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二分之一(1/2)甜蜜Baby苗希卡杀手,欧阳盆栽九把刀年轻的心亦舒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其它 > 失忆后多了的前男友 > 第47章 听故事的人(十四)

第47章 听故事的人(十四)

    洛湖别墅群整片环洛湖而建,开道引水,几乎每栋房边都有流水绕过。这里的宣传标语是清幽、雅致,建造也都往这些词上靠。

    竹林潇潇,碧影重重,河流的宽度刚好可以容纳一艘小船。凶宅前院的那面湖也是人工造的,施工队半道把河流凿宽,让它汇水成湖。

    凶宅荒弃了近几十年,杂草藤蔓疯狂生长,都爬上矗立湖中的白色石桥。

    但一想到湖里面死去的女主人,众人都不敢仔细去看那座桥。

    几个年轻人唏嘘。

    “听我爷爷说,洛湖这一片当年可是淮城炙手可热的房地产版块啊。只可惜出了后面的事,有钱人基本都搬走了。别墅有价无市,卖也卖不出去。后面开发商资金链又出现问题,洛湖二期就没继续修下去。那么多年后,重新建好了,搞这个活动估计是想洗白呢。”

    “哈哈,别说了,洗白了我也买不起。”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不想买别墅,不是因为鬼而是因为穷。

    然而别墅本来就不是卖给这绝大多数人的。真是想想都要落泪。

    “小叶你要不要戴个帽子?”

    叶笙的样貌气质哪怕是在一众盛装打扮的主播里都是鹤立鸡群的,频频招来各路视线。

    齐蓝见他的神色不耐,善良地提出建议。

    夏文石知道叶笙不喜欢被人注视,非常体贴地给他买来一个黑色口罩:“来来来,小叶,戴上吧。”

    “谢谢。”

    叶笙点了下头,也没拒绝。

    虎哥摸着自己的光头,憨实一笑:“羡慕啊哈哈,俺这辈子大概都体会不到小叶这种帅哥的烦恼了。”

    叶笙戴上口罩后,就不再那么引人注意了,毕竟户外男主播里,走男神路线的有一半戴口罩。

    凶宅很大,主办方为了每个人都能有镜头,分为了十二人一组探险。

    叶笙帮忙举着相机,在旁边给夏文石拍照。他腿很长,腰杆清瘦,穿着白T恤,带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形状漂亮锋利的杏眼。

    一个人瞳孔颜色过分清晰时,黑与白交界处就如同深寒的旋涡。

    跟他们组队的其余几人,叶笙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一对闺蜜。

    因为这两人都是淮安大学的,还都是淮安大学鬼怪研究社社团里的人,和夏文石大学一个社团,让夏文石相见恨晚。

    两个女生,一高一矮。

    高的叫梁青青,淮安大学医学院的;矮的叫苏婉落,淮安大学土木工程系的。

    夏文石在知道苏婉落是学土木的时惊呆了下巴,难以置信:“学妹你是学土木的啊?!”

    毕竟苏婉落长得实在是太娇小了。

    一米六不到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清秀,笑起来时嘴角还有两个梨涡,总感觉这样的女孩子戴着安全帽出入施工地有点违和。

    苏婉落文静地笑了下,点头:“嗯,我从小就对土木工程挺感兴趣的,第一志愿就是这个。”

    夏文石朝她比了一个大拇指:“厉害!淮大的土木工程分数线可不低啊。”

    梁青青性格更活泼点,亲热地挽着苏婉落的手臂:“学长你敢相信吗,落落班上就她一个女生。学土木的女生本来就少,何况落落还是这么一个大美女。他们班上男的刚开始兴奋地在论坛大放厥词说要把落落当公主宠。结果一开学纷纷歇菜,比学习比不过落落,比力气还比不过落落,哈哈哈哈哈丢人。”

    夏文石:“力气都比不过?那么厉害?!”

    苏婉落有点害羞地扯了下梁青青的袖子,解释说:“我爸爸以前就是在工地工作的,我小时候经常去工地玩,力气就这么锻炼起来了。”

    她好像不是很想说自己的事,马上转入正题:“你们收到活动方发的信息了吗?”

    齐蓝插入话题说:“什么信息?”

    苏婉落笑了下道:“官方说,为了增加直播的看点,我们这次进去分完组就会开始被强制玩游戏,听说还要被没收手机和没收摄像机。”

    夏文石瞪大眼睛:“没收手机摄像机?——没收了我们播啥啊。”

    苏婉落:“别墅每个房间都装了监控,星芸户外平台有十个官方直播间。反正这次活动的宗旨就是不作不死,为了给凶宅洗白,我们怎么作死怎么来,丢掉与外界联系的工具,会让恐怖氛围翻倍。”

    夏文石第一时间紧张兮兮看向叶笙。

    叶笙调光圈的动作一顿,几不可见皱了下眉,下意识看向大门的方向。他跟宁微尘说今天来洛湖的,不知道这位大少爷什么时候到。

    这个时候活动主办方吹响了口哨,喊他们都先进去,夏文石过去跟叶笙说:“走吧小叶。”叶笙把相机交给夏文石,低声说:“学长你们先进去吧,我等人。”

    夏文石:“啊?你等谁。”另一边虎哥和齐蓝催得急,拉着他走了。

    叶笙一个人站在前院也无聊,干脆走到了湖边。

    段诗说她落水的时候被水草缠住了脚,叶笙发现这湖也挺深的,正午的阳光照射下依旧看不清水底的样子。

    不一会儿叶笙接到了一条消息,是宁微尘发来的。

    【我在你十点钟方向】

    叶笙愣住抬头,发现自己十点钟方向是另一栋六层别墅。

    宁微尘就站在别墅的顶楼,朝他挥手,粲然一笑。

    叶笙手里有一张可以打开洛湖区所有房门的卡,没纠结,快速走过去。

    等他上六楼时,发现这里不光有他,还有星芸直播主办方一行人。

    “叶先生。”

    “叶先生。”一群西装革履的人朝他点头,露出讨好的表情。

    叶笙愣住,摘下口罩,皱眉看向宁微尘。

    宁微尘眨眼,似笑非笑说:“哥哥,我给你找了个绝佳观看活动的位置。”

    叶笙:“……”

    宁微尘作为这整片洛湖的主人,可以说在这场活动里完全可以作为规则制定人。不过宁微尘估计也懒得费心思在这上面,只是拉着叶笙进一间类似导播室的房间。

    房间内摆满了大屏幕,是凶宅内部各个房间的监控,屏幕中凶宅一楼的大厅里站满了人,一个个都神情紧张又期待。

    活动还没开始,播音间的主持人满脸笑容跟宁微尘介绍说:“宁少爷,这次的活动本来就是为了宣传洛湖而举办的,我们和星芸直播打算联合打造一档户外灵异探险。”

    “刚开始我们会将参与者分组,十二人一组,一个房间。第一晚大家不外出,就在室内玩游戏。游戏内容,第一个是笔仙、第二个是四角游戏、第三个是真心话大冒险。”

    主持人甚至非常体贴地把台本给他们看。

    “您看看,有什么需要改的吗。”

    宁微尘接过后,直接交给叶笙:“哥哥,你看有什么需要改的吗。”

    叶笙:“…………”谢谢宁微尘,他真是这辈子没想过,还能这么参与灵异探险活动。

    叶笙低头,匆匆扫了眼台本的内容,台本简单地介绍了下洛湖公馆的渊源和当年的凶杀案,然后引到这次星芸的活动来。

    【这里有深不见底的湖水,有再也关不上的冰箱。这里夜半厨房总传来哭声,三楼书桌的血迹永远洗不掉。这座古老的别墅有太多未解的谜题等着我们去发现,欢迎各位来到次此洛湖迷踪活动。】

    【每间房间都准备了纸和笔,那么第一晚,让我们先和别墅死去的主人公打声招呼吧。】

    主持人说:“第一个游戏是笔仙,您看要加些什么规则吗。”

    叶笙把台本还给主持人,说:“不需要。”

    他马上把目光转向宁微尘,皱眉说:“我要进凶宅里面调查。”

    宁微尘:“这些监控记录了一切。你想调查的所有事都有人帮你调查。”

    叶笙摇头说:“我想调查的事情他们不会想到。”他的重点从来都不是冰箱不是湖也不是死去的男主人公。

    宁微尘摊手:“好吧。”他轻轻地笑了下:“我认为这样会节省时间,不过哥哥要是想要进凶宅探险,我自然也会陪你。”

    叶笙说:“谢谢。”

    洛湖公馆夏文石他们来过一次,无事发生,估计公馆里被分尸的那位男主人公戾气并没有那么重。

    一楼是个很大的会客厅,左边是厨房,那个存放尸块的冰箱就在里面。

    现在人都已经散开,各自到房间里面去了。

    宁微尘和叶笙是最晚进去的,工作人员也不敢没收他们的手机,恭敬地给他们引路。

    傍晚六点的时候,别墅清场,所有工作人员都将离开,只剩下一百参赛者在里面。橱柜里摆满了面包和水,足够他们在里面渡过这四天。

    叶笙和宁微尘走进房间的时候,夏文石正坐在地上和梁青青聊天。

    夏文石吹嘘:“这地方我之前就来过,一般般吧,除了冰箱旁边冷的不正常,没什么特别的。”

    梁青青笑着说:“学长,其实我看过你直播。”

    夏文石一愣:“啊,你进过我直播间?!”

    梁青青说:“对啊,我每次点进星芸直播平台就能看到你的标题,哈哈哈淮安大学毕业学长,想不点进去也难。”

    夏文石:“……”他突然有点想打住这个话题。

    梁青青眼眸亮晶晶说:“学长不要放弃,虽然他们都在骂你蹭学校热度,但我觉得迟早有一天学校也会以你为荣的。”

    夏文石感动得稀里哗啦:“谢谢你学妹,我会努力的。”

    咚。这时门被打开,所有的交流戛然而止。

    十个人听到声音齐齐望向门口,看到进来的两人,瞬间,眼中都流露出了深深的愕然和惊艳。

    叶笙就不必多说了,白天在湖边就引得无数人觊觎的冷面酷哥。而他旁边的青年,在这间古旧阴森的别墅里气质矜贵、笑容晏晏,抬眸一笑时真给人一种光芒万众的感觉。

    叶笙不习惯说话。

    宁微尘手指虚虚搭在叶笙的肩膀上,勾起唇角,靠近他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宝贝,你想我们这次是什么关系?”

    叶笙:“……同学关系或者没关系。”

    宁微尘轻嗤一声,放下手,落落大方望向众人,笑容带一些歉意。

    “不好意思,中途有点堵车,耽误大家时间了。”

    梁青青对上他的笑容一下子脸红了,忙摆手:“没事没事,活动也还没开始呢。”

    夏文石愣住:“小叶原来你是在等微尘学弟啊?”虽然他跟宁微尘的聊天不超过十句,但是他对宁微尘的印象非常好。一个十八岁开一千万宾利的学弟,想不印象好也难。

    在场的除了虎哥齐蓝他们,还有一个直播团队,三男两女,如今都对叶笙和宁微尘迸发出了浓浓的兴趣。

    叶笙进来后没有说一句话,人一多他就很不喜欢说话。

    可这一次现场没一个人觉得他古怪孤僻,因为他身边有宁微尘。

    宁微尘笑吟吟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让叶笙处于一个既不被忽略又不显尴尬的位置。好似每一场聊天叶笙都有合群地参与,哪怕他从头到尾都闭着嘴。

    这大概就是影帝在社交上的控场能力吧。

    “……”

    他这辈子都学不会,也不想学。

    叶笙把房间内各个细节观察完后,回过头,宁微尘已经结束聊天在旁边笑着看他。

    叶笙说:“聊完了?”

    宁微尘:“嗯。”

    叶笙又看了齐蓝他们,发现每个人对宁微尘和他的兴趣其实都还没消散,只是碍于一些社交规则,没有继续发问,转身各自聊着各自的话题。

    叶笙开始信了宁微尘在列车上的那句话。

    ——跟我聊天不耐烦的,我长那么大就没遇到几个呢。

    宁微尘拥有随时展开交际的能力,也对如何结束一段交流非常熟稔。

    叶笙问出了很早就想问的问题:“宁微尘,海妖的超能力里面是不是有蛊惑这一条。”

    宁微尘微愣,随后没忍住偏头,笑了好几声。

    叶笙问完就觉得这个问题挺傻逼的。

    宁微尘笑够了,唇角勾起,桃花眼潋滟看着他:“那我蛊惑到你了吗?”

    叶笙想也不想:“没有。”

    宁微尘耸肩:“对啊,我要是有这个超能力就好了。”他知道叶笙为什么这么问,漫不经心回答:“我从小到大都在参加各种宴会,接触过的人很多。对跟什么样的人聊天用怎样的方式,已经非常熟悉了。”

    叶笙皱眉:“那你跟我聊天用什么方式。”

    宁微尘想了想,暧昧说:“跟你聊天啊,是特殊情况,全靠本能。”

    叶笙:“……你恶不恶心。”

    夜幕降临。

    苏婉落主动去开了房间内的灯,但凶宅的电路老化严重,光一闪一闪的,格外阴森。梁青青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说:“落落,要不我们还是别开灯吧。我之前才橱柜里翻到了蜡烛。”

    苏婉落点点头:“行,我们点蜡烛。”

    她翻开柜子,里面早就被活动方塞了好几只蜡烛,除此之外还有几支笔、一张纸。这些应该都是道具,她把这些东西都拿了过去。

    十二人围成圈坐在地上,蜡烛摆了五根,照亮这一方。

    咔哒。

    别墅铁门传来落锁的声音。

    明知道这是工作人员离场,可是众人还是心头一颤,背后发凉。

    梁青青有点害怕,故意活跃气氛:“大家别紧张,想想活动的奖金,笑一笑。”

    夏文石上次也来过这里,可是他这次感觉很不一样。那股只有靠近冰箱时才能感觉到寒气,他现在坐在这二楼的房间内好像就能体会到。

    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特意搞得,明明人比上次还多,但他就是瘆得慌。

    铁门落锁,汽车远去。风吹过静谧的湖面,竹影萧萧瑟瑟,水草好似人扭曲的四肢在晃动。

    苏婉落轻声说:“这些笔和纸应该就是给我们玩游戏的吧。”

    齐蓝说:“笔和纸。笔仙?”

    虎哥点头:“我觉得就是了。”

    一个男生胆怯道:“笔仙招来的不会就是别墅里那个被分尸的男主人公吧!”

    他女朋友打了下他的肩膀:“你少说几句。”

    苏婉落抬眸看了一圈众人,她深呼口气说:“握笔只需要四个人,除了笔仙后面应该还有会其他游戏,我们一人选一个游戏。”

    众人心惶惶,但也都赞同地点头。经过很长时间的一番争论后,终于把人分配好了。

    这个时候,哒哒哒,时间指向晚上八点。

    忽然房间里响起一阵很轻缓的音乐。

    所有人大惊失色,不过主持人的话马上消除了他们的恐怖。

    【各位参赛者晚上好,欢迎来到洛湖迷踪活动,我是本次活动的主持人,KK】

    梁青青微微喘气:“原来是主持人。”

    夏文石气若游丝:“吓死我了,怎么上次没觉得那么恐怖呢。”

    叶笙随便拿了一张纸在手里玩,他没玩过笔仙,但也知道规则。

    几个人一起握住一根笔,在纸上请鬼写答案。

    宁微尘在他旁边,把玩着一只铅笔。却在广播的声音出来的瞬间,刹那抬眸,冷冷看向了摄像头的方向。

    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五根红色的蜡烛摇摇晃晃。

    窗外茂盛生长的树枝轻敲墙壁。

    主持人坐在孤寂的导播室,照着台本念道。

    【洛湖公馆建于五十年前,环湖而建,景色清幽。只可惜,当年震惊淮城的一起分尸案让这里蒙上了一层惶惶血色。男主人公被分尸藏于冰箱,女主人公自杀坠落。自此洛湖公馆成了远近闻名的凶宅。】

    【这里有深不见底的湖水,有再也关不上的冰箱。

    这里夜半厨房总传来哭声,三楼书桌的血迹永远洗不掉。】

    【感谢各位参与本次洛湖迷踪活动,让我们在开始紧张又刺激的灵异探险前,先和别墅的原主人打个招呼。】

    众人暗骂活动方缺德,打招呼的方式是玩笔仙召唤,玩他们呢!

    然而主持人的话却不再他们意料之中。

    导播间的灯光一闪一闪,主持人背脊僵硬,坐在十块大屏幕前。如果有人在旁边,一定能看出他的表情有多古怪。一张脸苍白如纸,冷汗涔涔,可是眼珠子却非凸起,里面浮着一层血色。蕴着疯狂的痛苦疯狂的恨意。

    他的声音发颤,但被麦和音响模糊,传到众人耳中,没有任何异常。

    【第一晚,大家坐在一起夜谈,每人先讲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