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麻雀成长日记乖乖爱尔王的下堂后艾佟九把刀短篇小说九把刀松本清张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七帮八会九联盟 > 山字经──老字号温家野史

  第一章毒步天下

  孙炸赶到“知不足斋”,才初更时分,只见那处曾名震天下、名动八表,令群雄无不慑服、群魔莫不惊心的红砖碧瓦黛色小阁楼,就静静地立在时隐时现的月色里,他就知道自己没有来迟。

  小楼里,没有灯。这本是虎踞龙蟠的“知不足斋”,在这荒凉的月色里,孤零零地掩映在林木间,看上去竟有点凄凉。

  威风何在?

  ──当日武林响当当的人物,一来到这儿,莫不悚然,胆丧心寒,而今主人温蛇一旦撒手尘寰,就不敢再招摇了,连门前二十七盏大灯笼全皆撤去,守门的家丁高手尽皆不见,门槛上的匾牌“毒步天下”四个大字,都用白布遮住了!

  甚至连这儿附近的夜色都分外萧索凄迷。

  尽管是这样,孙炸一路兼程,赶到此地,好不容易到达“知不足斋”,乍见仍是愣了一愣,悚了一悚。

  直至他瞥见这匾牌上的大字也给掩盖了起来之后,他才恢复了信心:

  ──毕竟是人已死了,还怕他作甚?!

  想当年“毒步天下”温蛇盛名太盛,不过“人死留名,豹死留皮”,豹死了它那张皮是咬不死人的,人死了他的名就唬不住活人了。

  但是,至少,温蛇留下来了一样东西,仍令孙炸十分心动,因而不远千里而来。

  他窥视已久。

  也志在必得。

  所以今晚就下手。

  他身法灵动。

  ──他的轻功在江湖上给号为“诈”:他只要一动,便谁也测不准他的去向意向,谁都得给他“诈骗”了。

  他出手厉烈。

  ──他的身手向来被武林同道誉之为“炸”,因为他出手极有爆炸力。着他一击的人,死状常似生吞了五六只地雷。

  他来到了“知不足斋”,就预备见关闯关、遇阻杀阻、见敌杀敌、见友诛友。

  但他一路无阻,直入大厅:

  这是平日“毒步天下”温蛇会客之处:“花生堂。”

  “花生堂”上,依然挂了那三幅巨型山水画。

  只不过,在巨幅山水画前,设一小桌,上面供奉着香烛祭品,以及温蛇的灵位、命牌。

  有香。烛火点燃,地上似有几摊积水,黄浊浊的。

  暗香在暗黑中闪烁着簇簇金红。

  香火不盛,也无特异之处,只在命主牌前,置放着一檀木方型盒。

  孙炸一见,炸笑了起来:

  它还在!

  ──他来就是为了这个!

  他一窜身就到了灵位之前,一伸手就握住了檀香木盒。

  这一霎间,他真是充满了奋悦:

  他终于等到今天了!

  也终于得到了!

  ──而且还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的手指一触及那檀香木盒,就生起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欢愉亢奋感觉:

  ──一种“独步天下”的豪情胜慨。

  可惜,独步天下跟雄霸天下、一统天下诸如此类的野心都有近似的下场:

  那就是要付出代价。

  ──而且代价往往很大。

  独步天下,也太可怕。

  孙炸的代价就是:

  “炸!”

  炸是一种爆裂:

  孙炸此际的情形就是这样──

  他几乎是在一刹那间,整个人都炸裂开来。

  完全没有预兆。绝对无法抵抗。甚至不能选择。

  ──如果说有“选择”,那就只有在孙炸起意要夺取这部《山字经》之时,他已作了死亡抉择。

  ──《山字经》。

  谁沾着了这部经书,生死已不容自决。

  孙炸的手刚碰着那檀香盒子,刚要把手指一扣,将木盒抓至身前,突然发觉眼前一黑,手臂虽已收了回来,却是忽然一轻,像少了样东西,一时竟生起了一种奇异的“轻松”快感。

  然后他才发觉,他的手臂是“收”回来了,但木盒并没有离开桌子,仍安然摆在灵坛上,而他的一只手却留在那盒子上面了。

  ──他的手竟与臂分了家。

  这事实太可怕了!也太残酷!

  孙炸不禁发出一声尖叫来。

  可是他才一张嘴,一把亮晃晃的枪尖已刺入他的咽喉,连同他的舌头也给枪尖洞穿,塞入他的喉咙里!

  他,叫不出。

  可是一时却未死绝。

  他还有一只手。

  他用手去抓自己的脸。

  ──不是喉咙。

  也不是要拔出枪尖。

  而是脸,还有眼。

  他在这时居然没有感觉到痛。

  只感受到痒。

  ──奇痒无比。

  可怕的痒。

  所以他一抓,就抓得自己脸上皮开肉绽,翻现了几道深刻的血痕,甚至还抓断了脸肌里的筋络。

  他只觉痒得无枝可栖,又一手抓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珠。

  “波”的一声,他的右眼还来得及看到自己捏爆了自己手上的左眼珠子。

  腥液浓汁四溅。

  他右目也沾了一些。

  这之后,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切都在消失中。

  他只知道自己全身每一块肉每一节骨骼都似在痛呻狂吟的消解中。

  他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只知道自已完了。

  因为他在“中伏”的刹那间,还来得及看到:

  一刀砍了他手腕的人是扬言要创“四分半堂”的“杀人眼波屠妖刀”陈开怀。

  对他笑了一笑他就开始痒得发疯的正是:“老字号”温家中的“死字号”头领温蛇的胞妹:“毒你千遍君不知”温汝。

  还有一个:

  那是熟人。

  那就是迎脸刺他一枪的人。

  那正是他“山东神枪会”的同门师兄。

  ──“双手过膝猿神枪”孙加零。

  孙炸不知道这些人居然都会来到这儿。

  通知他的人没告诉他这事。

  (通知他的人其实也还在现场,还坐在暗中,只不过他已来不及发现,也永远看不见了。)

  要是他知道:这些人不但会来,而且已经来了,并且已伺伏在黑暗中,给他十八个胆子加十九条命,他也绝不会来冒趟这浑水的。

  可惜他不知道。

  所以他只好死了。

  他还没倒下,就有一女子笑嘻嘻地走过来,边露出两只可爱的兔子牙,边自怀里拿出一只小瓶子,向他撒了几点白色的水。

  然后,他的身子就开始融化了。腐蚀了。消失了。

  ──他濒死前的感觉没有错。

  他是逐渐消溶了,不存在于世间了。

  灵坛前又多了一摊黄色的水、几撮毛发。

  很快的,连这几摊黄水,都会干涸了,不见了。

  第二章深仇大恨

  向他身上洒了那几滴“水”的女子,笑嘻嘻地退了回去,但在她要退去的时候,有人却冷哼了一声。

  那女子眉毛一扬,晃了晃手中的瓶儿,娇笑道:“怎么,梁兄不服气哪!”

  只见一个形貌如同槁木、散发披脸、嘴唇一直拗成“回”字的人,向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狠狠地说:“‘下三滥’何家还懂得什么!只不过是清理死尸的小玩意!”

  那女子“咭”的一笑,把小瓶向前一递,“好哇,梁深仇,你的‘太平门’除了会逃命还通晓哪一桩?要不要我也替你清理清理?”

  梁深仇霍然而起,怒叱一声:“何大恨,你活得过今晚,我便不姓──”

  叫何大恨的女子立即把话接了下去:“你少来说狠话,你本就不姓梁,只不过是‘太平门’梁家拾来养大为他们尽忠效死的杂种而已。”

  梁深仇登时一张脸发了绿。

  何大恨一见,立即跳开,凝神待战。

  忽听一个沉着的女声在此时发了话:“姓梁的与姓何的深仇大恨,却斗到温家来了!我夫君尸骨未寒,承蒙诸位出手,料理了一些对先夫遗物意图染指的鼠摸狗盗,何姑娘的‘婆娘化尸水’,倒省了我不少清理的工夫,我还没谢过呢!梁少侠把知难而退的家伙全部追杀于林子里,我也未表示感谢。而今两位却要打起来,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死者不安宁乎?”

  听这妇人这么说了,梁、何二人都各自瞪了一眼,重重哼了一声,这才退了回去,姓何的姑娘继续笑嘻嘻地露出她的兔子牙,姓梁的汉子继续沉住脸,嘴角又拗成了“回”字。

  他们两人,正是温蛇的遗孀李吻花特别急召赶来“保护”其夫“遗物”的高手。

  何大恨原是“下三滥”何家的一流好手,梁深仇则是“太平门”梁家的一级杀手,他们两人本就曾结怨,有着巨恨深仇。

  李吻花却认为梁、何二人有着天铸的宿缘,她还带笑举出例证:一个名为“深仇”,一人名为“大恨”,两人既不分属同一帮派,其祖上亦无特殊关系,却恰好替两人取了这般相呼应的名字。

  事实上,何大恨原是李吻花的手帕之交,而梁深仇则是以前李吻花的裙下之臣,只不过,到头来,李吻花嫁给了“毒步天下”温蛇,梁深仇则饮恨痛妒,嫉妒使他唇角成了“回”字纹。

  何大恨与梁深仇给李吻花这么一说,便各自退下强忍,只听一人漫声道:“我看,想来掠取《山字经》的人也来得差不多了,更死伤七七八八了,咱们还是点灯吧。”

  说着,灵堂前的白蜡烛便给点亮了。

  光渐渐柔和地渗透了开来。

  照见了大厅上的人。

  也照现了厅上憧憧的影。

  在这“花生堂”上,大约有八九个人。

  守灵的是全身缟素的美艳女子李吻花,她是刚刚暴卒的“毒步天下”温蛇之后妻。

  前来助她的有:“下三滥”何家的“毁尸灭迹”何大恨,以及“太平门”梁家的“永不认错”梁深仇。

  另一个道人,是李吻花的至交,也是温蛇生前好友,人称为“三鞭道长”。

  此外,出手砍掉孙炸一只手的正是“四分半堂”的“杀人眼波屠妖刀”陈开怀,下毒将孙炸毒个七零八落自抓颜面的是温汝,而一枪刺杀孙炸的正是他“神枪会”的同门师兄孙加零。

  此际发声说要点烛的是“子虚门”的名宿“黑杀神君”詹远草。刚才要不是他施展“黑杀”,使孙炸先是眼前一暗,其他人的出手也不见得就能轻易得手。所以,当他建议要点灯之时,当然谁都不会有异议。他是跟温汝一起来的:在江湖上,他们已成为令人棘手、头痛的一对非正非邪的人物。

  这些人,自然都是武林高手,而今都聚在一起,且原一直坐在暗处,各占一蒲团,盘膝而坐。

  他们至少已打垮、毒倒、格杀了四十一位意图来夺取《山字经》的不速之客。

  但他们其中还有一人,肯定不是高手。

  本来,真正的高手不见得有相貌可据的,当然,只有高不成、低不就的才会大摇大摆虚张声势以高手自居,真正的高手,大都是精华内敛,深藏不露的。

  但是此人肯定不会是武林高手。

  因为他还很小。

  年纪、体型都很小。

  ──当然也有高手七老八十了,可是身形还如稚童,但此人肯定不是,因为无论他眼神(虽然有点痴)、脸容(虽然像个在思索的小老头)、神情(虽然也有点愣愣的,像受了重大的刺激,一时还恢复不过来)……让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的确是小孩。

  十岁不到的小孩。

  ──一个全身披麻戴孝的小孩。

  他的确是个小孩。

  而且也理当全身缟素。

  因为他刚死了父亲。

  温蛇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

  他原名叫温诗卷。

  ──由于他后母李吻花觉得这个傻巴巴的孩子不见得有啥“诗人气质”和“书卷味”,故而干脆把他的名字改为“丝卷”,就像一种食粮就叫做“云丝卷”一样,只要她高兴,随时可以吞下肚子里去。

  这温丝卷虽然年纪很小,却有一张像小老头儿般沧桑的脸。

  他现在就是这样子。

  他跪在灵前,已跪了很久很久了,而且还跪得远远的,似乎谁也没去关心他、注意他。

  然而,他就在不少人摸黑闯入意图掠夺《山字经》之际,以及堂上守灵的婶母叔伯们正在争论他父亲遗物应当由谁继承之时,他只呆呆地看着灵堂前。

  灵堂前的三幅画。

  那三幅画,像三座山。

  那三幅画也的确是画了三座山。

  大山。

  第三章山是山

  烛光重燃。影影绰绰。

  温丝卷仔细看那三幅画,仿佛越看越有味道,整个人都似看得痴迷了。

  他的神情不觉引起詹远草的注意。他不禁向温汝问道:“这小崽子敢情得了失心疯不成?怎么这样老瞪住那三幅画?”

  温汝回首白了詹远草一眼,又狠狠地盯了温丝卷一眼,嘿笑道:“这龟蛋本来就是愣子,看他那样儿,八成连爹丧了命还不知呢!敢不成他日当个卖画的!”

  詹远草情知眼下这“江湖结伴行”的爱侣“毒你千遍君不知”温汝,可真是个惹不得的女子,随时可以翻脸不认人,且还真可以把你毒得魂飞魄散、形销神灭,他不敢惹火了她,但仍是提醒道:

  “……这画……你已仔细瞧过了吧?别有遗漏才好!”

  “遗漏!”温汝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刺出去的剑锋,“我连老哥的水壶、尿壶、水烟壶都打翻遍了,渣都刮出来了,还会有遗漏──要说遗漏,那是嫂子在藏私了。”

  说着,拿一双锐利的俏目去看李吻花。

  李吻花唇儿一撇。她的脸很大,又白又嫩又漂亮,就像花儿一样,再大也只显得它更艳更美,而不嫌它碍眼。

  “我藏私?──就连他的骨灰也给你们逐撮逐撮地扒梳过,我还能私藏那处?蛇哥尸骨未寒,他老妹已纠着外人翻箱倒柜、搬瓦拆墙地寻遍找透,我还敢藏私?”

  她说着,也拿一双凤目瞅着“黑杀神君”詹远草,用意甚显。

  温汝登时脸上发寒,嘿声冷笑:“我说呢,大嫂子,我就算纠结外人,可还是名正言顺。我嫁人了么?没。我偷人了么?呸!我未嫁之身,跟那痞子混在一起也没有碍着情理,不像有的人──”

  她又用一双厉目利利地分别去盯李吻花身边的梁深仇和身后的三鞭道人:

  “──可人啊鬼啊仙啊的分不清。一时是我老哥的好友,一时却是我大嫂的大哥,反正,好像都成了温门死字号里的大恩人了──我哼,我嘿,还真我呸哪!我老哥死时,头发都变绿了,我怀疑他死得冤,扒扒他骨灰申申他的冤,还给埋怨呢!那边厢却杂毛秃驴,无奇不有,无所不为,还装得要上烈女图继香灯呗!”

  这回李吻花可真寒了脸色,疾言厉色地叱道:“你嘴巴里要老放不干净,改吃粪去好了。这盒子是蛇哥留给我的心肝宝贝,你是他谁?别充妹子认老子的我就会让你!多年来你只在‘大、小字号’,几时见你回到‘死字号’来帮他来着?他死了你倒过来分家了!这是他一生心血所聚,你要分家当,拿那墙上三幅烂鬼字画去吧!我留一幅不算你嫂子。”

  温汝格格地笑了起来,就像把皮靴子踩在坚硬的冰地上:“嫂子,真不愧是我嫂子!三鞭道长早把这三幅字画浸水、烧边、日光照,都见不出个蹊跷,你这才把三幅废画让我!──你这样刻薄地,我怪乎不是你所生的卷儿,给你虐待得愣头愣脑的;他爹留下来的真宝贝他看不见,只懂老往这三块大石大山望,反正你已把他打钝了,把他干脆打死挂在画上当是多一块顽石罢了!”

  她这样说了,詹远草为助她气焰,也哈哈笑了起来。

  他一笑,连他背负的“黑风舞锋剑”也啪啪作响,像也在赔笑一般。同时作响的是陈开怀腰畔的刀。

  温丝卷听得有人提到他的名字,眨了眨眼,见大家都笑了,他也笑了。

  笑得十分纯真、可爱。

  然而在他笑的时候,仍依依不舍地望着那三幅画:

  那三座山──

  从右算起,第一幅:

  是一座山。

  一座高大巍峨的山,下临滔滔江水,山腰还见瀑布,隐见长袍古冠游人二三,气逸神闲,画得极有意境。

  中间那一幅,看不清楚,细看才知道:

  原来仍是一座山。

  ──只不过,不是直接绘山,而是绘山在雾中,云中,烟霞中。

  但在烟云卷涌里,反而隐隐映衬出山的气势和气派来。

  第三幅也是最后一幅:

  画的仍是山。

  甚至是同一座山。

  但此画用笔甚拙,看似随意绘来,却又几近木笃,一笔一划一木一草一岩一石,写意古朴,形意率真,直见性情,毫无虚饰之态。

  ──那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信手画的画。

  他看那三幅画,却是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有味道。

  在灵堂前的人,都发现他的笑意,陈开怀忍不住就说:“难怪温大嫂子迟迟不杀他了──他早已给打成了白痴,没救了。”

  只有三鞭道人立身之地,是在李吻花身后,比较远离众人,且在烛光照不到之处;他暗中望去,只见烛火一晃一晃的,映着那小孩古怪的笑容,十分诡秘。他再转头过去望望灵堂前的灵牌牌,不禁在心底打了一个突:

  ──不知这小孩心里正想些啥?

  其实小孩温丝卷也没特别想到什么。

  他是在看画。

  画里是山。

  山是山。

  画是画。

  第四章山不是山

  人是人。

  不是禽兽。

  可是而今在“花生堂”前“守灵”或是“护灵”、“祭灵”的人,却因各有所谋而你一言,我一语,你一嘴,他一舌地争执起来。

  乃至冲突。

  大家已闹得面红耳赤,也吵得颜面尽破,已经再也坐不下去,有的站起身来戟指大骂,有的还跳上了椅子咆哮,有的已拔出了兵器──讲已没有用,不管事了:

  得开打了。

  李吻花竖着眉心一点朱砂煞,春葱般的手指着陈开怀大骂:

  “你这邪眼邪心天杀的长毛短腿怪!我可是含辛茹苦地把这狗杂种养大,要不看在死鬼那一点情义上,我用得着留下这种痴状孽障!我有哪一点对不起他?!你这放屁口说不出人话!你在先夫生前装好样的,却跟汝姑娘混个颠龙倒凤,为得是啥?别以为我不知!”

  陈开怀气得挺直的鼻梁也打了个葫芦结,回骂道:“我去你的!我尊重你,才喊你大嫂,要撕破脸,叫你倒扫把!你还算善待我这小侄儿?嘿,他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把他弄得小乞丐似的──你不杀他,是为了保住他样儿,以免‘老字号’的祖宗当家们追究。你别以为我不知,你的把柄多落在我手里呢!”

  “把柄?”李吻花顿失孝妇的气派,尖叫了起来,目露凶光,脸露狠色,“你说,我有啥把柄?!”

  “你哪里没把没柄的?”陈开怀阴阴笑道:“你别以为我们大家都不知。你诬我跟汝姑娘混,你这当大嫂的,可有好典范?梁深仇本就是你的姘夫,三鞭道人可不就是你的旧情人──还在这里充德高望重、道骨仙风的!”

  李吻花可沉不住气了,霍地一声,把头上肩上的麻披全打了下来,红了脸右手缩入右袖子里,厉声喝骂:

  “──你!血口喷人,可有证据?!你敢诬赖,我拔你舌头挖你舌根!”

  陈开怀见她一手已放入袖子里,马上留了心,凝神以待,在旁的温汝也连忙提醒他:“你把她激怒是对的,她一乱,就守不住《山字经》了──不过你要小心,她是‘江西李家飞刀帮’的人。”

  陈开怀提了心也吊住了胆,但嘴里却哼哼哈哈阴笑了几声道:“那算啥!我怕她鼻孔有牙不成?要真凭实据,只看陈大爷我高不高兴!三鞭道人未出家前就叫余近花,外号‘采花搜魂,三鞭一枪二杀手’,听名字就知道这种人坏事多为,何恶不敢作?一个吻花、一个近花的,叫得好不亲热!何况,他还是权相蔡京的亲信呢!你跟他没胡来,我的舌头不用你拔,自己一刀两断如何?”

  李吻花气极要发作,三鞭道人却沉声道:“陈开怀,你诬蔑我,我也忍让你,但辱及相爷,你可天大胆子!”

  温汝乍闻,也变了脸色,忙扯扯陈开怀衫袖,细声道:“咱们别惹那么多人好些!”

  陈开怀连忙称是,他闯荡江湖多年,眉精眼明,自然知道有什么人是惹得,哪种人是惹不得的!

  温汝才把话说完,却听一声冷笑。

  冷笑的人正是那位“过膝神猿”孙加零。

  只听他寒着脸道:“你们这些人,说话得罪了相爷,可有好下场?”

  温汝忙道:“孙四哥,他说的是无意话,您别用心听。您跟家兄原是八拜之交,而今他尸骨未寒,可否冲着这个情面,不予计较?”

  孙加零嘿声道:“无意话?无意中的话才是真心话!──你们可知道我现在司职何处?”

  温汝勉强笑道:“大家都知道‘神枪会’的好手孙加零正是在相爷府里当红,风势还吃得紧哩!”

  孙加零大剌剌地道:“你们知道就好!你们窝在这儿是聚众,还说这等逆反的话,我回头跟相爷二句一说,看他不派兵剿来了这儿!”

  陈开怀哈哈强笑一声:“孙四哥,口在您脸上,您要是一个高兴,不提不说那就得了。”

  孙加零冷然道:“可是我就不高兴──你们又如何使我高兴起来呢?”

  陈开怀试探地道:“你该不是说……把《山字经》交给你,你就高兴起来了吧?”

  孙加零一双长手甩了甩,绰枪泰然道:“算你聪明!”

  陈开怀这回忍无可忍,跳起来骂道:“去你妈个屁!你在蔡京面前不过是条狗,三言两语就想独吞这绝世武学!我杀了你,看你还有嘴巴回去搬弄是非否!”

  李吻花也帮着陈开怀那边说话:“你姓孙的算个啥!三鞭道人才是相爷跟前红半边天、撑得起另半边天的人,我夫君的经书会送给你为非作歹去?我这可是留给卷儿的!他老爹可没恤念他这孤儿,只给他这三幅吃不得用不得的画,你四哥来这儿,不见得是护灵,而是顺势勾结道长把同门对头孙炸借机除去,别以为我们会指望你安着好心眼儿光临舍下!”

  孙加零这下可全变了脸,怒笑道:“去你奶奶的,你会把经文留给这白痴!你跟姘夫、奸夫只想独吞这本记录着各种各样用毒绝学的经书,还装得个三贞九烈八德四维的!余三鞭,你我在相爷那儿,分属不同派系,你少惹火我,我早看你不顺眼了!”

  余近花(三鞭道人)立时发话反驳。温汝却发现她身边的詹远草这阵子一直没说话,只脸色阴晴不定,便挨过去昵声问:“你怎么哪你?”

  詹远草就是沉住脸,不做声,不吭气。

  温汝又出尽浑身解数,嗔他、嗲他、亲他,他才说了那么一句又酸又溜的话:

  “原来你跟他……是不是有点不干不净?你又说他只是你的……”

  他指的当然是陈开怀。

  温汝一时语塞,正寻思应答的话儿,不料陈开怀却听见了,他正骂在兴头上,且早因心里头憋了一股气,久未发作,既给詹远草道了出来,便索性摊牌了:

  “好,你知道又怎地?乌龟王八戴绿帽,你先给我套一顶我才回你一顶,我屠惯了妖,祭惯了刀,你的黑光我可放不上个心头。”

  温汝气得直跺足:“哎呀,大敌当前,你们骂个啥嘛!”

  在旁听得堂中正七零八落好不灿烂各路人马骂作一团的何大恨,不禁嗤地一笑:“嘿,大家都在粪坑里混出来的,现在斗垮斗臭,谁赢了只不过更臭!”

  梁深仇却对何大恨始终忿忿不平,就趁此追击了一句:“臭货,以为自己出污泥而不染么?也不过是一样货色!”

  何大恨这回可火了,而且还火极了:“好哇,臭婆娘,这回不惹你,你可踩上门来着!你这不是男人充挺枪舞棍的,当然不搞这个了,你要搞也没人要你,留给你自己喝尿吃粪绝子绝孙去吧!”

  梁深仇最恨人骂他“不是男人”,何大恨这一句下来,他气得全身骨骼一齐作抖,心中正在交战:好不好全不理会李吻花召他来助拳一事,先行把这何某人打杀掉再说呢?正盘算痛恨间,却不料听得陈开怀“嗤”地一笑,竟插了一句话过来:

  “说真的,我早已看出他不是男人了!“

  这一下,他再也按捺不住了。

  他怒叱。

  出手。

  终于有人出手了。

  他一出手,堂中所有的人,都一齐出手。

  他们早就想出手了。

  他们已耐不住性子。

  ──一旦有人,他们只怕自己后出手遭殃,所以谁都争先恐后地出了手。

  堂前惟一没有出手的是:

  那小孩。

  他在看画。

  他仍在看画。

  他刚看完第一幅画,那是一幅细笔描绘的山水画,把山的一切特色都画出来了,但好像就是缺少了一些什么事儿。

  ──到底缺少了什么,他小小的心灵一时也揣摸不出来。

  直至他看到第二幅画,忽然豁然而通,豁然而解了:

  原来第一幅画的山,什么都齐了,啥都有了,但缺少的正是──一些不是属于山的东西:

  像云,像烟;似天,似河。

  虽然这些并不是山里头的“事物”,但一旦缺少了这些种种,反而见不出山的特色,衬不出山的原貌。

  说也奇怪,好像山反不是山了。

  所以,第二幅画没有直接画山,反而更像。

  更有山的味道。

  这时,大堂上的人都在谩骂,且就要动手了。

  但小孩都没把这些听进去。

  他只在看。

  留心地看。

  看画。

  看山。

  ──看一幅不是画山的画。

  第五章山仍是山

  人是人。

  山是山。

  山不是人。

  人也不是山。

  山不会吃掉山。

  山不会动,人却会。

  人会动手。

  人会吃掉人。

  毫无疑问,在场的都是武林高手,他们不管因何事触发,但都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动手。

  ──动手杀害对手。

  他们都是来自各门各派的好手,但目的是共同的,因为他们想要夺取的是:《山字经》。

  詹远草当然想获得《山字经》。“黑光门子虚一族”詹家想胜过岭南“老字号”温家,首先得要洞悉他们的绝门施毒奇术。

  三鞭道人余近花自然想得到《山字经》。蔡相爷窥视此经已久,他得到它,献给蔡京,就是他晋身之天梯。

  陈开怀更加想得到《山字经》。他知道《山字经》里有一种用药方法,可以使自己功力剧增,他想要独霸天下,兼使“四分半堂”名扬武林,就先要拿下这部毒经再说。

  孙加零也理所当然要夺取《山字经》。“山东怪物坊大口孙家神枪会”人才济济,精英辈出,他要出类拔萃,傲视同侪,光是学枪法是不够的,除非他连用毒方法也能有涉猎,且有秘笈精研,足以牵制同门。

  梁深仇一定要《山字经》,因为他着过“老字号”高手下的毒,虽能保住性命,但余毒未消。解毒还须施毒人,他索性来夺这部秘本。

  何大恨毫无疑问地需要《山字经》,她想自己的“下三滥”何家有一天能尽灭“太平门”梁家,首先要学得“老字号”温家的绝活儿。“下三滥”跟“老字号”本就有许多共通的手段和手法。

  没有人比温汝更想要《山字经》。

  她深悉她哥哥的本领。

  她也听她同门长辈说过:“‘死字号’里施毒高手如云,但若论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空前绝后独步天下者,你哥哥温蛇堪称第一人也。”

  她知道她兄长“毕生精研之所聚”,便是在这一部经书里。

  她决不容此书落于他人手里。

  ──尤其不能给她最痛恨的李吻花夺得。

  也许,只有一个人能更了解这部《山字经》的威力无穷。

  那就是李吻花。

  她当然极欲夺得这部经。

  甚至可以说,她嫁给温蛇,为的就是这部书。

  ──书里的用毒奇技,就是她志在必得的。

  她不惜牺牲。

  不理会代价。

  她也曾听温蛇临死前说过:“此经确是记录了我平生用毒奇法,有了它,天下用毒莫出其右。用毒之可怕,是不必交手便能杀人,是故天下无敌者亦怕毒。各种各式、防不胜防、无臭无味、无可救药的毒法,尽在其中……不过我最珍惜的还是自己亲手所绘的三幅画,虽然个中没有武功、毒技,但却是我自己亲手画成的,倾注了深刻的感情,我──”

  ──“我”个屁!

  李吻花才不管有没有感情!

  她不要画!

  她只要经!

  ──《山字经》!

  “老字号”温家曾灭过“飞刀帮”李家,他们只有学得温家秘技,才能转而壮大,歼灭温家,一雪前耻!

  故而,人人要《山字经》。

  人人要争夺这部毒经。

  大家都动手了,温丝卷仍在愣头愣脑地看画。

  他正在看第三幅画。

  那山仍是山。

  看来朴拙,但却运笔率真。

  看去无华,但能直见性情。

  ──那山仿佛也回到本来面目。

  山就是山。

  实就是虚。

  虚便是实。

  原本看来像个小童涂鸦,细看却似一流高手信笔随意返朴归真的游戏之作,再三品味,却觉那也不过是一幅画。

  一座山。

  巍峨的山。

  ──意在言外的山。

  这座山,仿佛也有言外之音:

  那是他父亲温蛇临终前对他说的一番话。

  ──那番话,配着这三幅画并赏,仿佛就更有意思,更有余味。

  可是他小小的心灵却不明白:

  这些大人都为何打架?

  ──为一部经书大打出手,而都忽略了墙上的画、画中的山……

  书里的意思。

  山外的话。

  第六章山原来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字

  战斗非常剧烈。

  也十分短促。

  ──由于战斗太过剧烈,所以才如此短促。

  也由于战斗竟如此短促,所以更加剧烈。

  李吻花最想要这一部经书,所以第一个为它牺牲。

  她死了。

  三鞭道人、梁深仇、何大恨跟她一道联手,先行夺得了经书。

  然后余近花、何大恨、梁深仇一齐向她出了手──由于她断没有料到:一个是她手帕姐妹,一个是暗恋她多年的男子,一个是她暗中相好多时的汉子,会一齐出手暗算她。

  ──只为了一部经书。

  《山字经》。

  因此她只有“被牺牲了”。

  陈开怀要全力夺《山字经》。

  他出手极快。

  ──但就是因为他出手太快了,给孙加零认定他是个头号对手,所以先行剪除再说。

  于是他以“双手过膝猿猴枪”,猛攻陈开怀。

  陈开怀的屠妖刀只好迎向这一支倏忽莫测的枪,但他连仗以成名的“杀人眼波”之“摄魂伤魄大法”也未及施展,却已着了詹远草黑风舞锋剑的“黑杀一击”。

  詹远草杀了他。

  ──也可以说是杀了“自己人”。

  他恨这个人:

  因为他夺去了温汝。

  他绝不能容忍他所爱的女子,除了他之外,有别个男人。

  他用情很深。

  也很专。

  所以易妒。

  也易恨。

  ──因为爱得深便也伤得重。

  是以他先不求夺经,先杀了他的情敌再说。

  然后他才力拼他的宿敌孙加零。

  ──先杀情敌,再斗宿敌。

  温汝一见情势,知道太好了。

  局面大乱。

  她正好趁火打劫。趁乱夺经。

  她快,可是遭梁深仇、何大恨二人联手挡驾。

  不过梁、何二人也绝非真诚合作。

  何大恨在梁深仇耳后贴了一只七色蜈蚣,螫了他一口。

  何大恨正得意时,却给梁深仇的散发“霍”地抽在脸上,登时血流披脸。

  温汝乘机杀了出去,追击夺得经书的三鞭道人余近花。

  詹远草和孙加零三度冲击,也各自挂了彩、受了伤、流了血,而今一见三鞭道人挟经逃遁,他们也立时边打边追边叱喝:

  “呔,留下《山字经》再走!”

  “嘿,你敢窃据此经,待我禀告相爷,你就──”他们追追打打,杀了出去。只留下伤的、死的人在灵堂前。

  当然还有一个活人:温丝卷。

  这时候的温丝卷,却正想到他爹爹曾私下跟他说过的一段话:

  “我学毒原是要以毒攻毒救人,有人得到了真传,却是为了害人。我把这部心血之作《山字经》所载的用毒手法,改写成一种内功心法,或许这样,可以少害些人,其实,我穷这一生所领悟的,都绘在这三幅画里,只不过,这不是武功、秘笈,而是启悟、意境。──这世上的人太贪功近利,一味贪图秘技,依仗秘笈,而不知所有的绝学都得自己体悟的,一切的绝招都须得自行苦练出来,一切都要靠自己、信自己……这三幅画,是三座山,也可以说是三个不同意境、意思、意义的‘山’字。你还小,你自己慢慢领悟吧。”

  温丝卷也不知自己领悟到了没有。他只知道爹爹也有把这番话跟继母和姑姑说过,但她们好像都没听进心坎里去。他目睹了刚才灵堂前的惨杀,虽然不甚明白,但他在看那山是山、山不是山、山仍是山三幅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却看到了三座山很像是三个同样的字:

  他年纪还小。

  认识的字不多。

  但他却认得这个字。

  也明白这个字的意思。

  他觉得这三座山就像写了三个正经八百的:“贪”字。

  稿于一九九五年四月十九日费时五、六个钟头:“四大名捕破神枪”之“妖红”在台连载期间,同时港星岛刊登“风流”、新报发表“群龙之首”。

  校于一九九五年四月廿六至廿七日:正式迁入“龙头小筑”;破戒狂骂粗,气煞,二宝贝;入伙大吉;中国天津大学汪彦钧来信诚恳用心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