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落花洞女三生石霸狮子澄拜见死神大人艾可乐女神的超级赘婿黑夜的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梦想与疯狂 > 下卷 第六十二节

  那天,杨柳走出赵安邦办公室门就后悔了:他这是怎么了?咋把辞职报告收回来了?早已下定的决心咋就这么轻易动摇了?省委书记何新钊既已露出让他出局的意向,就算有赵安邦保护,他又能挺多久呢?国企就是官企,汉江最大的官认为你可有可无,你还有必要坚守心中的梦吗?但后悔也晚了,就算为了赵安邦,他也不能马上再把辞职报告交上去。赵安邦是官场上少有的明白人,有责任心的人,和他这么交底交心,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估计赵安邦也和裴小军谈了话。裴小军在达到目的之后,又恢复了恭敬谦虚的老样子,一口一个“杨老师”的叫着,不断向他请示汇报。拿下新欧洲机械公司股权,进军欧洲,明明是裴小军的意思,却变成了他和董事局的意思。在和简杰克等人谈判时,裴小军言必称“杨主席”。他也不傻,能躲就躲,只陪简杰克吃过一次饭。不过,背后该提醒的也提醒了,让裴小军注意法兰克福市场的股价变化情况,同时,还通过安插在北柴内部的沙子,了解到了北柴给DMG的报价。

  春节前几天,当裴小军一行即将启程前往欧洲考察时,杨柳又把裴小军单独叫到办公室,做了一番交代。明确提示:简杰克要价五亿三千万欧元,溢价已高得离了谱,而北柴的报价是不超过三亿欧元。

  裴小军说,杨老师,这我心里有数,两边都不是实价!据简杰克说,孙和平耍了他们,为了高价增发圈钱,拿新欧洲机械讲了一次故事,把九十七亿圈到手,就一脚将简杰克和DMG踹了。这也有可能。

  杨柳道,是有可能,这种事孙猴子干得出来。这正说明市场的险恶,资本的丛林里充满了各种食肉动物。孙猴子咬了简杰克一口,你小心被简杰克咬一口。考察时不要轻易表态,别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裴小军连连点头说,杨老师,您提醒的太及时了,哦,我回头就给参加考察的同志开个小会,传达您的指示精神!考察回来后,我马上向您汇报,在您和董事局没有明确态度之前,我不会表任何态的。

  杨柳道,这就好。想了想,又说,小裴,你是不是就一定急着去考察啊?明天就是江汉大学百年校庆了,你也是汉大的毕业生,还做过一届校学生会主席,是不是和我一起参加一下?金校长希望你去。

  裴小军说,杨老师,你代表就行了,我该走还是走吧!哦,对了,给汉江大学的捐款我按您的指示办了,一千万元支票昨天送过去了。

  杨柳有些意外,孙和平和北柴不是捐五百万么?咱们参照捐啊!

  裴小军乐呵呵的,嘿,这不就是参照北柴数目捐的嘛!孙和平五百万,咱们当然得一千万了,再说金校长又是你们那届的留校同学!

  杨柳明白了,裴小军这是讨好他,想让他在孙和平和金校长面前扬眉吐气。可这又是抗命。却也不好发作,只道,好,好,这下子我有面子了!不过,小裴,下次把北重集团捐出去,得给我打个招呼啊!

  裴小军也很敏感,脸上的笑僵住了,哦,杨老师,您嫌捐多了?

  杨柳便又笑了起来,没,没有,你别瞎想啊,我开个玩笑罢了!

  当晚十点多钟,祁小华突然来了个电话,问他去不去参加明天的校庆活动?杨柳说,去呀,我们北重还给母校捐了一千万呢!又问祁小华,你去不去?祁小华说,我正犹豫呢,听说刘必定去,我就不想去了。杨柳说,你当年的校花不去,会让多少男同学失望啊!看了看身边蒙眬入睡的夫人,觉得说话不方便,哦,我换个电话打给你吧。

  穿着睡衣,到楼上书房再一次和祁小华通话时,杨柳的心难得湿润了。祁小华熟悉的声音和即将到来的校庆,勾起了他对大学时代的美好回忆,回忆里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电话那边的祁小华。那时的祁小华多么美丽、多么清纯,笑起来银铃似的,哪有今天这么多算计和世故?如果不是刘必定横刀夺爱,今天睡在他身边的就是祁小华了。

  祁小华也在感慨,杨柳,人生真是一场连续不断的梦啊,和你的梦,和刘必定的梦,今天是一个苍老女人的孤独梦,唉,我真想哭。

  杨柳劝慰道,别哭,别哭,人人都在苍老,孤独的也不是你一个!怕祁小华伤感,换了个话题,哎,我听说,这轮大牛市让你赚了不少?

  祁小华说,是赚了不少,今年高管分红每人不下二百万。可这种疯狂能维持下去吗?好日子怕是快过到头了。哦,你看孙和平干的好事啊,明明没落实好任何项目,哪怕把圈的钱存银行也要圈,一圈就是九十七个亿。还和我振振有词说,他在出售一个伟大企业的明天。

  杨柳道,都这么干,哪儿还有明天呢?得抢先把明天卖给他啊!

  祁小华叫了起来,那还用说?我们前阵子已经把北柴清仓了,均价一百元左右!来,杨柳,让我们为彼此的冷静和清醒干一杯吧!

  杨柳有些吃惊,哎,小华,这半夜三更的,你怎么在喝酒啊?

  祁小华笑道,亲爱的,难道不可以吗?你和刘必定都成了我人生的过去,谁还关心我今天的孤独呢?杨柳,请再为我的孤独干杯!

  杨柳心里不好受,小华,就算孤独也少喝酒。我们聊聊天吧。哎,我问你个问题:你当年离开我,真是为了新的爱情吗?如果是,为啥又要和刘必定离婚,而不是陪他坐牢呢?当年俄罗斯十二月党人的妻子——那些贵妇人能追随革命者丈夫流放西伯利亚,你为啥不能?你们这场让我困惑至今的爱情,到底是咋回事?到底有多少真挚感情?

  祁小华一副不屑的口气,杨柳,你问得好奇怪啊,我为啥要陪刘必定坐牢?他是十二月党人吗?是为理想坐牢吗?我把自己搭进去犯傻啊?!至于和他的爱情,让我咋说呢?一场错误的交易而已!

  杨柳叹息说,这就是问题的实质啊,我们活在交易中。交易,交易,无休无止的交易,除了生理需求,爱情成了奢侈品!冷却已久的热血,伴着青春的记忆在心头又一次沸腾,小华,还记得汉江大学东墙下的那条“胡志明小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在小道尽头。

  祁小华声音哽咽了,咋会忘呢?小道是你起的名。就在那里,我把成人后的第一个吻给了你,可却把第一次给了刘必定。说着,饮泣起来,杨柳,谢谢你给我的美好回忆,陪我度过了这个孤独之夜。你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找到刘必定新家的号码,打电话给他,他一听是我就挂了机!他又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开始了一场新的交易!

  杨柳责备说,小华,你何必要打电话给刘必定呢,这不是……

  祁小华道,自取其辱,是吧?我想和他谈谈女儿,唉,不说了!

  杨柳道,不说就不说吧!我建议你明天还是去参加校庆活动吧!

  祁小华说,不,不,不去了,我怕见到刘必定后会失态骂他!

  让杨柳没想到的是,次日校庆活动,刘必定被安排在主席台上就座,而且位置正好在他和孙和平之间。问了金校长才知道,出狱不到半年的刘必定竟以个人的名义,向汉江大学捐款一千万元,参与发起创立“立德奖学金”。相对刘必定个人的一千万元,北重的一千万元和北柴的五百万元,就显得黯然失色了。对这样慷慨的个人捐款者岂能不给予最高礼遇?杨柳注意到,金校长不但请刘必定在主席台前排就座,而且满面笑容,亲自引领着,安排刘必定在他身边坐下来,还带着感动和敬意说,必定,你的情况我听说了,好像……这个,哦,这次差不多是裸捐了吧?西装革履的刘必定没正面回答,只道,所以只能捐这么多了,能尽多少心意尽多少心意吧!孙和平这时过来了,接过话头说,金校长,刘同学就是裸捐啊,只为自己留下一条裤头,这身西装还是我借给他的呢!弄得金校长有些窘,这不至于吧?说着,走了。

  刘必定却哈哈大笑,笑罢,把脸转向杨柳,老班长,你说说看,孙猴子的话能信吗?杨柳勉强笑了笑,我当然不信,你刘必定是什么人?资本市场的大玩家,昔日宏远系巨头,就算想借身西装,也得借巴菲特或者比尔·盖茨的西装,哪儿会借身猴服啊!孙和平大叫,杨主席,我永远不能进化了?刘必定直乐,叫啥叫?这才叫水平,知我者老班长啊!又夸张地感慨说,不过,今天我这个社会闲杂人员能和二位大老板坐在一起,实在是荣幸之至!杨柳本想提提祁小华,敲打一下这位老情敌,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便改了方向,哎,必定,最近忙啥啊?刘必定正经起来,哦,读书,萨特的《存在与虚无》,让·保尔·萨特。孙和平立即讥讽,咋还是《存在与虚无》?哎,你休假四年都没读完啊?杨柳心里有数,休假就是坐牢。刘必定很严肃,和平,你提醒得不错,《存在与虚无》不好读,别说我,就是在法国知识界也没几人能读下去。但这个时代太浮躁了,恰恰要读些哲学书啊!

  就说到这里,大会开始了。校党委书记主持会议,介绍来宾。常务副校长宣布创立总额为五千万元的汉江大学立德奖学金,并朗声宣布了为之捐款的发起人企业和个人。其后,金校长在新老校友的掌声中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金校长当年就擅长演讲,杨柳记得,这厮好像还得过一次演讲一等奖。金校长说,本校创办于一百年前的1908年,原为南洋机器专业学堂,第一任督学也就是校长,是留德机械专家马彼德。马彼德领四品同知衔,倾家创校之初,就立下了校训:精万国之技,扬中华之威,立人立德,以强吾国驱动之力。汉大正是在这一基石上,先是发展为汉江工学院,及至今天成为一所综合大学。

  金校长慷慨激昂,……同学们,同志们,强吾国驱动之力是什么意思?就是为国家提供强大的动力!一个国家没有强大的动力,就要被动挨打,就要受人欺凌,就要蒙受国耻!所以,马彼德先生每年开学,都要告诫新学子:记住马尾海战,记住北洋水师的全军覆没。直到今天,机械动力仍然是本校的主要院系之一。在中国乃至海外的大型机械企业中,遍布本校优秀毕业生。今天在座的就有两位,北重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柳先生和北柴集团董事长孙和平先生。他们把一个大中国的故事呈现在世界面前,这是马彼德先生当年做梦都想不到的啊!为此,我要向杨柳、孙和平、裴小军等本校优秀毕业生致以崇高的敬意!汉大感谢你们,是你们实现了一个百年老校的光荣与梦想!

  会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在热烈的掌声中,金校长大声宣布,下面,有请汉江大学创建百年以来最慷慨的个人捐款者,立德奖学金发起创立人之一,1982年毕业生,尊敬的刘必定先生发表演讲。

  杨柳大吃一惊,他可没想到,头一个发表演讲的人会是刘必定。

  刘必定不无得意地向他笑了笑,起身离座,一边向台下的新老校友们挥着手,一边健步走到位于主席台右侧的演讲席前,大人物似的拍拍话筒,开始了庄严的演讲。各位尊敬的师长学友,女士们,先生们!诚如金校长所言,早在一百年前,我们的创始校长马彼德先生就提出,这所学校要立人立德。所以,在校训中,“立人立德”摆在了“强吾国驱动之力”前面,这是值得我们后人细心体会的。那么,要立怎样的人呢?我个人的理解是,立有理想、有道德的人,就是毛泽东所曰之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利于人民的人。立德奖学金要奖的就是这样的学子,在贫寒中追求理想的学子。

  杨柳像似在看戏,心里哑然失笑。这个无良无德的资本玩家,因操纵市场入狱四年的前犯罪分子,竟然在这种严肃的场合如此庄严地大谈立人立德,该不是恶作剧吧?孙和平好像也看不下去了,伸过头来,你说刘必定是不是适合当演员啊?当年真不该进机械动力系!

  刘必定还在演戏,演得很投入,似乎已经把自己感动了,声调语气中充满感情,如同布道。在读的同学们、女士们、先生们,不必讳言,今天的社会现状并不那么令人满意,资本在侵蚀着我们浮躁的灵魂,唯利是图成了很多人心中的道德理想。这时候我们难道不该重温一下伟大的意大利革命者朱塞佩·马志尼的教诲吗?他说,让我们热爱崇尚理想吧!理想是精神国度,是我们灵魂之都。在那里,所有的人都是兄弟,他们相信思想不可侵犯,相信灵魂有尊严。受到这种友爱关系的洗礼就是殉道。不要畏惧邪恶、愤怒、自满、野心,以及所有物质追求的欲望。要视良知高于一切,让上帝把真理之根植于我们心中。这就是我今天想说的话,尽管可能有些老派。衷心谢谢大家!

  刘必定在颇为热烈且延续许久的掌声中结束讲演,走回座位。主持人又宣布,下面有请企业捐赠者代表,立德奖学金主要发起人,1982年的毕业生,北柴集团董事长孙和平先生发表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杨柳以为自己听错了,捐五百万元的北柴,咋也排到北重前面去了?刘必定作为个人捐了一千万元,具有爆炸性新闻效应,排在他和北重前面虽说不妥,倒也可以理解,孙和平是咋回事?却也不好发作。

  这时,孙和平的演讲开始了。各位尊敬的师长,各位学友,女士们,先生们!刚才,金校长格外偏爱地提到我和杨柳先生,夸我们实现了一个百年老校的光荣和梦想,让我感慨万端。这不仅是本校的光荣与梦想,也是一个伟大国家、一个古老民族的光荣和梦想啊!今天站在这里,那些逝去的历史风景图画禁不住在我湿润的眼前涌现。从那个积弱衰竭的东亚病夫,到今天这个世界巨人,经过百年跋涉,我们穿越了旧时代的腥风血雨,改革开放前的老化僵死,一步步走到了辉煌而充满活力的今天。今天,我作为汉大校友,代表一个叫北柴集团的伟大企业走上母校的讲台,唯一想说的话就是:报告母校,孙和平没辜负您的教诲和期望,他在一个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加速度年代,一个充满挑战的资本时代,引领着一个机械制造企业,一步步走向星光灿烂充满希望的未来,正为国家提供着持续发展的强大动力!

  孙和平在一片暴风雨般的掌声中结束了富有激情的简短演讲。

  主持人这才宣布,下面,有请企业捐赠者代表,立德奖学金主要发起人,1982年毕业生,北重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柳先生发表演讲!

  杨柳强压着心头的恼怒,在座位上原地站起来,没往讲台前走,礼貌地向台下挥了挥手,抓过话筒说,同志们、同学们,我没什么要讲的了,立人立德刘必定先生讲得很好,让我受了教育。光荣与梦想的话题呢,又让孙和平先生说了,我和北重唯有奉上一个衷心的祝福!

  金校长这才发现了问题,在其他学友陆续发表演讲时,猫着腰走到杨柳身后,做贼似的悄声解释说,杨主席,对不起,可能让您生气了!刘必定捐款时说了,他出一千万,就得让他第一个讲话。孙和平呢,得知您和北重捐了一千万,突然又加码六百万,这一来,捐款总额就超过您和北重一百万,所以……杨柳故意大声说,别解释了,我明白,这年头谁的钱多谁是爷嘛,忙你的去吧!金校长灰头土脸地走了。刘必定注意到了他的发泄,摇头感叹,老班长,想不到啊,大学这种神圣所在也被资本侵蚀了,变得四处铜臭味。杨柳心里又气又恼,嘴上却道,所以,刘必定,你的演讲很好,深深地教育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