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疆尸先生黄鹰九州·朱颜记斩鞍猎命师传奇·卷十七九把刀恨海吴趼人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情生契丹王 > 第八章

  「琳姑娘,您知道吗?大王去庙里,而且还是情人庙呢!」

  端木琳身旁的婢女一得到消息就不忘直奔端木琳的帐子,向她禀报。

  「什么?」正在品茶的她眉头一揽。

  「大王陪着王……我是指那姓科的女人进庙呀!」婢女重申了一逼,就见端木琳瞬间变了脸。

  因为大王向来不去庙里的事已是众所周知的,如今他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打破以往惯例,着实令人惊讶。

  「太……太不可思议了。」端木琳暗啐,「那个女人不知道对大王下了什么咒,为何大王就非得听她的不可?」

  「如今整个大辽国都传言大王喜欢她。」婢女碎碎念着,「非但如此,南院大王的夫人也来了呢!现在就住在宫内。」

  「-是说向恩的妻子?」

  「就是她。」婢女点点头。

  「大王知情吗?」端木琳追问。

  「应该还不知情。」

  「哦!」端木琳笑开了嘴角,「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她一定要让耶律酆和科柴心同时毁灭,「备车。」

  「是。」婢女看着她阴沉的笑容,立即战战兢兢地退出去。待马车备妥,端木琳立即坐上马车前往东街。

  想她端木家族在契丹也算是个大族群,拥有的兵力也不少,她大哥端木义更是战前的剽悍勇士,却只列为中官阶级,为此,他早有不服呀!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耶律酆为女人怠惰的时候,她何不护拥大哥买兵称王,事成之后,她再怎么样也是位公主呀!

  回到端木家,她便和端木义在暗房中秘密会议着……

  「-是说向恩的妻子来到宫内,科柴心却把她藏了起来没让大王知情?」端木义半-着眸子说。

  「对,就是这样。」端木琳笑着,「我猜测,科柴心一定会利用她作引线,好与向恩重续前缘。」

  「那太好了。」端木义握紧拳,「-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只要能让耶律酆亲眼目睹科柴心与向恩幽会,事情就好办了。」

  「也是,就算耶律酆不会因此而失心消志,至少巩固了我在他心底的地位。」她撇着笑,「对了大哥,那我该怎么做呢?」

  「回去后,-紧密地盯着向恩妻子的动作,如果她迟迟不动作,-就推波助澜一下,保证事情会如愿进行。」端木义得意地笑着。

  「可我担心那女人不会听我的。」她指的是伍蝶儿。

  「这就得运用-的智慧了。」端木义笑睨了她一眼。

  「好,我一定会尽力,到时候会命人暗地通报你的。」端木琳眼珠子一转,露出狂肆的笑声。

  在王宫内已住了数天的伍蝶儿,一颗心始终停留在向恩身上,就不知道她离开的这些日子,他可曾想过她?

  唉,不会吧!如果真有人告诉她向恩会想念她,她还真不信呢!

  「蝶儿,来喝杯茶。」科柴心命塔丽儿端了壶好茶来到伍蝶儿暂住的西厢房。

  「王妃,这怎么好意思?」正对着窗外冥想的伍蝶儿没想到科柴心会特地来找她。

  「在这偌大的宫殿中,我没认识什么人,所以颇无聊的,来找-是因为我很喜欢-,想与-作个朋友。」科柴心柔柔一笑。

  「王妃愿意和我作朋友?」她甚感意外。

  「当然了,而且是一辈子的朋友。」科柴心亲手为她倒了杯茶,「这茶是高山茶,是以汉人教授的烘茶技术制造的,所以味道甘美,-喝喝看。」

  伍蝶儿拿起杯子,「谢谢。」

  浅尝了一口,她立即点头道:「真好喝,好醇喔!」

  「那就多喝点,若是-已决定回南院,我会命人多准备几包让-带回去。」她这话让伍蝶儿立即锁了声,小脸露出苦笑。

  「怎么了?」伍蝶儿望着她。

  「王妃,您真的不肯见大人吗?」伍蝶儿仍想作最后的努力。

  「那现在换我反问-,-真的愿意割舍他?」

  科柴心的话给伍蝶儿的内心带来不小的冲击,但她仍紧抿唇,摇着脑袋说:「只要他快乐,要我怎么我都愿意。」

  「唉!-……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了。」科柴心摇摇头。

  「这句话是我想对王妃说的。」她一双祈求的眼,让科柴心看了压力甚重。

  「我看我们还是喝茶吧!」科柴心只好逃避她那双委曲求全的眼神。蝶儿或许不知道,她对向恩的不舍早已转化成对耶律酆的爱了。

  耶律酆虽是大王的身分,威武勇猛、霸道无情,但在感情上却少不了她。

  可向恩已经有了如此善感多情的伍蝶儿,她深信蝶儿的爱会感动他,因为向恩不是个无情之人。

  一边喝着茶,她们不再聊向恩,只是闲话家常,感觉才没一会儿的时间,太阳居然已经下山了。

  「时候已不早,我该回去了。」科柴心站起,与她笑望了一眼,「跟-聊天的感觉真好,改天我会再来。当然,-也可以来找我。」

  「我会的。」

  直到科柴心与塔丽儿走远后,塔丽儿这才说:「王妃,您真不该收留她,若是让大王知道了可不好。」

  关于科柴心与向恩的过去,也是前几天科柴心主动告诉她的,免得她心里存疑。

  「可是她不肯回南院,我又怎好赶她走。」科柴心纤柔一笑,「我想大王并不是个无理之人,没关系的。」

  塔丽儿实在不敢多说什么,可是她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好不安呀!

  或许她的预感是对的,就在这时候,端木琳居然找上了蝶儿。她走进西厢房对尚在亭子里发呆的蝶儿问道:「您是南院大王的夫人?」

  听见陌生的声音,让蝶儿吓了一跳,「-是?」

  「我是大王的女人。」端木琳抿唇一笑。

  「什么?」蝶儿很意外。

  「其实科柴心很可怜,她被自己不爱的大王爱上,却得和深爱的向恩分散两地,我倒挺赞成-这么做,毕竟得不到的爱死守着又有何用,干脆成全他们是不?」端木琳开始挑乱蝶儿的心绪。

  「可……可是王妃不愿意。」一开始蝶儿对端木琳是有防卫之心,可听了她的话,倒是觉得她的想法和自己有几分相同,于是不设防地也对她挖心掏肺了。

  「那是因为王妃不敢,她害怕会出纰漏,只要-小心进行就成了,不需要事先知会她。」端木琳笑说。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少了科柴心,大王就是我的,基于女人自私的心态,所以我是非常希望她能回到向恩的怀抱。」

  蝶儿摇摇头,「没想到-竟然敢这么对我说。」

  「因为我相信-不会向大王告状。」端木琳走向她,「怎么样?-能让向恩拥有所爱,我也可以独得大王的爱,愿不愿意合作?」

  「合作?」

  「我可以帮-说动王妃,而由-去通知向恩,要他准时前来,待他俩双宿双飞之后,一切都圆满成功了。」端木琳这话让蝶儿心一动。

  「怎么样?」她又问。

  「这……」为了向恩,蝶儿愿意冒一次险,「好,我试试。」

  端木琳扬起嘴角,笑得奸恶。事情真简单,就这么几句话她的计划便实现了一半了,没想到这女人竟爱向恩爱得这么深。

  傻呵!

  然而此时,向恩就躲在茶肆中喝着老酒,前阵子他去过伍蝶儿的老家,却得到她没有回去的消息,然人海茫茫,他真不知该去哪儿找人。

  因此,他只好以酗酒来缓解内心的沉闷,甚至想,她不回来也好,陪他一个失去希望与未来的人又有何价值呢?

  但就在他持续狂饮之际,南院下属立即奔进酒肆,「南院大王,夫人回来了。」

  「哦!」他抬起半醉的眼,「她干嘛又回来了?」

  「她现在已经朝这儿走来了。」

  向恩紧皱起双眉,「这女人到底在做什么,难不成要来限制我喝酒?」

  虽然乍听她回来时,他心底有份莫名的雀跃,可事后想想,她真不该回来,回来只是误了她一生。

  「这个属下就不知道了……呃……夫人。」他一回头,正好看见伍蝶儿步入酒肆。

  「你先下去。」蝶儿说着,便走到向恩身旁,「我能跟大人说句话吗?」

  「-一跑就好几天,现在突然出现,就一副我非得跟-谈话的模样,谁理-呀!」他还是拚命喝着酒。

  「别喝了。」她用力抢下他手中的酒杯,「我是要与大人谈关于王妃的事。」

  向恩持杯的手一顿,「-是指柴心?」

  「对,我去找过王妃了。」蝶儿敛下眼。

  「-说什么?」向恩用力站起拉住她的衣襟,「该死的,-竟然跑去找她,-到底是何居心?」

  「我只是想求王妃回到大人身边。」她微微笑着,「我只希望大人能快乐。」

  「算了,-少自以为是,她是不会答应的。」向恩冷冷一哼。

  「大人错了,王妃愿意,她真的愿意呀!」她开心地握住他的手,「今晚……今晚在王殿后方的石洞,王妃愿意见大人一面。」

  「她愿意见我?」向恩很意外。

  「对,如果时机可以,我希望大人能带王妃私奔,远离这儿。」蝶儿抿紧唇,微颤着心说。

  「-……」向恩-起眸望着她,「-真的希望我带她走?」

  「我……」蝶儿欲言又止。虽然离别依依的惆怅直涌上心头,可她仍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还没回答我?」

  「别管我愿不愿意,我只希望大人能过得很好。」她抬起脸对他甜甜一笑,「大人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快回府梳洗一下,便可准时赴约了。」

  见他傻愣愣地看着她,「大人该不会是醉了?别喝了,快回府吧!」

  抓起他的手,蝶儿用力往府邸的方向拉,而向恩只是被动地跟着她走。一路上,他愕然地望着她比他还焦急的神情,对她,他是愈来愈不了解了。

  晚膳过后,向恩便依蝶儿所言前往殿后的石洞内;而科柴心也听信了端木琳所言──她说蝶儿跑到石洞躲起来,只想见王妃一人。

  科柴心不疑有他,瞒着耶律酆和塔丽儿,单独前往后山。

  「蝶儿、蝶儿……-在吗?」她一边走一边喊着。

  沿路叫唤下,就在石洞旁她停下脚步,接着又朝里头走去,「蝶……」

  突然,里头亮起油灯,让她停驻了脚步,再定睛看了一眼……发现从黑影中现身在光芒下的人影不是伍蝶儿,而是向恩。

  「向恩!」她捂住嘴。

  「我听蝶儿说-终于愿意见我了。」向恩一步步走近她。

  「我愿意见你?!」这是怎么回事?她没答应呀!莫非……

  「怎么了,难道不是?」向恩挑起眉,「如果是蝶儿相逼,没关系,我可以马上离开。」

  「没关系。」她深吸口气,「既然来了,我们就谈谈吧!」

  科柴心正好可利用这机会劝他死心,用爱来接受蝶儿,否则他将会失去一位最爱他的姑娘。

  「谈谈?谈什么?」向恩现在就站在她面前。

  以往他只要见到科柴心,就会有种想上前紧紧拥住她的冲动,可意外的是……此刻他居然没有。

  「谈蝶儿姑娘。」她幽幽的说。

  「蝶儿?!」他凝了声。

  「对,是蝶儿姑娘。」科柴心深吸口气,「她是个很好的姑娘,也非常爱你,你该珍惜她。」

  「-的意思是……-来见我并不是要跟我走?」向恩-起眸,心忖: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和蝶儿说的不一样。

  「跟你走?」科柴心怔仲地摇摇头,「我没这么说过。」

  「难道……难道是蝶儿欺骗我?」

  他气得一握拳,快步走出洞外,可就在这一-那,他和科柴心两人都同时愣住了,因为……因为耶律酆就站在洞外望着他们。

  他看着向恩肩上背的包袱,咧开嘴角残酷的一笑,「怎么?两人想私奔?」

  「酆,你误会了,我只是来这里找──」

  「-别说话。」

  耶律酆走近向恩,用力抓住他的胸前衣襟,「没想到你的本事还真大,居然可以与她暗通款曲。」

  「不是这样的。」科柴心走向他,却被他给用力一挥,摔向墙角。

  「耶律酆,你何必打女人。」向恩撞向他。

  「好,向恩,今天我们就来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决斗。」耶律酆先下了战帖。

  「好,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向恩发狠地说。

  于是两人便一块儿走出石洞,来到外头空旷的山坡地。

  「别,不要……你们不要打了。」科柴心揉揉被撞疼的脑袋,快步跟了出去,挡在他们之间。

  「科柴心,-给我让开,我们之间的帐日后我再跟-算。」耶律酆冷冷地说。

  「你真的误会我们了,你能不能冷静点,好好听我说句话?」科柴心虽然害怕,但仍勇敢地对他叫吼。

  「-以为-是谁,还是以前那个掌管后宫的王妃吗?」耶律酆望着她,眼底闪过的净是波涛汹涌的恨。

  他是怎么对她的,而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回报他!女人……的确不可信,也不可爱,他终于学会了这一点。

  「酆……」她抿唇哭泣。

  「来人哪!」

  「属下在。」

  「把这女人押进壁洞内。」耶律酆-紧眸,眼底燃起肃杀之气。

  「耶律酆,你疯了!」向恩双眸暴睁,简直不敢相信耶律酆居然这么狠,因为壁洞根本不是让人待的地方。

  「押下去。」耶律酆大吼一声。

  「是。」于是科柴心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带走了。临走时,她一对多情的眸子仍不时望向耶律酆。

  「耶律酆,你真的是无药可救!」向恩举刀用力挥向他。

  耶律酆立即闪身,他一样高举大刀,毫不留情地朝他逼近。

  向恩在武功造诣上本就输他一筹,偏偏这时候的耶律酆像极了一只受到刺激的野兽,下手更是凶残,使得向恩闪避不及,肩头立即被他划下一刀。

  「呃──」向恩瞪着他,「你真要杀我?」

  「是你们逼我的。」

  耶律酆正欲逼近,就在这时候,伍蝶儿突然朝他们奔了过来,跪在他脚前,「大王请饶命,这事不能怪大人,都怪我……」

  「-……」耶律酆-起眸望着她好一会儿,「我想起来了,-是他的妻子,当初是我亲自挑选的。」

  「是的,民女伍蝶儿正是大人之妻,大人与王妃之所以会到后山石洞碰面,也是我所促成的。」伍蝶儿含泪望着向恩和耶律酆,「我不忍见大人终日生活在颓丧之中,这才于前些日子单独进宫,请求王妃能顾及大人的心情,与大人双宿双飞。」

  「-为什么要这么做?」耶律酆瞪大眼。

  「大王爱过人吗?但蝶儿爱大人,所以希望大人快乐。可大人和王妃并不想违背您,所以是我以不一样的理由将他们同时间骗来这里,大王……相信我,真要处罚,就罚我吧!」蝶儿不停地朝他磕头。

  「可为何我听来的消息却不一样?」他-起眸。

  「听来的消息?」

  「端木琳告诉我,是她亲眼目睹向恩潜进宫约见她?」

  「端木姑娘!」蝶儿吃了一惊,「她怎么可以这样?是她……是她鼓励我这么做的……天!是我上了她的当……」

  「现在我不管是谁说的,但我绝不会放过他们。」耶律酆心已乱,一心只想报复、只想出气。

  「不……大王,要杀杀我吧!求您。」蝶儿闻言,神情悲伤。

  「蝶儿,-让开,现在是我和耶律酆之间的决斗,与-无关。」向恩指向一旁,「过去。」

  「大人!」她看看他再看看耶律酆,「难道今天真得有人死吗?」

  「决斗就是这样。」向恩挺起胸,虽知道自己的胜算不大,但既然遇上了,他便无惧。

  耶律酆只是双手环胸,「向恩,别拿女人来垫背,今天你是逃不过的。」

  「好。」蝶儿站起,眸影柔媚地望着向恩,「我爱你……希望你能记着这一生有个女人是如此地爱着你。」

  她继而转向耶律酆,「如果今天的决斗真要有人丧命,那就由我来吧!」

  说着,她便转身朝身后大树冲撞过去,顿时血液从树上淌落,跟着她的身子一道坠下──

  「蝶儿……」就在这一瞬间,向恩傻住了!

  他没想到她竟会在他面前自尽,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急速奔向她,他拥住她的身子,将她牢牢锁在臂弯中,「蝶儿……-不能死,-不能死……-知不知道……我……我也有点爱上-了,为什么-不能对自己有信心一些?为什么……」

  耶律酆愕然地看着向恩抱起伍蝶儿,脸上满是泪水,接着无神地一步步缓缓走远……

  看着这一幕,他突然想起伍蝶儿刚刚问他的那句话,「大王爱过人吗?」

  他爱过科柴心,爱得深切,可是与伍蝶儿的爱比起来,就显得自私多了,像他这样的人,真没资格说爱!

  他转身走向壁洞。之所以壁洞不像是人住的地方,主要是因为那里的空间就只能挤进一个人,像扁平的墙壁这般窄小。

  此时的科柴心呆坐在里头,就连想旋身都很困难,但她相信……相信事情迟早会拨云见日,耶律酆会懂得她的心。

  不一会儿,壁门开启,她看见耶律酆朝她靠近,接着伸出双臂将她从里头抱了出去。

  「酆!」她看着他脸上僵冷的表情,猜测他对她的误会一定尚未解除。可为何他会突然改变主意放她出来?莫非是向恩已经──

  「告诉我,你是不是杀了向恩,是不是?」她激动地摇着他的身子。

  「-放心,死的人不是他。」耶律酆-起眸。

  「不是。」她轻吐口气,跟着想想又不对,「那是谁?」

  「如果是我,-会不会松口气?」他扯唇淡漠一笑。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科柴心凝了心。

  他弯起唇,俊魅笑眼微微-起,那张俊美到充满魔性的脸孔缓缓逼近她,「我刚才很明显的看出-松了口气,所以,我想-刚刚一定在祈求是我死,对吧?」

  「不,我根本没这么想,我希望你们都能平安无事,如果非得死一人,就让我来吧!」

  她泪眼婆娑地望着他,着实被他眼瞳中明显的恨意所伤。或许,只要她一死,便什么事都可解决了。

  耶律酆怒目圆瞠,因为他发现她居然张开嘴打算咬舌自尽!

  「不要──」他的大手往她的两腮一扣,紧箝住她的牙关,不让她做出这种蠢事。

  「为什么?为什么……-们都会为了向恩深陷到这样的地步?」他利目望着她。

  蝶儿为了向恩可以牺牲自己,而她竟然也是。难道她们都如此深爱着他,爱到不可自拔的地步?

  「你答应我,别再找向恩的麻烦,随他去吧!好吗?」她淌下了泪。

  因为她爱他,却对不起向恩,所以怎么都无法接受他们之间任何一人因她而死。

  「-……」可耶律酆却误以为她深爱向恩依旧,即使死也要他活命。

  于是他叹了口气,「向恩真是好福气,我真该骂他人在福中不知福。」

  「你是什么意思?」科柴心听得懵懂。

  「伍蝶儿已经为他死了。」他无力地坐在一角,慨然低语。

  「你说什么?蝶儿她?」科柴心吃了一惊。

  「对,她自尽了,可我没想到-也要这么做,难道死是件那么有趣的事?-们竟然都可无畏的为了心上人去死!」他瞪着她。

  「我──」她被他这严厉的一眸给骇住。

  「-走吧!」耶律酆闭上眼。

  「走?」科柴心傻愣地站在那儿。

  「伍蝶儿已经死了,向恩身旁已没了人,-去正好接替她的位置。」耶律酆回头睇凝着她,「我成全你们。」

  「酆!」科柴心直摇着脑袋,「你误会了,我并不期待跟他走,我只想永远留在你身边。」

  「算了。」他根本不相信她的话,「-只是怕我继续找向恩的麻烦,才委曲求全留下是吧?」

  「不,我是爱你的,这是真的。」她紧握住他的手。

  「爱我?」耶律酆发出阵阵苦笑,「算了,若真爱我,不管是谁的主意,-都不会去赴约。」

  科柴心傻住了,「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她会赴约完全是上了端木琳的当呀!但她知道依目前这样的状况,她说什么都没用,反正他就是认定她是个不会爱他的女人。

  「酆,我可以走,但你一定要振作起来。」看他此刻阴沉的脸色,她担心的人是他呀!

  「我的事用不着-假费心。」他冷冷一哼,「以后我一样会有成群的女人围绕,同样为万人之上的契丹王。」

  科柴心咬着唇,点点头,「是呀!你不可能只拥有一个女人,而我却希望我爱的男人只拥有我。」

  「所以风流的我根本无法满足-,-还是去找专情的向恩吧!」望着她,冷淡的眸光突变深沉,半晌后他便举步朝前离去。

  她凝泪望着他的背影,举手轻喊了声,「酆……」

  耶律酆听见了,却没停驻脚步,只是冷着身影继续他空乏的步履,直到下了山坡,他从衣襟中拿出一张纸条──上头写着「向恩」二字。

  这是在蜜碧湖「情人庙」里守庙的庙祝拿来给他的,并告诉他王妃那日在庙里写上希望能厮守终生的男人名字就是他。

  既然她对向恩始终无法死心,那他死守着她也太牵强了。

  用力将手中的纸一揉,扔在坡地上,他快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