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嬗变呼延云望月楼马舸混小子发烧卧龙生心之全蚀亦舒婚姻拉警报楼采凝

返回顶部

  “铃!铃!”

  一大早紫澄还没清醒时,就听到一阵扰人的电话铃声。

  “喂!”紫澄没好气地接起了话筒。因为她在接电话时差点从床上摔了下来,没办法,才一天的时间,她实在还无法适应炎哲的住所环境。

  “炎哲,是我,别睡了。”话筒那头传来了一阵颇为焦急的声音。

  “文心?”紫澄有些讶异地认出了话筒那头的声音。

  “我现在人在你家楼下,你换好衣服就快下来,我要你陪我去医院。”文心快速地交代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紫澄揉揉惺忪的眼睛,虽然嘴巴上仍颇为留恋床上的舒适,但她了解自己的好友,若非真遇到什么令人吃惊的大事,一向沉稳内敛的文心是不可能露出如此慌张的声音。

  “是紫澄,我的好朋友出了车祸了。”不用仔细听就可以知道,文心的声音有着明显的哽咽。她哭过无庸至疑的事实。

  “什么?”紫澄这下可是睡意全消了。她挂上电话忙不迭地下了床。

  “谢炎哲,你在吗?”紫澄对空气喊道,“你有没有听到,文心她找到我的身体了。”紫澄兴奋地嚷道,“你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回答我。”紫澄拉大了嗓门。

  “听到了啦!”谢炎哲不悦的声音传进了紫澄的耳里,“有必要叫的那么大声吗?我的耳膜都快破了。”

  不只紫澄尚未适应新身分,炎哲也还没。灵体是不会累的,自然是不需睡眠,但当人当久了,要他独自处在一个静默的世界却又无法入眠,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废话,身体又不是你的,你当然不兴奋啦!”紫澄对于炎哲的语气感到不满。“反正我现在要和文心一起去医院,你来不来随你便。”她只抛下了这么一句话。不过她知道炎哲一定会跟来的,现在他们两人可是生命共同体,炎哲不可能放她一人。

  随意捉了一件衣服,紫澄便欲向外冲,她可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自己,虽然住进炎哲的身体才不过一天的时间,但紫澄已疯狂地想念起自己的模样了。她实在很不习惯自己的男人身分,尤其又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可是狂奔的她却像想到了什么般地,停下了本欲向外冲的脚步。“等等,你说你叫谢炎哲?”

  “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怎样?”炎哲不懂紫澄的疑问所为何来。

  “那你和文心是什么关系?”紫澄有些担心地问道,她记得文心的未婚夫也姓谢,不会吧!可别这么巧啊!

  “对了,差点忘了向你介绍我的未婚妻江文心。可是……你怎么会认识文心呢?”炎哲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会吧!”紫澄不禁拍了自己的额头叫了一声。“你就是文心口中的谢哥哥?”紫澄开始怀疑老天是否在和她开玩笑了,否则怎么会大大小小的巧合全撞在一起了?

  “咦?”炎哲这下似乎也了解了情况。“难道你就是文心成天挂在嘴上的那个死党?”

  “为什么会这会巧?”紫澄感到头疼,方才找到身体的愉悦被这个消息一扫而逝,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以这个身体面对文心。

  “炎哲,你还在干嘛?”在楼下不耐久候的文心,干脆直接冲上楼来催人。

  “我不出去!”紫澄任性地嚷道,现在打死她也不要这样去面对文心。尤其一想到昨天她才和文心大谈文心口中的“谢哥哥”,这会儿她就变成谢炎哲了?这……要是到时候文心以无限含情脉脉的眼神看向她,紫澄发誓,她一定会崩溃。

  “炎哲……”文心在门外敲着门。

  “谢炎哲,现在怎么办?”紫澄把心中莫名的怒气射向无声的空气,都是这该死的男人。

  “我能怎么办?我的脚现在是由你控制的,你要真不想出去面对文心,我也无可奈何,不是吗?”炎哲似乎准备看好戏,“不过我想你既然是她的好朋友,就该比我了解她的脾气。”

  紫澄当然知道,文心是个依赖心很重的人,除非你真有什么莫大的理由,否则她绝对不会接受你的拒绝的,一定会拗到你点头。

  而现在,文心知道炎哲在屋中,除非紫澄能想出一个合理又合情的借口,否则文心是不会肯就这么放过她的。

  “你是故意的!”紫澄更生气了,她知道炎哲是故意要让她自己去面对。

  “炎哲……”门外的文心再次催道。“快一点,我赶时间,我想早点到医院去看紫澄的情况。

  “吁,我就来!”紫澄认命地呼了一口,朝着门口大嚷道。“好,算你狠,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不信你可以永远这么得意!”她愤愤地对着空气,抛下一句颇具威胁的话。

  就这样,紫澄以谢炎哲的身分,随着文心去探望自己躺在病床上的躯壳。

  ★★★

  “怎么会这样呢?昨天你明明还和我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怎么今天就面如白纸地躺在这儿呢?”文心红着眼看着病床上的紫澄。“不是说好你要当我的伴娘的吗?你怎么可以不守信用,你说你要抢走我当新娘的风采,那你就起来啊,躺在这儿你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文心,别哭了,我没事啊!我就在这儿,你别哭了。”紫澄看着好友的泪水,忘情的安抚着。

  文心将手覆在紫澄放在她肩头的手,“是啊!你在这,可以说话,可以呼吸,可是紫澄呢?她必须躺在床上靠着氧气罩生存。”文心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下来。“紫澄最怕打针了,她要是知道自己身上插了那么多的针管,一定会害怕的。”

  “文心……”

  “傻瓜!文心现在看到的是我的样子,听到的也是我的声音,你这样说只会让她更难过。”炎哲在一旁提醒着紫澄。他能了解紫澄看到自己身躯的震撼,因为这样的撼动他也曾有过。

  “文心,你别这样!”紫澄怀着复杂的心情,看着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的自己,“她一定会醒的,我保证!”紫澄在安慰着文心,也在安慰着自己。

  “女人真是比男人脆弱吗?为什么同样是车祸,你没事,紫澄却得沦为躺在床上的命运?”文心为着紫澄的情况抱不平。

  “这是谁都不乐见的。”紫澄说着。

  “抱歉,我不是在咒你,只是看到紫澄这样毫无生气地躺在这,我就难过。”文心发现自己的话里有语病,她连忙解释并偎进紫澄的怀里。

  “我无所谓。”紫澄在心中追加一句:反正咒的又不是我。“对了,你通知她的家人了吗?”紫澄有些纳闷,怎么没看到紫薇及父母?想必他们也一定很着急吧!

  “不,是紫薇告诉我紫澄出事了,我们为了怕南部的长辈挂心,决定先不告诉他们,看能瞒多久算多久。否则通知了他们,老人家除了担心之外,也于事无补。”文心解除了紫澄心中的疑虑。

  “这样也好!”紫澄也颇是赞同这样的作法。“那紫薇呢?”

  “是你!你到底是谁?来这儿干嘛?”紫薇适时出现的声音回答了紫澄。

  “紫薇,你回来啦,”文心迎上前去,“我跟你介绍一下,他是我的未婚夫,叫做谢炎哲。”

  “谢炎哲?”紫薇不屑地看着炎哲的身躯,“那你昨天为什么要自称是我姐?而且你一出现我姐就出事,她出事和你一定脱不了干系,对不对?”紫薇满是对炎哲的敌意。

  “紫薇,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文心不解地看着充满敌意的紫薇及一旁的炎哲。

  “快找个理由带过去吧!否则以后你们姐妹见面一定总是怒目相对的,这样不太好吧!”炎哲的声音提醒着紫澄。

  “昨天是个误会,我只是开个玩笑,希望你别见怪。”紫澄依言向紫薇解释昨天莫名其妙的言行。“紫澄变成这样决不是我害的。”说完又想到,自己的车祸毕竟是和炎哲的车相撞,若要完全说和炎哲不相关也不尽然,于是又补充道:“至少我绝不是有意让紫澄变成这样的,请你相信我。”当然罗,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受到这样的折磨,也很心疼的。

  紫薇仍防卫地打量着身为炎哲的紫澄,“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家的钥匙在哪?

  “你姐告诉我的。”

  “你和我姐又是什么关系?”紫薇毫不放松地追问着。

  “我们正在合作一个案子。应该算是同事关系吧!”

  眼见紫薇咄咄逼人的追问着,两人之间的气氛愈来愈紧张,文心决定出面当起和事佬,“好啦!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总之现在一切一笔勾销,好吗?”文心虽然不了解眼前两人的对话,但一个是自己的未婚夫,一个是好友的妹妹,她希望他们两人能和平相处。“炎哲,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紫澄真的会醒吗?”她转向紫澄忧心地问道。

  “会的,我保证!”紫澄信誓旦旦的说着。这是她对文心的保证,也是她对自己的保证,她决不让自己就这么以谢炎哲的身分生活一辈子。

  ★★★

  陪着文心在医院待了一个晚上,紫澄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炎哲的住所,远远地她便看见有一名男子在那儿徘徊。紫澄只当他是个路人,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那名男子在看到紫溜之后便一个箭步地冲了过来。

  “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那名男子不由分说,一把抓了紫澄,便朝一辆吉普车走去。“摄影棚那所有人都等的不耐烦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紫澄不明究里地看着这名慌张男子。

  “他是我的同事。叫古浩天。”炎哲适时地为她解答。

  “我们要去哪?”紫澄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的天啊!你不会忘了吧?我们今天要为杂志拍封面啊!对象是大牌Model芊芊啊!”浩天无法相信炎哲竟会忘了这一回事,他们事前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啊!

  “啊呀!我真的忘了。”炎哲大叹一声。

  “你忘了?”紫澄没好气地朝炎哲出声音的方向白了一眼,“你一句忘了就可以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反正要承担后果的人不是你。”紫澄刻意地压低了音量,“拜托你帮帮忙,还有什么事忘记的,一并想想好不好,我的生活可经不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惊奇!”紫澄小声地斥着炎哲。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炎哲觉得有些委屈,他真的不是故意的,毕竟这件案子当初他可也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

  “好,你不是故意的,那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总得有些心理准备吧!也好顺便看看,有什么可以趁着这段车程临时抱佛脚的。

  “摄影师。”炎哲简单地说。“没什么困难的,只需按按快门就好。”

  “你再说一遍?”要不是浩天正坐在旁边,紫澄肯定自己一定会尖叫出声,“你是摄影师?我的天啊,不会吧?”

  “有什么不对吗?”炎哲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不会拍照。”紫澄紧张地道,“我甚至连傻瓜相机都不会用!”

  “不可能的,告诉我你在开我玩笑,对不对?”炎哲也紧张了起来,“起码不会用傻瓜相机是个玩笑。”炎哲以很试探的口吻问道,他由衷地希望紫澄是在开玩笑,否则他的一世英名一定会毁于一旦。

  “我没事开这种玩笑干嘛!”无奈,紫澄断绝了炎哲最后的一丝希望。

  “不……”

  再不愿也得面对,炎哲默不出声,现在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摄影这种东西又不是他口头上讲几句,就可以学得会的。他既然无力去改变什么,只好接受事实了。但他知道结局一定很惨!………这世上竟还有人不会用傻瓜相机,看来这世界的科技仍有待加强。

  浩天驾着吉普车一路奔驰,飞快地冲回摄影棚。

  一进摄影棚,紫澄还来不及看清环境,眼前就扑来一个软玉温香。

  “炎哲,你终于来了,人家等你好久了。”芊芊赖在紫澄的身上撒娇。

  紫澄一个皱眉,炎哲马上为她解说:“芊芊暗恋我很久了。”

  “臭美!”紫澄却冷哼了一声。

  “炎哲,你快来看看,我为了这一次的拍照,自己准备了几套泳装,你帮我挑挑看嘛!”芊芊拉着紫澄的手向更衣室走去。

  “你瞧,这件怎么样?”芊芊迫不及待地,拿出她特地叫人从国外买回来的性感泳装。“应该很符合这一次“夏日风情”的主题吧!”

  紫澄默不作声。

  “那……这一件呢?”见紫澄毫无反应,芋羊连忙再拿出另一件更性感的泳装,“我相信我穿上它一定会很出色的。”

  紫澄仍不作任何意见。

  “没关系,这一件你一定会满意的。”芋芋的脸色有些发白,她不相信自己特意挑选的泳装,竟得不到紫澄的赞赏,她心有不甘,“你看,是不是很好看啊?芊芊有些紧张地等待着紫澄的回答。

  “这一次你们要表达的主旨是什么?”紫澄小声地询问炎哲。

  “夏天的热情、健康、以及厂商的泳装介绍。”

  “那就不是以性感为诉求,也不能住她自己随意穿着罗?”得到炎哲的肯定,紫澄便不再多施舍任何一点目光给芊芊,她冷酷地向芋芋道:“我们是卖泳装,不是卖肉,收起你的那些性感泳衣吧!我没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紫澄的话毫不留情地刺向芊芊。

  “你说什么,谢炎哲!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芊芊有些恼羞成怒,进入这一行这么久,还没有人敢这么大胆不把她放在眼里,她的背后可是有很强大的靠山的呢!

  “我说我没兴趣在这儿接受你的挑逗,我是个有婚约的男人,不会看上你的,所以你省点力气吧!”紫澄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芊芊的意图。

  说完,紫澄便转身离开更衣间,徒留芊芊一人难堪地在里头落泪。

  “你有没有搞错啊!这次客户指定要用她,你把她得罪了,她一气之下不拍了,你叫其他人去喝西北风啊!”炎哲看到这一幕简直是傻眼。

  “炎哲,你……”浩天也面有难色地,看着身为炎哲的紫澄。

  “怕什么,大不了不拍了嘛!”紫澄说得仿佛不关己似的。

  “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是吧!”炎哲不太高兴的说。“你们女人都这么任性吗?还是只有你才这么没大脑?你只为了你不会拍照,不想丢脸,就这么不顾后果的行事,你有没有想过下场是什么?”

  “你们放心吧!如果她真的不拍,一切后果由我承担。”紫澄向浩天说完,迳自朝角落走去。

  “你在搞什么鬼!”炎哲不悦的声音再次传来,他可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打拚出来的事业就这么被紫澄玩完了。

  “MOdel不做影响大,还是摄影师不做的影响比较大?”紫澄压根不在乎炎哲的怒气。

  “我希望你不是故意在整我,因为你这么做很幼稚,会害到很多人的。”

  “是吗?我只怕要真是拍起照来,会害到的人更多。”紫澄知道自己的技术。“更何况,我希望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有未婚妻的人,我是绝对不允许你做出对不起文心的事来。”

  “拜托!这只是个工作耶!”

  “随你怎么说,你们男人总是有借口。”

  “是吗?你当它是个借口,那你告诉我,如果芊芊真的一气之下跑了,这个案子怎么办?所有人的心血都付之一炬了你知道吗?”听得出来炎哲相当地气愤。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做事一向是择善固执,只要是对的,我一定坚持,但那个羊芋根本就搞错了方向,要真拍起来,姑且不论我的技术如何,她的穿着就一定不过关了嘛!”紫澄也坚持自己的做法并没有错。

  紫澄、炎哲只顾着在一旁争口舌之快,没注意正朝他们走来的芊芊。

  “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芊芊神情若定的看着紫澄,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只见芊芊换上了一套简单的连身泳装,衬托出她完美的体态及健康的肤色。她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丝毫看不出方才自尊心的受创,也让所有人傻眼。

  “我穿这样你没话说了吧?”芊芊大方地亮出自己,得意地展示在身为炎哲的紫澄面前。

  “很好,我们可以开始了。”紫澄现在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浩天,准备好了吗?”她拉开嗓门询问浩天。

  “一切OK!”

  “好,那就来吧,”紫澄刻意忽略炎哲传来的讪笑声。

  反正他要笑也笑不了多久了,等到照片出来,就可以知道该哭的人是谁了。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刚才你给我的羞辱的。”在大伙正开始准备时,芋芋靠近紫澄的耳畔对紫澄笑道:“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说这种话的人,我愈来愈欣赏你了。”

  “我说那些话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紫澄没有想到事情竟会演变成这个样子,这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我知道,所以我才欣赏你。不过我要提醒你,大帅哥,下次说狠话之前先看清楚情况,否则,我一个转身不拍了,你们就全都别想在这一行混了。”芊芊在紫澄的耳边轻语,“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要定你了,不管你有没有婚约,只要你一天没走进礼堂,我就一天不放弃。”

  “嗯,我们该开始工作了。”从没被女人勾引的紫澄显得有些尴尬。当然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耳朵旁不时传出的笑意。

  站在相机的面前,紫澄显得不知所措。“现在怎么办?”

  “出车祸前我找人摹拟过,基本上相机我是调过了啦,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从镜头中看出去,只要人影是清楚的就按下快门,若不清楚再问我,我再试着教你调焦距,再不干脆叫芊芊移动至你看得清楚的距离。我们目前能做的只有这样了。”

  ★★★

  紫澄就在炎哲的带领下,一步一步完成这项工作。最后终于是完成了,可是紫澄却没勇气留下来看结局。

  “浩天,我先走了,剩下来的就交给你了。”紫澄想早点逃离现场。

  “不行啦,这些照片很急,你必须要等照片冲洗出来。”炎哲着急地唤着紫澄。

  “开什么玩笑!”紫澄才没那么傻呢!“我连照相都不会,要我冲照片?你杀了我还比较快。”

  “炎哲,你要走了?”浩天也追上来阻止了紫澄的脚步,“我们今天必须要洗出这些照片,你不能走!”

  “我有急事,一定得走。”

  “可是,照片……”炎哲说什么也算是浩天上司,浩天也不敢太过逼人,可是照片怎么办?

  “炎哲,你可以走了吗?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芊芊在此时出现。

  “吃饭?嗯,不了,我要回家。”紫澄飞快的拒绝。

  “不管!”芊芊哪容得下“不”这个答案:“我今天这么的配合,而且你又没什么事,我一定要你陪我吃个饭。”

  “我告诉过你,我有未婚妻了。”

  “有未婚妻就不能交异性朋友吗?”

  “这……”紫澄面有难色地看着芊芊,再看看浩天,没办法,两者要她选择,她宁愿面对自己照相的烂技术。“对不起,这组相片很急,我必须留下来等它冲完才能走。”

  “这样啊!”既然是公事,芊芊也不好再任性,“好吧,那只好下一次再说罗,拜!”芊芊顺势在紫澄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芊芊走后,紫澄不甘愿地跟在浩天的后头,“为什么我总觉得,老天总是站在你那一边呢?”

  ““天公疼好人”你没听过?”炎哲也为许多让紫澄“不得不”的巧合而感到得意。

  “你在偷笑?”紫澄带着威胁的口吻问。

  “没有!”炎哲撒了个小谎。

  “别欺负我看不到你,我敢发誓你一定在偷笑。”紫澄不悦地嘟起嘴。

  “我真的没有,你既然看不到我,就不能这样指控我。”炎哲甚至反咬紫澄一口。

  “懒得跟你吵!”紫澄知道自己一定辩不过炎哲,因为她真的看不到炎哲,不能就这样随便诬赖他,即使她再肯定也没用,只要炎哲矢口否认,她也拿他没辄,“那现在我要怎么办?”干脆转个话题。

  “这你大可放心,暗房的工作一向是浩天在负责,你只需要在一旁监控就行了。”炎哲总算给了紫澄一个定心丸。

  “那为什么一定要我留下来?”紫澄真的不想面对待会儿的尴尬。

  “没办法,你必须挑照片。”炎哲也觉得莫可奈何,他也不想面对结局的残酷。

  只是……

  “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浩天凄惨的哀号从暗房传来。

  “果然……”不用多问,紫澄和炎哲便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炎哲,这……”浩天面有难色地出来,“一定是有人动过你的相机,或者哪里出了问题。”他颤着双手,迟疑地不敢亮出手中的相片。

  “喂!浩天,这……,会不会是你技术有问题?这怎么可能是炎哲拍的照片?你别开玩笑了,傻瓜相机都能拍得比这好。”

  “对啊!该不会是你放意在寻我们开心吧!”

  “不过你的时机挑的不对,这批照片很急,要开玩笑以后多的是时间。”

  “我没有开玩笑。”浩天被训得有些冤枉。

  “浩天……”大伙一致认定是浩天动的手脚,正想开骂,却被紫澄阻止了。

  “这不关他的事,你们别再骂他了。”

  “炎哲,难不成你要说这是你的作品吗?”众人皆替炎哲不平。

  “就当是吧!好了,我有点累了,要先回去了,剩下来的就交给你们了。”

  “可是照片……”

  “你们尽量挑看看有没有能用的,改天再送到我家来,我再做个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