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求爱保鲜期呢喃紫衣玉箫公孙梦野蛮娇妻砸过来裘梦如果蜗牛有爱情丁墨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魔女暴风曲 > 第二章

  「麻烦-把刚才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我不是听得很清楚。」

  面对一张绝艳的脸孔,相形失色的年轻女子口水一咽缩缩肩,不太能接受对方比她出色的压力,表情是不自然的退缩。

  但为了得到心爱男子的永生热爱,那双小鹿斑此般的眼眸又鼓起十足的勇气,勇敢地看向夺走她光彩的艳容。

  女人为了爱情可以牺牲一切,包括金钱、名誉和身体,以及生命,即使和魔鬼做交易也在所不惜,拥有一生的爱是所有女人所追求的幸福。

  只有前进,不能后退,她孤注一掷就为了得到他。

  「我……我要办理……呃!爱……爱情保险,保我终身与爱情不离不弃。」

  一开始她的声音有点怯懦,但之后愈说愈大声,并充满坚定的自信,好像一旦签订了爱情合约便能保障她能得偿所愿。

  「-出去外面把招牌重新看一遍,我们公司的营业项目只负责理赔,不保-一生一世。」好歹也看清楚再来烦她。

  「我朋友说,只要是和爱情有关的内容你们都接,所以,我才排除万难来到这里。」难道她来错了?

  什么排除万难?她以为她是谁呀!随便听信多嘴多舌的谗言就想得到爱情。

  「没错,我们标榜的是爱情品质,让有情人爱得无后顾之忧。」

  「那-愿意和我签订合约吗?多少钱我都会付,只要-说出个数目,」她有用不完的钱财,足以买一份她想要的爱情。

  这年头急着想死的人还真不少。她冷笑。「告诉-这件事的人,一定不是-的朋友是吧!」

  「呃!这个……是不是朋友很重要吗?」她是从更衣室偷听来的,那个人一向不喜欢她。

  她没什么朋友,或者说是没有真心来往的知己,她的财富,她的美丽,她的男人缘在在让她成为女人的公敌,她们仇视她、嫉妒她,甚至是恨她。

  而她也明白那些追求她的男人,看到的其实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少奋斗三十年的附加价值,她对他们的意义仅在于腰缠万贯的富家小姐。

  「不重要,但我们签订的爱情理赔合约并非保-爱情不变质,它的真正意思是指一方若负了心,另一方有权向誓言爱-的负心汉索赔,我们替-担保一定会令-满意。

  「我们公司的收费制度不是有形的币值或债券股票,金钱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一堆废纸。」只有人类才蠢得把它们当宝贝看待。

  「那-要什么?」只要她开口她绝对给得起。

  红发绿眸的女子用着无害的笑颜说道:「我要的东西-拿不出来。」

  「不可能的,天底下没有我所没有的东西。」她拥有全世界,就惟独少了一个「他」。

  夸口。「好,我要-的灵魂。」

  敢在魔女面前夸下海口,她倒要看她怎么支付她要的代价。

  「什么?!灵……灵魂……」人没了灵魂还能活吗?且灵魂说拿就能拿吗?开玩笑!

  「拿-的灵魂来换取爱情如何?少了那一丝重量-会更轻松。」爱情不会平白无故降临,有舍才有得。

  「二姊,-这样做不对喔!偷拐抢骗不是我们的格调,-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求我们,把我们当惟一的真主才有成就感。」

  「废话,你给我滚一边凉快去,少在一旁碍手碍脚。她要爱情,我要纯净的灵魂,这是一笔合理的交易,她不吃亏,我也没占多少便宜。」

  「看起来合理,其实和低等魔的行为差不多,我们是魔界的贵族,别为了蝇头小利而坏了整个家族悠远的名誉。」

  「老四,你要再-唆就给我下来摆平,我对你的悠闲心情感到万分眼红。」

  无声的交流忽然中断,隐身黑暗的一个小点霎时一缩成米粒大小,倒挂勾着灯架似在休憩,萤光似的两点蓝芒无法以肉眼瞧见。

  爱情理赔公司里的摆饰时时更换,有时是诡异阴森的黑,有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暗,有时则是令人由脚底冷到头顶的恶寒。

  不论在什么状况下,黑是主要的颜色,只有微亮的光线照出方桌大小的空间。

  也就是保方和被保一方,两照互相议定合约内容。

  而雷丝娜偏好红色,她非常热爱与红有关的事物,难然不致偏执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但她很难控制那种想要得到的欲望。

  大概是因为她有一头红发的缘故吧!

  「真的不会有什么伤害吗?少了灵魂我还会像现在一样。」她问得很紧张,小心翼翼。要不是听到别人说过这问公司真的很神奇,且一定对自己的保证负责,否则她铁定会觉得自己遇到疯子。

  「呵……呵……对人的身体不会有任何杀伤力,连一丝疼痛的感觉也没有。」人会变得自由,不再有烦恼。

  「那身体以外呢?」

  眼一-,雷丝娜猫似的绿眸显得不耐烦,「-问太多问题了,基本上-根本不符合本公司的受理资格。」

  理智尚存的女人还未达到为爱疯汪的地步,她没能盲目的不顾一切。

  「我不符合受理资格?为什么?」她疑惑。

  「为什么?」半身被诡异的火所包围住,面露嘲色的雷丝娜难得大发善心的说道:「-知道爱情合约的条件是什么吗?那就是只有一男一女--」

  生怕她拒绝,着急的女子连忙拉近身边壮硕的男子,「有呀!一男一女,我和他。」

  「不要抢我的话。」雷丝娜微怒的一拍桌子,面前的女子受到惊吓地往男子怀中缩。「我指的是彼此产生感情,处于热恋中的男女,你们是一对情侣吗?」

  「呃!不……是……」

  「是还是不是,再给我吞吞吐吐试试!」遇到这种不干不脆的客人只会磨光她的耐性。

  被她一吓,明明两手将男子搂得死紧的女子头却摇得快断掉,直喊着不是,男子宠溺的眼神为之一黯。

  「那-不爱他喽!」又一个傻瓜,睁眼瞎子。

  「不爱。」他只是一个保镖,保护了她十年。

  「他也不爱-?」很残忍地,雷丝娜举起那把名为「爱情」的无形刀狠捅了男子一下。

  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人儿为别的男人伤神而不极力争取,反而令她愈陷愈深不能自己,自以为伟大的笨蛋不能得到爱情。

  她是坏心的魔女,不会让他们过得太畅快,人要有些小挫折才会成长,活着绝不是希望,而是痛苦的延伸。

  「当然不爱,他又不是我们这一层次的人。」随口一应,她毫无察觉此言有多伤人。

  「是呀!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人。」你呀!该知足了,千金小姐不是你高攀得上的。

  绿眸嘲笑的对上一双黯然的黑眸。

  「这就是我必须拒绝-的原因,我们签约的对象限定是情侣,不管情深情浅,只要你们愿意在合约上签名就算成立。」而她会取走他们身上一样东西。

  「那他可以--」女子话才起一个头便被打断。

  「不能代签,必须出自本人的自由意愿,否则合约不具任何效用。」

  「无法通融或有什么代替方法吗?」她的眼神流露出深切的请求。

  「有,」雷丝娜嘴角冷冷一扬。反正闲着没事就拿她来玩玩。

  「有?」她喜出望外的双眸多了光彩。

  「我给-一份勇往直前的力量,让-去追求所爱。」与魔交易是自取灭亡,但谁在乎呢?

  「真的……」她的确太胆怯了,老担心被拒绝。

  雷丝娜的笑蒙上一层阴影。「不过-得给我一样不会影响-日常生活的东西。」

  「什么东西?」

  就像每一个恶魔轻易拐骗到无知的信任,三、两句简短的话语便获得傻女孩的同意,任凭她取走身上一样不具意义的东西。

  即使女子身边的保镖出言阻止,但人微言轻的规劝根本动摇不了她的决心。

  只见雷丝娜的手往年轻女子的面前拂掠而过,纤细手指做出捉握的动作,然后又在她额心轻点了一不像是放进什么。

  除了施法的人,没人看得见那一来一往白色烟雾和黑色气体彼此交错而过,消失在指尖和人体内。

  「-可以走了。」

  手一挥,眼前男女如不曾存在过地失去踪影,绝然的黑恢复原先的窗明几净,与屋外的阳光合成柔和的光亮。

  爱情理赔公司没有固定地址,它是由魔法幻变而出的第七空间,一般人不容易进入其中,除非拥有他们发散出去的名片,以及闻名而至的有缘人。

  它可以在纽约帝国大厦,或是埃及法老王古墓,甚至喜马拉亚山峰顶、爱尔兰的精灵森林等,无所不在。

  不过它最近的落脚处是台北街头,外观看起来不显眼,却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不经意的引诱沉醉爱里的情侣抬头一望。

  「拿走她的善良用嫉妒做为交换,二姊的心可真狠毒呀!」不知谁是妒意下的牺牲者。

  「比不上你用一张天使脸孔骗取少女芳心,让她们为你意乱情迷却永远得不到你的心。」这才叫杀人不见血,先把心揉碎。

  「哪有骗?我是非常认真的跟她们玩玩爱情游戏,一开始我就老实的承认我不是人,要她们别爱上我。」他也算是用心良苦的为她们着想。

  黑色小点由上头飞了下来,赫然是一只巴掌大的蝙蝠,在抖抖身上的黑翼后,倏地拉长四肢,一位俊美但末着一物的男子,以最原始的裸身出现。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从胸以下到脚稍微用手比了下,一身鲜艳的黄穿戴上身,脚下红黄相间的名牌球鞋衬托出他一体的休闲感。

  「哼!你应该直接跟她们说你也不是天使,不过是冒充真善美的恶魔。」一只披着天使外衣的魔鬼。

  笑咪咪的雷恩-艾佐轻松地跃过沙发椅背坐入沙发,手上多了一根薄荷口味的棒棒糖。「-认为我说了谁会相信。」

  拜他的外表所赐,即使他自称是杀人越货、坏事做尽的恶人王,大家都只会笑笑地当他在开玩笑,要他别逗他们发噱。

  不是他故意装可爱欺骗别人的感情,而是天生如此没法改变,总不能去怪父母厚此薄彼的把他生成一个异数,与家中魔性十足的兄弟姊妹完全不同。

  其实他也很可怜的,常被同类取笑是「怪眙」,他们应该对他多点关心,别老当他是老四就任意使唤,不给他「自白」的机会。

  「小四,你好像很开心喔!」看得她好想捏爆他的脑袋。

  当那只不怀好意的手非常温柔地揉乱他的发,雷恩心里的警钟立即敲响。「二姊,-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呢?不就是联络联络咱们姊弟俩的感情。」这红嘟嘟的脸颊多有趣,拉起来像QQ的面团。

  「不用吧!只要不自相残杀就是模范家庭成员。我有事要先走了。」从他出生的第一天开始,他便知道绝对不要相信魔女的舌头。

  前脚才刚踏出一步的雷恩,肩膀硬生生地被按住,一张看到腻的俏脸骤然地贴近。

  「你想走……」她笑得特别邪恶,两手轻柔的抚弄他的脸。「宝贝,好好的待着,二姊出去透透风,三、五天再来看看你。」

  「什么?!」他被暗算了。

  「别太想我呀!不然我会心神不宁,忘了还有一个天使弟弟。」她大力的在他嘴上啵了一下,摇着手当是再见。

  一走出室外,外在的面貌立即改变成黑眸黑发的亮丽美女。

  「-……二姊,-不能这么自私,明明轮到-怎么能开溜……」她太卑鄙了!

  自私自利又不爱护亲弟弟,她走路一定会被撞倒。

  「呃!请问……这里是爱情理赔公司吗?」

  声音才一扬起,一室的明亮忽地转暗,只留一盏灯照出异常俊美的面容。

  「是的,请进。」

  即使他故意装出老大雷斯冷峻的表情,但由女人骤地发亮的眼眸来看,他又要做白工了,这对看似情浓的爱侣即将面临同一个下场,那就是--

  分手。

  「哎呀!哪个不长眼的瞎子敢来撞我,是忘了盲人杖还是少了导盲犬,一双没用的眼何不挖了它省事。」

  几分熟稔的女音在耳边响起,撞掉了墨镜的蓝道不急着拾回,反而微带疑惑的多瞧对方一眼,以为会看到一头火红的长发。

  但他失望了,那不过是一位长得艳丽的女子,发虽长过肩却墨黑如夜,两颗黑耀石般的瞳仁镶在迷人的眼眶上,她不是他要找的人。

  原本他是不打算停留,以他性格中恶劣的一面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撞倒了人是她活该挡路,不该挡着他害他撞上。

  她应该向他道歉,因她耽误了他的时间,即使他什么都不做的闲逛。

  「我在间你话,你是聋了还哑了,还是视障、听障加残疾的三重残障?你的人生未免太悲惨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早早自我了结。」省得拖累别人。

  拍拍膝盖的灰尘,雷丝娜简直不敢相信她会倒楣至此,一条没几人行走的小巷子口也会出现冒失鬼,将路过的她撞个正着。

  偏她没料到有此意外,重心不稳往刚修完路却尚未清理的沙堆跌去,满手满脚是沙不打紧,连她最喜欢的露肩春装也弄破了一个洞。

  其实这些都只是小事,她只要动动小指头就能将它们还原,可惜前面杵了一根柱子,书她无法以魔法整顿自己这一身狼狈。

  要不是看到掉在地上盲人专用的墨镜,她肯定会马上让他变成人干……咦!等等,盲人?

  那不就表示他看不到她,不管她在他面前挤痘子或跳脱衣舞都视若无睹,完全看不见她在做什么。

  心念至此她也就不恼火,手一举高才想施法,一道突然响起的冷音让她的身子一僵。

  「-不认识我?」所有人都认识他,没道理她会不知道他。

  鬼才认识你,自大狂妄的猪。「原来你不是哑巴,那我想你也不是瞎子。」

  「-真的不认识我?」他不信地再问一次,不少女人企图以欲擒故纵的招式爬上他的床。

  脑子有问题,她想。「去去去,碰到疯子算我倒楣,有多远走多远别缠着我,我最讨厌别人求我怜悯。」

  真是见鬼,大晴天也会劈错雷!神经病不会挑人发疯,要是遇到霉气重的人肯定发作。

  而她今天正非常不幸地诸事不顺--想要那件镶钻的丁字裤却不愿花钱去买,她念了个魔咒想让它出现在手中,结果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来了前面那块布,后头镶钻垂饰的绳结却不翼而飞。

  这也算了,她走到巷口想吃碗现煮的牛肉面,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全年无休的赵老爹牛肉面居然公休三天,因为他要娶老婆了。

  年近七十还能拚吗?他想儿子想疯了,花了三十万就想由对岸弄个二十出头的小新娘,他等着油尽灯枯去西山打游击。

  哼!若非赵老爹好死不死的订今天宴客,她也不会白跑一趟,面没吃成倒吃了一嘴沙,她绝对要他年年生女儿,一个也不是他下的种。

  「我是蓝道-欧米特。」他等着她兴奋的尖叫声,像发情的母狗扑向他。

  只是他什么也没等到,只得到一个充满蔑意的眼神。

  「有病赶快去医别延误,我管你蓝道、白道、黑道还是空手道,你不要捉着我不放。」她是很想尖叫,但她更想做的是插爆他的眼睛。

  美人相嫉不一定限于同性,看到那双令人心情愉快的湖绿色瞳眸,她的心头则是多了一片乌云,他那种自然的绿让她觉得火大。

  比起她冰绿色森冷的眼,他的双眼硬是多了一层干净的纯色,把她的冷魅给压下去,叫她由心里发出毁灭的欲念。

  「我是蓝道-欧米特,来自好莱坞。」这样的介绍她该明白了吧?

  蓝道压根不相信她不认识他,以为她在装蒜,他紧捉着她的手,非逼苦她承认不可。

  这种心态类似小男孩心爱的玩具末受到赞美,他认为他喜欢的别人也该喜欢,不许他们装模作样当作没看到它,强迫他们也要喜欢他喜欢的玩具。

  「就算你来自华克山庄也一样,该吃药的时候就不要怕苦,好孩子要乖乖地听话。」黑眸中闪过一丝绿光,似要催眠他。

  「-想给我吃些什么?」蓝道一把擒住她有所意图的手,迎向她微感讶异的双眼。

  「你……你不受影响……」奇怪,她的魔法在消失中吗?为什么对他起不了作用?

  「什么影响?」看着她的神色着实怪异,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诡谲。

  握住手中的黑色物体,她笑得明艳诱人,「这是来自魔界的魔豆,吃了会强身健体喔!来自好莱坞的你肯定没吃过。」

  「魔豆。」她在骗小孩不成,有谁会这么容易上当。

  「别看它小小的一颗不怎么起眼,它的功效大到你无法想象,能让你欲生欲死地为了它杀人。」要疯就疯个彻底,别有清醒的时候。

  雷丝娜的笑很阴沉,带着轻浮的诱拐。

  「我不吸毒,-休想用它来控制我。」果然是怀有目的来接近他,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什么控制你,你少不识货自抬身价,它不是毒药也不会令人上瘾,它是快乐丸。」顶多使人脑神经麻痹,无法运行自如。

  「有谁会说自己的东西有毒,我身价之高恐怕-工作一辈子也望尘莫及。」他不是在自吹自擂,但难免流露出傲人的蔑意。

  一向目中无人的蓝道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男人女人都一样,他们的存在全是为了取悦他,让他当垫脚石踩在脚下。

  他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人真心在关心他,他们只想从他身上获得实质的利益,像性、金钱,名气,藉由他来满足这些无止境的欲望。

  第一回正眼瞧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愕然发现她不仅长得艳美,还散发一股似曾相识的魔性,彷佛她能在转眼间将人撕成碎片。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这一生中只遇到过一个红发魔女,她给他心想事成的幸运石,扭转他的人生、改变他的命运,一帆风顺的爬到今日的地位。

  太容易拥有的让人乏味,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成功、财富、美女他招之即来。

  可是,他却觉得心灵愈来愈空虚,心口像裂了一个洞难以缝补,几乎要将他吞食。

  「俗气的话题,我对你的钱不感兴趣,你大可带到坟墓里腐烂。」轻巧一拨,她暗暗施法挣开他的幸控。

  雷丝娜喜欢玩火,她将男人玩弄在股掌之间,享受他们被折磨的乐趣。

  看着她轻易地甩开他,不悦的蓝道十分生气的一喝,「没有人不爱钱,-也一样。」

  「哈!小男孩,你妈妈没教过你有一种人不要钱吗?」那就是死人,有钱也要不到。

  「别叫我小男孩,我妈只教过我一件事,就是别相信爱情。」她死前惟一后悔的事,便是爱上他薄情寡义的父亲。

  嗯!不错,有智慧的母亲。「令堂真是睿智,了解爱情是沾不得的毒药。」

  为了这一点她会对他手下留情,看在他母亲的份上。

  「不,她一点也不聪明,所以她吃下-所谓的毒药。」为此万劫不复。

  他不屑地一嗤,瞄着她手中的魔豆,自以为看穿她一手导演的诡计。

  「就说不是毒药为什么不信,现在的小鬼怎么都这么难沟通啊?」不如以前好骗,随便拿一颗毒苹果也吃得兴高采烈,结果不是毒死而是被噎死。

  那个叫白雪的小女孩就是太贪吃,明明头衔是公主却笨得让皇家蒙羞,难怪会被坏后母一脚踢出皇宫,放任她在生活中学成长。

  不过这也证明了一件事,王子喜欢美色,见着无脑的草包美女便惊为天人,不管她是死人还是活人,硬要带回宫,摆明了任性和不知民间疾苦,想要什么就不放手。

  「一下子说我是小男孩,一下子喊我小鬼,老虎不张开爪子,-就当-是一只猫吗?」既然她死不承认有心接近他,那就让她自食恶果。

  蓝道一个箭步夺下她手中的魔豆,在她微讶的情况下含入口中,半透明的绿眸中扬起一抹嘲讽之色,彷佛在宣告他的胜利。

  不解他此举的雷丝娜纳闷在心,以她在魔界的岁数,人间上百老者在她眼里亦不过是小孩子,人类短短的生命如昙花一现,花开花谢只在-那间。

  她一个没留神就让一道任性的身影搂住,以嘴对口的吻住她,小而圆滑的果子顺着他舌尖一顶深入她喉咙,滑下胃袋。

  「你……你这个该死的蠢人类,你居然让我吃下魔心石?!」完了,她铁定会拉上三天三夜不止。

  「它不是强身健体的魔豆吗?-干么一脸恨意的瞪着我?」得意的蓝道不顾巨星的形象捧腹大笑。

  「很高兴取悦了你,」他死定了!咬牙切齿的雷丝娜举起手欲将他挥向半空,谁知一阵腹痛如绞袭来。

  魔豆是她编出来唬小孩的,其实本名为魔心石,用在人类身上会失魂丧魄,无自主能力,轻飘飘的让人沉溺。

  若被魔族误食则症状较轻,可也不会太好受,能把石子排出来是最好,否则会有连续的腹泻现象,直到服下中和剂为止。

  而她害人的小玩意不少,偏偏最需要的中和剂从不带在身上,所以……

  报应呀!该来的总会来,怎么逃也逃不过,谁叫她蔑视人类,一时不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