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环绕月球儒勒·凡尔纳英儿顾城恶婢明星诱人小女巫楼采凝甜蜜近邻美娜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太阳黑点 > 第四章 天赐良缘

  1

  仰天堂工作告一段落后,浅见的身边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那一天浅见是晚上九点左右回家的,他发现自己家里的灯开着。自己不在家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人来的,因此浅见以为是早上出门时忘了关灯。可当他站到门前时,总觉得屋里有人。

  浅见警惕地打开了门。只见厨房里站着一个女人,那人正在不停地忙着做饭。这女子身材苗条,一头长发。

  “啊,你回来啦!”

  女子察觉有人便回过头来。她的年纪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是位眉清目秀的现代女性。她的表情全都凝聚在那对细长而清秀的眼睛上,给人以一种魅力,仿佛轻轻一碰就要射穿什么似的。然而,她的浑身上下就像被雾霭所笼罩似地充满着谜一般的气氛。

  但是,浅见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

  “精次先生,对不起!这些日子我没在你身边。”女人毫不害羞地说道。

  “我不是你的精次,我叫隆司,是浅见隆司。你大概把我跟什么人弄错了吧。你是怎样进到这个屋里来的?”

  浅见犯愁了。今天早上的确是锁上门后才离家的。由于这个公寓里没有管理员,即使这个女人把浅见的房间跟她那个浅见弄错了的话,那么自己不在家时,她也是无法进入到房间里面来的。

  “是钥匙吗?你不是给过我一把吗?别谈这个,大概是你肚子饿了吧?洗澡水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女人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从厨房往客厅走来,同浅见撞了个满怀。

  “是你!”

  女人似乎终于发觉自己搞错了人。

  “唉呀,我该怎么办呢?因为不管是声音还是模样都是那样像,所以我才会把人搞错了。”

  女人困惑地站住不动了。她想用双手遮住面颊掩饰表情的变化,这情形足以表示她有多难为情。

  “你到底是谁呀?”

  由于一位年轻的女人突然闯进自己的房间里来,所以浅见不知道如何应付是好。

  “我叫羽石记代子。真是太对不起了,你不在家时我跑了进来。虽然我也注意到房间里的模样有点不一样,但一想自己好久没来了,所以就……。天哪,我该怎么办呢?”

  不光是搞错了人,而且还是跑进了一个男人的屋子里,甚至还到厨房里去做菜。

  “你好像有这个屋子的钥匙,不知是从哪儿搞到的。”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竟然有自己屋子的钥匙,这真让人心里不快。

  “是精次先生给我的。”

  “你那个精次先生是谁呢?”

  “他就是以前往在这个屋子里的人。”

  这样一来,事情隐隐约约地有了眉目。这个女人从以前住在这屋子里的人那得到了一把钥匙,加之屋子外面没有写名牌,所以她以为里面还是住着同样的人,于是就闯了进来。纵然那样,这也让人觉得太唐突了。她跟精次这个人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关系,可她又好像不太愿意讲。

  “我再次为自己的冒失行为向你道歉,请你原谅!”

  这个女子坐如针毡似地就要匆忙离开这个屋子。她身穿高档衣服,佩戴着高级饰件,这些饰件虽华贵却又不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一切都让人感到上流社会的气氛和都市人所特有的精明。

  “嗳,你等等!”

  浅见举手挡住了正准备离开这儿的女人。

  “我叫浅见隆司,要是你没有什么急事的话,我想请你一起吃饭,这可是你特意做的。”

  浅见被这由天而降的大美人激起了某种兴趣。自离婚以来,他的生活中还没有女人闯入过。即使偶尔有性冲动,自己又懒得去寻找同女人之间的那种机会,所以他不光是精神上,而且肉体上也还一直保持着一种干净。

  正因为这样,他缺少的不是女人,而是女人的这种气息。他不由产生了一种想法,不能让这个好不容易才闯进自己生活中来的大美人给溜走了。碰到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最为不失礼仪的做法是“请客吃饭”,而这时的浅见正处于这个地位。

  “好啊,不过……”

  女人虽然在犹豫不决,但还是很有希望的。说穿了她这样做就是要让浅见比常人更积极。

  “请你留下来,你原本是准备同精次先生一起吃饭才做饭的嘛,要是让我一个人给吃了的话,那也太不近人情了。”

  “那么就承蒙你的盛情邀请了。”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陷入了面对面吃饭的窘态。

  与在餐馆吃饭不同的是,这是在家里同一个女人一起吃她亲手做的菜。虽说这是刚刚相遇不久的两个人,却给人以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很久以前就在这儿一起生活似的。此外,女人做的是家庭料理,好像她事先已经掌握了浅见的爱好。吃饭可以迅速让一对不相识的男女亲密起来,其程度仅次于上床睡觉。

  吃饭的时候,她写到她的名字叫“羽田记代子”,还断断续续地说到她以前曾当过办事员。她那说话的模样,就像是在挖掘那已经淡薄了的记忆。因而使得她那谜一般的从前生活愈发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吃完饭两个人必须分手了。就浅见而言,没有理由再继续挽留记代子了,可是他已经越来越离不开记代子了。

  “今晚你到精次先生那儿去吗?”

  浅见犹兴未尽地问道。

  “不去。因为我不知道他从这儿搬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精次先生跟你是什么样的关系,他居然把钥匙都交给了你,却不告诉你搬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未免也太不诚恳了。”

  “我想他大概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你今晚是准备住在精次先生这儿来的吧。”

  一个女人从男人处得到了配制的钥匙,而且那男人不在家时又为他准备了晚饭,那么也就大致能推测出晚上的进展了。

  “是的。不过……”

  记代子的脸微微泛红了。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没有必要把自己的隐私去告诉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要是那样的话……”浅见单刀直入了,一点也不犹豫。

  “今晚你就住在这儿吧。铺盖不成问题。刚认识就这样说,虽然不太礼貌,不过你相信我的话,就请住下吧。”

  “不过,这也太那个了哟。”

  记代子并没有断然拒绝,这反而让浅见更坚定了自己的意愿。虽然一点也不了解这女人的身世,但女人只要年轻漂亮就足以让男人信赖了。凭自己的直感,浅见觉得这女人今晚无处可去。在浅见一再劝说下,记代子终于点头同意了。

  浅见让记代子睡在六张铺席大的房间里,而自己则睡在厨房的地板上,记代子非常过意不去,说咱们睡在一个房间里也没有关系,而此时浅见决定要显示自己的绅士风度。

  夜晚过去了,平安无事地到了天亮。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可就凭跟一个女人睡在一个屋檐下,就足以让房子里的气氛发生变化了。迄今为止,这儿只是回来睡觉用的斗室,可是由于记代子的存在而变成了一个家,而且是充满着安详和温馨气息的家。

  不,有一样东西甚至超过了家,那就是期待而带来的艳丽。

  浅见被浓郁的酱汤香味弄得无法再睡了。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种味道了。

  离了婚的美知子专爱吃西餐,所以早上不是咖啡就是肉汤。浅见偶尔提出要喝酱汤的话,那汤上面也总是漂浮着耀眼的猪油花。

  现在漂浮到浅见枕头边来的却是那种几乎已忘却了的家乡风味的酱汤味。

  早晨的梳洗化妆已经完毕。记代子正站在那儿勤快地忙碌着。

  “啊,你醒了。”

  记代子注意到浅见的动静后转过身来。晨曦下看上去她已不同于昨天晚上了,显得气质清秀。

  “好吵闹吧。真过意不去,因为我让你睡在了地板上。”

  “哪里,哪里,没什么。正好也快到我该起来的时候了。”

  “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早饭。”

  第二次面对面地吃完饭,终于到了必须要分手的时候了。

  “昨天夜里真是太感谢你了。承蒙你的好意相劝,我也就厚着脸住在了这儿,这也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记代子伸了一下舌尖,侧面看去那清秀面庞上又增添了几分淘气。

  “瞧你说的。托你的福,我已经很久没有沉浸在家庭气氛中了。要是你觉得方便,我真想让你就这样留在这儿。”

  浅见道出了心里话。羽田记代子除了具有女人的魅力之外,她身上还笼罩着谜一般的氛围。谜这东西本来就是构成一个女人魅力的重要因素。她之所以会具有这种氛围,大概是因为来自于她没有说出来的那事情吧。除了姓名之外,浅见还不知道她的地址、职业、经历。并不是说她隐瞒,浅见觉得她的记忆本身就笼罩着雾霭。而这最终又让她整个人都置于迷雾之中。

  正因为是死拖活拉地劝她留过一宿的缘故,没有能很好地打听,所以浅见希望进一步了解她的身世。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缘分吧。要是方便的话,我能问一下你的住址和工作单位吗?”

  浅见觉得要是就这样分手,在茫茫的都市人海中是无法再次相见的。即使没有机会再次见面,那么至少也要把联系的线索弄到手。

  “这个嘛……”

  记代子神情困惑地说道。

  “要是麻烦,那就算了吧。”

  “哪里,麻烦倒是不麻烦,只是……”

  在她语塞的背后,似乎有什么难言之情。那儿隐藏着她不愿让其他人所知道的秘密。

  “那我们就这样吧,这个屋子的钥匙你就拿着。只要你高兴,欢迎你随时来玩。我不在家时你也别客气,进来就是了。要是还能像昨天晚上那样为我做晚饭的话,那就再好也没有了。”

  “就让我这样吧。”

  记代子露出了获救般的神情,这番话未必全是外交辞令,而让人觉得这话是真诚的。

  2

  浅见眷念不舍地同记代子分手了。这样好的女人闯进自己家里来,碰也没碰就给她“解放”了,即使被人怀疑是否有资格做一个男人,那也是不得已的。浅见明白,在自己的人生不会第二次再出现这样的机会了。

  男人和女人之间需要的是兴致。在初次相逢时即使有了机遇而缺乏兴致的话,依然还是不能结合的。虽然浅见得到了这样绝好的机会,他却缺乏这种兴致。这种兴致应该是由男人来创造的。说不定记代子现在正嘲笑自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

  自己是否应该马上追上去向她打听地址呢?这样做的话,虽然可能性很小,但还能维持同她的联系。

  但是,在浅见这样反复思索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

  这一天浅见就像病后初愈虚脱似的,就连星野、川濑都以为他身体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种让一条大鱼逃走后的遗憾心情会越来越强烈,那鱼的模样和感人之处怎么也无法从眼前驱走。纵然把这种事情讲给星野他们听,他们也未必会相信吧。浅见完全被羽石记代子的模样给迷住了。

  寻回了那忘却已久的家庭的温馨之后,就不再愿意到那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去了。浅见已经好久没这样了,这天晚上他在新宿后面的一家酒馆里喝了酒,而且一直喝到十一点左右才回家,他屋子里的灯又亮在那儿。

  难道这是真的吗?浅见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他不认为会连续两天发生昨晚的事情。但经过一再确认之后,证实那肯定是自己的屋子。

  浅见战战兢兢地打开门后,迎接他的是里面传来的一个熟悉声音:“你回来啦。”

  “是你,记代子!”浅见不相信似地站在那儿不动了。

  “我又来打扰了,因为我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记代子面带羞怯地笑着对浅见说。从这天夜里起,记代子就住在浅见的房间里了。这是一种奇妙的“同居”。虽说是同居,可互相间却没有表示什么意思,暂时还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

  自己的身心曾为放走一条大鱼那样而感到过烦恼,可是当这条大鱼回来时,浅见怎么也无法对这条大鱼作进攻。难道说是一开始就丧失了这种兴致吗?

  “我知道你不希望人家向你打听从前的事情,但有件事一定要向你打听一下。”

  开始同居了几天之后,浅见再次对记代子说道。她表情依然是那样冷漠。她果然有什么秘密。

  “你第一次上这儿来是因为把我家同那个叫精次的男人的住所弄错了。第二次你回到这儿来时又说无处可去了。能同你这样的女性一起生活,这确实让我感到高兴。难道你是准备把我作为精次的替身吗?尽管你人在我家,却实际将这儿当作精次的家?”

  浅见注视着记代子眼睛深处的变化。

  “决不会有这种事。起先我确实是把你跟精次弄错了,但现在我是跟你在一起。这一点还请你相信。”

  “那个精次是你的什么人?”

  “对不起。要是我说了,肯定会给你带来麻烦。再说我本人对自己的记忆也有朦胧不清的地方。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要是拨去这些雾霭,似乎那可怕的过去又将重现,所以我尽量回避那样做。精次先生的全名为小谷精次。只有这位精次先生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我的记忆至今依然布满着雾霭。我之所以会隐隐约约地记住这个地方,原因也在于此。说实话,我很害怕到外面去。我带着钱,所以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眼下我还能住在这儿吗。”

  尽管她说记忆模糊了,不过看上去并没有将从前的生活全部忘了。莫非她是因为不愿意被人详细了解自己的生活才这样说的。

  关于小谷精次,还是有办法了解到的。只要将以前在浅见这个屋子里住过的人逐一查一下,就会找到那个人。既然在这个屋子里住过一段时间的话,那么肯定会在这周围留下生活的痕迹。将这些收集起来,就能构成小谷精次这个人的形象,说不定还能追踪到他现在的下落。而且,还能从小谷的周围追溯到羽石记代子的过去。

  总之,只要能跟记代子这样的女人同居,不论是朦胧的过去,还是暧昧的现在,这些都没有关系。

  3

  浅见决定弄清小谷精次的真面目。这个公寓的房东叫藤岛半次郎,由于他家祖祖辈辈都在本地经营蔬菜生意,所以人们都叫他“菜老板”,公寓也被人们称之为“菜公馆”。

  从菜老板那儿得知小谷精次在这儿住了约两年半时间,是浅见前面再前面的房客。

  “你知道小谷先生现在的地址吗?”

  “唉呀,我没有问他搬到什么地方哟。可是,你为什么要打听这个呢?”

  菜老板闪烁着一双刻薄的眍o眼。他现在已经不再干祖传的卖菜行当了,就靠公寓的租金过着悠闲的日子。

  “寄给小谷先生的东西送到我这儿来了,好像人家还以为他住在老地方。”

  “是这么回事啊,那你把它退回去不就行了吗?”

  “可是上面又没有写寄件人的地址。”

  “这可就没有办法。你能到他公司去问一下吗?”

  “小谷先生的公司在哪儿呢?”

  浅见不禁舒展了眉头。因为了解到公司的话,就会打听到下落。

  “是八幡朱印。”

  “八幡朱印!”

  真没想到菜老板说出来的竟是仇敌的名字,所以浅见大声叫道。

  “这可是一家大名鼎鼎的公司。你一定也听说过吧。你住的那间屋子曾一度被八幡朱印公司作为公司宿舍借用过。他们来借的时候,说是因为公司的宿舍已经住满了,所以就借用民间的公房或公寓作为临时宿舍供那些无法入宿者居住。”

  “那么,小谷先生是八幡朱印的人-?”

  “不是公司的人能住到公司宿舍里来吗?”

  “那么,房租也是八幡朱印付的吗?”

  “每月都寄到银行账号上。小谷先生搬走时,八幡朱印就解除了合同,说是公司的宿舍空了出来,所以不需要再继续租借了。”

  “八幡朱印方面负责这件事的人是谁呢?”

  “唉呀,我怎么能把名字都一一给记住呢?不过他说是福利科的。”

  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小谷先生年纪大约多少?”

  浅见改变了问题的锋芒所向。旨在积累一些有关小谷的情况。

  “三十不到一点吧,因为合同上没有写年龄。”

  “他还没有结婚吗?”

  “说是说一个人。”

  “有女人来找他吗?”

  “我们这儿规定对入居者的个人隐私不予打听,所以我们连管理员都没有配备。”

  其实他大概是不舍得给管理员再弄一间屋子吧。

  “小谷先生住在这儿时的那些房客现在还有谁在吗?”

  浅见认为与小谷同时住在这儿的那些房客或许对他的生活有所了解。

  “我们的公寓周转很快,一般是两年一轮。那时住在这儿的人已经没有了吧。”

  从房东那儿了解到的情况就这些。浅见根据从房东那儿听到的那些情况,立即向八幡朱印总务部福利科进行了查询。然而八幡方面的回答是,既没有租借过菜公馆作为公司的宿舍,而且也没有小谷精次这个员工。

  浅见一口咬定不可能有这种事,并说自己已经在菜公馆房东那儿确认过。对方爱理不理地回答说,那么不是房东搞错了,就是有一个叫小谷的人盗用八幡公司的名义租借了房子。

  八幡朱印企图掩盖租借菜公馆作为公司宿舍的这一事实。可这是为了什么呢?浅见的心头涌上了疑惑的谜团。

  4

  小谷精次曾先于浅见在这个屋子居住过,这让浅见消除了心头原先对记代子的那些怀疑。浅见本来以为小谷在这间屋里留下了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而记代子正是为了隐瞒这点才编造借口上这儿来取这些东西的。

  如果浅见是紧挨着小谷之后住进来的话,这一怀疑或许还能成立。但是在这一期间还夹杂着另外一个房客,所以不能保证在浅见住进来之前没被人发现。

  要不就是在那期间也曾来寻找过,却没有能找到。所以浅见搬进来之后又来寻找了。不,要是这样做的话,那么应该在那人搬出去之后,记代子本人可以住进来慢慢加以寻找。

  那么解释应该依然还是为记代子是受小谷精次之托上这儿来的。是不是可以认为她和八幡也有什么关系呢?据说记代子以前作过女职员,可她却说工作单位忘记了。这大概也是因为不想说的缘故吧。

  不能认为记代子是因为知道浅见同八幡之间的恩恩怨怨才上这儿来的。假如她知道也就没有必要来接近浅见了,因此这可以看作是偶然。

  记代子身上除了带着三十万日元外,还有一些饰件。诸如项链、钻戒,耳环之类的东西,看上去全是些昂贵的东西。浅见对这方面的东西不感兴趣,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价钱。然而,她身上没有一件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

  即使这样,跟一个对以前完全失去记忆的女人同居一室,这本身就具有游离现实的色彩。记代子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女人,尽管眼下充满着神秘的雾霭,但命运注定总有一天她会回到那个世界去的。正因为这样,尽管是同一个最富有魅力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但这里并不包括性欲。浅见不是没有这种欲望,而是担心以记代子为性行为对象的那瞬间自己会被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

  记代子除了去买一些日用品外,差不多都呆在家里。她害怕到外面去。

  记代子一天到晚就这样等待着浅见回来。此外她还研究浅见生活中的所有好恶,以期让浅见能生活得舒服,哪怕是一点儿也行,并为此在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这甚至有点让人觉得过意不去。记代子生活着眼点现在全放在浅见的身上。

  前任的妻子是决不会这样献身的。正因为浅见从未对女人这样奢望过,所以反而感到不知所措。

  浅见开始乐于回家了。休息的日子几乎不出门,就跟记代子两个在家呆着。纵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话题也决不会感到厌恶。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是幸福,仿佛置身于轻盈的云霭之中似的。

  浅见预感到了一种不详。他觉得这种幸福不会永远这样持续下去,总有一天会消失的。而且,这不会是那么遥远的事。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浅见觉得同记代子一起的生活格外珍贵。

  同居了半个多月后,浅见同记代子非常自然地结合了。在那之前两个人就已经睡在同一个房间了。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狭小房间里,虽然没有身体上的接触,可两个人的气氛也还是很和谐的。由于浅见只有两个屋子,分开睡反而显得不自然。

  “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

  两个人睡在同一个屋子里后,一次记代子突然嘟哝道。

  “谁说过你没有魅力?”

  “要是我还有一点女人的魅力,你就睡到我身边来!”记代子绯红着脸说。

  “睡到你身边?真的可以过来吗?”浅见不相信似地反问道。

  “你就别再让我丢人现眼了吧。”

  记代子用被褥的角落遮住了脸。浅见到这时才发觉,最大的不自然莫过于一对男女在同一个屋子里睡了几个夜晚,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记代子不是其他世界的女人,她是一个属于这个世界的普通女人。是自己任意地将她偶像化了,将她供奉在神坛上,可她本人却受不了。

  浅见自以为是的觉悟了,他猛然醒悟到自己是一个男人。醒悟之后,便是离婚之后的积压。一经开了窍之后便不可收拾了,一切都是那样顺利。

  仙女变成了人间的凡女。但背后依然拖拽着神秘的阴影。她那不愿论及的过去,就像影子似地始终伴随在她的身边。虽然不知道她是真的忘记了呢,还是故意想要忘却。但过去对她来说是一个禁忌。

  倘若是病理上的记忆力消失,那还是需要适当治疗的,可浅见对劝记代子去进行治疗一事还是很担心的。要是治疗后恢复了对往事的记忆,并因此而将两个人分开的话,那么还是不要多此一举为好。即使疮痂下面是原因不明的病灶,只要你不揭去疮痂,便不会流血。

  眼下的幸福哪怕是建立在疮痂之上的,浅见也不愿意失去它。但不远的将来这个伤口肯定会开裂,自己必须要同这一流血作斗争。虽然浅见被这一恐惧吓得发抖,但他还是想用脆弱的锁链捆住仙女,让她继续留在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