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血嫁高庸仙女与杀手陈青云幻影怪人横沟正史肯盼君顾叶迷圆月弯刀古龙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外国 > 山之音 > 第二章 蝉翼

  一

  女儿房子带着两个孩子来了。

  大的四岁,小的刚过生日,按这间隔计算,往后还会生的吧。信吾终于漫不经心地说:

  “还没怀老三吗?”

  “爸爸您又来了,真讨嫌啊。上回您不也这样说了吗?”房子立即让小女儿仰躺下来,一边解开襁褓一边说:“菊子还没有吗?”

  房子也是漫不经心地脱口而出。菊子望着幼儿出神的脸,蓦地沉了下来。

  “让这孩子就这样躺一会儿吧。”信吾说。

  “是国子,不是那孩子呀。不是请外公给起的名字吗。”

  似乎只有信吾觉察到菊子的脸色。但是,信吾也不介意,他只顾瞅着从襁褓中解放出来的幼儿那裸露的双腿的活动,觉着很可爱。

  “甭管她,看样子蛮快活的。她大概热得够呛吧。”保子说着膝行过去,一边像胳肢似的从幼儿的下腹直搔到大腿,一边说:“你妈妈跟你姐姐一起到浴室擦汗去啰。”

  “手巾呢?”菊子说着站了起来。

  “带来了。”房子说。

  看来是打算住上几天。

  房子从包裹里拿出手巾和替换衣服,大女儿里子绷着脸站在她的背后。这孩子来了以后还没有说过一句话。从后面看,里子那头浓密的黑发格外醒目。

  信吾认得房子包杂物的包袱皮,却只想起那是自家的东西。

  房子是背着国子,牵着里子的手,拎着小包袱,从电车站徒步而来的。信吾觉得她可不简单啊。

  里子是个脾气倔强的孩子,母亲这样牵着她行走,她满心不高兴。母亲遇到不顺心或困惑的时候,她就越发磨人。

  信吾心想:儿媳菊子注意打扮,保子大概会难堪的吧。

  房子去了浴室,保子抚摸着国子的大腿内侧呈微红的地方说:

  “我总觉得这孩子比里子长得结实。”

  “大概是在父母不和之后生下来的缘故吧。”信吾说。

  “里子生下来之后,父母感情不好,会受影响的。”

  “四岁的孩子懂吗?”

  “懂吧。会受影响的。”

  “天生是这样的吧,里子她……”

  幼儿冷不防地翻过身来,爬行过去,一把抓住拉门,站起身来。

  “来,来。”菊子拓开两只胳膊,抓住了幼儿的双手,扶她走到贴邻的房间里。

  保子蓦地站立起来,捡起房子放在行李旁边的钱包,瞧了瞧钱包里。

  “喂!干么?”

  信吾压低了嗓门,可声音有点颤抖。

  “算了吧!”

  “为什么?”

  保子显得非常沉静。

  “我说算了就算了。你这是干什么嘛。”

  信吾的手指在颤抖。

  “我又不是要偷。”

  “比偷更恶劣。”

  保子将钱包放回原处,一屁股就地坐了下来,说:

  “关心女儿的事,有什么恶劣的。回到家里来,自己又不能马上给孩子买点心吃,不好办嘛。再说,我也想了解房子家的情况嘛。”

  信吾瞪了保子一眼。

  房子从浴室里折了回来。

  保子旋即吩咐似的说:

  “喏,房子,刚才我打开你的钱包看来着,挨你爸爸责备呐。倘使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好,那我向你道歉。”

  “有什么不好的?”

  保子把事情告诉了房子,信吾更加厌恶了。

  信吾也暗自思忖:或许正像保子所说的,母女之间这样做算不了什么,可一生气就浑身发颤,大概是岁数不饶人,疲惫从积淀的深层冒了上来吧。

  房子偷偷瞅了瞅信吾的脸色。也许比起母亲看她的钱包来,父亲恼火更使她感到吃惊哩。

  “随便看嘛。请呀。”房子用豁出去似的口吻说了一句,轻轻地将钱包扔到母亲的膝前。

  这又伤了信吾的感情。

  保子并不想伸手去拿钱包。

  “相原以为我没有钱,就逃不出家门。反正钱包里也没装什么。”房子说。

  扶着菊子走路的国子腿脚一软,摔倒了。菊子把她抱了起来。

  房子从短外套下摆把衣服撩起,给孩子喂奶。

  房子长得并不标致,但身体却很健壮。胸形还没有扁瘪下来。乳汁十足,Rx房涨得很大。

  “星期天,修一还出门了?”房子询问弟弟的事。

  她似乎要缓和一下父母之间不愉快的情绪。

  二

  信吾回到自家附近,抬头仰望着别人家的向日葵花。

  一边仰望一边走到葵花树下。向日葵种在门旁,花朵向门口垂下。信吾站在这里正好妨碍人家的出入。

  这户人家的女孩回来了。她站在信吾的的背后等候着。她不是不可以从信吾旁边擦身走进家门,可女孩认识信吾,也就这样站着等候了。

  信吾发觉了女孩,说:

  “葵花真大,长得真好啊。”

  女孩腼腆地微微笑了笑。

  “只让它开一朵花。”

  “哦,只让它开一朵花,所以才开得这么大啊。花开时间很长了吧?”

  “嗯。”

  “开了几天?”

  十二三岁的女孩答不上来。她一边思索一边望着信吾,尔后又同信吾一起抬头仰望着葵花。小女孩晒得黝黑,脸蛋丰满,圆乎乎的,手脚却很瘦削。

  信吾准备给女孩让路,他望了望对面,前面两三家也种了向日葵。

  那边的向日葵,一株开放三朵花。那些花只有女孩家的一朵的一半大小,长在花茎的顶端。

  信吾正要离去,又回头望了望葵花。这时传来了菊子的声音:

  “爸爸!”

  菊子已经站在信吾的背后。毛豆从菜篮子边缘探出头来。

  “您回来了。观赏葵花呐。”

  信吾觉得与其说观赏葵花,莫如说没有同修一一起回家而来到自家附近观赏葵花,更使菊子感到不顺心吧。

  “多漂亮啊!”信吾说:“多么像个伟人的脑袋呀,不是吗?”

  伟人的脑袋这句话,是刚刚这一瞬间冒出来的。信吾并不是先考虑到这一点才去观赏花的。

  然而,信吾这么说的时候,他倒是强烈地感受到向日葵花拥有大度而凝重的力量。也感受到花的构造真是秩序井然。

  花瓣宛如圆冠的边饰,圆盘的大部分都是花蕊。花蕊一簇簇都是满满的,圆冠隆了起来,花蕊与花蕊之间并无争妍斗丽的色彩,而是齐整沉静,并且洋溢着一股力量。

  花朵比人的头盖骨还大。信吾可能是面对它的秩序井然的重量感,瞬间联想到人的脑袋的吧。

  另外,信吾突然觉得这旺盛的自然生命力的重量感,正是巨大的男性的象征。在这花蕊的圆盘上,雄蕊和雌蕊都在做些什么,信吾不得而知,但却感到存在一种男性的力量。

  夏日夕雾迷茫,傍晚海上风平浪静。

  花蕊圆盘四周的花瓣是黄色,看起来犹如女性。

  信吾暗自思忖:莫非是菊子来到身旁,脑海里才泛起这种怪念头?他离开向日葵,迈步走了。

  “我呀,最近脑筋格外糊涂,看见向日葵才想起脑袋的事来。人的脑袋能不能也像葵花那样清晰呢?刚才我在电车上也在想:能不能光是拿脑袋去清洗或修补呢?说把脑袋砍下来未免荒唐,不过能不能让脑袋暂时离开躯体,像送要洗的衣物那样送进大学医院,说声麻烦您给洗一下,就放在那里呢?在医院清洗脑袋或修补有毛病的地方,这段期间,哪怕是三天一个礼拜,躯体可以睡个够,不必翻身,也无需做梦。”

  菊子垂下上眼皮,说:

  “爸爸,您是累了吧?”

  “是啊。今天在公司会客,我只抽了一口就把香烟放在烟灰碟里。接着再点了一根,又放在烟灰碟里。等意识到的时候,只见三支一样长的香烟并排在冒着烟。实在不好意思啊。”

  在电车里幻想洗脑,这是事实。不过,信吾幻想的,与其说是被洗干净的脑袋,莫如说是酣睡的躯体。脑袋已经异处的躯体的睡法,似乎是很舒服的。信吾的确是疲倦了。

  今天黎明时分,做了两次梦。两次梦中都出现死人。

  “您没请避暑假吗?”菊子说。

  “我想请假到上高地去。因为把脑袋摘下,无处寄存,我就想去看看山峦。”

  “能去的话,那就太好啦。”菊子带点轻佻的口吻说。

  “哦,不过眼下房子在。房子似乎也是来休息的。不知道房子会觉得我在家好呢?还是不在家好?菊子你以为怎么样?”

  “啊,您真是位好爸爸。姐姐真令人羡慕。”

  菊子的情绪也有点异样了。

  信吾是想吓唬一下菊子,还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以掩饰自己没有同儿子一道回家呢?他虽无意这样做,其实多少也流露出这种苗头。

  “喂,刚才你是在挖苦我吧?”信吾淡漠地说了一句。

  菊子吓了一跳。

  “房子变成那副模样,我也不是什么好爸爸啊。”

  菊子不知所措。她脸颊飞起一片红潮,一直红到耳朵根。

  “这又不是爸爸的缘故。”

  信吾从菊子的语调中,仿佛感受到某种安慰。

  三

  就是夏天信吾也讨厌喝冷饮。原先是保子没有让他喝,不知不觉间也就养成了这种习惯。

  不论早起,还是从外面归来,他照例首先喝一碗热粗茶、这点菊子是非常体贴的。

  观赏葵花之后回到家中,菊子首先忙着给信吾沏上一碗粗茶。信吾呷了一半,换了一件单衣,端着茶碗向廊沿走去,边走又边呷了一口。

  菊子手拿凉手巾和香烟尾随而来,又往茶碗里给他斟上热粗茶。站了一会儿,又给他拿来了晚报和老花镜。

  信吾用凉手巾擦过脸之后,觉得戴老花镜太麻烦,于是他望了望庭院。

  庭院里的草坪都已经荒芜。院落尽头的犄角上,一簇簇的胡枝子和狗尾草像野生一样生长。

  胡枝子的那一头,蝴蝶翩翩飞舞。透过胡枝子的绿叶间隙隐约可见,似是好几只蝴蝶在飞舞。信吾一心盼着,蝴蝶或许会飞到胡枝子上,或许会飞到胡枝子旁边,可它却偏偏只在胡核子丛中飞来飞去。

  望着望着,信吾不由觉得胡枝子那一头仿佛存在一个小小的天地。在胡枝子的绿叶间忽隐忽现的蝴蝶翅膀美极了。

  信吾蓦地想起星星:这是先前在一个接近满月的夜晚,透过后边小山的树林子的缝隙可以望见的星星。

  保子出来坐在廊沿上,一边扇团扇,一边说:

  “今天修一也晚回来吗?”

  “嗯。”

  信吾把脸转向庭院。

  “有胡枝子的那头,蝴蝶在飞舞吧,看见了吗?”

  “嗯。看见了。”

  但是,蝴蝶似乎不愿意被保子发现似的,这时候,它们都飞到胡枝子上方了。总共三只。

  “竟有三只呐。是凤蝶啊。”信吾说。

  以凤蝶来说,这是小凤蝶。这种类,色彩并不鲜艳,

  凤蝶划出一道斜线飞过木板墙,飞到了邻居的松树前。三只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纵队,间隔有致,从松树中迅速飞上了树梢。松树没有像庭院的树木那样加以修整,它高高地伸向苍穹。

  过了一会儿,一只凤蝶从意料不到的地方低低地飞过庭院,掠过胡枝子的上方飞去了。

  “今早还没有睡醒,两次梦见了死人哩。”信吾对保子说,“辰巳屋的大叔请我吃面条哩。”

  “你吃面条了吗?”

  “哦?什么?不能吃吗?”

  信吾心想:大概有这样一种说法,梦中吃了死人拿出来的东西,活人也会死的。

  “我记不清了,他拿出了一小笼屉养麦面条,可我总觉得自己好像没吃。”

  似乎没有吃就醒过来了。

  至今信吾连梦中的面条的颜色,面条是盛在敷着竹箅子的方屉里,这个方屉外面涂黑,内面涂红,这一切都记得一清二楚。

  究竟是梦中看见了颜色,还是醒来之后才发现颜色?信吾记不清了。总而言之,眼下只有那笼屉养面条,记得非常清楚。除此以外,其他都已经模糊了。

  一小笼屉养面条放在铺席上。信吾仿佛就站在那跟前。辰巳屋大叔及其家属都是席地而坐,谁都没有垫上坐垫。信吾却是一直站立着,有点奇怪。但他是站着的。只有这点,他朦朦胧胧地记住了。

  他从这场梦中惊醒时,就全然记住了这场梦。后来又入睡,今早醒来,记得更加清晰了。不过,到了傍黑,几乎又忘却了。只有那一小笼屉养面条的场面还隐约浮现在脑海里,前后的情节都无影无踪了。

  辰巳屋大叔是个木匠,三四年前年过七旬才过世。信吾喜欢具有古色古香风格的木匠,曾让他做过活儿。不过,彼此之间的关系尚未至于亲密到他过世三年后仍然梦见他的程度。

  梦中出现养面的场面,仿佛就是工作间后头的饭厅。信吾站在工作间同饭厅里的老人对话,却没有登上饭厅。不知为什么竟会做养面条的梦?

  辰巴屋大叔有六个孩子,全是女儿。

  信吾梦中曾接触过一个女孩,可这女孩是否是那六个女儿中的一个呢?眼下傍黑时分,信吾已想不起来了。

  他记得的确是接触过。对方是谁,却一点儿也想不起来。甚至连一点可供追忆的线索也忆不起来了。

  梦初醒时,对方是谁,似乎是一清二楚的。后来睡了一宿,今早也许还记得对方是谁。可是,一到傍晚,此时此刻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信吾也曾想过,接触那女孩是在梦见辰巳屋大叔之后,所以那女孩也可能是大叔女儿中的一个吧。可是,信吾毫无实感。首先,信吾脑海里就浮现不出辰巳屋姑娘们的姿影来。

  接触那女孩是在做梦之后,这是千真万确的。和养面的出现先后顺序如何就不清楚了。现在还记得初醒时,养面条在脑海里的印象是最清晰不过的了。接触姑娘的震惊,打破了美梦,这难道不是梦的一般规律吗?

  可话又说回来,是没有任何刺激把他惊醒的。

  信吾也没记住任何情节。连对方的姿影也消逝得无影无踪,全然想不起来了。眼下他记得的,只是模糊的感觉。身体不适、没有反应。稀里糊涂的。

  在现实中,信吾也没有和女性发生过这种关系。她是谁不知道,总之是个女孩子。如是看来,实际上恐怕不可能发生吧。

  信吾六十二岁了,还做这种猥亵的梦,这是非常罕见的。也许谈不上猥亵,因为那梦太无聊,信吾醒来也觉得莫名其妙。

  做过这场梦后,紧接着又入睡了。不久又做了另一场梦。

  相田是个大兵,肥头胖耳,拎着一升装的酒壶,上信吾的家里来了。看样子他已经喝了不少,只见他满脸通红,毛孔都已张开,显出了一副醉态。

  信吾只记得做过这些梦。梦中的信吾家,是现在的家还是早先的家,也不太清楚了。

  十年前相田是信吾那家公司的董事。近几年他一天天消瘦下来。去年年底,脑溢血故去了。

  “后来又做了一个梦,这回梦见相田拎着一升装的酒壶,上咱家里来了。”信吾对保子说。

  “相田先生?要说相田先生,是不喝酒的,不是吗?真奇怪。”

  “是啊。相田有气喘病,脑溢血倒下时,一口痰堵住咽喉就断气了。他是不喝酒的。常拎着药瓶走。”

  信吾梦中的相田形象,俨然是一副酒豪的模样,跨着大步走来。这副形象,清清楚楚地浮现在信吾脑海里。

  “所以,你就同相田先生一起喝酒啰?”

  “没喝嘛。他朝我坐的地方走了过来,没等他坐下,我就醒了。”

  “真讨厌啊!梦见了两个死人!”

  “是来接我的吧。”信吾说。

  到了这把年纪,许多亲近的人都死了。梦里出现故人,或许是自然的。

  然而,辰巴屋大叔或相田都不是作为故人出现的。而是作为活人出现在信吾的梦中。

  今早梦中的辰巳屋大叔和相田的脸和身影,还历历在目。比平日的印象还要清晰得多。相田酒醉而涨红的脸,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可连他的毛孔张开都记忆起来了。

  对辰巳屋大叔和相田的形象竟记得那么清清楚楚,而在同样的梦中接触到的姑娘的姿影,却已经记不清楚了,是谁也不知道了,这是为什么呢?

  信吾怀疑,是不是由于内疚才忘得一干二净呢?其实也不尽然。倘使真达到进行道德上的自我反省的地步,就不会中途醒来而一直睡下去。信吾只记得产生过一阵感觉上的失望。

  为什么梦中会产生这种感觉上的失望呢?信吾也没有感到奇怪。

  这一点,信吾没有对保子说。

  厨房里传来了菊子和房子正在准备晚饭的声响。声音似乎过高了些。

  四

  每晚,蝉都从樱树上飞进家里来。

  信吾来到庭院里,顺便走到樱树下看看。

  蝉飞向四面八方。响起了一阵蝉的扑翅声。蝉之多,信吾为之一惊。扑翅之声,他也为之一惊。他感到扑翅声简直就像成群的麻雀在展翅飞翔似的。

  信吾抬头仰望大樱树,只见蝉还在不断地腾空飞起。

  满天云朵向东飘去。天气预报是:第二百一十天①可望平安无事。信吾心想:今晚也许会降温,出现风雨交加呐。

  ①原文为“二百十天”,即从立春算起的第二百一十天,这一天常刮台风。

  菊子来了。

  “爸爸,您怎么啦?蝉声吵得您又在想起什么了?”

  “这股吵闹劲儿,简直就像发生了什么事故。一般说,水禽的振翅声响,可蝉的扑翅声也使我吃惊哩。”

  菊子的手指捏着穿了红线的针。

  “可怕的啼鸣比扑翅声更加惊人呢。”

  “我对啼鸣倒不那么介意。”

  信吾望了望菊子所在的房间。她利用保子早年的长汗衫的布料,在给孩子缝制红衣服。

  “里子还是把蝉当作玩具玩?”信吾问道。

  菊子点了点头,只微微地动了动嘴唇,仿佛“嗯”地应了一声。

  里子家在东京,觉得蝉很稀罕。或许是里子的天性的缘故,起初她很害怕秋蝉,房子就用剪子将秋蝉的翅膀剪掉才给她。此后里子只要逮到秋蝉,就对保子或菊子说:请替我把蝉翼剪掉吧!

  保子非常讨厌干这种事。

  保子说,房子当姑娘时没有干过这种事。还说,是她丈夫使她变成那样坏的。

  保子看到红蚁群在拖着没有翅膀的秋蝉,她的脸色倏地刷白了。

  对于这种事,保子平日是无动于衷的,所以信吾觉着奇怪,有点愕然。

  保子之所以如此埋怨,大概是受了什么不吉利的预感所促使的吧。信吾知道,问题不在蝉上。

  里子问声不响,很是固执,大人只得让她几分把秋蝉的翅膀剪掉了。可她还是纠缠不休,带着无知的眼神,佯装悄悄将刚刚剪了翅膀的秋蝉藏起来,其实是把秋蝉扔到庭院里了。她是知道大人在注视着她的。

  房子几乎天天向保子发牢骚,她却没说什么时候回去,也许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没有说出来吧。

  保子钻进被窝之后,便把当天女儿的抱怨转告了信吾。信吾度量大,毫不在意,他觉得房子似乎还有什么话未说尽。

  虽说父母应该主动和女儿交谈,可女儿早已出嫁,且年近三十,做父母的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理解女儿的。女儿带着两个孩子,要挽留她也不是那么容易,只好听其自然,就这么一天天地拖下去了。

  “爸爸对菊子很和蔼,真好啊!”有时房子这么说道。

  吃晚饭时,修一和菊子都在家。

  “是啊。就说我吧,我对菊子也不错嘛。”保子答话。

  房子说话的口吻似乎也不需要别人来回答,可保子却回答了。尽管是带笑地说,却像是要压制房子的话似的。

  “她对我们大家都挺和蔼的嘛。”

  菊子天真地涨红了脸。

  保子也说得很坦率。不过,她的话仿佛是在影射自己的女儿。听起来令人觉得她喜欢幸福的儿媳,而讨厌不幸的女儿。甚至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含有残忍的恶意。

  信吾把它解释为保子的自我嫌恶。他心中也有类似的情绪。然而,他感到意外的是,保子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上了年纪的母亲,怎么竟对可怜的女儿迸发出这种情绪来呢?

  “我不同意。她对丈夫偏偏就不和蔼。”修一说。不像是开玩笑。

  信吾对菊子很慈祥,这一点,不仅修一和保子,就是菊子心里也是明白的,只是谁都没有挂在嘴上。这却被房子说出来了,信吾顿觉掉进了寂寞的深渊。

  对信吾来说,菊子是这个沉闷的家庭的一扇窗。亲生骨肉不仅不能使信吾如意,他们本身在这个世界上也不能如意地生活。这样,亲生子女的抑郁情绪更加压在信吾的心上。看到年轻的儿媳妇,不免感到如释重负。

  就算对菊子很慈祥,也只是信吾灰暗的孤独情绪中仅有的闪光。这样原谅自己之后,自己也就隐约尝到一丝对菊子和蔼的甜头。

  菊子没有猜疑到信吾这般年纪的心理,也没有警惕信吾。

  信吾感到房子的话像捅了自己内心的秘密。

  这件事发生在三四天前吃晚饭的时候。

  在樱树下,信吾想起里子玩蝉的事,也同时忆起房子当时所说的一些话。

  “房子在睡午觉吗?”

  “是啊。她要哄国子睡觉。”菊子盯视着信吾的脸,说道。

  “里子真有意思,房子哄小妹睡觉,她也跟着去,偎依在母亲背后睡着了。这时候,她最温顺哩。”

  “很可爱呀。”

  “老太婆不喜欢这个孙女,等她长到十四五岁,说不定也跟你这个婆婆一样打鼾哩。”

  菊子吓了一跳。

  菊子回到刚才缝制衣服的房间里,信吾刚要走到另一房间,菊子就把他叫住。

  “爸爸,听说您去跳舞了?”

  “什么?”信吾回过头来,“你也知道了?真叫我吃惊。”

  前天晚上,公司的女办事员同信吾到舞厅去了。

  今天是星期日,肯定是昨天谷崎英子告诉修一,修一又转告菊子的。

  近年来,信吾未曾出入舞厅。他邀英子时,英子吓了一跳。她说,同信吾去,公司的人议论就不好了。信吾说,可以不说出去嘛。可是,看样子第二天,她马上就告诉修一了。

  修一早已从英子那里听说了,可昨天和今天,他在信吾面前仍然佯装不知。看来他很快就告诉了妻子。

  修一经常同英子去跳舞,信吾也想去尝试一番。信吾心想:说不定修一的情妇就在自己与英子去跳舞的那个舞厅里呢。

  到了舞厅,就又觉得在舞厅里不会找到这种女人的,于是向英子打听起来了。

  英子出乎意料地同信吾一起来,显得满心高兴,忘乎所以。在信吾看来,这是危险的,大可怜了。

  英子年芳二十二,Rx房却只有巴掌这般大。信吾蓦地联想起春信①的春画来。

  ①即铃木春信(1725—1770),江户中期的浮世绘画师,擅长画梦幻中的美人。

  他一看见四周杂乱无章,觉得此刻联想到春信,的确是喜剧性的,有点滑稽可笑。

  “下回跟菊子一起去吧。”信吾说。

  “真的吗?那就请让我陪您去吧。”

  从把信吾叫住的时候起,菊子脸上就泛起了红潮。

  菊子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信吾以为修一的情妇可能在才去的呢?

  菊子知道自己去跳舞倒没什么,可自己另有盘算觉得修一的情妇会在那里,这事突然被菊子点出来了,不免有点不知所措了。

  信吾绕到门厅,走到修一那边,站着说:

  “喂,你从谷崎那里听说了?”

  “因为是咱家的新闻啊。”

  “什么新闻!你既然要带人家去跳舞,也该给人家买一身夏装嘛。”

  “哦,爸爸也觉得丢脸了吗?”

  “我总觉得她的罩衫同裙子不相配。”

  “她有的是衣服。您突然带她出去,她才穿得不相配罢了。倘使事前约好,她会穿得适称的。”修一说罢,就把脸扭向一边了。

  信吾擦边经过房子和两个孩子睡觉的地方,走进饭厅,瞧了瞧挂钟。

  “五点啦!”他仿佛对准了时间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