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死亡绿皮书内田康夫便衣警察海岩变身东野圭吾云出曲长晏驸马太大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蜜糖儿 > 第五章

  十六岁,蜜糖开始和其它同学迷偶像。

  有人迷亚伦,但她们迷的是LESLIE。

  买LESLIE的相片、他的大海报、唱带,看LESLIE的演唱会……不用上课,就去电视台、他拍外景的地方,等两三个小时为一睹偶像的风采。好运的,还可以叫偶像签个名;然后在床头贴上它,以示珍藏、接近。

  把和“蝴蝶”去玩的时间,都放在LESLIE身上。

  “蝴蝶”们几乎想绑架他,把他收藏起来。

  为了偶像少在家,因此加乐老找不到心上人,他常在电话埋怨,把LESLIE批评个一文不值。

  但,没有移动蜜糖对LESLIE的心意,她仍迷恋如故。

  家中人没有反对,她也不认为错。其实,每个女孩子都经过这个阶段;而且,她也很自律,没有因为偶像而旷课、留堂、或迟到早退;也没有疯狂拥推偶像而破坏社会秩序,或跨栏、攀台……做危险动作,甚至没拉偶像衣袖、揪他头发、强吻他……

  她功课没有退步。

  说实在话,她和加乐的感情,是受到一定的考验。

  起码她试过,约好加乐通电话,临时去了看LESLIE户外表演。

  加乐在电话里又叫又喊,蜜糖只有说声对不起。

  几个女孩子,一提起LESLIE,心里便甜丝丝。

  “……蜜糖,如果LESLIE喜欢你,你怎样办?”

  “哪有这幺好运?他有那幺多歌迷、影迷!”

  “如果,我们说如果。”

  蜜糖想都不想:“嫁给他!”

  “唔!LESLIE有你这个女朋友,我们不吃醋!”

  “其它人会杀死我,那幺多歌迷!”

  “她们自己没有条件,有哪一个比你更加漂亮?”

  “蜜糖,你真笨,老在后面,挤上去,挤近LESLIE!”

  “是嘛!你老在后面,LESLIE看不见你,他根本不知道有一个你这幺出色的影迷。”

  “我也靠近过他一次,他给我签名,但是他签好名把本子递过来,看都没看我。”

  “当然,那幺多人围住他,他又忙签名,怎样看?分不了神嘛!”

  “他那幺多歌迷,不会特别注意一个,根本不可能!”

  “上台献花!向他偷袭,吻他一下,我就不相信他不看你。一看,神魂颠倒!”

  “这些事,我不会做!”

  “死要面子!”

  “不,我是没胆量做!吓死我!”

  “给他写封情信,把你的相片寄给他。”

  “他哪有时间看信看相片?寄出去是白费心机。好了!我只是崇拜拥护偶像,不想占有他,他是大家的嘛!”

  “真傻!我有你的条件,一定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他也许不喜欢我这一种类型,凡事顺其自然,不可勉强……”

  如果她肯积极点,LESLIE今天的红颜知己,可能是蜜糖儿,哈!

  今天宁家好热闹,因为宁志善生日,家人为他开一个餐舞会。

  家里来了许多客人。

  大家都玩得开心。各适其适,自得其乐。

  酒会后,晚餐前,各自选择自己的玩意。

  宁先生、志刚、仙儿和仙儿的父兄、志刚的同事,在偏厅玩纸牌。

  宁太太和一班女宾在麻将房。

  志辉和他的同学、队友本来在露台大讲球经,突然躲进游戏室,关上门玩电视游戏。

  蜜糖帮忙着大哥志善,到处招呼亲友。

  蜜糖今天也打扮得很漂亮,一条银橙色通花边裙子,宫廷贵女式,两旁梳了两个丫角髻,髻上插满浅橙色的小丁香花。

  她又长高了,五尺八寸,在不断游泳和跟随哥哥们健身,身体也发育得很好。大个女了!

  “四小姐!四小姐!”突然管家叫着她。

  “什幺事?康管家。”

  “有一位少爷找三少爷。”

  “一定是他的队友,还不请他进来?三少爷的朋友,你都见过。”

  “他也说来过,但我发誓没有见过这位少爷!”

  蜜糖奇怪:“他姓什幺?”

  “姓庄,庄少爷!”

  “姓庄?”蜜糖也愕然,摇一下头:“三哥的确没有姓庄的朋友、同学,或者队友。三少爷有没有吩咐过?”

  “没有!三少爷没有说有姓庄的少爷会来找他。”

  “你怕是白撞?”

  “太太吩咐,今天进出的人多,护卫员和全部下人都要提高警惕,根本是护卫室不敢让他进来。”

  “不要怀疑,去找三少爷。”

  “四小姐,我就是找不到三少爷!”

  “他不是在露台跟朋友聊天吗?”

  “三少爷不在屋外,也不在屋内。四小姐,我们应该怎样办?”

  “我出去看看,或者我在外面见过,你继续找三少爷。”

  蜜糖戴上一件粉橙的斗篷,因为天气渐冷,外面有风。

  她和康管家走出去,通过铁闸,她看见那位庄少爷。

  高大、健硕,有点美国土生儿的种。穿一条白色牛仔裤,白色积克,里面一件黑色高领T恤。

  他那漂亮、俊朗的脸上,正显露出不耐烦。

  透过铁闸,康管家说:“四小姐,这位就是找三少爷的庄少爷。”

  “你就是蜜糖?”他已上下打量着她,看得很入神。

  “你怎会知道我叫蜜糖?”

  “他叫你四小姐,志辉的确有一个妹妹是叫宁蜜糖。”

  “你既然是三哥的朋友,我没理由不认识你。”

  “你当然认识我,看看我,还想不起吗?教过你游泳的敏哥哥!”

  “很多哥哥,都教过我游泳,什幺时候?”

  “七八年了!在你家,我每次来,你都要我教你游泳。”

  “你还来过我家,但我没有见过你,康管家也没见过你,他在这儿工作二十几年了!”

  “那时我还小,大了自然有改变;你也变了,若不在你家,我同样认不出你是蜜糖。你开门让我进去找志辉!”

  “今天不方便……”

  “你们今天请客?”

  “我们家常请客,谁都知道,不稀奇。对了,如果你是我三哥的朋友,你一定知道今天我家中有什幺喜事!”

  “我……你们家常请客,没喜事也可以请客,也不稀奇!”志辉的好朋友,连今天是大哥生日都不知道。

  “你喜欢打球吗?”

  “喜欢!”

  “什幺球类?”

  “唔!网球、棒球、高尔夫球……”

  蜜糖心里在笑,还说是志辉的好朋友,连志辉最喜欢的篮球、足球提都不提。志辉又不会打高尔夫球,两个人竟可以交朋友。

  虽然,这男孩子像汤告鲁斯一般的迷人,还比汤告鲁斯高壮,但她也没理由冒险让他进屋。

  “康管家,拿些饮品、点心出去招待这位应少爷!”

  “喂!喂!蜜糖,你想走……”

  “对不起!一屋子客人等我招呼。”

  “你让我进去呀!”

  “你放点儿耐性,我回去替你找宁志辉。”

  “你竟然不相信我?”

  “因为,你证明不到是我三哥的朋友。对不起!”

  “你等一等!我找到了,我找到了。”他由皮包拿出一幅相片来,交给蜜糖:“七年前我和志辉在中学泳池旁拍的。”

  蜜糖接过一看,他当然认得自己的哥哥。虽然那时候,他还未完全成长,照片中他和另一个男生互搭肩膊,两个人都穿了泳裤。

  她也知道这个人叫庄浩敏,因为,志辉睡房也摆着同一张照片,只不过放大了。

  “你可以证明你是庄浩敏吗?”

  “可以,我刚由美国回来,我有护照,你自己看清楚,我又累又烦。”

  蜜糖接过护照,翻开一看,他果然叫庄浩敏,照片如他本人。再看回与志辉的合照,也有八分相像,只是如今更健硕、更有男性魅力吧!

  “对不起!敏哥哥,刚才怠慢了。快开闸请庄少爷进来。敏哥哥,请!”

  “我还有两个皮箱。”

  “康管家会为你处理。”蜜糖把相片护照交还给他,两个人一起步进花园:“你由美国来香港,为什幺不叫三哥接机?”

  “接机就不用,太烦!”庄浩敏呼口气:“但我有请志辉为我订酒店,我由机场去酒店,一问,才知道志辉没为我预定。无所谓,我再订房,但风景好的全租出去,我实在住不下来,便拿着两个皮箱,乘出租车来向志辉求救。”

  “你在酒店应该打电话给三哥,也许是酒店的错。”

  “我打过电话来呀,对方叫我等一会儿,我就等,当时对方声浪很吵,逐渐又平静。我足足等了十分钟,才发觉对方挂上了线,一急,就来了!”

  “今天请客,人来来往往,怕是不小心把电话挂上了,对不起!”

  “根本不关你的事;不过,我不会放过志辉,我要和他算账……”

  “三哥最近要参加好几场球赛,他很忙,所以他……”

  “你不用为他说好话,我怎也不放过他,这小子,胡闹……”

  他们刚进入屋子走廊,志辉如飞一般直冲过来,庄治敏立刻说:“喂,志辉……”

  “亚敏,你进来了。唉!跑得我……看见你就放下心头大石!”志辉抹把汗。

  “你倒放得下,我未放!你到底有没有替我到酒店订房间?”

  “没有!”志辉仍在喘气。

  “你这不负责任的小子!”庄浩敏握着拳头就是一拳。

  “哗!”志辉抱着肚子。

  “三哥,你怎样?”

  “没事,由他打,让他泄泄气。亚敏,你听我说,我无意中告诉妈妈你来香港住酒店,妈妈转告爹爹,爹爹知道了,就说:我去公干住他们家,亚敏来香港玩住酒店?爹爹一力反对,又叫妈妈吩咐管家为你收拾好一个房间。我有什幺办法?”

  “无论你怎样做,也该打个电话来告诉我,是不是?”

  “我没有打电话给你吗?”

  “你有吗?”庄浩敏扎个马步,握着两个拳头。

  “哎!我最近真是忙疯了,都是球赛累的,我还吩咐管家,明天派司机去机场接你,我连日子都记错,肯定没有给你电话!”

  “怪不得你的管家和妹妹以为我是劫匪!”

  蜜糖一直跟随着他们走那条长廊:“对不起!敏哥哥,我和管家都是笨蛋,我……”

  “不关你们的事,请客人多,理应小心提防,都是志辉,心中只有球!”

  “该打!该打!”志辉掴自己两个耳光:“一万个错都是我错,大人不记小人过,吓!”

  “没有那幺严重!”他马上就放松了手脚:“我现在应该怎样办?”

  “一定要住在我们家,因为,我爹爹不会放你走。你去了酒店,一样会把你接回来;何况妈妈亲自为你收拾好房间。吃过东西没有?饿不饿?”

  “在飞机上吃过午饭,但有好吃的东西我还想吃,这幺来回折腾,肚子都饿了!”怪不得他不打篮球,也能够和志辉成为好朋友。因为,他性格爽快、开朗,和志辉性情接近。

  “有好多东西吃,今天大哥生日,家里开餐舞会!”

  “怪不得那幺热闹,我是否应该洗个澡,换件衣服。这身服装,不大适合今天的环境。”

  “好!换套衣服,参加大哥的餐舞会……”

  “慢着!参加舞会恐怕就不行了,我没有舞伴,跟谁跳舞去?”

  “蜜糖,我妹妹!”

  “这幺漂亮的小美人,还怕没有舞伴?会要我这不速之客?”

  “我可以……”蜜糖还没有机会表态。

  “她的‘蝴蝶’实在太多了……”

  “蝴蝶?”

  “追求她的人的统称!喜欢她的人太多,她索性做众人舞伴,到时妹妹会招待你,是不是?”

  “我请敏哥哥跳舞,向敏哥哥赔罪,刚才我实在太无礼了。”

  “根本不关你的事,只不过是个误会,我连志辉都不怪。”

  “你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隔邻,我吩咐佣人把茶点送到你房间。你吃过东西洗个澡,还可以靠一会儿,吃晚餐时我去接你。你有没有带西装来?”

  “带了两套,一套晚服,另一套……似乎都不大适合!”

  “没关系,你我身形差不多,等会儿到我房间挑……”

  “过两天带我去缝西装,我回来正想缝一批西装。”

  有人敲响房门。

  “进来!”

  蜜糖把最后一行笔记抄好,盖上簿子:“三哥,是你。”

  “我以为你睡着了,不敢按房门铃,轻轻在门上敲两下。”

  “刚做完功课。你不是带敏哥哥去玩尽香港?这幺早回来?”

  “也不早了,明天还有早课。”

  “那你应该去睡觉,怎会来看我?”

  “谈谈亚敏!”

  “他怎样了?”

  “你对他不熟识?记不起他?”

  “好久没见面,他好象没在这儿念大学。”

  “是的!他是我中学时最要好的同学,比和亚森、史迪他们更加要好,真的想做八拜兄弟。”

  “他都不喜欢打大皮球!”

  “他极少打篮球、足球,但他游泳就出色了。他是学校的游泳王子,为学校夺取了不少游泳奖项目。我会游水,也是他教我呼吸法。”

  “所以,你们拍了放在你房间那张相片!”

  “那张相片很有纪念价值,他刚获得他第十七个大奖项。那幺巧,那天我又十七岁,他就把奖项送给我作为礼物,当时,好多同学替我们拍照……”

  “你众多奖牌、奖杯当中的那个就是?”

  “对了!聪明女!”

  “形状不同嘛!是条飞鱼。”

  “亚敏第二名称就叫飞鱼!”

  “你和他要好,因为他教会你游泳?”

  “其中一个小原因罢了!我们是同班好同学,性格又接近,我们聊天,可以聊两小时没有争执。因为思想相同,加上又是通家之好,我和亚敏未做好同学,他爸爸和爹爹已经是壁球和高尔夫球的好球伴。大家又一起投资,称兄道弟。”

  “既然有两代关系,怎幺他不来我们家玩?”

  “他不是没来我家玩,是比较少!”

  “为什幺?”

  “亚敏家和我们家刚巧相反,他妈妈生了四个都是女儿,第五个才生下了他,家中阴多阳少。而且他的姐姐比他年长许多,又早婚,因此,嫁的嫁,拍拖的拍拖,家中经常只有他一个人。我们一班同学,多半到他家陪伴他。”

  “敏哥哥说教过我游泳,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反而史迪哥、卡分哥教我游泳,我都记得。但,是三哥教会我游泳的!”

  “他不单只教过你,还是第一个教你游泳的人,那时你太小,记不来了;而且,教了你两次,你的鼻子都不肯浸进泳池里,还呱呱叫,他教不到。但,我既然是你的师父,亚敏应该是你师公!”

  “是呢!”蜜糖笑起来:“那天看见祖师爷,都把他拒绝门外,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大家好多年没见面嘛!”

  “他去了哪儿?”

  “他中学毕业,就去了美国留学,就是拍了那张相片不久。前年我们一家人去美加,我也有去看他,他也有回来玩玩买东西;不过没有来我们家,只住酒店。今年被爹爹发觉,拉了他来!”

  “怪不得你们感情那幺好!”

  “我没弟弟,我和他同年同月,日子比他大,我把他当亲弟弟。蜜糖,三哥今晚进来,有事求你!”

  “乐于为三哥服务!”

  “我知道你最喜欢帮助人,一定不会拒绝三哥,你学校快要放圣诞节假了,是不是?”

  “是呀!我们是英式学校,假期特别多,你要我去办什幺事?”

  “我们这班毕业生,要利用圣诞假期,为研究院出最后一本刊物。因此,我不单只没有假期,后天还要回学校,留在宿舍不能回来。”

  “你回学校后,就没有人陪亚敏哥哥了,想我代你陪他到处玩?”

  “要玩的地方,差不多都玩过,他也不会在此住多久,会赶回去过圣诞节。你大概需要陪他两天左右,他回美国我多忙也会回来送机!”

  “你可不要像上次那样,忘了!”

  “不会啦!”志辉敲敲头:“都记在里面。”

  “那两天,你喜欢我陪他怎样度过?”

  “其中一天,你们自己决定;但另一天,你一定要陪他去祝贺他外婆的寿辰!”

  “这儿他还有外婆?”

  “有呀!他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他的外婆。因为,他外婆九十岁寿辰,亚敏的父母问她要什幺,她说要见她的外孙子,亚敏就回来了。”

  “他为什幺不住在外婆家,多陪陪外婆,要去住酒店?”

  “他的外婆好怪,不喜欢外人住在她家里。”

  “外人?亚敏是她的孙子,人家老远由美国回来为她祝寿!”

  “别说孙子,就算她女儿,也不会例外。因为,她说有人住在她家,令她挂心,睡不着。”

  “她家没有佣人吗?”

  “佣人住下人间,也不可以和她住在一起。”

  “真是古怪长辈。”

  “为她祝寿,白天去,晚上返,她又喜欢热闹,总要亚敏多带一两个朋友去!”

  “所以,我便要陪亚敏哥哥一起去为他外婆祝寿了!”

  “如果你觉得他外婆怪,难相处,就不要去,我找另一个人陪亚敏。”

  “我愿意去,我要看看那位老太太到底怎幺样?”

  “你答应了?”

  “小事情,我答应!”

  “好!我们随时联络、通电话……”

  三哥志辉已经回学校去了。

  早上,蜜糖梳洗好,便去按庄浩敏的房门铃。

  庄浩敏一面扣背心的钮扣,一面开门。

  “敏哥哥,早安!”

  “早安!还没有上课?”

  “由今天开始,我们学校放圣诞假了,我是来接你吃早餐的。”

  “我好象没有和你一起吃过早餐!”

  “我要上学嘛!一早上课去了!”

  “我在偷懒,很晚才起床。”

  “度假呀!又不赶时间,喜欢睡多久便睡多久,我今天也迟了起床。”

  “可以去吃早餐了!”

  他们乘电梯到楼下,蜜糖问:“你喜欢吃中式,还是西式早餐?”

  “你呢?”

  “我无所谓!”

  “我什幺都吃的,香港多美食,特别你家厨子真好!”

  “你由美国来,吃中式早餐吧,我们到‘宁苑’!”

  “宁苑”是宁家吃中国食品的厅堂名字。

  “好选择,难得回香港一次,要多吃中国菜。你想得周到!”

  吃早餐时,蜜糖问:“今天你想到哪儿玩?或到哪儿逛逛?”

  “你说呢?”

  “我就真的没有主意了!你喜欢去哪儿,我都陪你就是!”

  “你和你的‘蝴蝶’,多半去哪儿玩?”

  “我们每次一大班人去的,节目普通又呆板,都是看电影、吃茶、吃饭!”

  “那实在是太单调,谁人哪天不吃饭?喜欢不喜欢拍照?”

  “喜欢!”

  “多久没拍照?”

  “一年以上,由加拿大回来,就没有拍过照,你替我拍照?”

  “昨天我买了个新录像机,想请你做模特儿,肯不肯帮我?”

  “可以,但可能我是个差劲的模特儿。”

  “起码有个美好的外形。”

  蜜糖笑了笑:“喜欢在哪儿取景?”

  “其实你家也不错,花草、树木、山水、人工瀑布全都有;还有些古色古香的厅堂,又有高科技的透视走廊。”

  “在家里拍更好,可以多换几套衣服,多做几个发型。”

  “如果在这儿穿套古装,古装景、古装人,多有意思!”

  “我没有古装,唏!让我想一想,妈妈那次参加怀旧舞会,做了套小凤仙装,还有旗袍,我可以问妈妈借。”

  “什幺叫小凤仙装?”

  “是……总之,很美的,你等会儿看了便知道。”

  “我们先拍古装,由古到今,程序上好些,怎样?”

  “我同意!”

  “吃饱了没有?”

  “饱了,太饱走不动!”

  “我们马上开始?”

  “好呀!”

  由古装头、古装衣服、古装景,到现代的,庄浩敏拿着录像机,跑来跑去,很开心,一点儿都不觉累。

  “蜜糖,你很上镜,古今皆宜……你很会摆甫士,不作状,又自然……”

  “我有三个哥哥做导师,又有表哥……小时候,我很作状,大了就改进。”

  “你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去拿相机架,为你拍些相片。”

  “还拍相片,相机也是新的?”

  “相机是上一次买的,根本没什幺机会用。”

  “没好景色吗?”

  “没那幺美的模特儿,景美拍录像带就够了。”

  “敏哥哥拿我开玩笑!”

  “真的,你很美丽,没有人告诉你吗?你有兴趣可以到荷里活当模特儿或拍戏,但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

  “到荷里活拍戏,说说那幺容易吗?”

  “这不是最大的问题,荷里活也需要新面孔,需要人才,但你本人,你的家庭背景,一定不容许你拍戏!”

  “爹爹第一个反对,-头露面呀!”

  “可不是!你饿不饿?已过了午饭时间。”

  “没关系,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早吃迟吃,是我们的事。”

  “你好乖,又合作,拍完这儿,我们吃饭。你也该休息一会儿,笑都笑僵了!”

  “嘻嘻!没僵,我还能笑得出。”

  “很少女孩子,像你精力那幺好!喜欢什幺运动?”

  “打网球、骑马、滑雪,还有游泳!”

  “终于会游泳了?”

  “三哥教的,他是我师父,你是我师公……”

  “哈哈!我岂不是升级了,你做了我的徒孙……好了!暂停,我们吃午饭去……”

  也许一个早上跑来跑去没有停过,蜜糖觉得肚子饿,吃了很多。

  庄浩敏很欣赏的望住她。

  蜜糖边吃,边笑得像个小迷糊:“也许你没见过一个女孩子吃得那幺多,一点都不像个大家闺秀,啊!”

  “我讨厌那些所谓大家闺秀,老戴着个假面具。比如吃东西,叫一碟剩下大半碟,不是喊KEEPFIT,就是喊节食,弄得连自己也没有胃口。长此下去,连自己都会变成营养不良。”

  “我整天跑来跑去,运动量大,消耗也大。有些女孩子斯斯文文,不动的,只爱看爱情小说,念念诗,她们就不用吃很多东西。”

  “我好怕太斯文的女孩子,两个人大眼看小眼,对半天,肯定闷死!”

  “敏哥哥,你食量也很好,和三哥差不多。”

  “当然啦!我那幺高大,食物吃得太少,支持不住。”

  蜜糖望了庄浩敏一会儿,低头笑笑。

  “我怎幺了,脸上有只小虾仁?”

  “不是不是,你怎会这样没仪态?我只是觉得你很像一位电影明星,不是中国人,是荷里活的!”

  “我是百分之一百中国人,祖父、祖母、外公、外婆都是,曾祖母……唔!或者有一点儿俄国血统。”

  “我只说像罢了,我知道你是中国人。”

  “我像谁?”

  “汤告鲁斯!”

  “唉!天!”他拍一下前额:“怎幺每个人都这幺说我?”

  “你好象不大喜欢!”

  “我为什幺要喜欢?”

  “汤告鲁斯是香港人最迷的外国男明星。”

  “他在美国也是第一位。”

  “我明白了,你不喜欢人家说你像明星,因为你看不起演戏的人。”

  “我倒没有这幺想,职业无分贵贱,演员也是个人。”

  “不喜欢人家说你像某某某!”

  “真像也无所谓,不像就不好,汤告鲁斯样貌娘娘腔,表情动作都在讨好女孩子,没有独特个性。我不同,我像个真真正正的男孩子,直接的说,我很男人!”

  “有男性魅力!”

  “你说的,我可不能这样称赞自己。不过,我比汤告鲁斯高大,男孩子长得矮不好看,你同意吗?”

  “我同意,我三个哥哥都很高大。总结来说,你比汤告鲁斯更俊朗健美,可对?”

  “你教我怎样说呢?自己表扬自己,太肉麻,不要鼻子!”

  “自己看自己最清楚;而且,说真话有什幺不好呢?我最怕转弯抹角的人,他说老半天我也摸不着头脑。”

  “蜜糖,你有没有发觉你自己很美丽,根本是……是……倾国倾城,丽质天生!”

  “我?”蜜糖面颊红扑扑。

  “一定要说呀!说真话没有什幺不好;而且,我都说了,你不说就不公平!”

  这可难倒了蜜糖,她从未自己称赞过自己。这敏哥哥一点儿都不吃亏,拉她下水,她支吾了好一会儿。

  “自己看自己最清楚了!”

  他还抽她后脚呢。

  “我真的从未看过我自己是怎样怎样,特别是倾国倾城,丽质天生……西施、王昭君……似的……”

  “你不必跟人家比,你是你,你很美,但不像谁。也许将来有人像你,但现在肯定只有一个美人——宁蜜糖,你美得很有气质!”

  “其实,我……”

  “你不要说你根本一点儿都不好看,讲大话,我可不能接受!”

  “我承认自己长得很好看,别人还把我形容得天仙一样。这个,我就不敢认同,小女孩嘛!逗人喜欢,有可能也只不过是一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现在小呢!现在好看,越大越丑也说不定。”

  “不会了!你也不是未发育的小女孩,成长得差不多了,所以,你只会越大越漂亮,不会突然变丑。”

  “那岂不好,再过两三年还可以做敏哥哥的模特儿!”

  “两三年?只要你愿意,二十年内都可以!”

  “我吃饱了,追逐阳光,我们继续工作好不好?”

  “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这幺敏感的话题,说下去会羞死,都怪自己不好,是自己先点燃了火头,提什幺汤告鲁斯?其实呢,他除了高大些,有男性魅力之外,他真的像汤告鲁斯。本来说说真话,找找话题,汤告鲁斯已经够英俊了嘛!谁知道他不屑,反过来捉住她要她自我招供,说自己美丽。多难为情,多尴尬……不走等待何时。

  幸而一开工,话题都转了,也少了,他专心于拍摄,她摆她的甫士——要自然,又要优美。

  “……这儿有没有钢琴?”

  “有古典的白色钢琴,也有电子琴。”

  “你会弹琴吗?”

  “会呀!第八级了!还考了导师牌,可以教学生,谁要学弹钢琴?”

  “我想拍摄你弹琴的样子,我这部机还有现场收音,可以把你的琴音录进去!多好!”

  “你喜欢电子琴呢,还是钢琴?”

  “古典的白色钢琴最有气派!”

  “那我要换一条雪纺的长裙子……”

  拍过弹琴的,庄浩敏又问:“会不会跳芭蕾舞?”

  “三岁半就开始学了。”

  “还有舞衣吗?”

  “十几套,三个月前还表演过。”

  “表演什幺?天鹅湖?”

  “不!天鹅戏水,新创作,很活泼,很有动感和朝气。”

  “好!天鹅戏水好,我怕暮气沉沉……蜜糖,会不会太辛苦?又弹琴、又跳舞……”

  “怎会呢?我换衣服去。”

  庄浩敏一面摄录蜜糖跳舞的舞姿,一面啧啧赞叹。

  由早上到下午,由下午到黄昏,由黄昏到晚上。

  “……倦不倦?”

  “一点点!”

  “我手都倦了,更何况要你又走又跳,停止!”

  “拍完了?”

  “大功告成!”

  “呀!”蜜糖倒在椅子里。

  “我今晚请你吃饭。”

  “为什幺?”

  “你做了我一天免费模特儿,请吃饭,已经便宜了我。”

  “那你每小时计我一块钱好了,今天不要出去了,我已经吩咐厨房安排好丰富的晚餐。有广东莱、上海菜、四川菜,还有江苏美点,保证你一定欣赏。”

  “听听已经胃口大开,但,我应该怎样谢你?”

  “你是个真真正正的男孩,别婆妈,我们在家里一面吃饭一面看影带,在外面吃饭是办不到的。”

  “对呀,我也想看看自己的技术,别把美景拍成一片云,美女拍成丑女就好!”

  “那我们去洗澡更衣,舒舒服服吃饭,看影带……”

  “……蜜糖,你不单只漂亮、自然、活泼;而且真的很上镜。”

  “那是你技术好!”

  “我的技术就普通了。你真是技艺超凡:会弹琴、会唱歌、会跳舞!”

  “还未出水能跳,入水能游!”

  “对了!我还没拍你游泳的泳姿。”

  “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可以拍。”

  “不行,没有太阳,外面很冷。”

  “我们家有室内暖水泳池。”

  “晚饭后,已经很晚了,你也很疲倦。”

  “吃过晚饭,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也倦?老太婆?只要你喜欢,无所谓,可以晚一点儿睡,明天又不用上课。”

  “吃饱饭不能游泳,一定要休息。”

  “好呀!休息够了,继续。”

  “你真乖!怪不得志辉那幺疼你!”

  “一家人都疼我,阳多阴少呢!我相信你家人也很疼你!”

  “我承认,我是有点被宠坏,所以我脾气不好,又好胜。外面看不出,缺点多多,一点儿内在美都没有。”

  “爹爹常说,一个人能说出自己的缺点,便坏不到哪里去。你容易生气,但不记仇,又容易原谅人。”

  “你怎会知道?我们还是第一次单独谈话。”庄浩敏意外惊喜。

  “那天你由酒店来,很生气,也打了三哥一拳;不过你很快又和三哥有说有笑,没发生过事情一样。”

  “红颜知己!那幺了解我,志辉还说你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其实,你大个女,能观人于微。”

  “撞彩数罢了,我真的很幼稚。”

  “真的,我脾气来得很快,又去得很快。记不住人家对我坏,但有人对我好,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这就不是缺点,也是内在美。”

  “只有你欣赏我,我家人都叫我生番,证明我多不可理喻!我总要赢,不肯认输。”

  “那是你觉得自己有道理。敏哥哥,几样菜,你喜欢吃哪一种菜?”

  “四川菜,辣得开胃!”

  “我也最喜欢吃四川菜!”

  “可惜,今晚是最后一顿,以后回美国没得吃。我家的厨子,只会做西餐和潮州菜。”

  “明天,我可以叫厨房烧给你吃。”

  “明天要去外婆家,你陪不陪我去?”

  “陪!我答应了三哥,一定去!”

  “但不是什幺开心的派对,你可能觉得又烦又闷。”

  “老人家怎会开派对,高高兴兴吃饭就是,慈祥的老人家很可爱的。”

  “外婆也算慈祥,就是脾气古怪些,她也不会大排筵席摆寿宴,她怕太吵,就是我们几个。不过,我有个快乐天地,你觉得闷,我可以带你进去玩。”

  “快乐天地?”

  “我从小玩具就多,什幺机动玩具都有:过山车、火车、潜艇、飞机、枪、战场……好多,移民时,带不走那幺多,妈妈本来想扔掉,我不肯。后来爹爹在外婆家建了间小木屋,把我的玩具全部安放好,我随时可以进去玩。”

  “这样就不会闷啦!我去换泳衣了,你也准备拍游泳照。”

  游泳时,庄浩敏发觉蜜糖的泳术很不错,大赞:“很好……好极了……我真想不到你游泳那幺好,比你三哥还要好。”

  “怎会呢!他会游泳,我还在吃奶,他还是我师父呢!”

  “这和学习先后无关,徒弟经常比师父出色,主要看天份。”

  “我天份好不到哪里去了,你教我游泳,我还哇哇哭。”

  “那时你还小,潜质未显露。可能你会跳舞,因此,手脚配合得很好,很有节奏感,姿态特别优美。有没有参加过游泳赛事?”

  “参加过一两次,以快取胜,我不知道我游泳那幺好。”

  “有没有学跳水?”

  “我没有报名参加,那是特别课程。”

  “学校有没有暖水泳池?”

  “没有!泳池是露天的,冬天我们没有游泳课,做室内器械操,练习十项全能。”

  “明年暑假报名,没骗你,只要你努力,你会成为跳水皇后,进军亚运,甚至奥运会。”

  “那幺厉害……”蜜糖仰起头,咭咭笑。

  “不骗你,到时,你来美国受训,可以住在我家,我也可以做你导师。”

  “你也会跳水?”

  “我中学已经参加亚运会了,志辉没有告诉你?”

  “有,三哥说你是游泳王子,也是飞鱼。你参加亚运会,唔……好象没听三哥说过。”

  “我去美国后,还有机会参加奥运会,跳水进入十二名,试跳排过第二,可惜一个奖都没拿过。我是失意奥运会,所以,志辉不想提起。”

  “亚运会呢?”

  “亚运会和世运会都拿过奖,但有什幺用,奥运会始终出不了头。唉!好闷气!”

  “不开心就不要提了。敏哥哥,你累不累?”

  “累的应该是你,再游一次背泳,你的背泳好好看……好……好极了……得啦!可以上来了,继续,我要拍你由泳池上来。”

  蜜糖带着一身水离开泳池,她穿一件头的红色泳衣,她把双手盖脸,分开一扫,拨去脸上的水。庄治敏就叫:“出水芙蓉,好美!实在太美丽了!”

  蜜糖一手拉下白花朵泳帽,美发一拂,头一摇,随即用毛巾包住身体。

  “刚才一-那,简直……简直美得难以言喻,唉!你是名副其实的出水能跳、入水能泳。”

  “我只知道我跳舞不错,一直不知道自己游泳也可以游得好,以后,我要多游泳了。”

  “不骗你,保证你成就不错,增添十个八个奖项。”庄治敏挽起她的头发,用两只手指搓了搓:“头发也有点儿湿,洗个头,快去睡觉吧!累了一天!”

  “唔!我真的有点睡意了。”掩着嘴打个呵欠,朝庄浩敏笑了笑:“明天见!”

  “晚安!”

  “祝你有一个甜蜜的梦……”

  蜜糖好好的睡了一觉才醒来。

  洗面洗头刷牙后,面对镜子,就想到今天应该穿什幺衣服。

  保姆进来,手上拿了件粉红色裙子。

  “今天是庄少爷的外婆寿辰。”

  “是啊!”

  “四小姐,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一袭晚礼服。”

  “不用穿晚服装,他们并不开舞会。”

  “那我另外去为四小姐准备条长裙,粉红色好不好?老人家喜欢鲜艳的颜色,认为这样才吉利。”

  “我看,长裙也不必穿了,老太太也不摆寿酒;而且,听说到她家别墅,路途颇远。”

  “牛仔裤配白狐短大衣。”

  “见老人家,第一次穿裤子不够庄重;况且,今天还不至于冷到十度以下,没必要穿白狐皮吧!”

  “四小姐自己选适合的。”宁姐站在一旁。

  终于,蜜糖选了条苏格兰绒百褶裙,上面是鲜红的丝绒衬衣。

  “这样够不够吉利?我本想穿白衬衣,那样清纯一些。”

  “红色好,老人家最喜欢红色。”

  蜜糖接受宁姐的提议,她年纪大,说话一定有道理。

  她把长发散下来,发上一个鲜红蝴蝶结的头发带;白色长靴,还有一件连帽子的白羊毛绒大衣,长度和裙子看齐。

  “宁姐,这样不错了吧?”

  “四小姐怎样打扮,或者完全不用打扮,T恤、短运动裤一样美!”

  “宁姐的嘴比我的名字还甜!”蜜糖把大衣脱下来,交给宁姐。因为屋子里面全部装有暖气,出门风才猛。

  她到庄浩敏房间按房门铃。

  “进来吧!”

  “敏哥哥,早安!”蜜糖走进去。

  “早!哎!时候不早了!”庄浩敏已经换好衣服:黑皮裤,纯白色樽领扭花冷杉,黑色皮茄克,茄克上有许多拉链、金属扣子等装饰。

  他正在收拾一个旅行袋。

  “带那幺多东西去?”

  “外婆的礼物……”

  “对了!礼物呢?我完全记不起,要为你外婆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你去,你就是礼物!”

  “怎会呢?每个人生日,都应该送他礼物;何况她是老人家!”

  “去参加外婆的生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肯去,已经很好。每年你三哥去,都没有带礼物,外婆已经很高兴。不信,问你三哥!”

  “三哥不在家,他在学校宿舍。”

  “你可以打电话去问,我骗不到你。小孩子不要做黑白小天鹅,听话,等一等……还要带录像机,给外婆拍些录像带,妈妈很想看看外婆。”

  “你妈妈为什幺不和你一起回来?”

  “她要陪爹爹去新加坡,我们想在那儿投资,先看看情况!”庄浩敏脱下皮外套,提起旅行袋:“都好啦!吃了早餐,马上要出发了!”

  “你外婆住新界?”

  “住离岛,乘车、乘船又乘车……转来转去,来回要半天时间。等会儿你可能喊辛苦,所以,你肯去,对她真是最佳礼物。其实,你穿长裤会舒服些!”

  “老人家生日,穿裤子好象不大庄重。你不喜欢我的衣服?”

  “喜欢,像个小公主!”他扶扶她的腰:“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