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不小心牵错线子澄地狱之旅阿加莎·克里斯蒂有人喜欢冷冰冰林·拉德纳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你是我的骑士 > 第七章

  心动?他会对这样的一个女人心动吗?

  在他萧克彦的认知范围中,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喜欢一个柔柔弱弱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之所以喜欢他,是因为她那条叫什么狗屁战战的狗。

  在他很倒霉地说了一个“好”字,便彻底沦为了她的禁脔。每天在校园中,她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他甩不掉的包袱。

  交往第一天—

  “克彦,我觉得交往的时候,称谓很重要。”女人很认真地对着男人说道。

  “什么意思?”男人撇撇嘴。

  “你通常都只会连名带姓地叫我,再不然,就是叫我白痴,笨蛋。”

  “那不是很正常吗?”

  “哪里正常了,你应该叫我青凡,或者凡凡,这样才会有男女朋友的感觉。”

  “……”头好痛。男人手指揉着额角。

  “呃,或者你是想叫我小凡凡?”

  “……”上帝,杀了他吧!

  交往第二天——

  “克彦,你喜不喜欢我?”女人双手使劲地揽着男人的脖子,整个人几乎挂在他的身上。

  “庄青凡,你又不是残废了,自己走路!”男人咆哮。

  “那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如果不喜欢,我和你交往个p啊!”

  “这么说是喜欢了?”女人惊喜道。

  “……”男人不语,把头撇开。

  “咦,你的脸怎么红红的,该不会是脸红吧。”

  “闭嘴!”

  “真的是脸红了?”

  “……”和她交往,绝对是一件很倒霉的事。

  交往第三天——

  “来,笑一个。”女人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男人。

  “干吗?”

  “我发现我好像都没有你的照片,所以想拍一张,当我手机的屏幕。不过你现在的表情好像想要杀人似的,我比较中意你笑起来的样子。”

  “……”

  “当然,如果你可以把你校服的外套脱掉就更好了。”

  “……”

  “对了,最好再把衬衫的扣子解开三颗,一定性感死了。还有,要是你肯露两点的话……”

  “庄青凡!”一声咆哮,男人终于忍无可忍地把女人拎出了教室。

  天杀的,这女人的性格完全和她的长相呈反比。

  “克彦,你真的和庄青凡交往了?”杨万程问道。

  “对。”他收拾着手中的书本。

  “幸运的家伙,得到了美人的垂青,你要知道全校有多少男人羡慕你!”

  “你也想要这种垂青?”

  “放心,朋友妻,不可戏,我可不会对她出手。”杨万程打了个哆嗦道。基本上,庄青凡这种美女,他不认为自己有福消受。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萧克彦说着,拿着书起身。

  “哎,等会儿就要上课了,你去哪儿?”杨万程叫道。

  萧克彦抓了抓头发,一字一字道:“跷课、睡觉!”

  ……

  暖暖的微风,吹得人心旷神怡。青草的气息,随着风吹进了鼻息间。好久……没有这样舒适地睡觉了。

  “克彦!”熟悉的嗓音从远处飘来,让萧克彦皱起了眉头。

  “克彦!”声音更近了,近到他想当作没听到都不可能。睁开双眸,他无奈地起身,看着奔到他身前的庄青凡。

  “你怎么不去上课?”他问。实在佩服她找人的能力,即使他跷课躲在校园的冷僻地方睡觉,她依然有本事找到他。

  “我今天上午只有三节课。”庄青凡说着,从身旁拿出了一个便当盒,“这是今天中午的便当,我亲手做的。”

  她说着,打开了便当盒,像献宝似的举到了他的面前。

  他瞥了一眼,看样子似乎还不错。

  “记得把它全部吃完。”她说道。

  “你没必要给我准备便当,我会自己去学校的餐厅吃。”

  她摇摇头,很认真地道:“你每天吃我亲手做的便当,不但可以降低你对我的警觉心,而且还可以增加你对我的依赖心。”

  这些话,他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这又是你的养狗心得?”萧克彦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

  他无聊地翻翻白眼,“庄青凡,我没兴趣当你家那条狗的替身。”

  她压根答非所问地道:“真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谁是你男朋友!”他怒!

  “你啊。”她理所当然地道,“你忘了你已经答应了和我交往的!”

  “我后悔了。”他撇撇嘴,拒绝当这个无聊女人的男朋友。

  “可是你吻我的时候,我明明感觉到你也很喜欢我。”

  她这是哪门子的感觉啊?“你给我听好了!”他竖起剑眉,一副凶神恶煞模样盯着她,双手的关节咔哒咔哒作响,“我可从来没打算让你这样的女人来当我的……”

  话未说完,手臂已经被她抱住,庄青凡一脸感叹地抚摸着那触感极好的手臂肌肉,“哇,好结实,完全没有赘肉嘛!你是怎么练的?”

  “庄青凡!”他几乎已经看到她的口水快从嘴角流出来了。

  如果他脱去上衣的话,应该会更有看头吧。她还是好想要拍一张他的性感照,“你应该叫我凡凡才对。”她纠正道。

  “……”他白了她一眼,“你来找我就只是为了让我吃这便当?”

  “差点忘了,我想要约会。”她收敛起色迷迷的表情,很正经地道。

  “约会?”

  “是啊,我们都已经是男女朋友了,怎么也该好好地约会一次吧!”

  庄青凡所谓的约会,是两个人以及……一条狗。

  “这是战战。”庄青凡指着那条黑色的杜宾犬道,随即又指着萧克彦对狗道,“战战,这是克彦,我的男朋友哦。”

  一人一狗,彼此互瞪眼。

  “怎么样?战战和你真的很像吧。”庄青凡一脸邀功似的道。

  “哪里像了!”萧克彦想要瞪死身旁的女人,奈何她压根不痛不痒。

  “哪里都很像啊,身姿啊,眼神啊,对了,还有磨牙的动作……”

  他想宰人!

  “我一直都想要你和战战见面。”她蹲下身子,抚摸着杜宾犬的背毛,“战战已经是一条老狗了,不过它真的很棒,从我小的时候,就一直保护着我。对我而言,它就像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可以见见战战。”柔柔的语音,却让他所有的火气都偃旗息鼓,“算……算了。反正见都见了,今天就和这条笨狗呆一天好了。”

  杜宾犬似乎听懂了“笨”字,朝着萧克彦吠了几声。

  “喂,笨狗,别乱叫!”他指着狗脑袋,以气势压狗

  杜宾犬毫不退却,摆出了警戒的姿态。

  一人一狗,明显是王见王,死棋。

  “真好,我还怕你会和战战生疏呢,没想到你们已经相处得这么融洽了。”庄青凡笑语道。

  “融洽个鬼!”萧克彦否认。

  “汪!”杜宾犬对着萧克彦,不屑地扭开脑袋。

  他发誓,他绝对在这只狗的眼中看到了轻视的目光。

  “战战平时对陌生人都是爱理不理的,不过对你就不是这样。”庄青凡说道。

  他倒宁可这只狗对他爱理不理。

  萧克彦双手环胸,问着庄青凡:“那接下来,你打算带着这只狗干吗?”

  她露齿一笑,“打排球。”

  “和它?”他不敢置信地指着杜宾犬。

  “对啊,战战最喜欢玩排球了。为了这个,我还特意报名了学校的排球社。”

  不过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萧克彦彻底怀疑,学校的排球社怎么没把庄青凡这号人物给踢了。极差的运动神经,连摸个球都会把球给漏掉,甚至那只狗传球,都比她传得好。

  “你确定你会打排球?”他觉得有必要询问清楚。

  “确定。”她喘着气,才一个小时,已经满头大汗,红扑扑的面颊,给她的娇弱染上了一股活力,“你好厉害,我和战战两个人加起来,还是输给你了。”

  “废话。”如果他连只狗都打不赢,那么他可以切腹自杀了。至于她的球技,他不予置评。

  又玩了一会儿,战战年事已高,而庄青凡体力也差不多耗完了,一场人狗排球宣布结束。

  “休息一下吧,我去买饮料。”萧克彦道。这里是一个小公园,交代好庄青凡在公园的石凳那里等他后,他便一个人走到了公园旁的自动贩卖机,拿出零钞买饮料。

  两瓶可乐刚取出,便听到身后有人喊道:“萧克彦!”

  他回头,一个穿着运动装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安日心。”

  “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你。”安日心显然惊喜交加,“你住这里?”

  “没,和朋友在公园里打了会儿排球。”

  “排球啊……”她喃喃着,“大学里,你参加了什么社团?”

  “没有,你呢?”

  “还是和高中一样,排球社。”

  他莞尔一笑,打算离开。

  “你——”安日心欲言又止地叫住了对方,“给我留一个联系电话吧。”

  “手机的?”

  “对!”她扬扬眉,“我记得我在高中毕业的时候给你留过一个手机号码,不过你显然没有联系过我。所以这次为了保险,干脆我留下你的手机号码。”她说着,掏出了手机。

  萧克彦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ok。”安日心晃晃手机,“如果我以后要找你出来,你不会拒绝吧。”

  “看情况。”他皱眉。

  “你果然还是老样子!”安日心笑笑,“好了,不耽误你了,下次我联系你。”

  看着安日心走远,萧克彦转身,正准备去找庄青凡,却发现她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后。

  庄青凡看着萧克彦,脑海中尽是刚才他和那个不知名女人对话的情景。不可否认,对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漂亮且充满着活力,本身就仿佛像是一个阳光体,吸引着别人。开朗且活泼的外表,让她的心里泛起了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在学校里,她还不曾见过哪个女生会如此谈笑风生地和他说话。

  凭借着女人的直觉,她从对方的眉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情绪。喜欢,那个女人一定是喜欢着克彦的!

  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

  想要问对方是谁,和他又是什么关系,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她想要把那个女的身家十八代的资料都问个清楚,但是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你喜欢她吗?”

  话一问出口,庄青凡自己就后悔了。

  萧克彦一愣,随即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

  她屏息,等待着他的回答。

  “曾经喜欢过。”他随口抛出一句话,当场把她炸得头晕目眩。

  “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好歹也是男女朋友,通常这种情况,你怎么也该说‘不喜欢啦’,或者是‘你又在犯什么傻,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其他人’之类的话吧!”她跳脚。

  “你希望我说谎?”

  “这不是说谎,这叫做善意的谎言。”

  “没兴趣。”他随手把一瓶可乐抛给了她,自己打开另一瓶可乐喝了起来。

  她瘪瘪嘴,继续绕到了他的身旁,“你以前真的喜欢过她?”

  “嗯。”

  “不准,我不准。”她整个人缠在他的身上,犹如一条八爪鱼,“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了,只可以喜欢我,不能喜欢别人。”好重!虽然她蛮瘦的,但是身上突然多了四十来公斤的分量,还是让萧克彦蹙起了眉头,“松手。”

  “你先答应我不可以喜欢别人。”

  “我什么时候要去喜欢别人了?”

  “你刚刚就有说过你喜欢那个女人。”

  “那只是曾经而已,况且我高中毕业后,都三年没和她联系过了。”

  但是不代表不能死灰复燃啊!庄青凡嘟了嘟嘴,随后道:“克彦,你只喜欢我一个好不好?”

  软玉温香。她身上的芳草气息扑鼻而来,刺激着他的末梢神经,轻易地撩拨着他的欲望。瞪着她,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像你这样的麻烦,一个就够了。”

  他可没兴趣,再去招惹更多的麻烦。

  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一只手无聊地把排球当皮球拍,庄青凡脑子所想的全都是那天与萧克彦对话的女人。女人的好奇心永远都是最强烈的,她也不例外。

  砰!

  一只球飞来,砸掉了她手中的球。

  “啊!”她愣愣地回过神来,却发现李季月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跟前。

  “庄青凡,我们现在是在做垫球练习,不是在做拍皮球运动。”

  “抱歉,闪神了。”她道歉。

  “唉!”对于这样的社员,李季月也很无奈,“马上就要和z大比赛了,好歹也拿出一点斗志啊。每次比赛,你都坐冷板凳,不腻吗?”

  “我……”

  “别说些没斗志的话,这次比赛,我们h大排球社可是坚决要赢的。休息区的凳子上我放着这次我们比赛对手的资料,你去影印一下,然后发给队里的人吧。”李季月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长凳。

  庄青凡走过去,拿起了一叠比赛对手的资料,边走边无聊地翻看着。

  蓦地,一声尖叫响起在体育馆中:“就是她!找到了!”

  霎时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那个拿着资料、一脸震惊的女人。

  原来,她是z大排球社的。庄青凡暗自想着。更甚至,按照资料上介绍的,她是主力队员。从初中就开始打排球了。在高中的时候,更是参加过全国性的高中比赛。安日心,她的名字,而从上面所写的高中校名来看,她以前和克彦是同一所高中的。

  这次的排球比赛……她会参加?

  “庄青凡,怎么了?”李季月跑上前问道。

  “社长,这个安日心是什么样的人?”她问道。

  “哦,她啊,实力很强。我们的好几次和z大的比赛会输,她占了很大的因素。而且这个女人很有领导能力,在她进入z大前,z大的排球社也只算是普通而已,没想到三年的时间,已经变成市内实力超强的一支球队。”

  庄青凡盯着资料上的照片,虽然仅仅只是一张一寸照,但是那双眸子中,却散发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这是一个自信的女人!

  “这女人的运动神经超强,所以我还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她以前比赛的录像,可能会有点收获。”李季月继续道。

  不知怎的,安日心竟然让庄青凡又一次地联想到了萧克彦。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有着很强的运动神经吧,也许是因为照片上的女人笑容太过自信吧。那天,当她看到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她的脑海中竟然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四个字——天造地设。似乎自己无法挤入到他们的中间。

  老天,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庄青凡努力地甩了甩头,想要把这种灭自家威风的想法彻底地甩去。

  不管如何,萧克彦现在喜欢的人是她,就算他曾经喜欢过安日心,但至少,只是曾经,不是吗?

  她喜欢他,只是呆在他的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

  只是他对她的喜欢,似乎远没有她来得深。

  克彦……他会是属于她的骑士吗?保护她,让她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那宽大的手掌随着步伐的走动而轻微地晃动着。好想……好想要握住他的手,和他一起走在放学的路上。

  庄青凡想着,悄悄地伸出了手,却在快要握上对方手的瞬间,萧克彦身子一转,已经准备要穿人行道了。

  “怎么了?”他回头,看着愣住的她。

  “没什么。”她讪讪地收回了手。说也奇怪,平时她都不在乎整个人贴到他身上了,可是这会儿,想要握着他的手,却让她踌躇半天。

  他伸出手,一把拉过她,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要过马路了,多少集中点精神。”

  温暖的手掌,包裹着她的手,让她心神一荡。他的手很大,大到可以完全地包住她。

  “再过半个月,我们学校的排球社就要和z大的比赛了。”庄青凡突兀地说道。

  “哦。”他可有可无地应了一声。

  “z大排球社的主力队员中有安日心。”

  他一怔,看着她,随即又若无其事地道:“是吗?”

  “你不想再说点什么?”她试探地问道。

  “说什么?”

  的确,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希望他说些什么。

  脑子里闪过许多抓不着的年头,庄青凡就这样被萧克彦牵着走过马路。

  一过马路,他松开了手,径自地往前走着,却发现她并没有跟上,依然还直直地站在原地。

  “喂,女人,你——”

  “你喜欢我吗?”她抬头,清澈的眸子望着他。

  “问这种问题,你无不无聊啊?”

  “我就是想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她异常的执着。

  他叹了口气,走回到了她的跟前,“我没兴趣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交往,这样的回答可以吗?”

  “那你也曾经和安日心交往过吗?”她似乎并不满意他的回答,还是一个劲儿地问道。

  “没有。”

  他的回答,让她诧异地瞪大双眸,“可是你不是明明喜欢过她……”

  “只是高中的时候,因为都蛮喜欢运动的,所以经常有机会见面,有时候男女混合的运动中,偶尔也会当一下搭档。”萧克彦道。他还没有神经大条到看不出庄青凡的不安,原本只是懒得说这种事,但是既然她问了,他倒不如一次跟她说清楚,“安日心的运动神经蛮不错的,而且为人也爽快,和她在一起,感觉很舒服,而且我挺欣赏她比赛时那种不认输的精神,所以我在想,如果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也许会不错。”

  “你喜欢擅长运动的女人?”

  “可能吧。”他想了想道。毕竟,和这类女人打交道,大多数的时候不必担心自己轻轻一拍,会把对方打飞了。

  “那为什么没和她交往?”庄青凡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后来觉得没有必要,也就算了。”

  “如果我没有缠着你的话,你是不是也会觉得和我交往没必要?”

  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明他可以很肯定地说一个“是”字,但是当他看到她脸上的那抹神情,话到了口中,竟然变成了:“你想太多了。”

  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安慰她,呵护她。见鬼了,这个女人对他的影响力似乎越来越大了。

  庄青凡的脸色转忧为喜,“真的?”

  他窒了一窒,她开心的表情,竟然让他也感染了似的。

  轻咳一声,他含糊地道:“……嗯。”

  她笑得更加灿烂,而他蓦地发现,他竟然贪恋起了她的笑容。

  “庄青凡,斗志啊,斗志,马上就要和z大比赛了,你难道就不想打败z大吗?”面对着如此不长进的社员,李季月已经快要彻底没辙了。

  “我有啊。”庄青凡答得无辜。

  “你到底想不想打败z大?”

  “想是想,不过……”莫名的,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安日心的样子。

  “不用不过了,只要想就可以。虽然现在距离比赛时间有限,不过如果你肯好好练习的话,也许还有一线可能。”李季月打断道。

  “可能?什么可能?”

  “派你上场的可能。”

  此话一出,却犹如一枚炸弹,彻底毁了体育馆的平静。

  “什么?!你要我上场比赛?”庄青凡叫道。不是她自我贬值,实在是她的球技,别说是她打球,球来打她还差不多。

  而体育馆里听到这话的众女们,则一个个露出了下巴脱臼的表情。

  “老天,世界末日吗?”

  “不是吧,老大竟然打算让庄青凡上场比赛。”

  “完了,如果这次她上场的话,这场比赛就输定了。”

  虽然话是难听了点,不过这也是事实。庄青凡耸耸肩膀,算是接受了这样的评论。

  “你们以为我想吗?”李季月没好气地说,“如果不是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地有队员请假,我会用得着出此下策吗?不是这个感冒,就是那个生病,再不然就是因为家庭原因转学,现在除了正式队员,坐冷板凳的都缺人。”

  话说回来,这段时间排球社也委实倒霉了点,比赛临近,但是各种大小意外不断,以至于除了六个主力队员外,包括庄青凡,只有四个替补队员。

  现场一下子噤了声似的,没有人再提出反对意见。

  “好了,没人反对的话,那这事儿就决定了。”李季月下着结论。

  “我反对!”庄青凡举手道。

  “反对无效。”

  “就算我想上场比赛,但是你不觉得我的球技很可能只有拖累大家的分吗?”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李季月眼珠子一转,天外飞来一句:“如果担心自己上场拖累人的话,就让萧克彦帮你恶补一下吧。”

  “哎?”庄青凡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萧克彦是你男朋友吧。”没等庄青凡回答,李季月继续道,“你也知道他现在是学校各个体育部社团都争着要抢的对象,就我查出来的资料看,他从小到大体育方面都很强,当然,排球他也很拿手,据说曾经帮别人打过比赛,使得一个从来没有打入过前16强的队伍,一举拿下了那一年的第三名,如果不是其他的队员水准跟不上,他完全可以拿第一。”

  “原来他那么强吗?”虽然早就知道他的体育很好,但是却没有想过强到这种程度。

  “当然还不止这些,只不过一下子说也说不完。”李季月摆摆手。

  “但是克彦恐怕不一定会帮我补练球技吧。”

  “你是他女朋友,去拜托一下他一定ok啦。”李季月开始打起了人情牌。

  庄青凡很干脆地摇摇头。

  “你还是不是排球队的人啊?”虽然从没见她怎么打过排球。

  “我是啊,不过我不喜欢去勉强克彦做他不喜欢的事。”她耸肩,很直白地道。

  李季月一窒。

  “社长……”一旁的社员小声地催促着她再想个法子。

  眼珠一转,李季月对着正准备离开的庄青凡道:“如果萧克彦指导某个排球白痴打球的话,应该会免不了身体的接触吧。”

  原本还往前迈的脚步霎时停住了。

  “就算要约会见面,也有了充分的理由啊!”

  两只耳朵霎时竖起。

  “唔,最近天气那么热,要是他运动流汗,把上衣脱了的话……”

  某女已经开始径自幻想着可能会出现的画面:在黄白交错的体育馆中,男人脱下了身上穿着的t恤,露出了那厚实的胸膛以及形状姣好的六块腹肌,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因为汗水而显得更加性感。汗珠一路从他的锁骨滑下,沿着胸前的茱萸,滑过那腹肌,绕过肚几眼,隐瞒在浅色的牛仔裤中,勾起人的无限遐想……

  清纯的美女,毫无形象地在众人面前变成了色女。

  “我当然愿意为了排球社上场比赛了。老大,你放心,这几天的时间,我绝对会让我的球技突飞猛进。”庄青凡一番话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呵呵,你肯恶补球技,那再好不过了。”李季月松了一口气。

  两个女人互看了一眼,各自开始得意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