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心之归途阿夸护花剑东方玉惹到黏皮糖艾蜜莉情场赌命白天铁剑玉佩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平民皇子 > 楔子

  「兰妃、兰妃,妳快从秘道离开,我来断后,再不走就太迟了。」天生异象,星月暗淡,月色血红的高挂天龙皇朝上空,如同一把锋利的弯刀横过半个皇宫,带来诡异的气氛和死亡气息。

  那夜,是寒冷的。

  狂风大起,树影摇晃剧烈得彷佛要被连根拔起,正值壮年的金身真龙卧病不起,群臣嫔妃齐聚宫殿外,忧心帝身恐有大难。

  宫内弥漫一股紧张气氛,宫外预测天机的四名巫女窥见天象,护主心切的闯入帝王最宠爱的兰妃居所,意图以一己之力扭转既定的天命。

  兰妃,年十七时即入宫为妃,如今已芳华三十,雪肤冰肌,容貌不减当年,始终是圣上最深爱的女子,一度欲立为后独宠一人。可惜皇后为当朝宰相之女,废后另立新后之举引发诸大臣力谏阻止而作罢,然而此事并未就此善罢罢休,还因此铸下今日的祸根,试问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不生妒恨,甘愿将丈夫让予他人?

  「舞衣,帮我照顾三皇子吧!别让他心怀仇恨为我报仇,一切都是命呀!我们不能逆天而行。」能遇到今生所爱的男子,她已经很满足了。

  「天女……」

  轻举葱白柔黄、脸色平静的兰妃温柔的说道:「别再喊我天女了,一旦失去圣洁的童贞,护国天女的力量也随之消失,我现在和凡人百姓没两样,没办法再为家国尽心尽力了。」

  她的语气中有一丝遗憾,却有更多的满足,清妍脸庞上漾着温笑,不后悔自己所做的选择。

  天龙皇朝历任护国天女皆须保有处子之身,直至死亡都不得与男子亲近。

  但是出生帝王之家的兰妃乃是七王爷长女,受封为雪姬公主,在异能尚未启发前,与当今圣上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小爱侣,情根早已种下。而后虽然被迫分开了,可新皇一上任便独排众议,硬是纳天女为妃,无视历朝礼法,因此兰妃在宫中的地位颇受争议。

  「天女……兰妃,舞衣求妳了,妳已经够委屈了,不要再忍耐退让,皇后布局已久,她容不下妳呀!」尤其是皇上意欲立三皇子为太子,对处心积虑为子铺路的皇后更是一大威胁。

  「帝王多后妃本是常事,可哪个妻子真能度量宽广得足以接纳其它女人占据丈夫心中自个原有的位置,我和皇上都欠了她,是该还的。」多情亦无情,空烛独垂泪。

  「是她欠了妳才是,明明一开始皇上就是属意妳为正妃,是宰相大人进了谗言,一让自己的女儿取代妳入宫,并拱她为后。」她不敢说先皇昏昧,错点鸳鸯谱,但是硬生生地拆散一对有情人,任谁也不忍心。

  皇后是成了后宫之首,可是无法令皇上心生怜爱,即使生育了两名皇子,在皇上眼中仍是破坏他娶心爱女子为妻的祸首,在一知她怀有二皇子之际便不再宠幸于她,形同被打入冷宫。或许是有些刻意的惩罚吧!除了兰妃外,圣上还纳了皇后身边服侍的宫女为嫔,每回国宴上,那名妃子便代替不出席的兰妃坐在他身侧、不时讽笑、喂食,让身为国母的皇后饱受冷落,倍感屈辱。

  「天女的责任是保国护民,我件逆了上天赐予的能力便是不该,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妳不必为我感到惋惜。」有个爱她的男人,以及聪慧过人的儿子、老天待她不薄了。

  「兰妃,妳怎么狠得下心……」巫女夜舞衣噙着泪,低视已具帝王相的幼主。

  三皇子才十二岁呀!正是需要娘亲教导的年纪,他日非凡成就就依赖她一双素手牵成。

  「皇儿,你怕不怕?」兰妃笑着问她唯一的爱儿,面容含着诀别的慈辉。

  相貌清朗的锦衣少年坚定地摇头,「孩儿不怕,母妃不必为我担忧。」

  「好,我的好孩儿,跟着舞衣姊姊离开,千万别回头,你的未来在另一个世界。」好好地活下去、我的儿呀―。虽已失去观天象、知天命的能力,但深受圣宠的兰妃仍保有天女的尊荣,她微微地摊开手,手心向上微照着月光,一道晕黄色光芒从手心射出,贴满白玉的壁面上竟出现人高的七彩炫洞。

  快走、快走。她用眼神催促着。

  三皇子回过头,拜别母妃,没有二话地走入洞内,光彩隐去了他的身影,也带走皇子的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