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爱的便当大作战水渝龙开眼之陕西鬼洞勿道在我的开始是我的结束方方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蟠龙 > 第三章

  “解决了?你的说词她信了?”房里,斯老爷问着刚进房的儿子。

  “解决了,她也信了,多谢爹的帮忙。”斯闻人道。要不是爹出面,他还真难解决这麻烦。

  “那事情……”

  “我已派人接手处理,继续抄尽那附近的大户,挖空他们的金援,没了金主,瞧朝中那些人还有什么能力与朝廷作对。”

  “嗯,这回的任务简单,不过就是受命挖空对方银根,这么简单的事你怎么会出纰漏,让秦儿发现?”斯老爷厉声质问。

  “抱歉,都是因为李画师的事没处理好,才会这样的。”斯闻人歉然说道。

  “李画师?!你动了那家伙?”斯老爷有些诧异。

  “嗯。”

  “你这么沉不住气?”

  这是……争风吃醋?斯闻人不语。

  房里气氛变得诡谲了,良久斯老爷都没出声,就只是审视着儿子。

  “爹,下回行事时我会注意,不会再给你添麻烦的。”斯闻人许下承诺后,转身要离开。

  “闻人!”斯老爷叫住他。

  他顿了一下才回身,盯着面色凝重的父亲。“您想说什么?”

  “你别陷落太深了,将来也许保不住她的……这点你别忘了。”斯老爷语重心长的提醒。

  他面容微僵,嘴角慢慢扬起了嘲讽的弧度。“放心,我没忘。”

  “什么?你要我去向李画师致歉?”斯闻人当下脸都黑了。

  “没错,你平白无故打人,当然得去赔罪,请求对方的原谅。”秦画意理所当然的要求。

  “可是……”要他去向“奸夫”赔罪,哪有这样的道理?

  “可是什么?莫非你真怀疑我与他有染?”她双颊一鼓,勃然发怒了。

  “这个……”

  她尖尖的下巴挑得老高,气坏了。“难道你也要我拿刀切腹以示清白?”

  他一听,马上收起疑心,拚命摇头。“万万使不得,我可舍不得见你伤害自个分毫。”

  “哼,那你为什么会怀疑我与他有暧昧?”她气结的诘问。

  “这个……你老找他聊天,还与他约时间要见面,我怕你真被拐跑了,所以先动手遏阻对方……”

  “你!”说起来真悲哀,她到这几日才算真正了解自个的丈夫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是双面人,有两个身分、两种性格,一面是温吞有礼的“斯文人”,另一面是恶霸蟠爷!

  “我约他是因为盈盈需要个出色的画师,她几次想要请你教她作画,但是你都以读书忙碌为由拒绝了,她不死心的烦了我许久,我见那李画师画功不俗,才想将他介绍给盈盈当画师。”她气恼的解释。盈盈是她的表妹,知道他不仅文采过人,就连作画也非常出色,老缠着他要习画,让相公去教她作画是没什么关系啦,麻烦的是盈盈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爱慕相公很久了,明知如此,自个又怎能答应盈盈让相公教她作画?况且相公也没那心思,这才想说李画师是个不错的人选,不如就让他去教盈盈,也好堵了盈盈的口,让她没有理由再缠着相公不放。

  谁知,相公竟误会她找李画师是想红杏出墙?

  真是荒唐,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是为了盈盈?”斯闻人自知误会大了,搔着头,有点尴尬。

  那日他见了人就打,哪管那小子说什么,也许有解释吧,但他一句也没听进去,当时要不是小江阻止了他,他也许会活活将人打死。

  这下子,对自个的冲动,还真懊悔极了。

  “如何?去不去道歉?”秦画意手插着腰,气呼呼的问。

  他嘴角抽捂了下,能不去吗?尤其她一提盈盈,他就猜出是怎么回事。她会找李画师挡人,就表示她很在乎他这个相公,不容他人染指,这让他不禁心花怒放。现在想想,大丈夫知错道歉也没什么。

  “去,你何时要我去赔罪,我就何时去道歉。”他爽快的允诺。

  “那好,现在就走。”

  “现在?!”这么急?虽说愿意去道歉,但也没必要马上就去向人家鞠躬哈腰吧?他又有点不爽了。

  娘子就这么急着去安抚人啊?那人算什么东西……她斜睨他一眼,“怎么,想反悔?”

  “不敢。”他头一垂,乖顺得很,在家他是“斯文人”,可做不成蟠爷。这会,举步跟在娘子背后走,像龙困浅滩,只能随人摆布了。

  七月天,太阳很是毒辣,斯闻人温柔体贴、呵护备至地替娘子撑着伞,一道出门!道歉。

  行经大街,一名老头斓住了他。

  “老先生有事?”他温文儒雅的问。他见老头一身破烂,手上拿了面旗子,上头写着“料事如神”四个字。他猜测这人八成是个落魄术士。“你脸上有煞气。”

  老头指着他劈头就说。

  “煞气?哪来的煞气?相公,我是要你去道歉赔礼的,你该不会不情愿,到了人家那里还想动粗吧?”一旁的秦画意立即紧张的问。

  “我……”斯闻人一愕。他应该掩饰得很好,这老头不可能一眼就看穿他的本性。他认真的望向那连胡子都打结的脏老头。

  “小子,我从你脸上的煞气可以瞧出,你命中克妻,妻子将来必定死于非命。”

  老头铁口直断,说出惊人之语。

  秦画意霎时血色尽失。她会死于非命?

  “你这老头休要胡言乱语!”斯闻人铁青了脸,双目更是绽出冷光。

  老头见状,不惧反笑,“哈哈哈,信不信随你。不过我瞧你挺体贴妻子的,但这假象维持不了多久,小子,将来你若后悔想救妻,可以来找我,我有法子让人起死回生。可话说在前头,这法子可是很贵的,开口要我救人前你得想清楚再说。”

  斯闻人慑人的黑瞳恶狠狠的瞪向老头,那隐藏的冷酷气息,活脱脱就是一条恶龙转世,但是这老头不怕,依然仰头大笑。“你若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也无妨,反正将来你自然会回头求我。”说完他准备走人。

  斯闻人反手抓住老头的手腕,要他把话说清楚。“你为什么这么笃定我会求你?”他沉声问。

  老头轻笑。“你也可能不来求我,因为你的本性本来就属无情无义,但当我见了你的妻子后,直觉告诉我,你会来求我。”

  老头看似干枯无力的手,轻轻一抖,他的手竟抓不住的松开了。

  斯闻人微愣,再回神,老头已走远,满腔疑问让他想追上去问清楚,眼角瞥见了娘子惊愕的模样,才想起那老头危言耸听的话定是吓到她了,也顾不得追人,转身握住她的手,轻言哄慰,“秦儿,这老头不是疯子就是敛财的神棍,你别在意他的胡调!”

  “可是他刚才并没有要求咱们给钱消灾啊,而且他眼神清明,不像疯子……”

  她提心吊胆的说。

  他脸色倏沉,揽过她的腰。“你听信这些无稽之谈?”他心里不由得燃起闷火,恼那老头无故惹人心惊。

  “我……”

  “你嫁我这么久了,可曾有过病痛?还是发生过横祸?”

  “没有。”

  “这就对了,全杭州的算命师都说我福寿双全,旺妻庇子的,你的家人不也是因为这样才将你嫁给我的吗?”

  是这样没错,婚前他们让人合过八字,命批绝配,双方亲人这才欢天喜地的将他们送入洞房。可是,那老头说的“死于非命”,不知怎地,她听来如坐针毡、毛骨悚然,好像……这话必然会成真。

  “相公,若将来我出了什么事,你会保护我对吧?”她忍不住问,又想起那老头说他无情无义的话。

  斯闻人犀目透凛,“当然,你是我的妻子,若你出事就算拚了我的命,我也会保你周全!”

  秦画意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着他。夫妻四年,她清楚他不像那老头说的,是个无情无义之人,但为什么,会有一段不安笼罩了她整颗心?

  瞧出她的心慌,他牵过她的手,包裹在自个的两掌间轻搓,不一会,她手心变得好热,就连刚刚有些沁凉的心也觉得暖和了些。“娘子,你若死于非命,我就下阎王殿里去讨人,阎王若不放人,我就大闹地府,抢也要将你抢回来。”他含情脉脉的承诺,那表情、那模样,就像是已决定与她生死相系。

  她的头自然的点了下,“你……说得对,那人是疯子,我怎会将一个疯老头的话放在心上,我八成是傻了,相公,你说是不是?”她自我安慰的笑着。

  他轻拍了拍她的脸庞,“是傻啊,不过我就爱这样的你,耳根软,很好骗,当我的娘子刚刚好。”

  可她闻言却不高兴的拍开他的手,“什么很好骗,你骗了我什么吗?”

  “我骗你为我生了个儿子,骗你每天为我暖床,还骗你!”

  “还骗我什么?”她脸一红,有些没好气的问。

  “骗你……与我谈情说爱。”他低下首,让人见不到他的表情,声音也略带沙哑。

  秦画意顿时笑靥如花,甘愿被他的好听话哄骗。“你尽管甜言蜜语吧,但休想混过不去向李画师赔礼!”她笑嘻嘻的挽着他,拖着往前走,李画师的宅子就在不远处了。

  “盈盈,李画师真的很不错,他的画功我鉴定过了,当你的画师绝对够格。”

  秦画意头疼的说。

  相公上门向李画师赔礼道歉,对方也很有风度的不计较,她趁机情商了半天,才说动李画师肯答应教导盈盈习画,哪知李画师才上工一日,就教盈盈给气跑了,说是盈盈根本无心习画,还不懂尊师重道,态度颐指气使的,害她对李画师很是愧疚。

  “我管他够不够格当我的画师,我就是瞧他的长相不顺眼。”盈盈任性的道。

  “长相?表小姐,那位李画师的长相在乡里间也是有名的美男子,你这样挑剔人家说不过去啊。”一旁的晓娟忍不住出声。

  “美男子?哼,他与表姊夫比起来就差远了,我要挑就挑最好的,何必找个二流的人来教我习画。”

  “你这是要找画师还是要找男人啊?”秦画意也受不了的摆起了脸色。

  盈盈脸这才一躁,有些尴尬,“当然是找画师。”她不情不愿的道。

  秦画意忍着气,“现下我干脆也跟你说白了,相公忙着为会试做准备,不可能有时间亲自教导你的。”

  “我又不会占用他很多时间,难道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吗?”盈盈态度有些不服气。

  盈盈生得圆润,唇红齿白的,长相很吸引人,也迷煞不少公子上门提亲,可惜她就偏偏中意人家的丈夫,撇着大房妻室不做,一心求当斯闻人的小妾。

  “不行,你表姊夫不会答应的。”秦画意斩钉截铁的。

  “我不信他会这么忙碌,定是你善妒小气,不愿意让我亲近表姊夫。这样好了,我亲自去问他,就不信他真会拒绝我。”盈盈为人骄蛮,才说要找人,马上就冲了出去。

  “少夫人,表小姐这么乱来,可怎么办才好?”拦不住人,晓娟也急了。

  秦画意很是无奈,遇到表妹硬要与人共夫的行径,她心情也不好。“走吧,跟去瞧瞧相公是怎么打发她的。”

  她叹着气,自信相公不会答应她的要求,只是自个娘家人为相公平添麻烦,她还是觉得过意不去。

  “是。”晓娟也匆匆起身,跟在少夫人身后,看热闹去。

  书房里——“我没空。”斯闻人摆明的拒绝。

  “为什么?”盈盈完全听不进去他的话。

  “一,我忙着读书;二,有时间我要多陪娘子与小宝享受天伦之乐;三,再有多余的空闲,我什么事也不想做,只想与娘子对望到天荒地老——”

  他见她张口又想插嘴,抬手要她住嘴,继续又说:“四,就算再能挤出一点点的时间,我也想缠着娘子再生个二宝,这样你明白我有多忙了吧?”说完他喝了口茶。

  她嘴还张着,久久阖不起来,最后,深吸了一口气,道:“二宝我帮你生!”

  这话一出,又喝了一口茶的斯闻人立即将口里的水狂喷出来。“你说什么?!”

  “不管你要二宝、三宝还是四宝我都可以帮你生,我也不抢表姊大房的位置,可以不正式进门,你只要一个月里分个几天给我,我就满足了。至于你要生几个宝,到了夜里我任凭你处置。”她口无禁忌,大胆的提议。

  他吓得连连呛咳了好几声才有办法面对她,这时秦画意正巧带着晓娟进来,他立刻跑到妻子身旁,像是遭到妖魔鬼怪缠身似的,用力的抱住她求救。

  “娘子,我不要其它女人生的宝,我只要你给我的宝!”

  秦画意拍了拍丈夫受惊的手。盈盈刚才那大胆的求爱她都听见了。她摇着头,对盈盈道:“相公没有纳妾的打算,更没有另辟处所藏娇的意思,别再对你表姊夫存有希冀了,你回去吧,我会与舅舅商量,择日为你挑个好对象嫁人。”事情都已到了这等地步,她也忍无可忍了,决定快刀斩乱麻,让表妹彻底死心。

  她这话一说完,立即惹得盈盈火冒三丈。“我就知道是你度量小,不肯让表姊夫纳妾,你怎能这么自私,强迫表姊夫只能有你一个女人,还恶毒的找个人随便要将我嫁了?你这女人实在可恶!”

  盈盈气得冲上前,扯了她的头发,用力将她推倒在地。

  秦画意跌地时膝盖撞到了地,痛得直皱眉。

  “娘子!”见她跌地,斯闻人大惊,脸色丕变。她忍住痛,在丈夫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没事。”不想将事情闹大,她勉强露出笑脸。

  “你少装可怜了,表姊夫,外头都传你爱妻,其实是惧内,你怕她做什么?

  如此恶妻,大不了休了她!“盈盈指着秦画意,气愤的说。

  斯闻人眼眸里隐隐闪现危险寒芒,冷笑的睥睨着盈盈。“你晓得斯家庭训的,娶妻就不得休妻,再说这房妻子是我自个认定的,外人凭什么要我休妻?!请你以后别再来了,我是不会给娘子以外的女人好脸色看的,要我接纳你更是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绝对不可能!”他把话说绝了。

  盈盈小脸涨得火红,好生丢脸。“斯闻人,你说这话会后悔的!还有你,秦画意,你善妒好嫉,我诅咒你出门被雷劈,从此双腿不能行,这样看你还管不管得住男人的行动!”

  秦画意听了只是一笑置之,可斯闻人转回来的脸庞上,狠戾的神情教人无从窥见,眼里一簇簇的火焰正扩大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