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骄阳似我(上)顾漫明珠劫司马紫烟钟表馆幽灵绫辻行人黑手党之战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平民皇子 > 第九章

  古物笔记:月光石入手……代价,失去她啊二那天季爷爷的话,让我向来坚定的心迟疑了,我真拾得下她,独自回到没有她的世界吗?但是我好不甘心吶,好不容易,十八年来的等待、努力,真的有成真的一天,我怎么可以为了儿女情长放弃割拾呢?不,我无法原谅自己的为爱软弱,我一再告诉自己,这就是我必须面对的命运。

  原本还觉得很遥远的事,如今迫在眼前,我却发现自己高兴不起来,分离,要到来了吗?

  「叫我先在这等一下,她在搞什么鬼啊!几时变得这么和颜悦色,笑容满面得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神秘兮兮地,也不晓得这个关水静在故弄什么玄虚,几天前才巴不得一口咬死她,当她是最大的敌人,欲除之而后快,怎么这会儿倒亲热得很,又是上茶,又是送点心,和善得叫人由心底发毛。

  不管她了,也许是吃错药,稍微等一下也无所谓,反正她有个大惊喜就要揭开,她要尽快做好嘲笑的表情,好好奚落说她忘性大的臭男人。

  捧着一只木盒的季双月正经八百的端坐在起居室,紧邻的两扇门是书房和卧室,一扇门是关上的,另一扇门则是虚掩着,一条小门缝可窥见门后的动静。

  不过这不是她关心的重点,她一心一意幻想男友看到惊喜的模样,越想越乐的吃吃发笑,连门那边有人走入都没注意,直到隐隐约约的声音响起,她才猛然回过神来。

  抬起头,她由细缝中瞧见关天云走过去的身影,她兴奋地跳起来,冲到门边想推门而入,但是另一道银白色发丝的影子映入眼中,她连忙放慢脚步,想在长辈面前维持端庄的形象。但随即又有第三人加入,她的亢奋情绪微微下降,虽然听壁角不是高尚的行为,可是她的名字不断被提起,一时好奇心使然,她忍不住贴着门偷听。

  「妳要什么?」开口的是关天云的声音,严厉而冷酷。

  「不是我要什么,而是你们要什么?季双月那个小傻瓜还不知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吧?」她的幸福她要拿走了。

  「不要把她扯进来,我要妳离开和她无关。」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企图伤害他心爱的小女人。

  「呵:-…」关水静掩嘴轻笑,神情是愉快的。「怎么会没关系呢?要不是因为她,你不会对我恶言相向,甚至容不下我,想赶我走。」

  「就算没有她,我也不会留妳太久,妳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何需多言。」

  不久之后,这个世界将不再有他这个人。

  「啧!说得可真令人寒心,昨天夜里你还亲热地抱着我,怎么过了1夜就翻脸无情,我没让你尽兴吗?」O一听她颠倒黑白地胡调一通,关天云冷肃地沉下眼,「妳到底想说什么?昨夜的事妳我都清楚,我没碰过妳。」「是吗?」她故意扬起手腕,让门后的人儿看见手掌一圈指痕。「瞧瞧你的力气可真大,我根本挣脱不了,你敢否认这不是你的杰作?」

  「是我弄的又如何,妳自己做过什么不需要别人再提醒妳。」她就这么想自取其辱吗?

  「肯承认就好,我还怕你不认帐呢!要是你的月亮知道我昨晚在你房里,她不知做何反应?」要破坏他们太简单了,三两句话足以摧毁。

  她在他……房里?差点捧不住木盒的季双月脸色微白,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关水静,妳要敢对她胡言乱语,我绝对饶不了妳。」

  她大笑,还颇为得意。「哈……我好怕哟!你千万别饶我,我要向菟县花一样攀住你一辈子。」「妳…」关天云根本容不得女人在他面前放肆,见她仍不知收敛地挑动他的怒气,大掌攫住她的双腕,想将人往外丢,不再容许她的造次。

  但是夜舞衣阻止了他。

  「水静,别激怒他,妳是个好女孩,不要让他伤害妳。」情字害人呀!

  「哼!好女孩却得不到他的爱,我宁可当那个被他的爱所伤的女人。」至少她拥有过他。

  好偏激的性格。「何必执迷不悟,妳是美丽的女孩,会有很多男人喜欢―」

  没等完她说完,关水静紧笑地打断她的话。

  「那他呢?他为什么不要我?冠冕堂皇的话大家都会说,没爱过人的妳怎会知道我的心情?」她有什么资格说她,她不过是一个白发童颜的怪女人。

  没爱过人……夜舞衣为之黯然,眼眶含着流不出的泪光。

  她的他为护主而战死,天人永隔,他们永无相见之日。

  「不许妳对夜姨无理。」关天云怒喝。「是夜姨吗?我看你们有私情,常常三更半夜偷偷幽会吧!你爱她的白头发,还是不老的容颜,你们分明假姨甥之名行苟且之事……」

  重重的巴掌声响得叫人惊心,关水静像毫无重量的羽毛飞了出去,头先撞到墙壁后落地,一道鲜红的一收体从嘴角流出。

  「你--·…你为了她打我:-…」敢说他们没有奸情?!

  「出去,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关天云连多看她一眼都厌恶,背过身垂目。

  眼看着他这么绝情,没办法接受自己甚至比不上一个老女人,关水静冷冷的笑着。

  「月、光、石―」

  月光石三个字逸出她口中,包括门后的季双月在内的三个人同时神色一凛,僵直了身子看向她。

  「妳怎么知道月光石?」关天云极力掩饰心底的震撼,不动声色的问着。

  「拉我呀!要不我全身虚软,什么事也记不得。」关水静伸出玉腕,高贵得像个公主。他看了看她的手,没有伸手去拉的意愿。「一身的骨头若全碎了,妳想起来也起不来。」

  「你…」看到他眼中的残酷,她不由得心一惊地放下手。「你想得到月光石。」

  「然后呢?」他不免轻蔑的讽笑。

  「不计一切的代价。」

  合深的瞳眸黑如石墨。「说点让我讶异的事吧!找宝石一事还是我交由妳去执行的。」

  只是他没透露宝石的名字,而是一颗发光的石头,有别于一般的夜明珠。

  「月光石在季双月手中。」关水静以手背抹去唇畔的腥红,目光多了一丝狡色。

  「还有呢?」

  她观了一眼通往起居室的门,声量微高的说道:「为了得到季双月的月光石,你假意追求她,大献殷勤,让她死心塌地的爱上你,你才能毫无阻碍将宝石拿到手,我没说错吧!」他冷冷地瞪着她,许久才启唇,「没错,我是骗了她,而我也会拿走她的月光石。」

  那是圣殿的圣物,属于天龙皇朝所有,他拿回它是理所当然的事,谁也不能阻拦。

  「所以你也不爱她,虚情假意地玩弄她的身子,把她当傻瓜一样的耍弄,让她以为她得到你的心。」结果他的爱情谁也得不到,全是一场骗局。

  关天云冷下脸,口气显得阴郁。「我不需要对妳交代我的感情动向。」

  要是能不爱,他就能走得洒脱,毫无牵绊,不留下半丝遗憾,带着复仇的双剑干将、莫邪,斩杀妒意蒙心的皇后。

  身为天龙皇朝的三皇子,他不仅要肩负起匡正朝纲的重责大任,还要解救母妃于危难,为君父、为人子,他都该义无反顾。

  偏偏他爱上了,不受控制的心左右拉扯,明知月光石在何人手上,他却不肯明偷暗抢,捺下性子和圣物的主子磨,磨出一段刻骨铭心。他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她,向来女人之于他不过是一件消遣品,随手可得,不必太过在乎。

  他真的没想到在他自信满满能将女人掌握在手心的同时,他也付出他的心,在这场以为会大获全胜的战争中惨败。

  「那她呢?她有权知道你为什么玩弄她吧!」关水静无预警的拉开通往起居室的门,神情是无比快活。

  这一巴掌的怨气她该讨回来了。

  「双月」

  震惊不已的关天云四肢僵冷无法动弹,他喉头一紧看着面色苍白的人儿,千言万语梗在口中,连一声叹息也发不出。

  她怎么会在这里刘她不是说不过来了,工作太多……蓦地,他了解了,是关水静,她摆了他一道,用意是要报复他昨晚的拒绝。

  难怪她会一大早提起要回美国,希望临行前再和他谈一次话,并要求夜姨在场好证明她非想故技重施,演出有如昨晚的闹剧,原来这一切全是她的算计。她不仅貌似皇后,连歹毒的性子都像,为了得到男人的心铲除异己。「我……我只是……呃,给你惊喜……」没想到她得到的却是惊骇。

  关天云深吸了口气。「妳要听我解释吗?」

  他不想失去她,即使最后还是分离,他仍希望能拥有她多一刻是一刻。

  「解释?」季双月笑了,却让人感觉心很酸。「你是说你不要月光石了?」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她会给他机会解释。

  「我要。」拳头倏地握紧,他说出令人心碎的话语。

  她想微笑,眼泪却扑簌簌地往下流,「告诉我,你接近我是为了月光石吗?」

  痛,是一种活着的象征,她想从他口中得知能有多痛,是否超过人体能忍耐的极限。

  像是从喉头拉出一颗跳动的心,他语噎地点头。「是……」

  「好痛……」怎么会这么痛,她会因心痛而亡吗?

  「什么?」她似乎低喃了一句。「你爱过我吗?」她又问道。「我……」爱妳,但此时此刻这一句话显得多余,只会突显自己的卑劣。「我很爱你,你知不知道」她哭着大吼。

  「双月……」别哭了,吾爱,我不是有意要伤妳。

  关天云伸出手想安慰心爱的女人,可是他才上前一步,却痛心的看着她往后退,此举不啻是给他无形的一巴掌。

  「我真的很爱你,很爱很爱你,你要月光石是不是?我给你,你拿着它下地狱吧!从今而后我不想再看到你,我们两两相忘,再无交集。」

  不爱了,再也不爱了,她要收回对他的感情,不再为他牵肠挂肚,夜不成眠,彻底地忘了他,他不值得她爱。

  悲愤难当的季双月将手中的木盒掷向他,一颗不起眼的石头因撞击而滚出盒子,落在关水静脚旁,她迅速的拾起。

  「我已在地狱了……」他低声喃道。

  看着所爱的人泪流满面的消失眼前,他才知道割舍有多么的难,当初他怎会愚蠢的以为不会伤痛,他的伤口在看不见的心,深及灵魂。「快去追啊!不要让她带着误会离开。」纵使不能在一起,也要将彼此的心意传递给对方知道。

  追?

  关天云表情空白的回过头,苦涩的说道:「就这样吧!一切到此为止。」

  「你……你真的忍心吗?」她明白相爱不能相守的痛苦,投身为巫女的她何尝不是逃避过。

  巫女必须终生圣洁,以一己之力协助天女安邦定国。

  「不必多说了,夜姨……不,我该唤妳舞衣姊姊,我们要回家了。」回到千年前的天龙古城。

  「回家……」她闻言眼眶含泪,多年的等待终能如愿了。

  当年一头白发的她怕惊吓到他人,便佯称是关天云的姨母,以姨甥相称,以免别人询问她为何童颜鹤发,实际年龄与外观不符。

  「水静,把月光石拿来。」为了它,他伤了他最爱的人。「我不给,除非你答应和我交往。」关水静把月光石捧着,按向胸口。「拿来。」声音阴沉。「不要。」她拒绝,心中暗自得意将得到他。

  「没有妳说不的余地。」他一掌拍下,坚固的桧木圆桌裂成两半。

  关水静心头一惊,张口一吞将月光石吞下肚,以为他抢不到手便万无一失。

  「找死!」

  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忽至,她还没有察觉到发生什么事,腰部遭到重重一击,滑落胃中的石头连同鲜血一同喷出,落入一只残酷的大掌之中。

  她跪地不起。

  [呃,妳要不要休息一下?妳今天已经洗了二十七颗头了,再洗下去手会烂掉。」好……好可怕的动力。「走开,别妨碍我赚钱。」现在赚钱最重要,谁都不能挡。

  「我能把钱都给妳,妳不要再洗了。」如果她只是要钱,他银行里多得是,通通给她。「滚远点,谁要你的臭钱。」自己赚的才心安理得,不用担心欠下还不完的人情。

  「我的钱哪里臭了?妳再这样下去不行啦!小月亮,我真的很害怕。」怕她过劳死。

  季双月的手颤了一下,仍逞强地洗第二十八颗头。「怕就离我远一点,省得等一下被我踹。」

  「妳……」唉!再怕也要忍住,谁叫她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想想妳爷爷,他年纪都那么大了,妳忍、心让他为妳操、心吗?」

  顿了顿,她为客人洗头的手慢了许多。

  「还有君璋小弟,妳拚死拚活的存钱,不就是想让他上好一点的学校,要是妳累倒了,不用说读书,光是妳家那笔债务就足以压垮他。」

  老的老,小的小,一家重担全在她身上,她怎能不多爱借自己呢?

  「强尼……」她眼眶泛红,下唇都咬出血丝了。「好、好、好,我知道了,想哭就哭,不要硬撑着,已经够了,别再为难自己。」强尼一使眼神,让洗头小妹接手。先是低低的抽噎,继而泪流不止的哭泣,绷到极限的季双月终于崩溃了,靠在好姊妹肩上痛哭失声,不能自己地哭出连日来的压力。

  她真的伤得很重,身心惨受无比的打击,她一直忍着不哭,希望藉由工作淡忘失意的创伤,被最爱的人所伤真的非常非常的痛,伤到她连呼吸都觉得心在流血。

  不过是爱错人嘛!有什么好难过的,牙一咬就撑过去了,现代女性不靠爱也能活下去,少个男人算什么。

  可是她越想忍住就越痛苦,胸口像有一万只黄蜂的尾刺在螫她,又痛又麻又辣,致命的毒素在血管中奔流,她应该快死了吧!

  「妳受委屈了,小月亮,不要怕,我会在妳身边,妳大胆地依靠我,什么事都不必理会。」可怜哟!第一次谈恋爱就受这么重的伤,她以后还敢再爱吗?

  「强尼,谢谢你……」

  「钦,说什么傻话,我们之间还需要言谢吗?朋友是干假的呀!」他假装生气,朝她额头一戳。「有你真好。」幸好她不是什么都没有,在难过的时候还有好友作伴。强尼臭屁的仰高鼻子。「现在才知道呀!看妳以前多亏待我,一点也不晓得我的重要性,吃我的、用我的、睡我的……」

  「睡你……」他敢让她睡吗?

  「是床啦!妳这没良心的丫头少说令人误解的话,妳这三天都没回家,我快编不出借口替妳挡了。」她自己解决吧!

  因为情伤,季双月连续三天不眠不休地工作,凌晨三点阳明山上也去,吃得少、喝得少、睡得更少,简直和铁人没两样。

  看不下去的强尼只好用强迫的方式逼她睡一、两个小时,让出自己的名牌大床要她休息,自己也可顺便看顾她,以免发生意外。

  不过电池也有耗尽的时候,何况是人,身边的人都忧心她体力不支,最后累出一身病来,所以总是找些空档帮她一下,盼着她早日恢复精神。

  「你就说我移情别恋爱上你,目前浸淫在爱河里,打算过几天两人世界。」他也满帅气的,先借用一下。强尼一听,又翻白眼哇哇大叫,「拜托,别害我了,阿森的醋劲可是很大。」一谈起心爱的情人,他的眼神就冒出心型,一副幸一福无比的表情,让感情受创的季双月看得刺眼,一肚子酸涩。

  「不管啦!你要给我爱,我只有你了,你不爱我,我就剃光你的头发。」看谁狠!

  「哎呀!疯婆子,别碰我的头发……嘿!妳真剪……-……刀快放下,伤到人就不好了……」他这张宇宙无敌霹雳帅的脸可不能破相。

  他们向来嬉闹惯了,百无禁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从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因此常会被人错认为是一对。

  「你说你爱谁呀?强尼!」

  一道高大的影子挡住光,一听到熟悉的嗓音,有同性没人性的强尼惊喜地推开好友,小碎步跑到井田森面前,一副娇羞的模样。

  「森,你怎么来了?」啊!他的头发乱了,衣服有些皱折。「我不能来吗?」长相出色的男人瞪了他一眼。「当然不是,你能来我最开心了,我……」强尼兴奋得红了脸,只想和阿娜答情话绵绵,偏偏有只蚊子坏事。

  「我要吃大餐。」见色忘友。

  「妳……」真不要脸,人家约会也要跟。「好啦!看在妳失恋的份上,我们就破财消灾。」

  难得她有胃口了,暂时不去想那个死男人,强尼勉为其难的带颗电灯泡。

  不过他不能说离开就离开,所以他先安排别的设计师接他的班,再请个假,让两人先到门口等他,他一会儿就到。

  季双月也顽皮,明知道井田森和自己八字不合,常常为了强尼两人杠上,她故意挽着他,亲密得像对情侣,让他恨得牙痒痒又不敢甩开她。

  失恋的人最大,看到她眼眶哭得又红又肿,像在水里泡过似的,任谁也不忍心雪上加霜,尽管两人话不投机半句多,但他还是忍下来,她开心就好。

  但是,问题来了。「立刻给我分开―」身子倏地一僵的季双月缓缓回过身,神色生硬地迎向一脸怒容的男人,红肿的眼睛眨了一下,确定眼前的影像不是幻觉,然后,客套的开口―

  「先生,你要理发还是修胡子,『水漾』的服务一流,水平高超,包管你来了还想再来。」

  「双月,我们谈谈。」向来狂肆的关天云压抑思念,忍住不动手挥向她身旁的男人。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现在的诈骗集团太猖狂了,什么都骗,还是少往来为妙。」她作势要离开,懒得理他。

  「双月……」他倏地攫住她的手,硬将她拉离高帅的井田森。

  季双月气急败坏地拍打他的手臂。「放开啦!大马路上拉拉扯扯的能看吗?死阿森,你看什么热闹,还不一脚踹开他?!」

  关我什么事,明明是妳自己桃花开太旺。

  本来不想插手的井田森瞧见她眼底的痛楚,立即明了两人的关系,他表情不悦地走了过来,一手拨开关天云捉人的手暗施手劲,想迫他放手。「她不想跟你谈,你就不能强迫她。」关天云反手一拨,以内力震退他。「我和她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高手。他暗惊,也激出过招的兴趣。「她向我求救了,表示你会伤害她,身为男人,我应该保护她。」

  「你……」

  「说得好,我挺你,他是我的新男友!怎样,我昨天跟他上床了。」季双月狠狠的甩开关天云,跑向井田森,一副甜蜜模样的抱住他。

  「妳说什么?」他赤红了眼,一拳击歪了灯柱。

  天吶!真厉害。井田森暗叹了一声。

  「人要往前看,而不是眷恋过去,既然你要的东西都拿到手了,就不要再装出你很在意我的样子,人被骗一次叫呆,要是再有第二次,那就太蠢了,我说过不爱就是不爱了,你别再来骚扰我。」

  季双月嘴上说是不爱,可眼底的伤还在,她倔强地以手背抹去溢出眼眶的泪水,故作坚强。「妳是我的。」他说得坚决。「不,我是我自己的,你伤不了我。」她不会再给他机会伤害她。

  瞧着她哭红的眼,同样不好过的关天云难掩苦涩。「我要带妳走。」

  他决定了,不管她同不同意。

  「走去哪?天涯海角吗?」她讥诮地撇撇嘴。

  「只要跟我走,我会源源本本的告诉妳所有的事情。」包括他的身世。

  向来傲慢的关天云做了最大的让步,甚至近乎低声下气的求人,但是被他伤透了心的季双月已经不再相信他,人的心只能伤一次,她没有第二颗心能让他再伤一次。

  「我不要。」她大声地拒绝。

  「不许妳摇头,我要妳走妳就走。」他强行拉她,不容她说不。

  一个逼迫,一个抗拒,两人在大街上拔河,见状不对的井田森也参一脚,二男一女形成拉锯战,最后连强尼也来了。关天云想到季双月说她和井田森发生关系,妒意大发的朝他出手,而身手不弱的井田森也有意和他过两招,加上护爱的强尼,三个大男人就这么开打,丝毫不见退让。

  而季双月像个没事的人晾在一旁,一脸怔愕地不知道该叫谁住手。

  蓦地,她从店面玻璃窗的反光瞧见她右耳的耳环变成黑色,立即警觉地看看左右。

  又有坏事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