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搜索: 热词:伊甸园的诅咒马克思·艾伦·科林斯雾乡岑凯伦极恶大亨安琪贴身交易安琪

返回顶部

  第一场希腊营地的一部分

  埃阿斯及忒耳西忒斯上。

  埃阿斯

  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要是阿伽门农浑身长起毒疮来呢?

  埃阿斯

  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要是那些毒疮都出起脓来呢?

  埃阿斯

  狗!

  忒耳西忒斯

  那样他总该可以拿出些东西来了吧;我现在可没看见他拿出什么东西来。

  埃阿斯

  你这狼狗养的,你没听见吗?且叫你尝点味儿。(打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整个希腊的瘟疫降在你身上,你这蠢牛一样的狗杂种将军!

  埃阿斯

  你再说,你这发霉的酵母,再说;我要打掉你这丑陋的皮囊。

  忒耳西忒斯

  我要骂开你那糊涂的心窍;可是我想等到你能够不瞧着书本念熟一段祷告的时候,你的马也会背诵一篇演说了。你会打人吗?你这害血瘟症的!

  埃阿斯

  坏东西,把布告念给我听。

  忒耳西忒斯

  你这样打我,你以为我是没有知觉的吗?

  埃阿斯

  那布告上怎么说?

  忒耳西忒斯

  我想它说你是个傻瓜。

  埃阿斯

  你再说,野猪,你再说;我的手指头痒着呢。

  忒耳西忒斯

  我希望你从头上痒到脚上,让我把你浑身的皮都搔破了,叫你做一个全希腊顶讨人厌的癞皮化子。在你冲锋陷阵的时候,你就打不动了。

  埃阿斯

  我叫你把布告念给我听!

  忒耳西忒斯

  你一天到晚叽哩咕噜地骂阿喀琉斯,因为他比你神气,所以你一肚子不舒服,就像一个丑妇瞧不惯别人长得比她好看一样;哼,你简直像狗一样地向他叫个不停。

  埃阿斯

  忒耳西忒斯老太太!

  忒耳西忒斯

  你可以打他呀。

  埃阿斯

  你这烘坏了的歪面包块儿!

  忒耳西忒斯

  他会像一个水手砸碎一块硬面包似的,一拳头就把你打得血肉横飞。

  埃阿斯

  你这婊子生的贱狗!(打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你打,你打。

  埃阿斯

  你这替妖精垫屁股的凳子!

  忒耳西忒斯

  好,你打,你打;你这糊涂将军!我的臂弯里也比你有更多的头脑;一头蠢驴都可以做你的老师;你这下贱的莽驴子!他们叫你到这儿来打几个特洛亚人,你却给那些聪明人卖来卖去,好像一个蛮族的奴隶一般。要是你尽打我,我就从你的脚跟骂起,一寸一寸骂上去,一直骂到你的头顶,你这没有肚肠的东西,你!

  埃阿斯

  你这狗!

  忒耳西忒斯

  你这下贱的将军!

  埃阿斯

  你这恶狗!(打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你这战神手下的白痴!你打,不讲理的东西;你打,蠢骆驼;你打,你打。

  阿喀琉斯及帕特洛克罗斯上。

  阿喀琉斯

  啊,怎么,埃阿斯!你为什么打他?喂,忒耳西忒斯!怎么一回事?

  忒耳西忒斯

  你瞧他,你看见吗?

  阿喀琉斯

  我看见;是怎么一回事?

  忒耳西忒斯

  不,你再瞧瞧他。

  阿喀琉斯

  好;是怎么一回事?

  忒耳西忒斯

  不,你仔细瞧瞧他。

  阿喀琉斯

  好,我瞧过了。

  忒耳西忒斯

  可是你还没有把他瞧清楚;因为无论你把他当作什么人,他总是埃阿斯。

  阿喀琉斯

  那我也知道,傻瓜。

  忒耳西忒斯

  不错,可是那傻瓜却不知道他自己。

  埃阿斯

  所以我打你。

  忒耳西忒斯

  听,听,听,听,这还成什么话!简直是驴子的理由。我已经敲扁了他的脑袋,他倒还没有打痛我的骨头;我可以拿一个铜子去买九只麻雀,可是他的脑袋还不值一只麻雀的九分之一。我告诉你,阿喀琉斯,这家伙把思想装在肚子里,把大肠小肠一起塞在他的脑袋里,让我告诉你我怎么说他的。

  阿喀琉斯

  你怎么说的?

  忒耳西忒斯

  我说,这个埃阿斯——(埃阿斯举手欲打。)

  阿喀琉斯

  且慢,好埃阿斯。

  忒耳西忒斯

  他所有的一点点儿智慧——

  阿喀琉斯

  不,你不要动手。

  忒耳西忒斯

  还塞不满海伦的针眼,其实他还是为了这个海伦才来打仗的。

  阿喀琉斯

  住口,傻瓜!

  忒耳西忒斯

  我倒是想安安静静的,可是那傻瓜一定要跟我闹;瞧他,瞧他,你瞧。

  埃阿斯

  啊,你这该死的贱狗!我要——

  阿喀琉斯

  你何必跟一个傻瓜斗嘴呢?

  忒耳西忒斯

  不,他才不敢哩;他还斗不过一个傻瓜的嘴。

  帕特洛克罗斯

  说得好,忒耳西忒斯。

  阿喀琉斯

  为什么闹起来的?

  埃阿斯

  我叫这坏猫头鹰去替我看看布告上说些什么话,他就骂起我来了。

  忒耳西忒斯

  我又不是替你做事的。

  埃阿斯

  好,很好。

  忒耳西忒斯

  我是自己到这儿来的。

  阿喀琉斯

  你刚才到这儿来挨了打,不是自动的;没有人愿意挨打。埃阿斯才是自己来的,你却是不得已才来的。

  忒耳西忒斯

  哼,你也是条没脑子的蛮牛。赫克托要是把你们两个人的脑壳捶了开来,那才是个大笑话,因为这简直就跟捶碎一个空心的烂胡桃没有分别。

  阿喀琉斯

  怎么,忒耳西忒斯,你把我也骂起来了吗?

  忒耳西忒斯

  俄底修斯,还有那个涅斯托老头子,他们的头脑在你们的祖父还没有长脚爪的时候就已经发了霉了,把你们当作牛马一样驾驭,赶你们到战场上去替他们打仗。

  阿喀琉斯

  什么?什么?

  忒耳西忒斯

  是的,老实对你们说吧。哼,阿喀琉斯!哼,埃阿斯!哼!

  埃阿斯

  我要割下你的舌头。

  忒耳西忒斯

  没有关系,我被割下了舌头还比你会说话些。

  帕特洛克罗斯

  别多说啦,忒耳西忒斯;还不住口!

  忒耳西忒斯

  阿喀琉斯的走狗叫我别说话,我就闭上嘴吗?

  阿喀琉斯

  他骂到你身上来了,帕特洛克罗斯。

  忒耳西忒斯

  我要瞧你们像一串猪狗似的给吊死,然后我才会再踏进你们的营帐;我要去找一个有聪明人的地方住下,再不跟傻瓜们混在一起了。(下。)

  帕特洛克罗斯

  他去了倒也干净。

  阿喀琉斯

  埃阿斯,传谕全军的是这么一件事:赫克托要在明天早上五点钟的时候,在我们的营地和特洛亚城墙之间,以喇叭为号,召唤我们这儿的一个骑士去和他决战;要是谁敢宣称——我记不得那一套话,全是些胡说八道。再见。

  埃阿斯

  再见。那么派谁去应战呢?

  阿喀琉斯

  我不知道;那是要用抽签的办法来决定的;否则他们应该知道叫谁去的。

  埃阿斯

  啊,你的意思是说你自己。待我再去探听探听消息。(各下。)

  第二场特洛亚。普里阿摩斯宫中一室

  普里阿摩斯、赫克托、特洛伊罗斯、帕里斯及赫勒诺斯上。

  普里阿摩斯

  抛掷了这许多时间、生命和言语以后,希腊军中的涅斯托又向我们发出了这样的通牒:“把海伦交还我们,那么一切其他的损害,例如荣誉上的污辱,时间上的损失,人力物力的消耗,将士的伤亡,以及充填战争欲壑所消费的一切,都可以置之不问。”赫克托,你的意思怎样?

  赫克托

  就我个人而论,虽然我比谁都不怕这些希腊人,可是,尊严的普里阿摩斯,没有一个软心肠的女人会像我这样为了瞻望着不可知的前途而忧惧。太平景象最能带来一种危险,就是使人高枕无忧;所以适当的疑虑还是智者的明灯,是防患于未然的良方。放海伦回去吧;自从为了这一个问题开始掀动干戈以来,我们已经牺牲了无数的兵士,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像海伦一样宝贵;要是我们丧亡了这许多同胞,去保卫一件既不属于我们、对于我们又没有多大价值的东西,那么我们凭着什么理由,拒绝把她交还给人家呢?

  特洛伊罗斯

  什么话!哥哥,你把我们伟大尊严的父王的荣誉,去和微贱的生命放在一个天平里称量吗?你要用算盘来计算出他无限的广大,用恐惧和理智的狭窄的分寸来束缚不可测度的巨人的腰身吗?呸,说这样丢脸的话!

  赫勒诺斯

  你这样痛斥理智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你是个完全没有理智的人。是不是因为你说了这一套意气用事的话,我们的父王就不该用理智来处理他的事务了吗?

  特洛伊罗斯

  你还是去做梦打瞌睡吧,我的祭司哥哥;你满口都是大道理。我可以代你把你的这番大道理说出来:你知道敌人是要来加害于你的;你知道一柄出鞘的剑是危险的,按照理智,一个人应当明哲保身;所以赫勒诺斯一看见拿起了剑的希腊人,就会像一颗出了轨道的流星似的,借着理智的翅膀高飞远走,这还用得着奇怪吗?不,我们要是谈理智,那么还是关起大门睡觉吧。一个堂堂男子,要是让他的脑中塞满了理智,就会变成一个胆小怕事的懦夫,汩没了他的英勇的气概。

  赫克托

  兄弟,她是不值得我们费这么大代价保留下来的。

  特洛伊罗斯

  哪一样东西的价值不是按照着人们的估计而决定的?

  赫克托

  可是价值不能凭着私心的爱憎而决定;一方面这东西的本身必须确有可贵的地方,另一方面它必须为估计者所重视,这样它的价值才能确立。要是把隆重的祭礼去向一个卑微的神-献祭,那就是疯狂的崇拜;偏执着私人的感情而不知辨别是非利害,那也是溺爱不明。

  特洛伊罗斯

  假如我今天娶了一个妻子,我的选择是取决于我的意志,我的意志是受我的耳目所左右;假如我在选定以后,我的意志重新不满于我的选择,那么我怎么可以避免既成的事实呢?一方面逃避责任,一方面又要不损害自己的荣誉,这样的事是不可能的。我们把绸缎污毁了以后,就不能再拿它向商家退换;我们也不因为已经吃饱,就把剩余的食物倒在肮脏的阴沟里。当初大家都赞成帕里斯去向希腊人报复;你们的一致同意鼓励了他的远行,善于捣乱的海浪和天风,也协力帮助他一帆风顺地到了他的目的地;为了希腊人俘掳了我们一个年老的姑母,他夺回了一个希腊的王妃作为交换,她的青春和娇艳掩盖了朝暾的美丽。我们为什么留住她不放?因为希腊人没有放还我们的姑母;她是值得我们保留的吗?啊,她是一颗明珠,它的高贵的价值,曾经掀动过千百个国王迢迢渡海而来,大家都要做一个觅宝的商人。你们不能不承认帕里斯的前去并不是失策,因为你们大家都喊着“去!去!”你们也不能不承认他带回了光荣的战利品,因为你们大家都拍手欢呼,说她的价值是不可估计的;那么你们现在为什么要诋毁从你们自己的智慧中产生的果实,把你们曾经估计为价值超过海洋和陆地的宝物重新贬斥得一文不值呢?啊!赃物已经偷了来了,我们却不敢把它保留下来,这才是最卑劣的偷窃!这样的盗贼是不配偷窃这样的宝物的。

  卡珊德拉

  (在内)痛哭吧,特洛亚人!痛哭吧!

  普里阿摩斯

  什么声音?谁在那儿喊叫?

  特洛伊罗斯

  这是我们那位发疯的姊姊,我听得出她的声音。

  卡珊德拉

  (在内)痛哭吧,特洛亚人!

  赫克托

  这是卡珊德拉。

  卡珊德拉上,狂呼。

  卡珊德拉

  痛哭吧,特洛亚人!痛哭吧!借给我一万只眼睛,我要使它们充满先知的眼泪。

  赫克托

  安静些,妹妹,别闹!

  卡珊德拉

  少年的男女们,中年的、老年的人们,还有只会哭泣的荏弱的婴孩们,大家帮着我哭喊呀!让我们先付清一部分将来的重大的悲恸。痛哭吧,特洛亚人!痛哭吧!让你们的眼睛练习练习哭泣吧!特洛亚要化为一片平地,我们美好的宫殿要变成一堆瓦砾;我们那闯祸的兄弟帕里斯放了一把火,把我们一起烧成灰烬啦!痛哭吧,特洛亚人!痛哭吧!海伦是我们的祸根!痛哭吧,痛哭吧!特洛亚要烧起来啦,快把海伦放回去吧(下。)

  赫克托

  特洛伊罗斯兄弟,你听了我们的姊妹这一种激昂的预言,难道一点都无动于衷吗?难道你的血液竟狂热得这样无可理喻,不知道师出无名,必遭天谴吗?

  特洛伊罗斯

  赫克托大哥,行动的是非曲直,只有从事实的发展上去判断,卡珊德拉的疯话,更不能打消我们的勇气;我们已经把我们各人的荣誉寄托在这一次战争里了,她的神经错乱的谵语,决不能抹煞我们行动的光明正大。拿我自己来说,我正像所有普里阿摩斯的儿子一样,什么都不能动摇我的决心;愿上帝唾弃我们中间那些畏首畏尾的懦夫!

  帕里斯

  要是我们不能贯彻始终,那么世人将要讥笑我的行动的轻率,也要讥笑你们决策的鲁莽;可是我指着天神为证,我因为得到你们完全的同意,才敢放胆行事,屏除一切恐惧,去进行这一个危险的计划;要不然单凭着这一双赤手空拳,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呢?一个人的匹夫之勇,怎么抵挡得了倾国之众的敌意呢?然而我可以说一句,要是我必须独自担当这些困难,要是我能够运用充分的权力,那么帕里斯决不从他已经做下的事情中缩回手来,也决不会中途气馁。

  普里阿摩斯

  帕里斯,你的话说得完全像一个沉醉于自己的欢乐中的人;你自己吮吸着蜜糖,让人家去尝胆汁的苦味。我不敢恭维你的勇敢。

  帕里斯

  父王,我本来不敢独占这样一个美人所带来的欢乐,可是为了洗刷她的失身的羞辱,我不能不保持她的光荣的完整。要是现在因为迫于对方的威胁,再把她还给敌人,那对于这位被劫的王妃是一件多么不可容忍的罪恶,对于您的尊严是一个多大的污点,对于我又是一桩多么难堪的耻辱!难道像这样一种卑劣的思想,也会侵入您的高贵的心灵吗?在我们这儿即使是一个最凡庸的懦夫,为了保卫海伦的缘故,也会挺身而出,拔剑而起;无论怎样高贵的人,都愿意为海伦献身效命;她既然是这样一个绝世无双的美人,我们难道不应该为她而作战吗?

  赫克托

  帕里斯,特洛伊罗斯,你们两人的话都说得很好;可是你们对于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不过作了一番文饰外表的诡辩,正像亚理斯多德所说的那种不适宜于听讲道德哲学的年轻人一样。你们所提出的理由,只能煽动偏激的意气,不能作为抉择是非的标准;因为一个耽于欢乐或是渴于复仇的人,他的耳朵是比蝮蛇更聋,听不见正确的判断的。物各有主,这是造物的意旨;在一切人类关系之中,还有什么比妻子对于丈夫更亲近的?要是这一条自然的法律为感情所破坏,思想卓越的人因为被私心所蒙蔽,也对它悍然不顾,那么在每一个组织健全的国家里,都有一条制定的法律,抑制这一类悖逆的乱行。海伦既然是斯巴达的王妃,按照自然的和国家的道德法律,就应该把她还给斯巴达;错误已经铸成,倘再执迷不悟地坚持下去,那就大错而特错了。这是赫克托认为正确的见解;可是虽然这么说,我的勇敢的兄弟们,我仍旧赞同你们的意思,把海伦留下来,因为这是对于我们全体和各人的荣誉大有关系的。

  特洛伊罗斯

  你这句话才真说中了我们的本意;倘然这不过是一场意气之争,而不是因为重视我们的光荣,那么我也不愿为了保卫她的缘故,再洒一滴特洛亚的血。可是,尊贵的赫克托,她是一个光荣的题目,可以策励我们建立英勇卓绝的伟业,使我们战胜当前的敌人,树立万世不朽的声名;我相信即使有人给他整个世界的财富,勇敢的赫克托也不愿放弃这一个千载一时的机会。

  赫克托

  我愿意和你们通力合作,伟大的普里阿摩斯的英勇的后人。我已经向这些行动滞钝、党派纷歧的希腊贵人们提出挑战,惊醒他们昏睡的灵魂。我听说他们的主将只会睡觉不会管事,听任手下的将士们明争暗斗;也许我这一声怒吼,可以叫他觉醒过来。(同下。)

  第三场希腊营地。阿喀琉斯帐前

  忒耳西忒斯上。

  忒耳西忒斯

  怎么,忒耳西忒斯!你把头都气昏了吗?埃阿斯这蠢象欺人太甚;他居然动手打人;可是他会打我,我就会骂他,总算也出了气了。要是颠倒过来,他骂我的时候我也可以打他,那才痛快呢!他妈的!我一定要去学会一些降神召鬼的法术,让我瞧见我的咒诅降在他身上。还有那个阿喀琉斯,也真是一尊好大炮。要是特洛亚一定要等这两个人去打下来,那么除非等到城墙自己坍倒。啊!你俄林波斯山上发射雷霆的乔武大神,还有你,蛇一样狡猾的麦鸠利,你们要是不能把他们所有的不过这么一点点儿的智慧拿去,那么还算什么万神之王,还算什么足智多谋?他们的智慧稀少得这样出奇,为了搭救一只粘在蜘蛛网上的飞虫,他们竟不知道除了拔出他们的刀剑来把蛛丝斩断以外还有什么别的办法。然后,我希望整个的军队都遭到灾殃;或者让他们一起害杨梅疮,因为他们在为一个婊子打仗,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我的祷告已经说过了,让不怀好意的魔鬼去说他们吧。喂!阿喀琉斯将军!

  帕特洛克罗斯上。

  帕特洛克罗斯

  是谁?忒耳西忒斯!好忒耳西忒斯,进来骂几句人给我们听吧。

  忒耳西忒斯

  要是我能够记得一枚镀金的铅币,我一定会想起你;可是那也不用说了,我要骂你的时候,只要提起你的名字就够了。但愿人类共同的咒诅,无知和愚蠢一起降在你的身上!上天保佑你终身得不到明师的指示,听不到教诲的启迪!让你的血气引导着你直到死去!等你死了的时候,替你掩埋的那位太太要是说你是一个漂亮的尸体,我就要再三发誓,说她除了掩埋害麻疯病死的人以外,从来不曾掩埋过别的尸体。阿门。阿喀琉斯呢?

  帕特洛克罗斯

  什么!你也会虔诚起来吗?你刚才在祷告吗?

  忒耳西忒斯

  是的,上天听见了我的话!

  阿喀琉斯上。

  阿喀琉斯

  谁在这儿?

  帕特洛克罗斯

  忒耳西忒斯,将军。

  阿喀琉斯

  哪儿?哪儿?你来了吗?啊,我的干酪,我的开胃的妙药,你为什么不常常到我的餐桌上来吃饭呢?来,告诉我阿伽门农是什么?

  忒耳西忒斯

  你的主帅,阿喀琉斯。告诉我,帕特洛克罗斯,阿喀琉斯是什么?

  帕特洛克罗斯

  你的主人,忒耳西忒斯。再请你告诉我,你自己是什么?

  忒耳西忒斯

  我是知道你的人,帕特洛克罗斯。告诉我,帕特洛克罗斯,你是什么?

  帕特洛克罗斯

  你知道我,就不用问了。

  阿喀琉斯

  啊,你说,你说。

  忒耳西忒斯

  我可以把整个问题演绎下来。阿伽门农指挥阿喀琉斯;阿喀琉斯是我的主人;我是知道帕特洛克罗斯的人;帕特洛克罗斯是个傻瓜。

  帕特洛克罗斯

  你这混蛋!

  忒耳西忒斯

  闭嘴,傻瓜!我还没有说完呢。

  阿喀琉斯

  他是一个有谩骂特权的人。说下去吧,忒耳西忒斯。

  忒耳西忒斯

  阿伽门农是个傻瓜;阿喀琉斯是个傻瓜;忒耳西忒斯是个傻瓜;帕特洛克罗斯已经说过了是个傻瓜。

  阿喀琉斯

  来,把你的理由推论出来。

  忒耳西忒斯

  阿伽门农倘不是个傻瓜,他就不会指挥阿喀琉斯;阿喀琉斯倘不是个傻瓜,他就不会受阿伽门农的指挥;忒耳西忒斯倘不是个傻瓜,他就不会侍候这样一个傻瓜;帕特洛克罗斯不用说啦,当然是个傻瓜。

  帕特洛克罗斯

  为什么我是个傻瓜?

  忒耳西忒斯

  那你该去问那造下你来的上帝。我只要知道你是个傻瓜就够了。瞧,谁来啦?

  阿喀琉斯

  帕特洛克罗斯,我不想跟什么人说话。跟我进来,忒耳西忒斯。(下。)

  忒耳西忒斯

  全是些捣鬼的家伙!争来争去不过是为了一个忘八和一个婊子,结果弄得彼此猜忌,白白损失了多少人的血。但愿战争和奸淫把他们一起抓了去!(下。)

  阿伽门农、俄底修斯、涅斯托、狄俄墨得斯及埃阿斯上。

  阿伽门农

  阿喀琉斯呢?

  帕特洛克罗斯

  在他的帐里,元帅;可是他的身子不大舒服。

  阿伽门农

  你去对他说,我在这儿。他辱骂我的使者,现在我又卑躬屈节地来拜访他;你对他说吧,叫他不要以为我不敢在他面前提起我的地位,也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自己的身分。

  帕特洛克罗斯

  我就照这样对他说。(下。)

  俄底修斯

  我们刚才看见他站在营帐的前面;他没有病。

  埃阿斯

  他害的是狮子的病,骄傲是他的病根。你们要是喜欢这个人,那么也可以说是一种忧郁症;可是照我说起来,完全是骄傲。他凭着什么理由这样骄傲呢?元帅,我对你说句话。(拉阿伽门农立一旁。)

  涅斯托

  埃阿斯为什么这样骂他?

  俄底修斯

  阿喀琉斯把他的弄人骗去了。

  涅斯托

  谁,忒耳西忒斯吗?

  俄底修斯

  正是他。

  涅斯托

  那很好,我们希望看见他们分裂,不希望看见他们勾结;可是为了这样一个傻子就会叫他们彼此不和,那么他们的友谊也实在太巩固了。

  俄底修斯

  智慧连络不起来的好感,愚蠢一下子就会把它打破。帕特洛克罗斯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重上。

  涅斯托

  阿喀琉斯没有跟他来。

  俄底修斯

  巨象的腿是为步行用的,不是为屈膝用的。

  帕特洛克罗斯

  阿喀琉斯叫我回复元帅,要是元帅的大驾光临敝寨,除了游玩以外还有其他的目的,那么他真是抱歉万分;他希望您不过是因为要在饭后活活筋骨,助助消化,所以才出来散散步的。

  阿伽门农

  听着,帕特洛克罗斯,他这种语含讥讽的推托,我们早就听厌了。他这个人不是没有可取的地方,可是因为自恃己长的缘故,他的优点已经开始在我们的眼中失去光彩,正像一枚很好的鲜果,因为放在龌龊的盆子里,没有人要去吃它,只好听任它腐烂。你去对他说,我们要来找他说话;你尽管大胆告诉他,说我们认为他太骄傲,也不够爽气,自以为了不起,其实说不上什么明智;他故意摆出一股威风,装模作样,目中无人,反而自鸣得意;他横行霸道,喜怒无常,好像天下大事都要由他摆布。你去把这些话告诉他,要是他把自己估价得这么高,那么我们也用不着他这么一个人,只好让他像一架无法拖曳的重炮一样,搁在武器库里生锈;对他说,我们宁愿重用一个活跃的侏儒,不要一个贪睡的巨人。

  帕特洛克罗斯

  是,我就去这样对他说,把他的回音立刻带出来。(下。)

  阿伽门农

  我们是来找他说话的,一定要听到他亲口的答复。俄底修斯,你进去。(俄底修斯下。)

  埃阿斯

  他有什么胜过别人的地方?

  阿伽门农

  他不过自以为比别人了不起罢了。

  埃阿斯

  他竟这样了不起吗?您想他是不是以为他比我强?

  阿伽门农

  那是没有问题的。

  埃阿斯

  您也跟他有同样的见解,认为他比我强吗?

  阿伽门农

  不,尊贵的埃阿斯,你跟他一样强,一样勇敢,一样聪明,一样高贵,可是你比他脾气好得多,也比他更听号令。

  埃阿斯

  一个人为什么要骄傲?骄傲的心理是怎么起来的?我就不知道什么是骄傲。

  阿伽门农

  埃阿斯,你的头脑比他明白,你的人格也比他高尚。一个骄傲的人,结果总是在骄傲里毁灭了自己。他一味对镜自赏,自吹自擂,遇事只顾浮夸失实,到头来只是事事落空而已。

  埃阿斯

  我讨厌一个骄傲的人,就像讨厌一窠癞蛤蟆一样。

  涅斯托

  (旁白)可是他却不讨厌他自己;这不是很奇怪吗?

  俄底修斯重上。

  俄底修斯

  阿喀琉斯明天不愿上阵。

  阿伽门农

  他有什么理由?

  俄底修斯

  他也不讲什么理由,只逞着自己的性子,一味执拗,把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

  阿伽门农

  我们再三请他,为什么他总不出来?

  俄底修斯

  正因为我们前来移樽就教,他便妄自尊大起来,把草纸当文书;他好比着了迷似的,甚至连自己嘴里出一口气都不得平静。我们这位阿喀琉斯是如此自命不凡,连他的思想与行动也互相仇视,自相残杀,使他不能自主。我该怎么说呢?他的骄傲确已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阿伽门农

  让埃阿斯去叫他出来。将军,你到他帐里去看看他;听说他对你的感情不错,也许你去请他,他会却不过你的情面。

  俄底修斯

  啊,阿伽门农!不要这样。我们应当让埃阿斯离开阿喀琉斯越远越好。这个骄悍的将军用傲慢塞住了自己的心窍,眼睛里只有自己没有别人,难道我们反要叫一个更被我们敬重的人去向他礼拜吗?不,我们不能让这位比他尊贵三倍的、勇武超群的将军污损了他的血战得来的光荣;他的才能并不在阿喀琉斯之下,为什么要叫他贬低身分去向阿喀琉斯央求呢?那不过格外助长他的骄傲的气焰罢了。叫这位将军去看他!不,天神不容许这样的事,天神会用雷鸣一样的声音怒吼着说,“叫阿喀琉斯出来见他!”

  涅斯托

  (旁白)啊!这样很好,说到他的心窝里去了。

  狄俄墨得斯

  (旁白)瞧他一声不响地听得多么出神!

  埃阿斯

  要是我去看他,我要一拳打歪他的脸。

  阿伽门农

  啊,不!你不要去。

  埃阿斯

  要是他对我神气活现,我可老实不客气要教训他一下。让我去看他。

  俄底修斯

  不,用不着惊动你去。

  埃阿斯

  下贱的、放肆的家伙!

  涅斯托

  (旁白)他把自己形容得一点不错!

  埃阿斯

  他不能客气一点吗?

  俄底修斯

  (旁白)乌鸦也会骂别人太黑!

  埃阿斯

  我要叫他的傲气变成鲜血。

  阿伽门农

  (旁白)他自己原是病人,倒去当起医生来了。

  埃阿斯

  要是大家的思想都跟我一样——

  俄底修斯

  (旁白)那么世上没有聪明人了。

  埃阿斯——

  一定不让他放肆到这个地步;他要是装腔作势,就叫他吞下他的刀子。

  涅斯托

  (旁白)果真如此,你也得同他平分秋色呢。

  俄底修斯

  (旁白)半斤八两。

  埃阿斯

  尽管他是个铁铮铮的硬汉,我也要把他揉做面团。

  涅斯托

  (旁白)他的热度还不是顶高;再恭维他几句,把他的野心煽起来。

  俄底修斯

  (向阿伽门农)元帅,你太容忍他了。

  涅斯托

  尊贵的元帅,不要这样做。

  狄俄墨得斯

  你必须准备不靠阿喀琉斯的力量去和特洛亚人作战。

  俄底修斯

  就是因为人家把他的名字挂在嘴边,所以养成了他的骄傲。我倒想起了一个人——可是他就在我们眼前,我还是不说了吧。

  涅斯托

  你为什么不说呢?他又不像阿喀琉斯一样争强好胜。

  俄底修斯

  整个世界都知道他是跟阿喀琉斯一样勇敢的。

  埃阿斯

  婊子养的畜生!在我们面前摆他的臭架子!但愿他是个特洛亚人!

  涅斯托

  要是埃阿斯现在也像他一样古怪——

  俄底修斯

  像他一样傲慢——

  狄俄墨得斯

  像他一样的喜欢人家奉承——

  俄底修斯

  像他一样的坏脾气——

  狄俄墨得斯

  像他一样的目中无人、妄自尊大——

  俄底修斯

  感谢上天,将军,你的天性是这样仁厚;那生下你的令尊、乳哺你的令堂,真是应该赞美;教你念书的那位先生,愿他名垂万世;你那非博学所能几及的天赋聪明,更可与日月争光;至于传授你武艺的那位师傅,那么他是应该和战神马斯并享千秋的;讲到你的神勇,那么力举全牛的迈罗③,也不得不向强壮的埃阿斯甘拜下风。我用不着称赞你的智慧,那是像一道围墙、一堵堤岸,包围着你的广大丰富的才能。咱们这位涅斯托老将军眼睛里见过的多,自然智慧超人一等;可是对不起,涅斯托老爹,要是您也像埃阿斯一样年轻,您的教育也不过像他一样,那么您的智慧也决不会超过他的。

  埃阿斯

  我拜您做干爹吧。

  俄底修斯

  好,我的好儿子。

  狄俄墨得斯

  你要听他的话啊,埃阿斯将军。

  俄底修斯

  咱们不要在这儿多耽搁了;阿喀琉斯这野兔子在丛林里躲着呢。请元帅立刻传令全军,召集所有人马;新的君王们到特洛亚来了,明天我们一定要用全力保持我们的声威。这儿有一位大将,让从东方到西方来的骑士们各自争取他们的光荣吧,最大的胜利将是属于埃阿斯的。

  阿伽门农

  我们就去召开会议。让阿喀琉斯睡吧;正是轻舟虽捷,怎及巨舶容深。(同下。)