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火爆甜心古灵征服谈歌卖身富豪艾妮绝世笨宝贝香弥不死药倪匡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武侠 > 十锦图 > 第十八章 美丽使者

  上官琴用苦肉之计,肩插飞刀,自点穴道,顷卧在血泊之中,她身子方自倒下,后面路上已飞也似地扑来了两个黄衣少艾。

  来人之中,一个是“午星”杜诗娘,另一个却是“未星”戚冰,二人身法绝快,转眼已来到了近前。

  在二女身后,灯光照耀,显然大群人马都赶到了。

  因为这是一道出宫的捷径,所以一发现有人逃跑,最要紧的就是封闭此一道秘径。

  二女来到眼前,杜诗娘愤愤地道:“一定是那个老小子,我追他去!”

  说时正要腾身纵出,身边的戚冰忽然发现了上官琴倒在地上的身子,不由“咦”了一声道:“七姐快看,这是谁呀!”

  人声鼎沸中,大群人马全到,十二金钗中除了九妹尚昏睡水牢,其他的人全到齐了。

  戚冰回身自姐妹手中拿过了一盏灯笼,向着地上一照,大惊道:“不好了,是上官厢主,可能已经死了!”

  众人大惊,赶忙过去把她扶了起来,只见上官琴这时当真奄奄一息,全身是血。

  杜诗娘跺了一下脚道:“糟了!快请师父来,她还有气!”

  混乱中,早已惊动了春如水,远远乘舆而来道:“前面什么事?”

  杜诗娘回过身来惊慌道:“水牢中那尼姑师徒已经跑了,上官厢主身受重伤,生死不明!”

  春如水挥了挥手,车子停了下来。这位骄俊狂傲的老大大,这时显然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劲了,冷冷一笑,玉手在车座上一拍道:“可恨,可恨极了!”

  杜诗娘及一干弟子,早已吓得魂不附体,纷纷跪了下来,道:“请夫人降罪!”

  春如水嘿嘿一笑道,“以后再说,先把上官丫头抬来我看!”

  几名女弟子匆匆把上官琴用抬床抬到了春如水车前,春如水低叱道:“掌灯!”

  立时就过来了两名少女,高掌明灯;春如水低头一看上官琴,整个上身,已全为鲜红的血沾满,在她肩窝上,尚还插着半截明晃晁的飞刀。

  这时那上官琴由于自点穴道,早已昏迷了过去,牙关紧咬,面如金锭。

  春如水看到此,冷冷一笑,步下座车,低头细看了看,寒声道:“琴丫头一向最是机灵,今夜怎会吃了这个大亏?”

  说罢二指一起,已把插在上官琴肩上的那口飞刀取了下来,早有一名弟子上前,用本门的灵丹,与她上在了伤口之内,并要抬走,春如水道:“且慢!”

  她走过去,望了望上官琴的脸,道:“她穴道尚未解开。”

  说时二指把上官琴眼皮拨开来,细看了看,玉手在上官琴面门上隔空一按,上官琴呛了一声,顿时醒转过来,她瞳子微微张了开来。春如水道:“小琴,你不要怕,有师父在此,你死不了!”

  上官琴点了点头,不知怎么竟会流下泪来。

  她本是自设的苦肉计,可是无论如何,痛苦在身却是真的,此时见师父及众姐妹在眼前,自然一时悲从中来,才会流下了泪来。

  春如水取出小绸帕,为她擦了一下眼泪,心中也有些难受,原因是上官琴、上官羽,是她新收未久的一双弟子,因这姐妹二人昔年追随其夫南明叟练成绝功;南明叟早年和春如水不合而分离,后病故南方,临终时乃修书一封,把这对苦心教授的弟子,托付于春如水,春如水虽与南明叟早已分离,可有道是一夜夫妻百日恩,对南明叟怎会没有一些情意?

  此番上官姐妹来此,她也就爱屋及乌,越发地疼爱她二人。

  只是二女之中,上官琴人颇正直,识大体,自来寒碧宫后,虽是享受奢华,可是目睹春如水骄横坐大,私下颇为不满,可是她也只能把不满的情绪暗藏在内心,却不敢现于表面!

  对于其他姐妹,上官琴也只是同流而绝不合污,因此春如水看在眼中,对她就不太满意。

  反过来说上官羽比之乃姐,却是大大地不同了,上官羽为人机灵,讨人喜欢,善解人意,对春如水更是百般依顺,与众姐妹同甘同乐,因此春如水对她就格外青眼相待!

  有了以上因素,春如水才会计诱上官琴前去哈里族,因为哈里族屠家堡的堡主在第一次朝见春如水时,已看中了上官琴。

  这位屠堡主托人向春如水为其子求了几次亲,春如水一为和睦哈里族,另一原因正好借机去了上官琴,免得日后生事,所以才有意命上官琴前去哈里族办事,没有想到,上官琴竟会安然无事地又回来了。

  春如水心中狐疑,却又不便询问,心中未尝不是一个疙瘩,可是上官琴平日忠于职守,她负责的西厢堂,乃是行察全宫秩序的设施,自她接管后,果然各弟子规矩得多了。

  春如水看在眼中,真是又恨又爱,对于上官琴,她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这时见她为了追敌,竟然负伤,内心大为感动,亲手为她擦于了眼泪,叹了一声道:

  “乖儿,不要哭,你受的委屈,师父我一定给你报仇,你把经过情形告诉我一遍可好?”

  上官琴点了点头,面上讪讪地道:“老尼姑师徒跑……跑了。”

  春如水冷笑道:“我知道,她们跑得了今天,跑不了明天,跑得了今年,跑不了明年,早晚有一天要叫她师徒死在我手里。我只问,是谁救她们出去的?你又被谁伤了?”

  上官琴喃喃道:“是……一个大头麻面少年,还有一个……”

  春如水皱了一下眉道:“还有谁?”

  上官琴顿了顿道:“还有一个老头。”

  一旁的杜诗娘立时点头道:“不错,有这么两个人,我亲眼看见的,咦,那大头麻面少年,不是上官厢主带进来的么?”

  上官琴点了点头道:“不错,因为他说是师父的朋友,要我带他参观,谁又会想到他……”

  春如水目闪凶光,冷笑道:“如此看来,必定是中原人氏已大批来到了,他们想在我手里发一笔横财……哼,简直是梦想!”

  上官琴这时肩膀上了“百花解血散”后,早已痛楚大减,此时故作呻吟道:“弟子拿贼不力,有辱职守。请师父降罪。”

  春如水叹了一声道:“这都不怪你们、只怪为师太大意了,我想羽儿今明两日或可到了,早一点把那些东西出了手,我的心也就安了!”

  说到此哼了一声又道:“那来此抢这尼姑师徒的一老一少,你可认识他们?”

  上官琴略为思考,道:“弟子只当其中那个大头麻面少年,是师父至友上元堡主李玉星,所以才会上当,领他入内参观。”

  顿了顿,又接道:“我想这两个人,必定对宫内情况知道得很清楚,否则不会得手。”

  春如水点了点头,冷笑道:“我也是如此认为,也许本门内混有内奸亦为可知!”

  目光向着各人在扫,吓得眼前众弟子纷纷跪地,春如水冷冷一笑道:“你们皆是随我多年的人,为师平日对你们不薄,要是我发现了你们其中有谁私通敌人,可就怨不得为师我手狠心毒!”

  众弟子吓得连连打颤,上官琴更是情怯不已,好在此时她身上有伤,应答也无破绽,春如水是丝毫也没有想到她的身上。

  一群人正自怯惧,忽有小婢来报道:“禀夫人,上官姑娘同天竺两位王爷到了,请夫人明示!”

  春如水闻言,面上一喜,也就暂时把这件事丢开来,匆匆吩咐道:“把琴儿抬到‘文心斋’先去疗伤,十二金钗盛装列队随为师到前面去!”

  十二金钗中的项蓓蓓,这时也已醒转,正自“精武英殿”中赶了出来,本想诉诉委屈,见此情形,哪里还敢再作声,当时还得强自振作,随着姐妹,各自装扮起来,随同春如水一并外出!

  众人来到前面“聚玉厅”,早已是灯火辉煌。

  天竺来的两位王爷,一位名叫“尼鲁”、一位名叫“‘桑玛”,是当今天竺国内两个最富有,也是最爱收集玉玩古董书画的人物。

  在未来蒙古之前,他们皆认为自己的财富是无人可比的,可是当他们来到了“寒碧宫”后,目睹眼前如此情形,那份骄横的气势早已打消了大半。

  两个人的情形大概是这个样子。

  “尼鲁”是一个矮黑,年龄大约五旬左右的家伙,此公一身黑色的天竺绸衣,其上镶缀着数十颗明珠美玉,头上戴着白色的布中缠帽,正中镶有一大块闪闪发光的翡翠,在他粗短的十根手指上,更戴满了各种不同猫眼石、翠玉,一眼看过去,即知是一个富贵中骄侈世俗的家伙。

  另外那位“桑玛”,看过去,此尼鲁好多了。

  桑玛是一个年在四旬左右瘦高的人,留有两撇小小的黑胡于,一双黑亮的眸子,时常地凝视,当他和一个人说话的时候,现出一种“全神贯注”的样子,这个人远比那位尼鲁王要精明得多。

  除了二位王爷随行各有四个侍候的人以外;桑玛还带有一个贴身武士,此人名“扎本里”,瘦瘦的身子,皮肤上汗毛极浓。

  现在要掉过笔来,提一提那位上官羽姑娘了。

  乍然看过去,她和姐姐上官琴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这姑娘实在说要比她姐姐甜多了,包括她脸上的一对酒窝,和她那张讨人喜欢、会说话的一张嘴。

  这时候,她穿着一身鲜红而缀有孔雀毛的衣服,笑得像一只百灵鸟一般地扑到了春如水面前,道:“师父,我回来了。”

  春如水握着她一只手,笑得眼睛成了一道缝,道:“好孩子,这身衣裳真漂亮,谁送给你的呀?”

  上官羽回身指了一下道:“是尼鲁王爷送我的!”

  这时尼鲁王深深向着春如水打了一躬,哧哧直笑,用他们天竺话说了几句,春如水也用天竺话回敬了几句。

  上官羽一跳道:“师父,这位桑玛王爷会说中国话,他在我们中国住了很久呢!”

  春如水笑问道:“真的?”

  瘦高的桑玛双手合十,一拜道:“我很久就听见过夫人的大名,并且知道寒碧宫这个地方,这地方太美太好了!”

  春如水也寒暄道:“哪里,哪里,小地方简陋得很!”

  桑玛嘻嘻一笑道:“我并且早知道夫人你是一个很有本事也很美的人。佩服,佩服!”

  春如水笑得更美了,连道:“哪里,哪里,不过是略通皮毛而已!”

  桑玛一怔道:“皮毛?什么皮……毛?”

  上官羽笑道:“皮毛就是一点点的意思,其实这是她老人家说客气话,我师父本事大极了!”

  春如水笑骂道:“你这个孩子哪有这么说的!真是……”

  上官羽娇笑道:“本来就是嘛!师父,桑玛王爷也有一身武功呢!”

  春如水微微一笑道:“啊?是吗?”

  那位桑玛王双手在腰肋之间一探,已掣出了一口黑色连鞘的软刀,递上道:“夫人,你看一看我这口刀如何?”

  春如水含笑接过来,只见黑色的刀鞘之上,镶着七颗闪闪放光的宝石,然后她再把刀抽出来,颤动的光影里,这口柔软如带的宝刀发出阵阵低吟。

  这是一口天竺世传,百年难觅的一口“缅刀”。

  春如水看了看,不由连连点头道:“好刀,好刀!”

  说时刀刃翻起,轻轻向着锋口吹了一口气,发出一片丝丝之声,口中白气,吃那刀刃一分,清晰地分开两边,向两侧散开。

  看到此,春如水更不禁连声称赞了起来。

  桑玛嘻嘻一笑道,“这口刀名叫‘七宝刀’,鞘上那七颗宝石,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至于刀身,更是经我桑家祖先八代,每月铸炼打制而成。”

  说到此,他嘻嘻一笑,显得很是骄傲的样子。

  春如水递还宝刀,一笑道:“此刀柔软如棉,如无超人的内功,万难施展,由此也可见王爷你的功力是如何超群了。”

  桑玛哈哈一笑,接刀在手,右腕一振,刀身平直如棍,他似乎是在卖弄他的功夫。

  忽见他右手一振,这口刀“哧”的一声,脱手而出,直向着他随行而来的那位“扎本里”面门之上飞去!

  这一个反常的动作,不禁把众人吓了一大跳!

  可是那位跟班的武士扎本里,似乎武功极高,这时见他右手向上一举,仅用两根手指头,向着刀刃上一夹,“铮”的一声,已把那口宝刀夹住。

  然后他双手捧刀,恭恭敬敬地又送到了桑玛面前。桑玛顾左右笑了笑,把刀接在了手中。

  这时大家才明白,他是有意要显示一下他的那位跟班的本事。

  春如水暗暗一笑,道:“真是好本事!”

  桑玛拍了拍他的跟班扎本里道:“他是我的得力手下!”

  说话之间,春如水已招待各人陆续入座,小婢献上了鲜果香茗。

  他们彼此谈话,似乎都没有提到“四海珠”的事情,最后那位“尼鲁”王爷到底是忍不住了,他直接向春如水打探四海珠的情况,好像言下之意,有点怀疑四海珠落在春如水手中的可靠性。

  春如水这时才笑哈哈地道:“二位王爷不远千里而来,盛情可感,本来我这四海珠,是不想脱手的,可是这四海珠是发现自贵国古坟之中,似应回归贵国才是!”

  两位王爷频频点头,尼鲁王用夭竺话又说了几句,春如水点了点头道:“好!这是不会错的!”

  说罢招手唤过上官羽,低声吩咐了几句,上官羽领命而去,少顷回来,双手捧了一个黑色玉匣。

  两位王爷看到此,全都走了过来。

  春如水接匣在手,嘻嘻一笑道:“四海珠人间至宝,确是不凡!”

  说时双手向匣角两处一按,只听得“锵”一声,有如金铁交鸣一般,玉匣自启,一蓬耀目的白光,自匣内散了出来。

  在玉匣中,平列着四颗晶莹耀目、大如鸡卵的明珠,光灼灼,冷森森,果然是人见人爱的四颗宝珠。

  桑玛王点头笑道:“夫人可允我取出一看么?”

  春如水点头笑道:“原是要给二位看的,请过目!”

  桑玛立时取出了一颗,那尼鲁王这时自衣袋里取出了一面放大镜,对着宝珠上下前后透照了一遍,禁不住连声赞叹。

  桑玛也点头道:“一点不错,这是四海珠,真的!”

  尼鲁王伸了五个手指头,小声向着春如水说了几句,春如水闻言扬眉笑道:“太少了,王爷,五万两不算个数目!”

  桑玛立时道:“夫人,我愿出八万,八万两白银现金换易。”

  尼鲁忙加到了十万,可是春如水仍然笑而不言,尼鲁王怔怔地用生硬汉语道:“那夫……人,你说……吧!”

  春如水一双桃花眼,这时眯成了两道线,轻轻一笑,伸出了两根手指,桑玛道:

  “两万?”

  春如水一笑道:“王爷已出了十万我都不卖,怎会是两万呢!”

  尼鲁汕讪地道:“二十……万?”

  春如水含笑点了点头道:“不错,是这个数目。”

  尼鲁结结巴巴地道:“夫人别开……玩笑吧!”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我一生行事,从不会与人家开玩笑。”

  桑玛在一旁皱眉道:“二十万两银子,好像是太多了一点!”

  春如水一笑道:“王爷,你又弄错了,我说的是黄金,而非白银!”

  两位王爷一时俱都膛目结舌,不再言语。春如水见状微微冷笑道:“二位王爷在贵国,均是富可敌国,区区二十万两黄金,何在目中,四海珠实为贵国之宝,这个数目并不为高。”

  说到此,“啪”一声合上了玉匣,笑道:“好在时间还有,二位王爷旅途辛苦,先在敝处住下来,多休息几天,慢慢考虑吧!”

  桑玛嘻嘻一笑道:“夫人,二十万两黄金,我不是拿不出来,而是哪有如此多的现金呢?”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王爷会有办法的!”

  那位尼鲁却坐在一边,数着手指头慢慢地在算,算来算去只是摇头。

  春如水见状冷冷一笑道:“子、午二弟子,领二位王爷至迎宾馆休息去吧!”

  说罢站起来微微一笑道:“二位王爷有话明日再说吧,今天是太晚了!”

  二位王爷怔怔地点了点头,春如水招手唤道:“羽儿,你同我来!”

  二人步出了大厅,春如水步出很远之后,才小声问道:“他们两个带来了多少钱?”

  上官羽明白师父之意,点头道:“不少,也许现金不多,可是他们随身都有几个箱子,里面珠宝不少。”

  春如水微微一笑道:“这么说为师要他们二十万黄金实在说是并不多了。”

  上官羽笑道:“要是我,我还要多要呢!”

  春如水一笑道:“二十万两黄金不算少了,你这一路辛苦了,也该休息了!”

  上官羽道:“我还不累!”

  春如水叹了一声道:“你姐姐为了迎敌,如今身上受了点伤,现正在文心斋疗养,你看看她去吧!”

  上官羽闻言不由大吃了一惊,立时拜别离去!

  春如水待其去后,才展动身形。倏起倏落,越过了一层院落,来到了她所居的“七彩楼”。

  这时林木丛丛,夜风送爽,她所住的七彩楼,是按七种不同格式,七种不同的颜色所搭建而成,极尽视觉之美。

  春如水身法轻快,起落之间,有如是一只穿掠空中的燕子,一时间,已来到了楼前。

  在一片灯光照耀下,楼前入口处,正有两名值班的女弟子巡视着,可是春如水的到来,她们竟是丝毫不觉,春如水也没有惊动她们。

  她轻轻地由楼上一角,转到了另一个屋脊边。

  就见她左手用力推动一个屋角,说也奇怪,原来那看有丈许高大的楼角,敢情竟是活动的,在她推动之下,整个的屋角错了开来。

  这楼角错开之处,现出了一个五尺见方,可供一人进出的大黑洞,春如水左右看了一眼,潜身而入,不久,那屋角又回复原样。

  春如水进得楼内,轻轻地转到了一个三角小楼边,然后她右手转动一具石狮子的头颅,左三右七,就听得一片丝丝之声,那看来完整的石壁,现出了一道数尺宽的大缝。

  春如水闪身入内,那是一间设计精巧的暗室。

  暗室内分设着十数处橱格,各种珠宝玉翠,古玩金银,耀眼生辉。

  春如水把四海珠藏在了一个暗格里,然后拉上了一道铁栅,手又转出来,转动石狮头,那石壁又合上了!

  至此,她才慢吟了一声,转入到她的房间里休息去了。

  ※※※

  一条人影自紫藤花架子上飘了下来,轻似落叶,然后再次地腾身而起,却又如同一缕青烟。

  这一次正好落在了方才春如水所进入的屋脊之上,月亮照射着这人修长的影子。

  那是一个大头麻面的少年人,她好似早已把春如水方才一切都看见了,只见她双手用力地去推动那座楼角,整个的一座楼角移开了。

  麻面少年身子一缩,潜身入内,然后这座楼角又慢慢地合了上来。

  她轻步走进了室内,足下所踏,全是松软的地毡,目光望处,室内一片红光。

  原来这间房子,是春如水的一间佛堂,红红的两根大烛之下,是一尊观音大士的金身神像。

  麻面少年悄悄地走到了楼角,用手四下里摸索着,她的手摸在了一头石狮子上,方才春如水在室内的动作,她根本就没有看见,所以这时只是四下的瞎摸索!

  她端详着这尊石像,像是有点苗头,就用手去乱扭一气,忽听得“当”的一声大响。

  原来这石狮所附机关,非只是一端,除了能开石橱以外,尚设有警钟设备,麻面少年一时不察,非但没有弄开石壁暗门,却触动了警钟。

  麻面少年闻声立知不妙,方要退身,就听见身后一声冷笑道:“你果然来了!”

  麻面少年猛一回身,却见春如水满面怒容地立在身后,她只顾进来,却忘了如何出去,而春如水所住房间,设置精巧,五花八门,一时之间想要脱身,却有不得其门而出之感!

  春如水这时面现杀机,嘿嘿笑道:“朋友,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头上的人皮面具还是给我摘下来吧!”

  麻面少年后退了一步,并不出声。

  春如水又笑了笑道:“朋友,你到底是谁?何不摘下面具叫我看看你,嗯!”

  麻面少年忽然往左一扑,双掌同击,墙壁上发出了“砰”的一声,却是纹丝不动。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四壁都是铁砖所砌,任你有通天之能,只怕也是插翅难飞!”

  春如水上前一步,哈哈笑道:“你死了这条心吧!”

  麻面少年倏地一个转身,双手如鹰爪一般地递了出去,直向春如水两肋上插去。

  春如水双腕一分,已把麻面少年双腕分开,足下向前一欺,骈二指,照着麻面人喉咙上就点。

  麻面人身子一翻,翩若燕子一般地窜了出去。

  春如水忽然一笑道:“原来是个姑娘……”

  哈哈一笑,她手指麻面人道:“何必呢,一个大姑娘为什么弄成这个怪相!姑娘,你摘下面具来说说看,我绝不伤你好不好?”

  麻面人本来口不出声,正是怕被她听出了语音,此时被她拆穿,不由冷冷笑道:

  “春如水你少来这一套!”

  春如水嘻嘻一笑道:“果然不错,你是个姑娘,是谁叫你来的!那老尼姑师徒,你为什么要把她们放走?”

  说到此,面色一沉道:“丫头,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敢来到我这寒碧宫如此横行,嘿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麻面人啐了一口道:“春如水,你这假仁假义的东西,巧取豪夺了人家的东西,居然还有脸骂我,你以为你这寒碧宫是铜墙铁壁,姑娘就来不得么?”

  说时右手向后一背,一声龙吟,已掣出了一口长剑,足下一上步,掌中剑分心就刺。

  春如水见此女一上,剑法高绝,也不敢大意,口中喝叱了一声,迎空一掌向着麻面人面门上拍去!

  这是她最拿手的“无相气波功”,掌力发出有如是一面附有万钧巨力的铁板,向麻面人脸上打去。

  麻面人就觉得对方掌力雄厚,不敢力敌,她身子忽然向下一伏,春如水的掌力,无巧不巧地击在了一扇暗窗之上。

  顿时间,只听得“轰”的一声大响,眼前壁间,蓦地翻开了一扇圆窗!

  这倒是难逢的良机,麻面人自然不会放过,她猛地双足一顿,由窗中投飞而出。

  春如水发出一声厉笑道:“你还想跑?”

  话出身起,跟着麻面人身后箭也似地射了出去。

  麻面人身子窜出去,感触到四处是清凉的空气,自己果然来到了院中,侥幸逃离开了春如水机关重重的魔窟,内心不禁松了一口气。

  可是春如水早已如影附形地来到了近前,一声怪笑道:“姑娘,你跑不了的!”

  说话之间,自她掌心内,一连飞出了两口月牙形的暗器,一上一下,直奔麻面少午面门、小腹两处飞来……

  麻面人就地一浚,避开了暗器,正当她要腾身而起的当儿,春如水已用“移步挪影”

  的欺身绝功,身形一晃,已到了麻面人的身前。

  只听她一声笑道:“别再装蒜了,叫我看看你!”

  麻面人蓦地回身,只觉得春如水五指尖上,带出五股尖锐的劲力,一时躲避不及,脸上面具吃她抓了个正着,一时顺手而落。

  那麻面人皮一去,现出了一张美好绝世的芳容,春如水一瞥之下。不禁哈哈一笑道:

  “娄姑娘,原来是你呀!”

  藏在那方人皮面具之后的,竟是娄小兰,不意为春如水拆穿面具,一时颇感面上讪讪。

  她呆了呆,回身就跑。·

  春如水一声怪笑道:“娄姑娘,你不要跑,我们话还没有说完呢!”

  身形一纵,已至娄小兰背后,右手五指箕开,“金豹探爪”一掌用了八成内力,直向娄小兰背上抓去。

  娄小兰这时娇躯一扭,已纵上了一棵大树,春如水掌势落空,愤怒之下,正要以无上的功力,向树上扑去,树上的娄小兰猛地双足用力一摇,这棵大树发出了哗啦啦一阵大响,满树枝叶如同万点飞蝗一般,直向春如水全身飞射了过去!

  春如水双掌连发,把如同箭矢也似的枝叶,全数逼开,可是这当口,树上的娄小兰,却已失去了踪影。

  无可奈何,春如水只得快快地转回房去。自此以后,她内心就对娄小兰种下了深深的仇恨,誓必要害其性命而后甘之。

  第二天,日正当中。

  蒲天河衣冠楚楚,兴致冲冲地来到了寒碧宫,出示令珠后,直入宫院。

  是时春如水正在“聚玉厅”盛宴天竺来的两位王爷,山珍海味摆满了一席。蒲天河来到厅前,但闻得厅内弦竹悦耳,透着空花的格扇,可以看见七八个细腰冶容的少女,正在舞着丝带,此时此刻,正是“宾主尽欢”。

  立在厅前共有四名弟子,皆都着鲜衣彩冠,这种打扮,皆是仿照皇宫内的“女官”,衬以金碧辉煌的厅殿,就是皇帝的金銮殿,说来也不过如此。

  蒲天河大步来至厅门,一名女卫立时横戈阻拦,怒声道:“什么人?还不止步!”

  蒲天河微微一笑道:“我姓蒲,是来拜见夫人的!”

  女卫上下看了蒲天河一眼,摇头道:“夫人此刻宴客,方才已有话传下,拒见任何宾客。来客请至‘居贤厅’礼待,等筵会之后,再与你通禀。‘快快下去吧!”

  蒲天河沉声一笑,道:“这么说我就回去了,夫人若问下来,就说我尚有事,不能久候!”

  说罢抱了抱拳,转身而去。

  四女之中,立有一人赶上来道:“喂!你站住!”

  蒲天河回身笑道:“我姓蒲,可不姓喂!”

  这名女卫脸上一红,讪讪道:“蒲相公,你要见夫人可有要事?”

  蒲天河冷冷地道:“自然有要紧的事。”

  女卫怔了一下,道:“是什么事,可以对我说吗?”

  蒲天河摇摇头道:“对不起,不便见告!”

  女卫睨了他一眼,道:“可有夫人的令珠?”

  蒲天河摸出了令珠道:“可是这个?”

  女卫点了点头,微吟道:“按说你虽有夫人令珠,也不便此刻入内通禀,不过……

  你有名帖没有?我进去试试看夫人见不见你。”

  蒲天河一笑道:“这倒使得。”

  说罢由袖内取出了一张名帖递过去,那女卫接过来看了一眼,面上微惊,点了点头道:“相公原来是蒲大侠,失敬!”

  蒲天河抱拳道:“岂敢,岂敢。”

  女卫双手捧贴,撩开珠帘轻步入内,蒲天河端端正正立于厅门之外。

  须臾,就见先前女卫同一人疾步而出。

  蒲天河乍然一见,真以为来人是上官琴,只是细细一看,才知不是,这人虽是和上官琴同样修长身材,脸盘什么虽都一样,只是看过去却比上官琴娇艳,而无上官琴之清丽。

  蒲天河一望之下,立刻想到了此女必是上官琴之妹上官羽无疑,果然不错,这少女含笑而来,微微施礼道:“小妹上官羽,奉家师之命,恭迎蒲大侠入内餐叙!”

  蒲天河一打量这上官羽,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百雀毛的披肩,下着翠绿色百榴风裙,足下一双软底白绒的小皮靴,在两肋处,各配有一口尺许长的短剑,果然是姿色动人,风华绝代!

  如此一个人儿,竟然甘心为春如水所驱使,实在令人为之惋惜。

  想到此,蒲天河抱拳回礼道:“上官姑娘不必客气,在下是奉令师之约,不远千里而来,却不料夫人有贵客在座,真是太不巧了!”

  上官羽嫣然一笑道:“蒲大侠大多礼了,常听家师提及蒲兄如何英武,真令人向往不已,如今大驾光临,足使本宫蓬荜生辉,如此贵客请还请不到呢!”

  蒲天河一听对方口舌果然厉害,哈哈一笑道:“姑娘舌底生花,愚兄是说你不过,入内同见夫人去吧!”

  上官羽浅浅一笑道:“蒲兄请!”

  说时闪身让开,这时两名女婢打起了珠帘,上官羽同蒲天、河步入厅内。

  是时歌舞正欢,胖瘦二位王爷目注当场,看得眼花缭乱,哪里还注意得到有谁进来,春如水却含笑步下位来,一直走到蒲天河近前。

  她双手握住蒲天河一只手,笑眯眯地道:“少侠真信人也,请快入座!”

  蒲天河欠身道:“在下是专为拜访夫人而来,与青海之事无关!”

  春如水面色微红,笑道:“过去的事还提它作什么!怎么,木老友没有一起来么?”

  蒲天河愤愤地道:“木尺子欺人太甚,弟子已与他绝交了!”

  春如水颇为惊讶道:“噢?这又是为什么呢?”

  蒲天河冷笑了一声道:“此中情由,恕不便见告,请夫人原谅!”

  春如水含笑点头道:“好,我不问就是。总之,我告诉你木尺子老奸巨滑,此人是不可信任的!”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我现在一切都明白了!”

  春如水一双妙目在蒲天河身上一转道:“少侠背后所背何物?”

  蒲天河知道时机到了,当时点头道:“乃是在下那颗‘五岭神珠’,此番来拜访夫人,为释前嫌,在下决定将这颗五岭神珠献给夫人。”

  春如水立时面色大喜,她堆笑道:“五岭神珠,人间至宝,我怎能接受!”

  蒲天河微微一笑,双手解开了胸前麻花扣儿,把背后珠匣双手奉上道:“夫人不必推辞了,我想武林之中,能配享有此珠的,舍夫人而无第二人!”

  春如水听了这几句话,心里是舒服极了,双手已把珠匣接了过来,嘻嘻笑道:“蒲少侠,你大客气了,此珠乃是令尊遗物,我如何能占为己有……”

  蒲天河叹了一声,煞有介事地道:“夫人你是有所不知,这几个月来,我为此珠是伤透了脑筋,五岭神珠虽是天下至宝,可是我自问保留不住,与其为恶人抢夺了去,不如送与夫人的好,只是……”

  春如水开了匣子,低头看了匣内明珠,面上弥满了笑纹,喃喃地道:“只是什么?”

  蒲天河笑道:“夫人如果自认为没有能力保有此珠,我也只好收回了,因为此珠乃代表武林至尊的身份,入恶人之手,将难免天下大乱了。”

  春如水一声冷笑道:“少侠客大可放心,不是老身夸一句海口,当今只怕天下还没有几个人,敢来到我这寒碧宫撒野的!”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这么说夫人是收下了?”

  春如水一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少侠客一再礼让,老身只好留下了。谢谢!”

  说罢把珠匣关上,一笑道:“蒲少侠请用饭吧!”

  这时在场的一群歌姬舞毕换下,又另外换来了一群着天竺装束的少女入场表演,两位天竺的王爷,简直是乐不可支,看得如醉如痴,乱拍巴掌!

  蒲天河目光一扫二人,有意问春如水道:“夫人,这二位贵客是……”

  春如水面色微微一红,笑道:“这是天竺来的二位王爷,是我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了!”

  说到此,目光一转,问蒲天河道:“蒲少侠难得一来,莫非尚急于回去么?”

  蒲天河摇头笑道:“倒是不急,如果夫人不嫌,可容在下暂居寒碧宫内,一瞻这丽宫美景?”

  春如水抚掌笑道:“太好了,老身正有此意。少侠可在此自由居住,随时去留,一切自便。这样可好?”

  蒲天河离座而起笑道:“如此最好。在下暂时告退,夫人佳宾在座,不便打扰!”

  春如水因为要与二位王爷谈买卖,蒲天河在座,也实在不便,这时闻言想了想道:

  “也好,老身明日再专门设席,为少侠洗尘。此刻少侠一路辛苦,先休息一下也好!”

  她转身对立于身边的上官羽道:“羽儿,你代我招待蒲少侠,在迎宾馆内,整理一间上好的房子,拨两个小婢供蒲少侠使唤!”

  上官羽弯身道:“弟子遵命!”

  春如水又道:“通知全宫,蒲少侠可任意出入,不得加以阻拦!”

  上官羽又道了声:“是!”

  蒲天河一笑道:“夫人真是太礼待了!”

  春如水得意地笑道:“少侠远来是客,岂有不招待之礼!少侠靖不要拘柬,休息去吧!”

  上官羽这时笑眯眯地道:“蒲少侠请吧!”

  蒲天河向春如水抱拳施礼,就随着上官羽步下位来。出了厅门,上官羽笑嘻嘻地道:

  “蒲兄你好大方呀!”

  蒲天河知道她是春如水不贰之臣,对她说话,自是不同,遂道:“令师武林一尊,万众归心,五岭神珠我焉敢据为己有?以之送于令师,正所谓物择明主再好不过!”

  上官羽掩口一笑道:“这些话要教师父听见,不定该多高兴呢!”

  蒲天河哼道:“在下说的都是实话!”

  上官羽眸子在他面上瞟了一眼,笑道:“蒲兄来到蒙古有多久了?”

  蒲天河道:“不过是三两天!”

  上官羽叹了一声道:“小妹这几天因奉师命,远至天竺未归,听说这两天宫里闹了些事,如果蒲兄早几天住进来,或可助家师一臂之力,将那闹事的贼子擒住了!”

  蒲天河一笑道:“在下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说罢一笑,又道:“听说姑娘还有一个妹妹也在此,不知可是真的?”

  上官羽一笑,目光瞟着他:“不是妹妹,是姐姐,她叫上官琴,你是自哪里听来的?”

  蒲天河道:“昔日在青海时,是令师告诉我的,是以此番见到了姑娘,却未看见令姐,不免奇怪!”

  上官羽翻了一下眼皮道:“你想看她么?”

  蒲天河笑道:“久仰贤姐妹大名,如能得见庐山真面,自是求之不得!”

  上官羽瞟着他笑道:“蒲兄你真会说话,既然如此,等我安置好你住处之后,再邀姐姐来一同拜访如何?”

  蒲天河心中惦念着上官琴伤势安危,是以才如此说,这时听她这么说,内心不由放了一大半。

  当下随着上官羽一直来到了迎宾馆,上官羽特别为他开了一问极为宽敞华丽的静室,并且拨了一名小厮和两名小婢服侍他,遂自离去。

  蒲天河心中思念着上官琴,在室内有些坐卧不安。

  那两名服侍他的小婢,一名“彩虹”,一名“百合”,都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很是聪明俏丽。

  这时二婢为他送来宽敞的衣服和一杯香茗,蒲天河胸有成竹,抱定既来则安的心理,倒也不拘,他洗了个脸,换了身上的衣服,手端香茗呷了一口。

  门外传来上官羽的声音道:“蒲相公方便么?”

  蒲天河放下杯子,一面启门道:“姑娘有何见教?”

  上官羽含笑而入,她以春葱也似的玉指,理了一下散在前额的秀发,道:“方才我去看过姐姐了,她身上有伤,师父暂时还不许她动弹,她明后天才能向你问安!”

  蒲天河微微笑道:“这如何敢当,明日姑娘陪我专程去探访她可好?”

  上官羽一笑道:“这才叫不敢当呢……既如此,我们现在就去如何?”

  蒲天河点了点头道:“这个……我还要换一下衣服!”

  上官羽一拉他道:“换什么,这样已很好了,我们走吧!”

  蒲天河本想上官琴既说明后日来访,必定是今日不便,可是上官羽既说去,又不好推却,当下就同着上官羽一并出了房间,前去探望上官琴。

  上官羽一面分拂着前路的花枝,一面回眸笑道:“我姐姐还在问我你是什么样子呢!

  我说呀,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直直的鼻子……”

  一面说着,由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

  看着她那种天真活泼的样子,蒲天河颇有感触,如能把她由春如水手中拯救出来,未尝不是功德一件。

  上官羽边笑边说,到了一座小朱亭处,正是昔日蒲天河与上官琴会晤之处,这亭子左面是一波静静的池水,沿着池边直向花径伸处,是两行矮矮的,剪得平平的冬青树。

  虫声啁啾,子归夜啼,寒碧宫明亮闪烁的灯光、不禁触起这远游的异乡客一种逻思,怅惘……

  进了一座雅致的红门,在花树环峙之中,坐落着几间石砌的平房,房顶都爬满了爬壁虎,这地方正是寒碧宫的“疗养院”。

  上官羽一走进来,立时有个矮胖的老头儿迎上来呵呵笑道:“啊,啊唷,二宫主到了,有什么吩咐呀!”

  上官羽回身指着蒲天河道:“这位是蒲大侠,他是来看我姐姐的!”

  那矮老头忙点头道:“大宫主好多了,已不碍事了,现在在后院散步呢!”

  一面说着,回身对一名童子道:“快去请上官厢主来,说是有贵客来访!”

  那童子领命而去,上官羽一笑道:“徐公公请自便吧,蒲相公不是外人,由我带领随便走走也是一样!”

  矮老头弯腰打躬道:“是,是,是,二宫主请便!”

  说完话,这矮老头儿就转身走开,蒲天河奇怪地道:“怎么他叫你是宫主呢?”

  上官羽面色一红,讪讪道:“我姐妹蒙家师过分疼爱,收为义女,我姐姐职掌西厢,我分掌东厢,在本宫内各负重责,是以才有宫主之称!”

  蒲天河一笑道:“原来如此!”

  才说到此,就见花树丛中,步出了一个绝妙少女,远远行过来笑道:“是哪位贵客深夜造访,真是太不敢当了!”

  上官羽忙道:“这是我姐姐上官琴!”

  蒲天河忙抱拳道:“久仰,在下蒲天河,与姑娘问安!”

  上官琴回礼道:“蒲大侠不必客气,小妹贱体欠佳,本当早就该去看你的。”

  蒲天河笑道:“姑娘不必客气,如今玉体痊愈了没有?”

  上官琴微微一笑道:“不妨事了!”

  说时眸子一扫上官羽道:“怎么不请蒲相公到室内坐,这样岂非太简慢了。”

  蒲天河欠身道:“打扰!”

  三人遂进入一座花树缭绕的石馆之内,落座后自有小婢献茶,上官羽笑道:“姐姐,蒲相公真是慷慨,他竟把五岭神珠呈献师父了,师父喜欢得了不得!”

  上官琴瞳子一瞟蒲天河道:“真的?蒲大侠太慷慨了!”

  蒲天河微微一笑道:“哪里,这是一点敬意!”

  上官琴望着上官羽道:“你可看见那颗五岭神珠是什么样子,我只听传说还始终没有见过呢!”

  上官羽摇摇头道:“我也没见过,是师父自己收藏的,她和天竺人的生意还没有谈好!”

  蒲天河假作一怔道,“谈生意?令师还做生意?”

  上官羽看了上官琴一眼,微微一笑道:“蒲相公你哪里会知道,师父要是不做生意,这寒碧宫上上下下近千人吃的用的哪里来呀!”

  蒲天河点头笑道:“这倒也是,但不知令师此番作些什么生意?”

  上官羽低头一笑,闪烁着眸子道:“对不起,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你会不会生气?”

  上官琴微嗔道:“你怎么对蒲天河这么说话?”

  上官羽伸了一下舌头,嫣然笑道:“蒲相公才不会生气呢!是吧?”

  说罢笑看着蒲天河,又偏头对上官琴道:“师父叫我负责全权招待蒲相公呢!”

  说时耸了耸肩膀,现出一副得意的样子,上官琴微笑了笑道:“是呀!你光荣呀,就看你怎么招待人家了。”

  上官羽鼻中哼了一声,道:“你放心,绝对出不了错。走吧,蒲相公!”

  蒲天河见上官琴以目示意自己随她离开,便站起来,笑道:“这么说羽姑娘是要负责我的一切活动了?”

  上官羽绷了一下小脸,道:“那当然,在寒碧宫内我姐妹还能当一半的家。你放心!”

  蒲天河微微一笑,正要出室,上官琴却道:“妹妹,你可知赛马什么时候开始?”

  上官羽笑道:“你不提我都忘了,听师父说,大概是后天。姐,你是说,你要跟我比马?”

  上官琴点头道:“当然,我上次输得太不服气了!”

  上官羽嘻嘻笑道:“你一定要比,这次还是会输的,我那匹‘粉红豹’现在脚程更快了!”

  上官琴笑道:“我的‘黄毛狼’也不差呀!”

  蒲天河不由颇感兴趣地道:“怎么,你们姐妹也要参加不成?”

  上官琴点了点头,微笑道:“上次她赢了我,这一次我一定要赢她!”

  上官羽笑问蒲天河道:“你参不参加?”

  蒲天河摇头笑道:“我不敢献丑,一来骑术不精,再者又没有好马,我还是在场外观看好了,为二位姑娘呐喊助威!”

  说罢望着上官琴道:“姑娘身上的伤不碍事么?”

  上官琴面色微微一红,道:“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早已经好了!天已经不早,蒲兄,你还是去休息吧!”

  蒲天河告辞出门,上官羽在路上笑道:“我姐姐就是这个样子,阴阳怪气,不大爱理人,不过对你实在已经够好的了,你可别在意!”

  蒲天河笑道:“我倒觉得她人很随和。”

  上官羽点头笑道:“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天晚了,明天我再来看你吧!”

  说时,已来至蒲天河下榻的宾馆,上官羽送到门口,道了声再见,转身自去。

  蒲天河入室,却见两个丫环正在灯下打盹儿,就过去叫醒了她们,彩虹蒙蒙胧胧中睁开了眼睛,吓了一跳,道:“哎呀,相公回来了!”

  百合也揉着眼惊吓地道:“相……公……”

  蒲天河含笑道:“我这里已不需要人了,你二人自己回房睡去吧!”

  彩虹答应了一声,遂又道:“柱儿就睡在门外,是二宫主拨来服侍相公的,相公如果有事,只管招呼他就是!”

  蒲天河答应了一声,等二婢出去之后,他把灯光拨得暗暗的,然后束了束衣袖,他要乘今夜去探查一下这宫里的秘密!

  他轻轻地推开了一扇窗子,夜风扑面吹了进来,使他打了个寒颤,然后他身形微微一耸,已如同一缕青烟也似地飘出了窗外。

  寒碧宫在子时以后,看过去是静极了。

  蒲天河展开身法,窜上了一座屋脊,环目向四下一望,只见一片静寂,虽然有几处灯光,但那只是值夜亭的一点灯光。

  这“留宾馆”内却有几处灯光,十分明亮。

  蒲天河忽然想到了那两个天竺人,此刻不知睡没睡,不妨去探听一下。

  想到此甚觉有理,当下就向着宾馆内一处较亮的灯光扑去。他身法奇快,起落之间,已扑到了近前。身子方自一落,就见几个头缠白布的天竺人,正由房中走出来,嘴里哇啦哇啦地说着。

  蒲天河见他们走后,那位天竺的王爷桑玛,才转回身来,他手上拿着他那一口“七宝刀”,面含微笑地转回房内,蒲天河正要跟踪他入室,看看他作些什么,不意那桑玛进室后灯就熄了。

  他身子方退自树下,正要拔身而起,猛见一条白影其快如矢,只一闪已飘在了面前。

  蒲天河定眼一看,不由大吃了一惊:“这人竟是春如水!这时候,她偷偷摸摸地来这里作什么?”

  想到此,他忙把身子向树后一闪,就见春如水前额至后发上,紧紧系着一条绸中,一身紧身衣靠,一双瞳子闪闪放光向四下望着。

  忽然,她身子一折,“嗖”一声,已跳在了桑玛所住的屋脊之上。

  紧跟着她身子用“珍珠倒卷帘”的姿势,蛇也似地由窗口上的天窗向室内潜了进去!

  蒲天河呆了一呆,心想:这是做什么?她莫非是要做贼不成?

  心中一动,蒲天河立刻就明白了,事情必定是如此,天竺入前来买宝,必然带来了很多的钱,因此财迷心窍的春如水,很可能是起了黑心,在“四海珠”没有成交之前,先把对方的钱偷到手中,如此一来,令对方来一个两袖空空而回!

  果真如此,这春如水真是好狠的心!

  他本想就走,忽然发现了这件事,倒不好不中途插手管上一管了。

  想到此,他身子一纵,轻似狸猫地已把身子窜上房檐,目光由天窗空隙处向内一望。

  虽然在黑暗中,蒲天河仍然能看出一些端倪。

  他看见春如水蹑手蹑脚正用一口明晃晃的匕首,在启弄着一扇门,那位天竺王爷“桑玛”就是住在那间房子里。

  极轻微地响了一声,房门打开了,春如水后退了一步,由身上取出了一块黑色的绢,遮在了脸上,仅仅露出一双光芒四射的眸子。

  春如水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她竟然身子一个滚翻,一阵风也似地,进到了室内。

  蒲天河咬了咬牙,轻轻揭起了一片屋瓦,正要抖手打去,就在这时,却见春如水身子倏地滚出,探手攀附在一根窗栏杆上,一个倒翻,已出了室外,蒲天河忙把身子向下一伏。

  同时间,他耳中已听到了室内的天竺王爷一声怒吼道:“小贼,我看你往哪里逃!”

  说时,这天竺王爷桑玛已窜窗而出,一抖手打出了两口柳叶飞刀,快如电光直向春如水后背上飞去!

  春如水是时已飘身下屋,她当然没有把这两口飞刀看在眼中,身子一偏,骈二指上下一点,叮当两声,已把两口飞刀点落在地。

  桑玛这时身子狂风也似地袭了过来,大声道:“臭贼,还我的宝刀来!”

  春如水一声怪笑,变着声音道:“外国人,你认倒霉吧!”

  桑玛一声怒吼,猛地扑身而上,可是春如水一回身,她手中的六宝刀,闪出了一片奇光,直向着桑玛头上砍了下去。

  桑玛猛然退身;可是饶他退得再快,当胸一件外衣,已被刀刃划开了尺许长的一道大口子。

  这一下,直把这位天竺来的王爷,吓得面无人色,退后了几步,再也不敢向前。

  春如水发出了一声怪笑,杳如黄鹤,几个起落,已无影无踪。

  桑玛呆立在原地,过了一刻才重重地顿了一下脚,怅然返回。

  蒲天河本想上前叫住他,点穿了春如水的假面目,可是转念一想,又临时忍住。

  他本来想去探听春如水藏宝之处,可是春如水既然未睡,看来也是不易打探,一个弄不好,为对方发现了自己,那可就弄巧成拙了。

  想来想去,只得怅然而回。

  不想他方一推开室门,却意外地发现一人正坐在自己桌前。蒲天河一惊,低声道:

  “是谁?”

  那人站起来,轻轻嘘了一声,道:“蒲大哥,是我!”

  蒲天河定眼一看,才认出了来人竟是上官琴,不由怔了一下道:“是琴姑娘么?”

  上官琴轻轻地答应了一声,走过去几步,把他拉到了近前,道:“你胆子真大,这几天你还是少动为妙!”

  蒲天河皱眉道:“这是为什么?”

  上官琴拉着他坐下来,道:“你以为我妹妹只是负责照顾你?其实她负有师父命令,无时无刻不在暗地注意你!”

  蒲天河一惊道:“啊!这是真的?”

  上官琴眸子白着他道:“谁还骗你?刚才我来时,看见我妹妹才走。不过幸好,她没有发现你有什么不对。”

  蒲天河苦笑;摇头道:“令妹如此做,倒是没有想到!”

  上官琴转着眼珠子道:“她也是没办法,是师父交待她这样做的,她敢不听?”

  蒲天河微微叹了一声,遂道:“姑娘身上的伤要不要紧?”

  上官琴摇头笑道:“不要紧,只是吓唬吓唬他们的,现在已无妨了,后天我还要参加赛马呢!”

  蒲天河皱了一下眉道:“这么说要探听令师藏宝的地方,也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上官琴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要慌,这件事全包在我身上……”

  蒲天河心中才略为放松,上官琴一笑道:“你献上五岭神珠,已深得师父欢心,只要我妹妹再说几句好话,她就会对你完全放心了。”

  蒲天河笑了一下道:“可是令妹……”

  上官琴眯目笑道:“这一点你更可放心,她现在已经爱上了你,是绝不会说你什么坏话的!”

  蒲天河苦笑道:“姑娘真会开玩笑!”

  上官琴笑了笑,上下打量着他,轻叹了一声道:“你呀……看你自己的吧!”

  说罢站起来,道:“我走了,明天师父必定会发出赛马的请帖,这是蒙古难得一见的盛会,你去看看吧!”

  蒲天河笑道:“当然,我一定会去为你捧场的!”

  上官琴一双媚目在他脸上看了甚久,轻叹了一声道:“你呀……唉!”说完转身而去,蒲天河在她那双明媚的目光里,似乎体会出一种难言的情意。

  东方的旭日,为沙漠草原,带来了一片金黄的颜色,一滴滴在枝头草尖上的露珠,为阳光映衬着,反射出七彩的霞光。

  蒲天河在庭院中走了一转,觉得如此的清晨,太惹人怜爱了。

  上官羽推开了花间小门,远远招呼:“蒲相公,看镖!”

  一抖手,自她掌心里,飞出了一道红光,待到了蒲天河面前,忽然飘飘落下,蒲天河平手一托,接在掌心内,原来是一张红纸帖!

  上官羽远远笑道:“请蒲相公去看赛马,这是师父发给你的请帖,一会马场再见吧!”

  说罢匆匆而去,蒲天河正自发怔,却见一名小厮牵来一匹红色的榴花大马,招呼道:

  “相公请上马,小的带你老去!”

  蒲天河虽是内心忧虑,可是眼前的事却也是急不来的,就点点头,翻身上马,顺便问道:“今年赛马热不热闹?”

  小厮“哈”了一声道:“热闹极了,听说除了八旗弟子参加以外,天竺来的两位王爷,也有几匹好马,我们寒碧宫里参加的人也不少!”

  他一面说话,一面牵马前行,沿途可见寒碧宫内众女弟子,无不是鲜衣彩裤,三五成群的向宫外行去,不久出了宫门以外,那小厮手指前方道:“相公放马往前跑,前路自有人接待!”

  蒲天河答应了一声,一路疾快策马,渐渐人群密集,远近数百里内的居民,男女老幼,似乎今日都出动了,形成了一片人潮。

  在平原薄沙的草地,早已有人用红黑不等的旗标,分插在跑道上,显示出平直的跑马道,道侧两旁,用白帆扯出了数十里的看棚,除了正中黄帆棚下,尚空着数列座位以外,放眼望去,万头晃动,简直是座无虚席。

  蒲天河方自行到近前,遂见一名黄衣少女含笑上来道:“蒲大侠也来了!”

  蒲天河递上了请帖,黄衣少女接过看了看,笑道:“蒲大侠的座位是第一排左首,请下马,我带你入座吧!”

  当时招手唤来了一名小厮,把蒲天河的马带到了一边的马棚之内,她领着蒲天河,分开了人群,一直来到了那黄色的凉棚之下。

  这时那棚下,已经有百十个人落座,除了寒碧宫的十二金钗和天竺的两位王爷他见过之外,其他各人皆都面生得很。

  入座之后不久,春如水带着四名妖艳的女蝉也来了,场内爆出了一阵掌声,可见在本地人心目中,这春如水还是一个大好人。

  春如水亲切地,满面笑容地与棚下每一个人打着招呼,特别是对那两位王爷更是亲热,可是天竺二王中那桑玛王爷,却是表情冷淡得很,显然是因为遗失了那口宝刀的缘故。

  马场内有关职司,已在高声宣布参加赛马的人名,每一个人名之下,都传来一阵欢呼掌声。

  蒲天河见春如水正向着自己微笑,就欠身向她打了个招呼,春如水道:“蒲少侠有意思也进场子跑一程么?”

  蒲天河笑道:“在下哪里敢在高人面前献丑!”

  这时高声宣名的司仪,已报到了上官姐妹的名字,上官琴、上官羽双双拍马而出,她二人一红一绿,所骑二马也是不同的颜色,由于二人绝色的姿容,引起了全场雷鸣似的欢呼。

  看棚内的十二金钗,一起都站立起来,为着寒碧宫内这姐妹鼓掌喝彩,春如水目视蒲天河道:“我过去跟你提起的两个弟子,就是她二人。蒲少侠,你看她二人如何?”

  蒲天河点头笑道:“上官贤姐妹技艺双全,自是不在话下!”

  春如水微微一笑道:“我不是说她二人的武功,我是问她二人的姿色,蒲少侠你以为如何?”

  蒲天河黯然一笑道:“寒碧宫内姑娘,个个如花似玉,美艳如仙,上官姐妹更是不凡,夫人有如此一双弟子,也真足可自豪了!”

  春如水笑眼微眯,点了点头,却又叹息了一声道:“只是她二人即将要离开我了!”

  蒲天河一怔,道:“夫人此言何意?”

  春如水望着他神秘一笑,又有些伤感地道:“我生平说话,言出必行,对你更不例外!”

  “这……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春如水说,“哈里族的屠堡主三次求亲,为和睦邻近友谊,我已把琴儿许配了他儿子屠一夫,赛马会后,我就要打发琴儿下嫁屠家去了!”

  “唔……”这显然是蒲天河没有想到的,他虽由上官琴口中早已得知春如水有此意图,可是那只是春如水暗中的意思,如今她竟然亲口道出,足见此事态的严重了。

  “可怜的上官琴……”蒲天河心里想,“如果她现在听见了这句话,只怕也不会有心情再去赛马了……”

  春如水眸子微合,叹了一声,接下去道:“至于羽儿……”

  眸子逼视着蒲天河道:“我已答应把她许配给少侠你……”

  蒲天河一惊,春如水接下去道:“一为实践当初诺言,二为答谢你赠珠的盛情,蒲少侠你看可好?”

  蒲天河低头微思,哈哈一笑道:“夫人盛情太可感了,羽姑娘芳华绝世自是佳人……”

  春如水一笑,“好……”

  蒲天河一仰头,又冷冷道:“只是在下不敢高攀,尚请夫人原谅!”

  春如水一怔道:“这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