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逆转光阴惜之我拉着王子的手莫可可恋爱在首尔况颜潜水钟与蝴蝶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言情 > 塑造夫君 > 第九章

  冬末春初的季节,贫瘠的铁山夜晚显得荒凉阴深,雷仲远凭着记忆带着翩翩准备落脚在铁山山脚下的破庙,距离破庙尚有一丈之远,耳力极好的他便清楚听到两名男子的对谈声,声音让雷仲远缓下马儿的脚步停止前进。

  感觉到他肌肉紧绷处于戒备状态,窝在他温暖胸膛的翩翩不禁好奇的探出披风外,“怎么了?是你说的破庙到了吗?”

  “破庙是在前方不远处,但……”虽然已经离开战地,远离唐军管辖范围,但战事尚未正式宜告结束,此时此地应该无人烟才是……

  “哇!有香味耶!”淡淡香味随着冷风飘送而来,法术失灵频频喊饿的翩翩双眼为之一亮,整个人振奋不已显些滑落马背。

  “小心!”雷仲远将她娇弱的身子揽回怀里,以防她禁不起香味的诱惑飞奔而去。

  “可是人家好饿喔……”闻言小脸马上垮下来,忍不住扯着他的衣衫抗议。“鸣,人家真是歹命耶,整个下午才吃了一包干粮,现在真的好饿喔——”

  打战时一包干粮至少可以吃上三天……面对频频喊饿的她,雷仲远真不知该如何回应。

  翩翩的肚子咕噜咕噜作响,加上她可怜兮兮的神情,此时的她仿佛像是三天没进食的小乞儿,又思及此时的天气状况不宜连夜赶路,行事仅慎的雷仲远终于妥协开口,“那你得答应我,进入破庙之后……”

  “哇!真好!可以进去大吃大喝!”话未听完,翩翩便欢天喜地的呼喊。

  雷仲远赶紧捂住她的嘴,但空旷的野外一有呼喊声便格外明显,现在已经惊动破庙里的人。

  “来者何人?”两名大汉闻声迅速冲出破庙外查看。

  魁梧大汉动作迅捷如闪电,一晃眼已来到跟前,此等身手说明来人绝非泛泛之辈,雷仲远心中警铃大作,拥紧怀中的人儿飞离马背,右手紧握云英剑,准备脑战。

  “来者何人?”两名大汉再度异口同声问道。

  望着手握大刀、动作迅捷的两人,雷仲远不禁纳闷为何两人皆面无表情、目光呆滞,模样像极受人操控的傀儡?

  “霄仲远是也!”见雷仲远不应声,急性子的翩翩探出头抢先开口,心想只要报出雷仲远的名号,相信这两名大汉定会像突厥军一样吓得落荒而逃,届时嘿嘿,她的食物便有着落了,哈!

  “不要!”原想低调行事佯装过路旅人,不料翩翩竟报出他的名号,不好的预感直窜脑门,雷仲远全身戒备蓄势待发。

  “雷仲远”三字像一把钥匙,目光呆滞的两人制那间皆变成另一个人似的,目光凌厉,全身上下笼罩着腾腾杀气,大刀直直朝着他们砍过来,雷仲远俐落地闪过两人猛烈的攻击。

  “哇?!”眼前出乎预料的状况,令翩翩惊觉自己又惹了事,吐吐小舌赶紧躲进披风,双手环抱雷仲远,呜,失去法力的她,此时能做的就是当个安安份份的包袱。

  敌方身手不凡,雷仲远抱着翩翩单手应敌,使出的招式迅速凌厉,一心只想赶紧击退敌手以确保翩翩的安全,然而事情出乎他所能掌控之外,连续对打几招下来,惊觉敌手不但能化解他猛烈的攻击,甚至能以相同的招式反击他,仿佛是三个雷仲远在对打。

  腹背受敌又加上要护着她这个大包袱的情况下,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不但让雷仲远无法完全发挥攻击力,更害他陷入危机,忍耐约莫半个时辰,翩翩终于忍不住址着他的衣衫哀求,“仲远!现况对你不利,你还是赶紧放开我,以免让我害了你。”

  生怕她为了不碍着他而脱离他的保护,雷仲远闻言反而将她拥得更紧,“你绝不是累赘,千万别松开手。”

  “我……”见他如此坚决,翩翩不敢再吭声让他分心,只好咬紧牙关继续躲在他的羽翼下。

  躲在披风里紧靠他温暖的胸膛,虽然无法看见他们对打,但外头火拼力竭的声势深深撼动她心头,尤其那声声呼啸而过的剑气更让她胆战心惊,生怕他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还有另一个重点是若再继续这样被抱着晃来晃去,恐怕她会头晕,不过幸庆的是她饿了很久,至少不会呕出来。

  连续苦战多时,单手应敌的雷仲远体力渐失,但眼前武功与他不相上下的两位强敌,却一点疲惫的迹象也没有,攻击力猛烈,行动依旧如鬼魅般迅捷,眼见情况愈来愈不利于他,灵机一动,忽地,雷仲远收起攻势,纵身一跃脱离两人的夹攻,霎时两名大汉皆措手不及,而使出的攻势直击对方的要害。

  但事情一再出乎预料之外,遭受到剑气猛烈攻击的两人却都安然无恙、毫发未伤,雷仲远尚未能松口气,敌手再度直追而来,持续展开攻击,看来敌人不但是受人操纵的傀儡,更是打不倒的鬼魅。

  深知剑式招法无法对付两人,加上敌手频频模仿招式反制他,雷仲远索性收起云英剑,心里盘算想借内力击退对手,至少他深厚的内力并不是模仿就能做到的。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运气击出致命的一击,令人料想不到的是对方不但能巧妙的躲过攻击,竟又空手运用内力反击于他,雷仲远飞岩走壁闪过夹攻,瞥见身后的岩石在一瞬间化成粉末,此景不禁让他瞠目结舌。

  一模一样?!除去外表只论武功招术、内功心法,眼前两名强敌简直是他的化身……诡异的气氛愈来愈浓厚,不祥的感觉盘旋在脑海挥之不去。

  抱着肌肉紧绷,呼吸逐渐急遽的雷仲远,躲在披风下的翩翩亦能感受到他的震惊与不安,想必长时间的战斗她的存在不单造成他极大的负担,更害他陷入绝境,翩翩再次扯着他的手,苦苦哀求,“放开我吧!你若是再继续护着我,你会受伤的。”

  “不!我绝不放手,更不许你挣脱!”感觉翩翩欲松手脱离他的保护,雷仲远即刻将她搂紧。

  “别再管我这个大包袱,否则……”思及他因自己陷入危险,翩翩不禁痛恨自己是个超级会惹事的大累赘。

  “绝不放手,拼死也要护着你!”雷仲远激动低吼,心里不停自责竟然让心爱的人儿处于恐慌,更恨自己不但无法击退敌手,竟又无能带她逃脱困境。

  “我……”斩钉截铁的承诺温暖心窝,翩翩闻盲哽咽得无法言语,埋首在厚实胸膛,滑落脸颊的泪水渗入他的衣衫。

  雷仲远收起攻势护着怀中的她闪躲,心里盘算着倘若对方真是受操控的鬼魅,或许这场战斗能随着旭日到来而结束,且以静制动保留体力,等找出敌方的弱点,届时再使出致命的一击击退敌手也不迟。

  忽然间,感觉空气中流窜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心底不停窜出声音频频干扰他的思绪,“单手应敌根本无法脱离困境,唯有抛开累赘才能求得自保。”脑海里不断重复同样的语言,像在催眠他的意识,深陷苦战的霄仲远依旧不为所动,咬紧牙关拼斗苦撑。

  激战多时,终于天边曙光乍现,两名大汉却依旧活跃,无疲惫的迹象,攻与防竟还是如此完美毫无破绽,而被敌方夹攻又得抗拒内心挣扎的他早已累得筋疲力竭。

  “唯有抛开累赘才能求得自保……才能求得自保……”心智像受人控制似的,紧抱翩翩的手竟不自觉逐渐松开。

  一瞬间,隐隐约约感受到翩翩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即将永远离他而去,七年前失去爱人的痛苦,多年来受困思念的推心之痛再度席卷而来深深刺痛心扉,雷仲远猛然回神即时将翩翩揽回怀里拥紧。

  “可恶!”敌手竟想操控他的心智夺走翩翩。雷仲远惊觉心智恍惚受人操控,毫不犹豫抽出靴子里预藏的匕首,刺进腿部想借皮肉的痛楚保持意志清醒。

  “啊——”当利刃伤及腿部,敌手竟然同时闷声呼痛。

  原以为是疲惫不堪而产生的错觉,但两名大汉行动明显变得迟缓。

  “难道……”突如其来的念头闪过脑海,雷仲远随即又往自己的臂膀划上一刀,使得原本欲朝他攻击的招式,却因自残的举动而停止。

  “难道……要他死,如鬼魅般的敌手才会消失吗?”见敌手皆抚着受伤的手臂暂缓攻击,雷仲远惊愕不已,不敢相信敌人的死穴竟然是他本身!

  “唯有抛开累赘才能求得自保……才能求得自保……”仿佛被逼急了,蕴藏在内心深处欲迷惑他心智的诡异力量,又再度席卷而来,频频诱惑他抛下翩翩。

  曾经失去爱人的痛苦紧紧攫住胸口,沉重得令他无法呼吸,心里的痛楚轻而一举掩盖迷惑神智的声音,此时此刻紧抱翩翩的雷仲远意志十分清楚。

  很显然,敌人的目标是翩翩,而这场战役他毫无胜算可言,全凭意志力继续苦撑拼斗,终究难逃此劫,倘若……趁着他还神智清醒有能力与敌方同归于尽,那么至少翩翩还有逃离的机会……

  翩翩,我说过绝不放手,但拼死也要护着你的我不得不违背承诺,只因我想以自己的性命换取你逃离的机会!雷仲远无奈地在内心嘶喊,紧拥怀中的人儿做最后的告别。

  同归于尽的念头闪过脑海,原本冷冷的空气荡漾刺骨寒风,刹那间,竟变得温暖,早晨的春风带着水莲花清香拂面而来,再仰首时已不见两名彪形大漠的身影,四周景物、身上的伤,所有的一切皆完好如初。

  “呼!”若不是连夜苦战,疲惫不堪的身躯提醒着他,雷仲远还以为自己作了一场梦,静观许久确定安全无忧,他这才敢放松心情席地而坐。

  “你没事吧?”感觉雷仲远紧绷整夜的肌肉终于放松,翩翩终于忍不住探出披风外审视他是否安然无恙。

  望着她瞳眸漾着泪珠,向来洋溢笑意的脸蛋充满无助,雷仲远不禁再度痛恨自己的无能,“我没伤着,对不起,该怪我无能,竟让你担心受怕。”

  “不!都是我惹是生非,是我……我……”我好累哟!话尚未说完,连夜处于胆战心惊的翩翩确定他安然无事后,心情一放松竟沉沉睡着。

  “翩翩?!翩翩?!你怎么了?!”以为她受伤昏厥,雷仲远心急如焚不断喊着,直到打鼾声传出,他才松口气的露出笑意,“真是服了你。”

  当了一整夜的包袱,睡着的翩翩依旧紧紧环抱着他,整个人紧抓住他不放,望着她甜甜的睡相,雷仲远不忍心唤醒她,撑着筋疲力竭的身体拥着她盘坐休息。

  “这一切究竟……”一切虽平静,但行事仅慎的雷仲远依然不敢掉以轻心,思绪不停运转,将事情从头至尾过滤深思,整件事来得突然,结束得令人不解,所有的一切皆让人摸不着头绪。

  当温暖微风再次拂面,这才发觉莲花清香并不是来自翩翩的身上,这代表什么?残留在风中的莲花清香……不禁让他心慌意乱,难道昨夜不合常理的一切,并不是鬼魅作祟,而是“她们”要来带走翩翩?或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试探、一个警告?

  凝望怀中的人儿,纯真的翩翩可是他生命的泉源,思及她随时会离他而去,一颗心恍遭凌虐,痛楚随着血液流窜全身。

  不!他一定要改变命运,让两条平行线有交集相守的机会,抚着悬挂在胸前的封神剑,雷仲远甩去忧伤顿时燃起一线希望。

  在玄冥道长伤害翩翩之后,他便立誓绝不宽恕此人,拼命练武,追查玄冥道长的下落,耗费两年的追缉与布置,终于擒下老贼夺回封神剑,自从无意中发现封神剑能伸缩自如后,便将它带在身上,因为他十分明白这是换回翩翩唯一的筹码。

  封神剑威力强大,能斩魔封神,方才面临死亡未曾想要借助它的力量,只因他怕翩翩因此受到伤害,当然,他也未曾想要以封神剑对付众神,试想,若得杀戳牺牲才能推持这份爱,那么这段情,又有何意义?他只是纯粹想换取相守的机会,如此而已……

  “呵呵。”挥去水池中的影像,注生娘娘满意地笑了,只因雷仲远的表现超出她想像中的好,翩翩这个小妮子有他呵护,她能放千万的心了。

  ***

  夕阳西斜,晚霞嫣红,由于翩翩沉睡不醒,无法急速赶至城中,体贴的雷仲远眼见天色不早,便清理荒废的小木屋准备在此歇息。

  火苗劈哩啪啦作响,烧烤野食的香味阵阵传出,终于唤醒沉睡一天的人儿,翩翩睁开迷蒙的睡眼,懒散的伸展娇躯,“好饿喔!”

  “你可醒了,千呼万唤醒不来,香味才飘出马上就醒了,称你为小贪吃真是贴切。”见她清醒,雷仲远赶紧加柴火。

  “噢,又笑人家。”脸颊嫣红,鼓着圆圆的脸蛋抗议着,翩翩马上咽了咽口水,免得一不小心饿到流口水,司又要被取笑了。

  “再忍耐一下下,等会就可以品尝。”霄仲远掏出手巾递给她。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翩翩发愣一会后,才不甘愿的接过手巾,忍不住噘起红唇嘟嚷,“给我手巾做什么啦?人家才不会饿到流口水哩!”

  “已经……”

  “啥?”闻言,翩翩瞠着晶亮瞳眸凝望着嘴角频频抽搐的雷仲远。

  “你已经流口水了,哈哈!”强烈的笑意再也压抑不住,雷仲远忍不住捧腹大笑。

  “我?啊——不可以笑,不可以笑我啦!”轻拭下巴,翩翩这才知道自己又出糗。

  星儿淡淡,月儿弯弯,夜晚的凉风徐徐吹来,温柔的微风拂过脸颊,吹得刚刚吃饱喝足的人儿昏昏欲睡,翩翩硬撑着沉重的眼皮忍住睡意,但瞌睡虫终究还是战胜一切,娇躯支撑不住,摇摇晃动频频往后倒。

  雷仲远从溪边取水回来见此情形随即闪到她身后,让她能依附在他怀里歇息,放下水袋,拿出披风盖在她身上以防受凉,翩翩挪动身躯以最舒服的姿势依靠在他身上,甜美的睡脸宛如小婴儿天真单纯,不时露出满足的笑意,唇畔边的小梨涡跟着若隐若现。

  凝望着她甜美的睡相,他内心充满幸福的感觉,雷仲远情不自禁地俯身窃取芳香,怀里的人儿依旧睡得香甜,看来不到天亮她是不会醒来,修长的手指忍不住轻捏她的巧鼻笑道:“小瞌睡虫你又破纪录了。”

  溪水距离此地只不过十步之远,他才取个水回来,小瞳睡虫竟然就去会周公,呵,他的小爱人八成是属猪,否则怎会吃饱立刻就呼呼大睡呢?

  怀里的人儿不时在他身上磨赠,惹得他浑身发热欲望不时蠢蠢欲动,雷仲远不禁蹙眉,看来今夜又难以入睡了,强压下心中的欲望,硬是将翩翩点燃的欲火给熄灭。

  抬头望着满天星辰,此时已是秋天,铁山至京城也只不过两个月的行程,他与翩翩竟花了半年的时间才到京城近郊,若不是他频频催促她赶路,恐怕以她游山玩水的龟速,花上几年的时间依旧到不了京城。

  早在半年前他就写家书请爹娘安排婚礼,想不到这一拖竟让老人家等上半年的时间,又想到热闹非凡的京城,他不免担心翩翩会花上好几天的时间才能从京城走进府邸,这怎么成啊?不!他无法再等下去,明日一早趁着翩翩刚睡醒迷糊之际,飞身回到府邸这才是上策。

  “吓!”翩翩猛然睁开双眼,梦境将睡意震到九霄云外。

  “你怎么了?”雷仲远轻轻拭去她额上的汗珠。

  “怎么办?怎么办?”小脸布满慌乱的神色,双手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般,想起自己闯下的祸非同小可,翩翩慌得语意不清。

  “是不是作恶梦?有我在,你别怕。”将她拥人怀里,雷仲远轻拍她的背部,安抚受惊吓的翩翩。

  “呜,这回连你也护不了我。”将脸埋进他的胸膛里,她好希望能就此躲一辈子。

  “有如此严重?你不快说,那我如何帮你解决问题?”她的世界如此单纯,能让她慌乱害怕的事情屈指可数,雷仲远已料到她担忧的是何事。

  “封神剑,娘娘请你取回封神剑让我送返天界啊!我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完了、完了……”若不是被梦中的封神剑给吓醒,恐怕再经过一年半载后,她仍是想不起来娘娘交付给她的这项重要任务。

  都怪自己贪玩沉溺于千山万水中,流连雷仲远的温柔多情,满脑子全是红尘俗事,竟将任务忘得一干二净,怎么会这样?以往她再怎么迷糊也未曾如此荒诞。

  “小迷糊,那注生娘娘可曾交代过你得在七七四十九天内回云霞岭?”更不容易啊!小迷糊只经过半年的时间就想起此事,比他预料的还早,雷仲远忍住笑意故意问。

  “啊——”翩翩闻言瞠目结舌双手抚着脸颊,樱桃小嘴连连撑大。

  见她慌乱不已仿佛热锅上的蚂蚁,雷仲远拉住她以防她惶恐不安抱头逃窜,“翩翩,你已经不用再回天界了,因为……”

  “是啊!我犯下如此大的过失,当然不用再回天界了,因为我一定被娘娘给驱逐,呜……”小脸垮下,心中五味杂陈,说不清是喜或是悲,翩翩索性选择哭诉来表达心中的不安。

  “哇……哇……”她的五官皱在一起,心慌落泪的翩翩嚎啕大哭的模样就如同刚出生的小婴儿。

  “你放心,封神剑早已经送返天界。”不想被泪水给俺没,雷仲远抬起她的脸慎重说道。

  半年前他在和“化身”激战一夜后,累得不成人形只好与翩翩落脚在破庙,当晚月下老人忽然现身在他身前,满脸皱纹、雪白胡须长及胸前的老家伙动作十分迅速伶俐,尤其是那张嘴,说话的速度快得吓人。

  月下老人一口气将翩翩元神受创与莲花躯壳的事详细说明后,摊开姻缘簿写下他与翩翩的名字,恳求……不,是哀求道:“我付予你们千世的姻缘,小迷糊生生世世就托付与你,封神剑我这就送回天界。”

  从头至尾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甚至开口哼一声,月下老人来去皆是一阵风,仿佛不曾出现过一般,若不是挂在胸前的封神剑消失,他还以为这只是一场梦境而已。

  “我怎么放得下心?哇……呃……你刚刚说什么?封神剑已经送返天界?!”翩翩惊叫问道。

  翩翩变脸的功夫高人一等,望着欣喜灿烂的笑容,霄仲远轻捏她的俏鼻笑道:“你啊!真像个孩子。”

  “别只顾捏人家的鼻子,快说你怎么知道封神剑已经送返天界了?”皱皱快被捏扁的鼻子,翩翩紧握着他的手确保鼻子的安全。

  “月下老人早在半年前就已经从我的手中取回封神剑送返天界。”故意只用一句话将整件事情轻描淡写带过,霄仲远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贼笑。

  “什么?半年前?月下老人?从你的手中?!快把这事详细说明。”好奇心极重的她哪禁得起别人卖关于,她急得几乎跳脚。

  她心急的模样十分可爱,雷仲远伸伸懒腰结束话题故意逗弄她,“详细说明?我刚刚就已经说得很详细,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

  “没有将事情详细说明之前我不许你睡。”翩翩双手叉腰,鼓起脸颊、噘起红唇,以最生气的模样命令他。

  “我……好……困……”雷仲远揉揉睡意渐深的眼皮,懒懒地开口,语未毕,颀长的身躯便倒地装睡。

  “雷、仲、远,快起来,我不许你睡!”翩翩赶紧扑向前,双手食指撑开他的眼皮娇怒。

  “哈……哈……”小妮子不许他睡的方法,竟是直接用手撑开他的眼皮,雷仲远无法继续装睡,立即爆笑出声。

  “噢!原来你在要人家。”粉拳不甘心地落在他的胸口抗议。

  “你生气的模样如此可爱,当然得把握机会逗弄喽!”俯身轻啄红润的小脸,雷仲远终于停止大笑。

  “如果没有满足我的好奇心,不许亲我!”被偷香后,翩翩双手贴着脸颊娇怒威胁他。

  “你这里忘了遮住。”俯身吻住红唇,再次偷香成功的雷仲远笑得更贼。

  翩翩又羞又怒的喊道:“我……我不会让你再得逞的。”

  捂着红唇顾不到脸颊,遮住脸蛋又赞不到樱唇,不停遮掩后,翩翩索性将脸埋在膝盖,但额际——

  “你……你……啊!气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