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冰山女巫寄秋小熊座少女水阡墨妹妹万万岁培果肉食系情人安靖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魔妓失剑 > 第七章 太阳岛上多艳女

  傍晚,路边的小店。

  小店只有个草蓬子,一个店家正在蓬子里忙着,外面,露天放着两张桌子,一张坐着两个汉子在喝酒,一张空着。

  小兽精和竹叶飞来到桌边坐下。

  店家是个老人,瘦瘦的,一眼便知是个老实人。

  别人谁愿做这种生意呢?一天能有五个人来这里吃饭就算不错的了,因为这里太偏僻了。

  小兽精和竹叶飞在这条路上走了一天,也没有碰到一个行人。

  店家见到来人,走出蓬子道:

  “两位是想坐下歇脚,还是吃饭?”

  竹叶飞道:“吃饭。”

  于是店家用手指着放在柜子上的菜,一一问着他俩可要。

  竹叶飞要了三个菜,一壶酒,两碗炒饭。

  店家先送上酒菜,又回去炒饭了。

  竹叶飞倒了两杯酒,呷了一口,道:

  “这酒不错,你觉得如何?”

  小兽精也喝了一口,道:

  “酒都是一个味。”

  竹叶飞轻轻一笑道:

  “再多喝几次,你就会分出来了。”

  小兽精有些不信,道:

  “真的吗?”

  竹叶飞道:“不骗你……”

  “他娘的,你为何倒我的酒喝?”一个汉子嚷起来道。

  小兽精与竹叶飞转头看去。

  嚷的汉子肚大腰圆,满脸横肉,背上插有一把刀。

  喝酒的汉子比他瘦得许多,皮肤黑黑的。

  瘦汉听他嚷了,并没有理他,还是继续喝酒。

  壮汉子见他没说话,就不吵了,又低头喝酒。

  俄顷,瘦汉的一杯喝完了,又伸手拿起壮汉的酒壶,想要往自己杯子里倒。

  壮汉一把夺过酒壶,怒道:

  “他娘的,给你倒去一杯了,还想倒呀?”

  瘦汉道:“我的喝完了。”

  “喝完了再买,为什么占我的便宜?”

  “没钱了,嘿嘿……”

  “没钱就不要喝了!”

  店家见吵架了,立刻过来劝道:

  “不要吵,不要吵,来,我给你倒一杯算了。”

  说着给瘦汉倒了一杯酒。

  壮汉不说话了,瞪眼看着瘦汉。

  瘦汉看着酒,端起来,又看看店家,道:

  “嘿嘿,谢了。”又喝起酒来。

  店家见不吵了,又回到蓬子里忙了,虽然吃饭的人少,但他的事却并不少。

  瘦汉酒喝完了,抬头瞧瞧壮汉,见他正低头喝着,于是一把拿起壮汉的酒壶,对着嘴喝起来。

  壮汉见他又抢自己的酒喝,气急了,道:

  “他娘的,你还敢拿我的酒喝,看我教训你。”

  只见壮汉筷子一扔,一拳直捣向对面的瘦汉,谁知瘦汉把头一偏,壮汉一拳落空,身体冲向前去,碰了一脸酒菜。

  瘦汉却道:“嘿嘿,你可莫要打人,我打不过你。”

  壮汉爬起身来,一把抹去脸上的酒菜,同时已握刀在手。

  瘦汉这次像是有些怕了,脚步慢慢向边上挪着。

  壮汉道:“看我今天非宰了你这婊子养的不可。”

  说着也跟着瘦汉向某桌边挪动身子。

  瘦汉嘴挺硬,道:“休想!”

  这时瘦汉已挪到竹叶飞与小兽精的侧面。

  壮汉道:“看你还嘴硬!”

  说着就是一刀劈出。

  竹叶飞和小兽精见刀劈来,立刻各自往后让身,瘦汉子也让开来了。

  壮汉一刀劈在桌上,桌子被劈成两半,酒菜也没了。

  小兽精刚要说话,那壮汉却又提起刀,一刀砍了过来。

  小兽精又向后跃了一丈多远,准备与壮汉说理,却见瘦汉如飞般挟着竹叶飞跑。

  小兽精知是中计,已挥剑斩去。

  大汉见他出剑,看来是认得此剑,并不接招而是转身飞掠而去。

  小兽精见他跑了,也跟着追去。

  他不能让他们跑了,他不能让竹叶飞被他们逮走。

  谁知那两个汉子的轻功都很好,追到一个林子里,就不见人了,这下可急坏小兽精了。

  天越来越暗,林子里越来越黑。

  小兽精的眼睛睁得也是越来越大了,他一定要找到他们,他一定要找到竹叶飞。

  蓦地,树梢上一片风声响起。

  小兽精急忙抬头望去,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树梢之上,又挂起了一面白旗,追魂半仙来了。

  小兽精道:“是你抓走我竹大哥的吗?”

  追魂半仙阴声阴气道:

  “不错。”仍然挂在树上,没下来。

  “你为何又来了?”

  “要你的剑。”

  “还想娶紫丁香?”

  “废话,谁认得什么紫丁香。”

  “不是你说的吗?”

  “骗你们的。”

  “为何要骗我们?”

  “吓吓你们。”

  “你怎知道紫丁香能吓住我们?”

  “外面传说紫丁香杀了柳剑青的一家,盗走了剑谱,所以我想她一定很厉害,就拿她来吓吓你们。”

  “你没料到我们不怕她是吗?”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给你剁去一只手的。”

  “那些信笺也是你送的吗?”

  “不错。”

  “想不到你的鬼点子倒不少。”

  “不然我怎么是半仙呢?”

  “你抓竹大哥,不怕他杀了你吗?”

  “他要能杀我,我怎敢抓他?”

  “那你怎知他不能杀你呢?”

  “他像是中了什么毒,没武功了。”

  “你怎知道的?”

  “看出来的。”

  “何时看出的?”

  “早晨。”

  “那你又是如何看出的呢?”

  “告诉你也是无妨,慢慢听着:第一,我一到,你就挡在了他身前护着他;第二,我出‘白蛇套珠’时你是很险的,他却没来帮你;第三,我从他身边逃走时,他站着没动。”

  “就这些吗?”

  “还不够吗?”

  小兽精暗暗点头,“嗯”了一声,又抬头道:

  “那你不怕我杀了你?”

  “有点怕。”

  “那还不把我竹大哥放回来?”

  “不行。”

  “那我就杀了你。”

  “你追不到我。”

  “我若是追到你呢?”

  “我就放他。”

  “我还要杀你!”说完,小兽精飞身上树。

  追魂半仙见小兽精上树追来,并不与他打,而只是向一个方向逃去。

  小兽精的轻功像是不如他好,老是追不上他。

  追魂半仙一面跑,一面回头看,见小兽精离他远了,还有意放慢些,等等他。

  片刻,已出了树林。

  月亮已升起来了,虽是半月,倒也明朗。

  月光下,远远可见一个村落。

  追魂半仙真如鬼影一般,飘飘悠悠地向小村掠去。

  这是个怎样的小村呢?

  他为何要把小兽精引向小村呢?

  小兽精一心要找到竹叶飞,全然不顾地向前追去……

  这是一个不大的村子,约莫有数十座房屋,但却没人住。

  人呢?人到哪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小兽精追进村子,追魂半仙就不见了。

  那里的屋子破烂不堪,有的没门,有的没窗。

  小兽小心地向前走着,一间一间地检看着。

  他不知他们会对竹叶飞如何,但他们至少是不会杀了他的,因为他们要的是剑。

  真想不到,一位一流高手失去武功后,会落到这种地步。

  小兽精又来到一间屋子前。

  屋子的门是关着的,窗也关着。

  他刚要推门,忽又把手缩回来,飞起一脚向门踢去。

  门倒了,但倒得很奇怪,不是向里倒,而是向小兽精身上压来。

  小兽精即刻向后躲闪,而背后却又有一道寒光向他袭来。

  这是一把刀在月光下闪出了亮光。

  小兽精身子向下一缩,剑已指出向身后,寒光擦着他的头发横向溜过,而门板的上方,又是一团黑影向他飞来。

  这黑影是个人,飞起的同时,双拳已向小兽精的前胸击来。

  小兽精剑已向后刺出,要收式已来不及了,躲也不好躲了,但也不能睁眼看着被他们打,怎么办呢?

  他到底身材较小,变化起来也灵活,只见他忽地抑头向后一窜,竟一头撞在那个刀刚落空的人的肚子上,那人仰面向后倒去,而对面飞来的人,也从小兽精头上飞过,落下时却正好跌在持刀人的身上,小兽精却从他的腿边钻了出来。

  小兽精回身一招“燕子衔泥”,击向倒在地上的两人,但却见人已不在原地了。

  原来,他俩跌倒后就滚进后面的一扇门里去了。

  小兽精一步跃向门口,屋里黑黑一片,对面一扇窗子开着,他心知他俩已跳走了。

  四面又是一片寂静,就像什么事都未曾发生过一样。

  小兽精跃过那扇窗子,却见追魂半仙又站在那儿等他了。

  追魂半仙道:“小兄弟……”

  小兽精打断他的话道:

  “我可不愿与鬼做兄弟。”

  “好好,我不叫你小兄弟了。”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现在你可愿把剑给我了?”

  “还不愿。”

  “那你何事找我呢?”

  “你把我竹大哥放哪里去了?”

  “当然在屋子里了。”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谁敢把他怎么样。”

  “他到底如何?”

  “好好的,你们把剑给我,我就将他还给你。”

  “好,你接着。”

  说着,小兽精把剑扔了出去。

  追魂半仙见他把剑扔出来,跳起去接。

  小兽已跟着剑跃起,又握住了剑,同时一剑刺向追魂半仙的胸部,这一剑定然是刺中了。

  刺已穿破了他的身子。

  奇怪的是,追魂半仙没有死,只见他一个跟斗翻了出去。

  “吱”的一声,剑只将他的衣服划开一个大口子。

  “好小子,你骗我!”

  “我还要杀你……”

  话未说完,追魂半仙他已出招攻来。

  追魂半仙攻出的还是那几招,只是手臂少了一半,但他现在招式的变化加快了,快得看不出形状了。

  小兽精瞧见的只是一个闪动的白影向自己飞来了,小兽精一招“孔雀开屏”,舞得密不透风。

  飞动的白影零落掉下去,分为四截。

  追魂半仙成了真鬼。

  小兽精低头看了一眼,又向别的屋子寻去。

  他隐隐听见有人说话声,便悄悄掠向那个屋子。

  听那声音,是壮汉和溲汉在说话。

  壮汉道:“半仙死了,我们怎么办?”

  瘦汉道:“没关系。”

  “可是我们打不过那小子。”

  “但竹叶飞在我们手里。”

  “你的意思是?”

  “我们可以拿人与他换剑。”

  “哦,对了,别让他跑了。”

  “没关系,我把他关在村南的草屋里呢。”

  “你点了他穴道没有?”

  “当然点了,不然我如何把他弄来?”

  “这就好了。”

  小兽精听到这里,急向村南掠去。

  村边上,只有三间屋子。

  小兽精知道没人看守竹叶飞,所以很大胆地向屋子边走去。

  “竹大哥,竹大哥。”

  他一边找一边轻声叫着。

  到了第三间屋子门口,他又叫了一声:

  “竹大哥!”

  “小兽精,是你吗?我在这里。”

  小兽精欣喜地推开房门,但屋里没人。

  “竹大哥。”他又叫了一声。

  “小兽精,我在这里,屋后。”

  小兽精立刻转到屋后。

  这里有一间小草屋,与牛棚差不多。

  “竹大哥!”

  “我在这里。”声音正是从小草屋里传来的。

  小兽精推开屋门。

  屋里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小兽精走进门,又道:“竹大哥?”

  “小兽精,看到我了吗?”

  这次他听清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摸着向里走去。

  竹叶飞卧在地上,看着映在门口的黑影越来越近,却无法动手去碰他一下。

  终于,小兽精摸到了竹叶飞,于是立刻把他抱出了屋子。

  月光下,竹叶飞并没有受伤的样子。

  “竹大哥,他点了你何处穴道?”

  “点了‘宗鼻’、‘梁邱’、‘伏免’三处。”

  小兽精一一给他解开了,道:

  “竹大哥,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你看可好?”

  “你又要背我走吗?”

  “没关系。”

  于是,小兽精背起竹叶飞向村外跑去。

  “你杀了他们?”竹叶飞问道。

  “杀了一个。”

  “谁?”

  “追命鬼。”

  “追魂半仙是他们一伙的?”

  “正是。”

  “其余两个呢?”

  “躲在村东的一个屋子里呢。”

  “为何躲在那里?”

  “被我打得不敢出来了。”

  “他们没走吗?”

  “他们想拿你与我换剑,我偷听到了,就找你来了。”

  “你还要去杀他们吗?”

  “不杀了。”

  “为何不杀了?”

  “我们还是快些赶路要紧。”

  “也好。”

  “明日能到太阳岛吗?”

  “走得快,下午便可到海边。”

  “太好了。”小兽精已飞奔起来……

  ※※※※※※

  阳光、海浪、沙滩。

  沙滩是海岛上的沙滩。

  海岛名叫太阳岛。

  一条小船向海边驶来,船上有三个人。

  带着卤味的海风吹来,使人精神爽朗。

  两人下了船。

  剩下的一人,驾小船往回驶向大海。

  沙滩上多了两行脚印,一大一小。

  “这岛太美了。”

  “我没骗你吧?”

  “当然,竹大哥是不会骗人的。”

  “那可不一定。”

  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大海,绿色的小岛。

  两人向小岛上绿色的树林走去。

  “‘七彩鱼’这里很多吗?”

  “不很多。”

  “那他们可愿意给你吗?”

  “不知道。”

  “你来过这里吗?”

  “没来过,只看过大海。”

  “可知道这里有何人?”

  “岛主古易阳。”

  “就他一人?”

  “不,还有很多人。”

  “他们很坏吗?”

  “听说不很……”

  话未说完,突见林子里闪出一个人影,道:

  “何人如此大胆,敢私闯本岛?”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紫色衣裙的年轻女子,长得也很美丽。

  竹叶飞刚要说话,那女子已出招攻来。

  小兽精急上前来,还是慢了一点。

  女子的一掌已击在竹叶飞的右臂上,竹叶飞被打入树林中去了。

  小兽精见这女子如此无理,想打又觉不妥,竟不知该怎么办了。

  正在这时,女子已变招向他击来。

  小兽精见她招式迅猛,没有接招,只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女子见他躲过了,反而扑打得更厉害,但她一连出了十招,也没碰着小兽精。

  女子有些急了,看着小兽精,道:

  “你是何人?”

  “小兽精。”

  “这算什么名字。”说着又飞身攻来。

  她这一招直击小兽精的面门,虽觉她蛮横,还是不想打她,只等她掌到眼前,突地用手一拨女子掌已落空打出,歪倒了一边。

  但小兽精却不知怎地,他的手竟摸在女子的面颊上。

  女子气得脸色绯红,道:

  “你敢欺辱我?”

  小兽精道:“是你找我,又怎能说我欺辱你呢?”

  女子并不知小兽精是无意碰了她,见他狡辩,又打了过来。

  竹叶飞已爬起身来,见女子又打来,想拦住说话,可是刚伸出手来,女子忽变招向他进来。

  这下小兽精忍不住了,一招“风摆荷叶”抢前攻出。

  女子躲闪不及,被击得退了五、六步,坐在了地上。

  “怎么啦……”一阵女子的问话,接着跑来六个姑娘。

  说也奇怪,她们的衣裙的色彩各不相同,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的色彩。

  紫衣女子坐在在地上不说话,却流出了泪。

  那六个女子见了,也不问青红皂白,已同时出招攻来。

  紫衣女也起身出招。

  她们的招式真美!

  七个女子,七种色彩,攻出一种色彩烂漫的阵势。

  小兽精简直看傻了。

  竹叶飞也不动了。

  七个女子化作七道飞舞的彩带,红橙黄绿青蓝紫,犹如天上的彩或,变幻着,闪动着。

  这简直是美丽的飞天舞。

  蓝蓝的天空,翠绿的岛屿,飘动的彩虹。

  地上的两个人,如入仙境。

  他们真的享受到美了,这醉人的美!

  这是太阳岛特有的美,不同寻常的美。

  能享受到这种美的人并不多,但享受它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这不是舞蹈,也不是真正的彩虹。

  小兽精倒在了地上,满脸青肿,晕了。

  竹叶飞也倒在地上,睁着双眼,已不能看了,他也晕了。

  他俩付出了代价,因为他俩享受了太阳岛的“彩虹功”。

  幸好,他们还没死。

  难道“彩虹功”杀不死人吗?

  不!

  那他们为何没有死?

  因为她不想让他俩死。

  她是谁?

  古易阳的女儿,古彩艳。

  古彩艳身着洁白的衣裙,站在他俩的身边。

  他俩此时却不知有一位美丽的佳人,正在看着他俩。

  七个彩虹姑娘,已退到后面,等着小姐的吩咐。

  古彩艳道:“先把他们抬回去。”说完转身走了。

  于是,彩虹姑娘们抬起了他俩,向山上走去。

  这是一座很小的山,山上有一排屋子。

  古彩艳走在前面,彩虹姑娘们跟在后面。

  古彩艳不认得这两个外来人,她不知这两个人是从何处钻出来的。

  平时,这个小岛上来人很少,只有她一家人住在这里。

  父亲出岛办事去了,现在由她管理岛上的事。

  她不知道这几个姑娘今日怎会如此鲁莽,也不问问他们是谁,就打了人家。

  但他们又会是何人呢?为何要到这儿来呢?

  已到了门口,她进了屋去。

  这是一间很大的厅堂,东西放得很少。

  彩虹女们把他俩抬进来了,红衣女道:

  “小姐,把他们放在何处?”

  “就放在这儿。”她指了下地上的毯子。

  彩虹女把他俩放下。

  “你们先出去吧!”

  “小姐,那你……”红衣女道。

  “我没关系。”

  彩虹女退出屋去。

  彩艳看着地上的两人,想着什么。

  她看见小兽精劲子上的伤痕了,便走过来,还伸手摸了一下。

  奇怪,这人像被什么咬过,可是咬在这里,又是如此厉害,是怎么能够再活下来的呢?

  她转脸看竹叶飞。

  他是这童子的什么人呢?她想着。

  这两人模样都很好看,她喜欢看,她就坐在他俩身边的凳子上,细细看着,反正他俩晕了过去了。

  小兽精动了一下,放在身上的膀子滑到地上,没醒。

  她这才发现小兽精身上的那把剑。

  她觉得这把剑很特别,她看到剑上雕的青龙,虽然她不认得“青龙剑”,但听父亲说过。

  她把剑拿起来看,看了半天。

  她觉得这剑很美,美得让她爱不释手。

  于是,她拿着剑走了,她要收起这把剑……

  竹叶飞渐渐醒了,小兽精的一条小腿压在他腿上,他把腿抽出来,他又转脸看小兽精,见其晕着,就摇摇他。

  屋子里就只有他俩,小兽精却睡而不醒。

  竹叶飞没有起身,睁着眼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他想到柳剑青,想到神算药师,想到阴山五虎……

  他恨死阴山五虎了,可是自己却无法杀死一虎,现在五虎死了四虎,卧洞虎还活着,是留给他的吗?

  他被他们害得很惨,弄得一睁开眼就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如果没有他们的毒,他绝不会弄成这样的。

  对了,他想起来了,这里是太阳岛,他也想起来了那美丽的少女。

  他又觉得头晕眩了,不能想,还是不想的好。

  他转眼看小兽精,忽地发现剑没了。

  剑呢?难道那几个女子是为了抢剑,才跳舞给我们看的?

  他伸手去推小兽精。

  小兽精慢慢睁开眼。

  小兽精也觉得这里很陌生。

  小兽精转脸看了竹叶飞,道:

  “竹大哥,我们在何处?”

  “我也不知道。”

  小兽精要起身,可是仍觉得头晕,没起来。

  “小兽精,为了我,你可吃苦了。”

  “竹大哥,没事。”

  “你不怨我吗?”

  “当然不。”

  “为何?”

  “你为保要去阴山呢?”

  竹叶飞不语,他知道小兽精与他一样。

  “小兽精,你的剑呢?”

  小兽精伸手一摸,没有。

  “哎呀,竹大哥,你没拿吗?”

  “没有。”

  “可见到谁拿去了吗?”

  “没见到,我也才醒来。”

  “那一定是那群女子拿去了。”

  “或许是。”

  “竹大哥,我们快去找她们去,这次我可不能再让她们了。”

  尽管头还晕,他们还是站起来了,摇摇晃晃地向门外走去。

  屋外一个人也没有,彩虹姑娘不知去哪儿了。

  他俩又往海边走去。

  走到一块碓石后面,他俩又看到了七种色彩。

  这次,他俩看到的不是人,而是衣服,放在礁石上的衣服。

  “竹大哥,你看那是什么?”

  “我看见了,他们或许下海洗澡了。”

  小兽精看着竹叶飞道:

  “那我们怎么办?”

  “很好办,把她们衣服收起来,叫她们拿剑来换。”

  “好!”

  说着,小兽精跃上礁石,一把将衣服抱起,又回来了。

  “她们可是洗澡?”

  “都在海里呢!”

  他俩把衣服收在树丛中,爬上了礁石。

  映在他们眼前的美景,如梦,如幻。

  蔚蓝的天空,金黄的沙滩,湛蓝的大海。

  青春的胴体,娇艳的面庞,飘散的青丝。

  女子们全然不知有人窥视,仍在戏闹、欢笑、追逐着。

  海浪轻拥着她们丰满的胴体,爱抚着她们光滑的肌肤。

  七个女子,有如粒洁白的珍珠。

  她们张开双臂,扑向大海,承受着它的冲击。

  忽地,一个女子看见了他俩,急道:

  “她妹们,他俩偷了我们的衣服。”

  女子们都急躲到水里。

  然而,这里是大海,海浪退去,她们身上一点遮挡也没了,又露出身体上的一切。

  她们急向水里退,还没走几步,一个海浪打来,又把她们埋在水下面了。

  她们来回跑着,羞得面色通红,却不知用手护着何处才好,更是没有说话的机会。

  竹叶飞没见过之情景,小兽精更是没有见过,两人的心都是急跳着,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本打算要剑的,也并非为了看她们才爬上礁石的,但看不见她们又如何说话呢?可是此刻,他俩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了。

  既然女子们已发现他们,他们也不必躲了,也忘躲了。

  最后,女子们伏在了沙滩上,这要算是最好的遮挡方法了。

  一女子怒道:“无耻之徒,早知该杀了你们。”

  小兽精道:“为何说我们无耻?”

  “男女有别,为何偷看我们姐妹洗澡?”

  “没有呀,是你们叫我们来的。”

  “谁叫你们来了?”

  “那你们为何拿走我的剑?”

  “你胡说,谁拿你的剑?”

  “不是你们拿了,我的剑飞了吗?”

  女子相互问问,那女子又道:

  “我们没人拿。”

  “就是你们拿了,不还我,你们就这样趴着好了。”

  “无耻之徒,我要杀了你。”

  “你来杀呀!”

  小兽精顽皮起来。

  女子想起身,又怕羞,不起身,也不能一直趴着,见两人不走,已有几个羞哭了。

  小兽精又道:“把剑还我,我就给你们衣物。”

  女子不再答理他了,她们确实不知是谁拿走剑了。

  可是彩艳小姐呢?为何还不来?

  竹叶飞道:“我看还是算了,真不像是她们拿的。”

  “不行,还是再等等看。”

  “你是想多看一会吗?”

  “竹大哥,你可不要把我看太坏了。”小兽精脸已红了。

  “你认为是她们拿走的吗?”

  “未必。”

  “那为何还要这样?”

  “她们刚才害苦了我们,难道你忘了?”

  “想不到你挺坏的。”

  “我可不坏,只想让她们多晒会太阳。”

  女子们个个把头蒙在手臂上,不知是不是都哭了。

  突然,小兽精一把推开竹叶飞,两支飞刀打在礁石上。

  两人急回头,都看见了一位更为美丽的女子。

  古彩艳正立在他俩的身后,已是怒目圆瞪;

  竹叶飞道:“你是何人?”

  古彩艳道:“你也配问吗?”

  说着起招攻来。

  小兽精急出手迎上,但一起身,顿觉头晕目眩,已招架不住。

  古彩艳一脚踢在小兽精的腹上。

  小兽精身子被她踢飞,重重地撞在礁石上,头撞得更晕了,又跌到了地上。

  竹叶飞瞪眼看着石彩艳,已站不起来了。

  古彩艳叱道:“无耻小人,我杀了你们。”

  说着又向小兽精跃来。

  小兽精急摆手道:“且慢!”

  “你还有何话说?”古彩艳停下了手。

  “当然有话说。”

  古彩艳这才想起还不知他们是何人呢,心想问清楚再杀也不迟,况且,他俩或许是柳剑青的什么人。

  于是,古彩艳道:“你是何人?”

  “小兽精。”

  古彩艳没听说过这名字,又问道:“他呢?”

  “他叫竹叶飞。”

  “什么?竹叶飞”她知道这名字。

  “是的,竹叶飞。”小兽精以为她没听懂。

  其实,古彩艳早就听过这个名字了,爹爹提起过此人,说他虽为药师,但一身正气,且有飞叶神功等天下一流的武功。

  她又看了竹叶飞一眼,觉得奇怪,此人好像武功极差,甚至根本就没有武功,又怎会是竹叶飞呢?

  “他真是竹叶飞吗?”

  “当然是真的竹叶飞。”

  “那他怎会如此不堪一击呢?”

  “他中了毒。”

  “中了何毒?”

  “阴山五虎的‘三日梦’。”

  说到这里,古彩艳知道了,她知道此毒,也相信此人是竹叶飞了。

  “你们是想来要‘七彩鱼’的吗?”

  “正是。”

  古彩艳又看到了伏在沙滩上的彩虹女,赤裸着,一动也不动地哭着。

  “你们为何要做这等无耻之事?”

  “我们不是有意要这样做的。”

  “那是为何?”

  “她们把我的剑拿走了。”

  古彩艳知道为什么了,但剑她并不想还给他们,又道:

  “一把剑有何了不起,你们却把她们弄成这样。”

  “这可不是一般的剑。”

  古彩艳假装不知,道:“什么剑?”

  “柳剑青的‘青龙剑’。”

  古彩艳心想,幸亏没看错,她又看看小兽精道:

  “是她们拿的吗?”

  “或许不是。”

  “那为何还不把衣服还给她们?”

  小兽精无话可说了,此刻打又打不过她,该如何是好呢?剑又给谁拿去了呢?难道落到树丛里去了不成?

  “怎么,还不愿给?”

  小兽精刚要爬起,又倒下了,头晕得厉害。

  “我站不起来,头晕。”

  古彩艳看着他,眼睛里透出些怜爱来,道:

  “你把衣放在哪里了?”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在那边的树丛里。”

  小兽精用手指向树林。

  古彩艳走进树林,把衣服抱出来,走到沙滩上去。

  彩虹姑娘见古彩艳走过来,都抬走头来,仍流着泪,委曲道:

  “小姐!”

  古彩艳怜悯道:

  “你们也太大意了,衣服被偷走也不知道?”

  “小姐,我……”

  “好了,别说了,快穿上吧!”

  古彩艳站在旁边,等着她们穿好衣服,又道:

  “把那两人抬回去。”

  紫衣女子气道:

  “把他们扔进海算了,何必抬回去了?”

  “不得无礼,抬回去!”

  其余六个女子抬起他俩,紫衣女子未动手,古彩艳也没再说她,转身向山上屋子走去。

  六个女子把他俩又抬到厅堂里来了。

  红衣女子道:

  “小姐,还把他们放在这里吗?”

  “不必了,把他们放在西边的那间屋子去,可不准你们乱来,听见没有?”

  “是。”

  她们只好抬他俩去了西屋,心里虽不快,也没法子。

  小兽精却挨个盯着她们的脸看,嘴里还说个不停,道:

  “你们可真美,看了你们,我也没白长这么大……”

  此刻他说的全是好听话,彩虹姑娘们见他长得倒也俊俏,又听了此话,心里好受多了。

  西屋里东西不多,原是个卧室,有两张床,但不知是何人住的。

  彩虹姑娘把他俩分别放到床上,就出去了。

  小兽精想来觉得好玩,第一次抬来被放到地上,而看了她们洗澡,却被放在了床上。

  她们洗澡,想到她们洗澡,小兽精眼前又浮现出她们丰满光滑的胴体来,他不禁脸红心跳。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光着身子的女人,却一下子见了那么多,他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了,因为他以前还没有想到过会看见光着身子的女人,也没想去看,但他却无意间看到了。

  他又想起了秀芝,她会怎样呢?她的脸很美丽,她的身子也很美丽吗?这还是他第一次对秀芝有这种想法,他想克制自己不去想她,但他的思绪却不听他使唤。

  他把秀芝的脸蛋,换个放在了沙滩上赤裸着的彩虹女的身上,思思地品选着,最美的那个一定是他的秀芝。

  秀芝是他的吗?

  他觉得对不起秀芝,他不应该这样想她的,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经爱上秀芝了,他摆脱不了她。

  可是他又怎样才能再见到秀芝呢?

  他杀死了秀芝的爹,秀芝把撵走了,以后怎么会再见他呢?即使见他,并且也爱他,又怎能嫁给他呢?杀父仇人,多么可怕的字眼!

  古彩艳来了,她对小兽精道:

  “可好些了吗?”

  小兽精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怎么也猜不出是怎么回事,她为何又不杀自己了呢?

  小兽精道:

  “还是晕得厉害,你们太阳岛的人练的是什么鬼武功啊?”

  古彩艳道:“休得胡言。”

  便不再理他。

  她转脸去看竹叶飞,越发觉得这张脸英俊了,难道乐声也能使人变样,或是使她自己的眼光变样了?

  她本不想来,但她又放心不下,她害怕竹叶飞人从此不再醒来,所以她来了,她希望他能早些醒来,与她说话,她也好看看他。

  她忽地发现小兽精在盯着自己看,她有些害羞,却对小兽精道:

  “你为何老看着我?”

  小兽精本是见她看-竹叶飞才看她的,给她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了。

  “你们就在这歇着好了,等他醒了,你来告诉我。”

  古彩艳说完话,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