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拎着裙摆进礼堂方晴客串猛男公关悠悠青石传奇李歆追妻第二波白雨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慕色撩人 > 第二章

  “这是林芳苒的资料。”

  日上三竿了,那年轻人还倚在软榻上,身上拥着锦衾,手上拢着暖炉,苍白的脸色未见一丝红润。

  韩成的心中不由得透出几分轻蔑。

  像这样娇贵的公子哥儿,他是见得多了,除了斗斗蟋蟀、玩玩鸟,大概就只会在风月场里打打滚儿了。

  瞧,这不,为了帮他大少爷查一个姑娘,整个杭州府的捕快忙了个人仰马翻。

  而他,居然还在这里睡大觉?

  嘿!

  韩成那满脸风霜的脸上划满了黑线。

  “韩捕头,辛苦了。”西门慕风嘴角含笑,目光从身旁煎茶的火炉上收回来,瞥一眼丢在自己面前的小册子,又缓缓转到韩成身上,那淡然沈稳的气度,实非一个二十岁的少年所能养成。

  韩成愣怔了一下。

  西门慕风笑意未减,映在火光下的脸庞跳动着,显得有些模糊不清,“林芳苒,芳龄二十一,容色绝丽,艳名远播,是为杭州第一宝。”

  “咦?”韩成轻呼一声。

  他本不是大惊小怪之人,但此刻,却由不得他不惊不怪。

  林芳苒的资料是他们十几个熟知杭州户籍的捕快们凭着那两句不成格律的句子,再加上五行缺火的命格,从几百户年龄相当的闺阁少女中筛选出来的。

  西门慕风不可能事先猜到,更不可能查得比他们还快。

  然而,他却又为何能一语说中此人?

  莫非,他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韩成忍不住瞟了一眼被风吹开一角的册子。

  “‘是木不是木’,是为林字;‘芳草香七人’,韩捕头对应‘芳苒’两个字,却又是何解?”

  西门慕风淡定的口吻彷佛是在询问,又似在讨教,倒让韩成不知如何应对才好。

  他嗫嚅半晌,只得道:“这……芳苒、芳人,嘿嘿,差不多了。”他尴尬地笑着,先前傲慢的气焰刹时全消。

  西门慕风微微一笑,倒也不再继续追问,转回头,又向炉内添了块新炭,一边静待炉上茶汤沸腾,一边用漫不经心的口吻继续说道:“自林芳苒十五岁那年起,林家的门坎便一年比一年修得高,也一年比一年坏得快。上门求亲之人川流不息、络绎不绝,不只是林府上上下下不得安宁,就连相连两条街的人家都没办法清净。而那林小姐却迟迟定不下人选:容貌俊美的,文才却不佳;才高八斗的,人品却平平;甚至还有那七八十岁的老翁,也许以大笔金钱,希望获得爱财如命的林员外的青睐……”

  他一字一句淡淡地自语,如同背书,却听得韩成一阵一阵冷汗直冒。

  一字不差,居然是一字不差。

  他心中骇异,不知这病恹恹的公子哥儿到底有何神通?

  西门慕风来到杭州,也不过七八日的光景,即便无意中听人谈起林芳苒,猜到了这个人,却也不可能猜到自己会在册中写些什么吧?

  即便猜到,也不可能猜得如此清楚、如此详尽。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瞠大了眼,不得不对这位温沈秀雅的年轻人刮目相看了。

  “韩捕头?”西门慕风微微抬起眼,似笑非笑。

  韩成定了定神,收起轻视之心,中规中矩地界面道:“街坊邻里不胜其扰,家人亲友不堪其劳,无奈之下,林府只得召告天下,凡每月初一、十五两日才肯接待求亲之人,其余时间一律不见外客。这才用两日的繁忙换得二十八天的安宁。”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迟疑了一下。

  “怎么?”西门慕风征询地挑了一下眉。

  韩成微红了脸,轻咳一声,以最快的速度将抛掷在西门慕风面前的小册子拾回来,展开读道:“于是,每逢初一、十五两日,整个林府上至员外、夫人,下至伙夫、丫头,无不严阵以待,如临大敌。而各方官吏、平民百姓,更是像赶集一样齐集林府,纷纷争睹林府考婿之盛况。林芳苒择婿的条件虽然是一年比一年苛刻,但来提亲的人却是一年比一年激增,竟无丝毫减轻的样子,为杭州的繁荣昌盛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以为杭州第一宝。只不过——”

  说到这里,他偷眼觑了一下西门慕风。

  “韩捕头,喝茶。”这时候,茶汤沸了,银制的小茶壶在西门慕风手中倾下来,一水如虹,缓缓注入摆在韩成面前的青陶茶杯中。

  那眼力之准、手劲之巧,绝非他区区一城捕头所能比拟。

  “谢……谢侯爷。”韩成惊讶、心虚,继而心悦诚服。

  这人,深沈内敛,不骄不躁,绝不是他外表所表现出来的那么软弱可欺。

  到这一刻,憋在韩成胸中几日的窝囊不快已烟消云散。

  只是——

  他啜一口茶,游移不决。

  “只不过怎样?”西门慕风淡笑着搁下手中的茶壶,仍是那副温和冷静的样子。

  “只不过……只不过……”唉!侯爷大老远地到杭州来,是注定要失望了。韩成轻叹着道,“只不过这个月十五,林小姐刚巧已寻到婚配之人。”

  要不然,那杭州一宝倒还堪配侯爷这等出尘脱俗的人物。

  “是吗?能被林小姐选中之人,定当是非凡无比的了?”西门慕风轻啜一口茶。

  非凡?他到底希望他的弟弟有多非凡?

  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侯爷这次料错了。”韩成摇了摇头,“闯过林家‘嫁女三关’的是一个乞丐。”

  “乞丐?”西门慕风有些怔愕。

  林家怎会选一个乞丐做女婿?

  还是,他西门府的二少爷居然沦落为街头乞丐?

  然而,那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个初生的婴孩,被人弃之于市,能够活命已是万幸,还能奢求他怎样?

  西门慕风有一刹那的失神,俊逸绝伦的脸上多添了一分忧思。

  他的郁闷看在韩成眼里,不免曲解为少年风流的遗憾。老捕快热心快肠地建议道:“听说这门亲事是林小姐一口应承下来的,林老爷正为这事儿气着呢,只不过是碍于面子,不好当面推拒,又加上从前在林家受挫的那些乡绅士子们的挑拨怂恿,这才成骑虎难下之势。若是侯爷亲自登门求亲,也过了那‘嫁女三关’,侯爷便可名正言顺地和那小乞丐一较高下了。”

  “这么说,那小乞丐还不一定能成为林家的女婿?”西门慕风冷冷地问。

  如果林芳苒真的是那和尚所说的女子,那么每一个与她有牵扯的人都有可能是他的弟弟。只不过,既然小乞丐是林小姐亲口应承的,那么,他的希望似乎更大一些。

  若真是这样,那林家凭什么瞧不起他?

  韩成怔了一怔,不明白一个人的脸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之快?

  他茫然地点了点头。

  “替我查出来,那小乞丐在何处落脚。”西门慕风沉默了一会儿,径自吩咐道。

  “查他?”韩成吓了一跳,以为侯爷迁怒那小乞丐,不由得嗫嚅着劝道:“他还不一定能娶林小姐呢。”

  “我说,替我查出小乞丐的落脚之处。”西门慕风慢条斯理地再重复一回,命令的语气不容转圜。

  “是……”韩成被他吓得咽了咽口水,觉得眼前这人益发地令人难以索解了。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夜鸟投林,月挂弦窗,正是高枕酣眠的好时候。

  而整个杭州城却还沈浸在三日之前的兴奋之中。

  谁曾料,那傲慢不可一世的林大小姐挑来拣去最后竟拣了一个乞丐?

  啊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哪!

  流言如长了翅膀的喇叭,迅速吹遍城里城外每一个角落。

  那些在林府门前落马的江南才子们,那些被林大小姐盛名压得备觉形秽的闺阁千金们,此刻都似大大地出了一口气般,人人志得意满,人人喜气洋洋。

  睡不着啊,太兴奋了,大家敲锣打鼓,唾沫星子满场飞扬。

  而一夕成名的小乞丐,此刻却窝在贫民区的一间木板屋里好梦正酣。

  “砰、砰!”忽然,那薄薄的木板门被人用力拍了两下。

  屋子里的人儿“咕哝”一声翻了个身,半晌,又静悄悄的毫无动静。

  “砰、砰!”又是大煞风景的两声,听起来已是极为不耐。

  然而,屋中之人仍是没有丝毫反应。

  那人忍不住了,猛地抬脚一踹,“轰”,木门应声而裂。

  床上的人儿本能地弹坐起来。

  “死小六儿,你还在睡?”门外那人一阵风似的卷了进来。淡紫的纱裙、玲珑的饰物、精致的妆容,再配上傲慢的神情、利落的动作……

  “唔,苒姐。是你啊——”小六儿眯缝着眼睛,打了个呵欠,慵懒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睡意。

  “当然是我。不然,你以为还有谁肯光临你这个狗窝?”林芳苒横睨他一眼,转身,一双俏目四处流转,彷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哈嗯——苒姐,你慢慢找。”后者的眼皮又开始沉重地下垂,身子摇摇晃晃地寻找着最舒服的角度。既不关心大门怎么样了,也不问问林芳苒到底在找些什么?彷佛天塌下来也与他无关。

  “喂,不能睡,不许睡呀。”林芳苒停下手中的动作,一个箭步跨上床铺,用膝盖顶住他的身子,阻止他继续下滑。“什么嘛,现在是睡觉的时间耶。”小六儿颇不服气地噘着嘴,眼睛紧紧地闭着,舍不得睁开。零乱的发垂下来,盖了他一头一脸,他也浑不在意。

  “你还睡?”林芳苒瞪大了眼,轻啐一声,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全城的人都在找你。”

  “找我干吗?”小六儿勉强撑开堆满瞌睡虫的眼睑,一副备受摧残的表情。

  “你忘了么?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夫耶。”她努力强调“未婚夫”这三个字。

  “唔,这我知道。”小六儿缩了缩肩,趁她一个没注意,细瘦的身子便如泥鳅般迅速没入暖暖的被窝中。

  没错,他是她的未婚夫。

  这是他们一早就商量好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小六儿抱牢被子,脑袋瓜子沈甸甸地贴在枕头上,睡意涌来,“哈嗯——”他再打个呵欠,闭上眼睛,完全不理会林芳苒那突发的神经。

  有什么事情是比睡觉还重要的?

  没有。

  在他小六儿的心目中,绝对没有!

  他翻个身,伸长腿,大梦周公去也。

  他、他又睡着了?

  到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睡得着?

  林芳苒气鼓了嘴,一把掀掉他的被子,右手掰开睡小子的眼睑,龇牙咧嘴地在他耳边大声吼道:“他们要把你揪出来和我拜堂成亲!”

  “嗯。”好冷,小六儿将身子蜷起来。

  “拜堂成亲耶,你跟我!”林芳苒大声重复,怕他没听清。

  “嗯。”

  “你喜欢我?你乐意?”不会吧?这样也会惹火上身?他们先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嘛。

  “嗯。”

  “你去死吧!”她踹他一脚。

  “嗯。”

  “嗄?”这也同意?林芳苒垮下一张俏脸,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你给我起来,起来啦!”她用力将他推坐起来,“我才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总之,你答应过我,帮我把事情摆平。”她揪住他一头乱发,胡乱挽一个髻,“你不是一直夸口说你自己是想人所想、急人所急的大侠客吗?这一回,你就侠义一次给我看看。”

  她又三下两下抹掉他脸上那些脏污。嘿,这小子,让他扮了一次乞丐,他居然就扮上瘾了,日日都是如此,“这一次,我老爹大发慈悲,撤走守卫,准我跷家,我可不能让你给搞砸了。”

  她再蹲下身来,替他套上鞋子。

  “恭喜你奸计得逞。”小六儿懒懒地挥了挥手,她要走便走呗,关他什么事了?他歪靠在土墙上,头耷拉着,快要垂到了胸前。

  “你想得美哦。你不走,哪天要是你露馅了,我老爹还不派人把我追回来?那你这场戏岂不是白做了?好人没有做到底,这不符合你的宗旨是不是?”林芳苒一边谄媚地讨好他,一边快速将屋子翻了个遍。

  哈,找到啦!

  她撩高裙摆,趴低身子,从床底下拖出一把铁锤来。

  “你干吗?”这一下,小六儿的瞌睡虫被吓走了一半。他倏地跳起来,“我跟你走就是了啦。”犯得着动粗吗?

  林芳苒没好气地睨他一眼,抡起铁棒狠狠地向他砸过来。

  “哇咧——”杀人灭口,这毒妇。小六儿抱头乱窜。

  “轰”,身后墙壁应声裂开一个大洞。

  “好险,好险”,小六儿拍拍胸脯。算了算了,这女人要去哪,他就舍命陪君子好了。谁叫他帮人之前没有查清底细,不知道这女人是个杀人狂魔呢?

  这是一个教训,教训哪。

  小六儿翻了个白眼,“咦?”不对,那洞开的墙壁内露出一个铁盒子。

  打开,哇,全部都是金子。

  “你、你……在我的床头藏东西?”小六儿震撼。

  “你别忘了,这屋子可是我借给你住的。”林芳苒没好气地提醒他,顺手将金子全部倒出来,扫进包袱里。

  “呵,呵,对喔。”小六儿搔搔头,这女人,老早就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了。果然是个狠角色。

  只是,自己枕着金子睡了这么久,居然没被人打劫?

  好没天理哟。

  他仰天长叹,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走啦,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喝西北风哪。”收拾停当,林芳苒一手拖住他的胳膊,匆匆向外走去。

  说起西北风,小六儿又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真的,这春天的夜晚,还是怪凉快的。

  他缩着脖子,满脸沮丧地跟在她的后头。

  是谁说要做解危济困的大侠的?

  又是谁看这个女人可怜拍着胸脯要帮她的?

  呀、呀,他要拿把刀砍了那个家伙。

  “小姐,要出城吗?”

  入夜之后的贫民区一向是黑灯瞎火的,可今天,那狭长弯曲的巷道居然被两盏铜灯照得一片透亮。

  铜灯悬挂在一辆宽敞华丽的马车上。

  马车停在巷口,恰巧挡住了他们的出路。

  而问话之人就坐在车驾之上。

  林芳苒的心中陡然升起警觉,“你是谁?”她瞪大了眼,试图从他隐在铜灯后面的面容上窥出一丝端倪。

  “要啊要啊,你也是要出城的吗?”那厢,小六儿却早已兴奋不已,一把攀住车辕。又有地方睡觉了耶,他激动得连身体都在颤抖。

  “喂,别上去。”林芳苒蹙起眉,小声地提醒他。

  这人、这车,一看就知道是冲着他们俩来的,在未辨明是敌是友的情况下,怎么能自动送上门?

  “是,我也要出城。”驾车的男人说起话来似乎没什么表情。

  “好耶。”小六儿一声欢呼,飞跃起来。

  “呀,别去。”林芳苒眼捷手快地扯住小六儿的右腿。

  跟这白痴在一起,她早晚被他累死。

  她在心里小声咕哝。

  “你又干吗?”小六儿没好气地撇着嘴,手紧紧地抓住车门把。

  他好困哦!

  只想快快找个地方睡觉。

  “我又干吗?是你又要干吗才对。”林芳苒不由分说地铆足了劲,将赖在车上的小六儿用力往下拉。

  “我不要下去,不要啦!”搭个顺风车会死人哪,这凶女人。

  小六儿拼命向后蹬,拼命往上爬,丝毫不顾形象。

  林芳苒错愕外加气愤。嘿,死小子,还以为他小了哦,跟她耍赖。

  她跺一跺脚,甩开包袱,偏不让他得逞。

  他的命不重要,她的命还是挺金贵的咧。

  二人这样一拉一扯,互不相让,形成拉锯战。

  奇怪的是,车驾上的男人居然像化石一般,连眼角都没朝他们瞟一眼。

  古怪,真古怪!

  林芳苒眼珠一转,松了手。

  “哎哟。”小六儿一跤跌进车厢内。

  惨了,惨了,这一下,不跌个满头包才怪。

  他有些哀怨地想着,任自己无助地跌进一堵温暖的“板壁”中。

  咦?这车厢里还有防跌设备?

  他贴紧那一堵板壁,瘦小的身子蜷起来似小猫一般,又磨又蹭了好一会儿。

  唉!若不是这板壁太老旧,有好些地方露出硬硬的木头,他想,他一定会睡得更香。

  小六儿星眸紧闭,薄唇嘟囔着,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把握时间,做他的春秋大梦去也。

  可以预见的哀号声居然没有响起?

  林芳苒皱了皱柳叶细眉,慢条斯理地拾起地上的包袱。在弯腰的同时,她偷觑那男人一眼,他还是那样笔直地坐在车驾之上,似乎是在等她,又似乎不是。

  林芳苒抱着包包,犹豫起来。

  这车,到底是坐?还是不坐?

  就这样一走了之,丢下小六儿,似乎太不道义,可要她自己乖乖地坐进去,却怎么也难心甘。

  她咬着嘴唇,半天才挤出一句:“你会武功的哦?”

  车驾上的男人显然是愣了一愣。

  “嗯,就是这样了。我打不过你,被你掳上了马车。”林芳苒终于为自己找到一个比较说得过去的理由。她长舒一口气,拍拍手,干脆利落地跃上了马车。

  车驾上的男人又愣怔了好半晌,才喃喃地道:“我什么时候强迫你了?”

  虚掩的车门被推了开来,车内暗淡的光线令林芳苒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然后,她的眼睛瞪大了,下巴惊愕地掉下来,这、这是什么状况?

  车厢内坐着一个男人,一个好看的男人,一个异常好看的男人。

  他的五官清朗俊秀,轮廓深刻。一领白衫,外罩雪白的貂裘,衬着他飘逸出尘的身形,在不合时宜的乖张中透些冷漠、独断,却并不令人反感。而那双看似平静温和的黑眸里像藏着秘密,微拢着凝聚在怀中的人影之上,不曾移动分毫。

  林芳苒的心中升起些微失落。

  很少有人在见到她的时候不被迷失方向的,然而,这人……

  她怅怅然地敛紧眸子,顺着那人的目光看下去。

  呵!

  她退一步,倒抽一口凉气。

  小六儿?

  小六儿那小懒鬼居然美美地趴在人家身上睡了个昏天暗地。那蜷起的身子,像毛毛虫一般贴着人家的胸膛;那细瘦的魔爪,似八爪鱼般缠在人家的腰际。还有、还有那身脏兮兮的乞丐衣,居然……居然也紧紧粘着人家那身白得让人嫉妒的华美裘皮。

  天哪!好、好恶心,好难堪。

  她耶,天香国色,远近闻名的林芳苒耶,怎么会和这种人为伍?

  丢脸、丢脸死了。

  林芳苒涨红了脸,握紧粉拳,从齿缝中逼出声音,“小六儿,你给我起来!”

  “唔?天亮了吗?”小六儿蹙起眉头,口齿不清地咕哝道。

  “呼”,气死了,他还有闲功夫问这个?

  林芳苒冲过来想从那男人的怀里把他拉起来。

  “还没。”男人抬头看她一眼,平静地说。只是单单在陈述一项事实,却不知怎的令她望而却步。

  “哦。”小六儿又打了个呵欠,小脸在他柔滑的貂皮上磨蹭着,贪婪地享受着温暖的触觉。

  结果,他蹭一下,那纤尘不染的白裘上便多一块污渍,林芳苒的眼角便不自禁地痉挛一下。

  惨了!

  这一回,她铁定要被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六儿连累了。

  她忐忑不安地看着那男人收紧两道剑眉,似乎露出嫌恶的眼神,却又一闪而逝,隐入深沈的眸底。让她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奇怪。

  一个那么整洁的人,为何偏要强迫自己容忍如此肮脏的事情?

  林芳苒蹙起眉,心中有一丝怀疑。

  这男人,神情高贵,气度清雅,绝不像是可以被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乡绅士子们收买的追捕手,也不像是爹爹派来保护她的武夫,当然,更不像是觊觎她美貌的登徒子。

  然而,他在此时此刻此地出现,真的仅仅只是巧合?

  是同路,是好心,或者,是别有所图?

  她心中疑惑,抬眼偷偷打量着他。

  这时候,车门被人从外面拉上了,带起一股微弱的凉风吹进来,拂起那人的发梢、衣襟,极单薄、极脆弱地,有那么片刻,竟给她有一种彷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的错觉。

  只是一刹那,车外昏暗的灯光随着车角的凉风一起消失,四周沈入黑暗。

  她握紧的手心里沁出湿汗,彷佛暗影中那一双寒星般的眸子带着看透人心的压力直直地朝她逼来。

  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在她觉得荏弱的同时,又带给她威迫的压力?

  “你——请问阁下高姓大名?”她吞了口口水。

  没有人理她。

  等了一会儿,她又自顾自地说:“多谢公子慷慨相助载我们一程,明儿一早我们就下车,也不再给公子多添麻烦。还有,这个——是我们的车资。”

  她盯着他眼睛的方向,觉得自己的呼吸从来没有如此急促过。奇怪,只不过是一个有些病态的男人,她怕什么?啊?她到底在怕什么?

  又是一阵短暂的静默,在她忍不住又要自言自语的时候,男人突然启口,淡淡地说:“我叫西门慕风。”

  他很少需要亲口向人介绍自己,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一种很随便很清雅的语气。目的,只不过是回答她的第一个问题,他的高姓,以及大名而已。

  然而,林芳苒听了,却顿时呆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激动地瞪大了眼,“你……你是锦衣侯府的西门慕风?”她试探着,又加重语气,“你真的是‘东陵一剑,南有解忧;西门锦衣,北花钟秀’这句歌谣中的西门锦衣?”她一气说完,差点儿背过气去。

  西门慕风静静地看着她,没有意外,不见欣喜,一双清水般的眼睛静如潭、深似海,彷佛天崩地裂也撼动不了分毫似的。

  是他,一定是他了。

  林芳苒喘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那躁动不安的情绪。

  没想到老天爷这么眷顾她。

  逃家的第一天,就让她遇上武林四大势力中的锦衣侯。这是上天赐予她的缘分?还是对她开的一个玩笑?

  她缓缓地蹲下身来,不敢再去看他,双手抱住膝盖,努力消化着这个惊人的巧合。

  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

  西门慕风便也不再说什么,仍旧低了头,看着自己怀中单薄的少年,深沈的眸中更多了一层复杂。

  是他吗?

  会是他吗?

  这个人,便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

  他记得,自己初见他时,他虽然看起来狼狈,却并不见寒碜,怎地只隔了十几日,便成了乞丐?

  这其中,到底有何蹊跷?

  还是,他一直就过得这么颠沛流离?

  他睡在自己怀里,那么放心,那么舒适,他甚至可以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自己心头泛滥着的波涛汹涌的怜悯。

  然而,他本不是一个习惯同情弱者的人哪。

  莫非,这就是他们彼此相依的天性?

  会吗?

  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