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4·彩云散乐小米二三事安妮宝贝歌剧院新事件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柠檬爱语 > 第八章

  爱情是一项莫名的元素,它使强者变软弱,弱者变勇敢,一切只为爱。

  一身素净的古静莲“又”来到骆雨霁办公的地方守候,自从听了大嫂骆雨芳避重就轻的描述后,她忐忑不安的心沉入海底。

  他对她的冷淡地可以自我解释,因为他家庭缘故而变得冷漠不是他的错,她相信假以时日可以融化他的冰心。

  但是,她不甘心一片深情沦为笑柄,拱手将心爱人让与,徒教她活在悔恨中。

  眼前一道熟悉的身影掠过,古静莲欣喜地追上去,自幼的庭训使她不敢大声喧哗,轻声如猫般的音量频频引人注目,惟独一人忽略。

  “骆……骆大哥。

  伪装未闻的骆雨霁笔直地往前迈去。心下不断咒骂叶梓敬那小人,要不是梓敬一再威胁撒手不管,他乐得当闲云野鹤,陪陪虹儿谈谈心——在床上。

  不过他肯来公司的主要原因不是受威胁,而是左天虹先前的一句不要穷光蛋。

  为了日后的幸福着想,只好舍安逸日子,不过逼得叶梓敬不惜辞职要求的主因是她,一个可怜的深情女子——叶梓敬说的。

  他承认是他种下的因,因此后果该由他来了结,拖着别人的青春是大不该,尤其那可能阻碍他的情路发展。

  人没有不自私的,就当她爱错人,真心付诸流水。

  “骆大哥,请你等一下。”古静莲不死心地挡在他面前,终于停下他的脚步。

  “有事吗?古小姐。”

  她黯然一怆,他竟然叫她古小姐!

  以前两人交往虽平淡,但他总是有礼地唤她一声静莲,在那双深邃的眼眸下,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加深心底的爱恋,愿永远是他口中的静莲。

  而今一句生疏的古小姐狠狠刺痛了她的心,为她多年的执着添了一道伤口。

  “你不是找我有事,干么不说话?”骆雨霁不耐烦地想早点打发这个麻烦。

  她露出苦涩的笑。“可不可以到你的办公室再谈!”

  古静莲的脸皮还不够厚,四周传来探索的好奇目光快穿透她仅剩的勇气。

  “走吧!”

  打开门,她像男尊女卑的旧时代女性,低垂着螓首走在他身后,差点被反弹的门板夹到,惹得他不由得苦笑。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呃……我是想问你今天有没有空,我们去……看电影。”她鼓起勇气开口邀他出游。

  电影,她不知道现在有影碟这玩意儿吗?“我没空,你找别人去。”

  “我不想和别人去,如果你没空可以到家里吃个便饭也好,爸妈说很久没见你,叫你多去走动走动,好联络一下……感情。

  说到感情两字,古静莲略显苍白的脸平添了几许血色,她正说着心底话。

  “过些日子乡镇里中学的图书馆落成,我会去参加开幕仪式。”意思是不用多此一举。

  “可是……那不一样。”她脸红得更厉害,甚至有些结巴。“妈说……我们的事,……该……该定个……呃!名分。”

  终于说到重点,骆雨霁斟酌着适当且较不伤人的字眼,毕竟他是始作俑者,即使无心也该有个交代。

  “我想我们的关系还走不到这一步,你对我的……好意只有心领了,我们并不适合在一起。”

  她冷得直发抖,挺直腰杆直视他。“没有一起生活过,你怎知我不适合你?婚后的相处才是最重要。”

  不能哭,忍着,千万别落泪,他不爱泪水丰沛的女孩,古静莲以强烈的爱意支撑着。

  “可是我没把握可以和你相处融洽,明知不适合却强求结合,只会造成彼此的不快乐。”因为他爱的不是她。

  “我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大的痛楚我都熬得过,我们会幸福的。”古静莲说给自己听。

  “即使我不爱你?”

  心,猛地抽紧。“没……没关系,只要我爱你,总有一天你会感动回报我的深情,我相信这一份爱够你我用。”

  她总是这么相信着,付出的爱不会石沉大海。

  骆雨霁顿时头痛欲裂,他到底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难怪梓敬要他来看看本世纪最伟大的痴女。

  看来,不下点狠药是不成。

  “你如果真爱我,就不会没听见镇上的流言,我和一位台北来的女孩正在交往中。”

  她努力振作吸吸鼻子,不让眼泪流下。“道听途说不足采取,我相信你。”

  “相信我?”但他要的却是另一名女子的信任。

  “是的。”她不得不相信,不然她会崩溃。

  女人,难解。“那不是传言,我们是在交往,而且正准备结婚。”只等他第N次求婚成功。

  “结婚?!”古静莲被突然的恶耗慑住,不支的身体晃了一下。“你在……开……开玩笑吧?”

  “难道丽芳回古家没报告?我和她已有肌肤之亲,过着实如夫妻的生活。”那小间谍拙得很。

  她的确没说,大概怕自己想不开吧!“男人有男人的需求,我不怪你有别的女人。”

  怎能不怪,她的心像被撕裂开的痛苦,如果他的母亲能忍受丈夫的多情,为何她无法忍受,只要他在身边。

  女人就是傻,为了爱情甘愿傻一辈子,做个胡涂人。

  “你……”骆雨霁有些无奈的泛起薄怒,“虹儿不是别的女人,她将是和我厮守一生的妻子,唯一的一个。”

  “不,你不能这样待我。”古静莲手撑着桌面,稳定即将滑落的身躯。“我爱你呀。”

  “爱不是束缚,你不能因为这一句话而困住我,因为我深爱虹儿,今生不会再为旁人心动。”

  若没有虹儿的出现,古静莲的文静乖巧的确是他心目中妻子的最佳人选,但是人不能太孤傲,以为可以自行安排未来该走的路,上天才给了他一个意外。

  幸好意外如及时雨,驱走了庸庸碌碌的一生,为他的生命带来彩虹般色彩。

  “哦……我不接受你如此独裁的说法,那我何其无辜,只是你无聊时候的消遣品吗?”

  她可以接受他不爱她的事实,但不允许他对她的爱有个分质疑,她的心还不够宽大吗?容许他别有所爱。

  “不接受也得接受,爱情本是不公平,准也无法勉强谁。”既是独裁,就让他独裁到底。

  古静莲平静的脸庞出现裂痕,原本苍白的肤色顿成惨绿,豆大的泪珠扑簌簌地滴落红木色系的地板。摇晃的身子靠住桌沿。

  她并没有勉强谁,只是为了爱他,这也不行吗?

  难道就为了两人尚未发生关系?

  心念一动,孤注一掷的古静莲没有迟疑地解开胸前衣扣,在骆雨霁来不及阻止的情况脱下上衣,正在和裙子拉链奋战。

  “你在干什么?不要辱没了古家名声。”他抱着胸冷睨着脱下衣物的她。

  “我只想让你知道,为了爱你,我可以做任何牺牲,包括我的身体只属于你。”她羞得浑身通红。

  即使羞怯,她带泪的眼依然直视他愈来愈冷的脸,光滑雪白的裸身正朝他靠近,企图用着生涩的技巧去挑起他的欲火。

  就在她抱住他不为所动的身子,正想吻上他的唇那瞬间,两唇刚碰触在一起,贸贸然闯入的人影陡地发出不好意思的轻呼。

  “呃!你们继续,就当我暂时失明,什么都没有看见。”叶梓敬立刻掉过头装瞎子,打算离开。

  看太多限制级画面会长针眼,为了怕两眼浮肿,还是早点走人,以免坏人好事被揍成黑眼眶。

  不过背影挺撩人的。

  “你给我等一下。”骆雨霁不在乎古静莲是否困窘,一切难堪都是自找。“把她处理掉。”

  “处理?!”不会吧!上等的五花肉耶!“人家是女孩子呐!”太……太无情了。

  “不要忘了谁陷害我来当傻子。”骆雨霁一推,就将脸紧埋在他胸口的女孩推给叶梓敬。

  叶梓敬手足无措地接个正着。“天呀!你一定要我死无全尸吗?”

  美女在怀,坐而不乱,他赶紧脱下西装套住她的裸身以防春光外泄,不是每个人都有福气沾惹古家女儿,他还想多活两年好娶妻。

  “那就死吧!”一说完,他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今天有民俗文化展,正好可以带虹儿去见识见识。骆雨霁不负责任地扔下一切“灾难”陪爱人去也。

  泣不成声的古静莲跪在地板上,一地零乱的衣物显示她的不堪,抖动的肩膀失去平日的活力。

  为免被当成下流的采花贼,叶梓敬逼不得已唤来一名口风紧的女性职员帮她穿回衣物,并等着平复情绪后送她回古家。

  情字真是害人不浅,他在考虑要不要逃难。

  ☆☆☆

  小镇是寂寞无奇,一对出色俪人的出现,无疑是所有人焦点所聚,何况他们刚好荣获本镇当月最热门的人物。

  原先忙碌的小贩和工作人员停下手中工作,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好将实况-一转述,博取其他人羡慕的眼光。

  “棉花糖?捏糖人?还有剪纸师傅,这些我只有在小时候才看得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失传。”

  虽然没有失传,但已逐渐凋零,几乎每位都上了些年纪,很少有年轻人参与。左天虹感慨老手艺的没落。

  “看你喜欢哪一样,买回去当装饰品。”骆雨霁拿起一只十分精美的手刻童玩。

  “才不要呢,会被人笑孩子气。”摊上的东西瞧瞧即可,她可没耐心去整理那些小玩意。

  “谁敢笑你,我揍得他三天下不了床。”

  揶揄声马上附和。“哎哟!我的大老板,你真是暴力喽,也不怕吓坏小嫂子。”

  冤家路就窄,不怀好意的叶梓敬拖着想溜的骆雨尔,大方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好报那“一推”之仇。

  虽然他不是纯情小男生,好歹也是个品行端正的有为青年,老板自己惹下的祸端不去处理,反而要他代为受过,真是天理何在。

  早上他没在办公室多待一会,听送古静莲回去的女职员说,她走到家门口就昏倒了,害得古家人差点冲到办公室来砍人。

  他机伶,先打电话去解释原由,并轻描淡写地掩饰老板的“罪行”,人家才不加以追究。

  像他这般优秀的员工哪里找,居然还有恶质老板舍得虐待他,把他当廉价奴工使唤,此仇不报非小人。

  “你很闲呀!工作太少了是不是?我很乐意多拨一些事让你做做,以免浪费人才。”他得计量计量。

  人才!?我看棺材比较快。“老板英明呀!小的只是领人薪水的小员工,假日也得让人喘口气。”

  “假日?”骆雨霁顿了一下才想到今日是周末。“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你该回去‘休息’。”

  “NO,NO,NO,老人家才需要休息,年轻人要多运动活络骨骼。”我就要碍你眼,怎样?

  “想活动筋骨尽管来找我,我包管你乐得忘了祖宗八代是谁。”骆雨霁饱含威胁的拳头在他眼前摆弄。

  叶梓敬连忙退了几步陪笑脸。“咱们都是文明人,有话好好说。”真没风度。

  “斯文败类。”左天虹啐了一口。

  “嗄?!小嫂子可是指我?”不会吧?他是斯文非败类。叶梓敬指指自己。

  骆雨尔光笑不开口,突然他视线一扫,身体倏地绷紧,神色慌乱地靠近大哥。

  “大哥,你看那批人来者不善,你先带小嫂……左小姐避一下。”差点学叶痞子唤她小嫂子。

  骆雨霁可以不在乎自身安危,但一涉及心上人呀!他马上紧张地护住她,生怕她有一点闪失想带她离开。

  可是一反常态地,左天虹一副见到熟人的模样,笑容可掬地挥手致意。

  “你认识他们?”

  “蓝天帮四代帮主身边的七大护堂之一,虎啸堂主石虎,很帅的刀疤吧!”

  他看看领头的男人那身冷肃气息,无法理解虹儿欣赏角度的偏异,律师怎会认识道上的兄弟呢?

  “左律师,请接受敝帮的委托,任何代价我们都愿意付出。”石虎如释重负地半曲着身。

  她故作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正在度假耶,实在抽不出空为人辩护。”

  她的故作姿态看在石虎手下的眼里,简直是不知死活,其中一名手下甚至抽出腰间的刀,冲动地将刀往她脖子一搁。

  四周情势一转,三个大男人急得跳脚又近不了身,惟恐那人手不稳伤了她。

  石虎倒是很冷静地喝斥手下。“小三,不许伤了左律师,快放开她。”

  “不行啦!大哥,这女人太-了,需要教训教训才会学乖,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拿乔。”

  骆雨霁心急的一吼,“你要敢动她一根寒毛,我会让你无法活着离开这个镇。”

  小三轻蔑地看了他一眼。“江湖生、江湖死,你以为我会怕死吗?”

  “我是她的男人,你拿我代替她当人质吧!”骆雨霁情急之下想出惟一的办法。

  “他是你的男人?”小三敬他是条汉子。

  左天虹有些感动他的蠢行,眼含笑意地安慰他不要紧张,她自有脱逃之术。

  “蓝天帮愈来愈低级了,以前我还当它是黑暗势力中的一股清流,原来不过尔尔,和市井混混没两样,”

  “虹儿,你不要再说了。”骆雨霁真怕她的挑衅会引来杀机。

  “放心,他们有求于我,不敢随意动杀念。是吧?石虎。”除非有人要陪葬。

  干这么多年律师,察言观色是第一要件,光看她挑下不少龙须,若没人要她的脑袋倒是奇怪。

  天蓝的保护不在话下,而她多少也习了些防身术.必要时她的能力可不逊于当警官的暴躁妹子。

  “左律师,请看在我们一片诚意的份上、接下这个案子吧!”石虎已是身心俱乏,再也找不到人愿意出面。

  “诚意?”她淡淡一掀嘴角。“刀子架在我脖子叫诚意,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话一断,左天虹左手肘往小三腹下一击,趁他痛呼之际握住他持刀的右手,快、狠地过肩一摔。有点跟的鞋往他右手腕一踩,细微的碎裂声表示他再也不能用右手持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天诛地灭。

  拍拍手上灰尘,左天虹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走向骆雨霁,以慵懒的姿势依偎在他怀中,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似地靠着。

  惊愕比不上她完好无缺的回到他怀里,骆雨霁双手紧紧地搂住她温暖的娇躯,以戒慎的眼光盯着石虎等人的一举一动。

  叶梓敬和骆雨尔也没闲着,以护卫的姿态站在他们身侧,以防这伙人再度偷袭。

  “蓝天帮可不是小帮派,石虎,你何不另请高明,小女子无才无德帮不了忙。”

  石虎脸一凛。“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绝不敢惊扰你的芳驾,但全台湾只有你有办法救人。”

  “我?!你太抬举人了。”混口饭吃而已。

  “台湾司法界的传奇,你是我们唯一的救赎者。”只有她敢将麻烦揽上身。

  传奇!传奇!她迟早会被这两个字害死。

  左天虹自认是位很普通的律师,她不过是敢向权威挑战,不畏惧恶势力的威胁,加上对案子独特的兴趣,每回都引起广大媒体的回响,而这要怪她记者妹子天绿。

  人怕出名猪怕肥,无意被冠上“传奇”,想摆脱就难,她是有口难言呀!

  也许下次该败个案子,以平不败之绩,好将传奇两字从身上洗去。

  “抱歉,我头发生病了,将有一段很长的疗养期。”南台湾的烈阳害她的头发都分叉了。

  “你……”石虎的口才没她好,说不出软化人心之语。

  “既然说不出话,那我先走一步,你慢慢忙吧!”她好笑地挽着骆雨霁继续逛文化展。

  “咚!咚!咚……”

  一个接一个的咚声,让好奇心重的叶梓敬回头一瞧。“小嫂子,你看看这些七矮人好吗?”

  “什么七矮人……”她睨了睨,很不屑地算了一下,当真是七人。“人家爱跪是他们的事,不关我们的事。”

  “啧,你真冷血,和老板是同类人,你们都是冷血一族。”一点都不温柔,冷漠得不像女人。

  “冷血的人活得长,不懂事的小青蛙。”左天虹用骗小孩的语气戏弄他。

  “我……哪里像青蛙?”还加个小字,太侮辱人了。

  当他们沿着冷冷的水泥地观赏民俗艺品,石虎等人双膝及地的跟着,粗糙的水泥磨破了他们的长裤,渗出一条长长的血路。

  镇民在一旁指指点点,骆雨霁被他们视死如归的义气感动,人生若有此忠肝义胆的知己,就不枉来世上一遭。

  “虹儿,你帮他一回吧!”

  左天虹颇感趣味的眼一溜。“我没说不帮呀!只是想考验石虎的耐性罢了。”谁教他老摆着一张酷脸。

  “你喔!心真邪。”可他就爱她的邪气。“去知会一声,不要废了他的脚。”

  “是,骆大青天。”她俏皮地朝他一点头。

  走到一行“矮人”面前,左天虹冷冷的丢下一句,“这个案子我接了。”

  石虎和众位手下面露喜色,一再地感谢左律师愿伸出援手。

  ☆☆☆

  一大清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非常适合兜风,她收拾好行李打算趁骆雨霁去公司坐镇,好来个不告而别回台北处理蓝天帮的委托案子。

  可是一打开门,她就知道老天爷不想她太好过,非要送个离别礼物当“伴手”。

  小镇生活是没什么情趣,有的只是三姑六婆的闲话家常,上一趟传统市场买根葱,包管你熟知镇上最私密的事,当然她是话题中人。

  古家女儿感情因她这外来者而受创,多少在镇民心中留下不讨喜的印象,但慑于骆家的势力,他们只敢在私下抱不平,不敢多说一句毁谤话。

  大概因为她默不吭声的平稳气质,反而引起镇民的好奇心,将她归纳成神秘的乔家继承人。

  “要进来坐一坐吗?”

  古静莲不安的直绞手指头。“他……不在家?”她很怕遇到他。

  “他不在,上班去了。”她不拐弯抹角,对于城府不深近乎无知的女人,她不需要要心机。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她惊讶地抬起头,随左天虹步人古色古香的乔家大宅。

  “小镇是没有秘密可言,谁都知道我床上睡的男人是骆雨霁。”不用脚指头也猜得到。

  他是个贪而无餍的男人,但也是一个体贴的情人,至少不会一夜连要好几次,累得她隔日挺不直腰。

  不过,他在清晨的欲望特别旺盛,有好几回她睡意正浓时被吵醒,陪他玩了一场汗水战才肯罢休,如果古静莲早一个小时到,包管她看得眼睛充血,哭着跑回去叫妈妈。

  “我……我希望你能离开骆大哥。”古静莲嗫嚅地说道,眼底有十分坚决的请求。

  “你希望?”左天虹愉悦地轻笑,笑她的天真。“你该很清楚,并非我去缠他,你没有权利要求我离开。”

  她咬着下唇颤抖。“我的意思是你非本镇人,为何不早点回到你原来的地方,这样他……他就不会……”

  古静莲单纯地认为只要左天虹一离开,时间会沉淀一切记忆,久而久之骆雨霁必会遗忘这段短暂的恋情,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或是说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照着原定计划娶她,共组两人单纯平凡的小镇夫妻生活。

  她一直这样认为,骆雨霁之所以拒绝她的献身,原因在于他已有热情开放的发泄管道,不是她生涩的技巧引不起他的注意。

  她相信上天会垂怜自己的一片痴心,还她一位及时回头的浪子,自古以来不都是如此?

  贪恋野花的男人,终归回到家庭的怀抱,只要她有足够耐心去等待。

  “你太不了解男人,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为何老是得不到他的心,因为你没有自我。

  “一个人若没有自我,就像失去灵魂的橱窗娃娃,永远只能羡慕橱窗外的人们,被动地等待有心人选购,而且是人家选你的份,你没办法去要求别人要你,橱窗娃娃的生命并不属于自己。”

  “我不是……橱窗娃娃。”说着说着,悲从中来的古静莲又掉下泪。

  “那是你自己认为,在我们眼中,你就是少了生命的橱窗娃娃。”人要有自知之明。人若少了比较是不是就能成为唯一?古静莲的脑海中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她不存在,自己就能独占他的全部。

  爱情使人盲了心,她不假思索地取出新买的拆信刀,趁左天虹转身倒茶之际,一股莫名的恨意驱使她持刀刺向前,心想她快拥有他的爱。

  墙上挂了一幅裱了框的山水画,左大虹似觉有某种杀念起,抬头思索怎会有如此怪异感受时,画上胶膜的反影见了答案。

  一个闪身,躲过致命的危险,拆信刀的刀面本就不若一般刀器锋利,她轻轻一劈,古静莲手一麻就失去手中的武器。

  “愚蠢,杀人的罪不轻,预谋杀人的罪更重,遇到狠一点的律师,你最少也会被判无期徒刑从至是死刑。”

  一听到死刑两字,古静莲失去了理智,她无法忍受古家因她为情所困所染上的污点,更无法面对司法的判决。

  掉落的拆信刀正泛着光——

  古静莲心一横,在左天虹尚未察觉她反常的举动前,尖细的刀尖已没入她的小腹中。

  “你!你这个笨蛋,我真会被你气死。”

  二话不说,她一掌劈晕挣扎不休的古静莲,用着自己的车急送她往最近的医院就治。

  ☆☆☆

  “你为何要伤人?”

  一名年轻的管区警员用严厉的口气指责,古家在镇上是望族,他理所当然地把她当罪人。

  左天虹不耐烦地拨开警员指控的手,用她处理案子的果决眼神朝他一凝,那份自然天生的气势令人一寒。

  “你刚毕业对吧!学校没教你毁谤是有罪吗?身为执法人员任意污蔑无辜受害者,曲解事件发生原由,你曾去现场查证过吗?”

  “我……”他怔住,被她凌厉的语气给震住。

  “请记住一件很重要的证据,刀上的指纹是谁的,还有事件现场在哪里,没有犯人傻得在自家客厅伤人,另外请再检查刀身没入体内的方向,是由上而下还是由下而上。”

  “呃!我……我会用心。”一时间,他发现她好厉害,比身为警务人员的他更了解小处证据。

  “虹儿,你没事吧?”

  一接到通知,骆雨霁连忙赶来,仔细检查了她的外貌无碍,一口老是提着的气才松弛。

  “全是你的错,没事玩弄纯情的小女生,害我连带受累。”真倒霉,回去非洒米避邪不成。

  “对不起,是我没处理好。”还好,她没受到伤害。

  “算了,怪你也无济于事。”人怎么会傻得自裁呢?不会痛吗?

  过了一会儿,古家夫妻满脸惭愧地步出病房,他们先向左天虹致歉,一切原由已从女儿口中得知,所有的错都是私心作祟,并恳求她不要诉诸法律,毕竟古静莲的行为已触犯法律。

  “谁能无过,我不会计较这点小事。”

  古家两老直道谢,又回到病房内开导自己的女儿。

  但也因为此一意外,骆雨霁非常不高兴左天虹的“落跑”,决意给她一个教训。

  那就是,跟定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