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独手丐还珠楼主细米曹文轩征服谈歌血浆黑手海因茨·G·孔萨利克证词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塑造夫君 > 楔子

  新春期间,善男信女们都会到寺庙行香,一方面向神明道贺新春,同时也为自己祈求新的一年诸事大吉大利,有些地方的人们更认为,新春第一个到庙里烧香者,特别吉利,必可获得神明的庇佑,不少寺庙在年初一大清早便挤了许多香客,大家都希望在香炉内插上第一炷香——也就是开炉香。

  慈佑宫是供奉注生娘娘的寺庙,庙堂结构庞大,金碧辉煌,香火鼎盛,今年是为龙年,守在庙门口的妇女比起往年多了数倍,在此守候多时都是为了祈求注生娘娘能赐给她们龙子、龙女。

  慈佑宫里忙得不可开交,毫无喘息的时间,坐在角落里的翩翩再度起身向前想要帮忙,却立即得到一声声的喝阻。

  “请你安份坐好!”见到翩翩又不安份,注生娘娘与月下老人不约而同喊道。

  翩翩热心公益、活泼开朗但极为迷糊,做事老是忘东忘西、粗心大意,因此常常事倍功半帮倒忙,久而久之她便成为天界众仙闻之丧胆的闯祸精。

  眼前桌上数千个泥娃娃就是最好的例子,望着被弄乱的娃娃,注生娘娘与月下老人忍不住再次叹息。

  “人家只是想要帮忙而已嘛。”红红的脸蛋皱起,樱唇噘得好高,真是太不给面子了,她虽然迷糊但是事情也办得挺好的呀,只不过是……小错不断而已嘛。

  “帮忙?”月下老人闻言倒抽口气,吓得“皮皮挫”,红通通的老脸再次惨白,心头跟着抽动三下,额头冷汗又再次冒出来,十分害怕做到一半的工作又因为她而毁掉。

  呜……他真的歹命啊!翩翩是注生娘娘的小徒儿应当与他毫无牵扯,偏偏每回凡间过年他与注生娘娘要合作疑定凡人的出生时辰与姻缘,于是他便成了第二个固定的受害者,唉!自从翩翩出现之后这等大事便成他的恶梦。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初引翩翩修行成仙的可是他……唉!悔不当初啊!

  “乖乖待在那里坐好不动,就是帮忙我们最大的忙了。”分秒必争的情况下,注生娘娘随意打发翩翩继续专注于手边的工作。

  唉!真是不知道当初为何双眼如此拙,竟然挑了一个大麻烦当徒儿,原本是希望翩翩能分担她的工作,谁知……唉……唉……

  “喔!”明亮的眼眸有些黯然失色,翩翩退回角落坐下。

  望着忙得不可开交的两人,不得不承认是因为自己粗心大意,才害得他们又得重新制作娃娃,唉!为何她这么努力仍是摆脱不掉迷糊蛋、闯祸精的名词呢?一向开朗的笑脸浮现难得沮丧的表情。

  咚!从桌上掉下来的泥娃娃滚到翩翩的脚边,丑陋的泥娃娃轻而易举就让她抛开低落的心情爆笑出声。

  对于翩翩突如其来的狂笑,注生娘娘与月下老人没感到怪异反而心安,心想翩翩转移注意力那么他们俩便能专心工作,不用再提心吊胆害怕她又想要来“帮忙”。

  “呵……”它的模样让翩翩笑到肚子发疼,过了许久终于止住笑意拭去泪痕。

  数千个泥娃娃在凡人的眼中虽是只有男女之别,其实他们的面貌容颜、生辰命格甚至姻缘都已经注定好,因此翩翩一眼便瞧出手中的泥娃娃成人时的模样。手中的泥娃娃高大如熊,面貌凶恶满脸胡须,身上布满浓密的毛发,头上却无毛光亮如月,整体看来像极了原始人。

  唉,怎么会有人丑到如此凄惨呢?

  瞥见水桶里坏掉的人偶,心想这一定是娘娘不要的劣质品才会被丢掉地上,反正她也闲闲没事做,就来练练自己塑造人偶的能力吧。

  翩翩能力不差,塑造人偶是她最拿手的本事,很快的,泥娃娃在她的精雕细琢之下变成芙蓉面、柳月眉,还有一双有勾人魔力的桃花眼眸,身材也从魁梧转成修长,成为白白净净的美丽佳人……不!应该是美艳男子,太专注于泥娃娃的容貌却没想到要改变他的性别,因此这尊泥娃娃成了拥有美艳容貌的男子。

  望着手中的泥娃娃,翩翩偏着头仔细打量,总是觉得还遗漏什么事情使得这尊娃娃不太完美,左思右想不停反覆思量之后才叫道:“哎呀!就是少了装饰嘛。”

  翩翩从木桶里将坏掉的泥偶上头的红线取下,紧紧系在手中的泥娃娃身上,喃喃地对着它低语,“泥娃娃,愿你柔情似水,蕙质兰心,将来能找到相伴你一生的爱人呵!”

  “呵!大功告成了。”望着手中完美无缺的泥娃娃,翩翩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惨了!天快亮了。”天边曙光乍现,注生娘娘仍是找不到遗失的泥娃娃,尊贵的容颜显得苍白。

  “怎么办、怎么办……啊!原来是你拿去了。”月下老人急得手足无措,瞥见翩翩手上的泥娃娃大声叫道。

  “给我。”注生娘娘赶紧奔向前拿走翩翩手上的泥娃娃,伸手一挥将数千个泥娃娃再次排列整齐。

  “娘娘,那个泥娃娃……”一瞬间,她精心制作的泥娃娃已经混入其中,不断梭巡仍是找不到它的踪迹,翩翩慌乱急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有事等一下再说。”庙门已被开启,注生娘娘没空理会神色慌乱的翩翩。

  “可是……”还来不及开口解释,翩翩已被注生娘娘与月下老人拉着一同消失。

  庙门一开,所有的信徒全数蜂拥而人,人人赶紧挑一个泥娃娃到注生娘娘的神像前祈求,虽然是挑选,但其实都是注生娘娘早巳注定好的,生男、生女早已有定数,若是命中无子也无法强求,除非注生娘娘能格外赐福。

  “夫人,您怎么还不快点挑个泥娃娃?”眼见泥娃娃愈来愈少,婶女婉青急得忍不住开口催促。

  “呵!瞧你急得跟什么似的,我都已经产下两子,毋需与他人争夺,就等人群散去再说吧。”林心月仍是伫立在脚落等待。

  话虽如此,其实她迟迟未挑选泥娃娃那是因为她还在犹豫……到底该向注生娘娘祈求龙子或是龙女?

  她已经为雷家产下两男,但夫君雷鸣希望雷家命脉广扩能多子多孙,期望第三胎仍是个男孩,可是家里那两个毛头小于,小小年纪成天打打闹闹,粗鲁的性子与父亲是一个模样,她已经受不了家中“三个莽汉”,心里十分希望能有个贴心的女儿陪伴她。

  望着女的泥娃娃,林心月在心底挣扎许久最后仍是压抑住自己的心愿,略过女的泥娃娃拿走旁边的男娃娃走向前跪下祈求。

  “注生娘娘,信女林心月向您祈求,愿您能赐给我龙女……呃!龙子,让雷家命脉宽广多子多孙……”头一回向神明祈求没按照自己的心意表明,林心月心里仍是在想若是能生得一女那该有多好啊。

  上香祈福之后林心月与婉青步出慈佑宫,刚出庙门远远地就瞧见一抹高大的身影朝向自己走来,那身影在茫茫人群中显得格外突出,人人见到他退避三尺,原本阻塞的广场因他的出现而开出一条道路。

  “丹儿怎么不多添加一件衣裳呢?”雷鸣将手上的披风套在她的身上,凶恶的面孔因她而变得温和,语气难得轻声温柔。

  “我穿的够多了,你又多给我一件大披风,身上的衣服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太了解雷鸣呵护她的程度,早在出门前她就已经将自己包得密不通风,想不到他还是如此紧张特地带披风来给她。

  林心月拿下披风还给他,若是再穿上这件大披风,娇小的身躯没被压坏,准也给热坏了,在严冬里若有人被热死,那个人铁定是她。

  “一定要披上,若是受凉那可就不得了。”横眉竖眼,语气沉重略带警告的意味说道,若是一般人早就按照他的话去做,偏偏他最深爱的妻子压根没将他的可怕放在心上。

  唉!果然——

  “我不要。”柳眉蹙起,红唇噘高,根本不怕他的恶脸,林心月再次推开他拒绝。

  雷鸣身形魁梧如熊,面孔天生凶恶加上长年率军争战,身上有着数道疤痕让他更加骇人,他的外形犹如盗匪山贼,人人见到他仿佛看到凶神恶煞急急退避,而她与他夫妻多年早巳摸透他的性子,他呵护自己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舍得伤害她呢?

  林心月不理会他的坚持走向轿子,雷鸣仍是不死心追随在后苦劝。

  众人见此情景,全当雷鸣这个莽汉想要调戏美丽佳人,但恐惧他的魁梧与凶悍,没有人敢向前伸张正义,此时广场远方来了一批官兵,伫立在一旁许久的王德终于出声向前阻止,开始他所谓英雄救美的戏码。

  “夫人有我在,你别怕。”王德斯文有礼地向林心月打声招呼,身躯挡住雷鸣阻止他骚扰美丽佳人。

  眼前的佳人头发梳起显然已经为人妻,但近距离仔细一瞧,她的美貌比起刚刚要美上十倍,五官精雕细琢,肌肤晶莹剔透,红菱般的唇瓣娇艳欲滴极为诱人。

  “这位公子有事?”林心月退后三步出声打断王德无礼的注视,眼神望着雷鸣,希望他不要伤害这个自以为是的男子。

  “夫人请你放心,我与这个粗鲁莽汉不同,绝对不会伤害你的,有我在,相信他无法伤你一根寒毛。”见官兵走近,王德拍着胸口保证着,身躯逼近林心月想要乘机拥住佳人,心里十分希望将她纳为已有。

  “请你搞清楚她是我的妻子。”雷鸣伸手提起王德的衣领阻止他再靠近爱妻。

  “妻子?哈……哈……就凭你这只癞虾蟆也想吃天鹅肉?”王德话一出口,众人闻盲认同地跟着哈哈大笑。

  “他说的是事实,我确实是他的妻子。”见到夫君被人耻笑,林心月急步向前分开两人,挺直身躯大声向众人宣告。

  刹那间广场鸦雀无声,随后耻笑声与惋惜声再度响起,比起先前还来得热烈——

  “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哎呀!一定是那个莽汉逼迫她的。”

  “搞不好是那女人爱钱才会委身……”

  “也许那女人只不过是个青楼女子,有什么好感叹的。”

  两人的外貌相差千里,夫妻俩心里比任何人都明白,也曾遇过旁人怪异的眼光,但被保护周到的林心月从未遭受到这么大的耻辱,她向来不在乎人言的抨击,但她痛恨有人出言伤害雷鸣。

  深知多说无益,林心月只能紧紧拥住雷鸣表明她的爱,同时想缓和雷鸣的情绪,生怕他会失控伤人,“鸣,我们回家。”

  众人的批评全入耳,妻子哽咽的声音让他怒气更加高涨,要不是她双手环住自己压制住他的怒气,他绝不轻饶出口伤害她的人,雷鸣深呼吸一口气才开口说道:“好。”

  严哼!不知廉耻的女人。”眼见佳人要离去,王德心有不甘的怒骂。

  “你说什么?”雷鸣终于忍无可忍,立即转身回头将王德的身躯提起凌空。

  “鸣,别伤人。”雷鸣孔武有力要将人丢出是轻而易举,林心月赶紧出声阻止。

  “杀人啦!杀人啦!王捕头快将他捉起来啊!”哼!得不到佳人,他也不会让这个莽汉好过,王德扯着喉咙大喊求救。、

  刹那间,所有的官兵围住雷鸣,带队的王捕头走向前这才看清莽汉的脸孔,恭敬有礼地说:“原来是雷将军,王某不知是您,原谅我们刚刚失礼。”

  新春期间会出现在此地,是因为得到线报说有盗匪扰民,看来只是百姓惧怕雷将军的外表而误以为他是盗匪。

  “将军?”想不到自己竟然惹到大人物,王德的脸色转为死白,身躯战栗不已。

  一旁围观的众人也吓得噤声,不一会,反应快的人立即见风转舵,将刚刚耻笑与惧怕全数换成赞叹,霎时英雄配美人,才子佳人、天造地设……就连金童玉女种种形容词都出口了……

  唉!世人未免也太现实了吧,难道没人瞧出他们夫妻之间浓厚的感情吗?混在人群中的翩翩不禁摇头叹道。

  既然外表如此重要,那她还要拿回泥娃娃吗?还要将它变回原来的模样吗?

  呵……想起泥娃娃原本的模样,翩翩终于明白泥娃娃会这么丑的原因,原来泥娃娃是这将军的儿子,像父亲……呃,不,应该说比父亲还要丑,更加吓人。

  雷鸣有林心月倾心,但一般人都注重外表,那泥娃娃将采会有人倾心吗?忆起拾起泥娃娃时它身上没有系上红线,看来它并无姻缘,唉!想到泥娃娃很有可能会孤独一人到老死,心情就觉得沉重。

  哎呀!经过她重新雕琢的泥娃娃美艳绝伦,将来肯定比母亲还来得美丽,雕塑过无数个泥娃娃,不知为何,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泥娃娃了。

  算了,还是别狠下心将它变回原本的模样,希望泥娃娃能因美丽的外表,有机会改变孤独一生的命运。

  翩翩不忍让泥娃娃将来遭遇到众人歧视,三思之后打消将它变回原貌的念头,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人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