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与狼共舞凯文·科斯特纳我很想爱他(下辈子,我要预约爱情)童非非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三十七节

  早上八点多钟,孙和平被电话吵醒了。是田野的电话,说裴市长到了。他正蒙眬发呆,电话里就传出裴小军的声音,孙老师,你在哪里?故意躲着不见我?孙和平这才发现睡过了,开口就是一个谎,小裴市长,对不起,对不起,我在省城谈事呢,一直谈到天大亮,这刚刚把客人送走。裴小军说,哟,这么忙,啥客人?省城的美眉吧?孙和平又信口开河,哪儿来的美眉啊,就是一帮律师,又老又难看。你可能不知道,北重集团刚把我们告了。又说,你等着,我这就过来了。

  一路往平州老营赶时,两个手机响个不停,请示汇报不断。仲秋一一应付,所有回答都是,孙董正开会,有事请和我说,我转告。车出省城,刚上高速公路,祁小华来了个电话,偏不和仲秋说,点名道姓要他接电话,而且要马上接。仲秋捂着话筒,征求他的意见。他这时正就着牛奶啃着面包,忙把一口面包咽下去,被迫接了这个电话。

  祁小华开口就骂,孙和平,你他妈的是不是存心害我啊?你昨晚给刘必定接风时都瞎说啥了?啊?他回家后大发酒疯,又吵又骂的!

  孙和平这才想起了刘必定和那场尚未成功的交易。事情看来有些糟糕,这刑满释放犯竟找前妻祁小华算账了。却也不好解释,便装糊涂道,这是咋了?我们喝酒时好好的啊,也没说啥呀?更没提到你。

  祁小华说,你没提到我,他哪来这么大的火?孙和平,我可告诉你,我和刘必定虽说离了婚,可从没想过要害他,尤其是这种时候!

  孙和平由这话判断,认定刘必定没把具体啥事情告诉祁小华,便说,小华,刘必定怕还是记恨你当年的背叛,找借口发泄一下吧?

  祁小华道,不对不对!刘必定说我二次背叛了他,被你利用了!

  孙和平故作轻松,天哪,你祁小华是啥人?弱智的傻大姐啊?是能被利用的主吗?要说你利用我还差不多!别以为我不知道,两年前希望汽车的那场股权之战,我可是让你们汉江证券占了大便宜……

  祁小华火气消了不少,就是,我要被谁利用也不叫祁小华了!

  孙和平这才说,小华,你别多想了,你不想害刘必定,我也不想害他,还要帮他一把。我说了,准备借笔资金给他,让他在这轮大好牛市里赚上一笔。哎,你把刘必定的电话告诉我吧,我正要找他呢!

  祁小华道,你打他妹妹的电话吧,昨晚吵过架后,他就带着孩子住到他妹妹家去了,他妹妹刘必英的电话,我这就用短信发给你。

  没一会儿,祁小华的短信到了,孙和平便顺利地找到了刘必定。

  刘必定开口就没好气,孙和平,咋又是你啊?没完没了了?!

  孙和平说,这不是关心你吗?醒酒了吗?醒酒了,咱说正事。

  刘必定道,我和你没啥正事,股市要开盘了,你他妈少烦我!

  孙和平说,哟,出来第二天就上岗了?我那笔钱你还要不要啊?

  刘必定道,不要了,我真没脸再见人家老汤了,这可不是酒话。

  孙和平直乐,必定,你还真当个事啊?好,那你到老汤面前骂我吧,就说我不是个东西。可你别骂人家小华啊,她又不是故意卖你!

  刘必定很敏感,哦,她还找你了?具体啥事我可没给她说啊!

  孙和平说,我也没和她说。不过,人家对你挺好的,还希望我帮你呢!哎,必定,昨晚说的那事你再考虑一下,可别意气用事啊……

  刘必定显然是应付,行,行,咱再说吧!哦,股市开盘了,高开了近40点啊,5070点,看来5000点是有效突破了!说着,挂了机。

  孙和平有些失落。真没想到刘必定能活得这么潇洒,从监狱出来就像从宾馆回家似的,没任何心理落差。更没想到这小子底子还这么厚实,手上竟有上亿元资金。如果运气够好,在股市上赚上个三五倍,便又有东山再起的资本了。今日的股市遍地神话啊,北柴集团试着投了五个亿,一年多都净赚了十个亿,何况坐庄炒股起家的刘必定了。也正因为如此,孙和平断定,刘必定不会对那三个亿一点不动心……

  这时,远在K省的任延安来了电话,仲秋照例应付,应付得挺艰难。仲秋说了他在开会,会议很重要,任延安还非要他接电话。他烦了,从仲秋手上一把夺过手机。老任,说,你说吧,还是那事吧?

  任延安说,不是那事还能是啥事?孙董,汤省长把过去的账全算到我头上了,口口声声说我玩忽职守,还几天一个电话,催我们补交地款,可您又不愿交!正大那帮老员工也在闹,四处上访告我。我准备到平州向您和董事会做个汇报,哦,已经订了明天的飞机票……

  孙和平忙道,哎,哎,老任,你千万别来,我明天不在平州。

  任延安说,可这事得解决啊,孙董,总不能把我架在火上烤吧?

  孙和平强压着恼怒道,没人把你架在火上烤,这事我正在紧急处理,已经快有结果了。只要问题解决了,哪儿还有谁玩忽职守?汤省长那里你也别去吵,他批评你就先听着,这种时候顾全点儿大局行不行?

  任延安就是倔,委屈得不得了,玩忽职守可是原则问题……

  孙和平不愿多说了,好了,老任,就这样吧,我正在开会!

  任延安的这个电话,彻底败坏了孙和平的好心情。这老家伙,实在是不让人省心。挂着北柴集团副董事长的头衔,高薪股权拿着,大财发着,却一点风险不想担。老汤一个玩忽职守就让他受不了了。那他呢?就该为集团和管理层的期权利益啥的苦心策划单位行贿吗?!

  没一会儿工夫,任延安的电话又过来了,仲秋迟疑地看着他,不知该不该接。他明确说,你不要再接了,以后凡是老任的电话都别接。

  嗣后一个多小时,任延安的电话又来过四五次,直到车开进平州老营了还来过一次。这让孙和平把坏心情一路带到了裴小军面前。

  于是,孙和平一见裴小军就大倒苦水,小裴市长,你真不知道我过得叫啥日子!早上一睁眼,夜里十二点,就没一会儿的清闲肃静!

  裴小军笑道,谁叫你是上市公司董事长的?还想清闲肃静呢!

  孙和平这才问田野等人,哎,田总,你们陪小裴市长下去过了?

  田野说,下去过了。裴市长不让等你,我们就陪着裴市长到二分厂看了看,顺便呢,也把上半年的生产和经营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

  孙和平和裴小军熟得很,这位年轻副市长曾在他手下呆过两年多,直到现在都还喊他孙老师,这么称呼他的,只有裴小军一个。因此,他对裴小军也没那么多客套,手一挥说,那好,我的任务就简单了,中午就和小裴市长喝酒,争取陪好陪倒。走,走,先到贵宾室坐!

  到贵宾室坐下后,裴小军才正经作色说,孙老师,我今天来不是喝酒的,是有事,你和田总得帮我落实好。刚才我已和田总说了,就是二分厂的老厂房保护,一百多年的老厂房,洋务运动的产物啊,至今还堡垒似的耸着,全国都不多见。我真怕你们扩线改造给拆了……

  孙和平笑道,小裴市长,你莫不是想在这儿留个念想吧?你当年在二分厂呆过嘛,那栋老厂房里留下了你仕途上的第一个足迹……

  裴小军很严肃,哎,孙老师,我是认真的,这不关我的念想,是文物保护。文物局的同志来看过了,希望市里保护起来。我呢,也和主管文物的金市长通了气,决定认真保护,规划建一个近代工业博物馆。你们若是不愿出钱,市里可以出,可我希望你们别让市里出了。

  孙和平没当回事,老厂房保护裴小军早就提过,他并不反对,北柴财大气粗,哪儿用得着市里掏钱?便说,行,这点儿钱我出了,就按你的指示办!你小裴市长官当得再大也是北柴人啊,我们北柴不能给你丢脸嘛!不过,中午你可得好好喝酒,别又给我乱扯啥纪律规定的。

  裴小军这次很爽快,好,那我就违反一次规定,和你们好好喝一回!但我再重申一下,这事你们一定要落实好了,别让我留下遗憾!

  直到这时,孙和平都没想到裴小军要调走,更没想到会调到北重集团去做总裁。倒是田野比较敏感,到贵宾餐厅吃饭时,扯了扯他的衣角,悄悄说,哎,裴市长咋说起遗憾了?莫不是要动动了?他没当回事,人家副市长干得好好的,往哪儿动了,没风声啊!又问田野,你啥意思?就这点儿小事也不想办?田野说,嘿,你误会了,我会这么傻么?这事该咋办咋办,他动也是往上动,我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啊!

  田野想到了往上动,可也没想到裴小军会往北重集团总裁的位置上动。于是这最后的午餐就成了要命的陷阱,让他和田野都在无意中陷进去了。事后想想,还不好怪裴小军,裴小军要调走了,最后来一下,是为了落实老厂房的保护,也许还有个顺便告别的意思,但决不会故意过来刺探军情。问题还是出在他和田野身上,这么多不能向对手泄露的秘密都是他俩主动说的,真有点坦白交待的意思,惭愧啊。

  最初的话题是他挑起的,就是北重在省城起诉的事。他骂骂咧咧说,准备先和北重打管辖权官司:北柴是香港上市公司,注册地在平州,官司要么在香港打,要么在平州打。他希望在平州打,因为香港还有场他们告北重的官司。他像过去一样,要裴小军动用他父亲裴一弘的关系,帮着做做工作。裴一弘在汉江树大根深啊,省城政法委书记早年做过裴一弘的秘书。孙和平认为,只要裴小军找那位政法委书记说个话,管辖权就有可能转移到平州来,而转移到了平州,杨柳和北重就没啥戏唱了。北柴是平州的纳税大户,哪个法官敢判北柴输?

  裴小军一边听,一边吃,等他说完了,没接他的话题,倒说起了笑话。哎,孙老师,你这说到打官司呀,我倒想起个段子哩,就是说打官司的。有个男同志气势汹汹往法院走,有人问,哥们儿哪儿去啊?那男同志说,哪儿去?打官司!人又问,你原告还是被告?男同志说,我能当被告么?原告!人再问,告啥呢?男的说,你嫂子被人强xx了!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孙和平也笑了,说,这是讥讽天津人的,用天津话说效果才好哩,便学着天津话重说了一遍,又惹出一片笑声。

  裴小军笑得前仰后合,笑罢,端起一杯酒,来,来,孙老师,还是你水平高,我先祝贺一杯!田总,还有你们各位,也准备祝贺啊!

  大家便祝贺起来,你一杯,我一杯的,让孙和平连喝了七八杯。

  这时,酒桌上气氛很好,孙和平就把北重的起诉忘了。这事本来就不大,他对裴小军也就随口一说。裴小军是主管市长,一直屁股指挥脑袋,维护北柴几乎成本能了,能帮的忙都会帮,用不着他强调。

  都把裴小军当自己人,大家说话也没啥顾忌。田野便闯祸了,接下来,给裴小军敬了杯酒,说,裴市长,最近有个大新闻您知道么?

  裴小军不在意地问,啥新闻?你们把平州钢铁的股权拿到手了?

  田野说,哦,这倒没有,还在谈着,问题不大吧!又说起了自己的泄密话题,哎,裴市长,您能想到么?北重集团内部矛盾现在可不小啊,他们高管层的一位重要人物准备叛逃,随时有可能投奔我们。

  孙和平乐了,非但没去阻止田野,反而抢了上来主动说,就像一个犯罪分子要抢着交待立功似的。对,对,小裴市长,这不但是重大新闻,目前也是我们的核心机密!你老弟知道后可别透露出去……

  裴小军笑着阻止,孙老师啊,既然是核心机密那你们就别说!

  孙和平道,和你说有啥关系?是这么回事:北重管营销的副总裁王小飞要过来了!他宁愿到我们北柴做二级公司的老总,也不愿在杨柳手下干副厅级!可我能让王小飞干二级公司老总么?他可是管营销啊,能带不少客户资源过来,我咋说也不能降他的职嘛,你说是吧?

  裴小军似乎有些吃惊,你们这么挖杨柳的墙脚,有些过分了吧?

  孙和平酒杯一顿,过分啥?小裴市长,当年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杨柳用希望汽车的少数股权掐我的脖子,差点没掐死我!我瞅准他的蛋窝,能不狠狠踹他一脚吗?我准备让王小飞做北柴的营销总监!

  田野也说,这事怪杨柳,别看他不吭不哈的,骨子里狠着呢!北方重工两地上市后,杨柳怕王小飞以后也学孙董闹独立,就把董事长的位置抢走了,给王小飞来了个明升暗降,王小飞能没想法么?早些年王小飞和孙董一样,都是上市公司董事长,现在好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孙董成了驰骋天下的一方豪杰,身价几亿,王小飞呢?继续在杨柳手下受气不说,还挣不着大钱,人家凭啥再留在北重卖命?

  孙和平牛劲上来了,小裴市长,你现在明白了吧?我当年带着北柴独立是多么英明,否则,我就是另一个王小飞!指了指田野和众高管,还有你们,更没啥好日子过!员工持股,股权激励,想都别想!

  田野立即起身,来,来,同志们,让我们为英明的孙董干杯!

  众高管纷纷起身,准备集体向孙和平敬酒,裴小军也站起来了。

  孙和平一见,忙把裴小军按在座位上,哎,小裴市长,没你的事!

  裴小军说,咋没我的事?十五年前我也是北柴二分厂的工程师嘛!硬是站了起来,举起杯,让我们为北柴、为孙董,干掉这一杯。

  这杯酒干掉,裴小军说,一晃十五年,没想到北柴会有今天……

  孙和平又抢了上去,今天不算啥,一个伟大企业刚起步嘛!小裴市长,下一步,我们拟增发一亿股,吃下平州钢铁。平州钢铁不但有钢铁,还有铁矿资源,我们作为用钢大户,产业链就上延了两级。未来钢铁涨价的因素基本消化了,可以长期保持产品制造的成本优势。

  田野进一步透露说,裴市长,实际上,我们已经做通了大股东顾盼的工作,以四十亿左右的价格受让他手上的全部股权,这可是个大秘密啊,别说杨柳不知道,就是平州钢铁的董事长顾平也不知道……

  裴小军敲了敲桌子,田总,孙老师,你们能不能让我说两句啊?

  孙和平说,好,好,小裴市长,你说,你说完我们继续汇报。

  裴小军笑着摆手,别汇报了,孙老师,还有田总,你们今天抢着说了这么多秘密,我不让说你们还非要说,现在也让我说个秘密吧!

  孙和平和众高管全都看着裴小军,不知这位副市长要卖啥关子。

  裴小军脸上的笑容收敛了,本来我不想说,可不说真不行了,谁知道你们还会说出多少秘密?是这样的,赵安邦省长昨天已经代表省委正式和我谈过话了,我明天就要离开平州,到北重集团出任总裁。

  简直是晴天霹雳,孙和平、田野和在座的所有高管都傻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