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春风柳上原江南江湖急救站李凉风玫瑰沧月和番美人红杏真假花贼楼采凝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历史 > 权力野兽朱元璋1 > 第三章 拜码头、找领导的艺术

第三章 拜码头、找领导的艺术

  “我们要干大事,一开始势单力孤,”朱重八冷静地分析着形势,他认为开始是要依附于人。依附什么样的人,关乎成败。此前他已经派陆仲亨到徐寿辉那里,派费聚到方国珍那儿去了,他要权衡后再做决定。

  偷窥者

  晚饭后,郭山甫照例看起了《易经》,他的夫人走了进来,埋怨他不该让那个脏和尚睡在书房里,“打发他到西厢房和喂马的小子住在一起,就高看他一眼了。”

  “妇人见识。”郭山甫捻着胡须说,“你懂什么!时来运转时,这人非同小可呀。”

  郭夫人坐下后,没好气地说:“你叫我来有什么事?说吧。”

  郭山甫沉吟了一下说:“据我观察,这个和尚日后必大富大贵,我想把儿子都托付给他,将来必能拜将封侯。”

  “你又做梦。”郭夫人语带讥讽地说:“你没打算把宁莲也嫁给他呀,说不定将来当贵妃娘娘呢。”听了这话,郭山甫一拍大腿,说:“夫人高见,正合我意!宁莲许配给他,荣华富贵是注定的。”

  郭夫人一听这话火冒三丈,皱眉道:“你是不是疯了?!我女儿可不是你随便打发去送礼的。”说罢转身往外就走,叫都叫不回,郭山甫只得摇头,自言自语说她鼠目寸光。

  这时,郭宁莲进来了,她告诉郭山甫,方才自己和二哥去偷看,“那和尚正在写字,我说可能在写心经,二哥说他在记豆腐账,谁施舍给他馊饭、泔水什么的。”说着自顾笑了起来。郭山甫摇摇头,说:“此人心不在浮屠,记流水账更荒唐了,断不可能。”

  郭宁莲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那会是写什么呢?看不出这个丑和尚还挺神秘。”郭山甫挥了挥手,道:“那不是丑,是相貌奇伟,自古奇人多奇貌。”郭宁莲听了撇撇嘴,不以为然,扭头转身出了客厅。

  朱重八也自然而然地成了郭山甫夫人的关注对象。

  她带个丫环轻手轻脚来到门口,向里面张望。只见朱重八已脱了上衣,袒胸露腹地伏案写字,他的一只脚架在椅子上,右手飞快地写字,左手却在搓脚丫。这令人恶心的习惯令门外偷窥者大为失望。

  郭夫人皱起眉头,转身就走,才走了十几步,就迎面碰上郭山甫,郭山甫呵呵一笑,故意打诨地问:“你来相姑爷了?我没说错吧?相貌奇伟,必有大福。”

  郭夫人啐了一口:“你给我闭上嘴吧。这么个丑和尚,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写字还抠脚丫子!你让我女儿配他,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说罢气冲冲走了。

  郭山甫哈哈一笑,又说了句:“女人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随即走进屋内,邀请朱重八去客厅喝茶,朱重八马上答应了。

  等他们离开后,郭宁莲乘机溜进书房,她一眼就看到桌底下朱重八那个油渍斑斑的破褡裢。她蹲下身,伸手在褡裢里掏了半天,找出了那个厚厚的本子,打开后发现每一页纸上字迹大小不一,首先看到的是:“民可载舟,亦可覆舟。”下面的小字写着,某年月日过颍州,百姓被官府逼交五年以后的赋税,索性造反……又翻一页,又看见批注:“官逼民反,江山动摇。”

  郭宁莲神色凝重地往下翻,心里的敬重感也随之增强,她想不到一个丑和尚,会发如此宏论。

  “你这丫头在这发什么呆呀?”郭夫人冷不丁地走了进来。

  “你吓了我一跳。”郭宁莲脸上一红。郭夫人不屑地看了一眼朱重八的笔记本,说:“一个胸无点墨、粗俗无比的和尚,能写个什么来?”这时郭山甫走了进来,问:“你们娘儿俩在这儿干什么呢?”他从墙上取下一把剑,原来朱重八要演习剑法,自己替他来取剑。

  郭宁莲指指厚厚的本子问:“他写的这些东西,父亲可曾看过?”

  “这是什么?”郭山甫凑过来,坐下来从头翻阅。看了一会儿,抬起头来,拍着本子道:“我说什么来着?他不是凡夫俗子!”

  郭夫人说:“写了些什么呀,值得你们父女俩都给他叫好?”

  郭宁莲说:“这个和尚这几年走了很多地方,颍州、光州、固州,所到之处,他考察民情、民风、民怨,全记录下来了。”

  郭夫人说:“记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又不能当吃又不当喝。”

  郭山甫说:“你懂什么!他通过一路寻访,已经断言元朝这艘船已经烂了底、破了帮,四处漏水,就快沉了。他对黄岩人、方国珍起事,颍州白莲教刘福通、韩山童造反,都一一写明了起义原因,可能预见的结局。此人若无大志,他记这些干什么?”

  郭宁莲也说:“是啊,他看好的是这个自称是大宋皇帝后裔的韩山童。百姓反元,他认为是蒙古人入侵中原,举宋旗易于收买人心。”

  郭夫人用玩笑口吻讥讽女儿:“你也帮你爹胡说。你爹要把你许配给这个丑和尚呢,这么说你一定乐意了?”

  郭宁莲怔了一下,咯咯乐了,她根本不信爹会有此念头,不由埋怨母亲:“你说些什么呀?”

  郭山甫笑呵呵地说:“假如为父真有这个意思,你愿不愿意呢?”

  郭宁莲脸一红,说了句“我不嫁人”就跑了出去。朱重八丑陋的相貌,脏兮兮的、散发着臭气的袈裟,都令郭宁莲反感,但她也是个志向高远的人,从小风风火火,愿像男子一样去闯荡世界,她历来佩服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眼前这个记录着所见所闻的人,一下子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当然距离谈婚论嫁还太遥远,更何况他是个落难的和尚。

  郭夫人不能容忍丈夫对女儿婚事的轻率,她警告郭山甫:“不准对这个和尚提婚事。若嫁他也行,等他成了大事时再说。”

  郭山甫“哼”了一声,说:“你倒想十拿九稳!你以为你女儿是金枝玉叶呀!真到了人家称王称帝的时候,天下好女人尽他选,你女儿还送得上去吗?”

  郭夫人说:“话是这么说,谁知道他是个成葫芦瘪葫芦啊!我可怕女儿跟着吃苦。”

  郭山甫说:“我也并不是说马上就要宁莲嫁给他。他一个吃斋念佛的人,怎么能有女人家室呢!”

  第二天中午,朱重八的百衲衣晾干了。一个专做女红的下女还给他缝补了一番。郭宁莲和郭山甫走了过来。郭宁莲说:“洗一洗,还像件衣服了,爹,和尚为什么非穿这种用破布头缝起来的衣服呢?”

  “并非都这样,袈裟也有红的、黄的、赭石色等等,”郭山甫说,“这种僧衣俗称百衲衣。百衲本是佛教语,衲是密针密缝的意思,百衲是比喻缝纳之多,有些和尚,为了表白自己苦修苦练的心迹,特地用花花绿绿的杂碎布片,缝到一起做成袈裟,叫百衲衣。”

  郭宁莲说:“有些和尚自称衲子或贫衲,就是这个意思吗?”

  郭山甫说:“正是。”

  郭宁莲问:“他什么时候走啊?”

  郭山甫说:“他定在明天回皇觉寺。”

  祖坟风水真能影响子孙命运?

  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年底,二十一岁的朱重八又风尘仆仆回到阔别四年之久的皇觉寺,由于受到官民和盗贼多次洗掠,大部分佛殿已成残垣断壁,到处是大火焚毁的痕迹,只有伽蓝殿尚完好。

  朱重八见殿门钌铞上插一根草棍别住,料定有人住。他抽出草棍走进殿中,只见美音、焚音等十八个伽蓝守护神仍完好如初,神供桌上有香火,有一对投珓用的阴阳板,墙角有一块门板,上面放着一个卷起来的行李。

  朱重八卸下褡裢,向神像拜了拜,拿起扫帚去扫地。这时“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进来,问:“谁到殿里来了?想占卜吗?”

  朱重八一回头,两个人都又惊又喜:“云奇!”“如净!”

  云奇道:“一转眼,皇觉寺的僧众星散四年了,你是第一个游食归来的。”朱重八也是百感交集,他问:“这么说,你一直没有离开?”

  云奇说:“可不是。可恨元朝军队连皇觉寺也不放过,抢劫后又放了一把火,就剩了伽蓝殿了。空了师傅令我守着寺院残殿,后来佛性长老回来过,也让我守着,说日后等着大施主重修皇觉寺。”

  朱重八叹道:“兵荒马乱之年连财主都逃走了,谁肯出钱建庙?”

  云奇说:“佛性长老说了,日后重修皇觉寺的大施主自然是皇帝,除了皇帝,谁敢称大?师傅说的在理,皇觉寺嘛,自然是皇家寺庙,该皇家修。”

  朱重八说:“那么远的事,谁能知道!”停了一下,他问佛性大师又到哪里去了。云奇摇头,说:“没有定准,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你饿了吧?我整点斋饭给你吃,我学会了做素鸡豆腐。”

  “我帮你洗菜。”朱重八随着云奇来到殿后一个偏厦,是改建的厨房,朱重八在地里拔了几棵白萝卜,云奇淘米。云奇问他,“濠州有个郭元帅,听说了没有?闹得挺大。”

  朱重八点点头,说:“我知道这人,他和一个叫孙德崖的在濠州竖起了义旗。”

  云奇说:“朝廷派大将彻里不花,率三千骑兵赶来濠州征剿,在城南三十里扎下大营,连咱们这一带都驻了兵,这些官军纸糊的一样,打了一仗就落花流水地败了。”

  朱重八笑道:“说纸糊的一点不错。当今的元朝已是个糟烂透了的空壳,用力一推就倒。”他见云奇打开的箱子里面有很多蘑菇、粉丝、面筋之类的吃食,就笑说:“你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啊!”

  云奇道:“占卜的收资有限,这都是郭家小姐赏的,她答应如果灵验了,还要来还愿呢,可一直没来。”

  “你别盼她来为好。”朱重八说,“现在濠州为义兵所占,别闹个通反贼的罪名。”

  云奇笑说:“郭小姐人长得美,又知书达理,可不像个贼人。”

  “你这花和尚,看上人家了吧?看不出你要走桃花运!”

  “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过了些日子,安稳下来后,朱重八到父母的坟地上去看看,坟地本来是人家的荒地角,地势低洼,一遇雨天就容易存水。坟上已长了一人高的荒草,坟后一棵自生的柳树差不多有碗口粗了。

  朱重八先给父母烧了一些纸钱,然后开始割蒿草挖土填坟。他偶然抬头,只见对面梁上有个人影,看样子像在测量什么。朱重八并没有在意,当他圆完坟,把一沓烧纸压在坟顶上要走时,身后有人开口说:“先生别来无恙啊?”

  朱重八回头一看,万万没想到,竟是拿着罗盘的郭山甫,不禁又惊又喜:“先生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告诉贫衲一声?”

  郭山甫笑道:“我早告诉过先生的,我说我会来给你看坟山的。”

  朱重八心里一热,说:“寒微之家,寸土皆无,谈不上风水,你看我这么一小块边角贫瘠之地,还是刘家施舍的呢。”心中却情不自禁暗自思量,“祖坟风水真能影响子孙命运?”

  郭山甫说:“方才我在山梁上已纵横看过了。这相宅讲阴宅左右的风向和水流走势,《葬书》上说,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这是相阴宅的大势。”

  朱重八问:“这块墓地如何?”他心里明知道风水不会好。

  “这坟山处在山谷间,属下风口,存不住气,所以必须向上移一百步,就恰好避开了下风口,又有河湾养护,骑在龙背上,那就不得了。”说完,郭山甫指了指前方,让朱重八看百步之外。

  朱重八皱起了眉头,心想:“那不是一片乱石塘吗?岂能有风水?”村里人称乱石堆叫蛤蟆塘。朱重八记得儿时听到的歌谣:蛤蟆塘乱石沟,埋了祖宗风水流,三代受大穷,五代出小偷。

  郭山甫也不言语,一直走到乱石塘处。朱重八跟他过来,站在石头堆上。这里荆棘丛生,很不像个样子。但郭山甫一口咬定,这是有王者之气的龙脉,让他可择吉日把先人的骨殖移葬于此。

  朱重八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好。这块无主地连最贫贱的人都看不上,况且谁有力气挖动这些石头?

  郭山甫有些着急了,忙说:“我跑了这么远来为你点坟穴,会有害你之心吗?你别忘记了,我的儿子还指望跟从你光宗耀祖呢!”

  朱重八说:“这烂石塘得多大工程,才能打出墓圹来呀!”

  郭山甫道:“这个你别发愁,银子我出,工匠我雇,迁坟吉日我择,你坐等即是。”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朱重八只好依允:“我真不知怎么感激先生了。”

  “不需感谢。”郭山甫说,“我是有侯爵命的,日后你发迹了,别忘了追封我一个空头的侯爵就是了。”说毕哈哈大笑。

  朱重八沉思良久,忽然问:“为什么是追封?”

  郭山甫正色道:“人死了,不追封怎么办?”朱重八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说自己真能登上九五至尊之位?也许那时郭老先生早已作古,就只好对他追封了。这么一想,朱重八更高看郭山甫一眼了。

  三天后的早晨,云奇尚在梦中,朱重八早早起来在院里舞了一会儿剑,然后坐到树下,拿出手抄本的《孙子兵法》认真研读起来。过了一会,起床后的云奇煮好饭,喊朱重八吃饭。

  朱重八应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我要到坟地上去看看,墓圹打得差不多了,后天要迁坟了。”

  云奇说:“村里人都说你走火入魔了。放着刘家给的一块好坟地不要,却往乱石堆里葬先人,人家说,那是有名的蛇窟、蛤蟆塘。”

  朱重八说:“人家风水先生热心肠,由不得你不信,他那相面卜卦的招旗上写得明白,信则灵,不信则无,我现在是为他的至诚所感,自然也就深信不疑了。”

  云奇一边吃饭一边摇头笑他。忽然一阵嘈杂声传来,云奇说:“来香客了。”忙放下碗向伽蓝殿跑去,朱重八感到好奇也跟了过去。

  灾难袭来

  一行人拱卫着一乘小轿迤逦而来,随从全都骑在马上,且身备武器。小轿的轿帘紧紧掩着,看不见里面的人,帘子底下露出的一双天足。朱重八看见后猜测:“像是小姐、贵妇人乘坐的轿子。”

  云奇拍手说:“我认出来了,你看那双大脚!这是濠州郭小姐的轿,你没看见轿帘底那双大脚吗?我不明白,她家里为什么不给她缠足?那一双大脚,吓人一跳。听人说,她的外号就叫马大脚。”

  朱重八忍不住笑出声来,在他看来,女人裹脚实在是陋习。

  他问:“你不是说她姓郭吗?怎么外号又叫马大脚?”

  “这我也不知道了。”云奇说完,迎上前去。轿子在伽蓝殿前落下,押轿的百户长吆喝:“我家小姐来还愿了,伽蓝殿的和尚过来!”

  帘子还没有撩起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轿中传出:“不得造次,对出家人要敬重。”随后帘子打起来,走下一个气质高雅有着明亮眸子端庄秀丽的少女,朱重八迅速从上到下打量她一遍。他跟着云奇走上前,云奇双手合十说:“贫僧迎候施主光顾敝寺。”

  少女眉目含笑地点点头,叫从人把供品、祭牲供到神祇前去。众人从马上抬下猪头、羊头、牛头,还有水果、点心和香烛。少女注意到了朱重八,看了他几眼后,轻声问云奇:“这位师傅上次我来倒未见。”

  云奇忙说:“他是我师弟,上次施主来问卜时,他尚在淮西云游未归。”朱重八赶紧上前一揖,说:“贫衲叫朱重八。”

  听了这个名字,马小姐忍不住笑了:“你没有法号么?”

  朱重八红着脸说:“朱重八是俗名,贫僧法号如净。”

  小姐一边向寺里走一边随口说:“如净这名字不错,佛家讲究六根清净。”朱重八对马大脚天生有好感,所以主动搭讪说:“小姐说得不错,所谓六根,眼、耳、鼻、舌、身、意,都清净才行。”

  小姐淡然一笑说:“前五根,清净起来比较容易,意净是很难的,根是能生的意思,眼耳等于色、声。”

  朱重八很是惊讶:“没想到小姐也通佛经!”

  小姐笑道:“略知一二而已。”说完走进殿中。

  朱重八在后面听着她身上叮咚的环佩声和隐隐飘散过来的幽香,禁不住吸了几下鼻子,他意识到这是心旌摇动了。他并不自责,从剃度那天起,自己就没把身子真正无保留地许给寺院,他知道还俗是迟早的事,人间的七情六欲他是割舍不下的。

  马大脚也好,朱重八也好,谁也没想到,一场灾难正向他们袭来。大路上,一队马队风驰电掣般向伽蓝殿驰来。为首者身披铠甲,半蒙着脸,他用马鞭一指,说:“看到马大脚的轿子了,快!”说毕扬鞭打马,众骑紧跟,大路上烟尘汹涌。

  马大脚在美音诸神前上了三炷香,跪在蒲团上磕了三个头,双手合十在头顶,心里默念着:“我马秀英代父亲感谢众位神祇,因前次问卜灵验,致诸事顺利,大事得成,今特来还愿,尚祈神祇保佑。”起身后,她吩咐百户长把银子拿上来。

  百户长用漆盘托了十锭银子过来交给云奇,云奇推却说:“这个不敢当。”

  马秀英说:“这是家父的一点诚意,留着做庙上的香火钱吧。”站在一旁的朱重八见云奇还在推辞,就说:“却之不恭,你收下吧!”

  说话间,忽然听见殿外一阵人喊马嘶声。马秀英扭头问:“谁在喧闹?”百户长快步出去,顷刻跑回,惊慌失声大叫:“小姐,来强盗了!”没等马秀英反应过来,已有十几个蒙面匪徒冲入伽蓝殿,手中刀剑挥舞,见人就砍。

  百户长带着几个随从举刀相迎,战了几个回合,因众寡悬殊,马秀英的几个随从先后被杀死在廊上廊下,朱重八手中没有武器,他操起一条板凳迎战,云奇也赤手空拳来战。

  马秀英一时手足无措,在一旁吓呆了。更多的人冲了进来,为首的人大叫一声:“绑了马大脚,快走。”朱重八、云奇这才明白,歹人是冲着马秀英而来的,到底是劫财还是劫色?一时还难以判断。

  那伙人不由分说,架起马秀英就往外走,临走还把刚刚供到香案前的三牲和果品也席卷而去。朱重八和云奇追出庙门,匪徒已纷纷上马逃窜,马秀英被横担在马背上,神色慌张。

  朱重八心急如焚,他对马秀英剩下的几个兵弁果断地招了招手:“跟我去救小姐!”

  孤身入虎穴

  掠走马秀英的蒙面强贼扬尘狂奔,朱重八等人在后面紧追不舍。贼首回头看见有人追来,更加打马快跑。

  横在马上的马秀英也看到了有四人追来,为首的竟是一个和尚,心里不由五味杂陈。由于距离远,又在震荡的马背上,她一时分不清来救自己的究竟是云奇,还是刚有一面之识那个叫如净的和尚。

  朱重八一口气追到三岔路口。劫匪为了甩掉他,分头从两条道路驰去。犹豫了片刻,朱重八选择上山的险路,前面是山岩陡峭、树木蓊郁的桃花山。贼人向着盘山小路驰去,朱重八依然紧追不舍。

  这时一个兵弁策马追了上来,与朱重八并驾齐驱,他气喘吁吁地劝道:“师傅别追了,前面是桃花寨了,是贼窝,官军剿了几回都无功而返,我们这么几个人不是去送死吗?”朱重八勒住马,想了想,知道强攻不是对手。他吩咐马秀英的侍从回濠州给他们家里报信,自己决心潜到寨子里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想到办法。兵弁应了一声,策马离去。

  石头山寨是沿山的走势修成的,每隔十丈远便有一处明堡,远观宛如长城。朱重八仔细观察了一阵,把马拴到了林中树上,悄悄上山。

  此时占据桃花山寨的头目叫赵均用,他也打起了反元旗号,但同时也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赵均用从前当过县衙里的捕快,因为办人命案收受贿赂犯了事,逃亡在外,趁乱拉起竿子占山为王。

  赵均用曾想与濠州的红巾军郭子兴联手,没有谈拢。赵均用想坐第一把交椅,郭子兴不干。话虽不投机,赵均用却没有白去一趟濠州。

  他发现郭子兴的义女马秀英是个美人胚子,便动了邪念,派人四处打探马秀英行踪,总算在她去皇觉寺还愿时如愿以偿地抢上山来。至于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和尚在后面尾随试图夺人的事,赵均用根本没当回事,桃花山寨在他眼里就是铜墙铁壁。

  赵均用与几个头目在山寨聚义厅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个头目说:“赵头领旗开得胜,他郭子兴不献出濠州来,就别想要他女儿。”

  赵均用喝了半碗酒,啧啧嘴说:“我还真没想到,郭子兴有这么个白嫩动人的女儿!现在,他拿濠州城换他女儿,我还不干了呢!”

  一个小头目巴结地问:“赵头领是想让这小女子当压寨夫人么?”

  赵均用说:“你们看行吗?”几个头目都点头说行,他们羡慕赵头领有艳福!赵均用哈哈大笑,说:“多亏兄弟们!来,喝酒!”。

  马秀英此时被锁在粮仓里。这是用原木垒成的库房,里面堆了不少粮食袋子、马草之类。时间一点点流逝,她从木头缝隙看见天上的星星。摇晃的光亮由远而近,赵均用打着响嗝来到库房前。

  马秀英警觉地站起来,向后躲闪。赵均用举着火把照着她,嘿嘿笑道:“美人儿,别怕!我跟你爹有仇,跟你没仇,我不会杀你的。”

  马秀英对他怒目而视:“光天化日下,你抢劫良家妇女,你不怕遭天谴吗?”赵均用哈哈笑起来:“你怎么能算良家妇女?你是地道的反贼之女,其实我也一样,都是反叛昏庸元朝的义士。”

  马秀英正色道:“哪有自称义士的人干抢男霸女的勾当?”

  “我是一番好意。你若愿意,我娶你为夫人,明媒正娶,如何?”

  马秀英不想吃眼前亏,便说:“那你先放我回濠州去,你再带了聘礼、遣媒人来下聘,这样强娶,我宁死不从!”

  “那可不行。你别想骗我,你回到濠州必定反悔,我难道能发兵去娶你吗?”

  马秀英把头扭向一边,怒道:“不放我,我誓死不从。”

  赵均用冷笑说:“你不从也得从。我这山寨,鸟儿都飞不进来,我今晚上就要娶你,你不是不从吗?我看你能逃出如来佛的手心!你若乖乖的,我和你拜天地,你若不从,我就把你剥光衣服,先睡了你!”

  马秀英无奈,只好说:“我就是答应了,你也不能这样绑着我成亲啊。”赵均用咧开嘴乐了,喊门外的人进来,让给小姐松了绑,送到他房里去,赶做一身红裤子、红袄穿上。外面的护兵答应着进来。

  已经潜进桃花山寨的朱重八,借着夜色掩护,避开举着火把来往巡寨的兵丁,渐渐靠近了聚义厅附近。他来到聚义厅外,从墙壁缝隙里望进去,见有人正给赵均用包扎胸部的伤口,心生好奇。原来马秀英被松绑后,趁他不备,夺下刀来刺了赵均用一刀,可惜力气小,又剌偏了。

  赵均用骂道:“这个小贱人,再捅正一点,就捅死我了。”二头目在一旁怪他太轻信了,“你就应该霸王硬上弓,先睡了再说。”赵均用咬牙切齿道,“老子现在受了伤,动硬的没有这个力气了。”

  二头目说:“这有何难?先用闷香把她熏迷糊过去,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吗?”赵均用喝了一口酒,笑道:“好主意!你后半夜用闷香把她给我熏过去,我再受用这个小贱人。”

  二头目答应道:“我现在就去找闷香。”说罢走了出去。

  朱重八见二头目出来,赶紧闪在一边,悄悄尾随而行。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二头目钻进了一间木头房子,不一会儿,拿了几支闷香出来,朱重八悄悄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了囚禁马秀英那间房子前。

  二头目趴门缝向里望望,淫笑几声,说:“小美人儿,等着好事吧。”说完打着火石,点着闷香,一支支插在缝隙中,然后走开。

  朱重八借树丛掩护,避开看守,迅速靠过去,把闷香拔出来,熄掉,拿在手上,又从原路往回走。他跟踪山寨二头目,见他又走进了聚义厅,重新筛酒,与包好了伤的赵均用喝第二轮。二头目说:“等差不多了,你就可以去睡那小娘们了,我还得回去睡空房啊。”

  赵均用笑说:“别急,下次从山下给你弄一个标致的,来,再喝几杯酒。”朱重八见他二人推杯换盏地喝起来,便把闷香点着,插到门缝中,随即迅速离开,向关押马秀英的地方跑去。

  快到的时候,他猫腰隐在暗处,趁守在门外的匪徒去撒尿的空隙,手脚麻利地撬开门锁,蓦然出现在马秀英面前,马秀英吓了一跳,随即大喜过望:“是你?如净师傅?你怎么来的?”

  “我是来救小姐的,快跟我走。”他不由分说拉着马秀英跑出门……等到赵均用翻着白眼清醒过来时,他的新郎梦也做到头了。

  解救马秀英

  朱重八和马秀英在黎明前翻越石头寨墙,逃出了虎口。

  他把马秀英扶到马背上,然后腾身跃上,对马秀英说:“对不起小姐,没有两匹马,多有不敬了。”

  马秀英说:“师傅这时候不必说这种话,我感激不尽了。”

  朱重八双腿用力一夹,坐骑便放开四蹄向山下冲去。

  马秀英几乎就是在朱重八怀里,她长这么大从没与男人挨得如此近,更何况是个陌生人,只觉面红发烫,心头突突直跳。马跑得很快,耳旁风声呼呼响,她感激这个小和尚,没有他的仗义,自己即使不死,也必被强盗匪徒夺去贞操。

  天大亮时,路上行人多了起来。马秀英再三要下马,朱重八明白她的意思,大庭广众之下,姑娘与和尚同乘一骑太不雅了。

  朱重八跳下马来,牵着马缰走在前面。

  马秀英说:“你怎么不骑了?”

  朱重八说:“一男一女同骑一马,叫人看了不雅。”

  马秀英笑道:“一个和尚牵马,马上驮着一个年轻女子,这同样不雅吧?到前面大一点的集镇,看能不能雇到一乘轿子,那就不劳师傅远送了。”

  朱重八却坚持要把她送到濠州去才放心,马秀英也不再争。

  他们进入集镇时,已是辰时。集镇人烟稠密,集市也兴隆繁华。一个烤饼的当街叫卖,朱重八嗅了嗅,说:“饿了,买几个烤饼吃吧。”

  马秀英未置可否。朱重八牵马走过去,说:“来四个烤饼。”见生意上门,烤饼的喜笑颜开,用荷叶包了四个热腾腾的烤饼,递给朱重八,说:“你付两文钱就可以了。”朱重八走到路边,把烤饼递给马秀英,又走回来,小声对卖烤饼的人说:“不好意思,贫衲没带钱来。”

  烤饼的一惊:“你是想化缘啊!我可不是舍善的,全家靠我卖烤饼度日呢。”朱重八低声下气地央求说:“可我真的没钱。”

  “你这和尚好没分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却说没有钱!真是岂有此理。”

  朱重八说:“你说的也对,”他挠着光头想了想,走过去,索性把马鞍子卸下来,提到卖烤饼的面前,“这马鞍子够几个烤饼钱了吧?”

  那人并不买账:“没有马的人要个马鞍子干什么?”朱重八苦着脸说:“你总不能说把那匹马也送给你吧?”

  “算啦算啦,”那人顿足说,“碰上和尚,算我倒运!这马鞍子我不要你的,烤饼白送你吃了。”朱重八急忙说了声谢,便又抱着马鞍子往回走,说:“那我在佛祖面前多给你祷告几回。”

  “那我得念阿弥陀佛了,让我今后别再碰到穷酸和尚。”

  回到路旁坐下,朱重八从马秀英手里接过烤饼,大口大口吃起来。马秀英问他方才抱个马鞍子去干吗?朱重八说拿马鞍子想顶烤饼的钱。

  马秀英从身上摸出一小块银子递给他,说:“怎么不早说!别亏了人家小本生意,你把这个给他。”

  朱重八掂了掂那块银子,说:“他可发财了,卖半年烤饼挣不来这么多。”他走过去,对烤饼的说:“给你,不用找了。”

  烤饼的乐得合不拢嘴了:“这我可真得念阿弥陀佛了。”说着拣了好几个烤饼,塞到朱重八怀里,朱重八来者不拒,全捧了回来。

  吃饱后,两个人又慢慢牵马上路。马秀英说:“我从来没觉得烤饼这么好吃。”朱重八却说,最叫自己念念不忘的,是珍珠翡翠白玉汤。

  马秀英从来没听说过这道菜,问是什么做的。朱重八告诉马秀英,“有一回,在一个土地庙门前,我饿昏了,有一个妙龄少女给了我半罐珍珠翡翠白玉汤,那真是人间美味,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馋,也不知道那个姑娘哪里去了,她也是个逃难的。”

  马秀英半开玩笑地说:“不是想念珍珠翡翠白玉汤,你是想念那姑娘了吧?”

  朱重八嘿嘿一笑,说:“小姐打趣我。一个出家人,怎敢有这样的非分之想。”

  马秀英脸红了,暗想怎么和一个和尚开起这样没分寸的玩笑呢,便闭了嘴,不再说什么。朱重八忽然问:“小姐到底姓郭还是姓马?”

  马秀英说:“我生父姓马,我六岁那年,父亲因为刻印一本书,被人告发是反书,下到大牢中处死了。现在的父亲是生父的莫逆之交,他就把我接过来,抚养成人。”但她并没说她的养父就是造反的郭子兴。

  朱重八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你叫重八,是不是因你父母年龄相加,正好八十八岁?”

  朱重八答:“这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我出生那天,正好是八月初八。”马秀英“哦”了一声,莞尔一笑:“怪不得……”

  朱重八见马秀英突然住口,便笑说:“小姐是不是想说,怪不得我的名字这么俗气?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是在上私塾的时候,先生给我取的,叫兴宗。这个名字我一直不喜欢,太过中规中矩,迟早我要改一个让天下人都能记住的名字。”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大约半个时辰后,远远地可见濠州城了。马秀英站住,叫他不要再往前送了。朱重八说:“救人救到底,剩这几步路了,我送你进城去。”马秀英顿了顿,说:“怕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朱重八说,“濠州城里一个郭子兴造反,难道满城的百姓也都成了反贼了吗?”

  听了这话,一丝不易觉察的不安在马秀英脸上一闪即逝,她心道,“他若知道我就是郭子兴的女儿,还会舍生忘死救我吗?”沉吟了一下说:“谢谢师傅救命之恩,日后当厚报,如果有可能,我真想做点功德,把皇觉寺重新修起来。”

  “阿弥陀佛。”朱重八说,“既如此说,那我就不往前送了,小姐多保重。”马秀英向他道了万福,向濠州城走去,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朱重八一脸怅惘迷茫的神色,呆了好一阵,才无精打采地牵马往回走。他忽然想起来,叫了声:“糟了,这马本来也是马小姐的呀!”

  待他启踵眺望,已看不到马秀英的身影了。

  想干大事,先跟对人

  乱石丛因为新立起两座很壮观的坟墓,也变了样。

  朱重八见郭山甫拿了几贯铜钱给工匠们,他趴在众工匠面前叩了几个响头,说:“不孝子代父母向各位致谢了。”

  众工匠说“不谢”,便陆续走掉了。

  坟山前只剩朱重八和郭山甫了,夕阳把他们的身影、墓碑的影子拖得长长的,河湾里的水也被晚霞照得红彤彤的。

  朱重八心里很是感慨,他对郭山甫说:“大恩不言谢!日后有用得着贫僧的去处,尽管说。”

  “你是个仗义可信的人。”郭山甫眨了眨眼睛,“你敢单身闯入贼窝救人,足见你的勇谋过人。你知道你救下的是什么人吗?”

  “是个大户人家的千金,是在养父家长大的,别的就不知道了。”

  郭山甫捻须笑道:“不知道也好。”

  朱重八虽想听下文,见他不说,也就不再问。

  郭山甫说:“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我明天就回庐州去了,我们还会见的。即使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上门来的,哈哈,你别烦就行。”

  “先生待我至诚,我虽肝脑涂地亦无以为报,怎么能谈到烦呢?”

  郭山甫又旧话重提,约定日后一定把两个儿子送到他跟前。朱重八笑说:“义务当尽,只怕我无德无能,耽误了令郎前程。”

  “这个不会怪你。我只有一个爱女,视为掌上明珠,你也见过的,我有意高攀,把女儿送到府上结秦晋之好,不知意下如何?”

  “这可使不得,”朱重八惶恐地说,“贫衲还是个僧人,怎么可能谈婚娶?况且我房无一间,地无一寸,万万不敢应承。”

  “这都不用你操心,你只说,是不是托词,没看上我女儿。”

  朱重八说:“是我配不上她。况且现在真的不行。”

  “这就是了,我也没说是现在。”郭山甫说过,似乎定了,二人一起走出坟地,向皇觉寺走去。郭山甫走后,朱重八心里有点长草。

  到了晚上,朱重八坐在床铺上在看一卷《资冶通鉴》,不时地在书的天地头上写几句眉批,圈圈点点。不知为什么,他今天总有点心不在焉,书也看不进去。在《资治通鉴》那锈迹斑驳的历史尘埃中,总有一张充满青春活力的脸影晃来晃去,一会儿是端庄娴淑的马秀英,一会儿是爽朗娇媚的郭宁莲,一会儿又变幻成了另一个模糊的影子,那是与珍珠翡翠白玉汤的香气俱来的高雅少女……

  朱重八觉得周身燥热,心里也烦躁不安。他望了一眼夜色中狰狞的神像,长叹一声。朦朦胧胧醒来的云奇抬头看看朱重八,埋怨他,“都下半夜了,你怎么还点灯熬油地看书?太费灯油了!明天再看吧!”

  “你睡你的吧。你真是个守财奴,郭小姐给了你十大锭银子,能买多少灯油?你下辈子当和尚的灯油钱都花不了。”

  云奇从被子里钻出来,赤条条地往外走,嘟囔着说:“常将有日思无日嘛,别到无时思有时。”他在门口尿了一泡尿,又走回来,向朱重八的书本扫了一眼,“又看《资治通鉴》?我听佛性大师说过,这本书尽讲当皇帝治天下的事,你想当皇帝呀?”

  “上天又没注定哪一家可以当皇帝,谁不可以想!现在四处起事,西边的徐寿辉、陈友谅,姑苏的张士诚,浙江的方国珍,北边的韩山童,哪个不想当皇帝?”

  云奇钻进被窝,说:“那不都是贼吗?官府天天在剿啊!”

  “胜者王侯败者贼,刘邦胜了,就是皇上,败了就是贼。”

  云奇刚躺下不多久,就打起呼噜来。朱重八摇了摇头,望着灯火出神,灯火的红晕中,又一次走马灯似的出现不同的女人,忽而是天真孤僻的小姑娘形象,那是送他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忽而迭化成爽朗健美的郭宁莲的影子;忽而又幻化成端庄贤惠的马秀英的俏影……

  朱重八有点心猿意马,无法自持,真想大喝一声,喝断自己的邪念。这时突然传来声音,他回头望了望,看见窗外有个黑影。朱重八腾地跃起,轻手轻脚来到门前,向外张望。借着月光,看见那人仍弓身站在窗下,在敲窗户。他走出伽蓝殿,定睛看时,原来窗下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徐达,一个是汤和,朱重八见他二人要说话,就嘘了一声,指指伽蓝殿,然后引着二人来到已成颓垣断壁的大雄宝殿。

  朱重八摸索着找到供桌上一盏油腻的灯,点着后问,他们这几年到哪里去了?怎么到处都打听不着。徐达说:“汤和去年回来过,都说你外出云游没回来。”

  朱重八问:“你们是不是在红巾军里干上了?”

  汤和笑说:“也算吧。”徐达则告诉朱重八,濠州城里,郭子兴拉起了队伍,他和汤和都当上百户长了,这次回来就是接朱重八去入伙。

  汤和说:“没你朱重八我们没奔头。别看我大你两岁,比你的智谋差远了。我们都跟着你干,日后干大了,你当皇帝,我们当大将军。”

  “扯哪去了!”徐达拍了他一下。

  朱重八问他们:“郭子兴这人咋样?成得了气候吗?”

  徐达说:“人不坏,男子汉气差点。在濠州城里自称节制元帅。”

  汤和挥着胳膊说:“他没有大丈夫的刚气,尽受孙德崖的气,他的小舅子张天佑,儿子郭天叙和郭天爵也是吃屎的货,他特别希望结识几个有能耐的人为左右臂膀。”

  朱重八沉思了片刻,说:“在人屋檐下,总得看人家脸子,他若是个可以辅佐的明主,又当别论。”

  “屁明主!”汤和啐了一口,“白长胡子,女人心眼儿。重八,你领我们拉杆子干吧。”

  朱重八说:“这是人生大事,你们得容我想想,来,大长的夜,吃点什么?”

  汤和四处张望,说:“有酒有肉吗?老子馋了。”

  徐达哈哈一笑,说:“这是庙里,怎么要起酒肉来了?”

  朱重八也不答话,走出大殿,不一会转回来,拿来一坛酒,还有些肉干、卤豆腐之类。汤和揭开罐子封口,闻了闻,说:“好香啊!看来你当和尚也是个花和尚,酒肉全不戒。”

  朱重八给徐达和汤和各倒了一碗酒,三人边吃边聊。汤和说:“天下现在都反了一半了,据我看,元朝是兔子尾巴长不了啦,这时候不干,还等什么?反正也没活路了。”

  朱重八并不想把心里的大计对他们全说出来,就说:“你又来害我。我可是个出家人,那年给你们偷铜香炉,差点丢了命,这回又来鼓动我造反。”

  徐达瞪大眼睛,低吼说:“怎么叫造反!你不是说,天下乃天下人的天下,有德者居之吗?”

  汤和帮腔道:“对呀!小时候玩游戏,你就回回当皇帝。”

  儿时游戏,他们常把棕榈叶子撕成一条条的当胡子,弄一块破芭蕉叶子扣在脑袋上当平天冠,汤和他们在底下,一人抱一块木板当笏,对朱重八山呼万岁,朱重八煞有介事地向下喊:“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朝!”——说起往事,朱重八和徐达都哈哈地笑起来。

  朱重八喝了几口酒,酒兴上来,不由唱道:“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汤和不懂,问他唱的是什么意思?朱重八红光满面地说:“这是汉高祖刘邦起事时唱出的豪言。”

  汤和拍他的肩膀:“那你就当一回汉高祖,徐达当张良,我呢,只好当韩信了,韩信不怎么样,从人家裤裆底下钻过去也干。”

  徐达笑说:“你给韩信提鞋人家都不要你。”

  “小瞧人,”汤和说,“时来运转,大丈夫弄个将啊相的当当,也说不定。”

  朱重八说:“乱世显英雄,如今倒真是英雄用武之时。我再看看。你们先回去,注意多笼络人,万事都要得人心,我什么时候去,到底去不去郭子兴那,你们等我信。”

  汤和一拍大腿,瓮声瓮气地说:“行,我就知道不会白来。”

  徐达听出了弦外之音,问:“你是不是看郭子兴的码头太小啊?”

  “我们要干大事,一开始势单力孤,”朱重八冷静地分析着形势,他认为开始是要依附于人。依附什么样的人,关乎成败。此前他已经派陆仲亨到徐寿辉那里,派费聚到方国珍那儿去了,他要权衡后再做决定。徐达拍手说:“好,我们等你消息。”

  朱重八没有注意,云奇早已醒了,此时就在殿外偷听他们谈话。

  朱重八看看酒坛子空了,说:“我只有这一坛子酒,多少就这些了,喝完了睡吧。你们在佛殿打个地铺吧。”徐达决定还是连夜回濠州去,这几天官军又来围城了,怕是要打仗,临阵找不到人要砍头的。

  朱重八说:“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