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东来剑气满江湖东方玉笑面虎艾珈绯龙恋齐晏荒村归来蔡骏小妖的网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赝品娘娘 > 第六章

  是夜,一道黑影由宫内掠出宫墙,朝南王爷府而去。

  翻过了南王爷府的墙,这道黑影进入了南王爷的书房。

  黑影进入後,房内依旧保持黑暗,由外向内看去,看不到任何影子,只有刻意被压低的音量细微的传出。

  「王爷,属下知道是谁救了王上。」

  「是谁?」麟南天急急的问道。

  「王后。」

  「王后?你怎麽知道?」

  「王上下了圣旨恢复王后正宫之位,内容是这么写的。」

  「你还知道什麽?王后有没有看到放箭的人?」

  「这点不清楚。不过,依属下的判断应该是没有;如果有,王上早就派人来抓您了。」

  房内沉寂了半晌之後,麟南天才打破沉默。「麟颢天有没有派人加强保护王后?」

  「没有。」

  「很好,想办法除掉王后。」

  「王爷,稍安勿躁……」

  「不,我不能冒险。」麟南天打断黑影的话,接著响起一阵——的声音。「这让你拿去打点,伺机行事。」

  黑影伸出手,接过一叠银票。

  「尽快办妥,得趁王后还没见过我之前赶紧想办法把她除掉,免得让她有机会把我给指认出来。」

  那日麟南天为了一时的快感,亲自放箭暗杀麟颢天,原以为可以一举成功,就算没成功,也还有麒烈替他背黑锅;没想到麟颢天大难不死,让人给救了,这人可能还看见了他,他才会这麽紧张。

  「王爷,再怎麽快,也要等到九月王上出宫狩猎;那时王上会带著大批的大内高手出宫,是下手的最好机会。」

  「九月狩猎?那不是还要等三个多月?」

  「王爷,切勿操之过急免得坏了大事,那我们的性命就不保了。」

  「好吧,你见机行事就是,我会出府一趟,等到你办好事再回宫,免得麟颢天传我进宫,被王后给认了出来……你走时小心一点!」

  「是。」语罢,黑影掠了出去。

  ***bbscn***bbscn***bbscn***

  当了王后的丹黎儿,日子自然不比在偏宫里清闲,她得打理後宫里的一堆琐事,还得处理嫔妃之间的摩擦。

  真不晓得,一个男人要那麽多女人做什麽?二十几个耶,不嫌烦吗?而这样的数目甚至还在增加。

  前天,就有个部落的族长又送来一个女人;而每送来一个女人,她就得忙上好多天,安排寝宫、侍女、教礼仪……

  太后常夸她把後宫治理得比她治理时还好,不但很有秩序,而且很得人心,那些宫女、嬷嬷,个个对她是既敬重又佩服。

  而她和太后也成了忘年之交,太后也跟著她喜欢上种植药草、研究药草,常常和她一起腻在偏宫里。

  太后虽然常夸她,她却不认为自己真的把後宫治理好了,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嫔妃伺候麟颢天这件事。

  若依太后及良妃代掌後宫时的方式,或是每天去问麟颢天想要哪个嫔妃伺候再作安排,对某些嫔妃来说不公平。

  可她若不照麟颢天的喜好安排他想要的嫔妃,又怕麟颢天不高兴,她到底该怎麽做才好?

  她左思右想,最後决定依公平原则作安排,并设计出一个月的侍寝表,大家依表侍寝,那她就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头,可以多出时间研究她最近有所突破的回灵丹和龟息丸。

  麟颢天若对她的安排有异议,她会告诉他,这後宫里的女人都是他的女人,请他公平对待。

  决定怎麽做之後,她便利用一个上午排好伺寝表,再命喜佳送到每个宫去,并做详细的解释。

  ***bbscn***bbscn***bbscn***

  此刻,喜佳拿著侍寝表来到了良妃的宫外。

  「喜佳奉王后娘娘之命,求见良妃娘娘。」

  宝娃很快的来到门口迎接喜佳,将喜佳带进内室。

  「喜佳见过良妃娘娘。」喜佳福了个身。「良妃娘娘,今天是月初,我替你送来这个月的侍寝表,从今天开始使用。」

  「什麽侍寝表?」良妃连听都没听过。

  喜佳解释道:「是王后娘娘为了让每个妃子都能有机会伺候王上,预先排定的表,就叫侍寝表。」

  「让每个妃子都能有机会伺候王上?」良妃听了傻眼,「王后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啊?王上想要谁伺候,王上会宣,有些妃子王上根本就不碰的。」

  「可太后不是这样说的。」喜佳回道。

  良妃一听,因为心虚而怒不可遏。「该死的丫头,竟敢顶嘴!太后不是这样说?那太后怎麽说?」

  喜佳不知死活的回道:「太后说以前都是由她挑选嫔妃去伺候王上,可她将後宫掌管权暂时交给你之後,你就没让其他妃子去伺候王上,自己夜夜独占王上,其他妃子心里都很不高兴。」

  良妃听了脸都黑了,怒目死瞪著喜佳。

  喜佳没发现良妃那想杀人的眼光,继续不知死活的说:「王后娘娘认为太后的方式还是会有不公平之处,所以就排了这个侍寝表,那大家就不会再抱怨不公平了,王后娘娘真的很聪明对不对?」

  宝娃听了有理,佩服的点点头,接著眼睛一瞥,发现良妃脸上乌云密布,连忙垂下了脸。

  「你这死丫头,仗著主子翻身了,故意来这里气我!我今天一定要你好看,你不要怪我打狗不看主人!」

  「喜佳不敢气良妃娘娘,喜佳还要到别的宫去,请良妃娘娘照表服侍王上。」语罢,喜全连忙转身溜了。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连个丫头也敢这样气我!」良妃气得将那张讨厌的侍寝表撕碎。

  「娘娘,这不能撕啊,撕了就不知道什麽时候该去服侍王上了,万一错过可划不来。」

  宝娃连忙将一地的碎纸给捡了起来,放到桌上拼凑著。

  「照表服侍王上?说得她好像很公平似的,我看她服侍王上的日子一定比我们这些妃子多出许多。」

  「娘娘,您就不要生气了,反正王后娘娘再伺候王上也没多久,那个南王爷一定很快就会有行动的。」

  良妃一听,气消了不少。「是啊,我都气到忘了丹黎儿是王上的饵,南王爷不想被丹黎儿指认出他是谋杀王上的凶手,一定会出来把饵吃了。她们主仆再嚣张也不会太久了。」

  「娘娘,王后的宝座早晚是您的,您就不要再气了,生气容易长皱纹,不好看的。」宝娃提醒著。

  良妃一听,连忙拉了拉脸上的皮肤。「该死的喜佳,我要是长皱纹,一定饶不了她。」

  「娘娘,您快看,今晚是您服侍王上耶!」宝娃拼凑出一角,看到了今晚就是良妃服侍麟颢天。

  良妃一听,不禁窃笑。「很好,虽然丹黎儿以後没机会伺候王上了,我今晚还是要在王上面前参她一本。我不容许她假公平之名独占王上,什麽都可以让,就是王上不能让。」

  ***bbscn***bbscn***bbscn***

  此刻,夜色已逐渐笼罩大地,可王后寝宫和太后寝宫却仍是一片黑暗。

  寝宫内一片黑暗,表示里头没人,而这时间是用膳的时间,王后和太后不待在寝宫里,会上哪儿去呢?

  此刻,喜佳举灯进入王后寝宫,替丹黎儿取了一件披风转身又出寝宫,刚好遇上前来找丹黎儿的麟颢天。

  「奴婢参见王上。」

  「喜佳,王后呢?」

  「王后娘娘在偏宫。」

  「在偏官做什麽?」

  「今天是十五,月仙子会开花。」

  麟颢天听不懂她在说什麽,「什麽月仙子?」

  「月仙子是王后娘娘在大漠中找到的一株药草,它会在十五月亮正圆的时候开花,王后娘娘就把它取名叫月仙子。王上,您要不要一起来看看?太后也在那里,等著吃月仙子。」

  麟颢天一听,起了兴趣。「好,本王过去看看。」

  ***bbscn***bbscn***bbscn***

  没多久,麟颢天和喜佳一起来到偏宫。

  一跨进偏宫,喜佳立刻喊道:「王上驾到!」

  丹黎儿和其他宫女一听,连忙福身行礼。

  太后则喊道:「王上,你快来看这株月仙子,好稀奇啊!」

  麟颢天依言走近太后身边。

  太后指著月仙子说道:「黎儿说月仙子的花瓣吸收了月光之後会变成月光的颜色,然後再缓缓的盛开……王上,你看、你看,月仙子真的慢慢打开了,好稀奇啊!」

  麟颢天注视著那株月仙子,深感不可思议。

  丹黎儿靠过身来,伸手摘下外围那层已打开的花瓣,递给太后。「母后,快快合到嘴里,才能吃到它的药效。」

  太后接过,同时说:「快摘一片给王上。」

  「是。」丹黎儿点了点头,再伸手摘下一片花瓣递给麟颢天。「王上,它的味道很清爽,您尝尝看。」

  麟颢天注视著她,伸手轻抓住她的手将花瓣送进嘴里,含住花瓣的同时,也轻含住她的手指头。

  丹黎儿微微一震,脸热了起来。

  麟颢天的眸光随著她的粉颊在月光下渐渐酡红而晶亮,他朝她轻轻一笑,而後松开她的手。

  她看错了吗?麟颢天那笑居然有温度,和以往的冷笑完全不同!

  丹黎儿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

  麟颢天也伸手摘下一片花瓣,递到丹黎儿的唇边;丹黎儿伸手要接过,麟颢天挪开了手,意思是他要喂她吃。

  丹黎儿惊异得无法张口。

  「王后,快张嘴啊,你不是说这样才能吃到月仙子的药效?」麟颢天用她说过的话提醒她。

  丹黎儿缓缓张口合进了花瓣,唇自然也碰上麟颢天的手指头,她觉得自己的脸更热了,唇好像也麻了。

  「王上,这些奇花异卉真是稀奇又有趣,母后算是开了眼界。最近黎儿还在研究什麽回灵丹,说可以还魂呢。」太后说道。

  「是吗?」麟颢天朝母后一笑,视线移回娇羞的丹黎儿脸上,彷佛是在像她求证是不是确有回灵丹这种东西?

  一提到药草,丹黎儿的兴致就特别高昂。「真的有回灵丹,王上一定觉得很稀奇吧?很多人不信。」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像一朵迎著朝阳绽放的花朵,而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笑得这麽灿烂。

  「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确是很稀奇。」麟颢天也朝她露出微笑。

  麟颢天居然相信她说的话!丹黎儿感到不可置信,她乐不可支的伸手牵起他的手,将他拉到另一排盆栽前。

  「王上,您看这株药草,它的名字叫作灵果。当初王上受了箭伤,山谷里刚好有这灵果,就是这灵果救了王上的命,我也是为了找这灵果才会遇上王上。」丹黎儿语气高昂、神采飞扬的说著药草经。

  丹黎儿说话时兴高采烈,两眼发光,这是麟颢天没见过的。

  「这麽说,我们的媒人就是这灵果了?」他轻柔的问道。

  丹黎儿一听,没想到麟颢天竟用媒人来解释他们之间姻缘的促成,彷佛他已忘了她刻意犯下的欺君之罪。

  可,这怎麽可能?

  「这灵果叶子的味道很特殊。」晚风拂来,夹带著一种无法形容的味道,可又并不难闻,麟颢天就鼻闻著。

  「王上,不可以太靠近那叶子,叶子的味道会让人的心跳变慢。」

  丹黎儿连忙取出手绢,踮起足尖,在麟颢天的脸上轻擦著;两人此刻的距离很近,几乎可以感受到彼此之间的气息。

  「王上,灵果叶子的味道很特殊,药性也很特殊,与灵果不同;灵果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叶子则能让人龟息……」话讲到此,丹黎儿才发现自己一手还拉著麟颢天的手,而且两人靠得好近。

  她腼腆的连忙松开手,後退了一步。「不过,我还在研究,不知道会不会成功……」

  他重新拉回她的手,拍拍她的手。「你会成功的,本王预祝你成功。」语罢,他没有放开她的手。

  丹黎儿看著他重新拉回她的手,感觉有一簇火苗在指间、在手心里流窜发热,她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反应?

  「黎儿,母后也预祝你成功。」太后走了过来,如是说道。

  麟颢天此时朝太后说道:「母后,朕有事要和王后谈谈,想先带王后离开。风大了,您也该回宫了。」

  「好吧,那本宫就先回宫了。」

  语罢,太后带著宫女离开偏宫。

  ***bbscn***bbscn***bbscn***

  「王后……」

  「王上,黎儿是不是做错了什麽?」一听麟颢天说有事要和她谈,丹黎儿以为自己做错了什麽事,紧张得打断他的话,并抽回手问道。

  麟颢天感受到她的紧张,便安抚她。「你没做错什麽事,本王只是想问问那侍寝表是怎麽回事。」

  良妃跟他哭诉,说丹黎儿排的侍寝表不公平,说丹黎儿服侍他的日子,一定比其他妃子多出许多;可事实是,自从他恢复了丹黎儿的王后之位,至今一整个月了,丹黎儿还没服侍过他。

  所以,他来找她。不是要替良妃说话,而是要问问她,她什麽时候服侍他?天晓得,他竟盼望著!

  「那表是……是黎儿为了让每个妃子都能有机会伺候王上,预先排定的侍寝表,这样大家也才不会你争我夺,搞得不愉快。」

  接著,她抬眼看了麟颢天一眼,见他脸色没变,才继续说:「如果五上有特别想要哪个妃子伺候,黎儿可以安排……只是,所有的妃子都是王上的女人,黎儿希望王上能公平的对待她们。」

  「公平对待她们?包括你吗?什麽时候由你伺候本王?」

  丹黎儿一听连忙垂下眼,像是在逃避什麽。「黎儿……黎儿无所谓,黎儿不懂如何伺候王上,那侍寝表里没有黎儿。」

  「没有你?」这句话教麟颢天有种不受尊重的感觉。「王后,你是本王的妻子,竟然不伺候本王?」

  见麟颢天像是要生气了,丹黎儿开始紧张起来,神经渐渐绷紧,她一贯的沉稳早在被送到军营中的那一日起就不见了。

  她脸色缓缓泛白,呐呐的道:「黎儿真的……真的不懂得如何伺候王上,万一……万一触犯王上,黎儿承担不起。王上,您让黎儿离宫好不好?或是让黎儿永远待在偏宫里也行,黎儿可以不要当王后。」

  这女人在说些什麽?竟然不希罕当他麟颢天的妻子!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种耻辱,他不禁脸色大变。

  他的威严不容被挑战,「王后,今晚——伺候本王!」

  今晚伺候他?!丹黎儿耳边回响著麟颢天近乎威胁的命令,眼前则是他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双重威胁之下,她的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眼眶也逐渐红了,紧张得不知所措。

  喜佳一见,连忙抱紧丹黎儿,除了担心她跌倒,同时也是在保护她。「王上,王后娘娘吓到了,您不要生气嘛!」

  「她什麽时候这麽容易吓到了?她刚刚不屑王后位置的胆识呢?」该死的!他好像真吓到她了,她那模样教他……心疼!

  「王上,王后娘娘并没有不屑王后的位置,王后娘娘真的是怕服侍不好王上,惹王上生气,王上又要送我们去当军妓。」

  该死的!麟颢夭一听,又在心里低咒一声。

  原来她是怕这个!也难怪她会怕成那样。

  「王上,那传圣旨的公公说……」

  「喜佳,不可多言。」丹黎儿吓阻喜佳,接著向麟颢天说道:「王上,您要臣妾伺候您,臣妾就伺候您;若是巨妾不能让您满意,臣妾愿意慷慨赴死,但请不要让臣妾去……去当军妓。」

  麟颢天瞅著她苍白的脸色,心揪成一团,他没想到自己竟会将她吓成这副模样。

  「喜佳,扶王后回宫休息,王后今晚不用伺候本王了。」

  至於那传圣旨的内侍说了什麽,他会自己去问。

  「是,喜佳这就扶王后娘娘回宫休息。」

  见她们主仆离去,麟颢天本来派人去传那传旨的内待,欲问他说了什麽,但丹黎儿和喜佳边走边说的话却在此时随风飘入他的耳里,解开了他的疑问,他也毋需再问那个内侍了。

  「喜佳,你刚刚想对王上说什麽?怎麽会提到那传旨公公说的话?你就不怕乱说话又惹王上生气?」

  「人家是想问王上,妃子们对王上有请求,真的只要在和王上耳鬓厮磨时提出,就能如愿以偿吗?」

  「你问王上这个做什麽?」

  「如果是,那你就勇敢的去伺候王上,再跟他要求,他以後生气时打我们板子就好,不要让我们去当军妓。」

  「喜佳,你怎麽到现在还没搞清楚状况?我不是跟你说了,别人那样做或许会如愿以偿,我若那样做,可能会被王上踢下床。」

  「应该不会吧?主上刚刚亲自要求你伺候他耶。」

  「你听不出来他刚刚是在生气吗?喜佳,王上没能如愿得到莞儿,他对我的气,这辈子肯定是不会消的。」

  「王后娘娘,那怎麽办?我们不是得永远活在可能会随时被砍头或是被送去当军妓的恐惧中吗?」

  「喜佳,如果再有那麽一天,我还是会想办法让你逃走,到时候你一定要逃走。」

  「那你又要自己去死啊?喜佳不要,喜佳要跟你同生死、共患难,就算做鬼也要当主仆。」

  「笨喜佳,我唯有一死,王上才会消气,也才能解决这件事,丹尔族和整个大漠才会和平。可你不一样,你要活下去,找个喜欢药草的人,把我的药草书给他,让他帮助人。」

  「不,喜佳说什麽也不会独活……」

  「不行,你要活下去……」

  两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麟颢天也更加了解丹黎儿了。

  丹黎儿不仅有著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胸襟,还有著悲天们人的胸怀,这样的女人要不触动他的心弦,恐怕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