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风流狂女的复仇西村寿行七秒爱情白双好兔爱吃窝边草樱花枭起青壤尾鱼

返回顶部

悦阅书阁 > 推理 > 太阳黑点 > 第八章 暗号

  1

  浅见马上把联络用的红手帕挂到窗上。目形三吉一小时后来联系了。

  “好像你们终于认可我捡来的那份清单了。”

  目形一开口就说道。浅见将今天公司商量的情况讲了一遍,当说到需要源见和平川的笔迹时,目形窃窃地笑了起来。

  “说到底,是因为小偷弄来的东西,所以大家听了之后还存有戒心吧。如果你们始终都不信任我的话,不论弄多少笔迹来又管什么用呢?”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说不定我会模仿清单上的笔迹写个什么玩意送给你们哟。要不然,我拿一个与此无关人的笔迹给你们送去,那么事情不就到此结束了吗?”

  “因为是你主动提出建立共同战线的,所以我认为你不会做这种事情。”

  “这么说来,我已经获得你们的信任。”

  “要是不信任,这种事也不会托你了。”

  “好嘞,即使为了顾全我小鼯鼠的名声,我也会尽快将他们俩写的东西弄到手。”

  “你不要勉强,有的是时间。因为对手毕竟是对手,所以要干得稳妥。”

  三天后的晚上,目形三吉来到了浅见家。

  “已经弄到手了吗?”

  浅见吓了一跳。由于对方是机密管理体制健全的商社,所以浅见认为纵然是小鼯鼠也不见得能像上次在公寓那样闯荡吧。

  “这对我来讲,已经算是时间长的了。虽说地方大、戒备森严,但正因为这样漏洞也就越多。再说,笔记也不是什么机密。我收买了大楼物业管理公司的清洁女工,把源见房间里的垃圾全买了下来。机密文件全用碎纸机切碎了,但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和信件之类的废纸,就原封不动地作为垃圾丢弃了。平川的笔记则是从档案宗卷抽取了一份。”

  浅见把目形递过来的几张笔记跟那份清单作了比较,用不着等待专门的笔记鉴定报告,也能明白它们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怎么样?有点用处吗?”目形盯着看。

  “真让人吃惊不小,这份清单肯定是真的。”

  当浅见用大拇指和食指形成一个圆形示意可以之后,目形开始笑着说话了,尽管他的五官堆在脸上显得那样不匀称。

  “这么说我捡来的清单能派上用处啦,今天我把清单的原件也带来了。”

  “那么你也相信我了吗?”

  “我一开始就是相信你的嘛。因为没有你的参与,下面的戏就没有办法唱了。”

  “终于能够以此作为武器杀向八幡朱印商社了。今后还有许多事情必须要请你来干哟。”

  “只要有事,尽管吩咐。我这个人吧,可喜欢干这种事了。要是小鼯鼠揭露了上层社会的坏事,那么这肯定要作为昭和史上的义贼而垂名史册。”

  目形三吉的情绪显得非常激昂,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将在同那些政要和八幡朱印商社的战斗中担任一个角色。

  “希望你眼下不要再干那些小偷小摸的玩意,要是因为你的被捕而让人知道清单的来龙去脉,我们也会受牵连的。”

  “即使被人抓到的话,我也不会供出这种事情的。因为警察并不知道我从平川的拖鞋里找到清单一事。只要我保持沉默,不会有什么事的。话说回来,先生看到了那份清单之后,我对自己所干的鸡鸣狗盗的事情已经厌恶了。既然要做坏事,就必须要做那样的事。从美国收受贿赂不是挺帅的嘛。洛克希德、格拉曼以及这次的美国南方飞机公司,太平洋战争期间这些全是敌机哟。当我还是小学生时,在疏散地曾受到过格拉曼飞机上的机枪扫射。那时候真令人恐怖。我猜想现在的政治家们大概是在用贿赂来替代那时结下的怨恨吧。”

  “我们只是想从他们所收受的贿赂中挤个零头,那也挺威风的哟,而且决不亚于他们。”

  “说得对。不能再干那种鸡鸣狗盗之类的事情了。那么你打算从源见下手吗?”

  “不,在此之前得先把杀害平川的凶手给找出来。现在高松正在调查此事,大概很快就会找出狐狸尾巴的吧。”

  浅见将源见同平川公寓里的住户的可疑之处告诉了目形,听了之后他拍着双膝说道。

  “到底是我所看中的浅见啊,分析问题的方法就是不一样嘛。既然我无法逃脱,那么凶手也应该同样无法脱身的。我一个劲地只想着自己怎样逃跑,却没有想到这上面。浅见,你是福尔摩斯!”

  “既然说到上面了,难道不是福尔摩斯吗?”

  由于目形经常讲出一些蹊跷的词句来,所以浅见苦笑了。与此同时,浅见在揣摩着——莫非目形他把我浅见以大-商社为据点比作为“威尼斯商人”的金币?——想到这儿,浅见的脸色绷紧了,苦笑也不见了。

  “你太太还没有什么消息吗?”

  目形环视了一下屋内,里面依然是那样毫无生机。

  “她还没有什么消息,所以正担心着呢。”

  “就连赎金之类的要求也没有吗?”

  “没有。”

  “鉴于咱们已结成了共同战线,所以我想向你打听一下。要是不方便,不说也行。你太太说那钻戒不是她的,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上有些蹊跷之处。”

  目形悄悄地展开了盘问。于是浅见决定把记代子和自己跟八幡朱印商社的关系全部告诉目形。

  “原来还掺和着这等事情啊。谢谢你能对我这样的人开诚布公。”

  浅见和盘托出了自己个人隐私,所以目形好像很激动。

  “是因为这样,你才同八幡朱印商社结下了恩恩怨怨的。我总觉得抢走记代子的人也来自八幡朱印商社这条线。”

  “至少绑架的人知道你太太是钻戒的主人。”

  目形虽然被告知他们俩不是夫妻关系,可他仍将记代子称为浅见的妻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

  “在这件事情上我也负有责任。只要我不将你太太的钻戒拿走并失落在水箱里,那些人就不会发现你太太在什么地方的。”

  “不能说完全是你的责任。那个叫小谷精次的人以前曾在这屋子住过,他跟记代子好像有什么关系,所以迟早会被他找到的。或许我只是小谷的替身,一旦货真价实的小谷来接记代子,于是她就匆忙跟小谷离开了这儿。”

  浅见痛苦不堪地回想起当时就此事询问记代子时的情形,因为当时记代子曾说过她是在跟浅见一起生活,而决不是小谷的替身。

  “既然绑架你太太的人来自八幡这条线,那么你太太的钻戒大概也来自八幡这一条线。”

  目形三吉的眼睛开始亮了起来。

  “钻戒来自八幡这一条线?”

  “说你太太跟八幡朱印商社有什么关系,难免有失礼之处。但是凭借一个女办事员的工资是买不起价值两千三百万日元钻戒的。肯定有人出钱供你太太花,钻戒就是那个人给你太太的礼物。”

  “原来出钱给记代子花的人同八幡朱印商社有关啊。”

  “而且能随手赠送两千三百万日元钻戒的人肯定是一个大人物。结果像源见这样的庞然大物就浮现出来了。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巧合。”

  “不,还不能完全这样说。送给情人的钻戒却落在了自己部下尸体的身旁,大概首先会怀疑是不是记代子转赠给平川的呢,再说一起找到的还有我的钱包,所以肯定会注意到我的身边来。从而发现了记代子。如果是从钻戒这条路找到我的,那么只能是平川的顶头上司源见,因为他同这件事关系最密切。如果源见是记代子的赞助人,那么他是沿着平川尸体这条线索迅速找到记代子身边的。”

  “这下子源见的疑点就越来越大了。我去调查钻戒的来龙去脉吧。”

  “这能行吗?”

  “嘿嘿,常言道:‘各有各的门路’。这种昂贵的钻戒一般是有‘户籍’的。我去找找这方面的朋友。”

  目形说出了一句稀奇古怪的歇后语。

  2

  高松恭平送来了第一批消息。

  “我知道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大家根据高松的模样,意识到已经取得了什么收获。”

  高松面带笑容,那神情就像故意是在让大家思索似的。

  “那幢公寓里住着三十二户人家,由于最高价格为四千万日元,所以大多是些公司干部、医生和律师。当然也有人像平川那样用作别墅的,其中有一名叫诸田泉的女子住在三○五号房间。此人分别在银座和六本木经营酒吧,酒吧的名字叫‘黑檀’。当我对这个女人进行调查时,竟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家伙。”

  “你是说她的背后有男人吗?”川濑插话问道。

  “没错。那家伙可不是无名鼠辈。此人叫三原静雄,怎么样,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三个人面面相观,可一下子又不能想起来。

  “要是说他跟师冈国尊有关,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吗?”

  “跟师冈国尊有关?对了,在师冈的第一秘书中不是有个人就叫这个名字的嘛。”

  大津露出了回想起来的神情。

  “你回答得完全正确,就是那个三原!虽说‘黑檀’酒吧名义上是诸田泉的,但真正出钱的好像是三原。诸田是三原的意中人。”

  “师冈是平川名单上‘第一大股东’。而他的第一秘书所追求的女人同平川住在同一幢公寓里的话,对此我们可不能忽视。”

  川濑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事情还不仅如此。各位猜猜这位三原现在从事什么工作?他现在以美国南方飞机公司顾问的头衔,频繁地出入于政界和财界。

  高松还作了进一步的说明,三原在师冈担任首相时被人们称为“幕后决策者”。他跟政界、财界以及外国政要有着广泛的联系。师冈所到之处,三原总是像影子一样随同在旁。此人极其精明能干,甚至有人将师冈称之为由三原所操纵的机器人。

  “八幡朱印商社情报收集室主任异常死亡,而师冈前秘书、美国南方飞机公司顾问的情人却与他住在同一幢公寓里,不管怎么说给人的感觉是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

  “到底是大名鼎鼎的前信用调查所的精英,可不是专门装模作样对有夫之妇进行盯梢的那种人。”

  “你别挖苦人了。这回的猎物可不同于以往哟,所以必须认真对待。弄不好的话,被吃掉的会是我们这些人哟。”

  “警察已经注意诸田泉了吗?”

  “好像现在还没有。因为警察还不知道平川名单这回事。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师冈就是平川贿赂名单上的头号大股东。鉴于上述的情况,他们没有把师冈前第一秘书的情人同平川放在一起考虑。”

  “这么说来,我们已经远远领先于警察。”

  “首先进攻的目标就放在三原静雄身上吧。”

  “问题是准备怎样去接近他。”

  “三原每天晚上十点左右肯定在‘黑檀’露面。在那儿撒下网的话,就能同三原接触。”

  “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用一般的方法是对付不了他的,因为职业杀手会马上扑来。说不定就会重演平川悲剧一幕。”

  “嗳,你不要太吓唬人!”川濑胆怯地缩起了头颈。

  “只要清单在我们的手上,他们就不会胡来。”浅见说。

  第一攻击目标就这样定了下来。有关八幡朱印商社的情报收集工作也正在进行之中。有关证明清单的轮廓也开始朦胧地浮现了。

  从五十年代的第×年起,围绕着新防卫计划的主力战斗机选定问题上,各个商社之间一再展开了激烈的商战。到了第二年主要集中在三种机型上,即斯普尔特飞机公司的美人鱼E111型、克鲁萨飞机公司的飞马111型以及美国南方飞机公司的苍天F1010型。在进入到最后阶段时,作为这三家飞机公司的日本代理店为了销售也展开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的竞争,其中横道商社代理美人鱼,大下产业商社代理飞马、八幡朱印商社代理苍天。

  在上一期的防卫计划期间的FX商战中,苍天机型的销售进展不顺利,所以美国南方飞机公司把日本销售代理公司由墨仓商社转向了以销售飞机而著称的八幡朱印商社,采取了万无一失的体制。

  3

  接着,目形三吉又带情报来了。

  “宝石的来龙去脉我已经弄清楚了。那宝石是个稀世珍宝。”

  目形显得有些兴奋。

  目形所讲的稀世珍宝好像含有这样两种意思,那价格和宝石的来历。

  “听说过梅里南这种钻石吗?”

  目形用浅见给自己泡的茶润了润嗓子后继续往下说。

  “梅里南?没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

  “据说它在迄今为此所发现的钻石中是最大的。是一个叫梅里南的英国人一九○五年在南非寻找钻矿时发现的。并以发现人的名字命名为梅里南钻石。它的原石重达三千一百零六克拉。找到时由于它太大了,几乎被怀疑为是玻璃。这石头运到英国后,为英国王室所有,后来被切割加工为八块大钻石和九十四块小钻石,分别用于王冠、王杖以及王宫庆典活动的佩件。这些钻石上面分别刻有号码。一号钻石被命名为‘非洲超级明星’,它被加工成梨型用在了王杖的把手上。”

  “这就是梅里南钻石吗?”

  “梅里南钻石大的有八块,小的有九十四颗,共计一百零二颗。但新近发现的梅里南的信函表明,除了归属王室的那些钻石之外,还有几颗小的在梅里南熟人的手中。这几颗钻石被称之为梅里南新钻石,流传于各国的收藏家之间,其中有一颗好像进入了日本。”

  “这么说来,记代子的钻戒是梅里南新钻石。”

  “由于实物不在手上,所以无法确认。但从色调、尺寸、加工的形状、克拉来看,似乎是梅里南新钻石四号。”

  “梅里南钻石新四号!那颗钻石竟有如此昂贵的身价?”

  “事情还不光如此哟,浅见你知道在日本究竟是谁将梅里南四号据为己有的吗?”

  目形在注视着浅见的表情,犹如在催促他思索一样。

  “这么说来,那是我熟悉的人。”

  “可以说是最近熟悉的吧。”目形的眼睛深处露出了笑容。

  “大概跟八幡朱印商社有关吧。”

  “就是跟他们有关。我已经查清这颗钻石是源见雄五三年前在英国的宝石市场上弄到手的。但不清楚三原见现在是否还拥有它。但不管怎么说,他是购买梅里南新钻石的第一个日本人。”

  “要是了解这些情况后,警察肯定会将三原见作为钻石的主人而加以监视的。”

  “大概是从钻石和平川的上司这样两条线上而引起了注意的吧。”

  “不知为什么警察途中不再盘问我钻戒一事了,大概是因为出现了源见的缘故吧。”

  “我想大概是这样吧。”

  “那么钻石为什么会从源见的身边到了记代子手上的呢?”

  “关于这方面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你太太同八幡朱印商社好像有什么瓜葛,她同源见之间会不会有什么渠道呢?”

  “就源见而言,自己的钻石出现在平川的尸体旁边,肯定会受惊不小。”

  “这自然要受惊不小。就源见而言,因为留下了一个重要的证据。”

  “尽管如此,好像警察并没有怎么向源见盘问钻石一事。”

  “关于这一点我也不清楚,假如是源见送给你太太的,警察肯定会向你太太查问的。”

  “莫非他们绑架记代子是为了隐瞒钻石的来龙去脉。”

  “这话怎么说?”

  “他们不希望从记代子的嘴里说出是源见把钻石送给记代子的。”

  “即使这样做了之后,一旦警察问到送给了谁时,他还是无法遮掩的。不管怎么说钻石是在尸体旁边找到的。”

  “他或许会说送给了平川。由于戒子的尺码不对,所以警察会认为是另一个人的东西,说不定是平川又送给了什么人。”

  “因此平川把钻戒送给了你太太。”

  “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哟。要是源见坚持那样说,警察能说不是这回事吗?”

  “浅见,这种设想能否成立呢?源见把钻戒给了什么人,而那个人又将它给了你太太。因此源见不想让人知道那个人同你太太的关系,所以将你太太藏在了什么地方。”

  “有这种可能。难道是这个为X的人从源见处得到了钻戒,而他又不想让人家知道自己同记代子的关系吗?”

  “有点对不住你浅见了,能送这样昂贵的钻戒,这说明那个人同你太太绝非是一般的关系。假如是源见直接送给你太太的,那么她同源见也不会是一般的关系。”

  “总之,记代子的以往的经历就像笼罩在烟雾中一样,所以我对它也是一无所知。”

  “那个叫小谷精次的人同你太太好像也有什么牵联,他的下落也值得注意。”

  “对了,能把那个X的人看作为小谷吗?”

  “小谷?”

  “是啊。钻戒是源见给小谷的,而小谷又把它给了记代子。就源见而言,他不想让人知道小谷同记代子之间的关系。眼下真是迷雾重重,情况是小谷现在下落不明,八幡朱印商社又不知道小谷此人。怎么样,你没从这里面感觉到什么吗?”

  “你是说小谷也失踪了吗?”目形的神情顿变。

  “我认为眼下存在着这种可能性。极有可能钻戒是从小谷处流落到记代子手上的。只要能证明源见同小谷的关系,就可以弄清钻戒的来龙去脉了。如果小谷下落不明,源见就会想方法设法甚至不择手段来隐瞒这种关系的。”

  钻戒的来龙去脉竟然引发了许多无法想像的问题。但是这种想像的存在确实又有它的基础。

  4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几天后,浅见注意到挂历依然还是六月份,当他将六月份那张撕去后,顿时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那上面。他注意到七月一日那一格里微微地抹着口红。上面的颜色很淡,只要稍不加注意就会疏忽过去。但那确实是红颜色,而且决不是印刷时的油污。用手指一擦,顿时它被抹得散开了。

  这么看来,这颜色是什么人后来抹上去的。如果封面弄脏了,还可理解。但是这挂历的最中间的一页上面为什么会沾上颜色的呢?浅见凑近一看,发现那是嘴唇的印纹。还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嘴唇的纹路。

  是谁将嘴唇的印纹留在这种地方呢?刚才还在那样漫不经心地思考着,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这挂历是在同美知子分手之后得到的。那么这个家里能用口红在上面留下嘴唇印纹的人,除了记代子外还会有谁呢?记代子没有理由要在挂历中一个尚未到来的一个日期上用口红留下嘴唇印纹。

  这会不会这就是记代子的留言呢?当初记代子失踪时,浅见也曾想过她会不会有什么留言,为此曾在家里四处寻找过。

  倘若记代子的失踪是被迫的,那么留言就必须在遭绑架之前的瞬间完成。当时肯定没有写留言的工具,再说要是让犯人知道是留言的话,会当场被擦掉的。

  她完全有可能急中生智利用嘴唇上的口红来留言,再说用嘴唇的纹印在挂历的下一个月的某一个日子上作记号的话,犯人也不会注意。

  假如这是记代子的留言,那么它表示什么呢?

  挂历是交通旅游公司出版的,上面记载着全国各地每一天的庆典活动。如果这嘴唇印纹意味着留言,那么七月一日这个日子以及这一天各地所举行的活动和地点就值得引起注意了。

  如果这就是留言,那么记代子究竟要想说什么呢?

  七月一日这一天的栏框里印有下列的地名和活动。

  全国各地开放登山活动和海水浴场-

  北海道千岁市民夏季典礼-

  山形县羽黑町月山本宫开放登山活动典礼-

  东京浅草鸟越神社水上节-

  山梨县富士山开放登山活动典礼-

  伊东市坐盆穿越河流大赛-

  歧阜县养老町瀑布开放典礼-

  京都市建功神社庙会-

  奈良三乡町泷田神社坠子节-

  北海道小清水町原生花园花节-

  冈山县贺阳町妙本寺国宝三十番祭神大典

  记代子是想暗示自己是被带到——千岁市、羽黑町、浅草、富士山、伊东市、养老町、京都、三乡町、小清水町、贺阳町——中的某个地方去了。地名几乎涉及全国各地,因此要从这些地方去寻找记代子的下落,可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等等!看来未必是这样。浅见开始重新思考了。既然记代子留了言,那么肯定也会留下能够让你去寻找她的线索。

  现在的情况是记代子同八幡朱印商社有关系。这样的话,只要在上述的地点中找出一些与八幡朱印商社有关系的地方来就行了。只要那地方有八幡朱印商社的分公司、客户、合作公司以及工作人员宿舍和休养设施就行了。

  要不就是八幡朱印商社同那些活动扯上了边。夏季典礼、登山活动典礼、水上节、坐盆穿越河流大赛、瀑布开放典礼、庙会、坠子节、花节,这中间哪一项活动同八幡朱印商社扯上了边呢?

  倘若记代子是以八幡朱印商社作为密码来暗示上述地点和活动的,那么她已经回想起她本人同八幡之间的关系了吗?要不就是先前她一直在隐瞒。不管怎么说,破译记代子留言的密码只能是“八幡朱印”。看来这还得要借助目形三吉。

  正当浅见还在盯着挂历看,这时一道强烈光线在眼边闪过,他从思索中省悟了过来。

  他不知道刚才的那亮光来自什么地方。那令人目眩的光线只是闪现了一下。他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又回到了沉思之中,这时亮光又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这一回他看清亮光来自何处了。这是附近保龄球馆屋顶上用作广告的旋转探照灯,这亮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梳妆台上后,再反射映入到伫立在挂历前面浅见眼中的。这光线照射的路线为探照灯、梳妆台、浅见所在的位置即挂历前面。

  梳妆台是在那个位置上的吗?

  在探照灯折射的启示下,浅见发现梳妆台的位置挪动过了,显得有点不自然。这是美知子留下来的。她曾说要换一个三面镜子的梳妆台,但结果是还没有买成两人就分手了。似乎美知子是因为它款式太陈旧而感到不太满意的吧。对男人来讲,镜子多少还是需要的,所以也就放在了那儿而没有给扔掉。

  对梳妆台作了检查后,浅见发现地毯上的痕迹。看上去这痕迹是新近留下的。梳妆台果然被人挪动了一点。只能认为那是记代子所为。

  口红与梳妆台!没错,记代子是为了让浅见及早发现用口红留下的暗示而挪动梳妆台位置的。站在梳妆台的新位置上可以看到挂历。由于浅见并不留意梳妆台的位置,所以在此之前一直都未能注意。

  口红肯定是记代子的留言。这之间的联系早已在梳妆台和挂历之间形成了。由于对此疏忽,所以直到进入一个新的月份撕去原先那张挂历时,浅见这才发现了留言的存在。

  留言的发现竟是由于探照灯的帮助,对于探照灯、梳妆台、挂历之间的联系,恐怕就连记代子也是始料不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