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避雪传奇时未寒贝克特戏剧选萨缪尔·贝克特慈悲刀燕垒生最坏男人心艾玟

返回顶部

  人行道上响起一串仓促的跑步声,由远而近,朝「夏城集团」疾奔过去。

  来不及了!

  林可洁紧抱着胸前的购物袋,腾出左手,边跑边看手表。

  都怪她不好!拿不定主意,连这么简单的事也要一想再想,拖拖磨磨到午休结束前十分钟,才下定决心,冲到附近的药妆店去「血拚」。

  她作梦也没有想到,人生中第一次放怀痛买的「战利品」,居然是这个!

  她羞得双颊像火在烧,心虚得不得了。

  虽然多买了三个购物袋,请店员把「战利品」层层裹起,但她仍神经兮兮地觉得,路上行人都有X-Ray般的超能视力,一眼就可看穿她买了什么。

  然后,他们就会立刻联想到,她曾经做过什么……坏事。

  没吃午餐的肚子咕噜咕噜在抗议,过多的胃酸让她的胃一阵痉挛一阵疼。

  怎么办?万一猜测属实,到底该怎么办?

  她低着头,脚步紊乱,愈跑愈快,连即将撞上一对并肩走的男女,也没有发现。

  突然间,左脚绊到了右脚,她双手乱划,发现自己正不受控制地往前摔去。

  「请、请让开--」天哪,她快要撞到人啦!

  走在前头的高大男人及时转过身,先推开女伴避险,然后在可洁摔向地面的前一秒,展臂将她纳入怀中,免去她亲吻红砖道的厄运。

  不知道是不是跑得太快,她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昏昏然地靠在男人怀里喘息。

  不过,那袋「战利品」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她的手才松开半秒钟,购物袋就呈-物线飞了出去。

  撞地的强大冲力,松脱了袋上的活结,「战利品」一样样蹦出来,散落四处。

  男人的女伴回过头去,看到可洁虚弱地靠在他怀里喘息,她维持笑容,俐落又不失优雅地蹲下身,帮忙收拾残局。

  只是,当她看到「战利品」的品项时,忍不住挑了挑眉,但她没有多话,迅速将散落一地的物品收回购物袋,回到男人身边。

  可洁慢慢顺过气,回了神,发现自己居然倚抱着男人,才惊觉得自己糗大了。

  但,当她抬起眼儿,跌进那两泓深邃如寒潭的黑眸,脑中闪过某一刻他皱眉喘息、仰头低咆的表情……完了,感觉不再是糗大,而是--麻烦大了!

  「抱、抱歉,夏总。」她忙不迭地往后倒退,惊慌程度远远超过平常。

  他再度及时扶住了她。「走路要小心。」

  「是……是,我先告辞了。」她爆红着脸,正眼不敢对上总裁身边的女人,小声嗫嚅句「谢谢」、「再见」,就飞快地跑走了。

  「最近那个女的有点奇怪。」「夏城集团」总裁夏鼎昌,望着跑远的纤细背影,眸里充满深思。「她平常好像不是这种慌慌张张的人。」

  「第一,她的名字不叫『那个女的』,她是你的秘书们的助理。」黎紫曼轻笑。「再说,任何未婚女性去买验孕剂,都不免会慌张吧。」

  「验孕剂?」夏鼎昌下意识地皱了下眉。

  「嗯,而且买很多喔,大概每种品牌都买齐了。」黎紫曼爽朗地笑着说,一双凤眼却悄悄瞥向他,像在刺探什么。「大概是很想确定她自己有没有怀孕吧?」

  「她自己」?怀孕?

  那个很保守、很害羞、很容易困窘、近来看到他就像看到鬼的小女人?

  夏鼎昌愣了一下,特意往那奔进「夏城集团」的纤细人影看了又看。

  怎么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突然翻上心头?对她感到……又陌生又熟悉,又遥远又靠近,又模糊又清晰,又微妙又震悸。

  而且,最诡异的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他也很想知道,那个叫什么洁的小女人,到底怀孕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