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尘世木梵盛唐幻夜缪娟拼命倪匡幸福缺氧中悠悠鹰巢海角惨案横沟正史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柠檬爱语 > 楔子

  匡……

  铿锵……哗唏啦啦……

  一辆急如闪电的宝蓝色BMW跑车飞驰而至,刺耳的刹车声在大门处尖叫,直接冲向来不及开启的自动玻璃门,瞬间满地零碎一片。

  值班的女护士火气不小的开口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混账赶着投胎,抢劫要到银行或银楼……呃!左……左大夫?!”

  眼睛条地瞠大,女护士收起讪骂,一脸惊讶,半开的嘴露出一口好牙。

  左自云慌张无策的开门下车,衣衫扣子尚高扣低扣乱成一团,原本整齐平服的顺发已成鸟窝,手足无措地将驾驶座旁呻吟不已的美丽孕妇抱下车。

  他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滴落,眼角因害怕而频起皱波,爱笑的脸失去光彩。

  “MISS陈,快叫妇产科的万医生到产房。”他急躁的步伐没有停顿,一边吩咐值班护士,一边抱着面色惨白的女子急往产房。

  “噢!原来是左夫人要临盘了。”女护士连忙广播通知妇产科大夫万立行。

  而在产房的左自云忧虑不已,这是他们结婚七年才有的结晶,妻子的胎位似乎过于不寻常又早产,他担心心爱的娇妻捺不住孩子的折磨。

  “若若,我的爱,你再撑一下,医生马上来。”该死的万立行,到底死到哪去了?

  “自……自云……我……”杨飘若很想安慰心焦的丈夫,但阵痛之剧让她说不成句。

  紧握着妻子的手,他努力镇定,“放松,先深吸一口气再放松,来,跟着我吸——放——吸——放——”

  产房门边站了一位斯文、笑容可掬的白袍医生,不慌不乱地踱了进来,在紧张的丈夫肩上重重一拍。“女人生孩子嘛!叫个两声就噗地生下来,用不着苦着一张黄连脸。”

  左自云一回身拎高来者的领子,一副凶神恶煞似的横竖着眉,好像对方是他的弑亲大敌。“快,快帮若若减低痛苦,不然我扭断你的脖子。”

  万立行故作叹息地轻讽。“唉!都怪男人好色的精子太活跃,才会连累咱们无辜的杨美人在此受罪。”

  “少、说、废、话。”人一急,EQ指数就会直线下滑,左自云顾不及一身可笑的乱象,用力地瞪着说风凉话的“好友”,他正考虑用手术刀切割万立行多余的器官——舌头。

  “好!好,稍安勿躁,我看开了几指。”扯开颈上桎梏,万立行低下头审视杨飘若的情况。“嘿!羊水破了。”

  这个死痞子。“我当然知道羊水破了,这点常识我有——”他气得想敲万立行两下。

  “是是是,小的忘记你是医界权威。”只是脑科权威罢了。

  “少贫嘴,我……”一阵哀号泣声阻断他的气急败坏,“若若——”

  恐慌的左自云脸色一白,频频唤爱妻的名字,万立行看看产道开得差不多,手适度的按摩产妇的腹部避免痉挛,帮助她顺利生产。

  过了一会儿,宏亮的婴儿哭声在产房内传向西周。

  “新科老爹,替你女儿剪脐带吧!”

  左自云欣喜地接过浑身血淋淋的小婴儿,剪断那根连接母体的脐带,还来不及品味当父亲的快乐,杨飘若因子宫再度收缩的凄厉声惹得他心颤。

  “怎……么了?”

  他暗哑的颤音让万立行诡谲一笑。

  “大惊小怪,没看过孪生子吗?”

  “孪生子?!”他怔住了,目瞪口呆像个白痴,枉费他是一位医者。

  但事实如何呢?

  在一小时零七分后,一位呆若木鸡的傻父亲笑得嘴都合不拢,站在玻璃窗外看着四张一模一样的皱皮小脸,不敢置信他一口气拥有四个孩子。

  难怪芊细的妻子肚皮大得离奇,害他老是担心生个巨婴宝宝,原来……

  嘿?不对。

  突然,他脸色变得铁青,冲向净手后的万立行。“王八蛋,你玩我。”

  万立行一脸得意的说道:“谁叫你娶走咱们T大的校花。”

  “你……”左自云气得不知是出拳了事还是踹他一脚,为了整自己,他竟隐瞒孩子“们”的事。

  “别发火,你可是四个孩子的爹地,应该高兴点,你的‘火力’猛得很,一炮四向。”

  “消遣我!”算了,念在孩子们的份上饶他一回,“为了我那四个天使般的宝贝,我请你喝一杯。”

  “哈!正合我意。”两个好兄弟搭着肩准备去庆祝一番。

  但——

  四个孩子真的是天使来投胎吗?

  头大的事才刚开始呢。

  天上响起阵阵欢呼及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