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饭局李国征我弥留之际威廉·福克纳龙舌兰酷男子澄翠梅谷雪雁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上卷 第三十二章

  2005年的孙和平适应并赢得了市场。和简杰克及DMG的战略结盟,既引进了优秀管理团队,也消除了一个竞争对手。他和北柴股份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为整合正大重机,迎战北重集团提供了条件。种种迹像显示,杨柳和北重集团已准备在香港市场打响内战第一枪了。北柴股份的股价结束了前一阶段的上升趋势,持续走软。坊间传闻说,来自华尔街的著名分析师李约翰先生随时可能抛出一份分析报告,内容是,北柴股份在失去北重集团常年大订单后,投资价值将直线下降。他必须赶在这份致命报告发表前,公布控股正大重机,打造整装集团的重大利好,以体现北柴股份的投资价值和大好前景。

  没想到在一个细节上出了问题:正大重机国有股转让协议报送汤家和审批时竟被卡住了。身为副省长兼国资委主任的汤家和严厉责问正大重机,为什么给北柴股份的转让价是七亿五千万?DMG当初的报价已经是八个亿了,要求任延安做出合理解释。任延安的告急电话一打过来,孙和平马上意识到,糟糕,可能是自己这边出啥麻烦了。

  根据他和汤家和最终达成的利益输送协议,北柴股份要以广告代理的名义,向汤家和儿子汤强的广告公司打入五百万,代理K省境内三年标版广告。因为有这种利益输送,他才大胆在任延安的配合下搞出一个低于DMG报价五千万的股权转让价格。任延安此前说,这个价格汤家和是知道的,只是没明确表态,应算是默认。现在人家不默认了,十有八九是利益输送没实现。找田野一问,果不其然,广告部竟然还没和汤强签合同,说就算照顾,广告代理费也只值二百万。

  孙和平火透了,对田野怒道,你命令他们给我签,谁不愿签谁走人,换个愿意签的人来签!田野见他如此大怒,揣摩着广告费可能和正大重机的股权转让有关,自告奋勇说,不行我来亲自签吧。孙和平立即否决了,你为啥要签?因为汤强是汤副省长的儿子吗?记住,这是一笔正常的广告业务,就算将来出了事,也是广告部经营失误。和汤家和副省长,和正大重机收购毫无关系!和你,和我更没有关系!

  广告代理协议最终由广告部签了,汤家和这才接受了任延安代表正大重机做出的解释:DMG是财务型投资公司,而北柴股份是国有控股的制造型企业,从长远的战略发展眼光看,由北柴股份控股更有利于K省经济的大发展,为此做出五千万的价格折让也是合理的。

  可这么一闹,李约翰抛出那份致命分析报告时,关乎正大重机的这一重大利好没法及时宣布了,股权转让协议签字晚了仅仅几天,就在香港市场上造成了一场地震。北柴股份股价在李约翰报告发表当天暴跌32%,从18.6港元跌至12.6港元,一天市值损失高达12亿。气得孙和平在田野面前大骂不止,声称应该把广告主任枪毙个十次!

  华尔街和香港大股东纷纷致电公司,询问内情。香港联交所也要求公司做出解释。孙和平却没法解释,直到这时北重集团还没下战书呢。孙和平便要钱萍按规定准备公告,内容是:北柴股份仍系北重集团控股公司,公司迄今为止未接到集团拟取消其常年发动机订单的信息。同时也承认,公司和北重集团下半年的发动机供货合同尚未签订。

  不料,钱萍这边拟好公告,还没来得及发给香港联交所和相关媒体,先是省国资委关于国有资产划拨的67号文件发下来了,宣布将北重集团持有的国有股划归省国资委。孙和平真有些哭笑不得,此前他那么想拿到这份文件,却迟迟拿不到;现在他希望文件能晚些时下达,给他和北柴股份一点缓冲时间,甚至为此给孙鲁生打了电话,孙鲁生也答应了,可文件偏偏这么快就下来了。更要命的是,仅仅两小时后,杨柳和北重的战书也传了过来,象似和国资委主任孙鲁生串通好了似的。是总裁周到签名发来的一份传真,传真彬彬有礼地宣布:鉴于北柴股份已不是北重控股公司,自2005年下半年起,北重集团将不再订购北柴发动机,并声明,这一决定将在明日香港报纸上公布。

  情况糟透了。北重要公布,北柴股份也要按规定立即公布,控股正大重机的利好又没法及时跟上来,股价肯定要继续下跌。果然,因为利空消息被证实,北柴股份次日继续放量大跌12%,报收于11.01港元的历史最低价。香港媒体一片指责之声,骂他和北柴股份董事会对市场投资者不负责任,和原控股大股东无端内哄,让香港投资者血流成河,蒙受了重大利益损失。李约翰更明白无误地说,北柴股份唯一正确的选择只能是向原控股大股东北重集团公开谢罪,以期获得稳定的常年订单,才能保障股东长远利益。国内一些媒体也跟着起哄,指控他在香港市场上造成了国有股权市值的重大损失,说他为争个人意气,置国家利益于不顾,是资本市场上的内战高手和麻烦制造者。

  孙鲁生看了相关报道,打电话过来责问,孙和平,这是我们应该看到的局面吗?我和国资委给了你自由,你却给了我们一个大耳光!

  孙和平忍气吞声道,孙主任,这耳光来自杨柳和北重啊!再说,我和你们国资委说过,分家文件晚些时候再发,你们偏这么快发了!

  孙鲁生说,你们敢独立门户,就得有应对措施!没有金刚钻,你揽啥磁器活?告诉你:对这种内战损失,我和国资委是不能接受的!

  国际投资者更不能接受这种因中国境内两大企业内战造成的巨大损失。最大的H股股东,华尔街FTOP基金经理人琼斯先生,在北柴股份第二次暴跌后,发了份英文传真过来,质疑北柴股份脱离北重集团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明确提出,如果现任董事长先生和董事会不能做出让各H大股东满意的解释,FTOP不排除提议改组公司董事会。

  这才是最可怕的。如果琼斯先生代表FTOP提出改组董事会,把他从董事长的位置上赶走,他此前的一切奋斗都将归零。根据北柴股份的股权结构,琼斯先生真的联合其它H股大股东改组董事会不是没可能。他若不能挽狂澜于既倒,就将倒于狂澜之下。于是,孙和平当即立断,指令公司证券部立即分头联系华尔街、欧洲和香港的各大股东,准备连夜召开全球视屏电话会议,解释阐述股价暴跌的背景和他呼之欲出的整装集团的战略布局。孙和平相信,这些充分利好的事实将会说服市场停止对北柴股份的非理性抛售。同时也会让H股大股东们相信,他才是海外投资者在中国最好的代理人。他们今天损失的只是一时的市值,得到的将是一个足以雄视天下的伟大企业集团。

  为了方便美国和欧洲大股东,视屏电话会议安排在夜里22时。

  22时前半小时左右,孙和平挺意外地接到了简杰克一个电话。

  简杰克开宗明义说,孙先生,北柴股份在香港两天跌掉40%,估计您和董事会不会容忍它继续下跌了吧?似乎应该放出利好了吧?

  孙和平警觉地说,能有啥利好?让利空消化一下也是好事嘛!

  简杰克道,香港市场胃口不好啊,已经闹肚子了。更让人担心的是,如果您不给它止泻,欧美的洋医生就会出场了,他们会下虎狼药的!我和DMG不愿因为他们的入主,失去和你们的战略合作机会。

  这假洋鬼子真是厉害,竟然从股价的暴跌中嗅到了危机的气息。

  简杰克继续说,孙先生,您知道吗?今天如果不是我和DMG果断进场的话,北柴股份的股价就不止跌12%啊,很可能再跌30%!

  天哪,这市场魔鬼,竟在这时候进场了!这是看着底牌下注,包赢不亏啊!还有谁比简杰克更清楚他的战略布局呢?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未来的经营团队都将来自DMG啊!于是,由衷叹服道,简杰克先生,我得承认,您和DMG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只不知歼敌几何?

  简杰克说,这要看利好的冲击力多大,总能赚上两亿港币吧!

  这就是说,今天简杰克起码低位接手了两千万股的抛盘,今夜的视屏电话会议结束,利好一见报,简杰克只要在恢复性上涨中反手抛出,一笔暴利就到手了。这个视屏会议你还不能不开,利好还不能不出,简杰克是何许人?他早就算定你迟早要出利好,而且还得早出!

  这时,全球视屏电话会议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英文、法文、德文翻译人员全部到位。会议桌上的十几台电脑完成了和各通话方的网路测试,全打开了。孙和平、田野、钱萍等人都坐到了电脑前,严阵以待,准备对付琼斯先生和各位国际大股东提出的任何尖锐问题。

  荧屏显示,琼斯先生正置身于曼哈顿FTOP的经理人办公室。这间办公室他和田野为北柴股份搞全球路演时去过,琼斯在那里热情接待过他。现在琼斯的热情荡然无存,焦虑不安地坐在转椅上,一双鹰也似的眼睛向这边扫视着,似乎随时准备越过太平洋向他发起攻击。

  德国法兰克福中国投资公司代表卡尔、香港大亨刘查理、法兰西KUDR投资银行首席分析师雷曼等八大股东代表人也一一在荧屏上露面,表情看上去都不轻松。北柴股份的股价两天跌掉40%多,这些大股东市值损失惨重,这时候谁能高兴起来啊?必然要兴师问罪的。

  会议开始后,孙和平刚说了几句客套话,琼斯便第一个发难。这个有着三分之一犹太血统的新泽西人用汗毛毕现的拳头擂着桌面,严厉指责说,脱离北重集团的决定愚蠢至极,是狗屎!我想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放弃能给公司带来稳定利润的控股股东,另立炉灶?卡尔马上从法兰克福予以呼应,资本市场不是你们中国人阶级斗争的战场,德国投资者要赚钱,对这种造成巨大损失的斗争毫无兴趣。KUDR投资银行首席分析师雷曼是位漂亮法国姑娘,事先显然做了准备,当场提供了一份分析报告,和李约翰报告大同小异:因为失去了北重集团的长年订单,公司2005年年度利润将骤减45%,未来的市场风险更难以预料。雷曼要求孙和平和董事会解释,替代北重集团的新用户和新市场在哪里?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是否还有新的利润增长点?

  孙和平面带微笑,开始了解释和阐述:女士们、先生们,很高兴能有机会和大家进行如此坦诚的交流。首先要声明的是,控股股东的变更,是中国国资部门根据标的企业的发展状况做出的决定,不以本董事会和各位的意志为转移。但是,我不反对在此讨论这个问题。脱离北重集团是否象琼斯先生说的,是愚蠢至极的狗屎决定呢?我的答案是NO!因为公司已不再是单一的发动机制造企业,已经成为一个不亚于北重集团的具有整装能力的重卡机械企业了。琼斯先生,两年前的那个婴儿现在已经长大了,大到让北重集团无法容纳的地步了。

  荧屏上的琼斯一脸惊讶和茫然,孙,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和平指了指身旁的田野,那就让田野先生讲讲一个婴儿的成长奇迹吧!女士们,先生们,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一起来见证这个奇迹。

  田野说了起来,从抗衡原控股股东北重集团,以北柴股份的名义受让宏远系两亿一千万希望汽车股权,相对控股希望汽车;到对决简杰克和DMG,成功受让正大重机国有股权,进一步绝对控股正大重机,并转而和DMG结盟,引进DMG管理团队。田野边说边看面前的资产报表,罗列了一连串数据。证明这一系列复杂的资本运作,使北柴股份的资产控制能力大大增强,大幅提高了资产质量。更重要的是,在重卡机械行业拐点出现前,一举完成了未来发展的战略布局。

  孙和平笑呵呵插了上来,女士们,先生们,请告诉我:让这个长大的婴儿继续躺在北重集团怀里吃奶是否荒唐的近乎可笑?关于失去的六万台订单,我们已在被控股的正大重机找回了四万台,其它两万台就算一时找不到市场,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带来的整装利润也足以弥补了。我和董事会可以预告诸位的是,本公司2005年的利润非但不会下滑45%,反而会有超过50%的增长,年报决不会让市场失望。至于雷曼女士所言的可预见的未来,我在这里简单报告一下:公司已在考虑吸收合并正大重机和希望汽车的优良经营性资产,以换股和定向增发的形式分别注入公司。此番整合完成后,公司资产规模将扩大三倍,赢利能力将一举提高250%至300%,无可置疑地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更有趣的是,伴随着公司高速发展期到来的是行业拐点的出现,女士们,先生们,请好好想像一下这个公司的未来吧!

  琼斯率先鼓掌,OK,我收回开始时说过的话!但是,孙,你们仍然犯了一个错误:为什么不及时公布这些好消息呢?如果有这些鼓舞人心的好消息,那个该死的李约翰报告就不会造成股价这么暴跌。

  孙和平说,完全正确!事实上我已经预料到未来的市场对手北重集团会抛出这个报告,本准备在此之前或者与此同时公告上述好消息,但是,非常遗憾,命运在我们得意的时候,小小的惩罚了我们一下:因为官僚制度的效率低下,这个报告发表时,我们还没拿到正大重机的国有股权转让的批准文件。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明天这些好消息都将公布,北柴股份股价会回到应有的位置。退一步说,就算股价暂时无法上去,女士们,先生们,难道你们就会丧失信心,而抛出这个伟大企业的股票吗?请相信我,你们买入的这个伟大企业正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高速成长着,我甚至不能想像它未来是什么样子。

  视屏电话会议非常成功,次日香港市场开盘,北柴股份跳空近一港元高开,一路震荡走高,买盘强劲。至前市收盘,已大涨18%,报收12.99港元。周四利好消息公布,股价再度大涨48%,以19.23港元报收,不但收复了此前的全部失地,比暴跌前还略微上涨了一些。

  孙和平却不满意。在他的设想中,股价不但应该收复失地,还应冲得更高些。他宣布的不是一般的利好,是一个伟大企业的隆重登场啊,市场应该给它热烈的掌声——更高的溢价。后来才知道,破坏了市场掌声的坏家伙,除了简杰克的DMG,竟还有杨柳的北重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