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阿加莎·克里斯蒂SK!我的地盘[韩]郑茶芸负心汉阿辛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穿越 > 生命之瓶 > 正文 第10章

  “等一下。”

  唐灵晰诧异的扭头,不悦道:“为什么?”

  “事情还没到那地步,先不要急着解愤。”

  李斯德点头说:“没错,flora,如果现在警察出现,会对比赛造成怎样的影响你想过吗?现场那么多记者,会弄得一发不可收拾的。本城为了这次比赛花费了庞大的资金人力,事情搞砸了,市长那边不好交代。”他和市长关系非浅,因此第一时间就考虑了这么多。

  小邓则站到唐灵晰这边,激动的说:“可难道就这样便宜那个姓钟的吗?唐小姐为了这次比赛花了多大的心血啊,怎么可以就这样功亏一篑?”

  “要追究责任,也一定会追究责任!但,是在比赛后,不是现在。”李斯德的脸沉了下来。小邓还想说些什么,看看唐灵晰又看看他,最后颓然一叹,垂下头去。

  唐灵晰依旧怔立当地,眼中泪光闪烁,就是不肯落下来。见她这么倔强,李斯德只好放软口吻说:“flora,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你还是忍忍吧。事后宝玉石协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唐灵晰还是不说话。

  欧阳忽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说:“你还有机会的,别绝望。”

  “机会?”唐灵晰惨笑一声,闭上了眼睛,叹道,“ok,我不意气用事,我冷静。可是,请问我还有什么机会?我的作品在这种情形下还能展出吗?算了,这场比赛我不参加了!”说完扭身就走,惊得李斯德和小邓双双变色。

  唐灵晰刚走到半路,就被一人拦住了,抬头一看,正是那斯文败类钟加尉。只见他皮笑肉不笑的说:“还没轮到唐小姐的作品呢,唐小姐这就退场吗?”

  唐灵晰紧盯着他,厉声说:“五年前的那次新人大赛里你虽然输给了我,但我还是认为你很有才华,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此后屡次交锋,也是完全拿你当对手来尊敬的。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那么卑鄙,你侮辱了我们的专业!没错,也许这次你真能赢,可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究竟是怎么赢的。钟加尉,我瞧不起你!”

  钟加尉的面色变了一变,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笑着说:“唐小姐在说些什么呢,我怎么完全听不懂?有些事情是要讲究证据的,你说对不对?”

  “我会找到证据的!”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

  看着对方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得意,唐灵晰只觉心被根刺不停的扎着,又痛又气,真是挫败!她长这么大,还没经受过这样的打击。可是,愤怒的同时要命的好胜心又升了起来,要她就这样认输,她会一辈子都恨自己!绝不就这样放弃,绝不!欧阳说的对,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呢,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她突然转身欲回座位,却不想撞入一个人怀中,抬头一看,正是欧阳。

  欧阳扶稳她,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她拉着他走到无人的角落里,定了好会神才摇头幽幽的说:“我没事。”

  可话刚说完,就一把搂住他,一如很多天前欧阳在韩国烧烤城外面的街道上搂住她一般,搂的绝望而委屈。她低声喃喃道:“拜托,肩膀借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想到下一步该怎么办了吗?”欧阳的声音在这样近在耳侧的距离里听起来总是格外温柔。

  “我只知道我不能就这样退场,像个逃兵。”

  欧阳笑了,他的flora总是那么骄傲,不肯认输,倔强起来就像个孩子。可是,这才是他的flora啊,他所喜欢的flora啊。

  “我有个不错的建议,要不要听听看?”

  “什么好建议?”唐灵晰向后退了一步,拉出段距离好看清他的脸。

  欧阳却重新贴近她,挨着她的耳朵低声说:“不如考虑换作品吧。”

  “一时间哪去找其他作品?我的设计几乎全部曾经公开过。”

  欧阳微微笑着,“是么?”

  “当然,我……”唐灵晰突然停住——不对!她还有一样作品没有公开过,还有一件的,只是……

  私心里那件东西是独属于她的,是她与欧显成之间的爱情留念,怎么忍心在萧郎已逝的情形下再将它拿出来,展于众人面前,接受挑剔与攀比?

  那是亵渎。

  见她眉宇间都是犹豫之色,欧阳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当下安慰说:“我想爸爸不会怪你的。”

  “需要这样吗?”唐灵晰轻轻的说,不知道是想说服欧阳,还是想说服自己,“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即使输了,也不见得我从此就会走下坡路。只是一场比赛,需要我用曾经的伤口去不择手段的求取胜利吗?”

  欧阳抓紧了她的手,沉声说:“那不是伤口。对我来说,那是一份真情,足以向任何人炫耀。你爱过他,并且你将永远爱他,他随着那枚戒指一起印驻到你的生命中。这些话都是你曾经对我说过的,不是吗?人生太漫长,来来去去过客匆匆,时光虽短,缘分弥长。”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book/45453/

  生命之瓶,恒久永馨。”

  唐灵晰仿若被电击中。这样的八个字,这样的声音,还有眼前站着的这样的一个少年……book/45453/

  生命之瓶,恒久永馨。

  没错,那不是伤口,那是一份宝贵记忆,因“爱”而快乐。因为——

  爱是幸福。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唐灵晰眨着雾蒙蒙的眼睛笑了起来。欧阳长大了,他一天天的在成长,比初见时更加稳重、更加镇定,也更加体贴。他为她分担烦恼,他为她开解忧虑,他的“喜欢”在朝“爱”的道路上逐渐前进——

  爱是成熟。

  远远的展台那边传来主持人的声音:“下面要展出的是第79件作品……”

  “糟了!”没多少时间了,唐灵晰连忙举步快行,欧阳一把拉住她:“你去哪?”

  “回家拿戒指,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她开始懊恼之前为什么要那么犹豫不决,白白浪费时间。

  谁知欧阳笑笑,朝门口方向一指说:“你看。”

  唐灵晰转头,就见小邓气喘吁吁的从大门处跑进来,视线四下搜寻,见到她后眼睛一亮,扬起手臂朝她挥手。欧阳带着唐灵晰一起走过去,小邓抹着额头的汗说:“幸好……还来的及!我把东西带来了,这就去要求更换参赛作品。”

  唐灵晰半惊半嗔的望向欧阳,“原来你早就叫他去拿戒指了?”亏她刚才还急个半死!这个死小孩,原来早就拿定了主意了!

  欧阳扬唇一笑:“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能说服你。”

  又中了他的计……

  唐灵晰不满的瞪他一眼,时间紧迫,先不跟他计较。当下转头对小邓说:“等等,你告诉组织者,我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

  ~*~*~*~*~

  富丽堂皇的看台上,主持人笑容满面的拿着名单念道:“下一件参赛作品由著名女设计师唐灵晰小姐设计……”

  看台下,李斯德问小邓:“flora没事吧?”

  “放心,boss。她一定没问题的!”

  另一边,钟加尉已抱起手臂准备看好戏了,谁知帷幕拉起后,台上灯光骤然而暗,只剩下一盏孤零零的探照灯。一个女子高挽发髻的慢慢走出来,灯光将她的影子拖拉的很长,投递到墙壁上。

  观众席上起了些许质疑声。

  要知道之前所有作品的展出都是灯光灿烂,恨不得再亮上一百倍一千倍,好让人们把那钻石首饰的亮泽看个彻底清晰的好,而此时竟采用这么暗的灯光,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

  然而等那女子走近了,探照灯勾勒着她轮廓分明的脸庞、细长的眉毛明亮的眼睛薄薄的嘴唇,空中高悬着的电子看板屏幕上播映出被放大了无数倍的清晰镜头时,观众席一下子沸腾了起来——

  唐灵晰!

  是唐灵晰啊!设计师佩带着自己设计的作品展示,这在历届大赛中,尚属首次!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钟加尉呆了一下,皱起眉头,这女人想干什么?不会是气疯了所以故意弄些这样的噱头出来吧?

  台上的唐灵晰朝空中比了个手势,负责照明的工作人员立刻会意,又两盏白帜灯亮起,齐齐将光线聚焦在她手上,同一时间,摄影师们也顺着灯光捕捉到她的手——只见她将右手平摊开来,以左手拿起掌心中的那枚戒指,缓慢的、仔细的套在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

  在众人发出惊叹声的同时,钟加尉则是完全的呆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她的参赛作品明明是《有凤来仪》,是项链啊,怎么会变成戒指的?

  唐灵晰漂亮的没有瑕疵的手指,配上那枚钻戒,几乎令人分不清是戒指为手增添了美丽,还是手指映衬戒指成了绝世的惊艳。

  她低垂眉眼,看着自己的手,缓缓开口,“这枚戒指的名字叫做‘book/45453/

  生命之瓶’,九颗钻石寓意着天长地久,是一枚女式婚戒。”

  电子看板的屏幕里显现出那枚戒指的特写,四分之三圆的开放型戒环,在套入手指后立刻隐形,而上面的就颗钻石自中指起一路沿曳至小指背,灯光下,每颗钻石都极尽妍态,堪称完美。

  “也是我曾经为自己准备的结婚戒指,然而,我却没有等到那个机会。”唐灵晰抬起头,对镜头,也对台下的所有人笑了一笑,笑容里却有泪光渐起,“这对戒指只有女款,没有男款,因此做为婚戒来说,它其实是不完整的。”

  台下变静了。

  “可我坚信,每份真爱都会得到祝福,我们的爱人会逝去,但是爱不会逝去。book/45453/

  生命之瓶,恒久永馨。”唐灵晰俯头在戒指上虔诚一吻,再抬起头来,望着的只是一个方向,一个人。

  欧阳。

  静坐在看台席上的欧阳。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仿佛承载了过去与未来,然后,相联在此刻。

  爱情在这一瞬重新拾回。

  ~*~*~*~*~

  而这一幕也被摄像机忠实的记录下来,呈现在晚间报道之中。

  唐灵晰看完报道,笑着关掉了电视,转身上楼。刚待进自己房间,却见走廊尽头的阳台外,依稀有个人影,走过去一看,真的是欧阳。

  欧阳抱膝靠墙坐在地上,抬头看天。于是唐灵晰也忍不住向天空看了一眼,奇道:“天上有什么,看的这么入迷?”

  “听说今天晚上会有流星雨。”

  “哇,是真是假?那可真要好好等着看了。我房间里有望远镜,我去拿出来!”她刚想走,欧阳却轻轻拉住了她的手臂,“不用了。你不觉得肉眼看更加朦胧,也更加有味道吗?很多事物不需要看的那么清晰的,清晰了反而不美。”

  唐灵晰歪着头打量了他一会儿,问道:“你心情不好?怎么说话这么古怪?”

  “心情不好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吧?”

  “我?”她挑起眉毛,“我为什么要心情不好?”

  “全民投票正在紧张的进行着,你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票数能否得奖吗?”

  唐灵晰想了想,也抱膝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回答道:“坦白说,一直到比赛开始那刻,我还是很看重这次比赛的结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最后戴着book/45453/

  生命之瓶出场时,我忽然觉得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我的设计是否受欢迎,是否会得到好评,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它已经实现了我最初设计它的初衷,那就是纪念,纪念你的爸爸,纪念我曾经的爱情。”

  欧阳凝视着她,沉默不语。

  唐灵晰朝他眨眨眼睛,笑道:“而且你还记不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一句话:为了参加比赛而设计,就好象学生为了应付考试而学习,毫无意义。现在想想这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戴着book/45453/

  生命之瓶出席这次比赛,对我来说意义非浅……所以,谢谢你。”

  欧阳的眼神闪烁着,像湖水泛起了涟漪。而唐灵晰的笑容则更灿烂,剔透一如水晶,“谢谢你,小阳。要不是你,我不会想到拿它去参赛。”

  欧阳垂下头,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唐灵晰没有听清楚:“什么?”

  “没有听清就算了!”他站起来想走。这会轮到她不依,一把抓住他的手说:“不行,你给我说清楚,你刚才到底说什么了?”

  “我说……”欧阳撇撇嘴,“钟加尉的事解决了吗?”

  “boss已经向设计师协会发信投诉了,相信这几天就会调查处理吧。mary那边我就不清楚了,打电话去没人接……等等!不要岔开话题,你刚才说的分明不是这个问题!再说一遍又不会死,你干吗这么小气……”她话音未落,欧阳已蓦然转身,俯头靠近。

  这一刹那,他的动作像被刻意调慢的镜头,一点点的朝她靠过来,那迷离诱惑的眼神,和带着暧昧气息的唇,就那样,一点点的靠近、靠近、再靠近——

  唐灵晰忽然觉得有点紧张,下意识的摒住呼吸,微微垂下眼睛。

  眼看欧阳的唇就要贴上她的时,他忽然改变方向,从她颈边滑了过去。

  唐灵晰的眼睛刷的睁开,好半天都适应不了这种突发转变,然后便听欧阳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有点得意,又有点狡诈,在她耳边呢喃说:“你很失望?你以为我会吻你是吗?”

  可恶的小孩,又耍他!她气得伸手想推开他时,欧阳突然侧过头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顷刻即分,却让两个人都飞红了脸。于唐灵晰,是始料不及;于欧阳,却是初次亲昵后的尴尬。

  月光照了过来,弥漫在两人间的气氛,丝毫不受寒冬的影响,温存无限。

  唐灵晰绞着自己的手指,好半天,才先开口道:“外面好冷,我要进去了。”

  她刚跨过门槛,欧阳的手就自身后伸过来抱住了她的腰,把头靠在她的背上,低声说:“flora,我喜欢你。”

  唐灵晰一笑,“你已经对我说过很多次了。”

  “可是不够,远远不够。”

  “不用着急,你以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慢慢说。”唐灵晰一根一根的扳开他的手指,转身说,“不知道有件事情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收到gia(注2)的邀请函了,要去那进行为期10个月的学术研究,顺便也通过这机会进修一下我的专业知识。”

  她如愿以偿的在欧阳脸上看到了震惊之色。

  哈,一直以来都是他捉弄她,这次总算被她扳回一局了!

  四天后,大赛投票结果揭晓——“book/45453/

  生命之瓶”以60万票远远超过第二名的票数勇夺桂冠。唐灵晰的设计再次艳惊珠宝界。

  同时,另一知名设计师钟加尉的作品因盗窃他人设计,非法手段获取商业机密,而被取消资格证书,从此在这方舞台上销声匿迹。他的同伙mary则卷款携逃,不知所踪。

  第五天,一身休闲打扮的唐灵晰推着行李箱出现在机场大厅,记者们拍下她挥手告别的靓影,以最大篇幅报导她要前往gia的消息。

  以宽敞明亮的机场大厅为背景,身穿白毛衣蓝牛仔裤,扎着马尾辫的唐灵晰对着镜头盈盈而笑。一只手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将报纸上的这张照片剪下来,贴到册子里。

  册子的这一页正好是第99页。

  那只手放下剪刀,拿起笔在贴图下写了一行字——

  “i‘mwaitingforyou。”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forever。

  (注2:gia,gemologicalinstituteofamerica,美国珠宝学院,国际珠宝鉴定及相关科研、教育的泰斗,世界公认的宝石学领域的最高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