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女法医之活体贩卖者戴西总裁请享用柯怡花车女郎安安女神亦舒小椴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明明好爱你 > 正文 第五章

  你的到来是欢愉,

  你的离开是失落,

  而你的接近,

  是否属于一种撒娇?

  尹洲集团

  一袭白纱裙,长发柔柔地披散在身后,轻盈地走动,秀发微甩着漂亮的弧度。宛若童话故事中的白雪公主般,使人不由得驻足而看。

  “华秘书。”柔嫩的嗓音,听得人骨子里有着一阵酥软。女人站在办公桌前,看着一年近50的妇人。

  “是双兰小姐啊。”被唤做华秘书的华金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袁双兰。她身上的那股子强烈的香水味,老远就可以闻得到了。

  “天博表哥呢?他在吗?”露出一脸纯真无害的笑意,袁双兰细声细气地问道。聪慧如她,自然明白表哥的这个秘书从来没看她顺眼过。如果不是表哥向来重视华秘书,她早让她卷铺盖回老家了。

  “总裁在办公室。不过他之前曾吩咐过,如果不是重要的事的话,他谁也不见。”华金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正色道。

  “是吗?”袁双兰毫不在意地耸耸肩,“不过我想表哥应该会乐意看见我。”毕竟她向来对自己有信心。

  “双兰小姐!”

  “不说了,我去找表哥了。”脚跟一转,袁双兰朝着黑色的雅木门走去。

  唉,反正说了也白说。华金梅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如无意外,5分钟之后,她应该可以看见袁大小姐气急败坏地从总裁办公室出来。

  削尖的下颌微微低着,细长且浓黑的双眉映衬着那长长的睫毛,认真的表情,看上去是如此的美丽。袁双兰的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尹天博。

  因为母亲的婚姻失败,因此她从10岁那年便和母亲一起来投奔外公的哥哥,也就是尹冲尹老爷子。

  虽然名义上她依旧还是千金小姐,但是谁都知道,她只不过是个空壳子,一个寄人篱下,需要看人脸色的人罢了。

  对于这些,她当然不曾甘心过。她是个女人,一个女人,如若拥有了美貌,那么很可能也会拥有傲气。她要自己留在尹家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顺,嫁给尹天博,自然会是最好的选择。

  “表哥。”柔柔地唤了一声,无意外地看到了那双漂亮的眉微微地蹙起4YT。

  “华秘书没有对你说我现在在办公吗?”尹天博不悦地看着从门口走进的袁双兰。

  “她说过了,不过我以为表哥会高兴看到我。”吐气幽兰,她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玉指轻轻地搭在了黑色的原木桌面上。

  “我想安静,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希望你出去。”垂下头,他继续埋首于文件中。

  袁双兰耸耸肩,反正对方的这种反应她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听说你和康小姐分手了?”她说着她最新得到的消息。

  康琳韵,一个她至今为止所遇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不仅霸占住表哥好长一段时间,而且还几乎赶跑了他身边所有的女人。比心机,比容貌,她没有比她差多少,但是时间终究证明了,即使是康琳韵,也无法待在表哥身边超过5个月。

  黑色的眸子轻轻一眨,“嗯,是有这么回事。”尹天博淡淡道。

  “表哥不觉得可惜吗?毕竟康小姐那么美。”袁双兰以退为进道。

  手指一顿,他抬起头,漂亮的眸子打量着眼前的人,“你来这里只赴为了说这些话?”

  “表哥!”她娇嗔道,“人家只是想知道你究竟爱不爱康小姐嘛!”脸微微地一侧,她摆出自己最美的角度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对你而言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因为……因为……我已经爱表哥爱了好久了。”脸适时地变红,她明白此刻该是她出击的时候了。毕竟尹天博现在身边根本没有女人,这个绝佳的机会,她一定要把握好。

  “你爱我?”黑色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娇媚的容颜,尹天博沉声问着。

  “嗯。”袁双兰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娇态,如同小鸡啄米般地点了一下头。毕竟这样才符和她柔弱的形象嘛。

  颀长的身子缓缓地站起,他绕过办公桌走到了她的面前。

  “表哥。”她抬起头,仰望着面前的他。妖异的漂亮,精致且惟美。这样的男人,其实很容易爱上,但是他太过深沉。沉得几乎没有人气,让人不知道那双平静的眸子究竟在想些什么。这样的男人太过深沉,而她,则习惯自己掌握主导权。

  他的于指轻轻地抚上了她的唇,像在审视什么般地看着她,“我很惊讶,你竟然会说爱我。”华丽的声音,如同魔物在呢喃一般。

  心神仿佛在一下子要被摄去般。袁双兰勉强地镇定着自己。她明白,她的确是有点爱着尹天博,但是这种爱太少,她更多的是在乎着自己,爱着自己。毕竟,人的一生,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那……表哥你愿意接受我吗?”她问。眼前这个男人,是她无论如何都想要抓住的。

  “你说呢?”他伸出双臂,把她搂在怀里,“很遗憾,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暂时没办法接受你。”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诉着。

  怎么可能?袁双兰差点当场尖叫。母亲明明对她说现在表哥的身边没有半个女人啊!

  “表……表哥……”

  “对了,还有……”他的唇抵住她的耳畔,用着无比温柔的声音道,“最近似乎有人在不断收购尹洲的股票,你知道是谁吗?”

  心,猛然一惊。他该不会是……不会是……

  “我……我怎么会知道呢。”袁双兰勉强一笑道,只是那有些破碎的声音,泄露了她的心虚。

  “是吗?原来你不知道啊。”松开了双臂,他往后退开一步,“那还真是可惜了呢。”明明是温柔的语调,但是那双眼眸,却冰冷得让人发寒。

  “表……表哥,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离开了。”袁双兰深吸了一口气,不等对方的回答,忙不迭地夺门而去。

  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没理由知道她暗中做的手脚啊。

  还是说,她真的是……太低估他了?

  “58楼、58楼。”喃喃地默念着口中的数字,童雪影走到尹洲集团的大楼前。

  好……好……富丽堂皇。

  是的,她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就是“富丽堂皇”这四个字。虽然亚环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企业了,但是尹洲显然更胜一筹。

  提着便当盒,她小心翼翼地跨近了第一步。这里就是天博工作的地方了,她都还没看过他上班时候的样子呢,他今天会穿什么样的西装,还有领带,他会打什么颜色的。她马上就要看见了,马上就要……

  “小姐!”脚步即将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一旁的警卫已经上前拦阻了。

  “哎?有事吗?”童雪影疑惑地看着警卫问道。

  “请问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警卫道。从刚才到现在,他已经注意这个女人好一段时间了。提着一个便当盒,站在大厦的门口傻笑了半天,怎么看都像是有问题的那种人吧。

  “我……我来找人。”童雪影回答道。

  “找人?”

  “对,送便当。”她抬了抬手中的便当盒道。这可是她早上花了一个小时才做好的。

  “那——你先来这边吧。”警卫把童雪影领到一旁的接待柜台前,对着一位接待小姐道,“她要找人。”

  “好的,请你在这张表格卜填写上你所要找的人的姓名和在公司的什么部门。”接待小姐站起身来,礼貌地递上了一张表格。

  “部门?”童雪影不由得皱起眉头。老天,她压根忘记问天博他究竟是在哪个部门上班,“负责文件协商工作的应该是属于哪个部门?”

  “这……好几个部门都有专门的人负责这个工作。”接待小姐面有难色道。

  “这样啊。”童雪影略微呻吟道,“不过我知道他工作的办公室是在58楼。”还好她昨天有问。

  嘎?58楼?!

  “是秘书室的人吗?”接待小姐问道。

  “应该不是吧。”童雪影摇了摇头,天博怎么看也不像是当秘书的人啊。

  “那么请问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名字。”

  唔,这个问题简单,“尹天博。”她答得爽快。

  下巴掉地!滑稽的表情霎时出现在警卫和接待小姐的脸上,“小姐,你在开玩笑吗?”毕竟她怎么看都不像是和尹总挂得上勾的人,更何况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便当。

  “没有啊!”童雪影很坚定地摇了摇头,“而且我昨天对他说过,让他在办公室等我的。”

  等?“你有预约?”

  预约?“大概算是吧。”她搔了搔脑袋道。4YT怎么,见天博难道还要预约的吗?

  审视着面前的人,终于接待小姐拿起了一旁的话机,拨了一连串的号码,“华秘书吗?楼下有一个女人,说是和尹总有预约过时间见面。”

  “预约?”华金梅翻看了一下行程表,“没有啊。”

  “可是对方似乎很肯定。”

  “那等一下。”搁下手中的电话,华金梅拿起了另一只分机,拨了内线,“尹总,你今天有和人预约见面吗?”

  “预约?”

  “对,而且是一个女人。”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怪异了。

  是雪影吗?她说过她中午的时候会过来。黑色的眸子轻轻一敛,如夜般的声音自话筒中传出:“嗯,我有。”

  童雪影眨眨眼,警卫和接待小姐看她的眼神一下子都变了,仿佛……呃,她是什么大人物般。

  然后,在几分钟后,一个穿着灰色套裙的女人来到她的面前。

  “你是童影吧?”华金梅看着童雪影问道。

  “是……是啊。”她愣愣地回答道,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那好,请跟我来。”华金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同时走在前面,为对方引路。

  “去哪里?我只是……”

  “你不是来找尹总的吗?”

  “尹总?”她奇怪道,双眸之中透露出了疑惑。

  “尹天博。”华金梅报出了全名。

  “是啊。”童雪影赶紧点头,跟在了对方的身后,步入了电梯。

  电梯之中,只有华金梅和童雪影两人。小心地握着手中的便当盒,童雪影感觉到有强烈的视线射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是不是很奇怪啊?”抬起头,她看着华金梅问道。她的视线之中,显然有着诧异的成分。

  的确是很奇怪,华金梅在心中暗自想着。她在尹洲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童雪影这样的女人会出现在他的身边。以往,天博身边的女人,无疑都是身材相貌皆佳的那种类型。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能形容的字眼只有“普通”两字。不过看着还算秀气文静。只是……太单纯了些。以自己阅人的经验来看,这女孩根本就不会耍心机手段。

  这样的女人,又能在天博的身边待上多久呢?

  “不奇怪。”浅浅一笑,华金梅摇了摇头,“对了,你手中拿着的便当盒是给尹总的?”

  “是啊,不过他不知道,我想给他个惊喜。”童雪影腼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手。做便当的时候是欣喜的,但是真的拿进了尹洲集团后,她却又觉得有些寒酸。天博每天中午所吃的,应该比她的这便当更好吧。

  “我想他应该会惊喜的。”华金梅的笑容更甚。直觉地,她喜欢着眼前的这个人。不懂得耍心机,是她的缺点,却也是优点。

  “希望如此。”童雪影低下头,随即又抬起,“请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叫天博尹总?”在公司里,就算经理也只会叫尹经理吧,除非……

  “因为他是尹洲集团的总裁啊。”华金梅回答得理所当然。

  而一旁的人,则霎时目瞪口呆。

  总裁?没搞错吧!

  “你是总裁?”在被华金梅带人总裁办公室后,童雪影呆愣了半天,总算蹦出了一句话。这怎么可能呢?依照他平时的穿着打扮,以及开名车来看,她是猜测过他应该是属于事业有成的人士。但是——总裁,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是。”优稚且低沉的声音,如是回答着她。

  天啊!

  “尹洲集团的总裁?”童雪影双眼盯着尹天博,只差没有把他看穿了。她平时一向没有看金融杂志的习惯,台则应该会老早就知道他的身份。她也曾听雅月和明明在聊八卦的时候聊过,据说尹洲集团的总裁其身价上亿。

  上亿!光是这个数字就足够让人头皮发麻的了。

  “是。”优雅的声音再次回答道。

  地啊!

  这……这……这……“啊!啊!啊!”终于忍不住地,童雪影放开喉咙,尖叫了三声。

  尹天博皱了皱眉,却没有出声。

  尖叫完毕,她长长地吁了口气,“现在好多了。”受刺激太大,她实在需要好好地发泄一下。毕竟一夕之间,她的亲亲男朋友由一个普通员工变成了一个企业的总裁,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该有个过渡期。“你之前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她问道。

  “你没问。”他简单地做着解释。

  “我……”童雪影抓了抓脑袋,一口气差点噎住,“这种事就算没问你也该主动告诉我啊!”虽然——呃,她的确是忘了问他。

  尹天博抿了抿唇,“你很介意?”莫名地,他不希望她为此事而介意。或者,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她也会如同别的女人一般。他只是他啊,什么身份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介意了啊。”童雪影很一本正经地说道,顺便把手中的便当盒放在了尹天博的办公桌上,“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交往的男朋友会是尹洲集团的总裁啊,总裁,不是经理耶!我的天啊,你居然要管理那么大的一个公司,光是想着,我就忍不住要尖叫了……”

  尹天博没有答话,只是伸手打开了便当盒,拿起了筷子,开始吃着便当。

  “总裁,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嘛!”某女继续她的滔滔大论,“当初雅月和明明还买过金融杂志,说上面有介绍尹洲集团总裁的消息,而且还有照片呢,不过我那时候没看,不然的话,我应该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

  他嚼着便当盒里的鸡肉,顺便吐出了鸡骨头。

  “啊,说到这里,才发觉你居然上过杂志,哦,上杂志啊,我这辈子都还没想过我认识的人中会有人的照片能登上杂志呢!”简直是太太让人崇拜了。

  他开始扒着饭,顺便吃了口青菜。

  “对了,还有啊,我们公司里有多女员工其实都……”她还待继续说下去,却被那低哑磁性的嗓音打断。

  “怎么没汤?”终于,尹天博皱起了眉头,表情似有不满。

  “因为汤容易洒出啊,而且冷了也不好喝,所以我……”说到一半,童雪影猛然发觉已经“跑题”了,“你在吃比便当?”她猛瞪着吃了一小半便当的他。

  “难道不是给我吃的?”尹天博扬扬眉反问道。

  这……倒真是给他吃的。童雪影吐了口气,同时宣告着她暂时结束发表对他是总裁的感想,“好吃吗?”她说着,同时走到办公桌前,挑了张皮椅坐下。

  “不难吃。”他面无表情地给了她一个回答。

  “……”早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毕竟这是他101号的回答,相处了近两个月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双手撑着下巴,童雪影静静地看着又继续埋头吃饭的尹天博。尽管他吃的只是简单的便当,但是那种优雅的姿势,却让人觉得他是在吃着法国大餐。

  显然,他自小就受着贵族化的教育。这种气质和姿态,是别人怎么学都学不来的。

  蓦地,他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她,4YT吐出了一句:“我们是男女朋友。”说完,又低下了头。

  男女朋友……心骤然一紧。童雪影呆呆地看着尹天博。为什么只是一句简单的话,却突然让她有种想掉眼泪的冲动。

  他明明只是在简单地称述着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化是她却觉得他是存告诉她,不用去在意彼此的身份。

  她的男朋友呵,既不温柔,也不体贴,但是……却是她的最爱呵……

  终于,便当被消灭得一干二净,童雪影走到一旁的饮水机旁,泡了杯热茶递给尹天博,“饭后喝杯茶会比较好。”

  “哦。”他顺从地接过杯子,却没有喝,只是用着那双漂亮的眸子定定地看着她。

  “怎么了?”她奇怪地眨眨眼,他的目光之中……呃,似乎有着某种渴求。

  渴求?没搞错吧。童雪影揉揉眼睛,再次地确定。真的是没搞错,她敢打赌,她的确是在他的眼眸中看到了某种渴求。

  “现在周围没有别人。”尹大博轻抿了下嘴唇,别有所指。

  “我知道啊。”她看了看周围,点点头道。现在整个办公室中只有她和他两个人而已。说起来,他的办公室还真不是普通的大。

  “我刚吃完便当。”他继续道。

  “我也知道啊。”她点头。他是怎么了?老是说这些类似于废话的话。

  “嘴角脏了。”他微微蹙眉,似乎不满她的毫无动静。

  “啊?”她疑惑道,随即恍然大悟地从皮包甲掏出纸巾递给他,“要面纸吗?我有。”

  他并不伸手接面纸巾,只是直直地盯着她的手,“你来擦。”

  老天!童雪影突然有种想笑的冲动。敢情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只是想让她来给他擦嘴角上的油渍,“你好可爱。”她抿着嘴角,努力地憋住笑意。

  “没有男人会欣赏别人称赞自己可爱。”他说着,同时享受着温润的手指隔着纸巾,在自己的嘴角擦拭的感觉。

  “可是我说的是真的嘛!”实在忍不住了,她要破功了。尤其是他现在的表情,简直让她觉得仿佛眼前的是一个任性的小孩。真的好……好笑!

  “你——”他横眉竖目,凌厉的视线朝她射去。

  “唔……”她憋得辛苦,终于,忍不住了,一连串“痛苦”的笑声从她的嘴角溢出,“哈哈哈……哈……哈哈,我……我受不了了。”

  “恶狠狠”的视线再次朝她射来。

  “好,我尽量……不笑了。”童雪影努力地想要把表情拉扯成正常的情况,不过显然效果不佳。

  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面带不爽地看着她。

  “那……大不了我补偿你好了。”她很努力地想弥补之前的“失误”。

  “补偿?”尹天博微一挑眉,101号的表情总算有点改变。

  “是啊。”她点头如捣蒜,放下手巾的纸巾,双手捧住他的面颊,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阵猛亲。“啧啧啧!”响亮的声音,颇有“蹂躏”之嫌。

  “你好香。”她赞美道。

  谁让他刚才实在是太可爱了,使得她又色心大发。

  “这就是你的补偿?”他的表情显然有些无奈。任谁都看得出,她分明是在吃他的豆腐。

  “嗯。”她很用力地点着头,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垂下了头,再偷偷地瞄了他一眼。

  “怎么了?”他奇怪地看着她的突然转变。

  “我……我是不是很像色狼啊?”童雪影小声地问道。性格中的保守成分在起着作用。

  色狼?尹天博眨眨眼,然后在下一刻猛然失笑。她从哪里想到这名词啊!“你不像。”他说道。

  “真的?”她怀疑他回答的真实性。

  “真的。只要是正常的男女朋友都会如此做。”

  “可是……你的眼睛分明就在说‘是’。”童雪影指出事实。

  “没有,你看错了。”尹天博矢口否认。

  “可是我明明……”她还想继续下去,他的唇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她的眸子蓦地睁大。他……他在吻她?!

  虽然他们是接过几次吻,但是每次都是她吻他,而这一次,却是他在吻着她。

  浅浅的吻,只是唇与唇的碰触,仿佛只是为了堵住她接下来说的话一般。但是……却还是让她激动异常。

  这是他初次吻着她,在他的心目中,是不是已经有些喜欢她了呢?

  可以期待吗?可以幻想吗?更甚至,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吗?

  “喀!”

  “总裁,你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华金梅才跨进房内一步,便看到了劲爆的场面。

  虽然……呃,只是接吻,但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画面,只能说明即使天博身边不乏女伴,在办公室内,他也绝对能做到“守身如玉”。

  现在的情况,是不是能代表着这个名叫童雪影的女人和别的女人是有所区别的呢?

  “怎么没敲门?”接吻中的两人迅速分开。尹天博皱了皱眉,而童雪影,则整个人跳到一旁,一张脸红得如关公。

  “忘记了。”华金梅浅浅一笑,心里却在暗道忘记得好,若非如此,她又怎么能看到如此画面。“这是企划部这一季的企划案。”走到办公桌前,她把手中的文本放在了桌向上,随即离开了办公室。

  除了刚才的那道关门声,整个室内一片寂静。良久,童雪影才舔了舔唇,红着脸道:“你……”

  “嗯?”

  “可不可以再吻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