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市长女婿焦述金牌二手妻风光抢婚拙荆莫辰烈日孤鹰柳残阳野兽系情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前男友好坏 > 第八章

  原来地球真的这么小,没想到左胤聿的“艺乔”和邵巧妤开的咖啡屋居然只有几条街的距离,可分隔的这五年多来,他们却从来没遇到过!

  “原来人与人的缘分都是注定好的,没有缘分的时候,就算近在咫尺,也不会发现。”乔可涟有感而发。

  “所以缘分一来的时候,妳想跑都跑不掉。”不顾公司员工人来人往,左胤聿当着众人的眼光,轻啄她粉嫩的双唇。

  他是老板,所以可以对众人的窃窃私语以及投射过来的惊讶目光视若无睹,但她却无法神色自若的面对大家好奇的眼神。

  一直到走进他的办公室,她都低着头,不敢直视四周。

  “我怎么觉得我们一个是警官、一个是嫌犯,妳以为这里是警局啊?”瞧她沿路揪着他的衣袖,低头紧跟着他步伐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真会以为她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你说得轻松,这里是你的地盘,你当然天不怕、地不怕。”不是她在说,方才外面那群各个看来精明干练的男、女,打量她的眼神彷佛是X光,锐利得让她觉得她好像没穿衣服般。

  “妳以前面对众人演说、主持招生时,怎么就没见妳害怕过?”他揶揄的笑说。

  “那不一样,那时我年纪小,就像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喜欢表演就上台表演啰!就不知道为什么一面对你,我什么自信、勇气就都不见了。”她闷闷的说,她早就有自知之明,知道她这辈子就栽在他这个克星手里。

  “我有这么可怕吗?”

  “你没听过伴君如伴虎吗?待在一个坏男人身边,比身处龙潭虎穴还要来得骇人!”

  “妳这是在拐弯骂我是坏男人吗?”他作势掏掏耳朵,唇边噙着一抹危险的笑。

  “是你自己要对号入座的,我可没有指名道姓。”

  不错嘛!这么久没见,他的小可怜居然练就了牙尖嘴利的功夫,骂人竟然不带脏字。

  很好!他喜欢这样的她——现在的她比过去还要让他期待,从现在起的每一天,他都不会无聊了。

  左胤聿赞赏似的在她的唇上重重印下一记,“如果我真的是坏男人,那妳就是最坏的坏女人,妳没听过恶马就要恶人骑吗?世上能驯服我这匹恶马的就只有妳这个大恶人了!”

  乔可涟不情愿的瘪嘴,她就说,不管她口齿再怎么伶俐,和他相比,她根本就只算是幼幼班的程度。

  “算了,好女不跟恶男斗。”她装作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

  “谢谢最可爱的恶人小姐放小的一马,小的愿意以身相许。”左胤聿笑着将她拥入怀中。

  “不久的将来,妳就要成为这家公司的老板娘,这里也算是妳的地盘,请妳以后要常来这里走动,认识一下环境:也请妳在走动时注意架势,能多大摇大摆就尽量大摇大摆,卯起来展现妳老板娘的气势没关系,知道吗?”过去的经验告诉他,对付她那根深柢固的没自信就是要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的下达命令,不然就要考虑采取更热情的手段来逼她就范。

  “我有说我要嫁给你吗?”现在的情况好像似曾相识,即使换了地点、变了时空,温暖的贴心感一样在第一时间传进她的心中。

  “我等妳等了五年,还为了妳开了一间公司,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为我开公司?”

  “妳别告诉我,妳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喔!”他故作大受打击状。

  “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她不好意思告诉他,在与他相认前,她根本没听过这间公司的名字。

  左胤聿悠悠地叹口气,不知该笑她的无知,还是心疼她这么多年来封闭自己的宅女生活,“妳不是都有上网吗?”

  说到她的专长,乔可涟一脸的得意样,她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个网购达人。

  看她扬起眉,一脸骄傲的准备发言,左胤聿抢先说:“我指的不是什么比价购物,或是拍卖竞标。”

  看他一脸的不以为然,乔可涟很后悔告诉他,她这些年来,大半时间都窝在计算机前生活。

  “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我知道你在四年前创立了『艺乔』,且在短短几年内就以先见的眼光快速的……”

  她的回应正中左胤聿下怀,他像是抓到她的小辫子般笑得很贼,“哈!被我抓到了吧?妳果然有偷偷在关心我的事情。”

  “你……”原来这个大坏蛋是故意试探她的,乔可涟不依的抡起粉拳准备报仇。

  大手一把包住她的拳头,左胤聿收起玩笑的表情,用极认真的口吻缓缓述说:“当年我父亲看不惯我在失去妳后的颓废,所以拿钱出来开了一间公司,想转移我的心思。一开始,我根本无心工作,等发现外界是以看好戏的心态期待这家公司被我搞垮后,我才决心要振作起来,一方面是不想让我父亲丢脸,另一方面则是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想借着工作来麻痹失去妳的心痛。”

  乔可涟听得好心疼——没想到他竞带着这样的心情度过了这五年,幸好他当时没有一蹶不振,否则他们就不会有再见面的机会,更别提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她吸了吸鼻子,故作轻快道:“如果这间公司真是为我开的,那最大的功臣应该是你父亲,他可是幕后的金主耶!”

  “公司是我老爸投资的没错,但最初因我无心经营,公司也曾摇摇欲坠过,当时我可没拿家里的一毛钱,完全是凭自己的真本事救回公司:在我的努力之下,才能把公司带到现在的规模。”他可不想被人误会是个只会找家人援助的二世祖。

  “公司摇摇欲坠也是你害的,你本来就有责任去补救,这有什么好骄傲的?”纵使心里对他的成就感到骄傲,她还是嘴硬的没有表现出来。

  她故意漠视他的努力,引来他的抗议,“喂!妳到底有没有认真浏览那些关于我的网页啊?这中间我付出多少精神,可是在业界有目共睹的。”

  “好啦,,我都知道啦!我很感动也很心疼,这样可以了吧?”她讨好似的在他的脸上香了一记。

  “这么敷衍!”他小声的咕哝,显然对她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很不满意。

  “不然你要怎样?”这家伙很贪心耶!她都抛下矜持,主动献吻了,他老大居然还要抱怨。

  算了,一向被动的她,居然肯主动亲他,这也算是有进步,“可以告诉我,妳在感动什么吗?”

  咦?不是说出感觉就好了,怎么还要她发表感想呢?“你消沉到差点失去一间公司是因为我,打起精神没日没夜的工作也是因为我,我当然会很感动啰!”

  “妳是应该为了这些事而感动没错,但妳没发现重点吗?”

  “什么重点?”

  “妳知道我们公司的名称吗?”他试着点醒她。

  他是不是真把她当成笨蛋啦?“废话,我当然知道。”他一脸的期待令她感到困惑,“不就是‘艺乔’吗?”

  “对呀!『艺乔』。”他刻意一个宇、一个宇的以嘴型强调。

  “对呀!『艺乔』。”她傻傻的重复着他说的话,他到底是在卖什么关子,她知道“艺乔”,然后呢?

  一直“艺乔”、“艺乔”的,快把她的头给搞晕了,他到底是要乔什么东东啦?

  突然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在她的脑中一闪而过,难道……

  “妳终于发现了?妳终于知道我有多么想念妳了吧?”就是因为无法忘记她,他才会把公司取名“艺乔”——既符合公司形象,也是他想念她的一种方式……

  艺乔,忆乔……对她的思念也是支持他努力经营公司的最大力量,这一刻,乔可涟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紧紧的抱住他。

  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好不安、好怀疑的?

  没有了!过去的悲伤、难过就只是一场梦境,这个坏男人让她体会过现实的残酷,又让她发现原来现实世界也是可以这样的幸福。

  她投降了,她心甘情愿的对他投降了。“不行啦,,我真的很紧张耶!”

  “又不是第一次,妳是在怕什么?”

  “可是我很久没有过了,我……”乔可涟紧张到连脸皮都在抽搐。

  “别怕,乖!妳先深呼吸,试着放轻松。”唯恐她临阵脱逃,左胤聿捺着性子哄着。

  她乖乖听话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但脑中却是一片空白!“死定了啦!就跟你说,我已经很久没面对群众说话,你还硬要我接这个工作!”

  就算是要突破心防,也该要循序渐进吧?

  现在的她,光是听到台下的鼓动声就已经两腿发软了,等会儿要她站上舞台面对上千名观众,她说不定会直接昏倒在舞台上。

  左胤聿将她发冷的手包覆在自己的掌心中,坚定且信心满满的凝视着她,“在我第一次听妳的广播时,除了觉得声音似曾相识外,重点是,妳透过麦克风传出来的声音是具有渲染力的,所以妳要对自己有信心。”

  当年曾主持学校大、小活动的她,虽然难掩大将之风,口条也很清晰,但声音略显稚气,感觉像是训练有素,所以照本宣科的菁英:但现在,在经过人生的历练,情感更加丰富的她,不仅声音能收放自如,轻易的引入共鸣,比起当年的她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单是因为声音让她得到他的青睐,她嗓音里纯粹且自然的穿透力才是他会决定非她不可,并亲自签约的主要原因。

  “你喜欢的是我主持广播的方式,可这并不代表我有本事掌握这么大型的活动,你不怕我搞砸吗?”一想到“搞砸”,乔可涟的喉头又是一阵干涩。

  “大型?比起我们公司其它企画案,这根本是小巫见大巫。”当他发现属意的主持人选竟然就是她,而她又有可能对这样的场合生疏时,他是有做过最坏的打算,但就算这场活动搞砸了,对枝叶茂盛的“艺乔”来说,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况且他对她的临场反应一直都很有信心。

  “你别安慰我,现在外面聚集了起码有两、三千人吧?”而且还在陆续增加中!

  今天的气温应该不到十度,在这么冷的天气,却跑来这里和一堆陌生人一起吹风,是怎样?大家都这么闲吗?

  “妳知道香港新生代歌坛小天后年初在红磡的万人演唱会吗?”他相信她身为DJ,对演艺界的盛事应该了如指掌才对,“我们『艺乔』正是那场演唱会重要的协办单位;而美国当红男子团体这次的国际巡演也是由我们公司主办,另外日本那个实力派歌姬下个月在东京巨蛋的大型演唱会,从人员编制、嘉宾邀请、舞台筹备……所有的大、小事都由我们一手包办。”

  乔可涟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他的“艺乔”比她想象的还有规模,她那天看到的网页介绍只是九牛一毛。

  过去那个主办街头晚会就让她佩服的左胤聿,才经过五年时间,居然能有这么亮眼的成绩单,也难怪他会不把两、三千名观众放在眼里。

  乔可涟目瞪口呆的傻样子起码持续了一分钟,左胤聿不禁怀疑是不是天气太冷把她给冻僵了?

  他将温暖的大手贴上她冰凉的脸颊,“妳是吓傻了,还是冻僵了?赶快醒一醒,倒数standby啰!”经过他的安慰,她应该可以用平常心来应对了吧?

  乔可涟猛地回神,听见音乐声由弱渐强,这代表离开场时间已不到几分钟,“惨了、惨了!如果『艺乔』苦心建立的专业形象被我毁于一旦的话,我是不是就要切愎谢罪了?”

  咦?他的安慰造成反效果了吗?“妳听着,无论好坏有我顶着,妳只要像彩排时那样放轻松就好。”

  “那、那如果我吃螺丝怎么办?还是我忘了流程,把黑的说成白的,压轴变开场,开场变串场……天哪!要是我胡言乱语怎么办?”厚!早知道就不要接下这份工作,弄得现在骑虎难下!

  “反正妳自由发挥就好,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

  “这是你说的喔!那……那我等一下如果忘记流程,我就介绍你上台来跳舞可以吗?”

  “拜托千万不要!我已经好多年没跳舞了,要是妳真的把我介绍上台,只会落得我们两人大眼瞪小眼,场子变得更尴尬。”他赶忙劝阻她打消念头。

  “你不是说你爱我,那你就要陪我共患难呀!如果……”

  乔可涟话还没说完,就被工作人员拉到舞台旁就定位,她求助的眼神飘向左胤寻。他则是以无声的嘴型回道:“加油!”两个字。

  待乔可涟上台后,他绕到舞台正前方,让她能一眼就看见他。现在的他,除了让她知道他一直都在陪着她、替她加油外,其它他真的爱莫能助。

  也许是她天生站上舞台就会自然激发出潜能,也或者是她后天的底子扎得够稳,从站上舞台拿起麦克风说话的那一秒开始,无论是主要表演的介绍,还是串场节目的气氛掌控,乔可涟将每一分火候都拿揑得十分恰当,就连有突发状况,她也能机伶的反应,整体表现显得落落大方。

  站在台下的左胤聿有剎那问感觉到时空错乱——曾经他们有好长一段时间也是这样隔着一个舞台的距离,只是如今在台下凝望的人是他。

  想当初,她就是以这种非常喜欢的心情默默追着他的每一次表演,每次在台下也是带着这样雀跃的心情期待着他下一秒钟的表现,然后得意的肯定她自己的眼光。

  她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表现得比他预期的还要好太多,他从以前就知道她是一块璞玉,现在他更感觉她是块值得珍藏的瑰宝。

  他的宝贝小可怜,他要永远把她捧在手掌心里呵护,一辈子都不舍得再放手。

  “不要哭了好不好?”左胤聿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泪人儿,从他接到电话,到去机场接到她,她起码哭了快两个小时,就连餐点上了,她也是边哭边吃,丝毫不放过任何一秒哭的机会。

  “他真的很过分……我、我不要回去了啦!”严雅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们毕竟是夫妻,有什么话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中国人劝和不劝离,虽然不了解他们夫妻的状况,但他不想为了安慰她而故意表现得与她同仇敌忾。

  说来他和严雅静还真是有缘,当年只用一通电话就分得干干净净,从来没想过会有再见面的机会,没想到多年后,在一次餐会上碰到面,那时他才知道这两年她因觅得良人而闪电结婚,目前正过着幸福的小女人生活。

  这次的偶遇让他发现,个性相似的他们原来可以无所不聊——他和严雅静不适合成为情人,却适合成为很好的朋友。

  只是他本来以为以她强势的个性,很有可能会终生不婚,果然是一物克一物,他不得不佩服她现任的老公。

  由于他早已心有所属,更不想落人口实,所以与严雅静的联络并不频繁,只是偶尔吃个饭、叙叙旧。

  今天她突然打了一通电话,要他放下身边所有工作过去陪她;他是可以不买严雅静的帐,不过她威胁他如果不立刻出现,她就要带着肚子里的小生命一起去跳海!

  天啊!小孩又不是他的,她怎么能以此作为要挟?可偏偏他是真的放心不下,只好傻傻的看着她哭。

  “他欺负妳吗?”他是不介意替她飞一趟美国去教训对方,可也得先把事情弄清楚。

  “嗯!”随着她用力的点头,眼中的泪珠也跟着掉落,“他最近老是找理由加班、晚归,我看他不是嫌弃我的身材变形,就是根本外面有别人了啦!”

  不是吧!就这样?

  就这么芝麻绿豆的小事也值得她大小姐飞过大半个地球来找他哭诉?怎么经过这么多年,她我行我素的个性都没改变呢?

  “妳才怀孕几个月,根本就看不出来,再说妳的身材也没变形呀!”看她平坦的小腹,根本看不出是怀有身孕的人,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产前忧郁症在作怪吗?

  “你的意思是,现在都是我的错啰?”她一副“你敢点头,我就死给你看”的暎样。

  眼见她的激动已经引来餐厅其它用餐客人对他投以不谅解的眼光,左胤聿只能含着眼泪、带着微笑的小声安抚她。“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事情不一定像妳想的那么严重。”

  “我不管!反正我不回去就是了。”她倔强的抬起下巴。

  “他知不知道妳跑回台湾?”

  “我管他知不知道,反正他一点都不在乎我!”一说到伤心处,她哭得更加难过。

  左胤聿的头有种痛到快要炸开的感觉,家人应该都不在台湾。“那妳打算住哪里?”据他所知,她的

  “我不知道,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她赌气的别开头。

  可恶!这女人摆明就是要赖上他!“我先安排妳去住饭店好了。”

  以他的经济能力,让她住个把月的旅馆并不成问题,更何况她老公应该不至于真的就这样不管她吧?

  “为什么不能住你家?”教她一个人住在饭店,她还真有点怕。

  “我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要是到时被她老公误会,他就算跳到黄河都洗不清;更何况他也不希望他的小可怜会误会。

  “你有女朋友啰?”这下该严雅静好奇了,据她所知,他不是一直在等待某个女人吗?难道他放弃了?

  “嗯!”一想起他的小可怜,左胤聿的嘴角不自觉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真的吗?恭喜你啰!”她是真的很替他高兴。

  曾经她也后悔过没有好好珍惜他这个痴情的好男人,还老是滥用他对她的忍耐度,不过她很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这男人的确很执着、很优秀,起码他对自己的感情很负责任。

  对于他,她有着愧疚,也有着感激,所以她比谁都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至于她,呜呜……她好可怜喔!说不定她就要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从此浪迹天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