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天下无贼赵本夫约翰·厄普代克短篇作品约翰·厄普代克昆仑6·天道卷凤歌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设计你 > 第一章

  一个月前——

  嗽——大大吸了一口酸酸甘甘的青梅汁,尹若橘嘲弄似的白眼一翻,「父母难免会担心子女的终身大事,-是妹妹,干么跟着人家穷操心?」

  「为人子女理当替父母分忧解劳,他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Understand?」官聿琳说得正经八百,好象她是个善体人意的好女儿,其实,她是受不了母亲成天为了这件事咳声叹气,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大哥定下来,她一定跪下来谢天谢地。

  咦?她眉一挑,「我怎么不知道-这么孝顺?」

  「如果-是我,-也会心有戚戚焉。」从国中到大学,她们当了十年同窗的好姊妹。她尹若橘有多大的耐性,她还会不了解吗?

  「终身大事也是要讲缘分,着急有什么用?」

  「如果他准备一辈子不结婚,我们可以不着急吗?」蹙眉,叹气,官聿琳幽幽的接着道来,「听说,我大哥曾经被女人-弃,他的初恋情人移情别恋嫁给了他最要好的朋友,-想想看。这对天之骄子的他打击有多大,现在的他,对女人失望,对爱情绝望,除非奇迹,我看他是很难娶妻生子。」

  顿了一下,尹若橘有点失神的说:「真不敢相信,-大哥那么完美又优秀的男人竟然也会被女人-弃!」

  「我一开始听到这件事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拜托,我大哥可是每个女孩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英俊多金、稳重内敛、聪明绝顶,他根本是男人中的极品,怎么会有女人笨得不懂珍惜呢?」

  「爱情没什么道理可言。」像她,追她的男人很多,却没有一个拨动她的心。

  笑——官聿琳笑得像只哈巴狗似的,「-鬼点子最多了,出个主意吧!」

  「我……给-出主意?」尹若橘嘴角僵硬的一抽,她就知道,没事不要让人家请客,天底下绝对没有白吃的午餐。

  「-脑子比我灵活,一定有法子可以帮我大哥找回爱人的勇气。」

  「我现在饿得全身没力,脑袋空空。」一杯六十块钱的青梅汁就想买她的智能财产,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连忙招来服务生送上Menu,官聿琳讨好的问:「-想来份精致的下午茶,还是豪华套餐?或者,-想品尝高级的海陆大餐?」

  不错嘛,还挺上道,她就不要太贪心了,「我来份三明治就好了。」

  耐着性子,官聿琳等服务生送来三明治,再等她小姐填饱肚子心满意足的舔着手指头,才追着问:「-有什么好主意?」

  这个嘛……尹若橘陷入深思,她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忽地,那对宛如星辰一般灿烂的大眼睛射出兴奋的光芒,「对了,-听过传说之泉吗?」

  「什么传说之泉?」

  「那是一座拥有神奇力量的泉水,听说有缘喝上一口的人就可以得到永恒不渝的爱情。」

  惊愕的瞪大眼睛,官聿琳怀疑自己听到的是神话故事,「有这种事?」

  「我是无意间在人家闲聊当中听来的,很好奇就上网查了一下,这是真的,那座具有魔力的泉水就位在太平洋上的传说之岛,那里可是个热门的观光胜地,岛上唯一的旅馆因为房数不多,至少要一个月前预订。」

  「-相信这种事吗?」

  「试试无妨咩!」反正是无药可救了,死马当活马医喽!

  「这倒是,总是一个希望嘛,可是,我大哥一定会认为那是无稽之谈,他怎么可能跑去那里喝什么传说之泉?」

  「笨啊,即使相信,他也不会去,男人最爱面子了,他怎么会接受自己的爱情必须靠一座泉水来施舍?」

  「那-刚刚说的不就是废话吗?」

  尹若橘伤脑筋的摇摇头,她的聪明才智果然更胜一筹,「他不去,-就帮他弄回来,再想个法子设计他喝下去,这不就成了吗?」

  对哦!官聿琳好崇拜的竖起大拇指,「若橘,-这颗小脑袋果然了不起!」

  「这没什么啦!」不过,她笑得可真神气。

  「我马上着手安排行程……-会跟我一起去吧?」

  「嗄?」

  「这是-出的主意,-当然不会置身事外,对吗?」

  「我……不行不行,我刚刚失业,没有多余的钱出国度假。」她的命运真的很坎坷,不是遇到爱吃豆腐的客户,就是遇到喜欢毛手毛脚的上司,每一份工作的寿命都不会超过试用期,还好她不用缴房租,现在住在高雄的父母有个会赚钱的老哥奉养,她不给他们生活费也没关系,否则她肯定饿死了。

  「钱的问题好解决,我帮-出旅费。」伸手阻止尹若橘发言,官聿琳理所当然的接着说:「-是为了陪我,我有义务帮-付旅费。」

  「如果-坚持我非去不可,那就让-破费喽!」其实,她早就想出国见识了,她到现在还没有搭过飞机,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她已经开始期待了!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明天她们就要前往弥漫着神秘色彩的传说之岛,躺在官聿琳那张浪漫的双人床上,尹若橘兴奋得没办法入睡,她的心情已经飞上无边无际的蓝天,层层叠叠的云朵都在下方仰视着她——哇!太爽了!

  翻了一个身,她撑起身子看着好友,「聿琳,-睡着了吗?」

  「差不多了。」不过,官聿琳清晰的口齿听不出一丝丝睡意,没办法,她旁边睡了一只好动的毛毛虫,不时还发出奇奇怪怪的噪音,害她想睡也睡不着。

  「我睡不着。」

  「我听得出来。」

  尹若橘坐起身,她的情绪实在是太High了,「-陪我聊天好不好?」

  「No,睡不足九个小时,明天一天我都会无精打采,-去找别人聊吧!」

  她去找谁聊?撇了撇嘴,她不会这么轻易罢休,「我好渴。」

  「-知道厨房在哪里,冰箱里面什么饮料都有,记得别挑咖啡就是了,对了,顺便帮我热杯牛奶,别忘了我要加一汤匙的玉米片哦!」

  厚!皱着鼻子,她做了一个鬼脸,「-不是要睡觉了吗?」

  「热牛奶可以帮助睡眠,麻烦-了。」

  真是的,她根本是自找麻烦嘛!跳下床,尹若橘套上室内鞋走出房间。

  十点不到,官家已经静悄悄的好象每个人都进入梦乡,虽然设计在墙壁上的夜灯全部点亮,整栋屋子看起来还是非常幽暗。

  她不好意思开大灯,只能在昏黄的视线下缓缓前进,踩着楼梯而下,一切都很顺利,直到踩了一个空,整个人迅速往前一栽,这下子糟糕了,就算没跌断脚,也会撞断鼻子。

  可是,什么事也没发生,因为有个人及时抱住她,代她承受所有的撞击。

  眨了眨眼睛,她慢慢的适应昏暗的灯光,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面孔,他是……

  脑海里,官聿颢只记得一个女孩拥有这双闪亮如星光的大眼睛,「尹若橘!」

  「你是——官大哥?」虽然很多年了,但是这张脸一直存在她的记忆深处,他没什么改变,除了更成熟稳重。

  轻柔一笑,他话中有话的往下瞄了一眼,「我是,-有没有受伤?」

  那对晶亮的眸子很自然的跟着下移……吓!她惊惶失措的连滚带爬弹到一臂之外,我的天啊!这附近有没有地洞可以钻进去?

  站起身,从容不迫的整理好身上的衣服,他似乎没意识到她的尴尬,像在取笑的道:「-还是一样喜欢吓人。」

  「我……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莽莽撞撞,你还好吗?」这实在很难为情,可是她又没那么厚脸皮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我没事,不能怪-,我自己也没当心,我以为大家都回房间休息了。」他只是疲倦的眼睛稍稍-了一下,自己的家连闭着眼睛走路都不是问题,没想到就飞来意外的艳福,幸好,她还是那么轻,否则他很可能被压成肉饼。

  「我习惯晚睡,而且明天是我第一次搭飞机,真的好兴奋哦!」她眉飞色舞的笑容可以让四周的空气都沸腾起来。

  一抹温柔悄悄的滑过眼底,他状似打趣的说:「我记得聿琳第一次搭飞机也是兴奋得整夜不睡觉,隔天上了飞机就昏昏欲睡,因此没心思欣赏机外的风光,事后她一直很懊恼。」

  「我不会。」

  「不会昏昏欲睡?还是不会懊恼?」

  「当然是不会昏昏欲睡,我一天睡三个小时就够了。」

  「我想-还是早点休息,明天才有精力尽情玩乐。」

  眼角突然瞥见他手中的公文包,尹若橘懊恼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对不起,工作了一天你一定很累了,我还叽哩呱啦的跟你说那么多。」

  「我不累,我很喜欢听-说话。」这或许是无心主言,可是轻松的气氛却因此变了,空气中顿时升起一股紧绷的张力。

  她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慌乱,脑海有个念头催促着她快快走人,否则会惹来不必要的困扰,「我、我还是上楼休息了,晚安!」

  「晚安!」官聿颢目送她仓皇离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何以说出如此亲密的言语,但是,他确实很喜欢听她说话,坦率、无忧——这是她给他的感觉,随着时间的过去,竟然一点改变也没有。

  回到房里,尹若橘才想到自己竟然把下楼的目的给忘了,还好官聿琳已经睡得又香又甜,否则如何生出一杯热牛奶加玉米碎片给她?

  躺在床上,她的思绪不自觉的又转到官聿颢身上,虽然事隔多年,她还记得他们三次见面的情景,那一年她国一要升国二,他大二要升大三。

  第一次见面——

  明天是期末考,今天她在官聿琳利诱下住进官家,准备陪她熬夜苦读,说得再高级一点,她是来当小老师的,必要的时候提供她小姐功课上的辅导。

  晚餐之前先沐浴更衣,这是官聿琳的习惯,她当然是配合主人的生活作息,为了省去不必要的等候,她当然得借用某人房间的浴室,她不知道是谁,反正官聿琳保证没有问题,她想,洗完澡之后把浴室整理干净回复原状,说不定房间的主人甚至没有察觉到有人动过他的浴室。

  这绝对是令人永生难忘的经验,她从来不知道洗澡也可以是一种享受,这个浴缸比一般的还大,她想在里头怎么翻、怎么滚都不成问题,尤其置身昂贵的玫瑰花香当中,这滋味真是美妙极了!不过,她果然是平凡人家的命,泡了十几分钟就受不了了,对她而言,无所事事的呆坐在某个地方是酷刑。

  站起身,可是她还来不及跨出浴缸,浴室的门便打了开来,一道俊逸的身影冷不防的矗立在眼前,四目相对,两人同时一怔,下一秒钟,她回过神的失声尖叫,然后噗通一声躲回水里。

  像被电到似的,男子完全无法动弹,他就这么痴呆的看着她。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虽然羞得满面通红,尹若橘的态势可是毫不退缩。

  一语惊醒魂魄还未归位的男子,他连忙道声对不起,匆匆的退出浴室。

  当浴室的门再度关上,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可能是这间卧室的主人……惨了惨了,这下子脸丢大了,怎么办呢?

  一阵无病呻吟,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面对啊!

  用了五分钟,她穿好服装,还有把浴室收拾干净,接下来,她当然是走出去面对令人尴尬的一刻。

  他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面,看起来如此柔和悠闲,如同打在他身上的夕阳余晖,不知不觉,她紧张的心情缓和了下来。

  清了清喉咙,尹若橘不自在的出声道:「这——是你的房间?」

  转过身面对她,他优雅的微微弯身行礼,「我是官聿颢,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浴室里面有人。」

  「不不不,我才抱歉,我没有经过你同意就便用你的浴室,聿琳向我保证你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回来。」那个该死的骗子,她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我回来拿报告。」

  换言之,这纯粹是一个巧合,那她也太倒霉了吧!

  「刚刚实在很冒昧,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不怪你,我也有错。」算了,反正看也不会少一块肉,而且人家是个超级无敌大帅哥,这一点倒是挺令人安慰。

  「-是聿琳的同学?」

  「对,我们今天晚上准备熬夜来个考前大作战。」

  「加油!」

  「谢谢,打扰你了,我先回房。」走到门边,尹若橘忍不住回首请求,「对不起,可以请你当作我们没见过面吗?」

  「我知道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对,这是一个秘密,感觉很亲密,但是他们却相距如此遥远。

  第二次见面——

  虽然她跟官聿琳很要好,可是她没必要认识好友的家人吧!不可否认,她是不喜欢出入官家,这也许是自尊心作祟吧!

  相较于官家这种商场上的大人物,她原本无可挑剔的小康出身一下子变得黯然失色,她理当保持距离,以免人家怀疑她有所图谋,可是老拒绝人家的邀请,又显得很不识相,而且现在是暑假,她想找到借口推辞还真不容易。

  所以,今天她释出善意接受官聿琳的邀约,不过,这位千金小姐潜意识一定有欺负善良老百姓的坏习惯,就因为她的鞋子看起来又土气又老旧,小姐她很顺手的左右手开弓扔了——这,正是她现在危危险险的窝在树上的原因,她命运乖舛的鞋子正等候主人援救,还好只有一只,另外一只很幸运的落在小池塘,否则她会直接赤脚走回家。

  「有没有勾到?」半-着眼睛,她很努力的瞄准目标,可是棍子戳了半天,鞋子还星笔无动静,她觉得自己的手快要报废了。

  「没有,-要再往前一点。」官聿琳高高的跷着二郎腿坐在藤椅上,手中还拿着一杯冰凉的柠檬汁,看起来像在纳凉。

  「我再往前一点就摔下去了。」此刻她坐落的地方已经摇摇晃晃不太安稳。

  「那我也没办法,谁教-手那么短。」跟同年纪的相比,若橘真的很娇小。

  厚!这个死没良心的千金小姐,她就不能说点象样的话吗?她会流落到这种胆战心惊的困境,还不是因为她大小姐的关系。「-的手比较长,-上来啊!」

  「那又不是我的鞋子。」官聿琳说得理直气壮-

  ,这是什么鬼话嘛!「如果是-的鞋子,-还会丢得那么爽快吗?」

  「我送-一双就好了咩!」

  「-不懂,这双鞋子很好穿。」正因为如此,她三番两次丢了又捡回来。

  「我每一双鞋子都很好穿啊!」

  「可惜,-的脚比我大。」

  「我会小气的拿自己的旧鞋送人吗?我当然是带-去百货公司买一双。」

  「-要我光着脚丫子跟-去百货公司吗?」

  对哦,她都忘了没那双破鞋,若橘哪儿也去不成……嘻!真是胡涂。「好啦,-再前进一点点,赶快把那只破鞋弄下来,我再请司机载我们去百货公司。」

  前进一点点是吗?好,来个深呼吸,稍微挪动一下屁股和双脚,很简单,对对对,就是这个样子,瞧,她做得到——「啊——」

  「啊!」官聿琳惊吓的尖叫声一点也不输尹若橘。

  神啊!请祢救救我,我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从来不做亏心事,祢一定舍不得让我摔断一条腿吧……咦?

  「还好-很轻。」官聿颢低头看着他及时抱住的女孩,他们又见面了。

  猛然抬头,尹若橘又感动又崇拜的望着她的「救命恩人」——是他!

  「-不知道在树上玩耍很危险吗?」如果不是从书房的窗子看到她在树上晃来晃去,赶紧下来探个究竟,他就来不及对她伸出援手,她很可能……

  「我……对不起,我的东西不小心飞到树上。」这么蹩脚的理由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不过,也算是事实嘛!

  「-都不吃饭吗?」

  「我、我肠胃吸收不好,谢谢你,你可以放我下来了。」今天靠得如此近,她才意识到他长得好高大,而且他也不是想象中那种弱不禁风的大少爷,他是个很强壮的男人,相较之下,她像是个发育不良的小丫头。

  「对不起!」他连忙放她双脚着地,她太轻了,他都没注意到自己还抱着她。

  魂魄终于从惊吓中归位,官聿琳冲过来叫道:「大哥,你好厉害哦!」

  「-怎么可以让-的朋友爬到树上?」官聿颢严厉的瞪着自己的妹妹,他一点也不像二十岁的大学生,他全身散发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威严和老成。

  瑟缩了一下,官聿琳嗫嚅了半天就是说不出口,她这个人看起来很嚣张,其实胆小怕事,有个见不得外人的小名叫「缩头乌龟」。

  「这不怪她,我很会爬树,我想捡个东西应该难不倒我。」虽然这一切都是她大小姐惹的祸,可是好友有难,她尹若橘是不会袖手旁观。

  「这种事应该交给管伯处理,万一不小心让客人摔断腿怎么办?」官聿颢的炮口还是对准自己的妹妹,这丫头做事一向没有分寸,他必须让她知道事情的轻重。

  「我、我没想那么多嘛!」她就是不要那双破鞋,怎么可能请园丁叔叔来捡?

  「好啦,没事就好。」重新把视线移向尹若橘,他眼底浮上一抹笑意,「希望下次见面-不会再制造任何惊吓。」

  羞红了脸,她不自在的垂下眼脸。

  「我跟同学有约,要出去了,-们继续玩吧!」行礼告辞,他转身离开。

  皱着眉,官聿琳觉得好疑惑,「若橘,-见过我大哥吗?」

  「我,没有啊!」

  想了想,这的确说不通,「对啊,-不可能见过我大哥嘛!」

  风儿扬起,她的心情还激荡不已,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午后又遇见他。

  第三次见面——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伟大,看到不知道打哪来的车子突然朝自己的好友飞驰而来,她竟然毫不考虑的冲过去推开她,多么难能可贵的友情,连她自己都很感动,可是她却因此手脚严重擦伤,不得不进医院包扎。

  「呜……若橘,-把我吓死了,如果-有个万一,我怎么办?」官聿琳从意外发生开始,就眼眶泛红,眼泪不听使唤,她千金小姐的真面目此时一览无遗。

  究竟是谁吓谁?她大小姐突然冲到马路中央捡一封可弃之如敝屣的情书,吓得她差点休克,还好她反应机灵、行动敏捷,否则这会儿她大小姐还哭得出来吗?

  尹若橘白眼一翻,她真想跪下来哀求这个大小姐收敛一点,这里是医院,不是殡仪馆!「我还没有盖上白布,-不要哭了好不好?」

  「呜……我看到-流那么多血,我控制不住嘛!」

  「-就当作我在输血,这是善事,-用不着哭得这么凄惨吧!」没搞清楚的话,人家还以为死了人!

  擤了擤鼻涕,泪水总算止住了,官聿琳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的瞪着她,「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说笑话!」

  「我又不是一命呜呼了,怎么会没有心情说笑话?」她已经痛得四肢无力,总要想个法子自我娱乐一下啊!

  狐疑的扬起眉,官聿琳试探的往她左脚受伤的膝盖一拍。

  「啊——」尹若橘没命似的尖叫,直到官聿琳捣住她的嘴巴。

  连忙向四周的人点头致歉,官聿琳好无辜的说:「-会痛哦!」

  尹若橘龇牙咧嘴的推开她的手,她真想剖开她大小姐的脑袋瓜瞧一瞧,里面装的是稻草吗?「废话!哪有人受了伤不会痛?」

  「我看-精神很好,不像是受伤的人。」

  「难道-希望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哭个不停吗?」真是的,表现勇敢不好吗?

  嘿嘿嘿!「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咳!」一声轻喀示意他的存在,官聿颢显然听见她们之间的对话,他脸上的笑意浓得化不开。

  头一转,官聿琳像是看到救星似的跳了起来,「大哥,你总算来了!」

  「-在电话里头说得不清不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很庆幸自己今天在家。

  「大哥,那辆车子突然冲出来,我真的吓坏了,如果不是若橘反应快,及时把我推开,我这条小命就完蛋了。」

  目光转向尹若橘,官聿颢温柔的询问:「-还好吗?伤到什么地方?」

  「我没事,手脚擦伤而已。」

  视线向下看到她触目惊心的手脚,他微蹙着眉,「-总是这个样子吗?」

  「嗄?」

  「制造惊吓。」

  「我……对不起!」她也不想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啊!

  「大哥,这件事怎么可以怪若橘?是那辆车子不长眼睛!」有了推托责任的对象,官聿琳就肆无忌惮的大声辩护。

  其实随便一猜,他也知道当时的状况,不过,此时此地不宜责备这位吱吱喳喳的罪魁祸首,他就当作没听见,继续对着受害者说:「我还不知道-的名字。」

  「她叫尹若橘,因为出生的时候皱皱巴巴丑得像橘子,她爸就取名若橘。」

  尹若橘没好气的瞪了好友一眼,她就不相信她大小姐刚生出来的时候会比她漂亮?

  「-父亲想必很幽默。」

  「他啊,有时候啦!」自从得知名字的由来,她还跟老爸呕了三天气,他幽默吗?才怪!他干么非要把她跟又丑又不好吃的橘子凑在一块?樱桃不是更好吗?

  「大哥,若橘刚好伤到膝盖,不方便走路,你可以开车送她回家吗?」

  「当然。」官聿颢随即弯身抱起尹若橘。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

  「受了伤就应该安分一点。」

  不敢再有异议,尹若橘像只柔顺的小绵羊轻轻攀住他的肩膀,可是她的心跳却像小鹿一样乱撞,她多么希望自己是在另一种情况下遇见他……别气馁,打起精神,下一次会更好。

  不过她万万想不到,这个下一次竟然相隔了十多年,他们的相遇方式还是一样的令她沮丧。

  传说之岛——一个充满了神秘和浪漫的度假天堂。

  「这里真是美呆了!」虽然一夜无眠,又花了半天以上的时间搭飞机、搭船,尹若橘还是非常亢奋,尤其看到她们住宿的地方,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波涛汹涌的海景,她的心情更是High到最高点。

  「我好累哦!」官聿琳已经不行的躺在床上。

  尹若橘回头瞪了一眼,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一路上-都在睡觉,还会累?」

  「-不知道睡觉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吗?」

  「是哦,我都忘了-是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除了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任何事对-来说都很累人。」

  「知道就好,干么说出来?」其实她一点也不介意,事实本来就是如此咩!

  「我看-倒是挺乐的嘛!」

  呵!官聿琳忍不住露出垂涎的笑容,「如果-当我的贴身女佣,我会更乐。」

  「我建议-作白日梦比较快。」

  「我提供的待遇很优哦!」

  「一个月十万我也不要,我没有受老板荼毒的雅量。」这个女人真的有欺负善良老百姓的坏习惯,记得有一回,她大小姐看不顺眼她的穿著,竟然用巧克力冰淇淋毁了她的衣服,虽然她做了补偿,可是她们的品味实在差太多了,她大小姐买的那件洋装现在还摆在她的衣柜当装饰品。

  「可是,至少我不会吃-豆腐啊!」虽然长得很娇小,身材也不怎么样,可是若橘有一张比洋娃娃还精致的脸蛋,连她看了都心痒痒的想在她粉嫩的面颊上捏一把,难怪那些男人一个个忍不住色性大发。

  尹若橘唇角僵硬的抽动了一下,她有必要说得好象这是很了不起的事吗?如果她有性别上的怪癖,她早就躲得远远了,不过,她说的倒也是事实啦!

  伸了一个懒腰,她迫不及待的想活动筋骨,「我想下去海边走走,-要去吗?」

  发出一阵无病呻吟,官聿琳柔弱的说:「我两只脚快废了,不要啦!」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那我自己下去喽!」

  「等等,」官聿琳马上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我不想害-的两只脚废了啊!」

  打了一个哆嗦,她连忙缩到尹若橘身边,不自在的四下张望,「我宁愿两脚废了,也不要一个人待在这个地方,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发生过意外。」

  「大小姐,现在还是大白天,-也太胆小了吧!」

  「这有什么办法?我从小就是这个样子咩!」

  「那-就别-唆,跟好!」

  「是……若橘,如果待会儿我走不动,-可以背我吗?」

  交到这样的好朋友,尹若橘只能无语问苍天,这个女人不但身高高她十公分,连体重也多她十公斤,竟然要她背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