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暧昧的捉弄楼采凝龙恋无痕王玫香雪海亦舒暴发罗宾·科克十四格格郑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三十五节

  孙和平咋也没想到,当年正大重机的股权转让还会出问题,而且又出在老朋友汤家和身上。据这位很不够朋友的老朋友说,由于任延安玩忽职守,资产统计时漏计了城内老厂区的土地资源项目,给国有资产造成了巨额流失,因此要求孙和平和北柴集团于年内补交土地款三亿八千万元,否则这块地将由K省国资委依法收回,公开招标拍卖。

  这真是岂有此理!正大重机老厂区前年就投入了开发,正大花园城一期工程的主体已经起来了,三十万平方米高档住宅正在销售,姓汤的偏来了这一手,也他妈的太混蛋了。不错,当年签协议时,这块黄金宝地是没计入,可也是有条件的,是以安置全部厂内原住户为前提的。退一步说,就算要计入一些土地价值,也不能以今天房地产火暴后的价格计算嘛,按2005年的地价,扣除拆迁安置费用,最多不过补交几千万,哪能开口就是三亿八千万?这不是把他和北柴集团当土豪打吗?于是,孙和平亲赴K省,找到了汤家和,把这话当面说了。汤家和的回答毫不含糊,孙董,这还叫打土豪啊?补交三亿八千万,真是对你们北柴的大大优惠了!你也不看看正大花园城周边土地都是啥价了?真按今天地价算的话,起码六个亿。这事你看着办吧!

  孙和平一看就看出了名堂:这两年地价、房价爆涨,北柴集团的股价也在香港和内地一路上扬,老家伙估计是后悔了,觉得自己得的好处太少,找借口索贿。田野也看出来了,背地里和他嘀咕,说是不给这位副省长一些好处,只怕难过这一关。孙和平说,好处我们可以给,但谁敢去送?再说,谁知道这老家伙胃口到底有多大?田野说,不行,咱就准备补交地款吧。孙和平不干,开啥玩笑?这可是三亿八千万啊,真交了的话,今年的财报可就没那么好看了,股价非掉下来不可!

  在这种大好牛市里,北柴集团的股价是决不能往下掉的。这不但关乎企业形象,更关乎他和高管及员工的利益。两年前成功地进行了一场独立战争后,北柴不但如愿以偿地合并吸收了希望汽车和正大重机,实现了香港和内地的整体上市,而且和国际接轨,实施了期权激励和员工持股计划,他和田野等高管全因持股和被授期权成了亿万大款,持股员工也一个个奇迹般富了起来。北柴集团今年财报上若是出现了这三亿八千万的减值损失,那么,股市上的市值损失可能就是几十亿上百亿,所以,明知汤家和是条贪婪的恶狼,他也得与狼共舞。

  这才想到了老同学刘必定。当年他能交上汤家和这位朋友,拿下正大重机,是打了刘必定这张牌,现在解除危机只怕还得打这张牌。

  主意打定后,孙和平便想再次探监,和老同学讨论一下可恶的汤副省长。不料,办公室主任仲秋一打听,刘必定竟要提前出狱了,他岂能不在第一时间接风?给汤家和送钱这种事,得刘必定去干嘛,二人是行贿受贿的老朋友了,应该有个长期合作的优惠价。就算没优惠价,或者优惠的部分让刘必定吃了,也得让刘必定干。刘必定本来就是犯罪分子,多犯一次罪少犯一次罪没啥本质区别,他可不能犯罪。

  于是,在刘必定自称的这个伟大的日子里,孙和平热情地拉着刘必定的手摇个不休,明确赞同说,是的,老同学,这是个很伟大的日子!一位资本大鳄的自由提前来临了!自由多么美好,值得珍惜啊!

  刘必定说,能提前出来,也得感谢你!你的订单让我立了功!指点着贵宾室豪华奢侈的陈设,又说,哎,这里不会是啥犯罪场所吧?

  孙和平开玩笑道,必定,在你之前可没一个犯罪分子进来过!

  刘必定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算啥犯罪分子?我要是犯罪分子,你们个个都是犯罪分子!我和你们的区别是,你们运气好,没被人抓住。别忘了,老同学,咱们可是当年一起骗过贷款的老搭档……

  孙和平不敢开玩笑了,拍了拍刘必定的肩头,喝止道,必定,打住,给我打住!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说罢,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换了个颇为温馨的话题。哎,还记得两年前的那个七月么?我去探监看你,你老兄正研究萨特的《存在与虚无》呢!让·保尔·萨特……

  刘必定点了点头,不过,孙和平,你那次是探监看我的吗?好像是看望希望汽车股权的吧?咱们就算不虚无,可也别虚伪啊!

  孙和平呵呵笑了起来,你这家伙呀,还那么尖刻!说罢,长臂一搭,亲昵地将刘必定搂倒在沙发上。说真的,我和北柴集团真要好好感谢你啊!没有你和宏远系那笔股权,哪儿有我和北柴集团的今天啊?

  刘必定也不谦虚,那是,要不是时运差,这一切也许会属于我。

  这倒也是一种事实。从股权布局上来看,刘必定和宏远系当年控股希望汽车,也志在正大重机。如果刘必定的资金链不断,能顽强挺到今天的话,也许就没有他这个北柴集团了。遗憾的是,刘必定玩过了界,陷入了犯罪的深渊——你时运再不济,也不能去犯罪呀……

  当然,不好在人家获得自由的头一天就讨论过去的犯罪,更何况谈的项目就有要他犯罪的意思。于是说,说吧,让我和北柴咋感谢你?

  刘必定透过眼镜上方的边框看了他一眼,和平,我不要你谢,只是想知道,你为啥这么急着见我呢?总不至于是急着一定要谢我吧?

  孙和平一拍膝头,那是!猜猜看,我想请你干啥?快速抢答。

  刘必定道,还能干啥?是请我出山,做你们的投资顾问吧?

  孙和平立即起身,和刘必定握手,恭喜你,答对了,加五分!

  刘必定笑着,一把甩开孙和平的手,孙和平,你真是个猴,就不能老实坐一会儿?买卖玩得这么大了,也得学学人家杨柳的稳重了。

  孙和平一听杨柳就气,哎,刘必定,你可别给我提杨柳啊,提他我就来火!他北重集团欠了我和北柴两亿多货款就是不还,都拖了两年了。我前阵子刚发了话,让我们的律师团在香港正式起诉他……

  刘必定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孙董,你找我不是开诉苦会的吧?

  孙和平愣了一下,哦,对,对,言归正传,咱们言归正传!

  刘必定擦拭着眼镜,说吧,你们集团准备给我多少亿搞投资?

  孙和平笑了,必定,你是咋想的?啊?刚出狱就这么大胃口?

  刘必定口气轻松,这胃口还算大?我进去前股市熊成那样子,我还掌控着好几亿资金呢!现在这大好牛市,正需要我的好胃口嘛!

  孙和平这才发现,刘必定弄错了,其实,这应该是一个酝酿犯罪的日子。于是,便道,必定,实话实说啊,我和北柴集团都不会错过这轮大好牛市,我们证券部已经做了些证券投资,也有不少斩获。我和你说的投资,是具有感谢性质的,直说了吧,就是想给你帮点儿忙。

  刘必定眼皮一翻,那,孙和平,你倒说说,想咋给我帮忙呢?

  孙和平说了起来,口气很严肃,必定,我是认真的。你现在刚出来,恐怕也没个着落,是不是?我就替你设想了两个方案,其一,请你到我们K省房地产公司做副总,年薪一百万左右,先过渡一下……

  刘必定立即摆手,孙和平,年薪一百万,你也好意思说呀?

  孙和平指点着刘必定,笑道,看看,我就知道你会看不上,所以就设计了第二套方案:专为你成立一家投资公司,送几千万让你玩!

  刘必定仍是不屑,起身道,行了,行了,老同学,这笔钱你留着自己玩吧,对不起,我女儿和她妈还在家等着我呢,恕不奉陪了!

  孙和平忙把刘必定拦下,哎,必定,你看你,咋突然生气了?

  刘必定道,我生啥气?我不生气,你真的非要送我几千万,我也不推辞,你让人打到我卡上去吧!卡号我明天告诉你。哎,还有事么?

  孙和平发现了自己的失误:刘必定是啥人?草莽时代的资本英雄啊,翻手云覆手雨,啥事没经历过?会相信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刘必定虽说起了身,也没急着走,哎,还不把象牙吐出来啊?

  孙和平略一沉思,只得吐出了象牙,赔着笑脸道,必定,那我直说了吧,我呢,既想给你帮忙,也想请你给我和北柴帮个忙!这才吞吞吐吐说起了汤家和,以及汤家和带来的三亿八千万元危机,最后,极是恳切地说,必定,据我掌握的情况,你和这位汤副省长关系好像非同一般,我就想了,如果你能代表我出面找找他的话,也许……

  刘必定不接他的话,重又坐到沙发上,擦起了眼镜。

  孙和平试探着,当然,现在办事都得花钱,该花照花!必定,我是这样想的,按2005年的地价补交地款,最多三四千万吧,我给你成立个投资公司,投个五千万,你只要能把这事给我们搞定就成……

  刘必定仍不说话,不知是嫌钱少,还是当真被政府改造好了,不愿继续犯罪?孙和平便又诱导说,必定,我决不让你再犯错误,更不是指使你去向汤副省长行贿。你老兄咋会行贿呢?你和汤副省长关系这么好,酒杯一端还不就把啥事都办了?而我和北柴集团呢,是对你搞点儿投资,——当然,我们也可以把它理解为项目承包,这都合理合法。

  刘必定这才戴上眼镜,呵呵笑道,孙和平啊孙和平,你他妈的也够绝的,为省三亿八千万,能想出这种损招,甚至不惜派人在监狱前后门堵我!你可不是我啊,是上市公司董事长,犯得着冒这种风险吗?

  孙和平苦着脸,说起了实话,你以为我这上市公司董事长就这么好当?正大重机这笔账在2005年就结束了,现在老汤非要重算,我咋向海内外股东交代?还有,真补交了这三亿八千万,北柴股价能不下跌吗?损失就太大了,想来想去,还是通过你私下摆平了比较好。

  刘必定这才认可了,有一定道理,不过,孙和平,这可叫犯罪!

  孙和平忙道,哎,必定,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项目承包……

  刘必定坚持着,你这个项目本身就是犯罪项目,罪名很清楚,叫单位行贿!别忘了,我可是在监狱里研究过犯罪学的,现在几乎是个法律专家了!又说,孙和平,你小子真够朋友啊,啊?在我出狱头一天,又想让我去重新犯罪!我说这里是犯罪场所,你还不承认呢!

  孙和平有些怕了,哎,哎,必定,你误会了,肯定是误会了!我就是请你出面帮个忙嘛,也没说过要你去给汤副省长送钱行贿啊……

  刘必定一脸冷峻,孙和平,那我问你:老汤是啥人,你会不知道吗?不送钱,人家能为你办事吗?话既然说到了这一步,那你也实话实说吧,你们当年拿下正大重机,有没有给老汤啥好处?给了多少?

  孙和平实在吃不透面前这位老同学了:这小子像似真被改造好了,——即便还没改造好,似乎也不准备马上就实施犯罪,自由毕竟很珍贵啊!便赔着小心说,必定,我们还真没给他啥好处,就是提了提你,老汤呢,把我当成了你的朋友,就把股权转让协议给批了!

  刘必定夸张地大笑起来,天哪,我家汤哥从啥时起变廉洁起来了?怪不得现在要你们补交三亿八千万呢,你们还是老实交款去吧!

  孙和平不敢再谈下去了,好,好,必定,这事就算我没说……

  刘必定偏逼了上来,哎,别,别呀,和平,窗户纸既捅破了,我就得把话说透了。我告诉你:我当初从老汤手上拿股权,前后送了他二百万美元,外加二百四十万人民币。美元是打到境外他指定账户上去的,人民币是给的现金。你敢说没送过?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这真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应该叫引狼入室啊!孙和平沮丧极了,无力地辩解道,必定,你……你别不信,我们还真就没送呢……

  刘必定咂起了嘴,看把你吓的,想请我帮忙,还不说实话!

  孙和平又看到了希望,刘必定,你还真愿给我们帮这个忙?

  刘必定笑道,该帮的忙还得帮啊!既然你这么看重我,非要让我重新走上犯罪道路,我不走也说不过去。咱们是啥关系?当年共同骗贷犯罪的老搭档啊,你今天重操旧业,我还有啥话说?再说我和老汤也是老关系了,这么多钱都送过,哪在乎替你们再送一次……

  孙和平窘迫地干笑着,哎,哎,老同学,咱们别老往犯罪上扯行不行?这不是中国国情、中国特色嘛,不都是些没办法的事嘛!再说了,你和汤副省长咋整是一码事,咱们之间又是一码事嘛,是不是?

  刘必定道,你看看你,咋这么虚伪?差不多成另一个杨柳了!

  孙和平只得说,好,好,我不虚伪,必定,说说你的条件吧!

  刘必定身子往沙发靠背上一仰,眼望天花板想了想,和平,咱这样吧,老汤的事我去办,连补地款加送钱有多少算多少,也许五千万不够,也许用不了,这得看我和老汤谈的情况,我呢,分文不取。而作为对我的酬谢,你们只要把省下的这三个亿,借给我用三个月就成。

  这可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三个亿不是小数目,万一让刘必定玩砸了,他麻烦就大了,甚至不如不请刘必定帮这忙。于是,迟疑道,借三个亿给你用几个月没啥大问题,可我也得考虑资金的安全性啊……

  刘必定不愧是玩钱的老手,想都没想便说,安全性没问题!你把这三个亿打到汉江证券,由券商监控限制嘛。当然,股市上的事很难说,我也可能亏损,亏了就赔你们嘛,我拿五千万给本金保底够了吧?

  孙和平不免有些吃惊,哎,必定,你手上现在还有五千万啊?

  刘必定淡然一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要能借给我六个亿,我就拿出一个亿保底,而且还可以考虑向你们支付百分之十的年息……

  孙和平乐了,好,必定,那就这么定了!具体怎么合理合法的落实,我再想想吧。你呢,赶快给我联系老汤,或者干脆明天飞K省!

  刘必定缓缓摇起了头,别这么急嘛,我得先看到那三个亿啊!

  这可恶的刑满释放犯,也太斤斤计较了!可又不能不答应,于是道,必定,我保证你本周内就会看到那三个亿,但我再重申一下……

  刘必定心知肚明,别重申了,我知道,这和补交地款没关系。

  孙和平笑了起来,对,对!必定,走吧,咱们该去喝点儿啥了。

  刘必定也笑了,哎,是为我接风,还是庆贺一笔买卖的成交?

  孙和平手一挥,嘿,两层意思都有了,但主要还是为你接风!

  因为是密谋行贿,这日的接风酒没第三者参加,连办公室主任仲秋都没露面。二人便像当年在大学时一样放开来喝,不知不觉一瓶半茅台下去了,话也多了起来。刘必定大发感慨,后悔当年转让了希望汽车的股权,还提出了自己的困惑,问孙和平是咋搭上汤家和的?孙和平也是喝多了,在冲天酒气中不无得意地把故事会的情景说了一遍,说得绘声绘色,还点名道姓地提到了刘必定前妻祁小华的“贡献”。

  万没想到,刘必定竟为这种事翻了脸,借着酒意,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不止,孙和平,你他妈的也太混蛋了吧?能想出这种损招!竟拿我的秘密去套人家!这不但坏了圈子里的规矩,也坏了我的名声,让我咋再去见老汤?行了,孙和平,咱到此为止吧,你的事我不管了!

  这混账的刑满释放犯,竟还有搞腐败的原则立场哩!该犯说完这番话,起身要走。是真的要走,怎么拉都拉不住。孙和平虽说喝了不少,心里还是明白的,知道就是把刘必定勉强留下来,只怕也难以谈事了。没办法,只得叫来自己的司机,吩咐司机送刘必定先回家。

  刘必定走后,办公室主任仲秋过来了,汇报说,在他和刘必定会面吃饭期间,田野来了个电话:平州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裴小军明天上午要到集团考察,希望他能赶回去接待。还有一个是钱萍的,说是突然接到省城法院送来的传票,北重集团以违约为名把他们北柴告了。

  孙和平已被刘必定闹得很不舒服了,听完汇报就火了,小仲,你咋回事?这么重要的两个电话,咋早不说呢?让我现在赶回平州啊?

  仲秋道,这……这不是您的指示么?让我不要打搅你们谈事?

  孙和平想想也是,自己是下过这道命令的,便借着酒性又骂起了杨柳和周到,妈的,杨柳、周到赖账还有理了,竟敢在省城告我们!

  仲秋说,孙董,恐怕没周到啥事了吧?周到不是要调走了么?

  孙和平这才想起,不错,北重的班子正调整,周到要滚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