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亦舒阿信桥田寿贺子炽焰美人柯怡水陆两栖人亚历山大·别利亚耶夫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平民皇子 > 第七章

  古物笔记:二十一世纪最独一无二的宝贝季双月入手!

  代价是―我的心,无价,不得转手,时效一辈子。

  老天,我还处在不敢相信的惊喜中,爱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为何父皇会这样对待那个女人,而让妒意蒙心的她又为何会痛下杀手了。

  爱情,是独占的,不容和人分享,她的执迷造就许多人一生的不幸,我不能说我不恨她了,但我很同情她。

  我还是得回去,考古队回报挖掘不到天龙皇朝遗迹。

  若不是我地点记错,就是整个皇朝灭绝得彻底,我要他们稍把挖掘地点往北移三十里,担忧了十八年、记挂了十八年,只是想知道母妃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很难吗?

  得快点从双月那充下手了,圣物的下落不能再拖……

  「回来。」赚钱真的那么重要吗?连陪男友的时间都没有,一本行事历翻了翻,毫无空一天二十四小时,竟然没法偷闲。和工作争风吃醋是件非常可笑的事,相信没几人做得出来,偏偏事实摆在眼那个人就是他,叫人无从狡辩。

  气到脸黑的关天云长臂一捞,将走到会场门口的女友逮回怀里,不让她有机会,没日没夜地为人辛苦、为人奔波。

  「很快的,我帮陈太太上个妆,再修个指甲,然后弄个宴会发型就能和你会合。」为了陪他参加什么名剑品鉴大会,噢!心痛。

  她忍痛推掉两个大户耶!

  「等妳一切都弄好了,宴会也结束了。」他紧紧捉牢她,话里含讽地将人带进会场。「那吃宵夜刚好,我知道有间面摊的牛肉面非常好吃。」料多、面、汤实在,小碗五十,大碗七十,加汤不用钱,经济又实惠。

  季双月想到每和他上一次高级料理店,她的心也跟着抽痛一次,明明一百块就能做出的美食,竟然要付出五十倍的价钱,她吃得心酸呀!

  而这爱摆阔的酷王子只上五星级餐厅,对物美价廉的路边摊反而不屑一顾,诸多批评地连累她得罪不少老乡亲。

  「如果妳想回床上再战三百回,我不介意往回走。」古剑的事可以等等,他不急。

  一只脚往后踩的季双月赶紧缩回,表情很无辜地扬起甜美笑容j挽着他的手贴得死紧,不敢再有任何做生意的念头。

  她原本以为自己很放浪,其实不然,遇到不知累为何物的超人,她不仅被吃干抹净,还连着三天没怯正常走路,像个老太婆一样扶腰捏腿,全身酸痛彷佛遭到肢解又装回去。强尼笑她是鸭子划水,只能一步一步来,而没天良的井田森更过份,毒舌地嘲笑她被卡车辗过,骨头都碎了,只剩皮连着肉。「看来我的表现让妳很不满意……」一见她缩头抖肩的动作,关天云飘出口的话特别冷飕飕。

  「不不不,我很满意,满意到不行,再满意下去,老天都要嫉妒我,调我到天上当神仙。」她吓得脸都白了,连忙好话尽出,安抚想拚到精尽人亡的男人。

  不是她不知好歹,一想到那些旖旎火辣的画面,她还是会口干舌燥、面红耳热,双腿发软的想捂脸喊羞。

  他似乎太热中此事了,随时处在发情状态,害她这个月的业绩一落千丈,少赚了快三分之一,荷包严重大失血。

  幸好她预藏了一些私房钱,刚好可以抵掉这一、两个月需偿还债款,不然她又要惨兮兮地被债主追着跑,练脚力。

  所以谈恋爱是最不理智的事,既不符合经济效益又浪费时间,相对的也减少收入,想想真不值得,还累得挺不直腰。她不得不怀疑他怀有某种恶毒阴谋,故意操光她的体力,好让她没力气下床工作。「胡说,妳是我的,神也不能抢。」关天云故意捏她鼻子,让她无法呼吸。

  「好嘛!好嘛!不说就不说。」嘻嘻!她一定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每回一听见他用力地说:「妳是我的。」季双月的心头就会流过一阵喜孜孜的甜蜜,好像她就是属于他,再也没人能将他们分开,让她常常偷笑老半天。

  虽然他还是那副鬼模样,傲慢的以鼻孔睨人,不过她大概有隐性被虐症吧!当他板起脸大吼时,她反而觉得他很帅,越看越顺眼,着迷地忘了要移开视线。

  这叫恋爱症候群,目前无任何药物可医治,有人天生免疫,有人得过一次产生抗体,有人一年四季都在发病,全无抵抗力。

  「笑什么?端庄点,别让人家以为我带只猴子出门。」关天云嘴上斥责着,眼底却流露一丝笑意。

  她呱起丹唇,抗议地以肘顶了他一下。「我好奇嘛!怎么会有人喜欢收集杀人凶器?」外行人的蠢话。「是宝剑,古人、心血的结晶。」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李白的「侠客行」道尽了剑客的潇洒,剑乃君子表征,侠士的兵器,更是正道与侠义精神的保护者。

  「是,你说得对,大侠,别再偷袭我了。」揉着额头,季双月埋怨地轻瞋。

  「那要看妳通不通窍,古时有六把名剑,分别为『白虹』、『紫电』、『辟邪』、『流星』、『青冥』、『百里』,其中青冥剑身刻有龙纹,剑完成后拿去冲水冷缩时,青苔黏在凹痕处,因此泛着青光的剑便被命名为『青冥』…」

  一提起剑的由来和典故,向来冷僻的关天云像变了一个人,神采飞扬地染上一抹光亮,滔滔不绝地述说兵器的用途和收藏价值,更加把刀剑比喻成人,具有灵性,乐于与之结为知己似的。

  季双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他朗目内发出的异采深深地吸引她,狂狷的他一如古代剑士,英姿豪迈,俊挺冠伦,翩翩风采恍若玉人,叫她不知不觉又多爱他一分,沉迷于这股逐鹿中原的豪气之中。

  「……看到这剑上镶的宝石没?这叫夜明珠,产自南海,平时看似平凡无奇,和一般石头没两样,但一到夜晚便会大放光明,将四周照得和白日无异。」剑镶玉石,才能更衬托出它的不凡。「哇!这么神奇呀!一定很贵。」惊叹之余她不免俗气地想到钱,贪婪地直盯着黯淡无光的宝珠。

  「是不便宜,价值连城,如果妳也有一颗会发光的石头,妳苦恼的债务问题便可迎刃而解。」黑眸透着不明幽光,关天云含有深意的眼眸静静地凝视她。

  「是呀!要是我也有一颗……」蓦地,她表情一怔,像是想到什么的瞠大眼,「咦,天云,我好像有耶!大约鸡蛋大小。」

  他垂下眼睫,掩住激奋情绪。「外形似鹅卵,散发乳黄色光芒,一样只在晚上发光,光线恍若月光,照得人心身清爽无比,好似什么烦忧的事都消失殆尽。」

  「嗯!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她依稀记得似乎是那样没错。

  「妳忘了我从事的是什么行业吗?」关天云微微勾起唇,轻笑,但眼底却流转着隐晦寒冽。

  她笑着一拍额头。「啊!对!你是闻名国际的古董鉴定商,其实我一直觉得你比较像古代出巡的皇子,威风凛凛地什么事都不用做,就能坐拥财富和权势。」季双月不晓得她所说的离事实并不远,关天云目光深沉的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不让人瞧见他饱含恨意和痛苦的神情。

  「妳拥有的石头叫月光石,传说中它具有神奇的能力,能起死回生和跨越时空,改变一个人的运势。」也是他寻找多年的圣物。

  「不,不是我拥有的。」她忽地一脸正色,严肃地说道。

  「妳没有月光石啊」他一惊,神情转严厉。

  瞧他突然脸色大变,她不解地偏过头,「我有,那是我奶奶给我的,原本是传长媳不传长女,可是奶奶不喜欢我妈,说她是败家之相,而所有的孙字辈中,奶奶最疼我,所以她偷偷地把你说的这叫什么月光石的塞给我,要我好好收着。」

  她还记得当初母亲得知此事时,气得和奶奶大吵一顿,翻箱倒柜地想找出传了不知几代的石头,扬言要把它卖了,让季家再无传家宝。

  那时她还小,根本不懂一颗敲不破的鸡蛋有什么好的,值得两位长辈吵得不可开交,所以她偷偷地藏起来,任谁也找不到。「季双月,妳故意耍我是不是?」让他惊出一身冷汗,以为调查有误,又要再次落空。她眨着眼,显得无辜。「哪有,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奶奶要我把它传下去,传到我们季家绝子绝孙为止。」

  呸!呸!呸!要是季家祖先听到她这句话,肯定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指着她鼻头大骂,不孝子孙!

  「月光石呢?」他想得到它,尽快。

  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两手一摆。「我忘了藏在哪里。」

  「忘了啊」关天云一脸难以置信,差点要攫住她双肩用力摇晃。

  喝!他的表情真可怕,像要杀人。「天……天云,你没事吧?」

  他瞪着她,不发一言,好似一开口会忍不住朝她咆哮,再狠狠拧断她不堪摧折的脆弱颈项。

  「你好像很关心我家的石头?」怪了,她在不安什么,心口浮动。

  握紧的拳头松了又握,再慢慢放松。「我想收购妳的月光石,让妳早日还清债务,免得我一天到晚找不到自己的女朋友,还得像个疯子似的跟妳的工作抢人。」「啊……那个---…呵……人生以为赚钱为目的……」松了一口气的人儿摸着鼻子讪笑,不再多想。

  「有人照顾妳不好吗?看妳忙得黑眼圈都跑出来了,倒像是我失职,若是妳肯让我帮妳还债……」她也不会累得像条狗,拖着疲乏的身子四处奔波。

  关天云语气心疼,眼神布满腻死人的怜惜,他抬起她略显睡眠不足的娇容,以指轻抚粉妆底下的浮肿眼袋,心中尽是舍不得。

  心疼不是假,不舍更是真,可是比起那颗能扭转他命运的月光石,他必须卑劣地利用两人之间的感情,让她全无保留地奉献出所有。

  「不用、不用,我自己还,顶多再几年嘛!我年轻力壮,不成问题啦!」她不敢说她的黑眼圈是拜他所赐,他的需索无度才是罪魁祸首。

  在金钱方面,季双月有她的坚持,不论是朋友或情人,她都不希望涉入太多,

  这样的情感才会纯粹点。

  为钱翻脸的例子不是没有过,即使最亲近的人,一旦有金钱上的纠葛,多半会不欢而散,让掺有杂质的感情生变,导致关系破裂。「要是妳倒下去呢??」他真的为她担心,不想她累到病倒。「不会啦,我倒下去还有你,你是我的依靠嘛!」她半开玩笑半撒娇,身子一偎,小手轻握大掌,笑得好不甜蜜。

  关天云眼露复杂神色,轻轻地将她搂近。「傻瓜,要是我不在了呢?」

  他想他回去了以后,最放心不下的人一定是她,她会好好吃,好好睡,好好地找份安稳的工作,不再为还债而拚命吗?

  更甚者,没有他的她是否回得到从前,她有可能恨他,一想到她会恨她,他的心口一阵一阵紧缩,双掌不自觉握紧。

  「哎呀!痛,你轻点,我手掌快被你捏碎了,你说你不在了是什么意思?你要远行吗?」是不是他爷爷反对他们在一起?

  她没想过有一天两人若分开了的可能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伤心难过是必然的,毕竟他们曾那么亲密,下了真感情,她肯定会哭得淅沥哗啦,把两家的祖先八代都骂上千回。光只是想象而已,她已经觉得很痛了,喘不过气来,若是他真潇洒地挥挥衣袖,恐怕她不只是难过,说不定会抄起家里的菜刀追杀他。「双月……」欲言又止,关天云想坦白告知,又怕她不能接受。

  也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他知道拖得越久她伤得越重,早日说开对两人都好,也省下不少麻烦。

  只是一想到她受伤的表情,话到嘴边就有如千斤重,压得他胸口沉甸甸,一句简单话语顿时妖魔化,吞食了他的声音。

  他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她呢?如果带她回他的时代,她肯吗?

  答案他其实比谁都清楚。

  责任心重的季双月不可能丢下祖父和幼弟,更无和人共侍一夫的雅量,一旦他夺回应得的地位,妻妾成群将是不可避免,那是新世纪女性的她根本无法接受的。

  事难两全,人难事事如意,他的心在拉扯着,找不到平衡点。

  「大哥,我以为你来不了,所以自作主张代你出席,一袭高雅的削肩地中海蓝礼服,剪裁简单却不失落落大方,结巧妙地遮住胸前暗沟,突显出华贵之下的性感。明艳动人的关水静一出声,适时地解除关天云的进退两难,愿和她多做接触,却也感激她的出现。

  「这场名剑鉴定会本是妳代我接下的,妳的到场无可厚非,常欢迎妳的到来。」美人增光,更添宝剑的价值。

  他说的是场面话,因在目前关海涛已正式向外宣布关水静,她话中含棍带棒的夹杂怨惹她怨他强迫她拉下自尊。

  尽管彼此间暗潮汹涌,他不想让外人瞧见他们这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兄妹实有嫌隙。

  「没想到大哥也会赞美人,我当你还在怪我擅权渎职,没能为你分忧解劳。

  卑逊地向人低头认错,折损了她向来自视高人等的傲气,沦为可笑的丑角。并非报复,而是想让他知道她才是最适合他的人,因此她拿掉了伪装五年的古板装扮,还以原本的美丽风情,她要告诉他,他绝不能错过她。当然,也有较劲的意味,她故意打扮得娇美明媚,用意是将他身边的女伴比下去,让她自惭形秽、无地自容,羞愧万分的主动离去。

  这便是她今日前来的目的之一

  「妳是爷爷好不容易找回来的糖霜丸,也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委屈妳当个小秘书,而不出来见见各式各样的好风景。」关天云特别强调是「妹妹」,暗示四周的男人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余恨。

  他的一番话果然引起不少回响,现场众多男士不论单身或已婚,都相当热切的前招呼,甚至提出邀约,关水静当场脸色微变,气得银牙紧咬。

  「不好意思!各位,我恐怕要婉拒你们的好意,我此次前来是为了陪兄长鉴赏名剑,不希望扰了你们的兴致。」全是碍眼的苍蝇。

  一阵惋惜的哗声中,即使气在心中的关水静仍摆出最美的微笑,手段圆滑地趁机滑出男人的包围,玉眸冷然地走向企图抛下她的男人。「剑乃『百兵之君』,形状长而直,具有不偏不倚、刚毅端正的美德,双面开锋锐利无比,季小姐可看得出它的精魄所在?」「精魄?」剑就是剑,哪来的精魄,除了砍人、杀人外,还有什么作用?

  要是问季双月防晒霜有哪几款,今年流行的颊彩颜色,她肯定能说得明明白白,精采万分,包括建议妆要怎么化才亮眼,发尾要上何种卷度才能更出色。

  「每把剑都有其精髓在,铸造它的工匠在成品快完成时会赋予灵魂,譬如头发、指甲或是鲜血,剑才会鲜活,有了灵性。」连这些都不懂,还配当古董鉴定商的女友吗?简直是一大笑话。

  「哇!不会是活人献祭吧!」她看过古装剧里演的,将人推下火炉活活烧死,只为淬炼出一把旷世兵器。

  关水静笑得含蓄,眼中不掩蔑意。「传说纷纭,不过以季小姐的涵养,大概也分不出哪把是好剑,哪把是呕心沥血的神兵利器吧!」

  她就是要季双月当众出丑,回敬当日的屈辱。

  「何必分刺的好坏呢?爱它的人自然视若珍宝,厌恶剑本身带来杀戮的人必定弃如废铁,妳硬要分出优劣,反而是对铸造者的一种亵渎,没人希望铸出一把烂剑吧」不懂剑的人也能有品格,那一排排高得吓人的标价就能代表什么涵养吗?买书装文人,置产纳地是大亨,卖卖灵骨塔也能称总裁,暴发户的金牙也是权力表征,谁说一定要什么都懂才叫专家。

  「妳……」

  「说得好呀!小姐,不愧是关大师带来的女伴,分析得真精辟,深入我心。」

  在爱剑者的眼中,每一把都是名剑,珍若生命。

  一位穿着长袍马褂、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大声赞扬季双月说出爱剑人的心声。

  「咦?你是……」好怪的打扮,真想替他改造一番。职业病发作的季双月两手发痒,盯着来者直瞧。

  「吴理事长,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一道身影遮住了她的视线,主动伸出手一握。

  「呵呵……是很久了,关大师,从你帮我鉴定过成吉思汗的马刀后,的确有一段时间没和你把酒论刀剑了。」他微笑寒暄。「所以你请柬一发我就来了,怕你老寂寞。」关天云不卑不」几的说道,气度宏伟。

  吴庸处闻言大笑,「你呀你,几时也会油嘴滑舌了,我看你是为了那两把剑来的吧?」

  就这点心思,他还看不透吗?

  「吴理事长是明眼人,我的确是想来看看干将、莫邪。」关天云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阐明来意。

  「好,我欣赏你的痛快,就让你鉴定吴国的夫妻剑。」豪爽的吴庸处重拍他肩头,笑着带他走进另一间展示室。

  吴庸处是个很大器的主人,一点也不怕人觊觎宝物,大大方方地让关天云带着女伴入内近距离欣赏。

  他收藏了不少好东西,比如鞭、钩、锤、斧、铁、弩,连判官笔都有,刀剑更不在少数,甚至是飞爪、绳镖、匕首之类的暗器都是珍藏之一。不过收藏归收藏,只要价钱谈得拢,吴国名匠欧冶子曾做过的五把名剑之首「湛卢」,他照样能忍痛割爱。「---…雄做象纹,雌做漫理,雄剑上有龟壳般的六角纹,雌剑则是水波状脉

  理,以六金之英合成,反复淬炼迭打……恭喜你了,吴老,这确实是干将所制的干将、莫邪剑。」其锋断金,锐利无比。

  「哈哈……被你这金口一言,这两把剑顿时身价更翻了百倍。」盗剑者果然没坑他,是如假包换的真货。

  「听你这言下之意是想卖了?,」正合他意。

  「如果是你,只要你开价我就脱手。」毕竟是赃货,他也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看准关天云是出手大方之人,他也就不多说赘言,开门见山地做起生意。

  关天云摸了摸雄剑上的纹路,手握剑柄将其举握。「这两日就送到我那儿吧!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呵……大师一句话还有什么问题,你慢慢看,我不招呼了。」做完交易,他识相的退开。宝剑之精,上彻于天,「龙渊」、「太阿」飞入水中,双剑化龙,复合而去,有此一说这两把剑即为「干将」、「莫邪」

  「这刺看起来很杀,你买它们干什么?」季双月有些不安。不知为何,此时手握宝剑的他似乎离她很远很远,远到她以为他们不在同一个时空。

  不等关天云回答,讽笑的女音鄙夷地扬起―

  「果然是门外汉,一点也不了解这两把剑的价值,经过鉴定确定这两把古剑的真伪,市场上恐怕掀起一股竞购风潮。」人们就爱追求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珍品。

  季双月一听,松了一口气,「原来要转手卖出去呀―幸好、幸好……」

  「非卖品。」果决的男声糠锵有力的落地。

  「?」

  「不卖?」

  关水静的诧异不下于季双月,两人同时惊愕地睁大了眼,看向舞动着宝剑的男人。她们也不约而同的产生幻觉,彷佛眼前出现了一座斑驳的古城,而他站在城门前,剑指苍天,对着百万精兵发号司令。

  是错觉、是错觉,他明明是现代人,为何她老幻想他是古人,背着她走向漫漫黄沙中?

  一股冲动让季双月突然伸出手,捉住舞剑者的上衣,锐利的剑锋虽未触及她的身体,却意外地在她手臂上留下十公分的伤口,剑气伤人。

  「妳……妳在干什么?妳没听过刀剑无眼吗?」一见鲜血冒出,关天云惊怒地丢下手中剑,立即为她止血。

  「我只是觉得你好像快消失了,我想拉住你……」季双月嗫嚅地舔着唇,胸口发闷。

  「笨蛋,人怎么会消失,要不是我收剑收得快,妳这只手就废了。」他焦虑地扬高声量,有些慌乱无措。

  「你不要老是骂我笨,有时候我真的认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总是表现得漠不关心,好像世上的人可有可无,没人能走得进他的心。他抬起眼看了她许久,满怀复杂思绪的叹息声逸出薄唇,「好了,别哭了,小心妆花了就不漂亮。」

  「人家:-…呜……痛嘛!」她说不上是心痛还是手痛,眼泪自然而然地往下滴落。

  「知道会痛就别胡来,瞧妳眼线都晕开了,像只熊猫。」他头一回哄人,显得无奈又心疼。

  「胡说,我用的是防水眼影,在水里泡上三个小时也不会脱妆…」陡地,盛满泪水的双瞳忽地瞠大。「你…你刚才用的是……点穴?!」

  季双月后知后觉地发觉手不痛了,伤口也未再流血,除了剑痕犹在,完全感觉不到手臂上有伤。

  关天云避重就轻的说道:「小时候学过。」

  「哇!你根本是老古董嘛!几百年前失传的功夫你也会。」也许她该问他会不会使太极剑法,说不定他还会飞崖走壁。「妳说谁是老古董呀!越来越放肆了。」他朝她挺翘的俏臀一拍。「啊!放我下来啦!很难看耶!人家不是米袋两人旁若无人地闹成一片,笑声和求饶声并起,让被冷落一旁的关水静看得妒火中烧,指在掌中指出鲜红,晕成愤怒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