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老师好美严歌苓夏树静子短篇集夏树静子窈窕淑男茱迪·艾佛瑞两兄弟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三戏憨夫 > 第七章

  翌日清晨,卯时刚过,兰青已然来到兰记门口,想到自己将可以跟练叶厮守终生,他整晚兴奋得睡不好觉。

  准时三刻,一抹娇小身影出现在街道那头,兰青一见就迎了上去。

  “你怎么这在?”恋叶上下打量,一见兰青欲言又止的神态,她懂了。“又睡不着啦!”

  “……是啊。”兰青搔搔头。他害羞地问:“你妹妹她,跟你提过了么?”

  “练花……她说你欺负她,有这回事么?”恋叶装出一副凝重表情。

  兰青吓得连忙挥手。“我没有,真的,你相信我!”

  他表情真的好好笑……恋叶低头硬忍了一会儿,最后仍难以遏止地哈哈大笑。

  “好啦,我逗你的啦!”她伸手推着一时反应不来的兰青。“还愣在这干么,进去了啦!”

  两人双双进了卧房,门关起的瞬间,兰青幽幽说道:“你吓到我了。”

  恋叶回眸瞅他一眼,撒娇贴在他面前。“你生气了?”

  被恋叶这么甜地看着,兰青哪还有气——况且,他也不是真的在生气。“我怎么可能会生你气,我只是……我也不会说。”

  “好啦,”恋叶主动拉着兰青手摇苦,乞怜地看着他。“人家跟你道歉么,笑一个?”

  兰青看她一眼,后腼腆地绽了抹笑。“我去帮你拿点心。”

  须臾,兰青将托盘捧了进来。恋叶回头一瞧上头又摆了个有盖的瓷钵,秀眉一挑。

  “你放心,不是鸡汤。”兰青将盖子打开,一股甜甜的糯米香气飘散,是熬得糜烂的八宝桂圆粥。

  “我听陈嫂说这也算点心,而且好吃又滋补,喜欢甜食的你应当不会讨厌才对。”

  恋叶望着眼前热粥,不知是不是热气熏痛了她眼睛,恋叶竟觉得眼前一片朦胧。

  这木头当真不懂死心为何物,前儿个她嫌鸡汤太饱喝了没胃口吃点心,他便寻思其他方式,总之就是想办法要滋补她身子。昨日她自宝来客栈离开后便一直想着,该不该在今日挑明告诉兰青真相,刚才心头还有丝犹豫,但冲着眼前这碗甜粥,她决定了——

  就是今日。

  “好喝么?”见她咽下,兰青才开口问道。

  恋叶朝他一瞟,后自钵里舀了一口吹凉。“你也喝一口,尝尝味道好不好?”

  兰青望着凑在他面前的汤匙,自长大后便没再让人喂食的他,表情有些害羞。“谢谢。”他张口吃掉,后歪着头耸了耸肩。

  “坦白说,我喝不太出来……”

  “好喝,你这傻木头。”恋叶嗔他,后垂眸将钵里甜粥喝个精光。“啊,肚子暖呼呼的。”

  见练叶喜欢,兰青便开心。“明日再做其他的,好不好?”

  “喂,”恋叶支起身子将脸凑近。“是不是只要我答应跟你在一起,你就会像现在一样,永远永远——永远都这么照顾我疼我?”

  兰青点头。

  “不管我做什么事情,你也都不会生我气?”

  兰青还是点头。

  “你——真的会一辈子当我的木头,永远不离不弃?”

  “永远不离不弃。”兰青复诵,也是承诺。“永远,当你的木头。”

  恋叶深吸口气,起身。

  兰青望着走到自个儿面前的她,黑眸有些困惑。

  她手拉起他,在兰青站稳的同时,她将他头勾下,踮脚将唇瓣贴上。

  恋叶记得鸨嬷有回提过——

  “这世上的男人呐,分成两种,—种是炮竹,—种是柴炭,儍姑娘都爱头—种。以为点时砰磅作响,就表示男人劲道十足……错啦!真正的男人是柴炭,看似朴拙不起眼,可经女人细心点燃——嘻,好处包管你一辈子也用不完!”

  听时恋叶还小,哪里会懂鸨嬷话里那“嘻”声一笑的涵义,可遇上兰青之后,恋叶发现,鸨嬷说得一点也没错。

  兰青就是鸨嬷口中的柴炭,朴拙纯厚,在遇上她之前,他就连“欲望”是什也不清楚。可老天爷就这么奇妙,偏偏在这种人身上配上超乎常人的学习模仿能力。边亲吻她的同时,兰青学着恋叶先前的触碰,手指跟着轻触她颈脖,他指掌宽大,单手便能将恋叶整只细脖圈住,可他动作却是那么轻柔,仿佛他此刻碰触的,是他毕生仅见的宝贝。

  恋叶在他唇与手的碰触下发出叹息,忍不住轻扭着腰臀,想与身前躯体更加接近。

  兰青吮着恋叶下唇,探出舌轻舔,后趁恋叶微一张口,霸气地探入她口中,蹭着她柔软香舌戏玩。

  老天爷!兰青是打哪学来这等招式?恋叶晕眩地想,被他这样舔着亲着,她整个人都快晕瘫了。

  “等……等等。”趁亲吻空隙,恋叶模糊地低叫:“你这样……太浓烈了……”

  什么意思?兰青停下动作审视恋叶。“你不喜欢?”

  “不是……”恋叶被亲得一张脸红扑扑。“你是打哪学来那些方法?你不是说我是你头个碰触的人么?”

  “跟你啊。”兰青一双眼坦荡荡,代表他说的话全是真的。“你上回碰我,我觉得好舒服,所以这回,我也想让你那么舒服。”

  恋叶吓了一眺。“才一次你就全学着了?”

  “当然还加上一点揣测……”兰青好老实。“但绝大部分都是从你那学来。”

  那这样以后还有什么好玩?!恋叶嘟嘴。每次她在他身上使弄什么,下回他便依样回报,到最后倒楣的还不是她!

  见恋叶嘟嘴不说话,欲望已被挑起的兰青忍不住低下头问:“我……还可以亲你么?”

  他实在爱极触碰恋叶时的亲昵感觉,平常恋叶总是那么神秘,动不动就不准他多说多问,只有在碰触的时候,兰青才能深切地感觉到,恋叶是真的喜欢着他。

  “还不行。”恋叶手指贴住他嘴不让他碰。

  兰青失望地一叹。

  “木头……”恋叶唤道,如今这两字已成了兰青的昵称了。“我问你,昨儿个你没见着我,你都没有什么反应啊?”

  “想你。”兰青直言。“昨儿个在客栈房门前,听见练花姑娘声音,我还以为你也在里头,当时我好高兴。”

  “结果开了门发现我不在,你都不觉得奇怪?”

  兰青点点头。“我好惊讶你跟练花姑娘之像……看到她瞬间,我还以为是你穿着女衫在开我玩笑。”

  “那……你有没有想过,假如说我今天真的是个姑娘,你确定你还会喜欢是个姑娘的我?”

  兰青皱了皱眉,他再憨直,也能从她话语里听出某种弦外之音。“我不懂你意思,难不成你是说,你是练花姑娘扮的?”

  “傻蛋!”恋叶一拍他脑门。“我是练叶还是练花,难道你会分不出来?”

  没想到兰青竟然点头。“我真的分不出来。”就说他老实,有些话搁心头又不会死,可一当恋叶问了,他便没有办法闭口不提。

  “我发现我在练花姑娘身上,也可以感觉到那股子激动——那种我只有在你身上才能感觉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兰青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恋叶惊讶地看着他。

  “对不起……”兰青鞠躬道歉。“如果,你会因为我那种反应而觉得不安心,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怕练叶会因此而觉得他三心二意,甚至后悔与他亲近,但他就是没办法说谎。

  望着兰青内疚的眼,有些昨日仍看不出的迷团一下子解开了。“所以你昨日才会答应练花的提议?”她说的是自宫一事。

  兰青惊讶。“你怎么会知道的……是,我的确是这么想。因为我发现,我没有办法控制我身体的反应,而我又不想背叛你……”

  傻蛋,他真的是个大傻蛋!恋叶突然扑进兰青怀里。这么傻的傻蛋,也只有她花恋叶这个呆子才会那么的喜欢。

  兰青不明所以地紧抱着恋叶,听见她的啜泣声,他吓了一跳。“你在生我气么?”

  “啰嗦。”眼泪才刚滑出眼眶恋叶便急急抹掉。她个性倔强,最讨厌被人瞧见她脆弱的一面,而偏偏憨傻的兰青,老是能触到她最敏感的心绪,令她措手不及。

  “喂。”恋叶扯扯兰青衣角。“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不过,你要先把眼睛闭上。”

  兰青不疑有他,依言照作。

  终于到了这一刻——恋叶深吐了口气,抬起手,先是扯下绾在脑上包头布巾,接着是身上的男袍、长裤、黑鞋、白袜,最后再一举拆掉用来绑束胸脯的长布——当这些东西尽数落下,恋叶望着兰青说:“可以了。”

  兰青张眼,正要问她想跟他说什,却被眼前情景吓得双眼圆瞠。练叶的身子竟然跟他的全不一样!兰青为求确实,揉了揉双眼后再看一次,没错,练叶胸上真的多了两只圆呼呼软嫩嫩的……

  “你的身子……怎么会这样?”兰青惊问。从未见过女子身体的他,还不知恋叶胸上那两只软嫩,正是女人家的胸部。他还以为,练叶是不是生了什么病……

  “我没生病也没问题,这本来就是我真实的模样——我是练叶,也是练花——应该这么说,我名叫‘花恋叶’。兰哥哥,很抱歉我瞒了你这么久。”

  兰青眨眨双眼,好半晌才消化掉恋叶的表白。“你是说……你一直是姑娘?”

  全身赤裸,只有一缕乌丝掩身的恋叶微一点头。“我是‘倚红阁’的琵琶女,你知道‘倚红阁’是什么地方么?”

  兰青知道,那是唐津一直吵嚷着要跟他一块去“见世面”、男人狎玩作乐的花楼。

  “我大概不久之后,就得开始在阁里挂牌接客,我不喜欢,却无能改变,我的婢女为了让我解闷开心,所以答应让我趁鸨嬷不注意的时候,换装到外头溜达,可是却没料什到我竟会遇上你……兰哥哥,你会怪我骗了你么?”

  兰青愣愣地摇头,他说过他绝对不会对恋叶生气,只是自个儿喜欢的人儿一下从男孩变成姑娘,不,是本来就是个姑娘,她只是穿上了男孩的衣裳——嗳!总之他没有办法马上回过神来,他他他——现在脑子一片紊乱!

  兰青无法直视赤裸裸的恋叶,一双黑眸左瞟右瞟,就是没办法定在她脸上。怎么会这样?

  一望见地上衣物,他急忙弯身拾起。“那个……你,要不要先把衣裳穿上……”

  恋叶掩胸一退。“除非你说你不生气,说你仍跟之前一样喜欢我!”

  “我并没有生气,我也还是一样喜欢你。”

  “那你的表情为什么这么奇怪?”

  “因为我一时反应不来……”兰青搔搔头,一脸腼腆。“你知道的,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男孩,心里头想的,也全是怎么跟男孩厮守终生的事,然后你忽然间……”兰青双手比划了下,意指她玲珑有致的身材。“我想我需要多一点时间适应。”

  这会儿换恋叶傻眼,兰青真不觉得她过分,故意欺瞒他这么久?

  “先把衣裳披上,我怕你着凉。”兰青再度将衣裳往前一伸。

  这回恋叶没再拒绝,让兰青密密将衣服披上之后,她撒娇地朝兰青怀中偎去。

  兰青顿时脸红了。“呵呵。”他手要举不举,一副想抱又不敢的表情。

  “为什么不抱我?你在嫌弃我?”恋叶瞪他。

  “不是!”她一抗议,兰青手马上环住。“我只是突然间想到你是姑娘,怕唐突了你。”

  恋叶回嘴。“我仍是男孩的时候你就不怕唐突我?”

  “因为……我一直以为,你身上有的我也有……”兰青口吃。他自己也不是不明白他的反应多可笑,但,他就是这么老实的家伙。

  恋叶紧揪兰青衣襟质问:“知道我是姑娘以后,你还会想碰我么?”

  “当然想,我怎么可能不想……”兰青脸又红了。

  真的么?恋叶心头仍有狐疑,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只见她白嫩指尖一落,兰青的双眼一瞠,恋叶笑了。

  “真的呢!”

  “我说过的,不管你怎么变,你还是你啊!”兰青嘟囔。

  “兰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她仰着头凑在他肩头低喃,小手儿拨着琴弦似地滑过兰青早已硬挺的男性。

  兰青瞧她一眼,后忍不住闭上眼喘气。她的手——她的手正轻轻包住他不住弹跳的硬挺,后朝上一挲,又往底下一落……

  “恋叶……”兰青嘶声喘息。“你这样摸我,我会控制不住的……”

  “我就是要你控制不住。”恋叶踮脚轻啄他嘴唇,兰青受诱惑地将唇凑近,可恋叶却顽皮地不让他加深亲吻。“我要你迷恋我,迷到你没了我就活不下去,我要把你变成我的,我一个人的。”

  这就是她的爱情表现,彻底的、占有的……她花恋叶爱上的东西,绝不允许他人觊觎!

  “我是,我一直都是……”不耐恋叶挑逗,兰青突然将嘴俯下,同时伸手执住她唇,深深地吻了上去。

  恋叶被他突然的霸气举动吓了一跳,直到此刻她才恍然发现,她的木头绝对不是那种傻愣愣只会捱打的角色,他是火力生猛的柴炭,一经点燃,便延烧不绝,没有燃尽的一天。

  他的舌在她唇中窜动,啜饮着她的香津,直到恋叶娇喘吁吁,差点软瘫在地。

  兰青弯腰将她抱上大床,披在她肩上的衣衫滑落,恋叶看着他黑眸惊艳地眯紧,无语倾诉他喜欢他所见的一切。

  恋叶微笑地勾住兰青肩膀,在他耳边低喃:“要了我,让我成为你的人。”

  兰青眼神先是惊讶,不过当一瞧见恋叶眸子里的确定,他深吐了一口气。“我也很想……但,我不知道……”

  恋叶唇儿一弯,听懂了他未说完的话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让我教你。”恋叶手伸向兰青,在他的注视下缓缓解开他衣袍、里衣……直到跟她一样,全身赤裸。她拉他上床,后抬手拆去他头上发髻,赤裸散发的兰青,有着一股着衣时少见的狂野骠悍。

  她手指轻抚过他麦褐色的手臂,后拉起他手,轻轻罩住她柔嫩胸脯。

  她的身子像缎,紧绷滑嫩又细致……

  “继续……”恋叶娇叹。

  得到她允许,兰青将指滑落,恋叶仰头躺倒在床上,半眯着眼望着他抬起她脚,自脚趾一路舔吻,最后来到她白嫩的大腿根处。

  “进来。”她将他往自个儿身上带。

  兰青喘气,依着他身体的冲动,缓缓进入她。

  “啊!”恋叶惊叫,眼角沁出了两滴疼痛的眼泪。她手指紧抠进兰青臂膀,直到这时他才掹地从陶然中回过神来。

  “对不住,你很疼是么?那我……”兰青喘着气想从恋叶体内退离,可身子一动,那股子快感彷佛像要将他全身融解一般。老天——兰青额抵在恋叶眉上粗喘,直觉想要再尝一次方才滋味。

  “不准动。”

  “但你疼……”

  “就是会疼,我才会要你要我。”恋叶仰头轻触兰青唇角,一边喃喃:“这是每个姑娘都得捱的一次,我很高兴我是给了你。”

  “傻恋叶……”兰青柔柔地吻着她的脸颊,两人鼻尖相蹭,嘴儿再度贴合,美妙的吻让恋叶一时忘了疼痛。兰青侧头吮啜她细白的颈脖,不意挺动仍在她体内的男性,恋叶张嘴呀了声。

  “怎了?”

  “好像……不痛了。”恋叶眼瞅着兰青,自行动了动细腰,一阵愉悦涌上,两人同时闭着眼低喘一声。

  体内欲望过于膨胀,几乎要将她人弄乱弄散,恋叶只好啃着兰青手臂发泄。虽谙情事,可还未有过经验的恋叶,也不知这首爱之曲将会把两人带往何处去,她只能攀着兰青,无措地配合他每个进袭。

  兰青哼气,手臂被咬啮的疼痛越发突显了快感的强度,恋叶发出一声抽噎,在这一瞬攀上了顶点。

  在恋叶娇嫩的叫喊声中,兰青在她体内尽数释放。那股浓热烫教恋叶又是一颤,她全身脱力,就连张开眼睛瞧一瞧兰青的体力也无了。

  兰青在她耳边沉沉喘息,伏在她身上半晌才突然想起她的娇弱,忙翻身挪栘。

  直到这时恋叶才张着眼娇瞪了他一眼。“你瞧瞧你……把我弄成这副德行……”恋叶缓慢地抬高右手。

  瞧她不住发抖的手臂,兰青又爱又怜地握住,后将她搂在怀中。

  “对不起……”一边道歉,兰青边用鼻尖轻蹭她汗湿的颊边。

  恋叶柔媚一睨,将自己脸颊贴进兰青怀里。“嗳木头,坦白说……我好惊讶你的表现。”

  “怎么说?”

  恋叶忆起她方才见到的眼神,颊边突然泛出红晕。“你刚的表情——我还以为,我会被你给吃了呢!”

  兰青俯头看着怀中人儿,一笑。“是啊,我的确这么想的。”他大掌细抚她纤细的颈背,滑至腰臀……“你的身体看来是那么的可口,好像一含就会在我嘴里融化了似的。”

  “贫嘴。”恋叶轻打他。“没想到你也会取笑我。”

  “真的。”兰青要她看看自己。“你瞧我,粗手粗脚,光手就你两掌大。”

  没想到恋叶突然将他手拉进怀中。“我可不许你嫌弃它。”她一脸警告地瞪视。“在这世上,没有一双手比它更可爱的了。”

  呵!还有什么情话会比自己所爱的人儿说她喜欢自己,要来得更加甜蜜?兰青心头暖烘烘。

  “对了,你刚说,你在倚红阁做事……”兰青手一搂她细腰,表情满是妒意。“我不要,我不想让你回去。”

  恋叶明白兰青在别扭什么,换做是她,她也不想让她所爱的男子,在任何女人面前卖弄风骚。“不回去不行……”恋叶唇嘟嘟地挲着兰青胸口。“我的卖身契还在鸨嬷手里……就算我躲到你这,被她发现,她还是有权力压我回去。不过你放心,不管我身子再怎么被男人欺负,我的心,永远都是你的。”

  “不够!”兰青抓着恋叶手指亲吻。“我要帮你赎身,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我不想让任何男人碰到你,一根汗毛也不行。”

  “我也不想——但帮我赎身,需要很多银子!”恋叶上回听鸨嬷提起,她现在的身价,至少值五十万两银。

  “多少?”

  恋叶比了个五,摇了摇头。“五十万两银……你这么一个油坊……”

  “有的,”兰青点点头。“但我需要几天时间。”

  “怎么可能?”恋叶讶然。

  “只能说是机缘。”兰青解释,两年前他接到爹娘来讯,希望他早早返乡侍奉双亲。当时他师父扶摇子便下了一道难题,非要兰青自天山取下神剑证实他武艺有成后,才准许他走。结果兰青前往天山途中,刚好被他搭救了一名便衣出游的王爷。

  “他说有恩不报非君子,就强给了五十万两银票,说是答谢。后来我把银票交给我爹,没想到爹他帮我存入钱坊,丁点也没动过……”

  兰青本就毫无物欲,在收下银票时还嫌麻烦,后来将银票交给兰老爹,就把这事儿给忘了,还是前一阵钱坊送来年息他才发觉——而到今日,兰青却庆幸有这么笔银子,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兰青这才明白,许多事情,原来老天早已有了安排。

  “给钱坊几天时间,他们一筹好,我立刻上门。”

  恋叶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口想——只要再几天时间,她便能与兰青长相厮守,一辈子不分开了。

  “但还有个问题——”兰青执起她手低问,“你呢?真的愿意让我这个卖油郎照顾你?”

  到现在还在问这种问题!恋叶娇瞪一眼。“傻木头……”恋叶开心地呜咽一声,举手将兰青抱满怀。“我当然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