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3籽月狼岛主寄秋肖申克的救赎斯蒂芬·金故剑情深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十锦图 > 第十章 桃色陷陕

  丑女文素姬说完话后,又后退了一步,只见她粉臂互抱着,格格笑道:“蒲天河,我对你实在是很够意思了,你想想看,我真地配不上你吗?”

  说着放下手,轻轻提起长衣,露出她均匀的一双大腿,身子微微转了转,道:“我的身材不美吗,再说,你如果娶了我之后,将来我父亲退位了,这乌衣教主的大位,就是你的了,在西北道上,就连蒋寿和春夫人,也要敬你三分。蒲天河,你是聪明人,可不要做傻事呀!”

  蒲天河气得脸色发青,频频冷笑道:“你真是作梦,我蒲天河乃是铁铮铮的汉子,岂能为你所动?你死了这条心吧!”

  文素姬放下了纱裙,冷冷的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着娄小兰是不是?哼!”

  蒲天河冷笑道:“娄小兰现在何处,是否也上了你的当了?”

  文素姬见一提起娄小兰,对方就立时精神大振,不由愈发地心中恨恼,当时佯作微笑道:“你真的想见她么?”

  蒲天河摇了摇头,叹了一声道:“我一时大意,落入你手,如今之计,只有两条路可走。”

  文素姬秀眉一耸,笑道:“哪两条呀?”

  蒲天河冷冷笑道:“一条是快快放了我,既往不咎,另一条就请你快快下手把我杀了,免得我活着受罪,如想迫我婚事,那是不可能的!”

  文素姬呆了一呆,忽地咬牙道:“我已发下誓言,定要把你弄到手中,你想走想死,都是妄想!”

  说罢,她那张丑脸上,忽然现出了一种异样的表情,她走到了蒲天河床前,蹲下身子,一张脸,几乎已挨在了蒲天河面上。

  蒲天河星目一瞪道:“你……滚开!”

  文素姬哧哧笑道:“告诉你小蒲,不是我不要脸,我本来是不想对你如此的,可是现在你逼得我不得不如此……你知道,我是一个很要脸的女人!”

  蒲天河目闪精光道:“你要怎么样?”

  文素姬目射情焰,冷冷地道:“我要得到你……”

  说罢站起来,喃喃地道:“我已当众宣布你我的婚事,并经父亲许可,如果你不答应,我将如何作人?”

  蒲天河怒声道:“这是你一厢情愿,关我何事?”

  文素姬慢慢站起了身子,淫荡地笑了笑,上下打量着他道:“这地方太简陋,不配当洞房……”

  蒲天河吃了一惊,怒视着她道:“你莫非疯了!”

  他一时怒起,用力地挣了一下,真恨不能一掌毙她于掌下。可是那绑在他手足上的绳子,竟是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丑女文素姬嘻嘻一笑,又伸出了一只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媚声道:“小伙子,那是没有用的……”

  说到此,她目光中,漫着无限春意,淫声道:“你们男人嘴里头硬,心里头软,当我不知道,等你尝到了甜头以后,你要再这么硬,我才算服了你了!”

  蒲天河气得目凸如珠,可是这种情况之下,他又能如何呢?本想破口大骂,可是话到唇边,想了想,如此做只有自取其辱,不如随她就是。

  想罢,他长叹了一声,遂把眼睛闭上了。

  丑女文素姬格格一笑,道:“对了,你想明白了就好啦!”

  蒲天河张开了眸子,冷冷哼了一声,道:“文素姬你有如此痴情,还怕找不到如意郎君么?我劝你对我不必如此,你应该知道,我是有仇必报的!”

  文素姬娇声笑道:“哟!说什么仇呀,马上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说时,她探手入怀内,摸出了三四枚红色果子似的东西,蒲天河不由吃了一惊,他认识这东西,正是方才乌衣教主打出来,冒红烟而把自己迷昏了的东西,不由大急怒道:

  “你要怎么样?”

  文素姬发出了一串淫荡的笑声,就见她素手一扬,那三四枚红色的果子,高高的抛起来,“波”一声脆响,在蒲天河床前落下,摔成粉碎,空中散发出一片红色的烟雾来。

  在红色烟雾中,文素姬已翩翩地退到了门前,媚笑道:“小傻子,你安心地睡一会儿吧!”

  蒲天河有了前车之鉴,自不会再上当,他赶忙闭住了呼吸,等待着面前红烟的渐次消失。

  可是飘浮在面前的红烟,几乎已快散光了,却见文素姬又发出了一片笑声道:“你这是何苦呢?你能一辈子不呼吸吗?”

  说罢,右手一扬,又抛出了两枚红果,在蒲天河床前,又散出了些红烟。

  蒲天河强忍着呼吸,一直到文素姬第四次抛出了红果之后。才忍不住吸了一口。

  立时,他就觉得头脑一阵发昏,就人事不省了。

  桃红色的窗幔,被一双小银钩轻轻地拉起来,室内弥漫着一阵淡淡的清香!

  这是丑女文素姬的香闺绣阁。

  这已是第二天的黎明时分了。

  蒲天河幽幽自梦中醒转。

  昨夜他作了一个残酷的梦。梦见了自己赤身露体,与丑女文素姬……

  这时他慢慢地睁开了眸子,兀自觉得全身在战瑟之中,他想坐起身来,可是腰身方自弯了弯,就觉得全身上下软绵绵的,竟然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目光接触着室内一切,禁不住使他大吃了一惊。

  同时,他也体会到,自己所睡的地方,并非是冰冷的石板子,而是细软温香的一张软榻,同时身上还盖着绣有五彩鸳鸯的被子。

  这一惊,使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更使他吃惊的还在后头呢?他在移动身躯之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是寸缕不着脱得精光。

  蒲天河就觉得当头响了一个焦雷,差一点再次地昏了过去……

  他惊吓地自忖道:“老天,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我……”

  心正惊恐问,却闻得一阵哗哗水响之声,觅声望过去,就见隔着一扇帏幔的浴室里,一个赤身的女人,正自揭幔而出!

  蒲天河只觉得面色一阵大红,全身血脉贯张。

  可是当他接触到那女人一张丑脸之后,几乎使得他全身都僵硬住了,那女人不是别人,竟是文素姬。

  这时就见她赤裸着雪也似白的肉体,腰肢款款地走到了床边,哧哧笑道:“蒲夭河,这一次你该称心了吧?”

  一面说着,自床上拿起了粉红色的绸巾,在身上擦着,那双眸子里,荡漾出无限春情。

  她有意在蒲天河身前展示着她可人的身段,不时地发出淫贱的笑声。

  蒲天河就像抽筋似地战抖了一下,道:“‘你……我……你昨夜也睡在这里!”

  文素姬穿上了大红色的肚兜儿,向他抛了一个眼波,贱声笑道:“岂止是睡了一夜……

  我的好丈夫!”

  说着,她走过去,慢慢弯下了身子,把那张丑脸,挨近在蒲天河脸边,用令人作呕的声音道:“哥哥……人家什么都给了你了,你再不要我,可是说不过去了!”

  说时端了一下肩膀,哧哧一笑,伸出一只手,轻轻在他被子上打了一下,道:“你呀,好坏!”

  说完,竟自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淫贱地笑了几声,伸出一双皓腕,有意理了一下散在脑后的头发,扭了一下身子,惺松着眼睛把身子慢慢伏下来,喃喃道:“哥哥,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呀!”

  蒲天河只觉得一阵天眩地转,差一点又要昏了过去,他知道自己为对方怪果迷失知觉之后,竟是作出了大大的错事,如果丑女所言属真,自己尚有何面目再去见娄小兰?

  尚有何面目再去与小兰结为夫妇?

  想到这里由不住闭上眸子,热泪滚滚而下。

  丑女见状,哑然道:“咦!你怎么啦,干嘛哭呀?”

  蒲夭河这时真恨不能一掌立毙对方于掌下,可是苦干全身无力,又怕一击不死,反倒是害了自身,当时内心忍着无比恨楚,张开了眸子,冷冷地道:“其实你又何必如此?

  你莫非不知我原本就愿意和你结婚的?”

  文素姬怔了一下,咧着嘴笑道:“你说的是真的?”

  蒲天河道:“自然是真的,你真是傻透了!”

  文索姬一双怪眼,在他脸上转了一转,猛地跳了起来,突然又扑到床边,大声笑道:

  “蒲哥哥,你真好,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哈!果然我猜对了!”

  蒲天河目光内,这一刹那,泛出了杀机,只是他仍然装成十分平静的样子,冷冷地道:“你现在相信了我的话,总该把我身上穴道解开了吧,莫非要我在床上躺一辈子不成?”

  文素姬嘻嘻一笑,一双小眼打量着他,良久才道:“我自然会为你解开的,只是你却要答应我一件事!”

  蒲天河冷森森地笑道:“什么事情?凭我如今关系,你还不相信我么?真是笑话了!”

  文素姬最喜听这种话,一时乐得全身直颤,她用手打了蒲天河一下,格格笑道:

  “只要你心口如一就好了,并不是我不相信你,如果我解开了你的穴道,你跑了我可怎么办?”

  蒲天河冷笑道:“我为什么走?”

  文素姬一笑道:“只要你发一个誓,我一定放开你!”

  蒲天河内心一动,暗想此女倒也有她一套,但是他此刻已恨此女入骨,如不能手刃了她,绝不甘心!

  这时闻言,他暗中咬了咬牙,狞笑道:“要怎么发誓?”

  文素姬目光望着他一笑道:“如果我解开了你的穴道,你要答应与我成婚,如违誓言,你……黄沙盖顶,尸身不全!”

  蒲天河不由打了个冷战,心说好毒的誓言。

  可是他面对丑女,热血怒张,几乎已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此时别说是要他盟誓,只要能手刃了文素姬,叫他马上死他也愿意。

  当下蒲天河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冷笑道:“好,好,我依你就是!”

  说罢全身战抖了一下,面现杀机,却依言道:“天地明鉴,我蒲天河今生今世,愿与文素姬结为夫妇,如违誓言,黄沙盖顶尸身不全!”

  说完之后,望着文素姬道,“这样你可放心了?”

  文素姬这时脸上那种兴奋的表情,真非笔墨所可以形容,她猛地抱住了蒲夭河身子,道:“哥哥你真好……有你这几句话,我总算放心了。好,我这就为你解开穴道!”

  说罢由一个黑漆葫芦之内,取出一粒黄色药丸,笑向蒲天河道:“你只要吞下了这丸药,就可以复原了,其实我不曾点你的穴道,只不过是你吸进那红果毒烟太多了些,此刻血脉尚未打开罢了!”

  说罢亲手把药丸送至蒲天河口内,又为他酌上了一杯水,扶他坐起,把药丸吞下。

  蒲天河在坐起身时,目触到自己赤露的身子,禁不住全身抖动了一下,文素姬笑道:

  “我真该死,竟忘了为你穿上件衣服……”

  说罢,就回身把放在一旁的衣裤取过来,亲自为蒲天河一件件地穿上。

  蒲夭河伸了一个懒腰,慢慢站起来。

  这时,他觉得身上的内力,已在渐渐地恢复着,试着举了一下足步,已可以行走。

  文素姬望着他乐道:“你看,我没有骗你吧,再等一刻,你身上才能完全恢复过来,现在还不能用力,坐下来先歇一会儿吧!”

  蒲天河面色苍白,道:“这是什么地方?”

  文素姬笑道:“这是我所居住的‘文秀阁’。你放心,没有外人,我父亲他们是住在别的院里!”

  蒲天河目光并不直视着她,只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这里可以通沙尔湖么?”

  文素姬嘻嘻笑道:“就在沙尔湖边,风景才是好呢,等一会我带你出去走走,你就知道我们这里比娄小兰那里要好玩得多!”

  蒲天河听她一提到娄小兰,禁不住内心一阵发酸,当下惨笑了一声道:“事到如今,还提她作什么?”

  说罢站起身来,走过去把房门关上,文素姬怔道:“你关门作什么?”

  蒲天河回过身来,哈哈笑道:“关上门窗,我二人才好说话呀!”

  文素姬啐道:“你呀!我还当你是个老实人呢!”

  蒲天河频频笑着,又把两扇窗户关上,猛然回过身来,就见他面色一片铁青,目光发直,他身子更是战抖得厉害!

  文素姬吓得由床上站起来道:“你……你这是怎么啦?”

  蒲天河由不住又发出了一阵狂笑之声,声震屋瓦。

  文素姬忽然一惊,才开始发觉出对方有些不妙,她吃惊地退后了几步,道:“你笑什么……”

  蒲天河笑声一停,猛地虎目放光,道:“文素姬,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蒲天河心狠手辣!”

  文素姬神色一变,猛然跃开道:“你疯了!蒲天河……你忘了你发的誓么?”

  蒲天河怒发直耸,双目赤红,猛地扑了过去,双掌平胸而出,发出了凌厉的两股内力,直向着文素姬身上打去。

  文素姬身子一闪,已到了墙边。

  就见她一抬手,已把一口长剑自墙上摘了下来,剑光一闪,已把宝剑抽出,掌中剑划出一道银光,反向蒲天河面门上劈去!

  蒲天河狂笑了一声,身子已闪到了一边,文素姬的剑擦着他身边落了下来。

  文素姬再想回过剑身,却已不及,就见蒲天河身子如同旋风似地扑到了她面前,右掌一现,“呛啷”一声大响,文素姬一个踉跄退后了一步,掌中那口剑,竟被击得飞了出去,落在地上。

  蒲天河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只见他双手一分,已把新从木尺子处学得的一手绝技“双飞云翅”施展了出来。

  随着他的一声断喝之下,这双手,已实实地按在了文素姬双肩之上,他怒叱了声:

  “坐下!”

  双臂一振,文素姬一个踉跄,已坐倒在地,文素姬的一双肩骨几乎都为之扭断了,痛极之下,就地一滚,直向门边扑去。

  可是,她足尖方自跨出了一步,一口冷森森的剑刃,已逼在了她后心之上。

  文素姬吓得怪叫了一声道:“你不能杀……哦……”

  她身子霍然转过来,看见了蒲天河那张愤怒而失去了理智的脸,吓得打了一个冷战。

  现在她已完全地绝望了,身子几乎萎缩了下来,就在这时,那口冷森森的剑刃,已由她前胸贯穿了进去,文素姬发出了一声哑叫,倒在血泊之中。

  蒲天河目光赤红,注视着她,发出一声狂笑,就见文素姬倒在血泊中的身子,抖颤着又爬坐起来。

  她那张丑脸上,作出一个极为痛苦的表情,只听她断断续续地道:“你……何必如此?你……”

  鲜血自她嘴角里连续地淌下来,终于,她又萎缩了下来,只听她嘴里喃喃道:“傻……

  子,我是骗你……的……我只是太爱……你……喔……”

  蒲天河目睹着她最后颤抖了一下,就归于寂静,她是死了!

  也说不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蒲天河只是觉得无比的伤心,他双手用力地捂着脸,一滴滴的泪水,自指缝中流出来!

  他虽然杀了文素姬,可是内心并不能减少那种羞辱的感觉,相反地,自己杀了一个女人,更感到内心羞愧和不安!

  门外有人用力地敲门,蒲天河才忽然警觉过来,这个地方,他不便再留下去,应该速去为妙。

  顿时匆匆打开了窗户,腾身跃了出去。

  他身子方一落地,才发现院子里竟是站满了人,有几个人探头向窗内望了望,皆都大叫了起来,只是他们说的话,蒲天河却是一句也不懂。

  薄天河手持着染满了鲜血的利刃,一直扑到了院墙边,就觉得身后有人紧紧追过来,他猛然回过头来,运动手中剑,一连砍倒了两名身着灰衣的汉子,身形纵起来,已扑上了墙头。

  这时更多的人,已扑到了墙下,刀剑齐施,蒲天河不想再多伤人,就挥动掌中剑,把来犯的兵刃,纷纷格在了一边,就势飘身下墙!

  这时他才发现到,墙下竟是一片宽阔的湖水,可能就是沙尔湖,仅有少许的陆地可供行走,再向前行走一步就是湖水。

  湖水澄碧,万顷绿波,再高深的轻功绝技,也莫能渡过!

  水面上吹过来阵阵的寒风使得他清醒了不少,他紧紧握住剑,望着眼前的湖水,内心充满着悲愤。

  大群的人,自他身后偎了过来,他这时除了背水一战之外,几乎是没有选择的余地。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已丧失了生存的意义,一个人生存在世,如果不能保持自身的清白,实在不如一死,这种道理不单是一个少女应该切守,其实一个男子汉又何尝不是一样?

  想到此,他就像一头愤怒的狮子,猛然回过身来,迎着来犯的众人挥刃一阵乱砍。

  乌衣寺的人,这时已全惊动了。

  那位乌衣教主,在得悉爱女已然丧生之后,更是悲愤欲狂,匆匆赶来。

  蒲天河迎着乌衣寺弟子,使出了所有的本事,只杀得那些弟子弃盔掷甲,尸横遍野,他整个身上,全为鲜红的血染满了。

  乌衣寺内有成百上千的弟子,可是却也经不住如此折损,未几,已纷纷逃窜。

  忽见墙头上纵起一条人影,现出那个枯瘦的乌衣教主。

  就见这老头儿,一身灰衣,头上戴着怪样的一顶草帽,最奇怪的是,他手上所拿的兵刃,竟是一对金光闪烁的大铜铃。

  蒲天河用手中剑支着地,全身已有些摇晃不已,他狂笑了一声道:“来!来!来!

  老头儿,我杀了你那不要脸的女儿,你来为她报仇吧?”

  乌衣教主虽不谙汉语,却也猜得出对方言中之意,此刻就见他身子翩然自墙头上飘身而下,口中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怪啸。

  其他的弟子,听到了他这声怪啸以后,纷纷地闪到一边,蒲天河心中正不解老人这是什么用意,忽见对方瘦手一扬。

  蒲天河只当他有什么暗器打来,慌不迭抬起了手中长剑,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却听得“叮当”一声脆响,遂见对方手中那个大铜铃竟自脱手而出,直向着自己这边疾飞了过来!

  原来他手中那双铜铃,是由一根极为细长的链子结系在一起,施展起来,可以像流星锤一般的运用。

  这时那双大铜铃,直飞到了蒲天河面前,距离他面门,大概不及二尺!

  蒲天河一剑撩去,却见老人右手霍地向后一带,空中的铜铃.由不住又发出了“叮当”两声脆响。

  由于距离太近,这种声音的效果就更强烈,蒲天河只觉得心神为之一荡,禁不住足下一阵蹒跚,差一点跌倒在地。

  这时他才明白,原来乌衣教主手内这双铜铃,除了当兵刃施展以外,竟然还有慑魂作目,如此看来,真正是不可轻敌了。

  一念未完,乌衣教主左手铜铃又脱手而出,这一次却是落在了另一边,如此左右交替着,这对慑魂铃发出了极微妙的作用。

  只听得一片噪耳的叮当声,蒲天河仿佛觉得满空全是飞动的铜铃影子,同时脑中一阵昏眩,一交跌倒在地!

  乌衣教主第二次发出了一声怪啸,猛地赶上一步,双铃齐出,一双铃子,挟着两股极为尖锐的劲风,向着蒲天河面门之上打了过去。

  蒲天河总算是定力坚定,乌衣教主铃声一歇,他立刻就清醒过来,这时见状,猛地腾身而起,掌中剑一点对方铃上的飞索,身子已旋到了老人身后,掌中剑“白蛇吐信”,直向着乌衣教主后心上猛扎了过去。

  乌衣教主冷冷一笑,他身子向前一折,整个人身,几乎全倒在了地上,同时之间,他手中那双铃子,却向蒲天河一双耳鼓上猛然贯过去。刹那之间,这一老一少已打成了一团。

  蒲天河由于疲累过度,行动上自然大打折扣,再者乌衣教主这双铜铃上的招式,实在是怪得出奇,在往常他尚可以用心与他周旋一二,不见得就不是对方敌手,可是此刻他实在是有些疲于应付了。

  十数个照面之后,他已感到精疲力尽,偏偏对方却是越战越猛,奇招累出不穷!

  眼看着,蒲天河就要败下来,死在对方双铃之下,这时候,碧波间却飞也似地驰来了一艘小舟。

  小舟上,一前一后俏立着两个佳人,正是沙漠虹娄小兰及蒋瑞琪。

  她二人在悉知蒲天河失踪的消息之后,很快地联想到乌衣教,果然在这里找到了蒲天河。

  由神色上看来,娄小兰确实吓坏了,她频频催促道:“快!快!”

  蒋瑞琪向前望了望,也是吓得神色大变,道:“天呀!这么多人打他一个呀!”

  此时离岸边尚有数丈距离,娄小兰再也忍不住,她手上拿出一面红色的小雕弓,张弓搭箭,嗖嗖嗖一连射出了一排弩箭,岸边的一排乌衣弟子,立时中箭倒地。

  娄小兰娇叱了一声,道:“蒲大哥不要怕,我来救你!”

  说时身子猛地拔了起来,已落在了岸边,就见她玉手一翻,已把扑上来的另两个汉子打得斜飞出去。

  乌衣教主乍然发现娄小兰来到,不禁怔了一下,随即大怒!

  只见他狂啸了一声,竟然舍下了蒲天河,猛然向着娄小兰扑去。

  蒲天河猛力地向一边一纵,正好迎上了蒋瑞琪扑来的身子,后者伸出一只手猛地把他拦腰托住,道:“蒲兄,我来救你!”

  说时,双手把蒲天河摇摇欲倒的身子托了起来,飞身纵上小船,匆匆把他放到船上。

  蒲天河见二人来到,内心才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另一种心情,却使得他有“羞于见人”的感觉。

  尤其是娄小兰,他几乎没有勇气再看她一眼,在她娇艳的芳容之前,蒲天河更感到一种罪恶的自责。

  蒋瑞琪把他匆匆放下来,目睹着蒲天河这种披发仗剑,全身是血的模样,使她吃了一惊,她安慰蒲天河道:“你休息一下,我去助小兰一臂之力,马上回来!”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姑娘去吧!”

  蒋瑞琪匆匆由身上取出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娇躯再次腾起,已落在了岸上,这时娄小兰正与乌衣教主战在一团,蒋瑞琪大声道:“我们没有时间同他们打,他们人太多!”

  说着手中匕首一撩,正砍在了乌衣教主慑魂铃链之上,她这口匕首,乃是蒋寿当年随身之物,有斩金切玉之利!

  这时就听得“呛”的一声,火星一冒,链上金铃,竟为她斩落坠地,另一个铃子由于重心忽失,竟自由乌衣教主手中斜飞了出去,通的一声,落入湖水之内。

  乌衣教主想不到对方匕首竟是如此锐利,双铃忽然失手,不禁大吃了一惊,娄小兰宝剑向外一逼,迫使得他一连后退了五六步。

  娄小兰娇叱了声:

  “老头儿你纳命来吧!”

  正要挺身上去,却为蒋瑞琪赶上来一把拉住她道:“快走吧!”

  娄小兰忽然想起蒲天河道:“他呢?”

  蒋瑞琪回身指了一下,就见蒲天河正自运用一双木桨,对付着一双涉水扑上的汉子,娄小兰掠过身子,娇叱道:“看剑!”

  就见她宝剑一分,已把其中一人砍倒水中,剩下的那一名吓得一回头,叫蒲天河一木桨打在了头上,顿时也倒在水里。

  娄小兰匆匆纵身上船,这时再也没有人敢上来送死,都吓得怔在了一边,倒是乌衣教主,眼见得二人挟着蒲天河上舟,心有未甘。

  丧女之仇,焉能不报,这时他就地拾了一口兵刃,飞身扑过来,却为蒋瑞琪连发了两口飞刀,又给逼了回去。

  二人匆匆登舟,蒋瑞琪由蒲天河手中接过了木桨,笑向蒲天河道:“我的大爷,你还不躺下来歇歇,交给我吧!”

  说罢,运动双桨,小船立时向湖心驰去。

  蒲天河目光在娄小兰身上转了一眼,叹了一声,垂头不语。娄小兰望着他,现出无比关怀的情意,良久才道:“你身上有伤没有?”

  蒲天河摇了摇头,娄小兰秀眉微皱道:“你怎么跟他们打起来的?”

  蒲天河又摇了摇头,他只觉得面上一阵发热,这一日夜所经历的事情,实在使得他难以启齿。

  湖风一阵阵地吹过来,小船快速地前驰着……

  娄小兰目睹着心上人这种狼狈的样子,内心更有说不出的难受,她叹息了一声,道:

  “你一定上了那文素姬的当了!”

  说到此,蛾眉一挑到:“她人呢?”

  蒲天河这时木然不动,坐在船头上,他内心愈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愧疚,当时抬头看着小兰道:“她死了!”

  娄小兰一惊,道:“是你杀的?”

  蒲天河木然地点了点头,忽然他苦笑道:“姑娘,我……”

  说到此,他又顿住,忽地一咬牙,只见他身子向前一纵,扑通一声纵落水中。

  二女见状,俱吓得惊叫了一声,双双跟着都跳下水去。

  蒲天河一心寻死,在身子一落水的当儿,猛地自点心脉穴道,喝了几口水,立时昏了过去。

  他身子在水内乍沉又浮,只是娄小兰、蒋瑞琪皆知水性,她二人在侧,怎会容他如此就死了?在她二人合力的救助之下,蒲天河终于为她们拖到了岸边,捡回了这条几乎丧失了的生命,可谓之险哉!

  当他悠悠醒转时,似乎又是一番景色,这种感觉就像在乌衣教丑女房中一样的,他被安置在一张舒适的软床上。

  蒲天河蓦地睁开了眸子,翻身坐起来,才发现已经回到了娄骥的书房之内,在他床边坐着几个人,娄骥、娄小兰,蒋瑞琪以及师父木尺子。

  除了木尺子以外,其他三个人,皆都是一脸愁容,娄小兰更像是哭过了一样的,一双瞳子肿肿的。

  蒲天河一醒转,木尺子首先呵呵笑道:“怎么样,我说过不要紧的吧!”

  娄骥探下腰来,长眉微皱,现出无限关怀,道:“兄弟,你不必多想,好好歇息……

  你何苦要作践自己,为了什么呢?”

  蒲天河只摇了摇头,不发一语。

  娄骥叹息了一声道:“这都怪我们交友不慎,才惹上了文素姬那个丫头,她怎么你了?”

  说到此,这位在沙漠里称雄已久的侠士,猛地双眉一挑,现出了满面的怒容,可是继而一起,他却由不住又微微一笑道:“听说,那文素姬己然死在了你的手中,这口气,你总该消了。来,忘记了这件事吧!”

  娄骥说着,伸手在他肩上拍了几下。

  蒲天河揭开被子走下床来,走到了窗前,他默默地望着窗外一语不发。

  蒋瑞琪忍不住皱了一下眉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蒲兄你怎么不说呢!”

  蒲天河摇了摇头,苦笑道:“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只是……无可奉告!”

  蒋瑞琪微微笑道:“你别心里过不去,乌衣教里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杀了他们,正是等于为这地方除了害了!”

  蒲天河只觉得内心无比的烦闷,他实在是不习惯这么多人全围着自己……

  试想他所遭遇的事情,又怎能当着娄小兰的面说出来?可是自己又是耿直惯了,不擅说谎,他偷偷地抬起头望着娄小兰,却见小兰那双哭红的眸子,直直地望着自己!

  蒲天河终于又失去了勇气,他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实在是无可奉告!”

  蒋瑞琪还要再细细地追问下去,却见娄小兰猛地自位上站起来,道:“算了,人家不说何必紧问,咱们也别老在这里讨人家厌,我们走吧!”

  说着一拉蒋瑞琪,蒋瑞琪笑看了蒲天河一眼,道:“别拉,别拉,我走就是!”

  娄骥站起来,想拦阻她,却见蒲天河面色极为不好,他心中一动,暗想蒲天河莫非真的对小兰有什么介怀不成:

  想着,他就任二女下楼而去,遂向蒲天河道:“你有什么心事,现在总可以说了!”

  蒲天河仍然是摇头不言,娄骥本是直性之人,见状也不禁有些不悦,当下冷冷地道:

  “莫非你对明天订婚之事不乐意么?”

  蒲天河顿时一惊,他面色一变,道:“明……天……”

  娄骥忍不住一声朗笑道:“蒲兄弟,你如果为此不悦,实在是不必要,我妹妹因爱你是个侠义之士,才慨然允婚,并非是一定要缠着你……哈哈,兄弟!”

  他十分慷慨地接道:“……你这么三番两次地变志气馁,休说小妹伤心,就是我这个大哥,也未免齿冷。既如此,这段婚事,就不必再谈了!”

  说罢拂袖而去,蒲天河慌忙叫了声:“大哥!”

  娄骥却是理也不理地下楼而去,蒲天河还要追上去,却为木尺子一把拉住他,道:

  “不要追了,你给我站住吧!”

  蒲天河听师父语音不善,不禁一怔,果然木尺子满头白发都直立了起来。

  这老头儿,还是很少发这种脾气,就见他一只手用力的抓着蒲天河肩上,冷笑道:

  “小子,这件事你跟我说清楚,你不说清楚,连我都不饶你!”

  蒲天河忽然咬了一下牙,道:“婚事是不必再谈了!”

  说罢频频苦笑不己,木尺子呆了一呆,怪笑了一声道:“不必再谈了?哈!好个小子,你原来是这种人?我木尺子是看错了你了。好!好!你先给我坐下来,慢慢说清楚!”

  说完,这老头子气呼呼地坐了下来,望着蒲天河冷冷笑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蒲天河忽然跪下来,道:“师父,弟子作了一件大错之事……此刻想来,羞于出口,并非是我对婚事不满,实在是怕玷辱了娄姑娘的清誉,我……我……”

  木尺子一惊,道:“你作了什么事,快说!”

  蒲天河禁不住热泪夺眶而出,当时断断续续,遂把为丑女玷辱之事说了一遍,木尺子听完这一段经过之后,长叹了一声,道:“这么看来,那文素姬却是死有余辜。不过……”

  说罢,又摇了摇头,道:“你也不必为此自责太深,任何人遇到你那种遭遇,也是莫可奈何。这么吧,这件事你暂不必提,由我去对他兄妹说说看,我想娄氏兄妹乃是侠义中人,绝不会为此而小看了你!”

  蒲天河摇了摇头道:“师父你错了,此事并非是为求得他兄妹谅解,我就能安心了,实在是我自愧不配,就是娄姑娘原谅了,我又何能自安?”

  木尺子怔了一下,遂把他扶了起来道:“你坐下说。唉!想不到天下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妈的,惹火了我老头子,一把火烧了他的乌衣教!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手段!”

  蒲天河苦笑道:“这又有何用?其实又不关乌衣教什么事,全是文素姬一人种下的恶果!”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文素姬既然已死,这事也就不必再提了,莫非你还为这件事记一辈子,终身不娶了不成?”

  蒲天河紧紧地握住拳头,狞笑了一声道:“也只有如此!”

  木尺子呆了一呆,遂笑道:“好吧,这是你的事情,我也没理由管你,可是不论你结不结婚,这件事总不能老记在心里头!”

  说罢,站起来叹了一口气,就转身走了。

  蒲天河在室内发了半天怔,越想越不是味儿,他极想去找娄骥,向他解说一番,可是这些话怎能说出口?

  想到娄氏兄妹对于自己的许多恩情,自己竟是无以为报,而娄小兰那种天姿国色的美妙佳人,眼看就将是自己的妻子,而半途中,竟然会生出如此不幸的事情来。

  虽然,自己只要老下脸来,照样可以与她结成连理,共享神仙美眷,可是,对于别人尚可,对于自己所心爱的人却怎能相欺?万一以后为她发现了事实,岂不更看低了自己为人?可是……

  可是,自己又怎能事先但白地告诉她这件事?真要告诉了她,岂不要伤了她的心?

  所谓美满的婚因,在于男女双方的清白健全,自己婚前先已埋下了如此污点,坏了清白,怎可望来日的幸福?

  “不!绝不能告诉她!”

  蒲天河长叹了一声,他是一个志节观念极重的入,这件事实在是使他一想起来,就感到罪恶深重。

  这件事既然说又不能说,不说又不行,明日订婚已不必再谈,自己再留在此,实在是失去了意义,不如走了吧!

  想到这里,内心实在是烦得厉害,记得上一次误会文素姬为娄小兰之故,自己也曾留书而去,此事始终令自己惭愧。

  却未曾想到,一波方平,一波又起,这一次依然是为了文素姬,第二次留书出走,形同戏剧,未免幼稚可笑,可是舍此别无良策,真正是恨恼人也。如此看来,那文素姬真正是自己命中的魔星,害人匪浅!

  他一个人凭窗痛想,真可说“痛定思痛,痛何如哉!”直到了傍晚时分,阿力为他送了饭菜进来。

  平日此时,娄骥定必来此与自己共食,相谈甚欢。今日却自己一人,看起来,那娄骥定必是生自己的气了!

  这种感触,使得他愈发不是味儿,草草食毕,天色已渐渐黑了。

  蒲天河把属于自己的少许衣物打点了一个行李,想到了娄氏兄妹的恩情,真不舍就此而别。

  他于是留下了一封长信给娄骥,声明自己是迫不得己,不得不作别而去,尤感愧对娄小兰的知爱,来生犬马也必报他兄妹的宏恩!

  信写好了,掷笔而起,总觉得如此作,有欠光明,他自忖道:“也罢,如果此刻娄骥来到,我就当面跟他说个清楚,再为作别,以免他事后又骂我无情。君子行事理应光明磊落!”

  想到此,又勉强等了一个更次,始终未曾见有什么动静,他内心此刻真是矛盾极了,又想走,又想留下来,心神几经交战,他才拿定了主意,把书信留在桌上,背好行李,带起了他那一把五岭神剑,推窗向外望了望,只见月夜无人,正是夜行人出没的良机。

  “走吧!”他对自己说了一句,遂腾身飘窗而出。

  身子飘落地面,前行了里许左右,已然来到了娄宅墙边,忽然心中一动,忖道:

  “糟了,我莫非也不跟木尺子打个招呼么?”

  想着便又折回身子,穿房越脊,来到了本尺子居住处,月夜之下,但见他那一扇窗子半开着。

  蒲天河心中不由暗想,此老真个是疏忽,睡觉之时,竟连窗子也不掩上,莫非不怕人来,把他那枚“绿玉匙”偷走么,

  想着已经飘飘地来到了室内,只见室内空空如也,并不见木尺子的人影,书桌上只留青灯一盏,为风吹得晃来晃去,时明时灭。

  蒲天河心中一动,暗想他上哪里去了?

  他心中想着,再一细看,敢情原来非但是他人不在,就连他随身的那一点破家当,也是都不见了。看来,很可能这老头也和自己一样,是不告而别了吧?

  想着,心中实在是奇怪,虽说自己与他,不过是萍水相逢,并无深交,但是在名份上来说,到底有师徒之谊,怎么他说一声走,却连自己也不知照一声,看来真是未免寡情了些!

  当下,他又耐下心来等了一阵子,仍不见人来,他断定木尺子必是走了,他定是担心他那一大笔财富,私自取宝去了。

  想罢,就信手抽出笔来,在一张纸上留了几个字,定了后会之期,这才翻窗而去。

  天空,有几颗小星,明月光宇,夜凉如水,蒲天河一路驰来,翻过了高大的院墙来到了门外小桥。

  他本有一匹马,却遗落在乌衣教内,犹记得前次偷马盗剑之荒唐,这一次只有靠自己双足行走了。

  午夜,疾风凛冽。

  蒲大河匆匆踏上行程,他本没有一定去处,因想到离开中原甚久,不如回去看看。

  他心怀惊虑,又怕为娄氏兄妹发觉追上来,要自己回去,那时候反倒是丢人现眼,于是足下加快,施展出一身轻功绝技,沿着那道“库鲁克郭勒河”,直向上行。

  记得昔日娄骥曾告诉过自己,直行上去可至“黄芦冈”,如此行进,烟墩儿、苦水子、星星峡,就可入到甘肃境界。

  他记着这一条路,一路疾驰下去,足足跑了一个时辰,才恍惚地发现前面不远处,似有几户人家。大地静得怕人,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库鲁克郭勒河”流水的声音。

  渐渐地,他似发现到这条流水的尽头,自己这一阵紧赶,少说也行走了数十里之外,但觉得全身汗下,气吁呼呼。

  河水的尽头,散着无数的大鹅卵石头,最大者几乎可以容人卧倒,蒲天河实在是太累了,他忖思着娄氏兄妹绝不会找到这里,自己何不在此先歇息一下,养足了精神,以便明日天亮之后,再随着一帮骆驼客人上路,岂不是好?

  于是,他就把背后的行李解下来,找了一块平滑的大石头坐了下来。

  他匆匆上道,竟连吃的食物以及饮水都没有带,此刻由于赶路,劳动过甚,这一静下来,立刻觉得肚子里又饿又渴!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得伏身河边,喝了几口冷水,只觉得河水奇冰,镇人心肺,几口水下肚,冷得他直打寒颤,野地里刮来的风,尤其使他冷得打颤,方才的汗水,吃冷风一袭,立时透体如冰。

  他实在冷得受不住,只得盘膝石上,想运用内功调息,来防御身外的寒流绕体。

  这附近怪石如林,参差不齐,望过去就像是一个个的人,围坐一旁。

  他心中不由微微一动,目光由不住四下望了一眼,这本是一个毫无用意的动作。

  谁知当他目光一扫的当儿,却为他发现了一件奇事,原来就在自己身侧丈许以外的地方,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他起先以为是一尊怪石,等到望过以后,才觉不对,当时吓得“哦”了一声,再细细一看,果然是一个老人!

  蒲天河这一惊,直连身上的奇寒也忘了,当时由石上一跳而起,惊叱道:“什么人?”

  冷目之下,那老人就像一尊石像似的,一动也不动,蒲天河大着胆子走近过去,却见是一个老人,正自垂首打坐。

  他走过去,惊奇地道:“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有人在此打坐,真是怪事!”

  这本是一句自言自语的话,不想那老人听过,忽地一怪笑道:“怎么!许你半夜抽疯,就不许我半夜在此打坐不成?你才是奇怪呢!”

  说罢,哈哈大笑了起来。

  蒲天河心中一动,因为老人这种口音太熟了,当下再仔细一看,顿时吃了一惊,一连后退了几步道:“是……你……师父……原来是你呀!”

  原来石上的老人,并非外人,竟是老少年木尺子,不知怎么,他竟然也来到了这里。

  这时木尺子呵呵一笑,由石上猛然站起来,手指着蒲天河道:“小子,果然我没有猜错,我就知道你会逃跑,而且还认准了你一定会经过这里。小子,你说你佩不佩服我的神机妙算?”

  蒲天河面色一红道:“我也曾到你老人家住处去过,只是你已不在那里,原来你竟然先来了这里!”

  木尺子哈哈笑道:“你那一点鬼心事还当我不知道么?小子,现在你说怎么办吧!”

  蒲天河怔了一下道:“你老人家来此用意是什么?反正我既然出来了,实在不便再回去了!”

  木尺子冷冷一笑道:“哪一个又勉强你回去来着?”

  说罢,由不住神秘地一笑,道:“现在我们不谈娄家的事,出来了就出来了,正好,我现在要一个帮手,难得你送上门来。没有说的,你得跟着我了!”

  蒲天河一怔道:“师父要去哪里?”

  木尺子嘻嘻一笑道:“我的那点心思你还能不明白?”

  蒲天河忽然想起,就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老人家可是要去找寻那批宝藏?”

  木尺子闻言,哈哈一笑,左右看了一眼,道:“小子,你知道就好了,可别大声地嚷嚷呀,要是给人家听见了,可就又要起坏主意了!”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他对于这件事最没有兴趣,当时不大乐意地道:“这件事我看还是你老人家一个人去吧,我去又有什么用?我又不想发财!”

  木尺子陡然自石上跃起来,紧紧地抓住了他一双胳膊,睁大了眼道:“听着,这是命令,这件事你非去不可,谁叫你是我徒弟呢,我不找你我找谁?”

  蒲天河频频苦笑道:“可是……可是我实在不想去……师父,我看还是你一个人去吧!”

  木尺子鼻子里哼了一声,摇头道:“小子,你可真是我所遇见最奇怪的一个人了,我这宝藏是见者有份,你只要跟我去,还能少得了你那一份吗!”

  蒲天河知道强他不过,再者自己此去并无一定去处,不如就暂时先随他去,为他把这件事作好,也算略尽一些弟子之劳。

  想到此,他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我就随你老人家去一趟就是了,只是我可不要什么东西!”

  木尺子点头笑道:“只要你人去了就行,要不要是另一回事!”

  说罢咧开大嘴,喜得连连拍着巴掌,蒲天河见他只要提到他那一笔财富,立刻就眉飞色舞,兴奋之极,不禁使他感慨不已。金钱之于人,实在是太重要了,像木尺子如此年老之人,竟然也摆脱不了这种诱惑,可谓财迷之极!

  他当时皱了一下眉道:“只是有一样,我如帮你老人家找到了那笔财富,老人家可要放我走才是!”

  木尺子抬头想了想,嘻嘻一笑道:“我老人家还要重重地谢你!”

  蒲天河道:“只要你放我走就好了!”

  木尺子嘿嘿一笑,自言自语道:“我倒是可以放你,只怕到时候有人放不过你啊!”

  蒲天河知道他是在说娄小兰,不由脸上一红,也就没有再接下去。

  木尺子伸手摸了摸他,惊道:“光顾了说话了,你这个样子大概是饿了吧!”

  蒲天河点了点头,木尺子狂笑一声道:“小伙子,在沙漠道上老实说,你的确是嫩得很呢,没有食物没有水,你就敢上路?”

  蒲天河脸上一红道:“谁又想到这些事?”

  木尺子哈哈一笑,一面自身边袋内,摸出了一大张油饼,递给蒲天河道:“今天你幸亏是遇见了我,要不然你可就难免饿死道旁了,这地方饿死个把人可是常事。”

  蒲天河实在是饿坏了,当时接过饼来,三口两口吃了下去,立时他就觉得身上暖和多了。

  木尺子抖了抖身上的衣服,笑道:“时候可是不早了,我们先睡他一觉,明天天亮了再说!”

  只见他说完话,又由身旁石上,拿起了一个折好的皮帐篷笑道:“来,来,来,找个平坦的地方,把这玩意儿支起来,小伙子你跟着我跑,总不会叫你吃亏的!”

  这些地方,蒲天河倒是没有“话说,二人遂走到河岸边一块平地,木尺子霍地把帐篷抖开,支起篷柱,立时就成了一个尖椎形的帐篷,二人就暂时居住其内,躲避了由漠地里紧刮而来的寒风。

  第二天黎明,二人早早地起来,“库鲁克郭勒河”被红色的太阳,渲染成一条灿烂的带子,五光十色美不胜收。

  蒲天河就着河水洗漱一番,只见河水两岸,有不少的鸟儿也正在喝水,见了自己并不躲避,反倒是有几只走过来,偏头向自己端详着。空气清冽沁人心肺,蒲天河忽然爱上了这个地方,他觉得这里太可爱了。

  木尺子取出了食物,二人同吃了些,蒲天河就问他道:“你老人家那笔宝藏到底是藏在什么地方?现在总可以告诉了吧?”

  本尺子站起来,向远处窥看了半天,用手指了一下道:“在那边!”

  远处天地线上,浮现出一片绿色的影子,木尺子脸上展开了笑容道:“那是‘甜水泉’,好地方!”

  蒲天河只想早一点为他办完了这件事,好回中原去,偏偏木尺子那么慢条斯理的样子,真叫人看不惯,他催促道:“那还有很远的路呢,我们快走吧!”

  木尺子望了他一眼,笑道:“快走?”

  蒲天河怔道:“怎么,你老人家还不想走吗?”

  木尺子摇了摇头,嘻嘻笑道:“小伙子你别急,我比你还急,你想凭两只脚走路,我可不愿意,我们耐下心来等一等,自会有人用骆驼轿子送我们去!”

  蒲天河心想这话倒是有理,遂耐下心来,果然不久,就听得沿河下流,有叮当的驼铃之声。

  在河水旁边,一串骆驼踽踽地行走着,渐渐地向自己二人这边行走而来。

  木尺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来细看了看道:“很好,我们就跟他们走!”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去跟他们商量一下!”

  木尺子伸出手来在头上拍了一下,咧嘴道:“慢着!我们得想个主意!”

  说着翻动一双小眼,想了一会,才笑道:“小子,你听我的,这些赶骆驼的人最不是东西,你要想坐他们的骆驼,就是给钱他们也不干,我此时有一个妙计,你只要依计而行,保险你我如愿以偿,而且路上还服侍我们周周到到的!”

  蒲天河怔了一下道:“你老人家又有什么妙计?”

  木尺子嘻嘻一笑道:“你可知道这些骆驼客最是迷信,最敬重的是本地的‘喇嘛占神’,因为他们迷信沙漠里有一种神,专门与骆驼商客为难,因此凡是外出之人,都暗求占神保佑,以获平安!”

  蒲天河皱眉道:“可是你我都是外行呀!”

  木尺子嘻嘻笑道:“你外行我可不外行,这么样吧,你只装我的跟班就行了,用不着你多说话!”

  他说罢,遂自身旁取出一顶红色的瓜皮小帽,往头上一戴,一面笑道:“外面走的人,什么都得准备着!”

  说时已取出一件白色的罩褂,向身上一套,那样子真是不伦不类。

  蒲天河也没有见过喇嘛占神是什么样子,只是看着他那样子好笑,木尺子把自己装扮好后,就地一坐,嘻嘻一笑道:“你不妨先过去给他们说说看,看看他们如何回答,你要是不行再看我的!”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就不相信会有这种事!”

  这时那群骆驼渐渐接近二人这边,只见共是十六只大骆驼,由四个头上缠着白布的驼商押着,每一只骆驼背上,都驼着小山似的箱子。

  蒲天河忙赶过去,为首那个驼商,立时举了一下手,所有的骆驼都停了下来。

  蒲天河见为首这个驼商,是个又黑又壮的高大汉子,他瞪着一双黑圆的大眸子望着蒲天河,奇怪地道:“呢果两马木赤!”

  蒲天河怔了一下,那汉子又道:“乌苏达达果儿!”

  蒲天河仍是不解,那汉子伸手摸了一下头,最后才断断续续地道:“你……是谁?”

  原来这地方种族较多,汉人。回人、满人、蒙人、哈萨克、索伦……民族之多,简直不胜枚举。

  这位赶骆驼的驼商,试用了三种语音,最后才为他摸对了路数,蒲天河抱拳道:

  “对不起老兄,我们因跑失了马匹,想搭乘你们的骆驼,不知可以么?”

  那黑汉子呵呵一笑,连摇双手道:“我们是不搭客人……”

  蒲天河忙道:“我们可以给钱!”

  这黑汉子仍是摇头道:“不行,不行,你还是另外想法子吧!”

  蒲天河听这驼商说得一口汉语,虽是南腔北调,不过倒还能懂,已十分不易,不由又道:“我们只要到下一个市镇就下来如何?”

  黑汉子大笑了几声,道:“不行,不行,我们是不搭客人的!”

  说着举了一下手,驼队又开始继续前进,蒲天河才知道木尺子果然没有说错,这些驼商都是不讲情面的。

  他当时忙赶上一步,大声道:“喂,停下。停下!”

  为首那个汉子又举了一下手,驼队又停了下来,这汉子遂跳下骆驼,怒声道:“我已经说过了,你还叫什么?”

  蒲天河嘻嘻一笑抱拳道:“我师父要你去一趟!”

  黑汉子怔了一下,道:“你师父是准?在哪里?”

  蒲天河一笑道:“我师父是一个老喇嘛占神,是他要我来叫住你们的!”

  这驼商立时面色一变,惊异道:“喇嘛占神在……哪里?”

  蒲天河就指了一下木尺子坐处,那汉子顺其手指处看了一眼,立时大惊失色,怪叫了一声,回过身来,对着驼背上其他三人连说带指地说了一遍!

  那三个驼商,也都惊慌失措地自驼背上跳了下来,四个人一齐跪了下来,遥遥地向着木尺子坐处拜了一下,又回过身来,向着蒲天河一拜。

  为首那个黑汉子结结巴巴道:“小占神不要……怪罪,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

  蒲天河忙扶起了他们,笑道:“你们不要客气,我师父因年纪大了,走不动,所以才叫我来打扰你们!”

  这四个驼商,立时集中在一起,叽哩咕噜地商量一阵,由驼背上取下一个坐板。

  那个黑汉子于是向蒲天河道:“我们马上去把大神仙请来,小占神请先上去休息去吧!”

  两个驼商各人把一只腿跪了下来,放下坐板,比着手势请蒲天河坐上去,那种前倨后恭的样子,实在令人好笑。

  蒲天河几乎要笑了出来,当下只好装到底了,就往木坐板上一坐。

  这时另一个驼商,把驼背上的坐轿帘子掀开,现出了轿内坐椅,蒲天河反倒有些不大好意思,他坐好之后,那两个驼商,才走向木尺子坐处,不久也把木尺子接了过来。

  蒲天河看木尺子那种大模大样的样子,真不禁好笑,他所带的东西,都由另两个驼商为他抬着,小心翼翼地把他送上驼目。

  木尺子在本地生长过一段极长的日子,各种语言均甚熟悉,他作出一副喇嘛的样子,并且在每一个驼商背后画了几个字,又在他们头上拍一下,这几个汉子,莫不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恩宠,现出欣喜欲狂的样子。

  于是,蒲天河二人,就更受到了优厚的招待,一路之上吃食茶水不断。

  看看日已偏西,前瞻去处,仍是那么遥远。当夜,驼队就在一处水草丰盛的地方停歇下来。“

  木尺子同蒲天河当夜又被安置在了所生有炭火的羊皮帐篷里,吃着上好的油酥饼、马肉,饮xx子红茶。

  木尺子乐不可支地笑道:“你看,这种享受到哪里去找去?”

  才说到此,就见一个驼商大惊失色地跑过来,对着木尺子跪倒说了几句。

  木尺子微微一怔,遂挥手令去,蒲天河奇道:“什么事情?”

  木尺子呵呵一笑道:“吃人家的饭,就得给人家办事,我们的差事来了!”

  蒲天河仍不明所以,木尺子才皱眉道,“几个马贼来了,这些马贼平日是专门吃驼商,今天可算他们倒楣,遇见了你我师徒,少不得要他们吃点苦头!”

  说话时,四个驼商一齐跑过来,满脸惊恐地诉说着什么,木尺子用当地方言安慰了他们一阵子,四个人仍是吓得面无人色。

  这时,就听得外面蹄声嘚嘚,似有人马向这边跑来。木尺子一对白蒲天河背道:

  “来,小子,出去走走!”

  蒲天河沿途受人供奉,很是不安,难得有此机会,为他们略献绵力,当下抓起宝剑,随着木尺子扑出帐外。

  他们六人方自走出篷外,就见五匹壮马,风驰电掣般地自远处来到了近前。

  马上挺坐着五个汉子,俱都是膀大腰圆,十分武猛,五个汉子每人都穿着翻毛的皮袄,手中拿着兵刃。

  这帮马贼呼啸着来到了近前,人群中一人,用手中马灯向六人一照,大声喝叱着说了几句。

  蒲天河却冷笑了一声道:“你们会说汉语么?”

  马上五人立时吃了一惊,灯光遂照到了蒲天河面上,紧跟着五个人全部大笑了起来。

  为首一个身穿大熊皮短袄的汉子,一晃手中铜锤,狂笑道:“这倒是难得,想不到还有汉人。小子,你别跟我们装蒜,把骆驼上的东西,全给留下来,走你们的,要不然,哈!”

  说着一晃手中铜锤道:“这家伙可会砸破你们的脑袋瓜子!”

  其他众人也都发出狂笑之声,一副狂傲之态,简直是目无余子!

  蒲天河上前儿步,冷冷笑道:“你们要抢东西,却要问一问我手中这口宝剑!”

  说着双手握住剑鞘,把宝剑向上扬了一扬。

  五个马贼全是一怔,可是紧接着惧都发出了一阵狂笑,为首那个汉子,几乎笑得跌下马来。

  他晃着手中的铜锤怪声笑道:“小子,你要用宝剑来对付我的铜锤吗?”

  蒲天河冷冷一笑,点头道,“不错!”他说话时,右手已由剑鞘移到了剑柄,那汉子见状大声叫喊道:“好,待爷爷下马战你……”

  蒲天河身子向上一贴,冷笑道:“何需下马,看剑!”

  就见他右手向外一展,白光一闪,当空就像是闪起了一道冷电也似。

  他那口“五岭神剑”,一出一收,总共不过是弹指之间,宝剑发出了“锵”地一声脆响,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已自马上滚落下来。

  那汉子鲜血泉涌的身子,在马上抽动了一下,才叭的一声翻落马下,那匹健马被惊得扬起前蹄,一声长啸,掉身狂驰而去。

  蒲天河这一手功夫,确实使得在场诸人,无不吓了一跳,其他四个马上汉子,吓得皆都怪叫了一声。

  坐在第二三两匹马上的两个汉子,一个是使大砍刀,另一个却用的是开山斧。

  这些家伙们,都仗着有两膀子力气,所用的都是重兵器,这时他二人见拜兄一个照面之下,竟吃来人砍下了首级,皆都大为惊怒!

  两个人各自怒吼了一声,拍马而上,蒲天河一声大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叫你们见识见识厉害的主于!看剑!”

  说罢身形一晃,已迎上前去,只见他左右手向外一分,几乎和先前一样的快,剑光一闪,两颗头颅,咕噜噜地滚了下来!

  其他两匹马上的汉子,吓得各自怪叫了一声,拨马落荒而去!

  蒲天河剑斩三寇,竟是血不染刃,一派斯文,看起来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四个骆驼商,几乎都吓呆了。

  他们各自对看了一眼,倒地便拜,蒲天河微微一笑,扶起他们道:“你们这就可以放心了,这三具尸体,就烦你们就近掩埋一下,免得惹来狼群讨厌!”

  四人如奉圣旨一般,赶快答应着把三具尸体拖到一边掩埋去了。

  木尺子见状嘻嘻笑道:“小子,你这一手‘午夜惊蛟’施展得好极了。真利落!只是,你可知惹下了祸事么?”

  蒲天河怔了一下道:“什么祸事?”

  木尺子哈哈一笑,道:“你原来不知道,这就怪了!”

  说罢,目放精光,冷笑了一声道:“大漠地里,刀客马贼,杀人越货是常事,只是你可知道,他们背后却是有厉害的人物撑腰,要不然就凭他们那两手本事焉能如此横行?”

  蒲天河冷冷一笑道:“你老莫非说,方才那五个人也是如此么?”

  木尺子点了点头道:“这几个刀客,并非是本地人,他们是甘肃那边来的,由他们穿的皮衣上看来,他们像是‘大熊帮’手下的人,大熊帮的总瓢把子‘金戟小温侯’华秋水这个人,是一个相当狡猾厉害的人物……”

  说到此,又冷笑了一声,接下去道:“不过,这个人,我当年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真要是他来了,倒不能对我怎么样。”

  蒲夭河冷然道:“这姓华的真要来了,弟子叫他会一会我掌中五岭神剑!”

  木尺子笑道,“你的武功是足可以敌他了,不过,此人在这里势力极大,遍处都有他的人,我们要想取宝,还非得让他帮忙才成,我本想与他套点近乎,想不到竟然得罪了他,这也是想不到的事情!”

  蒲天河听他语气,好似在责怪自己坏了他的事似的,心中老大的不高兴。

  他心里暗自想道:“那华秋水不来则已,如若真的来了,我定要他在我剑下称臣!”

  想着,他一声不哼,就倒身睡下来闭目假寐,木尺子却盘膝坐在兽皮上,想着心思。

  四个骆驼客不久回来,却吓得躲在一边叽叽咕咕地小声说着话,方才那一幕,在他们内心激起了轩然大波,他们是久走沙漠的惯客,也都知道此举的严重性,蒲天河利剑斩寇,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可是他们又不敢对木尺子二人去说。

  他四人商量的结果,只有提前上路之一途,于是悄悄地把货物绑上驼峰。

  一切就绪,东方已微微现出了白色。

  他们商量了一阵子,就由其中之一去叫木尺子及蒲天河起来。

  这个人方要举步,忽地面色一变,吓得哇哇叫起来,他手向前指了指,其他三个赶忙顺其手指处望去,就见远处疾驰来了大片的马群。

  在东方微明,雾重云浓的黎明,他们依稀可见,是一群反穿着皮袄的家伙,为数约在二十名左右。

  四个驼客皆不禁吓得怪叫了起来,可是却有一人,自他们身后缓步上来,冷冷地道:

  “你们不要怕,有我呢!”

  四人回头一看,却见是那个身怀绝技的年轻汉人——蒲天河。

  只见他双手紧紧抓着那口长剑,眉宇之间英气勃发,他对四个骆驼商人道:“你们等一会,都藏在我师父帐篷内,外面的事由我负责就是!”

  会说汉语的那个驼客,吓得结结巴巴道:“小占神,你……可小心……我们还是快逃走吧,他们的人大多了!”

  蒲天河摇头道:“来不及了,你们快进帐去吧!”

  四人抬头一看,大群人马,已来到了眼前,吓得他们叫了一声,赶忙就躲到木尺子帐中去了。

  蒲天河向前走了几步,气宇间一片泰然,他把一双袖子微微挽起来,袖口紧紧扎起,长衣下摆捞起系好腰上,然后狂笑了一声,向这些马上来客朗声道:“好朋友,在下恭候多时,未曾远迎,失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