的顶端微探入那柔软体内,一个坐入,完美炙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