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还你前生债岑凯伦借腹绑夫回明星翔空寄秋查理第九时代轶事

返回顶部

  在森田龙一所住的五星级饭店内的餐厅里,有一场小聚会。

  森田龙一明天就要返回日本,因此卫斯亚请他吃晚餐,席间还有他的未婚妻徐恬洁及弟弟卫斯历,另外还有董明琦。

  「龙一哥,我想你今后可能很难再有机会待在台湾这么久了。」整晚话最多的人就是卫斯历了。

  「的确,不过这趟台湾行让我印象深刻。」森田龙一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哈,你当然会印象深刻,因为你让人给撞了二次,我是指车子啦,真的好倒霉,幸好人安然无恙。」

  「斯历,那种事就不用再提,警方已经处理好了。」卫斯亚阻止说话太过直率的弟弟,避免一旁的董明琦太尴尬。

  不过卫斯历并没有注意他大哥脸上那要他闭嘴的表情,仍继续说道:「龙一哥,倒霉的事过了就算了,中国人有句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龙一哥你经过这一次的大难,以后一定会很有福气的。」

  白目的弟弟。「斯历,别再提这件事了。」卫斯亚脸上有着无奈的笑意。

  这时卫斯历终于注意到一整晚几乎说不到二句话的董明琦。「董小姐,抱歉,妳应该不会在意我提起这事吧?反正现在大家已经知道妳不是扫把星了。」

  董明琦微笑。「嗯。」

  「以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在乱说话,害大家以为妳真的是扫把星,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很好笑!」卫斯历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完全没有发觉他的四周,气氛有些冷,特别是森田龙一和董明琦那边。

  一整晚下来,他们二人没有跟对方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正眼看过对方,偶尔视线交错,也很快的转移。

  卫斯亚早在一个多星期前,当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他们二个人却突然没有了联络时,便察觉他们之问似乎出现了状况。

  他不想多过问好友感情方面的事,因为他怕是自己想多了。

  不过,那时董明琦在医院不见了之后,龙一那担心、焦虑的样子,至今仍让他印象深刻。

  而更早之前,龙一坚决地说要找出主谋者时,他可以感觉得出,他的坚定并不是为他表弟,而是为了董明琦。

  他认识龙一很多年了,他知道龙一对感情和他一样执着,一旦遇到心仪的女人,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得到她。

  他看得出董明琦对龙一而言很特别,而且他为了证明她不是扫把星,几乎连命都玩上了,可见他是非常认真的在看待这段感情。

  他不知道龙一为什么没有再和董明琦联络,不过他知道他是生气了,而且已经一个星期了,这恐怕是因为有人惹了他却还不自知,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他想,或许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误会,才会导致现在这么僵冷的局面,因此他特地安排了这临行前的一餐,算是他这个好友送给他的一份礼物。

  他深深希望结局会是美好的。

  「龙一哥,你回日本之后,什么时候会再来台湾呢?」

  「不知道,可能几年后,也可能不会再来了。」森田龙一语气冷淡。

  不会再来了?这句话让董明琦的心揪紧。

  「几年后?那我大哥他们结婚,你也不来参加吗?」

  「你放心,斯亚结婚时,就算我没有来,也会送上大礼的。」

  「对不起,我去一下化妆间。」内心那微微的么痛难受,让董明琦不得不找个借口先离开座位。

  「学姊,我和妳一起去。」徐恬洁起身和董明琦一起去化妆问。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化妆间里。

  「学姊,龙一哥刚刚说了,他可能以后都不会来台湾了。」

  「我知道。」她就是为了这个原因而难过离席的。

  徐恬洁看着一脸难过的明琦学姊。「学姊,妳和龙一哥之间到底怎么了?」

  她之前就问过了,学姊一直说没事,可是今天看他们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的样子,怎么会叫没事?

  「我和他……一开始我们就不是真的在交往,现在事情解决了,当然一切都该结束了。」董明琦感伤地说着。

  她今天本来不想来的,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以平常心面对他。可是当听到他要回日本,这有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后,她还是买了小礼物,过来了。

  但是现在她已经后悔了。

  因为一整晚下来,龙一连正眼也没看过她一眼,他那冷漠的态度,更是让她的心狠狠地揪痛,她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连普通的朋友也当不成……

  不过她还是隐忍那难受的心情,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谁知她竟在听到他可能不会再来台湾后,内心窜起一阵强烈的抽痛,让她不得不暂时离席,以免在大家面前哭了出来。

  「学姊,妳就这样让龙一哥回日本吗?」

  「我和他之间只是朋友而已,或许连朋友也称不上,所以我能怎么样呢?再说他在日本,我在台湾,我们又能怎么样?」

  「学姊,距离真的是问题吗?」徐恬洁说着自己的感觉,「我觉得爱一个人,不管他到哪里,我一定都会跟去,因为只要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就一定会感到幸福。再说,妳之前不是嚷着要离开台湾吗?这样不正好?」

  「我……」董明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并不知道他们的问题出在哪里,而且……「我甚至不知道他对我有什么感觉。」

  「学姊,妳根本不用担心,我觉得龙一哥也是喜欢妳的,妳想想,谁会为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这么拚命呢?」这句是斯亚的话。

  那天她问了斯亚,究竟龙一哥喜不喜欢明琦学姊,虽然他没有正面回答喜欢或不喜欢,可是他却说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而她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喜欢。

  「学姊,妳到底在顾忌什么?那天妳在医院不见了,龙一哥他一个小时内打了数十通电话给我,没有人会对不喜欢的人这么关心的。」

  「我……」

  「还有,龙一哥他不是专程拿口红过去给妳吗?我想那一定是他想见妳的一个借口。」学姊跟她说了,这些日子他们唯一见过的一次面,就是他前天拿口红到公司还她。「可是好奇怪,龙一哥他都到妳公司去了,为什么你们还是没有在一起呢?」

  「那是因为那天,我……」想起前天的事,她不禁有着懊悔。她实在不该那么说的,如果她老实承认她对龙一的感情,那么他也不会那么生气地离开了。

  只是,既然他听到她说的那些话而感到生气,那就表示他有可能也是喜欢她的,那么就算她后来没有去找他,他应该也会来找她问清楚才是。

  可是,直到今天,他始终不曾跟她联络。

  她想过去找他,可是她害怕,害怕这一切只是她多想,他对她其实并没有男女之情,因此最后她还是放弃了。

  「嗯?」

  「没什么。」董明琦微咬着唇,抑下那一股想哭的情绪。

  「学姊,妳也知道我和斯亚是怎么在一起的,我暗恋他好多年,可是他并不知道,如果一开始我没有主动邀请他见面吃饭的话,那么我现在可能还是独自一人伤心难过。

  当时我也想过,如果斯亚他不喜欢我,那也没有关系,至少我曾经跟他一起吃过饭,不会再有任何遗憾了。」徐恬洁带点羞涩的甜甜笑着。

  听了徐恬洁的话,董明琦发现自己在情感上,竟是如此的不坦率。

  她一直想着龙一究竟喜不喜欢她,自己却从来也不曾表现过对他的喜欢……或许她该学学恬洁学妹,不要让自己有任何的遗憾。

  她至少应该让他知道她爱他,还有她那天说的那些并不是真心话。

  董明琦笑了。「恬洁,谢谢妳,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当董明琦回到位置上,听卫斯亚说森田龙一已回房去整理行李后,她立即跟了过去。

  手上拿着要给森田龙一的小礼物,她站在他房门口深呼吸了好几次后,才伸手按下门钤。

  森田龙一打开房门,看见是董明琦后,他怔了一下,然后才面无表情地说道:「有事?」

  他不是故意这样对她的,而是他已经让她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的,他生气了,而且很生气。

  原本以为事情水落石出,证明她不是扫把星后,她就算不以身相许,也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毕竟为了调查这件事,他可是经历了二次的危险。

  可是,等了一整天,他的手机却连响也没响过一声。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了,她居然仍连一通电话也没有,这教他火冒三丈,因此决定去明川企业找她。

  可没想到这一去,竟会让他听到那些话。普通朋友?什么事也没有?

  她那急忙撇清的态度教他震惊,也让他生气!

  她跟他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吗?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吗?她是这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吗?

  他不相信她对他完全没有感觉,也不相信她只把他当成普通朋友,毕竟有哪一种普通朋友,会在床上表现出娇媚且令人心动的表情?更何况他时常在那双娇羞的水眸里,看见清楚的爱意。

  他不懂,他们明明是两情相悦,他对她的爱是那么地明显,她为什么迟迟不肯面对她自身的感情,而一直要逃避?

  她……真让他火冒三丈,可是她刚刚在餐厅那泫然欲泣的模样,却又叫他心疼万分,让他想将她搂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不过纵使他很想这么做,他还是打算先让她清楚说出她对他的感情,以弥补他这个星期来的生气与空虚。

  董明琦原本挂在唇上的微笑,在看见森田龙一那冷峻的神情后,当场僵住了,就连刚刚想好要跟他说的话,也全哽在喉问说不出口。

  森田龙一倚在门边,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紧瞅着她,语气有些不耐的说道:「找我不是有事?说啊。」

  「我……」董明琦抑下内心那股闷痛的感受,艰难地开口道:「你明天要回去了,我想……把这个小礼物送给你。」

  就这样?森田龙一不悦地抿紧唇,一把抢过她手上的小礼物。

  「还有没有话要跟我说?」

  「我……」董明琦敛下眼眸,知道自己应该要跟他说,那天在公司她说的不是真心话,至少在她的心中,他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另外她还想问他,他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她?

  可是他的态度……

  此刻,她真的希望他可以像以前一样,主动伸手抱她。虽然那时候他们二人不是真的在交往,可是每次他见到她难过,他都会主动抱她、安慰她的。

  「妳到底有没有其它话要说?没有的话,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我……」低垂着眼,董明琦声音微颤地说道:「没、没有,再见。」

  森田龙一闻言,真的火了,「我知道了,再见。」

  话落,他关上了房门,不,是甩上房门。

  董明琦看着紧闭的房门,微咬了咬唇,红着眼眶,转身离开。

  她走到走廊转角,抑不住内心那急速涌上的悲伤,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膝盖哭了起来。

  「呜……」

  这次,他们真的结束了!她甚至和他连普通朋友也做不成……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她也想过事情结束之后,他们之间的嗳昧也会跟着落幕,可是她不晓得她会这么样的难过,一颗心彷若让针猛刺着,好痛、好痛。

  「干嘛一个人蹲在这里哭?」

  这声音……

  董明琦看着出现在她身旁的一双皮鞋,顺势仰头往上看,惊愣地发现是森田龙一,他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们不是普通朋友而已吗?我们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吗?」森田龙一双手环胸,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泪人儿,「既然妳无视我对妳的付出,甚至无心感受我对妳的在乎,那妳为什么又要蹲在这里哭?」

  刚刚,他一直等着她开口说出她的感情,纵使看到她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还是压抑住那股想抱住她的冲动。

  结果她踌躇了老半天,还是什么都不肯说。

  最后他生气的关上门,因为他怕自己控制不了激动的情绪,会上前抓她进房间,狠狠的占有她。

  他真的是疯了!在被她气得快吐血的情况下,对她的欲望竟然还是那么浓烈。

  他关上门后,没想到她居然还真的离开,这让他气得冲出房间寻找她。

  刚刚看到她红着眼眶的样子,他知道,她一定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哭的。

  他想,她或许是承受扫把星那种压力太久了,害怕再伤到人,所以总是把真实情感给压抑住,以至于现在虽然一切明朗了,她仍不敢完全敞开心来。

  算了,他败给她了,彻彻底底的败给她!

  谁教他爱她。

  不管她要怎么跟人说他们之间的关系,都随便了,但此刻,他不想让她一个人独自哭泣,因为他会心疼。

  董明琦晶眸盈满了泪水,「龙一……」

  「过来。」森田龙一对蹲在地上的人儿敞开双手。

  董明琦泪水滑落得更凶了,她立刻起身冲向他。

  他都忘了最初是为了抹去这双瞳眸里的哀戚,才决意将事情调查清楚的。

  结果,他现在居然又将她给弄哭了。

  算了,以后再好好打她一顿屁股,告诉她有爱一定要说出来。

  现在,他只想安抚她,让她不再哭泣,永远不再哭泣。

  偎在那温暖又可靠的怀里,董明琦的心踏实多了,于是她很自然地说出对他的感

  觉。「龙一……我爱你。」

  他原本因生气而紧绷的脸部线条,因她的表白而放松了。

  嗯……虽然有点迟,但感觉还不坏,本来想狠狠打她屁屁一顿的,现在……还是要打,只是会减少一点。

  至于什么时候打,反正有一辈子那么长,他不怕没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