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黑暗之地1:神秘失踪[英]汤姆-贝克公主甜心柯怡哑舍3玄色野有蔓草范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明明好爱你 > 正文 第二章

  依然想要被爱,

  依然渴望有爱,

  因为你的坚持,

  所以我会答应。

  对不起,我不懂得怎么样去爱人。所以——即使我现在抱着你,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的。

  这是他给她的拒绝,却让她有点无所适丛。或者该说,她从没想到会有人用这种理由来拒绝人。他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呢?一个不知名的男人,却留给了她忘不了的震撼。

  不懂得怎么去爱人?他用着近乎呢喃般的温柔语气,说着这样冰冷的话。但是她却没有那种被拒绝的失落,有的只是一种怜惜。他的那双空洞的眼眸,像是盛载着太多太多他所负荷不了的悲伤。

  “喏,这是你昨天让我帮你打的文件。”拿着昨天花了她三个小时打好的文件,童雪影递给了正闲闲坐在座位上看杂志的张雅月。

  “哇,雪影,我就知道找你帮忙是最好的了。”张雅月接过文件,笑盈盈地说道。反正童雪影这个人没有什么别的长处,惟一的好处就是找她帮忙,她永远都不会拒绝,“真是麻烦你了啊。”她敷衍道。

  “没什么。”童雪影笑着摇了摇头,在广告部里女孩子本来就不多。张雅月算是和她讲话比较多的一个了。平时虽然她明白雅月也许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过朋友,每次只有找她帮忙的时候才会和她说上几句话。但是就算这样,她也总在期望,也许有天雅月会以朋友的方式来对待自己。

  “那要不要我今天中午请你吃顿饭算是谢谢你?”张雅月公式化地说道。

  “不用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既然你说不用了,那就下次再请你吧。”反正她也没真的打算要请。坐下身子,张雅月才打算继续看杂志,目光却在瞥见了童雪影脚下的运动鞋后一愣,“雪影,你今天怎么没穿高跟鞋?”

  “因为鞋跟不小心扭断了,我打算今天去买双新的。”她不自在地挪动了一下脚道。她也明白在工作制服下穿了一双运动鞋多少是奇怪了点,但是除了这双鞋子之外,她再也没有别的鞋了。

  “你总算决定要换鞋了啊。”张雅月目光中带着一丝鄙夷地说道,“我还以为那双鞋子你会穿到老死呢,真不知道你平时的工资都用到哪里去了。”亚环给的薪水并不算少,但是除了公司的制服之外,童雪影身上所穿的东西,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仿冒品。尤其是她的那双高跟鞋,从进亚环那天起穿到现在,足足穿了三年。

  “什么,雪影总算要把她的那双老古董的鞋子换了?”一旁的李明明凑上脑袋。在办公室里,女人最擅长的当然就是聊八卦了。

  “那双鞋其实穿着挺舒服的。”童雪影小声地辩解道。

  “但是很土啊,只有上个世纪的老姑婆才会穿那种鞋子。”李明明不客气地讽刺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坚持穿那么久。”

  童雪影舔了舔唇,“我只是觉得节省一点会比较好。”因为她是孤儿,所以明白一切都要靠自己。对于金钱,她信奉能省则省,不必要的开销绝不乱花。

  “是吗?”李明明瞥了眼童雪影脚上穿着的运动鞋,“你有想好买什么样的新鞋了没?”

  “还没。”她摇了摇头。

  “其实这本杂志中倒是有几双不错的好鞋,不过估计你也买不起。”张雅月挥了挥手中的时尚杂志道。

  “这本杂志里的几双鞋子的确不错。”李明明认同地点点头,“我最喜欢的是WIN今年春季的那双限量版款式的鞋子。听说出厂的数量不超过3000双。”

  “3000双不是很多吗?”童雪影讷讷地接口道,一种款式的鞋子有3000双,为什么还要说是限量的呢?

  “笨,全世界不超过3000双,这已经是限量得不能再限量的数字了。”

  “光是一双鞋子的价格,就可以抵上我一年的薪水了。”

  “就算想买也买不起啊。”

  两个女人,已经围绕着今年新春的流行趋势展开了话题。

  看来是没她的事了。童雪影走到饮水机旁倒了杯纯净水,对于张雅月和李明明的那种流行信息的话题,她永远插不上半句话。

  “雪影,在发什么呆?”一只大手拍上了她的肩膀,同是同事的田释笑问道。

  亲切的笑容,充满着阳光的味道,“没什么。”童雪影笑着摇了摇头,在广告部里,若说有人对她好,那么就只有眼前的田释了。当别人把一大堆的公事和非公事交给她去做的时候,只有他会走过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忙。

  “你啊,以后不要再随便帮别人的忙了。”田释犹如哥哥般地揉了揉童雪影的脑袋,“她们那帮人就是因为你太好说话,所以才会把自己分内的事情也交给你做。”

  “不要紧,反正我也有空啊。”她甜甜一笑,解释道。

  “唉,你……”田释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就是因为她总是这样无所谓,所以才会更让他放心不下她,每每看着她在辛苦地做着别人分内的工作,他总会产生一股怜惜,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妹妹吧,所以在不知不觉中,把她当成了妹妹看,“如果真的忙不过来的话,就找我帮忙,别又像上次那样为了尽快整理出档案资料,整整三天没睡觉。”

  “嗯,谢谢田大哥。”童雪影点头应道。

  其实她真正想要的,也只不过是这样的一份关心而已。

  100元钱,买不了太好的鞋子,地摊上的质量太差,而商场里的价格又太高,惟一可以考虑的只有商场中那些过时了的断码鞋,通常这类鞋子都会打对折以上。

  拎着皮包,童雪影在百货商场里逛着。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是必要,她很少会来逛这类高级商场。现在只希望有她这趟没有白逛。

  “天博,你真的打算把比利时的那套别墅送我?”

  娇媚的声音,如铃声般悦耳,响起在童雪影的耳边。好美的声音!童雪影不自觉地把目光转向了声音的发源地。一袭红色的紧身衣裙勾勒了美好的身形,长长的秀发如波浪般倾泻而下,娇媚的面庞上有着精致的妆,这样的女人美得神秘且诱人。

  “你不喜欢?”

  熟悉的声音,是那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脑海中缠了她一个晚上的声音。可能吗?童雪影瞬间睁大眼眸。尽管此刻她所看到的只有男人的背影,但是这样的背影却让她觉得熟悉。

  “没有啊,你知道的,不管你送什么,我都会喜欢。”康琳韵脸上的笑意更浓。比利时的别墅,少说也价值近千万。如今他却会把这幢别墅送她,是不是代表她在他的心目中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呢。

  当初她为了接近他,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了解他一切的作息时间以及爱好,然后又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赶跑了他身旁所有对他有企图的女人。

  她从来都是一个有企图的女人。她爱他的人,但是却更爱他所附带的一切。如今看来,他并不如她所想象中那么难摆布。

  “天博,你对我真好。”康琳韵含笑着把妖娆的身子贴向他,丝毫不在意这是一个公共场合。

  黑色的眼眸一敛,“你真的觉得我对你好?”尹天博淡淡地看着贴在他怀中的女人。物质会重于一切,女人只有在收到礼物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最美的一面。

  “当然了啊。”康琳韵说得理所当然。在她以往的男人中,他是出手最大方的一个。对于这种金龟婿,她当然不可能放手,“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只要有你,其他的一切我都无所谓。”毕竟有了他,同时也代表有了一切。

  爱?两道剑眉微微斜挑,他沉沉地盯着她,没有做声。

  “天博,我这么地爱着你,那么你呢?爱我吗?”她的话,像打破魔咒般,使得高大的身子一僵。

  一声叹息从他的口中缓缓溢出:“你希望我爱你吗?”

  “难道……不应该吗?”叹息的声音,让康琳韵一怔。因为这种时候,往往代表事情不如她想象的那般。

  “琳韵,你提出了个无理的要求呢。”他轻抬着手,划过她的面颊,“我以为你会比别的女人聪明,原来你也只是会耍一些小聪明而已。”他用着一种近乎呢喃的语气道。

  无理?他的动作让她发颤,而他的眼眸,更像是看透了她般。

  “可是我爱你,不是吗?”为什么她就不能得到他的爱呢?和他在一起快半年了,虽然他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的承诺,但她以为他该是对她有情的啊。

  “你并没有特别爱我,比起爱我的人,你更在意的是爱我所得到的东西。”他淡淡道,同时看向手腕上的手表,“我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让你把想对我说的话说完。当然,比利时的别墅我不会收回,就当做是给你最后的礼物。”

  “我……”康琳韵挪了挪唇,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她现在总算明白了。尹天博可以给予她一切,却也能轻易摧毁这一切。她明白他不是开玩笑,是很认真地在说,“天博,你对我真的没有一点点的爱意吗?”虽然对于他的话她无从反驳,但是却仍然希望他改变主意。

  “没有。”他缓缓地摇头,颀长的身子抱住了有些木然的人儿,“忘了我经常和你说过的话吗?我不会爱人,所以你也不该奢望能得到我的爱。”他的唇凑近她的耳轻语道。他的爱,从来都不曾有过,又何来付出呢。

  “难道我不能是那个例外吗?”

  “神不会允许这个例外。”若是允许,那么他也希望能感受得到,“好了,时间到了,琳韵。”尹天博瞥着手腕上的指针,向后退开一步。

  “但是……”

  “有些东西,人是不能向神奢求的。”

  他的声音,淡淡地飘散在空气之中。

  不能奢求吗?明明在暖气的大厅里,康琳韵却有着无尽的寒意。望着渐渐走远的尹天博,她忍不住地咬着下唇,也许,她真的不该去问,不该去索讨他的爱。

  他的爱,不论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一份奢求吧……

  “等……等一下。”童雪影边跑边喊着。虽然偷听别人的谈话是不应该有的行为,但是听了却无法当做没有听道。理不清自己的心绪,脚步却不自觉地追逐着想见的人。

  前面的身影微微一顿,尹天博回头望着身后的人,“是你!”昨天的碰面,若是她想让他留下印象,那么她做到了。因为再次见面,他依然能够认出她来。

  “是我。”童雪影点点头,他的表情,依然还是如昨天般淡淡的没有神采,“你还记得我?”见过刚才他身旁的大美女后,她实在没想到他还能记得她。

  “嗯。”他点点头,视线由她的脸转到了一旁的展柜上,“并不是每个人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都会爱上我的。”她爱他,究竟是爱他的什么呢?爱他这连自己都讨厌的外貌吗?抑或是像康琳韵一样爱着他所能给予的物质。

  他的话让她的脸一红,第一次表白就被拒绝,这并不是能够让人轻易忘得了的事情,“刚才那人是你的女朋友吗?”舔了舔唇,童雪影问道。莫名地,她竟想弄清楚这事。

  “你看见了?”尹天博轻抬眼眸,似在询问,又似肯定。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我刚好在那里,而当时又……”童雪影有些急着想要解释。虽然她当时可以选择走开,但是身体却还是不自觉地留在了原地。

  “没关系,我不介意。”他轻弹着手指道,“我并没有说你不能看见,还有,刚才的那女人不是我的女朋友。”其实他根本没有必要对她说明,但是话却已经先一步地脱口而出。

  “哎,不是吗?可是她明明说爱你。”虽然他昨天的确是说过他没有女朋友,但是看到刚才那样的情况,实在很难不让人联想他们是一对男女朋友。

  “爱我就一定代表是我的女朋友了吗?”一声轻笑自他的口中溢出,“若是严格说来的话,我会称之为女伴。因为我并没有阻碍她去结交别的男人。”一旦关系定格为男女朋友,彼此间的束缚就多了一层。

  所以他从来不会把那些女人称为他的女朋友。他们有选择人的自由,而他也有这自由。

  女伴?那他是——“你是花花公子?”她突兀地问道。但是看他的那种神情,怎么看也不像啊。没有花花公子那般的轻浮,他显得有些遥不可及,仿佛只是远远地站在高处,俯瞰着世间。

  “不是,也没兴趣成为那样的人。”尹天博摇了摇头,拂开了额前的发,“你呢?来这里是要买东西吗?”

  “啊!”她这才猛然想起自己一直没做的事情。

  差点忘了,她是来买鞋的!

  她是打算买双鞋子,所以才来到百货商场。不过她想买的是最便宜的那种打折商品,而非是他此刻带她来的精品楼层。

  “不用啦,真的不用啦。”6楼的精品楼层,童雪影对着尹天博小声地嚷道。

  “你不是打算买鞋子吗?”他回头瞥了她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是啊,可是……”才想说着,她已经被他领到了一处柜台前。

  “请问需要点什么?”柜台小姐已经堆满了笑容地迎上来,能够来到这种精品柜台的人,通常是非富则贵。眼前的女人虽然看起来颇为寒酸,但是在她身旁的男人却自有着一股贵气。尤其是那身出自罗马世家的三件式西装,更显身价非凡。

  “女式的皮鞋。”尹天博说道,目光环视了一圈柜台内陈列的鞋子。

  “是这位小姐穿吧,我们这里有许多款式,不知道小姐喜欢什么样的?”

  “我……”童雪影几乎已经是被柜台小姐半强迫地压在了椅子上。

  “这是最近刚到的新货,手工和皮料绝对都是一流的,而且还承诺永久保修,只要出现任何质量问题,都可以拿来退换。”利索地拿出几双样品鞋子,柜台小姐问,“小姐平时穿几码的鞋子?”

  “36。”老天,这时候不是报她鞋子的号码,而是该考虑如何离开这个地方。

  “那么小姐喜欢哪种款式?我可以拿出来给你试穿。”

  “我不是……”

  “就这双吧。”一直沉默在旁的尹天博突然开口道,指着放在玻璃橱窗内的白色皮鞋。流畅的线条,精致的做工,看得出款式的设计是出自大师之手。

  “这双啊……”柜台小姐愣了一下,随即马上笑着从玻璃橱窗中取出鞋子,“先生你真有眼光,这双鞋子是来自巴黎原装的,全球限量生产,在全市,只有我们商场才有这款式。”

  全球限量的?!童雪影心里一阵发毛,通常这类的产品都会贵得让人吐血。

  “我想我大概不适合……”脚上的鞋子已经被柜台小姐三下五除二地换上了新鞋。

  “啊,果真很适合这位小姐呢。”

  通常就算不适合,柜台小姐也会说成是适合。童雪影瞥着穿在脚下的鞋子,真的是很舒适,不仅轻,而且软,踩在地上,根本没有高跟的那种不舒服感。但是,问题是它的价格……

  “真的很适合呢。”低哑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包起来。”

  “好、好。”柜台小姐已经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这双鞋子的营业额,足以让她这个月的业绩独占鳌头。

  “别包!”童雪影赶紧站起身来,顾不得脚下踩的是一双全球限量的鞋子,“我只打算买双100元左右的皮鞋啦。”

  没人理会她的话,尹天博已经拿出了信用卡,而柜台小姐则忙着写付款单。

  “这双鞋子很贵的,我买不起啊。”她好像没说过让他帮他付钱吧。虽然从他的穿着还有汽车来看,他应该是属于比较有钱的那种人,但是她却不想他在她身上花费这种额外的金钱。

  “不会很贵。”他瞥了她一眼道,这样的价格对他而言根本就不代表什么。

  “是吗?”她怀疑地拿过柜台小姐写好的付款单。

  ¥3000!一双鞋子3000元?!

  昏倒!

  “我、我会把鞋子的钱还给你的。”3000元,她要省吃俭用好久啊。

  “我并没有要你还钱。”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像是无关紧要般。钱对他而言,并不是太重要的事情。

  “可是这鞋子……”平时逛商场,她根本是连摸都不会去摸的鞋子啊。

  “我送你东西,真的那么难以让你接受吗?”

  “你并没有理由送我啊。”她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人而已啊。

  “只是想送,需要有理由吗?”因为有了这个念头,所以他才会买下那双鞋子,或者该说,是因为她昨天提着那双折断了的高跟鞋拦在他面前的样子,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所以他才会有这个莫名的举动。

  “但……”童雪影还想继续说。

  “要我送你回家吗?”尹天博打断她的话,边问边向着地下停车场走去。

  “可……以吗?”童雪影有些受宠若惊道,直觉声音在打颤。也许她该感谢他的绅士风度,让她不至于赶公车回家。

  “你以为呢?”他已经走到了蓝色的保时捷旁。

  是缘分吗?让她可以靠得他如此之近。在车子开动后的十分钟里,童雪影依旧是沉沉地望着身旁驾驶座上的人。

  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黑与白的搭配,在他的身上是如此的协调。即使已经被他拒绝过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地把目光投注于他的身上。

  爱情并不会十全十美,即使她找到了想爱的人,但对方却不一定能接受她。

  “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他的声音,像透过迷雾般传来。

  “因为想要爱你啊。”话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她盯着他的侧面喃喃着。

  “你想要爱我?”

  “啊!”终于迟钝地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话之后,童雪影的脸猛然地红了一下,“不是,我的意思是……”

  “我并不介意别人爱我,”尹天博握着方向盘,平静地说道,“只不过——我不会爱人而已。”说爱他的女人有很多,只是他从来没有爱上过任何女人罢了。

  “你没有爱过人?”她诧异道。这算是他的再次拒绝吗?还是……记得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他给她的回答是,他不懂得怎么去爱人。

  他点点头,“我不会爱人。”这是事实,具体点来说的话,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爱一个人。

  不会?是没爱过,还是以前爱过,而现在不想再继续爱了吗?“那么——你不会爱的人中也包括你的亲人吗?”

  “亲人?”他喃喃着,她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

  尖锐的声音依旧在他的耳边不断地喊着:“你根本就不配得到爱。”

  也许“她”真的是说对了呢,爱,对于他来说,的确成为了奢侈的东西。

  而别人呢,会真心且无条件地爱他吗?“我不是一个值得让别人爱的人。”尹天博淡淡道。爱对于他来说,已经快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每次他所得到的结果,都会是相同的。有人说爱他,但是却坚持不到最后;有人说爱他,但是爱的却是他所能给予的东西。

  他的出生根本不曾被人期待过,那么就算毁灭恐怕也该是理所当然吧。

  值得?童雪影不禁怔了怔。明明他说话的语气是那么的平淡,平淡得几乎没有任何的起伏,但是她却觉得他仿佛在哭泣般。

  手不自觉地抚上了他的脸,“你在哭吗?”她竟然想抚去他那看不见的眼泪。

  “吱!”尖锐的刹车声响起,他猛然地把车停在了路边。

  “我没有哭。”他转头盯着她道,他甚至可以在嘴角扯出一抹笑来。

  “但是你……”她望着他嘴角边扬起的弧度,“没有什么人可以分值得还是不值得。”她柔柔道,“我只是把我对你的感觉告诉你,就算不接受,我也依然会一直爱着你。”

  天知道,她的胆子何时变得如此之大,大概是因为爱情的关系吧,所以任何女人都会变得更加勇敢。反正在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当一辈子老处女的打算了。

  当看见他的一瞬间,心中的声音告诉自己,就是他了。即使被拒绝了,心中的声音还是在不断地对她说:是他,是他。

  是死心眼吗?可能是吧。原来她对于感情,是那么执着。

  “你……”他的话中首次有了犹豫,她是那样专注地望着他。毫不回避的双眸,只有从她抓了裙摆的双手中,才可以看出她的紧张,“你会坚持爱我?”他的问话,更像是在寻求着一种保证。

  “会。”她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一辈子?”

  “一辈子。”

  似永远的承诺那般,说出了口便不会收回。

  “你真的想成为我的女朋友吗?”尹天博轻垂着眼眸,静静地问道。一个几乎快从他口中遗忘了的称为名词,如今却再度从他的口中吐出。

  “很想。”是真的很想。

  “我也许永远不会主动提出情侣间该有的约会。”

  “没关系。”因为她会鼓起勇气去主动提出。

  “我也许永远不会主动去牵你的手。”

  “没关系。”因为她会伸出手去牵着他的手。

  “我也许永远不会对你说任何的事情。”

  “没关系。”因为她会主动去问。

  他沉默了,视线从她的脸上游移到了她的脚上,又从她的脚上游移到了她的脸上。

  “那么,我会如你所愿的。”

  也许累人,但他依然想要去尝试……因为,她说会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