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生的定义大江健三郎黑猫的诅咒蜀客音证张立波白狐琼瑶冰壁井上靖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人文 > 时间少女 > 第09-10节

  9

  乌篷船睡了。

  小镇睡了。

  只有月亮醒着。

  河散发出煤炭、谷物、干草和缆绳的气味。

  两个影子,沿着麻石阶梯拾级而上。月光洒在地上,如降了一层薄雪。断桥上的四个石狮子,像冰雕。桥下那个巨大的月亮,一半阴暗,一半洁白。

  才走几步,吉他的弹奏声就浮了上来。西西扭过头,一个影子站在机帆船昏黄的窗口上。

  “就让雨把我的头发淋湿,就让风将我的泪吹干,就像秋风吹落的黄叶,再也没有感觉……”罗中国唱得月色也冷了下来,一种冰冷的东西往西西心底里流去,她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毛燕的手。

  “罗中国失恋了。”毛燕说。

  “是吗?”西西站住不动。月光下她的脸惨白一片。

  “那个小学老师,怎么可能嫁给他呢?会弹吉他又不能当饭吃。谈恋爱浪漫浪漫还可以。”

  “那她怎么要去喜欢罗中国呢?”

  “罗中国的吉他弹得那么好,谁不喜欢呢?”

  “喜欢他,为什么不一直喜欢下去?”

  “罗中国要和她结婚,她拒绝了。”

  “哦。失恋。”西西有点冷。失恋是什么感觉,也许就像怀念花母猪,怀念猪圈的气味那样吧。

  “他脑袋会不会想出毛病来?”西西忽然想到老板娘说的,有的人因为想不开,或者疯了,或者自杀了。

  “没那么严重吧?失个恋就疯掉,也太没出息了吧?我没见过男的因为失恋变成精神病的。”

  两人默默地走了一段,穿过弄堂时,月光弄出一些浓重的阴影,有时是一抹房角,被月光折了,映在路面上。两边的房子黑漆漆的,窗户更是黑得吓人。

  “你说许县长是不是因为……那个……爱情……才疯掉的?”西西忍不住问道。

  “我哪知道呢?不过,十有八九是这样,我听说许县长被男人甩了,好像还怀过孩子。”说最后一句时,毛燕压低了嗓子。

  “啊?那个男人连她和孩子一起甩了?”西西一惊。想起旧木桥上,母亲掐着她的屁股,恶狠狠地骂“扔了算了”。她的双手在暗底使劲,仿佛要箍住母亲的脖子。

  “你紧张什么呀,我只是猜测。再说,没生出来的孩子,只是一块血,一堆肉,说不定还扔了喂狗呢!”

  “毛燕你胡说八道!”西西尖叫一声。

  “好,不说许县长了,管她怎么疯的,管她怀没怀过孩子呢!”毛燕还是拐弯抹角地在说。

  这时,一个黑影从黑暗里蹿出来,跳了几步,靠着墙角站着不动,眼睛像猫一样闪闪发光。

  是许县长。她把两个女孩子吓了一跳。

  晚上西西梦见许县长双手捧着一个烂苹果拼命地啃。一条黑狗在她身边转来转去。忽然,许县长手中的苹果变成了孩子,只有苹果那么,许县长低下头,一只黑狗扑上来把孩子叼走了。醒来时,西西仿佛还看见许县长满手的鲜血。

  10

  电影院能容纳三百多人。墙上的放映广告永远是灰糊糊的,总像遭遇过暴风雨的肆虐,支离破碎,让人怀疑张贴的是早已过时的电影消息。门口的空地上永远是一层嚼剩的甘蔗屑、槟榔渣,还有桔子皮、废弃的纸,被踩成了新的路面。新华书店在电影院隔壁,里面除了“年年有鱼”之类的年画以外,就是白纸,红纸,绿纸,和一些文具用品,一本书也没。所在在镇里人看来,新华书店就是卖这些东西的。

  请看电影是男孩追求女孩的第一步。

  赵宝又来了。说不清是裤子太大,还是人太瘦,赵宝的裤裆总是空空荡荡。他喜欢让裤子稍微往下松垮,皮带系到肚脐以下,因此裤裆空旷得很不真实。上周,赵宝来,一定要请西西看电影,横竖要西西同意,不同意他就一直呆在店里。西西起先还觉得赵宝不怎么烦人,但他死皮赖脸的,她就讨厌他了。她只好叫了毛燕一起,希望可以把他找发掉。趁赵宝上厕所的功夫找,毛燕问西西知道赵宝是干什么的么?西西说不就是一个小混子么。毛燕说赵宝是黑社会的,劝西西不要和他来往,他看电影从来不买票,吃东西也不给钱,那些个体户,每个月还得给他保护费。西西一直以为赵宝是老板娘的亲戚。她不知道什么是黑社会。毛燕也解释不清,只说性质跟土匪差不多。说到土匪,西西就明白了。但她觉得黑不溜秋的赵宝很普通,看不出是个土匪。

  赵宝不是来吃米豆腐的。他来找西西,这一次,他要单独请西西看电影。

  “西西,新到的港产片,成龙主演,很好看的。”赵宝晃了晃脑袋。

  “不行呢,今天生意太好了,干活太累,晚上还要磨米粉,怕是十点钟也干不完。”西西抹桌子,摆凳子,手脚一直不停止忙碌。

  “那我帮你磨,磨完再去。”

  “不用了,和老板娘一块磨。”

  “票都买了,你到底看还是看?”赵宝有点不耐烦了。

  “我真的没空啊,谢谢你的好意,你和别人去看吧。”

  “猪日的!乡里屄!”赵宝朝凳子狠踢了一脚,一口气把西西的父亲母亲全骂了一遍,才悻悻地走了。

  “乡里屄,乡里屄……”西西在恨恨地念着这三个字,气得浑身发抖。

  许县长唱歌的时候,西西擦干了眼泪。街上行人模糊不清。她又来回擦了几下眼睛。她想起晚上的梦。她走到门口看许县长。许县长头上包着一块朱红色的丝巾,脸上有细密的笑容。走了几步,许县长把丝巾扯下来,在空中挥舞,喊几句口号,再小心地把丝巾叠好,揣进口袋。

  西西忘记了刚才的悲伤,她被那条红丝巾吸引了。

  一个肥胖的女人倒退着走到了店门口,她结实的臂膀撞到门框时,目光才从许县长身上收回来,差点被门槛绊倒。

  “妈妈……你怎么来了?”肥胖女人刚稳住脚,西西喊了一声,把肥胖女人吓一跳。她定定神,见面前闺女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小胸脯也挺了一些,喉咙里也没有了拉风箱声音,忽然觉得有点陌生。她走了远路,东张西望间,还有些气喘吁吁。

  “你先坐下,我给你倒杯水。”西西说。

  母亲在凳子上坐下来,把米豆腐店实实在在地看了一圈,拍拍裤腿的尘土,说,“你嫂子又生了一个儿子。”

  “你来碗米豆腐吧,味道很好。”母亲拍得很响,西西没听清母亲说什么。

  “我说,你嫂子又生一个儿子。”母亲的裤脚拍干净了,再把两只手拍了拍,重复了一遍。母亲一身的肥肉堆在凳子上,有些无可奈何。

  “还要等十天才发工资。”西西低下了头。西西知道母亲的身体不太好,她的胖,是虚胖,一个空架子而已。西西也看到了母亲头上的白发,用不了几年,就会和许县长一样花白了。

  “再来一碗吧。”母亲一阵风似的,把一碗米豆腐扫光了,西西知道那点东西在母亲的肚子里只是垫了个底儿。第二碗母亲吃得很慢,她似乎才开始认真品尝,又似乎是舍不得那么快吃掉,或者说怕吃完了,两只手闲着不自在。毕竟是镇上,不是自家猪圈和那个熏得发黑的厨房。母亲一粒一粒地吃,那么小的丸子,母亲的嘴巴那么大,刚张开就把它吞没了,轻易得像海里的浪头打翻且吞没一页小舟。母亲还煞有其事地咀嚼一会,以至于咀嚼得有点做作。那么小的丸子,仔细一想,其实只够塞她的牙缝。一碗米豆腐毕竟数量有限,母亲终于吃完了。她用最后一口汤漱了漱口,咽了下去。

  “这是二十块钱。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西西的右手一直在裤袋里放着。听见母亲嗓子里咕噜一声,就把右手抽出来,将攥紧的一叠散钞递给母亲。母亲打了一个嗝。打嗝的时候,她伸出手接过钞票。

  “那个癫子,歌唱得蛮好听。”母亲说。母亲说完,忽然若有所思,怔怔地看着在街上走来走去的许县长。

  许县长已经不唱了,低着头,似乎在街面寻找什么答案。

  “你还要赶路,早些回家吧。过些天我再回去。”西西催促母亲。母亲却抓起西西的左手。母亲这样亲热的举动让西西很不自在。因为母亲很少这样。母亲摸摸西西的手腕,手指头停在烟头大的疤痕上。母亲曾说那是胎记。但毛燕和罗婷看过,都说像烟头烫伤的痕迹,因为那一圈皮肤被损坏了。西西没印象,也懒得多想,只是戴了些叮当响的手镯,把疤痕挡住了。

  “这些镯子,很费钱吧。”西西以为母亲会说一说她的胎记。

  “就买了这一串。”西西说,挣脱了母亲的手。

  “真是浪费钱……”母亲无比惋惜。

  “你还要赶路,早些动身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