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一个人的战争林白强占凤凰女艾林憨包子与小丫头艾米酷狼上司拐贤妻

返回顶部

  座落在僻静巷内的一家咖啡馆内,文心红着眼低头不语。

  “怎么啦?昨天才结婚,今天一大早就找我到咖啡厅,被炎哲知道不太好吧?”为了打破异常的气氛,海承自以为幽默地打趣。

  “他才不会在乎呢!”文心负气地道。

  “小两口吵架啦?”海承猜测着。

  “吵架?也许可以这么说吧!”文心感到鼻头一酸,瞬间湿了眼眶,“但说我们在闹离婚可能会更适合。”

  “事情没这么严重吧?”海承张大眼睛不敢署信,“你们才刚结婚一天就要闹离婚,太夸张了吧?更何况你要离婚,炎哲会不会答应呢?”依海承对炎哲的认识,是不可能如此对婚姻儿戏的。

  “我管他答不答应!”文心愤愤地道,“才刚结婚一天,我就发现他有很重要的事在瞒我。既然我们之间无法彼此信任,又何必用一张结婚证书绑住对方呢?”

  “人多多少少总是有秘密的嘛!”海承仍不认为事情有这么严重,需要离婚才能解决,“究竟是瞒你了什么,怎摩会闹成这样呢?”他也好奇。

  “我要是知道他瞒了我什么,我就不会这么生气了,他竟然宁愿骗我也不愿意告诉我实话,你说气不气人嘛!”文心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好防止不听话的眼泪流下来,“更可恶的是,他连编个像样的谎话也不肯。竟用一些荒谬无稽的话来敷衍我!”

  温柔的海承递了张面纸给文心,“既然他不肯说,就一定有他的苦衷,你就别再强迫他了嘛!”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总得帮忙说几句好听的话来安抚文心。

  “连你也在帮他,”文心生气地瞪着海承,“我就知道,你是他的好朋友,当然会帮他说好话,早知道就不找你出来了。”文心无辜地皱着一张脸嘀咕,“要不是紫澄现在人在医院昏迷不醒,我才不会找你来诉苦呢!”她怀念起和紫澄无话不谈的日子。

  听见文心的抱怨,海承灵光一闪好心地建议,“那你要不要现在去找她诉苦呢?虽然她无法和你对话,但她也许听得到你的话。”

  文心摇着头拒绝,“紫澄现在一定比我更痛苦,我不想她替我操心。”

  “你很体帖嘛!”海承带着笑意看着文心。

  “只可惜有人看不到。”文心若有所指。

  “或许是你们还不习惯婚姻生活,所以才会闹别扭,相信我,过几天就会没事的。”

  突然.文心神色一转,“海承,你觉不觉得炎哲他……变了?”她有些困难地吐道。

  海承微愣了一下,他轻轻地啜了一口咖啡,慢条斯理地问道,“你是指哪些方面?”

  “他的一切,他的个性,对人的态度,言行举止,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我说不上来,但,我就是觉得他变了。”文心感到有些气馁,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面对炎哲时,那抹怪异的不协调感,仿佛有点陌生又有些熟悉。

  “原来你也察觉了?”海承叹了一口气。

  “这么说……”原来,不止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是的,我早就觉得炎哲不太对劲。”海承回忆道,“我记得事情好像是发生在他出车祸的那一天。”

  “可不可以把大概说给我听?”文心央求着。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听昱妍说,他们去医院见到炎哲时,他正打算出院,不过却像完全不认得他们,直嚷着地不是炎哲,他不认识他们。”

  “他不是炎哲?”文心想起了炎哲本欲告诉她的话,他也曾说他不是炎哲,“那他究竟是谁?炎哲呢?他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吧!”

  “这我就不清楚了,”海承据实地回答,“不过,若“他”不是炎哲,又怎么会和炎哲长得一模一样呢?而且认识他周遭的所有人、事、物。”

  “你刚不是说他不认识你们吗?”

  “那只是在医院时,后来我到警局去保他时,他又能正确地认出所有人。”海承也感到不解。

  “那就奇怪了。这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文心下着断言。

  “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海承一脸莫可奈何的表情。

  文心侧着头,眼睛不断地转着,“不行,我一定要找个机会测试一下。”怎么说都可能是要共度一辈子的人,怎么能不搞清楚枕边人究竟是什么人呢?这样太可怕了嘛!”

  “你想怎么试?”

  文心露出了一抹贼笑:“我们先大胆假设他不是炎哲。既然他不是炎哲,那么就一定不可能知道炎哲所有的一切,……”

  她和海承彼此交换了一个极有默契的笑容,便低头讨论起他们的大计。

  ★★★

  一回到家,还来不及进门,文心便迫不及待地,要实行她和海承商量了一整天的“现形”计划。

  “炎哲,你今天累不累?晚上有没有空?我们出去庆祝一下好不好?”文心堆上了满脸的笑意,攀上了紫澄的臂膀。

  “怎么回事?有什么好事值得庆祝?看你笑成那个样子?”紫澄有些纳闷地看着文心快乐的笑容,就好像昨晚什么争执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当是庆祝我们结婚吧!”文心随便找了个理由,“听海承说结婚前你们还没有举行过“告别单身晚会”,所以他们想替你办个迟来的Party。”

  “那就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罗!”看文心能展露笑意,紫澄也觉安慰。

  “人多才热闹嘛!”文心甩着紫澄的手不住地撒娇,“去嘛!我都和海承约好了!”

  老实说,紫澄并不想去,那一票人她都不认识,即使有炎哲的声音在一套协助她,她仍觉不妥,要是到时又像上次一样搭肩槌胸的,她深怕自己又要忍不住地尖叫了,“真有这个必要吗?”紫澄想推辞。

  “怎么说也是人家一番心意,你就接受嘛!”文心使劲地央求,“更何况,这一阵子忙这忙那的,是真的没痛痛快快地大疯一场了。你就答应我,就当是陪我去的嘛!”

  紫澄抿着唇仍在思索。

  “带她去吧!”炎哲的声音开口替文心说话,“也真难得她能不计较昨天的争执,就别再扫她的兴了。”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去,那我们就去好好的玩一晚吧!”紫澄露出一抹微笑,她知道没有人能拒绝得了文心的。

  “耶!”文心兴奋地大嚷一声,“你是最棒的老公了。”她依向紫澄,朝她的脸颊印上了一记红吻。

  她的雀跃不单只为了紫澄的应允,更是为了待会儿可能揭穿“他”的真面目而感到莫名的刺激感。

  看着紫澄正在着装的背影,文心若有所指地提醒着,“对了,待会儿可别玩得太疯喝得太醉,否则我可是搬不动你回家喔!”这样的话就当是一个为人妻子应尽的义务吧!

  “放心吧!我不会喝酒的。”紫澄想也不想地就回了文心的话。“她”一向是滴酒不沾的。

  这一次文心不再表示什么,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紫澄。因为认识炎哲的人都知道,炎哲虽不致酗酒,但也总喜欢没事时喝上几杯。紫澄方才的一句话正足以证明“他”绝对不是炎哲。

  还没进门,紫澄就发现一群人正和他们挥着手,紫澄有些意外,因为当中除了海承之外,其他人都是她从没见过面的,她不禁在心中默默暗祷:可千万别发生什么意外。

  趁着文心不注意的时候,紫澄小声地朝空气问道,“炎哲,你在吗?”

  “我在,你放心,我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你的。”炎哲给了一个可以让紫澄安心的回答。

  “哇,你们动作真慢,我们还以为你们不会来了呢?”

  紫澄和文心的脚才刚踏进KTV,就听到一连串的抱怨。

  “我们本来打算不等你们直接开始了呢?”

  “怎么可以,我们约好的。”文心小嘴一嘟,不满地抱怨。

  “谁叫你们动作这么慢。我们可不希望一直等下去,最后发现是空等,那不是太免了吗?”

  “好了,我们这不就来了吗?那这么多废话!”紫澄打断了众人的指责。“不是要唱歌吗?还在这儿浪费什么时间?”说完她便领着头先走。

  望着紫澄毫不设防的背影,文心和海承偷偷交换了一个有默契的微笑,他们都很期待,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假“炎哲”到底是谁?

  “唱歌怎么可以没有酒助兴呢!海承,点几瓶酒来开开嗓吧!”

  才刚进包厢没多久,就有人嚷着要叫酒。海承当然不作考虑地按下了服务铃。这本来就是他和文心设下的鸿门宴,自然所有的人也都事前串通过商量好的。

  “炎哲,我们好久没这样聚在一起了,来,就让我们痛快地喝一杯吧!”

  “我不会喝酒。”紫澄当然是拒绝。

  只是这样的拒绝,对认识炎哲的人来说是毫无影响力的。

  “刖开玩笑了,你不会喝酒?”众人相视,不禁放声大笑。“谁不知道你是我们这群人中,酒量最好的一个,说你不会喝酒?有谁会相信?”文澧不理会紫澄的拒绝,迳自替她倒着酒。

  紫澄头疼地不知该怎么办?她平时是真的滴酒不沾的。她无奈地转过头想思索着借口,却不经意地看到了文心,灵机一动她拥着文心道:“我老婆在这,出门前她才提醒我不能喝醉,所以我想我还是不要碰酒的好。”她向口认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

  只是,她没想到文心却毫不犹豫地将她推向绝望的深渊,“算了,既然你们几个好朋友这么久没见面,喝个几杯是人之常情,我若不让你喝就太不识趣了。”文心才不会让他把自己当作是籍口呢!“你喝吧!没有关系,自己拿捏好分寸就行了。”

  “既然文心都这么说了,炎哲,这下子你可再也没借口了吧!”一杯酒适时地递在紫澄的面前。

  “喝就喝,不过只有一杯喔!”紫澄知道这下是怎么推辞都推不掉了,只好认命,顶多到时到厕所去吐就是了。

  “喂!你行吗?”炎哲看紫澄竟真的要喝,不禁替她理一把冷汗。“不行可千万不要逞强。”

  “吁!”紫澄重重地叹了一口,“现在这样的局面,还不是你造成的。你说现在我除了喝下这杯酒之外,我还有什么方法可以顺利摆脱他们的纠缠?”她尽量压低了音量,不让旁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并爽快地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痛快!”海承为紫澄的干脆喝采,并迅速地将紫澄的酒杯再次倒满了酒,“来,这一杯算我敬你,祝你和文心思恩爱爱,直到百年。”他也找了个借口,让紫澄无法拒绝地灌下那杯酒。

  紫澄二话不说,拿了酒杯便灌了下肚。反正喝都喝了,不差这一杯。

  之后不断有人找不同的理由让紫澄喝酒。

  “别再喝了。”炎哲着实替拼命将酒灌下的紫澄担心,但他又无能为力,只得不断地在一旁提醒着紫澄。

  文心和海承眼见紫澄一杯杯地濯着黄汤,知道计划已完成了一半,接下来就全看海承的了,文心找个理由好藉机离席:“炎哲,我人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家了。”她挨进紫澄的身边轻声道。

  “我也跟你一起走。”已经开始觉得头昏的紫澄,也想籍着这个大好机会快点离开。

  “不用了,”文心甜甜地笑了一下,“看你们玩得这么痛快,就不用为了我扫兴了,我自己可以回家。”说完,为免紫澄又找什么理由,文心连忙捉了皮包就走,不让紫澄有第二次开口的机会。

  ★★★

  紫澄眼睁睁地看文心一人离去,而自己却不知道还要在这儿受多久苦?

  “放心啦,文心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自己的。”海承用手勾住了紫澄的肩头,“她不在,我们才更可以放宽心的喝得痛快。”他猜测紫澄应该会不习惯这样亲密的举动。

  果然,紫澄僵直了肩头,不自在却又巧妙地将海承的手拨开,“不行了,我不能再喝了。”紫澄皱着眉难过地道。“我想我也该回家了,我不放心文心一个人。”她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不过在场的所有人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

  “我们好难得才能见上一面,你这么快就要走啦?”绰号“小胖”的人也过来搭上了紫澄的肩。

  “是啊!你酒还没喝过瘾就算了,歌也还没唱到,就这么回去太没意思了吧!”亦书也搭了腔。

  “不行!!不行!说什么也不让你走,”文澧带着浓浓的酒意凑进紫澄,“你要是想先走,那还得罚三大杯。”

  “我真的不能再喝了。”紫澄暗自叫苦,她已经觉得头昏想吐了。

  海承看着紫澄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哇!好热啊!小胖,替我把空调开大一点!”海承边说边褪下了上衣,“大概是酒精在作祟吧!”他为自己的举动找着借口。

  紫澄一见海承赤裸着上身,不自觉害羞地转过了身。“既然如此,我们就别喝了,大伙解散回家吧!”紫澄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大,她总认为这一次的聚会不太单纯。

  “无所谓,我这样就可以了。不用扫兴。”海承不以为意地说着。“反正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这样,以前我们不就常光着上身拼酒吗?好久没这样了,不妨再来回味回味。”

  “不对劲,我们以前根本没这样疯狂过。”炎哲也察觉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异样,他赶紧提醒着紫澄。

  一句话拉紧了紫澄的神经,“回味什么?海承,你喝醉了吧!我们什么时候这么疯狂过。不能喝就别喝了吧!”她开始知道为什么一进门他们就不断地濯她酒了。她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点。

  “在学生时代啊!”海承不因紫澄拆穿了他一次就放弃,“我们一起做过许多疯狂的事啊!”

  “没错,但不包括在公共场所脱掉上衣拼酒吧!”紫澄提高了所有警觉,仔细听着炎哲的指示,并配合着应有的表情及动作。

  “嗯,也许真是我记错了。”既然这招不行,海承干脆大方认错,反正他还有许多问题可以拷问,“对了,昨天你和文心新结连理,共渡了甜蜜的一夜,怎么样?感觉如何啊?”

  虽然紫澄觉得这应是属于个人的隐私问题,应当可以拒绝回答,但她依然照着炎哲的指示答话。“昨天忙了一天太累了,什么都没发生。”毕竟炎哲和他们认识较久,知道该怎么回答。

  “跟我们谈谈你和文心的罗曼史!”文澧凑进紫澄,带着醉味的笑问。

  “你到底是怎么样骗到文心的啊?”

  紫澄拉开了和文澧的距离。“你们真的醉了。”紫澄笑道:“我和文心的事你们是最清楚不过了。她是我青梅竹马的小妹妹,我们之间的婚事是因为伯母临终托付,不好推辞,这些我不是都和你们说过了吗?”

  看着紫澄毫无所畏地见招拆招,海承沉不住气了,他不禁直问道:“你到底是谁?”

  “这话什么意思?我是炎哲啊!”紫澄反问。

  海承因套不出真相而感到气愤。“我知道你不是炎哲,虽然你有和炎哲一模一样的外表,可是我肯定你不是谢炎哲。”他说得相当肯定。

  “海承,你真的醉了。”紫澄想使出“四两拨千斤”来化解这个局面。

  “我没醉!”海承大吼:“我告诉你,你要是今天不说出实话,我绝不放你走出这扇门。”他强硬地霸住门口。

  紫澄大叹了一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我是谢炎哲!如假包换!”紫澄知道是怎么样也不能说出实话。

  “你不是!”海承心中早已有所认定:“如果你真是炎哲,那就拿出事实来证明。”

  “你要我怎么证明?”

  “随便你,只要你能说服我。”

  紫澄不打算理睬他们,她迈开了步伐准备离开。

  不过海承却挡住了她的去路,“我说过,不说出真相,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他相当坚定。

  这下,炎哲也动了火气,“你问他们到底想知道什么,想证明什么?”他指示着紫澄。

  “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想证明什么?”她生气地大吼。

  “我们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又把炎哲藏哪去了?”

  “他们太过份了!”炎哲在一旁也不禁替紫澄叫屈,“好,既然他们想要你证明,我们就证明给他们看。”炎哲为了海承他们几个大男人,竟合力欺负紫澄一个弱女子感到气愤。

  “我就是谢炎哲,没人把我藏起来!”紫澄提高了音量,“你们想要我证明

  是吗?好!我就证明给你们看!”她走到了海承的面前:“我们研一那年,你爱上了一个女孩,你说一定要追到她娶她为妻,结果最后发现她是同性恋,不但不能接受你的感情,甚至要你介绍你的死对头给她!”

  她又走到了小胖的面前,“而你,表面上和普通男人一样,也追女人,也看色情影片,可是事实上你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同性恋!”

  她再走到文澧的面前,“你一直是我们当中成绩最好的一个,在大家都称赞你的时候,你却向我坦诚,你大多数的时候是靠作弊才得到高分。而你今天的地位则全是靠拍上司马屁及出卖同事得来的。”

  最后她来到了亦书的面前,“你一直是大家公认的情场高手,也自夸从没在情场上失败过,事实上,你却曾被同一个女人前前后后共玩弄了四次,而且你似乎还没得够教训,仍未对那个女人死心。”

  说完,紫澄看着面前的大男人,一个个绿着脸,面色难堪的低头不语。

  “你好残忍,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戳着我们的伤口。”亦书白着脸指责着紫澄。“这些都是我们心里最深的秘密。因为信任你,我们才会向你倾吐,但你却……”

  “不是我残忍,是你们逼我的。你们硬是要我拿出证据证明我的身份,而这些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紫澄的心里也不好受,虽然她不是当事者,但她也晓得这样被好友揭着疮疤的感觉很不好受:“我不想这么做的,对不起。”她真的不愿意。

  “何必跟他们道歉,是他们自找的。”显然炎哲仍在气头上,他气呼呼地说。

  紫澄不理会炎哲的气话。她走到海承的面前,“这样的证明够不够?还是你仍然不相信我,还想找机会试探我?”

  海承别过头不出一言,紫澄所说的事情都是他们最想隐藏的往事,除了炎哲,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一定听过彼此的事。他们现在的不语,除了难堪之外,也因为另一人的往事而感到惊讶。

  “我可以走了吗?”这样的场合,紫澄不想再待下去了。

  没有人回答她,大家仍是维持方才的静默。

  既然没人回答,紫澄决定迳自离开,她来到了门前,在推门之前,她又转过了身,“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出了这扇门,我会忘了刚才发生的事,也希望你们不要放在心上,下次再见面时,我希望我们仍是当初的好朋友。”她语重心长地道。

  “他们这些人,我才不要再把他们当朋友呢!”炎哲仍是愤愤的口吻。

  离开了KTV,紫澄心情沉重地安静着。她无言地来到了河堤。

  突然,“啊……”紫澄宣泄地朝着河堤的另一端大嚷。

  “你怎么啦?”炎哲关心地问道。

  “我受不了了。”紫澄无力地将手爬进发丝里。“我不要再这样过活了。”她觉得自已快崩溃了。

  “你别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炎哲安抚着情绪大坏的紫澄,“他们已经受到了教训,不会再来烦你的。”他凭着直觉认定紫澄是因方才的事在烦恼。

  “或许他们不会,但其他人呢?”紫澄反问。

  “其他人怎么了吗?”炎哲听不出紫澄话里的意思。

  “你还不懂吗?”紫澄没好气地解释:“他们只是其中一例,我根本就无法扮演好你,你有你的个性,我也有我做人处世的态度,更何况你是男人,我是女人,我根本没办法说服周遭的人相信我就是你。”

  “那你就不要演。”炎哲一改以往总是要求紫澄称职地扮演好他的态度,“你就过你自己的生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理会别人嘛!”他突然觉得,以往逼紫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是件很残忍的事。

  紫澄摇摇头,“我现在这么努力地演着你的角色,都有人怀疑,如果我真不予理会旁人的目光,过我自己的生活的话,只怕再也不会有人肯相信我是你了。”紫澄感到鼻头酸酸的,便红了眼眶。

  “那又如何?反正有我在,住他们怎么起疑,也找不到任何证据。”炎哲说得相当不在乎。

  “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对刚才的事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什么感觉?我只觉得生气,哪有四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的。他们活该!”事实上他是心疼紫澄,这些日子,看紫澄努力扮演着他,却仍得不到认同,他就觉得不舍。

  “他们是在乎你,所以才会想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紫澄替海承他们说话。

  “你有没有搞错啊!”炎哲对紫澄的话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刚才不断地逼你灌酒,还威胁你,你竟然还帮他们说话?”

  “不是我要帮他们说话,我只是实话实说,或许他们刚才很过份,但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而且你也给了他们很大的教训了,不是吗?”紫澄试图平息炎哲的怒气,“只是,从刚才发生的事,让我了解我们是无法永远这么瞒天过海的,迟早有一天会被拆穿的。”

  “不会的,你瞧,我们刚才不就表现得很好?”

  “那是我们这次侥幸,下一次呢?我们还有这份运气吗?难道你没看出来,刚才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有阴谋的?”

  “那又如何?还不是拿我们没辄?”

  “但我们不能保证下一次仍能这么好运!若下一次怀疑我的人没有任何的把柄在你手上时,你要如何让他们信服呢?”

  “我……”这一次,炎哲哑口了。

  是啊!这一次是因为海承他们都是他的好朋友,要知道他们的秘密不是难事,但若下一次他不再有足以令人信服的事情时,他们又该怎么办?

  “那怎么办?我们还能做什么?”炎哲也失了方寸。

  “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让我们换回来的方法了。”紫澄幽幽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