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冰山总裁爱耍酷香弥贴榜点情郎宝贝不是仇家不来电楼采凝樱桃之远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浓情妾心 > 第一章

  张家野店虽坐落于荒山野岭,但因地处通往关中的交通要道上,除了往来深山狩猎砍柴的樵夫、猎户外,常有不少镖师、商旅与江湖人士在此落脚休息。

  就像此刻,两、三桌粗衣短挂的樵夫、猎户与数十名镖师让这间小店热闹非凡。

  在喧哗声中,一名身着黑衣、头戴黑纱笠的女子浑身散发森冷气息,独自一人坐在角落,安静无声的解决掉桌上的食物,丢下一块碎银后,便悄然离去。

  「公子!」黑衣女子离去后,一身背衫的彪形大汉朝着同桌的白衣男子恭敬他低声轻唤。

  白衣男子拥有端正的眼眉、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在在显示出他惯于发号施令。

  他淡淡地看了罗似岩一眼。

  「咱们要追上去吗?」罗似岩轻声建议。

  沉吟半晌,白衣男子闻人霁月薄唇微扯,漾出一道不具一丝温度的笑容。

  「不,这件事我自有打算,你先回府,有事我会跟你联络。」在他深邃眼瞳中,除了冷酷、绝情外,再无他物!

  「可是……」本想再劝说些什么,但一迎上闻人霁月那冰霜似的眼眸,他便顺服的低头应道:「是!属下遵命。」

  ※※※※

  黄昏时刻。

  姬向晚仍是一身黑的踏进杭州城,无视大街上不停回首的行人,直接来到城内最大的药材铺──鸿源记。

  「这是最后一样了!」凝望着鸿源记往来热络的店门,她的心底不禁划过一阵痛楚,但立即自卫地让生人勿近的森冷气息笼罩住整个人。

  「欢……」即使是看惯形形色色的客人的药铺伙计,仍不免被她周身散发的冷绝气息吓得住了口。

  「掌柜呢?」姬向晚问道,嗓音却是破碎、瘖哑,而非和她纤细的身影相称的甜美声音。

  「小李,请贵客到大厅!」一看清来人,鸿源记林掌柜立即起身吆喝。

  「不必了!我要的东西呢?」姬向晚冷冷的问。

  「呃……姑娘……」林掌柜冒着冷汗,说话吞吞吐吐,「姑娘……有什么事,咱们先坐下来再谈。」

  半年前,这名一身冷绝的女子寻上鸿源记,言明不计任何代价欲购鸿源记意外购得的千年参王,并约定半年后来取货,届时双方银货两干。

  然而,三个月前,当今圣上大寿。为了寿礼大伤脑筋的太守广贴公告,征求珍奇宝物,一经采用必有重赏。

  当时的林掌柜眩惑于权势及贪念,不顾已收下姬向晚的大笔订银,竟将千年参王呈予太守,心存侥幸的认为,事到临头自有办法。

  然而,老参难得,更何况是千年参王呢!

  时光匆匆,一眨眼半载光阴已逝,买主已依约上门,这下教他上哪再寻一条千年参王履行约定啊!

  所谓「穷则变,变则通」……林掌柜霎时动起歪主意来。

  依据他的观察,这名女子虽然一身冷绝的气质,却是名瞎子,或许……他可以拿百年老参鱼目混珠。

  林掌柜小声命令伙计入库,取来一只盒装老参,恭敬地递给姬向晚,「姑娘,这是您订的货。」

  乌纱下,只闻其味,姬向晚的脸色顿时一沉!

  状似伸手欲接过木盒,却一个使力,将木盒用力地砸向林掌柜的脸,冷喝一声,「该死!」

  林掌柜心知诡计已遭识破,脸色大变地急呼铺内强壮的伙计出来。「来人呀!有人在铺内撒野!」

  声落,一干伙计蜂拥而上,拳头似雨点般向姬向晚落下──

  只可惜,任这班伙计再怎么健壮,也敌不过姬向晚随手撤出的一抹轻烟,瞬间,所有人全瘫软在地,无一幸免。

  铺内的骚动引来街上路人的观看,见到向来势利的林掌柜及伙计皆像得了软骨症般,或躺或卧的倒地不起,误以为姬向晚是名强盗。

  「住手!」挺拔修长的身躯突地出现在鸿源记门口,身后夕阳照射,将闻人霁月的身影斜映入铺,投射到姬向晚身上。「以这种手段对付『老实』商家未免太过分了。」

  始终跟在姬向晚身后的他早已亲眼目睹整件事情的经过,之所以强出头,纯粹只为了撤下陷阱,一则用来捕抓她──姬向晚的陷阱。

  逆光中,姬向晚纤细的身影几不可查的微微一颤,为这突然窜入双耳的清朗嗓音,也为说话者身上所散发的气势。原来,这些日子以来,不断感受到的气势来自于他。

  寒意迅速占领姬向晚的心头,她默默地深吸一口气,漠视闻人霁月的存在,朝着瘫软一地的众人冷声道:「我的货!」

  「姑娘……」老奸巨猾的林掌柜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踢到铁板了,但仍狡诈的当着众人的面前,大声哭诉,「老夫铺内真的没有千年参王啊!这等可遇不可求的珍品,教老夫如何拿得出来?」说得可怜兮兮,故意隐瞒他想以百年老参李代桃僵,蒙混过去。

  林掌柜的态度令姬向晚熊熊怒火顿时涌上心头,却又在瞬间降至冰点。有什么好气的,她早该知道世态炎凉,人人欺善怕恶的。

  不想替自己辩解些什么,也想闪避那名站在门口的陌生男子,她冷然的丢下一句,「三日后再来取货。」即转身离去。

  三天后,她若拿不到千年参王,她会要林掌柜付出应付的代价的!

  「且慢!」

  闻人霁月伸手想拉住行经身旁的姬向晚,却被她一个闪身避过。

  无语地背对着闻人霁月,姬向晚全身上下寒意更浓。

  「解开他们身上的毒,妳要的『千年参王』我有!」闻人霁月漠然绽出一抹无声的冷笑道:「追魂罗!」

  霎时,姬向晚无法自抑的倒抽一口气。

  比一般人更加敏感数百倍的她,早已察觉到闻人霁月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邪气。

  她明确的知道,和这名男子交易,无异是与虎谋皮。

  该向他屈服吗?能向这名危险至极的男子屈服吗?

  如果现实允许,姬向晚宁愿这辈子再也碰不到他,无奈,事实之于她,往往是这般残忍且没有选择的权利呵!

  「你想要什么?」

  「待会儿再告诉妳。」他嘴边漾着冷笑,狂烈的邪气无情地袭向姬向晚,令她全身又是一颤。

  明知眼前这名男子极端危险,但为了达成愿望,她无从选择,只能顺从他的意。

  纤手一挥,化解鸿源记众人身上的毒,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姬向晚漠然的随着这名危险人物离去。

  ※※※※

  「你想要什么?」随着闻人霁月踏进客栈雅房内,姬向晚再次开口。

  「要什么?」闻人霁月不带笑意的牵动嘴角,双瞳中满布冰霜的宣布,「我想要名震江湖的追魂罗成为我的人!」

  霎时,姬向晚心跳急促加速,为了他那出人意料的答案,为了他那狂妄自大的态势,更为了他那自信十足的语气。

  他……要她?她的心猛然一震,随即迅速地恢复平静。

  不!他不是要她,而是想要她那一身的解毒能力吧!就算不是,等他见到她

  在乌纱下的面容,就会改变主意了。姬向晚不由得苦笑出声,她太清楚自己拥有的是一副何等丑恶的模样,这样的她,就算无条件的奉送给他,他也绝不可能会要的。

  「想要我的毒术还是医术?」她讽刺的问。

  「若我说我要的是『人』呢?」闻人霁月微垂眼睫,掩住眼中的精芒。他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泄漏自己的心思,就算明知道姬向晚双眼皆盲,他仍下意识的掩饰一切。

  「人?!」闻言,姬向晚难以自抑的狂笑起来,难听的笑声嘲讽十足的回荡在房内。

  她倏地敛住笑声,同时空气莫名的冻结住。

  姬向晚突然掀开头上终年戴着的乌纱,不屑的问:「这样的『我』当真是你要的吗?」

  乍见乌纱下的容颜,闻人霁月不由自主的倒拙一口冷气。

  焚焚烛光照射出她那张教人吃惊的脸,心型脸蛋上,却满布纵横交错的刀痕!

  她不意外听见闻人霁月吃惊的吸气声,只因刻划在脸上的刀痕,均是她自己亲手所刻划的。

  没料到姬向晚藏于纱笠下的居然是这样的一张面孔,闻人霁月倏然对她升起怜惜之情。

  即便遍布刀痕,但仍可窥见其原来秀丽的影子,若无这些刀痕,这将会是一张何等绝艳的容颜啊!

  「谁下的毒手?」语气中难掩愤怒,他修长的手掌不由自主的抚上姬向晚那伤痕累累的面颊,却因她迅速的抽身而停在半空中。

  姬向晚默然不语。

  「说!」闻人霁月再次欺身上前,将姬向晚纤细的身影困于墙角,心疼地轻划过她颊上一道道的伤口。

  忘却自己本来的目的与决心,此刻的闻人霁月心中充斥着无端冒出头的怒气。

  「不要!」她再次偏头躲避,却怎么也闪躲不开他那浓烈的气息。

  顿时,满心的恐惧紧紧地攫住了她。

  姬向晚心知自己的能耐,除了使毒、轻功外,就凭她的身手,根本不是眼前这名男子的对手。

  她该向他下毒吗?

  一颗心举棋不定,她惧怕这名陌生男子对她的影响力,却又留恋他那无心的怜惜举动……

  是的,是怜惜。正因她双目皆旨,所以,更能感受到他人一举一动无意间所透露出来的讯息。

  透过他的手,姬向晚察觉到他末说出口的怜惜,但对她来说,这种感情无异是穿肠毒药,因为,她承受不起啊!

  心思千回百转,令她一时拿不定主意。

  在她犹豫不决时,闻人霁月已抚遍姬向晚的脸,心疼不已。

  「放开我!」她再也忍不住惊惶的放声尖叫。

  她那如一潭死水的心湖居然因为一双手轻易地再兴波澜!

  不要!不要再来扰乱她的心啊!

  「除非妳先回答我的问题。」他仍坚持地末撤回的手,留恋着指下的抚触。

  姬向晚一排贝齿死命的紧咬樱唇,紧咬住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怯懦求饶,紧咬住每一阵内心翻搅的痛楚。

  「你要什么?」她终于冷硬的开口,彷佛她与他之间除了这句话外,再无其它交集。

  她不要也不敢有所交集呵!

  「要妳!」闻人霁月的答复仍是最初的那句话,但语气、含义却明显地略有差异,相同的话语中,却少了几分邪意,添了些许怜惜。

  她又咬住下唇。

  「要妳遵从我的命令,要妳回答我所有的疑问,要妳的身体、更要妳的心!」他霸气十足宣誓,抚摸姬向晚颊上的手缓缓收回。

  伴随着每一句「要妳」,闻人霁月逐渐收敛无心展现的柔情,而一度曾经消退的邪气随之转盛,重新罩住姬向晚的全身。

  「不──」拒绝之词脱口而出,却又立即住了口,脑海中闪过一道瘦小病弱的身影……

  她不再言语。残酷无情的现实似几无形的手,紧紧地扼住姬向晚的心,迫使她做出最残忍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