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火龙浅草茉莉错过前世惜之帕吕德安德烈·保尔·吉约姆·纪德求爱保鲜期

返回顶部

  炎哲站在初次和紫澄发生车祸的十字路口,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当初两辆车相撞的地点,虽然,早已不复见当初警察所留下的记号,但那一幕,对炎哲来说,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因为那是他和紫澄的“宿命之撞”啊!要不是那一撞,他还不见待会认识紫澄,更不会因此和紫澄“日久生情”呢!

  唉!但炎哲不禁担心,文心真能劝动紫澄那个死脑筋吗?老宝说,炎哲一点把握都没有。

  “你在叹什么气啊?”紫薇调皮的声音毫无预警地从炎哲背后窜出:“你不知道唉声叹气很容易老吗?”随着这个声音,紫薇的脸也同时出现在炎哲的面前。

  “紫……紫薇?”炎哲没料到紫薇会出现在此地,他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只能支支吾吾地唤着紫薇的名字。

  “怎么?听你这声音好像不太欢迎我啊,那……”紫薇故意黯下了神色,佯装难过,“那我走好了,免得你碍眼。”

  说完,紫薇真的毫不留情地准备转身走人。

  “喂……”炎哲迅速地拦住了紫薇地去路,“你别这样,我只是……只是没想到会遇见你。”话语中仍是掩不住的失望,看来,紫澄是决定避他避一辈子了。

  “炎哲哥,你干嘛愁眉不展的啊!”紫薇故意地问道,又迳自地接口,“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没看到姐姐啊?”

  “你姐姐呢?她打算一辈子不见我吗?”炎哲知道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怕听到他不愿意得到的答案。

  “姐呀!”明明知道炎哲心急如焚,但此时的紫薇竟装起糊涂,“她不是出来找你了吗?怎么?你们没碰到面吗?”

  “我让文心去和她谈,只是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炎哲说话时,还不时地朝四周望望,算算时间,紫澄也该出现了吧,

  “别看了,姐不会出现的。”紫薇倚着一棵行道树,悠哉地道。

  “为什么?”炎哲这才知道紫薇的出现不是偶然,“紫澄和你说了什么吗?”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急。

  “她什么都没说,只要我来告诉你,她不会出现了,要你别再等她了,没有用的。”紫薇一脸的遗憾。

  “什么叫做不用等她了?”炎哲生气了,“麻烦你回去告诉紫澄,我会在这儿等她的,我会一直等她的,直到她肯出现见我为止。”他说得相当笃定且愤慨。

  “你真要一直等下去?即使她很有可能永远都不出现?”紫薇偏着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是的,”炎哲的坚定让人无法怀疑,“我会一直等,等到她肯出现。就算不接受我,也总该给我一个理由吧?”

  听了炎哲的这番话,紫薇点点头,“看来你倒是挺痴情的嘛!就样我也就放心地把姐姐交给你了。”她替紫澄笑的开颜。

  “什么意思?”

  “姐说,她知道你会在这儿,不过她要我告诉你,你们第一次认识的地方并不是在这里哦?”她偏着头,终于把紫澄的话转告炎哲。

  “不是在这儿?”炎哲不浪费时间,开始思索着:他们初识的地方究竟是哪里?“你不是告诉我:她不想见我吗?”他开始搞不清楚究竟哪一句话才是真的了。

  “噗嘛!”紫薇是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我刚才是闹着你玩的,你还真信啊!”她不敢相信炎哲竟如此天真。

  “那……”

  “那什么?”紫薇催促道:“还不快去找姐姐。”

  ★★★

  紫澄焦躁不安地在警察局门口踩步着,她不断地想着:“炎哲会来吗?他真能记得这个地方吗?如果他不愿意来呢?”总之,多少不确定的疑惑在紫澄心中不断翻覆。

  “这应该也不太能算是我们初识的地方吧?”炎哲有些微喘的声音,传进紫澄的耳里。

  “不是这儿那是哪儿呢?”紫澄努力克制心中起伏过大的心情,她看得出来,炎哲应当跑了一段不算短的距离,那份心意让她感动,但她尽量以平稳的声音问道。

  “严格来说,应该是里头那间办公室吧!”他比了比窗口朝着大门的那间办公室,那才是紫澄第一次听到炎哲声音的地方。

  “可是,你总不能要我闯进人家办公室说:我来这儿等人的吧?”紫澄知道炎哲是故意调侃她的,所以她也顺势应着他的话。

  紧接着,两人便是一阵尴尬的沉默。两个人其实都话了能以自己本来的面目与对方见面而感到莫名的兴奋,但也因这算是他两第一次以本面目做直接的面对面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和文心谈完啦?”由于不想让气氛太僵,炎哲试图找着话题。

  “嗯!”

  “都谈些什么?”

  “你说呢?不就是我们之间的那些事?”紫澄在心中不断地呐喊:够了,别再谈这些言不及义的话了。

  然后,又是一阵的沉默。

  “文心她还好吗?”炎哲又问。

  “嗯,她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需要依赖别人的小女生了。”

  “嗯,经过这许多事,她也该长大了吧!”

  这次,紫澄可受不了了,“你一定要和我谈这些吗?”她有些不甘地叫嚷,“我不想听这些言不及义的话。”

  炎哲静默了一会儿,“那你想听什么?”他真的不知道能说些什么,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但见了紫澄的面,他就一句话也吐不出来了。

  “看来文心说错了,我们并不是两情相悦,而是我自己一厢情愿,既然你没话可对我说,那……”紫澄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说出口,“那么我还是走好了。”

  说完,她转身便打算离开。

  好不容易见到了紫澄,炎哲怎么会如此轻易放她走呢?“别走,留下来。”他好温柔好温柔地说。

  “留下来做什么?你甚至连要和我说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留在这儿自取其辱干嘛?”她的眼眶不争气地泛红。

  “别这么说,”炎哲真恨自己的口钝,“我只是,只是有太多话想说,但又不知道该先说什么比较好,只好……只好……”

  “没关系,我们的时间很多,你可以慢慢说。”紫澄娇羞地涨红了脸。

  “嗯,这代表你接受我了吗?”炎哲试探性地问。

  “接受什么啊!”紫澄故意拿乔,“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可是,你刚才明明……”

  “我的意思是说,反正现在时间还早,我们有很多的时间可以慢慢聊。”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她才不要先对一个男人示爱呢!

  炎哲一点也听不出紫澄话中的含意:“我以为……以为你的出现,是代表你愿意让我停留在你的心上了,就像……就海承他们那样。”他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心上有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呢!又为何要那么早让你进驻我的心呢?”紫澄微泯着唇不服也道。

  “天啊!”炎哲真不知道除了把心掏出来之后,还有什么可以证明他的心意:“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再也没有丝毫的地方可以容纳别人了!”

  “我才不相信呢!。紫澄嘟着嘴不依道:“甜言蜜语是你们男人的拿手好戏,这要我怎么相信?”她还没听到她想听的。

  这一次,炎哲终于知道紫澄的心意了,他深吸了一口气,“紫澄,我爱你。”

  他轻缓缓地拉进和紫澄的距离。“这一辈子,还从没有人能让我如此地牵肠挂肚。只有你是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人。”

  一股暖暖的感觉窜进紫澄的心头,但她仍是不甘就这么轻易地妥协,“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谁能证明你从来没对别人说过?”

  “如果我是那种花花公子的话,”炎哲真想把紫澄抓起来摇一摇,看能不能把她摇醒。“你以为在你扮演我的那些日子,那此女人会不找上门来吗?”他没好气地顶道。

  嗯,倒是挺有道理的。紫澄点点头。算是接受这样的回答。

  “点头是什么意思?”炎哲现在再也不敢乱猜测紫澄的任何意思了。

  “没什么意思。”紫澄迅速转过身,因她再也掩不住正逐渐上扬的唇角弧度了。

  “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炎哲觉得自己快失了耐性了,一开始紫澄还怪他说些言不及义的话,现在反倒变成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意思是:我相信你不是那种对感情玩玩就算的人。”

  “然后呢?”这女人不会一次把话说完吗?炎哲有些无可奈何。

  “然后……”紫澄缓缓地转回了身。“我要告诉你,我也爱你,否则我不会为了不想伤害文心而避开你。”她浅浅一笑,但笑中却又有点凄苦,一回想到当初下定决心要离开炎哲时的那份心情,她就快乐不起来。

  “因为不想伤害文心,所以你选择伤害我?”炎哲的眼神中有抹受伤的神情,“友情可以大到将爱情拱手让人吗?”

  “友情的确很伟大,至于和爱情哪个重要,因人而异吧!”反正不管哪个伟大,总之现在紫澄是保住了友情,也得到了爱情,那就够了!

  “对你而言,友情是永远放第一位罗!”炎哲佯装生气地捏了一下紫澄的鼻头。

  “那不重要。”

  “那什么才重要呢?”炎哲问。

  “现在我有了你,也没失去文心,那才重要。”紫澄这次主动地给了炎哲一个好大的拥抱。

  “是吗?”炎哲紧紧地抱着紫澄,深怕她又一溜烟地不见了。“我真的拥有你了吗?你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突然消失不见吧?”那个刻骨的痛,一生只要一次就够了。

  “不会的,这一次,就买你要甩了我也没那么简单了,我啊!是赖定你了。”紫澄有些无赖地说。

  就当两人沉浸在互相拥抱的满足感时,一阵“碰”的巨响打断了他两。他们抬头一看,就在当初他们发生车祸相撞的相同地点,同样的一台轿车与一台机车撞了个人仰马翻。

  “快叫救护车!”现场已有热心人士在嚷嚷了。

  知道有人会帮忙,且看到驾驶也已安然地爬出车子,紫澄和炎哲两人相视而笑。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我们一样幸运?”炎哲浅笑地说。

  “我不知道,”紫澄将头偎进炎哲的肩头:“但我能确定的是:我很高兴那天和你撞在一块儿。”她轻轻地在炎哲的唇上覆上了自己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